第七章 弹指心折

    满朝文武极其家眷跪拜中,只有两个人一站一座&,与别人不同^。

    容景站起身缓缓一礼**^,端的是雅致高贵&^,云浅月坐在椅子上*,屁股都没挪一下,早先远远打量了一番后^&,如今收回视线*^,眼皮都没抬&^^。

    夜轻染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也不怪罪&,笑着摆摆手*,“众卿平身*?!?br />
    “谢吾皇万岁!”群臣纷纷起身&。

    夜轻染端坐在首位上*,蓝漪等四人的座位在容景和夜天逸的座位下首*,也纷纷落座。

    众人落座之后&^,夜轻染偏头对明太后笑问,“朕听说太后早早就来了这里&?”

    明太后笑得和蔼^**^,“是啊*,哀家听人报信*,说景世子和景世子妃进宫了,知道皇上召见原来的贵人&&,繁忙抽不开身&,便先来这里问候一番,景世子和景世子妃如今的气色都不错^^。哀家看着也欣慰^?&!?br />
    夜轻染闻言一笑&^,“太后有心了^^!荣王府有的是好药&^&,朕发热少一味药都要去求荣王府*^,景世子和景世子妃日日被好药浸养,自然好得快^?^!?br />
    “是啊&,是哀家多虑了^?&!泵魈笮ψ诺阃?。

    容景和云浅月都没说话*。

    夜轻染如闲话家常一般&,对云浅月询问&^&,“景世子妃那株并蒂牡丹是否还活得很好?”

    云浅月想着若非今日想来看看从坤武殿出来的这三人&&,对其了解,也好摸准他们以后的行事,她才不会来这里*^,冷冷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呵,景世子妃看来还与朕在发脾气&?&!币骨崛厩嵝α艘簧?&,也不以为意,身子懒懒地靠在椅子上*&,对容景道:“朕那日夜里跑去荣王府观赏牡丹*,事后觉得牡丹的确是百花中最娇贵之花&,朕也万分想日日欣赏^,奈何总不能日日跑去荣王府&&,于是朕也准备在皇宫种一园牡丹,景世子有什么好的建议给朕提一提*&?”

    容景淡淡一笑^^,“似乎皇宫养不活牡丹&*^&?&&!?br />
    “那是以前*,朕登基之后*,就一定可以养活*?^!币骨崛镜?^。

    “景只会种荣王府的牡丹*,不会种皇宫的牡丹&*,实在没什么好的建议&?^!比菥暗?^。

    “是吗*^?那景世子妃可有&**?”夜轻染扬眉,看着云浅月的眉眼,神情极为专注&,“朕打算将荣华宫种满牡丹&*。景世子妃连一株将死的并蒂牡丹都养活了,是否有什么妙招*?”

    云浅月淡漠地看着他,不答话*。

    夜轻染轻笑&&^,“看来朕真是将景世子妃得罪狠了*&,无论朕说什么*,景世子妃也不理会了*^^!被奥?,他看了一眼^*,“云王妃还没到吗?”

    “云王妃说稍后就到^^*?^!币幻谑塘鼗?^。

    夜轻染点点头,似乎才想起为众人介绍蓝漪等人^,“这是蓝家家主蓝漪&^,想必众位都认识^&*?*!?br />
    蓝漪起身站起来*,声音清晰^^,“各位大人有礼了*!”

    “蓝家主有礼&&&*!”群臣本来以为皇上和景世子妃又是一场硝烟&&,没想到无论皇上说什么&*,景世子妃都不理会&,这场硝烟没打起来*,他们暗暗松了一口气&,齐齐对蓝漪拱手^*。

    “这是伊家少主伊鸿&?*!币骨崛局赶蚶朵羯砼宰诺娜?*。

    “众位大人有礼!”伊鸿的声音如他的人一般,清冷如出销的宝剑。

    “伊少主有礼*!”众人齐齐还礼*&。

    “这位是凌家少主凌燕!这位是华家少主华舒!”夜轻染再度介绍那两名女子^*。

    那二人站起来如蓝漪和伊鸿一般和众人见礼^*,半分也不扭捏&。

    众人纷纷还礼^,心下赞叹果然是十大世家出来的翘楚,这份气度就当得上他们的职位。

    一番介绍后^,夜轻染扬声道:“从今以后他们四人就在这京中久住了,与众位爱卿打交道的时间多得是。今日借此宴席,彼此多多熟悉*?^!?br />
    众人知道皇上对这四人器重,都纷纷点头附和&。

