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点燃江山

    真武殿的灵堂突然毫无预兆地着了火,守灵的文武百官和明太后以及宫女太监嬷嬷内廷侍卫都惊骇地看着,不但不上前救火,反而纷纷后退^。

    宫中的人都清楚帝师的死因^,帝师得真武大帝号召升天之说不过是瞒坊间百姓&,其实是被咒虫反噬餐了心,所以*,此时在青天白日数百人眼皮子底下毫无预兆地突然着火^,自然令人又惊又骇,不由地想起了天火。

    尤其还是在这细雨蒙蒙的日子&,就这样顶着细雨着起了火&,怎能不让人惊骇惊异。

    难道真的如皇上所说,帝师当真飞升,不存尸骨?

    古有天火吞日,如今是天火焚烧灵堂。

    但是看着火苗借着风旋着圈的将整个灵堂包裹,细微的雨根本挡不住火势,众人心中反而第一时间不是想着飞升的奇异&,而是心头觉得凉森森,冷颤颤&,说不出的诡异*。自古有火刑焚尸^,是对人最酷的罪刑,只有遭了大恶,遭了天谴之人,才会火刑,尸骨无存。

    灵堂着了片刻无人上前救,文武百官一时骇的无了主张。

    皇上和安王在帝寝殿&,夜小郡主早上离开据说去荣王府送美人被东海二皇子抢了昏迷在半路上,被送回了德亲王府,德亲王和孝亲王等守了一夜灵支持不住早已经去歇着*,大臣们惊吓得没有一个主事的,人天生对神鬼之说有一定的惧怕*。一时间众人只想逃开。

    明太后守了一夜灵也有些支持不住,但并未离去,此时见灵堂突然着了起来&,她惊骇片刻,才醒过神来^,立即喊,“来人^,快救火!”

    有侍卫连忙跑上前。

    “太后&,这火不能救*!”一个年轻熟悉的声音响起^,拦住了她^。

    太后回身,见是冷邵卓,白着脸&,问道:“为何不能救^?”

    “这是天火?!崩渖圩康?。

    “哪里会有什么天火&?这一定是……”明太后话还没出口,也有些不确定,因为她也一直在这里守着,什么人出现在灵堂从来没越过三尺之距去&。这火就突然在她眼皮子底下烧起来了,实在匪夷所思^。她颤着声道:“若不是天火呢*!”

    “这里这么多人^,谁也没靠近灵堂,而且虽然这雨才下起来,但也在表面湿了一层&,可是却全然无阻挡地突然着了火,不是天火*,作何解释?”冷邵卓看着太后,话落,又扫向钦天监的几位大臣道*,“钦天监的几位大臣在这里,赶快拿个主张。到底是不是天火^?免得真要扑灭了,得了天神怪罪?!?br />
    钦天监的人也从来没见过这等奇事&,灵堂毫无预兆地着火还是第一次^。也一个个脸色发白,没有主张&,一位老大臣磕磕绊绊地道:“赶紧去禀告皇上和安王吧!”

    “对,赶紧去禀告皇上?*!泵魈笠换邮?,“来人,赶紧去禀告皇上*!?br />
    有人立即撒腿向帝寝殿跑去^&。

    真武殿是皇宫供奉神佛之处,位置偏僻*,四周没有别的殿宇,一直以来都是用于给帝师和来皇宫做客的大师道长居住,所以,也是意在清静,但距离帝寝殿就远了。

    内廷侍卫和暗中隐卫用了最快的时间将灵堂毫无预兆突然着火的消息禀告到帝寝殿的时候&,夜轻染和夜天逸正在商议七日后给帝师的入葬事宜。听到灵堂着火,二人齐齐一惊*,夜轻染半躺着的身子坐了起来,夜天逸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

    一时间帝寝殿内沉寂了一瞬。

    夜轻染抿唇沉声开口&,“当真是毫无预兆着的火?没有人靠近灵堂施火^?也没有任何原因^?”

