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开膛破肚

    玉青晴离开,云浅月心里松一口气的同时,脸上红如火烧&。歇出个喜脉来*?这是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和容景在房中做什么了。

    容景伸手拉她入怀,温润的声音带着浓浓笑意,“就这点儿胆子?这点儿脸皮?”

    云浅月闻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是啊*,容公子^,我没你胆子大,没你脸皮厚&?!?br />
    容景轻笑^,“这个慢慢培养就好了,我们时间长得很^?!?br />
    云浅月伸手拧了他一下*,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容景看了她一眼,也笑着闭上了眼睛*。

    房中幽香馥郁^,帷幔内春意暖暖,不多时^,两人气息均匀成一线^。

    半个时辰后,青裳在门口轻声道:“世子^,皇上的玉辇从宫里出来了,带着已经死去的两位帝师&,似乎向咱们府而来^*?!?br />
    容景“嗯”了一声。

    云浅月皱了皱眉,要睁开眼睛*,容景伸手拍了拍她^,“先睡,别理会*?!?br />
    云浅月当真不理会,疲惫地睡去。

    又半个时辰后*,大门口传来一声高喊&,“皇上驾到*!”

    高喊声一连喊了三声&,震耳欲聋,从大门口一直传到紫竹院*。

    容昔等人稀稀拉拉地从府中出去,到门口迎驾&。从荣王府的旁支离开后^^,云王府内部空虚得只剩下容景的近亲支系,连侍候的丫鬟仆从&^,也不过几十人而已&^。与以前每次接驾哗啦啦出来几百人天差地别。

    “恭迎皇上!”几十人的声音到不是不小。

    圣驾来临&,仪仗队甚是庞大*。不止帝王驾临^,安王和文武百官随扈,御林军铁甲银枪*,皇家威仪半分不输。

    夜轻染坐在玉辇上,他的伤害没好,不能走路*,但养了几日这般坐着已经是没有问题^。他淡淡看了荣王府迎出来的几十人一眼,难得偌大的荣王府,曾经门庭若市*,如今几十个人身单影薄,但也不显得清冷空荡^。

    “景世子呢^?”夜轻染目光看了一圈^,定在当前跪着的容昔身上。

    容昔抬起头,看了一眼庞大的仪仗队和随行文武百官&,不卑不亢地回话^^,“回皇上,世子哥哥受伤太重^,早先发了热,喝了药&,如今在睡着!?br />
    夜轻染点点头,吩咐左右近侍,“抬我进去?*!?br />
    左右近侍连忙从他从玉辇上扶下来*,放在四个人抬的单辇上。

    夜轻染坐稳*,声音微沉地吩咐&,“将帝师带上,随我入府*?!?br />
    有人立即用担架抬了两名帝师上前^。

    夜轻染看了一眼,不再说话*,抬着他的近侍迈入府中^。两位帝师的担架走在他身后,安王和文武百官跟随^,夜轻暖走在队伍的最后方&,一行人浩浩汤汤入了荣王府*。

    容昔待人进入*,站起身,跟了上进去。

    一行人来到紫竹林外&,青裳自己等在那里,见天子仪驾她自然要跪的,声音亦是不卑不亢,“皇上万岁*!”

    夜轻染看了青裳一眼^,“嗯”了一声。

    “我家世子伤了心脉内腹,险险捡回一条命,早先明太后来时&^,在世子屋中坐了一个时辰,屋中开着窗子,吹了冷风^^,世子发了热*,不久前喝了药,不能迎驾接待皇上?;噬纤∽??^!鼻嗌训?。

    “景世子妃呢?”夜轻染问^&。

    “世子妃为了救世子,急血攻心^,伤了身^,如今太过虚弱*,比世子强不了多少*,也睡着了*?!鼻嗌训?*。

    “朕进去看看他们*&?!币骨崛镜?^。

    青裳开口拒绝,“皇上身体不佳,以防过了病气,还是……”

    夜轻染挥手打断他*^,吩咐左右,“进去!”