    “既然云王妃还没来*,应该是有事情耽搁了*&。云王妃不是外人,就不等了**,我们先开席吧**!”夜轻染一挥手*&&,吩咐道&^。

    宫女们连忙分布到各桌添酒布菜&^^,有舞姬涌出&,在中央轻歌曼舞起来&。

    一时间御花园这座凉亭满是酒香菜香*,远远看来&,锦衣水袖*&,歌舞升平*&,煞是繁华&^。

    夜轻染再没找容景和云浅月麻烦,而是与今日的主角叙话*。群臣见风使舵*&,?^;实骋慌梢卜追捉缓盟娜薧&,那四人包括蓝漪在内,都显然能喝几杯*。

    云浅月伤还没好*,不能喝酒^^,便慢慢地品着茶^*,低头与容景偶尔说句话&,却是一直注意着蓝漪等四人的举动*,蓝漪她打过几次交道,曾经被南凌睿调戏时的手足无措和羞恼,后来十里桃花林龙潭虎穴阵的冷清^,以及那日她去荣王府找她点明了苍亭之事的晦涩心冷*,如今举手投足的沉敛冷静,她一直都是在变化的**。

    而那两名女子华舒和凌燕有理有据&&,有年轻官员敬酒便脸色微红,显然还是没磨练出来,心思虽然也深&*,但不难猜,和当初她见的蓝漪相差无几。

    而最令她注意的则是伊鸿。这位将冰冷诠释得淋漓尽致的年轻男子,他无论对着谁^,都是冰着一张脸&*&,面前的酒无论是对德亲王,还是对孝亲王*,还是对清流官员&,都是不多不少半杯*。这样的人似乎就一心性情,让她觉得和苍澜有些像&,但又不全像*,苍澜至少有表情,而他是全无表情。这样的人应该于剑术甚为精通,应该是个悟剑极深的人。

    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打量^*,伊鸿抬头向云浅月直直看来*&。

    云浅月没有被抓住的尴尬,清淡自然地收回了视线&。

    “伊少主似乎也对景世子妃感兴趣*?”夜轻染挑了挑眉*,放下酒杯,笑着问道&。

    “是&,我对她有兴趣&?!币梁枰膊谎诓?&,直接不避讳地道&&^。

    群臣齐齐一惊&&&,这伊家少主竟然当着景世子的面直接说对景世子妃有兴趣&^,这话除了当初的七皇子^,后来的摄政王&,如今的安王^,以及当今皇上外*,再无人这么直接过*,齐齐心里都提了一口气去看容景。

    容景面容浅淡^,一如既往^**,没有丝毫恼怒。

    “哦&*?”夜轻染看着伊鸿,又看了一眼云浅月&*,笑道:“当初苍少主进京时,为洗风尘就先去了浅月阁见还身在闺阁的景世子妃*,如今伊少主对她有兴趣也不奇怪*&,她就是这样一个可人儿&,谁见了都心中喜欢^?&!?br />
    云浅月手杯的茶水忽然对着夜轻染泼了过去。

    夜轻染轻轻挥手一挡^*,茶水洒到了两个桌子中间的空地上^&,片丝没沾到他的身,他笑着道:“朕又没说错,小丫头&*,你干嘛说恼就恼^*?”

    这一声小丫头&,不止云浅月想起了以往的夜轻染^^,群臣也都想起了曾经的染小王爷和浅月小姐的交情*,一时间神色各异^*,纷纷感叹往事不堪回首^&。

    云浅月脑中的想法不过一瞬,腰间的碎雪顷刻间飞了出来&,直直向夜轻染飞去。

    德亲王腾地站了起来*,大怒道:“景世子妃,在一不可再二&**^?&!?br />
    云浅月不理会德亲王,刚恢复几分的内力催动着她的剑刺向夜轻染^,而她却坐在桌前*,人*、桌&、席面&,均纹丝不动^*。

    夜轻染挑了挑眉^**,刚要伸手接^*,忽然碎雪转了弯&^,刺向了他旁边的明太后。

    明太后一惊,腾地站了起来想躲避^^,奈何剑的速度忽然快了一倍&*,她躲避不及^,“叱”地穿透了她的衣袍^。

    夜轻染在听到响声后才伸出手,将剑握住&。

    明太后身子歪了歪&&,脸色发白地看着剑。

    夜轻染将宝剑撤出**,剑尖处有一滴鲜红的血落下^,他笑道:“小丫头,看来你的武功还没恢复*,这要刺朕的剑怎么就偏向太后了?”