    禀告的人自然是内廷守灵和皇室隐卫头目*,齐齐摇头,“没有?!?br />
    皇上从荣王府带着帝师尸体回宫,下了两道圣旨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吩咐内廷侍卫在明,皇室隐卫在暗,将整个真武殿防守起来,看管好灵堂,不得有误&。所以,他们是连眼睛都不敢眨。

    夜轻染薄唇抿成一线^,沉默片刻,看向夜天逸,“你怎么看?”

    “不可能是天火*!”夜天逸沉声道&^。

    夜轻染冷笑一声*,“天火是有,但要有足够的热度和热量支撑,才能引燃天火^,真武殿的灵堂是不可能有的。除非人为!?br />
    “可是外面下着雨呢!”夜天逸道:“人如何为&?作何解释?”

    “这雨刚下起来,这么点儿微薄的雨&^,不过是借了东风而已?^!币骨崛镜溃骸氨鹑瞬豢晌?,匪夷所思,但是有的人就可为,而且天衣无缝?!?br />
    夜天逸抿唇&,看着殿外,不再说话&。

    “皇上&,是否灭火?再不灭的话,可就都着了?!蹦谕⑹涛朗琢彀鬃帕车?。

    夜轻染拳头攥紧,额头青筋跳了跳,似乎压抑着翻滚的怒意*,声音愈发的冷静,“不必灭了,你们回去告诉太后&,朕和安王这就去真武殿?!?br />
    “是*^!”那人连忙应声^,离开了帝寝殿*。

    “不灭就任由两位帝师的棺木这么着了?”夜天逸回身问^。

    “数百人亲眼所见^,下着雨突然着起来*,都认为是天火^,帝师的身份摆在那里*&,不着又能如何?难道着了一半我们再给灭掉?”夜轻染面色如霜&,“只能任他着了^!”

    夜天逸抿唇,不再言语。

    “来人,吩咐下去,摆驾真武殿?*!币骨崛径酝夥愿懒艘痪?。

    外面的人连忙准备^*。

    夜轻染下了床,砚墨立即进来侍候他*,不出片刻,将他抬上玉辇&^,连忙去真武殿。

    夜轻染坐在玉辇上,面色冷静异常&。昨日他为了让他们不快送了十个美人,今日真武殿就着了火。他看着眼前细如烟的雨,眼睛如蒙上了一层寒冰,好,很好!

    玉辇来到真武殿,众人顿时跪倒一片,声音发颤^,“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帝师飞升^,凡胎肉骨虽然舍弃*,但不能再被凡尘泥土沾污,如今既然天火为其收尸,就是上天指示&,不必惊慌。所有人都退离*,恭送帝师?!币骨崛旧舻统羄。

    从夜轻染到来这一刻^,众人看到他异常冷静镇定的神色&,顿时心下大安。如今听他所言,这个解释再合理不过,齐齐高呼,“恭送帝师!”

    明太后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是没说话。

    这时,忽然刮起一阵风^,细雨被打飞,风卷着火势^,直冲上天。似乎真应了夜轻染那句话,众人纷纷惊骇得后退。

    只看着灵堂被大火吞没。

    “帝师!”夜轻暖昨日昏迷至今才醒来&,刚醒来便得到了灵台着火的消息,急急赶来,见棺木都烧着了,面色一变&,人刚来到,就要冲着灵台奔去。

    “拦住她&!”夜轻染沉声命令。

    夜轻暖身形太快,隐卫自然拦不住,眼看着她要冲入火中&,夜天逸快一步地拽住了她,顷刻间拽离灵台十丈远&^。

    “怎么会着火呢,让我过去,两位帝师人都死了^,不能连尸骨也存不下……”夜轻暖昏迷一日夜好不容易恢复的眼眶再次泛了红,眼泪流出来*,大声哭着挣扎。

    “闭嘴!”夜轻染冷喝一声&^,将刚刚的话重复,“帝师飞升&,凡胎肉骨虽然舍弃^,但不能再被凡尘泥土沾污,如今既然天火为其收尸,就是上天指示,谁若拦阻^,便是对帝师天神不敬?!?br />
    夜轻暖身子一颤&^,转回头看着夜轻染冷沉的脸,“哥哥!”