    左右内侍立即抬了他向里面走去&^,安王和文武百官跟随。

    夜轻暖来到青裳身边^,仔细地看着她^,“景哥哥当真发热了*&?”

    青裳点头,“是发热了**!奴婢不敢拿世子的病开玩笑?^!?br />
    夜轻暖不再说话,跟着走了进去。

    青裳知道拦阻不住^,也不拦着,站起身,也跟着进了去&。

    一行人穿过紫竹林,来到紫竹院。

    东暖阁主屋内此时窗子开着&*,没有帘幕遮挡,下午的夕阳射在窗子上,红霞辉映**。

    来到院落正中,夜轻染一摆手&&,内侍止住步,后面浩浩汤汤的队伍自然也止住步。

    “景世子可醒了&?”夜轻染看向主屋,帷幔内隐隐有两个人影&,似乎正在起床&。

    “醒了!皇上来了舍下,自然不敢不醒?&!比菥巴瘴氯蟮纳舸偶阜执蟛〉某裂?。

    “若非事情重大^,朕也不会前来打扰景世子养伤!币骨崛境辽?&。

    容景声色淡淡,“皇上稍等片刻^?!?br />
    夜轻染不再说话。

    文武百官看不到屋中的情形&,夜轻染被人抬着坐着单辇上,隐隐能看到&^,只见那二人起了床进了屏风后&。他抿了抿唇&,静静等着&。

    夜氏帝师毙这么大的事情*,朝中的百官们自然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就进了宫。今日来的人包括卧病在床的德亲王和身体不适在府中休养的孝亲王,二人脸色都不好,一时间众人都静静等着^。

    天圣建朝百年来至今*,无论多么身居高位者,也从来无人敢藐视皇权,更别说凌驾于皇权之上了^??墒钦庖淮?&,就偏生出了两个人,一个是荣王府的景世子&,一个是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偏偏这二人如今还是夫妻&,自古以来,功勋老将卧病在床,哪怕有一口气也要爬起来迎驾&&,可是偏偏这二人*&,不但不迎驾&,还让皇上等候&。但相比较于敢拿剑传入金殿杀皇上来说,等候真的不算什么*。

    无人出声&,百官中钦天监的大臣和几位老态龙钟的谏言官也都不敢吱声。

    这一等便是半个时辰。

    夜轻染受得住^,夜天逸受得住,夜轻暖也受得住^,但是德亲王受不住了*,他终于开口,“景世子在做什么&?还要皇上等多久&?”

    “景世子大病^,只要能出来为帝师验身*,等等也无妨?!币骨崛境辽?。

    德亲王虽然不满^,但当日在金殿云浅月要杀夜轻染&^,他纵容他杀,让他无可奈何&,如今他刚一开口^,里面的人还没说话^,便又被他拦住,他心中气恨,瞪着夜轻染。

    夜轻染说了一句话后^,不看德亲王^。

    这时,那两人从屏风后走出&,都仅着了一件松软织锦的袍子,缓步走了出来。

    夜轻染看得清楚,目光凝了凝。

    不多时&,房门被从里面打开,珠帘挑起&^,那二人走出来*,站在门口。

    顿时院中的人不管是文武百官,还是仪仗队随扈&,人人顿感如九天花光洒下,落在那两个人的身上^,即便苍白虚弱*,任谁一眼也能看出正身处于大病之中,男子如明月遮纱,女子如扶风弱柳^,但还是惊艳异常,仪容华眼&,甚至不敢直视。