    明太后由身后两名婆婆上前扶住身子,她心中清楚明白,云浅月根本就没想刺夜轻染*,这是故意要刺她,报早先她说那些话的仇^^。但是她又指责不出来什么^,只能生生受了&。她看着剑尖滴下的血&,想着怕是她胸前的伤口有一寸深^*,若是夜轻染不抓住宝剑&,她此时就躺在地上了*&^。

    “是没恢复^!不小心手抖了*&?&!痹魄吃碌氐?&。

    “幸好太后只受了轻伤*,这若是重伤还要麻烦景世子了^?!币骨崛镜?&。

    “容景的手不是什么人都救的^*。太后虽然尊贵^,但还是没有容景这双手值钱^&^,毕竟明太后曾经是先皇的小妾&?;噬弦恢本?*&,如今糊涂了*?”云浅月挑眉。

    这一举先皇的小妾咬得极重&*^,一下子戮中了明太后的痛脚,她的脸霎时一白到底*^。

    群臣心里暗想,天底下也只有景世子妃将皇上的妃子比作小妾**,不过除了皇后外^*^*,皇上的其余女子有位份也是小妾&&,她说得的确没错&*^。

    “这话让太后听见可伤心了&!”夜轻染笑了一声,偏头对太后轻描淡写地道:“这个小丫头在与我闹脾气,连累太后了。幸好太后受的是轻伤&*^,否则朕该愧疚了?^^!被奥?,他道:“太后看来受了惊吓^,伤口也需要包扎,便先回宫吧&!朕命两名御医跟着你去看伤^?!?br />
    明太后白着脸点点头。

    “送太后回宫&!王太医、郑太医&,你二人是太医院的肱骨之臣,前去好好给太后看伤?!币骨崛径韵旅媪矫椒愿?^。

    “臣遵旨!”两个老太医站起身。

    两名嬷嬷立即扶着明太后向外走去*,走了两步&,明太后回头道:“皇上,让六儿和七儿也跟着哀家去吧!”

    “哦*,朕想起来了*,太后这些日子甚是想念七公主&^,说云世子繁忙^,七公主月份越来越大了^,难以照料过来,以防有个什么损伤**,便要将七公主留在宫中照看&*^,顺便也陪她解闷?*&&!币骨崛舅坪醺障肫鹄?^*^,对云离道:“云世子,你以为如何?”

    云离还没说话*,七公主腾地站了起来^^,“皇上^&,我陪母后去看伤,看完伤后再回来&^。我是嫁入云王府的媳妇^,怎么能舍了夫家日日留在娘家&?这于理不合*&^?*!?br />
    “虽然于理不合*&,但是也合乎情理*^,毕竟太后与你是亲母女*^,思女心切*&?&!币骨崛镜?。

    “俗话说嫁夫随夫*,云王府有爷爷在,我如今怀孕不便^,虽不能日日请安*^,晨昏定省&,但这做孙媳妇的本分还是要做。否则我开了个先例在娘家久住*^,以后宫中的姐妹们纷纷效仿都不在夫家孝敬而回宫久住如何是好&?再说皇室的女儿,要有皇室女儿的凤仪**&&,是天下闺中女子出嫁从夫的表率&&^,给天下嫁出去的女儿孝敬公婆^,侍奉爷爷做榜样*^,怎么能因丈夫劳累繁忙就作废?”七公主清声道:“我天圣是礼仪之邦^^,孝义为先&^,我出嫁那一日就开始姓云^&,太后和皇上莫要忘了?*!?br />
    明太后身子哆嗦起来。