    “跪下*,恭送帝师!”夜轻染命令她。

    夜轻暖咬着唇边,对上夜轻染冷冽的视线,顿时惊醒过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哑着嗓子道:“轻暖恭送帝师?*!?br />
    夜轻染不再看她&,目光看向燃烧的灵堂&,沉而静^,冷而洌&。

    帝寝殿所有人无声无息,只听得棺木燃烧噼里啪啦的声响*,里面还发出滋滋声。

    一个时辰后,灵堂燃烧成灰烬,棺木化为灰,众人眼前所见的^,就是一片灰堆。

    两位帝师的尸骨灰烬混合在纸灰木灰里,已经分辨不清^。

    “既然今日是帝师择自葬,那么也不必等七日安葬了*!”夜轻染沉声道:“来人*,收拾帝师骨灰,文武百官即刻随朕出城*,将骨灰洒入玉龙山,为帝师送行,庇护我天圣江山永固?!?br />
    “是^!”有人连忙去拿木箱收拾灰堆。

    宫中早已经准备的送葬仪式本来等七日后^,但如今都即刻准备起来。

    一个时辰,夜轻染坐在玉辇上*,带领文武百官前往玉龙山。侍从一人抱着一个木箱,箱里装满了灰,足足拉出一里地长,送葬队浩浩汤汤。

    京中百姓早就得到了消息^,天火收尸&,人人传为奇谈,都从家里跑到街上观看&。

    这一日,京城无比热闹,玉龙雪山的山脉上,都撒了夜氏帝师的骨灰。当然,里面也掺杂着木灰纸灰,已经无从分辨。

    这一日^,无人前去荣王府打扰,夜轻染并未派人去荣王府。

    细雨不间断地下着&^,地面打了一层湿意。万物复苏的初春里*,各色景物都被轻轻洗刷。

    云浅月在房中听到夜轻染并没吩咐人灭火&,而是顺势让火燃着,眼睁睁看着灵堂着成灰烬^,之后即刻将帝师送葬*,骨灰洒在玉龙山^,她畅快之余,又觉得从今以后真是冰火不融,不死不休了。

    夜轻染清清楚楚知道是容景所为*,即便没有证据,但多年了解&,也是知道。

    容景也知道他出手虽然天衣无缝^,但夜轻染一定会知道,他从来没准备假装他不知道。

    皇室和荣王府*,夜轻染和容景。早已经难容。

    云浅月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紫竹林因为细细的雨丝冲刷洗礼,沧桑中看起来分外娇俏^。她想着除了荣王府外,天下再也没有哪一处有这样的紫竹林,只是看着,便让人心中欢喜。

    她不知站了多久,才看到一抹白衣的身影从书房中出来*,但他并没有立即走,而是站在书房门口看着眼前细细的雨帘,如诗如画的容颜分外清绝瑰丽。

    云浅月的目光从紫竹林转向了书房门口,那个人就是一处风景,从来他在的地方,景色在人的眼里就是世间最好的背景*,白衣不染尘,丰姿倾浊世。

    容景在书房门口站了片刻^,似乎是察觉了云浅月的视线,向房间看来。

    窗子开着,轻纱飘荡^,帷幔轻摇^,才睡醒的容颜在濛濛细雨中^,有一种清冷的娇软*^^。

    容景脚步顿了顿,忽然伸手扶额^,低声道:“今日当知绝色二字*?!?br />
    云浅月看着他,忽然嘴角勾了勾。

    容景走进房中,来到窗前,云浅月背着身子没回头看他,他弹了弹身上的凉意*^*,从后面抱住她*,低声问^,“还疼吗^**?”

    云浅月没想到他刚进来第一句话就是问这个*,脸一红*,恼道:“又不是第一次*,疼什么?”

