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情天幻海

    夜氏帝师被杀,夜轻暖惊闻噩耗&*^,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明太后也是身子一震,大惊失色*,不敢置信地看向外面。

    七公主一直低着的头抬起,同样看向外面*。随侍的宫女嬷嬷们都惊疑不已*^,谁人不知道夜氏帝师的能耐^?那是夜氏皇室的神仙般的人物,本事出神入化^^*,从来京之后一直住在真武殿。突然被杀了&,令人不敢相信。

    夜轻暖并没有立即冲出去^,而是颤着声音问&,“什么……你再说一遍……”

    外面来人是一名小太监&,慌慌张张地冲进紫竹林,但被紫竹林的阵法挡住进不来,他只能在紫竹林外答话&&,“小郡主&,千真万确&,两位……两位帝师的确被人杀了*,刚刚发现的*,尸体还温着……”

    夜轻暖脸色发白&,“谁让你来的*?”

    “是皇上,侍候在真武殿的人发现了之后就急忙禀告了皇上,皇上得闻了消息之后让人抬着去了真武殿,确认帝师是死了,让奴才来这里禀告小郡主……”

    夜轻暖眼前一黑&,向地上倒去&。

    一名宫女连忙扶住她,惊得轻呼,“小郡主*!”

    夜轻暖勉强支住身子^^^,定了定神,推开那名宫女便向外疾步走去,脚步有些踉跄*,走到门口&,忽然惊醒过来,猛地回头看向床上的容景和云浅月*。

    容景和云浅月似乎也极为惊异***,面上疑惑讶然的神情显而易见&。

    “景哥哥^,你说是谁杀了两位帝师^?”夜轻暖六神无主地看着容景*,轻声问。

    容景收起眸中的惊异,恢复一如既往的清淡温雅,他摇摇头,“帝师武功极高,天下人谁能奈何得了&^^?是否练功走火入魔*&?”

    夜轻暖摇头,“一定不是*,哥哥去了^,他说帝师是被人杀的,一定就是被人杀的?!?br />
    容景轻轻一叹*,“那一定是比两位帝师还要高强的武功高手了。这天下之大,智者能人居多&,但都隐世不再外出。谁会杀两位帝师&?”

    夜轻暖面露痛色&&,看向云浅月,“云姐姐知道什么人能杀了帝师吗?”

    云浅月也收起眼中的惊讶,摇摇头,“我只那日见了两位帝师一面^,便觉得两位帝师就如两座大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翻越的&,既然帝师刚刚被杀,夜小郡主赶紧查吧,也许背后下手之人如今还没出京*?&!?br />
    夜轻暖仔细地看了一眼二人神色&,不再逗留&,猛地转过身&*,身影奇快起冲出了紫竹院*。

    明太后见夜轻暖离开^,也连忙吩咐左右,“快&,哀家也赶紧回宫^!”

    近身侍候的人齐齐应声,扶着明太后疾步走出,转眼间太后仪仗队也出了紫竹院。

    房中除了容景和云浅月外*,只剩下了陪同太后而来的七公主^。

    云浅月心中想着臭老道和普善大师动手真快,这才前后不到一个时辰*^,就杀死了两位帝师。她心中畅快,但也不表现出来&,看向七公主,喊了一声,“嫂嫂!”

    七公主点点头,坐在椅子上的身子一直没动&*。

    “你气色不是太好,如今四五个月了*,怀孕很辛苦吧*&*?”云浅月问。

    七公主扶上小腹,面色暖了暖^,摇摇头,轻声道:“开始是苦一些,现在也不是太苦&&。就是身子重了许多&&*,不太方便?!?br />
    “你既然身子不舒服*^,今日怎么还跟着太后奔波来了这里*?”云浅月看着她&。

    七公主温声道:“昨日听说景世子和你受了伤&*,我就想来^*,被你哥哥拦住了^,你哥哥说荣王府没传话过去^,就是无恙^,我们来了也是给你们添乱^,就没过来^&^,今日太后既然召了我陪着,我想看看你们*^,便也跟了来&?*!?br />
    云浅月点头*,面色暖了一些,“我们受伤虽重,但去不了命*&,你好好回府养胎吧&**^!第一胎据说应该多走动一些*,到时候才好生养*^,但现在外面乱,也别总是往外面跑^,就在府中园子里溜溜弯***。再忍几个月^&,我的小侄子出生就好了^&?!?br />
    七公主点点头,轻声道:“我到希望是个女儿?!?br />
    云浅月看着她,“儿子女儿都好*,都是哥哥和你的骨血*?!?br />
    七公主笑了笑,叹了口气道:“如今两位帝师死了,这京城又起了风波,如今一团乱麻*^,以后指不定会如何&,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安然出生。昨日景世子遇刺之前&,你哥哥也被人暗中刺杀,幸好你救了他。真不知道这未来日子里还会发生什么*&?!?br />
    云浅月看着她眉眼笼着轻愁*,似是忧心重重,她安慰道:“不管外面多乱&,只要你好好待在云王府&,就会无事儿^。府中还有爷爷在呢,我又离你们不远。你好好安心养胎?!?br />
    七公主点点头,看了云浅月和容景一眼&,“每次想起你们在^,我心里还踏实一些?**!?br />
    “嫂嫂只需养胎就好^&,别的事情不要忧心?!比菥耙参律砦?^。