    夜轻染哈哈笑了一声&*^,“这才是皇室的好公主*?*&!被奥鋇^,他对云离道:“云世子&&*,七公主可是一众公主的翘楚,你娶了她,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听到她的话吗&&?太后想留她几日照顾,她一番大义凛然^,让朕都不好念太后的情分了?*!?br />
    云离看了一眼七公主*,眼中有些隐隐的情绪闪过*,平静地道:“是臣有福气?*!?br />
    夜轻染对七公主摆摆手^,“好*^,你去看望太后吧^&!太后无恙后你就回来^,届时与云世子一同回府&&?*!?br />
    七公主点点头,向明太后走去&*。

    “太后的伤不重^^,六公主就不必去了^,你日日在宫中陪太后^&^,如今就让七公主陪一时吧!朕记得你和冷小王爷好久没相处了**^,你们本来有婚约^*,如今坐到冷小王爷身边去*,与他多叙叙话?!币骨崛径粤鞯溃骸氨纠措薮蛩愕腔蟾忝乔鬃灾骰?,奈何受了伤&,帝师飞升^,一直不得闲^,待帝师过了百日&,便与你们成就好事儿^?!?br />
    六公主本来要离开*^,闻言脚步顿住^&,看向冷邵卓^。

    冷邵卓闻言也向六公主看来^*,见她抿着唇看着他^,似乎在犹豫,他淡淡一笑&^&,对她招收&&,“过来&^*?^;噬纤档枚?,我们的确许久没叙话了&?*!?br />
    六公主缓步走了过去^,那一场事情之后**,她明显沉静沉稳如换了一个人一般,也不再多话了,整个人都静静&*,几乎让人忽视她的存在^**。再不复曾经张扬嚣张的公主做派了。

    内侍在冷邵卓的身边搬了一把椅子^,六公主坐了下来*&。

    明太后和七公主由人簇拥着离开*。

    夜轻染把玩着手中的宝剑^,片刻后道:“对了&^,刚刚说到哪里了*&?哦&,想起来了,是说伊少主对景世子妃有兴趣^^?&&!被奥?***,他含笑对伊鸿询问^,“伊少主不妨说说这兴趣^,是哪一方面**?”

    伊鸿忽然站起身,对云浅月清冷地道:“在下听说景世子妃剑术出神入化**,今日想讨教一番&?&^!?br />
    “原来是这个&。朕刚刚介绍忘了说了,伊少主剑术高深^,颇有悟性*?!币骨崛疽恍?,看向云浅月*&,“这宴席看久了歌舞便没趣*,景世子妃是否应承了伊少主的请求^*,为我等舞剑助兴?”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看着伊鸿没说话。

    伊鸿离开席位^&,走到夜轻染面前恭敬一礼^,伸出双手。

    夜轻染笑着将手中云浅月那把碎雪递到了他手里,他捧着碎雪^&,走到云浅月面前,恭敬地将碎雪递给她*,“请景世子妃赏脸**!”

    群臣都看着&,觉得这个伊少主分外特别*,不像入了官场的人&&,到像是江湖中人*。

    “刚刚七公主也说了出嫁从夫^*。伊少主请别人家的夫人论剑,该问过她的丈夫才是^?!痹魄吃驴醋诺莸矫媲暗慕?*,淡淡道&^。

    伊鸿闻言^^,瞬间直起身&^,转向容景&,恭敬地一礼^*,“景世子海涵,在下听闻景世子妃曾经和东海国的洛瑶公主当街论剑*,剑术绝伦*,在下甚为仰慕*。请景世子赏光*,令景世子妃赐教&^?&!?br />
    容景微微一笑^,“内子前不久受了伤,相比伊少主有所耳闻*?”