    容景贴着她脖颈**^,有些自责,“你最后都昏过去了……”

    云浅月大脑嗡地一声,什么话也比不了这两句话让她觉得像着火一般^^,她美眸瞪着他,“还不是都怪你……”

    “是^,都怪我**?*^^!比菥暗偷鸵惶?***,“你就是我的魔咒?^!?br />
    “让那个女人看了笑话!”云浅月懊恼地道:“等再见了她,一定笑话我,不知道要被她取笑多久?!?br />
    “放心,不会取笑的*^,这样的事情,娘必定也经历过^,毕竟爹不是吃素的*^?!比菥暗?*。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亏你说得出?!被奥鋇,又有些好笑地瞅着他*^*,“发热的感觉如何^^*?”

    “没觉得热^,就是觉得很畅快?^!比菥暗偷湍剜玘,吻着她脖颈^,看到如雪的脖颈上密布着细密的吻痕*,他眸光深了深^*^。

    云浅月推开他^^,“还想发热是不是^?”

    容景放开她,柔声道:“用膳吧!饭后我们去松土*^,你不是要种牡丹吗?”

    “好*!”云浅月点头,牡丹自然是要种的*。

    青裳摆上膳食,容景和云浅月用膳^,饭后^^,二人出了房门*。

    青裳*、凌莲**^^、伊雪、青泉等早就得到了世子和世子妃要种牡丹的消息,于是早早就动手,将院子的碧玉雕砌*,珍奇事物等都挪走了^,清理得极为干净,只剩下几把镐头和铁锨^*^。

    容景和云浅月一人一把^*,开始松土。

    青裳等人知道二人想亲自动手种植***,也不帮忙,只在一旁看着**,偶尔打打下手。

    云浅月看着凌莲和伊雪*^,问道:“花落和苍澜怎么样了?”

    “受伤太重*,昨日刚醒来*^*,还不能下床?*^!绷枇?,“不过没有什么大碍^,这两日都是药老亲自料理药给他们疗伤*?*!?br />
    “有命留着就好*!”云浅月点点头*^*,想起离京去西南天灵山平乱的苍亭^,问道:“苍亭如今到哪里了?西南天灵山有什么最新动向没有?”

    “他刚离京没多少日子*,如今最快的马也就是刚出了千里之外*,西南天灵山距离京城两千多里^,后面那一千多里的路程就难走了*?!绷枇溃骸敖袢赵缟细盏玫胶旄蟠乩吹南?^,说那个叫做李琦的人竟然是个用兵的能人*,将西南知州府如今拿下了*,西南城如今尽数掌控在李琦的手里***?**!?br />
    云浅月有些讶异,“这才几日^?”

    “多不过半月***?**^!绷枇溃骸熬菟的甭胰耸游灏偃巳缃裨黾拥搅艘煌蛉?**?***!?br />
    云浅月闻言偏头看向容景*^,“西南这么好攻?那苍亭带的五千人马根本就不够?!?br />
    “他有沿途调兵之权^!比菥暗恍?,“西南不是好攻,是根本不需要攻,以前是天高皇帝远*,官府横行无忌,搜刮民脂民膏,如今是民不聊生,连年饥荒,百姓们早已经不怕官府^*,一但有人起势^^*,便势如破竹*^,官府安逸享乐太久*,哪里养兵*?即便有兵^*,也是废兵^,根本抵抗不住饥荒太久的百姓。有人起势*,一呼百应。几天之内拿下西南城也不足为奇*?^!?br />
    云浅月自然也知道这其中关联^**,但还是感叹这风向刮得太快**,“如今苍亭走了一千里,还剩一千里*,他马不停蹄,不眠不休,也还要最少五日才能到吧?更何况路途险阻不好走^。但分再耽搁一些的话^,李琦若真是个能人,拿下西南城之后向外扩散^^,五日之内**^,就凭借这一气势**,便还可以收了附近两三城池^,那时候到了之后想收复*,就要费一番力气了*?***!?br />
    容景笑了笑**^,“一千里地*,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其中大小城池十多个*。如今怕是各个城池都正是有意思的时候^*^*。他五日怎么能到*?”