    有许多人第一时间躲开了目光&&。

    也有许多人直直地看着那二人&,神思不在。

    德亲王和孝亲王虽然老一辈,但也难免被此等花光刺眼,晃了晃神*^。

    夜轻染眸光微凝不过一瞬,便看着二人沉声开口^,“景世子,辛苦为两位帝师验身吧!若是你不能为其验身,这天圣上下,朕就再也找不出另外的人了&?!?br />
    “皇上褒赞了*,天圣泱泱大国,藏龙卧虎,能人异士虽然隐世*,但若细查^*,还是大有人在。不是独独景一人?!比菥盎夯阂×艘⊥穅,平时寻常人都听不到他气息,此时却听他气息虚弱*^,似乎说一番话,便也能耗费他巨大的精力一般^,“况且皇上&^、安王都验身不出来,景怕是也不能胜任&?*!?br />
    “朕相信你能胜任&,这里文武百官也相信*,外面的天圣臣民自然也相信^^?&!币骨崛境辽溃骸熬笆雷佑龃?^,这京城都翻了天&,京兆尹府被围困,京城府衙险些被拆,朕的皇宫都险些聚集了万民&。景世子声望和百姓的推崇可不是无的放矢,徒有虚名?!被奥?*,他话音一转&,看着云浅月道:“是吧&?景世子妃?”

    云浅月目光淡淡落在夜轻染身上*,这是既那日她抱着那个死去的孩子怒闯金殿后刺了他一剑后第一次见到夜轻染,大约是失血过多,也是从奄奄一息中救回来,所以他虽然养了几日&,但是不比容景好多少,面色苍白,大病未愈^,但他不苟言笑地坐在单辇上,身后簇拥着一众文武百官和随扈*,不比在金碧辉煌的金殿上少半分帝王威仪*。

    似乎一直以来*,他就是帝王^,真正的帝王*^。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便移开视线&,没说话。

    容景淡淡一笑^,“盛名不过是别人强加于身而已*!?br />
    “放眼天下,四海之境^,有景世子这等盛名的聊聊无几?!币骨崛竟创揭恍?,目光冷静*,声线低沉地盯着云浅月*&,“朕以为景世子妃恨极了朕,再见到朕会再给朕来一剑&^?!?br />
    云浅月仿若未闻&,脸色神情淡漠。谁说过若这个人疯魔无救^&,对他漠视是最好的作为^?

    夜轻染晒笑了一声,“景世子妃从今以后是打算对朕封口,不说话了?”

    云浅月面色冷静异常^,不再看他&。

    “皇上今日来是想景为两位帝师验身,还是想激怒朕的内子不好收?&?&?”容景淡淡地看着夜轻染挑眉。

    “景世子真是爱妻!”夜轻染又笑了一声,“朕连日来躺在床上心中苦闷,见了景世子妃不免想多说两句&,景世子勿怪&。毕竟朕可是被她险些要了命,这样越狠^,朕才越忘不下她&&?!被奥?,他摆摆手,“今日她不说话也好*,免得她说话惑我,让我心神不宁^,忘了今日的来意^?!?br />
    云浅月淡漠的面色终于沉了下来,她不想怒,但是夜轻染真是太知道如何让她怒了*。

    “她如今身体不好*,很是健忘,伤过皇上之事恐怕早被她忘了?;噬隙嗦橇?^?!比菥扒崞痪浠?,让云浅月被挑起的怒火瞬间消失殆尽。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眸中翻滚的情绪隐了下去,脸色一沉*&,不再针对云浅月,摆摆手,沉声道:“景世子请吧!两位帝师亡灵,就靠景世子宽慰了&?!?br />
    容景淡淡地看向担架上的两位帝师道:“两位帝师是半仙体之人*,在他们面前*&,景可不敢托大,尽力一试吧!”

    夜轻染不再说话&。

    容景虚弱地握住云浅月的手,温声道:“扶我过去?&!?br />
    云浅月点点头*,似是搀扶,又似是相携一般&,二人走向两位躺在担架上已死的帝师。

    帝师旁边站着的人被二人身上浅浅的华光所射,不由地倒退数步&,恭敬地给二人让开了道,大气也不敢出。

    容景来到近前,蹲下身,仔细地看了帝师的面相、手*、身上。

    两位帝师虽然死了&,气息已绝*,但是面色还如那日来荣王府所见一般&,没有半丝死人的面相^*。若是不仔细辨认,只以为是睡着了^。

    容景看了片刻,眉头紧锁,似乎是不得其解。

    夜轻暖等了半响,终于忍不住上前,问道:“景哥哥&&,你可看出他们是如何死的*?被何人所杀吗?”