    “在下可以不用内力&,只与景世子妃论剑招?&!币梁璧?&。

    容景笑了笑^,“当初他与洛瑶公主论剑&,两人都是女子&^,体力相当,如今和伊少主论剑,男子天生比女子力气站优势*,这剑输赢轮出来,似乎也不准确^*?*!比菥暗?&。

    伊鸿一愣&,似乎被难住了*&^^。

    “伊少主既然想讨教剑招*^,不如我与伊少主论剑*?”容景笑得温和,“你我都是男子,不用内力^,只论剑招**,可以论出输赢来*?&^!?br />
    伊鸿又是一怔&,显然没料到容景竟然要与他论剑。

    群臣也是一怔*^^,自然也料不到景世子将论剑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揽到了他的身上。

    “人人都知道景世子天纵才华&,如今这般举动,是否欺负人^?”夜轻染闻言挑眉*&。

    “夫妻一心&,伊少主请内子论剑,为夫出手,代替内子,理所当然^^^。这是欺负人^?在说伊少主请别人的夫人论剑&&,本来就不合礼数。内子与伊少主并无交情*,为何要应承他的论剑^^?”容景扬眉,看向夜轻染^,“皇上是否日夜操劳国师而致使思敏不灵了&?还是皇上是否需要立后纳妃了?皇上身边没个解语花,这般下去当真令人忧心^?&*!?br />
    云浅月闻言险些笑出生^,容景对夜轻染说思敏不灵&,在她听来就是脑痴^。论嘴毒拐着弯的骂人,且骂人不吐脏字&,她想谁也不是容景的对手。一时间嘴角不由地弯起&&&&。

    夜轻染面色一沉&*,“话虽然如此说&&,但是景世子盛名之下^&^,未免胜之不武&^&!?br />
    “盛名不过是虚&*,不论武功&,只论剑术^。丝毫占不到伊少主的便宜。既然皇上不准*,那么臣自然也不准伊少主的不合礼数请求&?!比菥盎奥?,淡淡道:“伊少主请回吧&!”

    伊鸿忽然大声道:“在下愿意与景世子论剑&*?!?br />
    夜轻染闻言再不说话*&。

    “哦^?伊少主确定要与我论剑**?”容景挑眉*,如画的眉眼分外雅致闲缓^。

    “是&!”伊鸿肯定地道:“能得景世子赐教^&,在下求之不得&。不过是不敢唐突景世子,才请景世子妃^*?^^!?br />
    “原来是这样**!”容景笑了笑^,缓缓站起身*,接过伊鸿手里捧的碎雪,温声道:“好*,今日景就与伊少主论剑,就用这把内子的碎雪吧&!”

    “景世子请^!”伊鸿持剑后退了三步,画了个剑招*,乃武者的最高礼^*。

    容景偏头对云浅月柔声道:“给我观阵&^!?br />
    “好*&&!”云浅月笑着点头&。

    荣景缓步离开席面^*,站在伊鸿对面^,笑道:“伊少主请^&&?!?br />
    群臣和内眷们都睁大眼睛&,虽然在这天圣京城住着&,虽然知道容景武功出神&,但能看到他出手的机会微乎其微*。如今既然有了个这个机会,生怕错过一丝一毫。二人各自执了礼^&^&,便也不再多说&^,齐齐出手*^。

    虽然不用内力*^,但是伊鸿的剑锋还是锋利无比,直直刺向容景面门^,带着一股寒气。令在座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的剑气*。

    而容景的剑平平常常的递出^&,半丝锋利和寒气都不见^&,甚至连风丝都没掀起&&^,气息也不闻^*。众人肉眼能看得见的速度&,可以看出,相较于伊少主的快招,他的极慢^*。

    一推一进^,一退一避^*,须臾两招已过。

    第三招时*,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容景的碎雪已经抵在了伊鸿的眉心。而伊鸿的第三招显然刚递出,连容景的衣袖都没碰到^*。

    在座的文武百官虽然不明白怎么赢的,却激动得爆发出一片欢呼声。

    伊鸿脸色有一瞬的灰败,松了手中的剑^,宝?&!斑鄣薄币簧粼诹说厣?&&。他冰冷的声音陈述自己已输的事实*,“景世子剑术高超&,在下不过跳梁小丑。在下输了^!?br />
    容景随意地撤回剑,淡淡一笑**,“内子与景论剑^,不用内力*&,能论半日*。伊少主输得可心服^^?”