    云浅月眨眨眼睛*,“你是说他也许都到不了西南城*?”

    “大小十个城池,穿过去不容易^,即便他是苍亭^*?!比菥暗繼。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回难道将整个西南千里土地都要烧起来^?”云浅月眼睛眯起**,“烧起来也好,让天下人都看看这是怎样一个千疮百孔的天圣**^?!?br />
    容景看着被镐头松起的泥土^*,以前这处院子是碧玉雕砌,珍奇布景,入目处如九重宫阙的明镜台,不染纤尘*,可是如今将玉石挖走**^,将地面的泥土露出^,松土之下,发现还是有草根等物*,他眸光清幽*,“外面的繁华就如这碧玉雕砌的院落*^,一旦掀开,才能看到即便如此压制,不露分毫*,但还是会长草*,除了草,还有虫子*^?!?br />
    云浅月轻笑*,“即便挖出来是草是虫子^*,这些东西已经让地面的玉石砖长了青苔*,但是谁知道它们又不是肥沃的土***,松动之后*^,重新翻新*,可以种植一园的牡丹**?”

    容景含笑点头^,“不错!”

    二人不再说话*,挨着轻轻翻动^^^,即便不能动用武功^*,即便养伤期间,但活动活动手脚总是有益处,看起来不紧不慢****,但不过两个时辰,便将院子翻新了一半^。

    “姐姐和姐夫这是做什么*?难道想开了^?不当这荣王府的世子和世子妃了^?改做农夫了*?”玉子夕的声音传来。

    云浅月抬头看去*,见他正从紫竹林走出*,一身华丽锦袍*,俊美绝伦**,风姿秀逸*,脚步轻快*,脸上挂着春风细雨般的笑,显然心情极好^^^,她挑了挑眉*,“伤好了?”

    “好了!那么点儿小伤能奈何得了我^?”玉子夕来到近前,上下打量二人一眼,揶揄地道:“姐姐和姐夫杀了帝师,开膛破肚,如今又烧了灵堂,让帝师化成了灰,如今这是在做归隐山林的准备了?”

    容景看了他一眼*,“归隐山林也没什么不好?**!?br />
    玉子夕闻言笑得更欢了^,一撩衣摆*,在一块石头上坐下,“姐夫有心归隐山林,如今怕是都由不得你了。你还什么没干过^?就怕将他家的祖坟刨了*。夜轻染能放过你^?”话落*,他扫了扫云浅月*,“能放过姐姐*?”

    云浅月看着他幸灾乐祸的模样*,瞪了他一眼^,“如今你得了二十个美人***,什么时候回东海?”

    “我不回去不正好**?夜轻染巴不得我在天圣待着呢^**!也好随时准备控制我*,牵制东海**^?^!庇褡酉裂笱蟮氐?。

    云浅月蹙眉^。

    “我觉得天圣实在太好,每日都上演好戏*^,不看太亏了^**,所以^,我准备长住*?!庇褡酉πγ忻械氐溃骸耙部纯唇惴蚝徒憬阏庖辉鹤拥哪档せㄊ裁词焙蚰芸?^*?!?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

    “华叔叔来了,你知道不知道^?”玉子夕忽然道。

    云浅月一怔^^,想着算算日子还差些,不过他赶些的话^*,也该到了。她问道:“你见了他了?”

    玉子夕撇撇嘴,“来了之后我就看到一个影^**,然后就和姑姑两个人关进了房里,鬼都知道在做什么^*^。哎呀呀*,数月不见*,思之如狂?^*!”

    云浅月好笑^*,“你那二十个美人怎么处理**?”

    玉子夕闻言笑成了一朵花,“这还要多谢姐夫慷慨相赠^,这二十个美人,每个人都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吹拉弹唱*,小曲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姐夫不懂享受^,真是可惜^*?^*!?br />
    容景看了他一眼*^,“你若不够的话*,我再送你些*?”