    七公主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大约是坐久了腰疼,她揉揉后背&,对二人笑笑,“那我回府了,你们好好养着*&,今日见了你们**,我回府告诉爷爷一声,他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也担着心呢?^&!?br />
    云浅月点点头*^,对外面命令,“凌莲^&、伊雪^,你们送嫂嫂回府*&?!?br />
    “是,小姐&&!”凌莲和伊雪立即走进来一左一右扶住七公主*^。

    七公主不再停留,出了房间。

    云浅月见七公主走远&,眉头轻皱&*,对容景道:“明太后定然与帝师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否则她刚刚一听两位帝师死了&&,脸色也变了?&!?br />
    容景“嗯”了一声。

    “我担心七公主被明太后利用!痹魄吃碌?。

    容景轻轻一叹*,“毕竟是母女^?&!?br />
    云浅月抿起唇,脸色有些紧绷^,“也许我当初错了*,就不该答应让七公主进云王府的门嫁给哥哥^&?!?br />
    容景伸手抱住她,温声道:“当初也是迫不得已^,你对六公主未嫁先休&&,先皇大怒,弄了一大堆公主来让你选,都不嫁毁了容的云离&*,七公主这时候却来请旨下嫁,先皇应了,你不应的话*,正好给了他理由治云王府的嘴,那时候云王府不占理^&,百姓们也不维护*,群臣也不维护&&,娶七公主是最好的选择?^!?br />
    “她在皇宫里**^,在老皇帝和明妃眼皮子底下隐藏了十年,何等的筋骨和韧性,我也是钦佩她,她虽然喜欢容枫,但知道不可能,心灰意冷之下想嫁云离,我便接受了&?*!痹魄吃旅虼降溃骸暗笔彼臀胰ピ仆醺?^,在马车中与我有一番谈话。说她嫁入云王府后就是云王府的人,和皇宫再无干系,即便云王府倾覆,也算上她一个。我便真拿她当云王府的家人了^^^,倒是未曾想到如今明妃成了太后*,而她怀孕之后性情不再坚韧果断&,倒是优柔寡断&*,顾念亲情起来了^^*?!?br />
    “七公主是个理性的人&*,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从大婚后&*^,爱的不再是容枫,而是云离了^。想要幸福,会懂得?^*;ぷ约旱??!比菥暗溃骸叭羲植磺逍问?,那也无可奈何^!?br />
    云浅月轻吐了一口浊气,“我只是怕云离受到伤害^?*!?br />
    “原来是顾念哥哥?^*!比菥靶α诵?*,“他如今是暂代丞相了^,早已经不是曾经的吴下阿蒙了&。朝中的事情^^^,天下的情形,他清楚得很*。七公主是他的枕边人*^,他更是清楚。你就不必忧心了^?!?br />
    “也是!我总将他当成才从云县迁来云王府的那个旁支爱脸红的男孩**?!痹魄吃碌?。

    容景好笑&,提醒道:“他比你大了三岁?*!?br />
    “我心灵老还不成吗?”云浅月瞥了容景一眼,忽然得意地道:“论起年龄来&,我应该是比你大很多岁^^,嗯^,你喊我一声……”

    “我喊你什么?”容景似笑非笑地截住她的话*&*。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红着脸道:“说着玩呢^,我十六&,还小得很,该喊你哥哥?*!?br />
    容景好笑地看着她*,“来&,喊一声听听?^!?br />
    云浅月拉长音*,学着夜轻暖的声音*&,柔柔地纯纯地喊*,“景哥哥!”

    容景忽然拿起手边的书砸向云浅月。

    云浅月立即偏身躲开,对他瞪眼,“你砸我做什么?”

    容景闲闲地看了她一眼&&,慢悠悠地道:“我砸你了*?”