    容景不看夜轻暖&,淡淡道:“看不出?!?br />
    “连你也看不出&?”夜轻暖声音徒然拔高&。

    “夜小郡主既然是帝师的徒弟都看不出,我看不出也没什么稀奇^?&!比菥盎夯赫酒鹕?*。

    夜轻暖一噎,“那怎么能一样*?你是景世子&?!?br />
    容景淡淡一笑,“我的名号这般误人吗?容景也是人*,是人便有不知道的事情。若是未卜先知,或者我真如此本事的话,也不至于被人刺杀,若非内子赶去救我,险些送命了?!?br />
    夜轻暖彻底没了言语&*,看向夜轻染和夜天逸**。

    “景世子真的看不出*?”夜轻染挑眉。

    “看不出^,这等事情,我没必要欺瞒*?^!比菥暗栈厥酉?&,看向身边的云浅月^&,“虽然我看不出,但内子也许看得出&。毕竟我有些地方也不及她见多识广&。这一点当初做染小王爷的皇上和做七皇子的安王应该清楚&?!?br />
    夜天逸不说话。

    “也是&!论起医术和武功*,博古通今,她也许不及景世子^&,但是奇闻异事&,离奇怪事*,她可比我们这里所有人都强&&^!币骨崛疽恍?&,看向云浅月,“看来今日景世子妃不与朕说话还真不行了&!你伤了朕一剑&,朕没还手让你伤&,也既往不咎&&,今日这两位帝师到底为何被害,是被人如何害了*,就劳烦景世子妃吧!”话落,他不等云浅月开口,又道:“况且帝师之事查不出因果,解决不了的话,这天圣无人有此能耐^*,免不了要劳烦景世子了^。景世子身为丞相,又是百年来受封的荣王府开国功臣之后&*,虽然伤势过重需要卧床休养^,但帝师身死,关乎国事,自然免不了让他劳心费神&,不得休养了?*!?br />
    云浅月眯了眯眼睛。

    “景世子妃以为如何&^?帝师尊贵^,国事为重。景世子妃虽然自诩弱质女流^&,不干国事,但是事关景世子不得休养之事,让他劳心劳累带兵彻查,你必是不舍吧&?既然如此*,就发挥所能吧^&!”夜轻染话音虽然低沉*^,但语调中说不出散漫冷静&^。

    众人都看着云浅月,心中都清楚,云王府浅月小姐曾经伪装十年*^,后来不伪装了^,她的才华渐渐呈现,但到底她有多少本事,总是在她做过那些轰天动地的大事下令人看不清看不透^&。以往每次她做一件大事时&,众人都会以为这就是她最震惊的举动&,但是不久后&&,她还会有更令人震惊之事^,所以**,谁也拿不准她有多大本事^,多大能耐&。但是都不由隐隐觉得^^,若是她真想做一件事情^,一定能做到^。这是这么多年来^,给天圣京城的所有人,甚至天下所有人都不约而同从心底公认之事。

    一时间*,这一处静谧无声*。

    “云姐姐*,你快看看^,帝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被人杀了?”夜轻暖吸着鼻子,眼睛红红肿肿,显然是早先有一番大哭,让她整个人显得娇小又怜弱。

    “我可以验尸^^,但是方法&&,我说了算!”云浅月终于开口^,声音虽然虚弱,但也冷清至极,“若是同意^,我就验,若是不同意^,就另请高明?&!被奥?,她补充道:“当然我验完之后*,若是没有结果,或者是结果不如人意&,别找我麻烦*。我虽然也受伤了,但是不高兴的话&,拿剑杀人还是没什么问题?&!?br />
    “好&!”夜轻染颔首。

    皇上开口,群臣自然都不说话^。

    “青裳^,去拿一把匕首来?!痹魄吃露郧嗌逊愿?,“另外拿口罩*,手套&,仵作所用的一切东西都给我准备来*?&!?br />
    “是*!”青裳连忙应声去了*。

    众人都猜想难道景世子妃是要用匕首放血验血?