    “好?^*?!”玉子夕花开得更艳了*,“不知道姐夫还哪里有金屋藏娇??**^?”

    “若是放出风声,说二皇子想在天圣选一名皇子妃的话*,京中女子^,怕是无不趋之若笃^?!比菥奥朴频氐?^^。

    玉子夕眨眨眼睛,“那若是我放出风声^,说姐夫突然醒悟^*,不喜姐姐了*,想要选一位侧妃的话*?那岂不是荣王府门口转眼就能门庭若市了?”

    容景挑眉*^。

    云浅月忽然一把将镐头扔给玉子夕,“剩下这半片院子都交给你来松土^?!?br />
    玉子夕立即躲开*,镐头砸在地上^,摇头^,“本皇子的手是摸美人的,怎么能做这个?”

    云浅月恶狠狠地看着他,“不做的话**^,带上你的美人^,立即给我回东海!被奥鋇*,她伸手拉上容景,向书房走去*。

    “喂^,你这女人过河拆桥*?*!庇褡酉憬阋膊缓傲?。

    云浅月不理他*^。

    容景偏头看着她,笑问,“去书房做什么^?”

    “看地形图^*?!痹魄吃缕范运恍?**,“夜轻染如今葬了帝师^*,之后便没什么事情了*^^^,与其让他回头来找我们的麻烦**,不如我们先下手*,给他找找麻烦*^?!?br />
    “嗯^?”容景扬眉*。

    “夜轻染如今也得到西南知州府被拿下的消息了吧*?”云浅月缓缓地道:“西南千里,小小的西南城还是太小了**,这火既然有成燎原之势*,我们何不助它一把东风?既然要乱^,就让它乱的大一些?^!?br />
    容景含笑,“不等了?”

    “李琦一万人对于天圣泱泱大国来说,也不过是脚底下一缕小火苗*,何况不是正规军队,难民组成,不堪大才**^。正因为夜轻染想保西南城^,所以不想强制杀伐,才没令隐卫铁血手腕铲除^,而是派苍亭前去安抚收复,若是苍亭沿途被拦阻*^,收复不来呢?以防火苗成燎原之势,那么就只有一道诏令压下^^,夜轻暖在南方的夜氏隐卫顷刻间就能复了西南城*,将这缕小火苗掐灭*,这样的话,还有什么意思?”云浅月伸手,零星的雨星落在她手上**,她将白嫩的手递给容景^*,“你看*,这么小的雨*,落在手上都没有感觉,又怎么能阻止得了干油烈火^?”

    容景笑了笑*,“那你说怎么做?”

    云浅月狡黠地道:“正如你说的*,如今西南各个城池必定都十分有意思,西南的百姓也定然很有意思*。我们何不让这把火彻底烧起来*?将那些暗中观望的手都让他们伸出来^^,处处点燃星星之火*^,烧遍整个西南千里^,才有看头?^!?br />
    容景勾了勾嘴角^,“这样的话^,夜氏帝师*,将万劫不复?!?br />
    云浅月笑着点头^,声音冷冽^*,“对,就是让他们万劫不复,说的好听^**,真武大帝召唤^,升登极乐*,天神收骨,庇护天圣^,哼,我就要让天下百姓看看^,他们是如何庇护这天圣的,他们刚刚身死^^,天圣的大片河山就烧起了战火^*。到底是天运祥照^,还是将要祸国*。死也不让他们安生^^*^,这祸起萧墙^,千古骂名^^^,他们不背也得背?!?br />
    容景淡淡一笑*,眸中无尽清凉*,“也好**,这一片江山^^,就用他们的尸骨点燃吧^!”

    ------题外话------

    明日开始下一卷,亲爱的们*^,有票的砸来哦*,砸得猛^,这火才着得旺^!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1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一百一十二章 点燃江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1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一百一十二章 点燃江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1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