    “这个是什么?你没砸吗?”云浅月拎起书,这是物证*。

    “我不是砸到床板了吗*^?”容景挑眉。

    云浅月气恼&,“我若是不躲得及时&^,就砸到我了*^?!?br />
    “那也是你该砸?**!比菥翱醋潘?,训道:“好好的话不说,学什么软骨的调子^?*&!?br />
    云浅月扔了书^,哼道:“你总是听这软骨的调子**^,是不是骨头软了?”话落&^,她故意喊&,“景哥哥,景哥哥&,景……唔……”

    容景将她拽到了怀里^*,俯下身^,低头吻下*,堵住了她的话^。

    云浅月伸手捶他,他加重力道,缠绵的吻有些火热*,纠缠着云浅月再也说不出话来。

    半响,云浅月气喘吁吁,再无力气&,容景才放开她&,眸中含着笑意^,低低暗哑地笑道:“原来是醋了!”

    云浅月眼如秋波^,恼意溢出眼帘因为情动有些媚色&&,她哼道:“从进来一个时辰&^,眼睛一直看着你,这回看了个过瘾,我就是醋了^,容公子^,你得意了?”

    容景失笑&,抱着她躺在床上^,身子俯在她身上,目光定在她脸上,低声道:“昨日一夜歇过来一些了吧?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些什么?”

    云浅月拿起手边的书砸他^,“不行!”

    容景没躲没闪,被砸了个正着*^,问道:“真不行^&?”

    云浅月扔了书,伸手推他&^&,“真不行&&?&!?br />
    “是你真不行还是我真不行?”容景头靠得近了些^,呼吸喷洒在云浅月脸上^。

    云浅月凝脂的脸染了一层胭脂*,红着脸道:“白日宣淫*,容公子*,你看看外面的太阳公公是不是在笑话你&?”

    容景当真往外看了一眼&,“不怕**!”

    云浅月横了他一眼,伸手推他^,即便两个人都受伤&^,但是男人天生也比女人占优势,纹丝不动*,她恼道:“我醋着呢!我要和你分房^*&^!?br />
    “分床吗*?”容景笑着问*。

    “分&!”云浅月板着脸道**。

    “那分枕头吗?”容景又问。

    云浅月脸红,从大婚以来*,她不枕枕头,都是枕他的胳膊,窝在他怀里睡觉,她羞恼地咬牙道:“分^!”

    容景伸手扶额,轻轻一叹,似乎极其无奈地伸出胳膊给她,“砍了去吧&!”

    云浅月当真伸出手去砍,可是她手还没碰到他胳膊^&,容景便闷哼了一声*,面露痛苦之色*,脸上瞬间溢出一层薄汗。

    云浅月面色一变&*,连忙该为伸手抱住他&,焦急地问*&,“怎么了&^?哪里疼&?”

    容景手按住心口,似乎极力忍着痛苦^^,“心口?&!?br />
    云浅月脸色发白,连忙去给他把脉。这一把脉,感觉他脉搏似乎停了^&,她一惊^&&,声音慌乱不堪,“怎么回事儿?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是不是那两个老东西给你沾了什么毒^?发作了?”

    容景痛苦地摇摇头^。

    “你也不知道吗?”云浅月看着他**,连忙放开他,转身就要下地,“我去找干外公和普善大师……”话落*,她也顾不上衣衫不整,鞋也忘了穿,就向外冲去^^*。

    容景一叹,忽然伸手抓住她**,柔声道:“我没事儿*,别去&^?!?br />
    “什么没事儿?^^&!都没脉了&?!痹魄吃乱?^,但不敢有大动作*,急得红了眼眶,暗怪自己医术不精。

    容景看着她的样子,眸中顿时心疼,伸手将她拽上床,抱在怀里^,温声道:“我刚刚装的^,没疼?!?br />
    “装的^?”云浅月不敢相信,他刚刚那么痛苦&,能是装的吗*?她摇头*,“你别糊弄我&?^!?br />
    容景似乎无奈,也有些自责,“我不该吓你*,的确是装的*,不信你再摸脉试试*^!?br />
    云浅月怀疑地伸手去把他的脉*,脉搏虽然虚弱,但是正常跳动*^,的确没什么不对&&&,但是刚刚……她挑了挑眉。

    “我闭息了片刻^?!比菥敖馐?。

    云浅月恍然,明白了^,他的确是在吓她&&,脸顿时黑了,甩开他的手,看着他怒道:“容景,吓人好玩吗^?你吓唬我好玩???看我着急你高兴是不是?”

    容景重新抱住她,轻声柔哄^,“是我不对,谁叫你什么人的醋都吃了^&?你明明知道那一个时辰我一眼都没看她^,你还吃醋*,故意那么喊气我……”

    云浅月瞪眼&&,“那你也不能用你的身体吓我&!”