    不多时,青裳拿来匕首,一切仵作用的东西都准备妥当,云浅月先回头对容景道:“你躲后面点儿,免得一会儿脏了你?!?br />
    容景点点头,退后了三步。

    云浅月带上口罩手套*,接过匕首&,青裳给她身上罩了一件黑色的斗篷,只不过那斗篷从前面围到身后,将她整个人都给包裹了起来。她拿过匕首,靠近第一位帝师,忽然照着帝师的身上划下。

    群臣齐齐睁大眼睛^。

    夜轻暖大惊^,瞬间扑过来拦住云浅月^,脸色发白,浑身发抖,“云姐姐,你要做什么?”

    “验尸!”云浅月冷静地道。

    “你……你怎么……验尸&&?”夜轻暖颤抖地问。

    “开膛破肚!痹魄吃碌?。

    夜轻暖看到她动作时显然料到了,面色瞬间如纸^,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睁大眼睛,“你……你竟然要给两位帝师开膛破肚?他们的身份尊贵&,怎么能……怎么能开膛破肚?”

    “外表看不出来,只能看里面?^!痹魄吃碌?*。

    “不行*,不能这么验。这是侮辱帝尊?!币骨崤⊥?。

    “开膛破肚,是在外面没有任何迹象的情形下&,才不得已的作为?;顾勒哒嫦?,告慰在天之灵&,这是让死者瞑目^,生者也安心的事情。怎么能是侮辱&?”云浅月清冷地看着夜轻暖浑身颤抖的模样&,淡淡道:“开膛破肚的事情你的哥哥*,如今的皇帝*,曾经的染小王爷也做过。我只有这一个办法^,若是夜小郡主阻拦,那么我自然是不必验了^。这等事情&,我也不想脏了眼睛和手*,毕竟死人肚子里也没什么好看的*?!?br />
    夜轻暖白着脸看着她&,似乎从来不认识一般。

    群臣也是又惊又骇&*,去年署日里&,景世子和浅月小姐被一百名隐卫死士暗杀&^,据说浅月小姐给那尸首开膛破肚,当时身为皇上的染小王爷眼睛遭了罪大怒之下将群臣都叫了去观看*。满朝文武&,尽数一半的官员都吐了个稀里哗啦,有些人甚至还病了好几日*,月余见到饭还想吐。那件事情太记忆犹新*,除了后来科考被选进朝中的清流官员没经历过那件事情,当时在朝的这里尽一多半都经历过^,如今旧事重来&,还是给两位帝师开膛破肚,一时间只觉得胃里反酸*,强忍住才不让胃里的东西滚出来。

    “不行&,的确不能这么做!”德亲王也是又惊又怒,“这是帝师*^?!?br />
    孝亲王也骇得连声道:“景世子妃&,的确不能这么做&,帝师是何等尊贵*,怎么能……死后还开膛破肚呢^?这是对死者大不敬啊?*!?br />
    “帝师一生为我天圣京城培育帝王和皇室暗人子嗣,的确不能?^?!”有一个老臣也道。

    “的确不能!这样的事情不能做?*!庇屑肝焕洗蟪家舶鬃帕惩蹲帕胶?*。

    云浅月摊摊手,“不做更好,那另请高明吧**!”

    “开膛&^!”夜轻染沉声开口。

    “皇上不可!”德亲王为首,“噗通”几声重响^,几位老臣都沉痛地跪在了地上。

    “夜氏帝师一生为国&,数代忠心*,如今两位帝师年逾古稀*,白发苍苍*^,如何在他们被人陷害之后还对其身体利器加身?这是大罪?!钡虑淄醭镣吹氐?。

    “那德亲王以为如何?”夜轻染沉声问。

    “自然不能动匕首,更不能开膛验尸^?!钡虑淄踝龊昧似此雷枥沟淖急?^*;噬鲜撬亩?*,但是他如今是皇上,不能大不敬&,也只有一死&^。

    “那德亲王想办法吧^^!连景世子从外表都看不出帝师被如何所害,天下间还有何人能看出?”夜轻染冷沉地道:“总之这里的所有人,朕是看不出*,安王也看不出,钦天监看不出*^,皇室里培养的暗人仵作也看不出^。试问,还去哪里找人*,能够看出?”