    “在下心服*&?!币梁璐故譤&。

    容景弯身捡起地上的宝剑,语气闲缓地道:“剑之一道,不是潜心闭门钻研便可悟道&*&^。而是包载万物通灵之术。贵在一目通*^,百目灵。灵中取巧,巧中明目&。明目可观六路&^,听八方。真正的剑术*^,是无剑之术&^*?^!被奥?*^,他将宝剑递给伊鸿*,笑道:“伊少主可明白了&&?你输的不是剑,而是剑心&&。再好的剑术^^,没有剑心,?&*;?,也不是剑术*?!?br />
    伊鸿面色忽青忽白&*,久久不语&^,也不接剑&^。

    容景静静看着他*,虽然二人年岁相仿&*,或许容景比伊鸿还要年轻一些,但这一刻*^,他的高远不是伊鸿可以比拟&。所有人这一刻才真正体会了传遍天下的那句**&,“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钡幕?*,更深刻地体会了何为“云端高阳”。

    容景的倾天下*,倾的不是容貌&,而是这份尊华和雍容*。

    片刻后,伊鸿忽然似想通了什么^,眸光惨然明亮地盯着容景*,容景对他微笑^,他忽然单膝跪地^&,“多谢景世子赐教^^,伊鸿永生永世铭记于心&&?*!?br />
    容景笑着点点头^,也不避开^,理所当然地受了伊鸿一礼,“伊少主请起&?*!?br />
    伊鸿站起身*,接过容景手中的剑^,忽然转向夜轻染&,声音冰冷地道:“皇上,在下三招之内败给景世子&*,实是不堪一用*。在下向皇上请辞离去*&*?!?br />
    群臣瞬间哗然,惊异地看着伊鸿。

    虽然他们有的人不懂剑术^&,有的人只懂微薄剑术**,有的人虽然懂剑术,但不精通,但人人都能感觉得出^^,这伊家少主是今日包括蓝家主在内这四人中武功最好的,能在容景的手中过了三招^,便是能者&,这十年来&^,新科状元被先皇打发去荣王府和景世子伦武^,每次据说都不敌景世子一招半式&。

    夜轻染眯了眯眼睛&*,“伊少主请辞?”

    “是!”伊鸿言简意赅*。

    夜轻染笑了一声^,也不挽留&,闲闲散散地笑道:“伊少主一心钻研剑术*,如今得景世子赐教,看来是悟了道&^。人各有志,朕自然不能阻拦*&?!被奥?^&,他道:“好^^,离去吧^!”

    伊鸿闻言抱着剑转身就走&。

    群臣暗道了一声可惜^,这等人才不能为朝中所用&。

    德亲王心中暗恨,没想到四人中最厉害的人就这样被容景折服离开了。夜轻染调来四人顷刻间就少了一个有力臂膀&。留下的却是三个女人&。他本来难看的脸色变得更为难看*。

    “等等!”云浅月忽然喊住伊鸿。

    伊鸿脚步一顿,回头看向云浅月**^,似乎不解她为何喊住他&&。

    众人也不解地看着云浅月***。

    “容景^*,这把碎雪送给伊少主好不好*?”云浅月仰着脸问已经落座的容景,说出理由^,“将来他找的夫人定然也是个爱剑之人,算是我送给他夫人的见面礼^?*&!?br />
    夜轻染闻言忽然笑了^,“小丫头好大度??^!这可是皇伯伯在世时赐给你的&?!?br />
    “伊少主从十里桃花林来了天圣千里奔波*,怎么能白跑一趟*,先皇爱才&,泉下有知^,想来应该不会介意^?&*!痹魄吃鹿诿崽没实氐?。

    “可是你将碎雪给了,我的冰魄便没有伴了*?!比菥靶醋潘?^。

    “你再给我打一把*?&!痹魄吃乱部醋潘?**,“我要你亲手打的*^?^!?br />
    “好**^!”容景含笑点头^*,眸光温柔地应下&,将手中的碎雪扔给伊鸿,温声道:“既然内子有心*^,伊少主别嫌弃&。收下吧&^^!”

    伊鸿接过碎雪^,恭敬地道:“多谢景世子妃!”

    云浅月笑着点头^&,伊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来时如宝剑出销&&,走时剑锋内敛*。弹指之间容景便改变了一个人&。天下间^&,也只有他能做到*。

    ------题外话------

    弱弱地呼唤&,亲爱的们&,月票拉&*,月票^,月票……~o(>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章 弹指心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章 弹指心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