    德亲王顿时一噎^,没了声^。

    “今次帝师被杀*,主要是当先明白真相&,朕相信两位帝师也不想死不瞑目*。查找真相才能真正告慰亡灵,以安死者之魂魄&?!币骨崛居值溃骸暗虑淄鹾椭谖话淙羰且恍淖枥沟幕?,那你们将两位帝师的尸体带走吧&!朕看你们如何能找到能人,给出个交代&?^!?br />
    这回不止德亲王没了声*&,孝亲王和跪在地上的几位朝中老一辈大臣也都没了声*。

    “可是……可是哥哥&,他们是帝师啊……”夜轻暖忍不住流下泪来&^,哭道:“他们是帝师啊*,难道就只有这一种办法了吗&&?”

    夜轻染沉默不语。

    “而且云姐姐也说了,她说验尸结果也不一定有结果&,万一真没有结果呢?那岂不是白开膛辱了帝师尸体?”夜轻暖哽咽地道:“景哥哥也说了,天下智者能人多得是?我们可以贴皇榜,可以招揽人^^,可以等着有人来给两位帝师验身&&,验明死因啊^,不一定……不一定非要开膛破肚的?!?br />
    “如今春日将暖,尸体放不长&?^!币恢泵豢诘囊固煲荽耸钡?。

    “冰库里有冰^,可以用冰镇着?*^!币骨崤?。

    “用冰镇着能镇多久&&?”夜天逸冷静地道:“十日^,二十日**,还是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半年一年*,或者两年?皇上看不出&,景世子看不出^&,这天下间若是贴皇榜也无人来看,或者看不出呢^?就一直就样下去?”

    夜轻暖一边摇头一边道:“不会的^,一定有别的办法?!?br />
    “凶手还是尽快查尽快了结^^。帝师是夜氏的神话^,即便有能人,也等不了那么久?&?銮胰巳硕贾捞焓ゾ┏窃仆醺懈鼍笆雷?^,他都看不出来^,还有多少人赶来,奇人异士大都早已经不理俗世^,即便能来者,也是微乎其微,一拖再拖^&,只会让帝师永远沉冤,不得昭雪”夜天逸沉声道:“京城连番动乱,皇上遇刺,景世子遇刺,帝师被杀&,三件大事之后^^,你以为如今的百姓不恐慌,难道还能太平度日?目前的京城和天下&,早已经不堪重负^。比起来朝野动荡,百姓难安,帝师不得昭雪,你认为开膛破肚还是了不得的大事儿?”

    夜轻暖后退了一步^^,眼泪汹涌^,“可是两位帝师教导之恩,我……我不忍心??!”

    “不忍心就退后别看?&!币骨崛境辽溃骸安桓铱吹娜硕急鹂?,敢看的人就仔细地看着*?^?纯吹凼Φ降资窃趺此赖??!被奥?^,他对云浅月道:“开膛!”

    “确定^?”云浅月扬眉&。

    “朕下旨&,再有阻拦者,杀无赦&^*!”夜轻染扫了群臣一眼,冷声道*。

    几位老臣一哆嗦*,德亲王自然也是睿智之人&,被夜天逸一番话说得也没了赴死的主张。众人再无人应声^,不再阻拦&^。

    云浅月手起刀落,极为痛快地划开了帝师的身体,两具尸体&&,顷刻间被她开膛破肚*。

    所有人无一人躲避,都睁大眼睛,想看看帝师到底因何而死,好奇战胜了惧怕。

    只见两位帝师的心口空空*&。

    云浅月扔了匕首&,匕首“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她摘了口罩,用嘲讽的语气笑道*&,“原来夜氏的帝师也养这等巫咒**,被咒虫反噬,餐食了心。心没了&,人自己活不了了^^。这是自作孽,不可活?;拐沂裁葱资??可笑&^!”

    ------题外话------

    身体不给力,颈椎腰椎犯了,今日更新晚了,亲爱的们体谅吧&^!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月初别让咱们世子妃差太远*,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0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一百零九章 开膛破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0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一百零九章 开膛破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0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