    “是我不对,我不该那样吓你*,下次一定不会了^?&!比菥扒嵘V^^。

    “你敢再有下次*!”云浅月刚刚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都说关心则乱&,她就是&*^。容景若是真有事,恐怕是藏着掖着不让她知道,他这样的人,刚刚竟然那么明显的在她面前痛苦得不遮掩,她失了理智和判断没发觉。

    容景低头吻下,“再也不敢了&^?!?br />
    云浅月躲避他,他压着不让她逃,她瞪眼&&,他伸手蒙住她的眼睛&,她恼怒地道:“容景,我的气还没消呢**!”

    “我慢慢帮你消……”容景挥手落下了帷幔^。

    云浅月被他压着,无可奈何^^,又气又恼,半响后又有些好笑,这个人就是有本事让她气也不是恼也不是,片刻后,只能沉浸在他灼热的情潮里。

    沉沉浮浮,蚀骨温柔,情天幻海&&,无尽缠绵&。

    半个时辰后,紫竹林外传来容昔的声音,“世子哥哥,宫里的文公公来了?!?br />
    容景仿若未闻,喘息有些微的浊重&。

    云浅月伸手推了推他,手臂却酸软使得她的力道如猫挠一般^,声音低弱如蚊蝇,“听见了没^^?”

    容景“嗯”了一声^,继续吻着她鲜艳欲滴的红唇*,含住娇嫩的唇瓣*&,似乎要在上面种出花来&。如玉的手在身下如锦缎一般的肌肤上流连爱抚。

    云浅月欲火中烧,只觉得头脑更昏沉了&,身子软得如化了的春水&,凝脂的玉肤被刻印上点点红梅印记,她噙着盈盈波光^&,清丽脱俗的脸色如胭脂红霞,娇媚入骨**&,娇喘微微地哑着声道:“去不去你给一句……话……别让人等着……啊……”

    容景眸光被情潮淹没^,“你还有心思理会这个,看来我还不够卖力*?!?br />
    “你……”云浅月想说什么,被他转而深深吻住^,顿时没了力气*^。

    “世子哥哥^?”紫竹林外容昔等了片刻,不见回话,又喊了一声&。

    青裳连忙迎了出去,不多时^,走到紫竹林外,对容昔悄声道:“世子和世子妃喝了药睡下了^^,文公公说什么事儿没有?”

    容昔低声道:“世子哥哥的伤果然太严重了*^,以前可不见他白天睡觉&?!?br />
    青裳轻咳了一声,想着从世子妃住进来之后,世子白天睡觉是很正常的事儿。

    “他说皇上宣旨,请世子哥哥即刻进宫为帝师验身,追查幕后黑手&*。仵作验不出什么来&,皇上和安王也不明白原因^,这天圣京城里,也只有咱们世子哥哥有这个本事了*?*!比菸舻蜕溃骸八祷噬现朗雷由酥?^*,但非他不可,帝师被杀,事关重大,世子哥哥若是能走,就走去,不能走,就辛苦抬了去&&。毕竟他是天圣皇朝的丞相*?*!?br />
    青裳皱眉^*^,“可是世子歇下了*?&!?br />
    “那……这如何办^?我去推了文公公^?”容昔问。

    青裳回身看了一眼*,透过紫竹林*,紫竹院那间主屋内没有动静,她回转身*,犹豫了一下道:“你就说世子刚刚发了热^,喝了药&,昏睡下了&,走不进去宫,就算抬怕是进宫也无法给帝师验身,皇上愿意等世子好了再验的话就等着,不愿意等的话^^^,就另请高明吧**!”

    容昔点点头&,转身走向大门口。

    青裳转身回了紫竹院,却距离主屋躲得远远的。

    容景和云浅月虽然受了重伤,但耳目的灵敏度还在^,再说青裳说话也没刻意压得太低,以他们二人还是能听到,云浅月的脸红如火烧,羞愤地道:“你是发了热吗?我看你是精体发热……”

    容景暗哑地道:“精体发热也是发热?!?br />
    云浅月无语,辩驳的力气也无。

    不多时*,容昔又走了回来,对青裳低声道:“青裳姐姐^&,文公公听了我的话后回宫了^&^。我估计皇上不罢休,还会潜了他来*?*!薄霸倮丛偎??*!鼻嗌训?。

    容昔点点头&,转身去忙事情了&。

    云雨初歇*,云浅月一根手指头都已经抬不动^,眯着眼睛看容景*^,容景餍足地勾着嘴角&,虽然有些疲惫&,但看着精神比她好一千倍,她愤愤不平地伸手照着他的腰拧了一下^。

    容景眉头都不皱一下&*&,伸手握住她的手**^,偏头笑问,“还有力气*?”

    云浅月哼唧一声&&,不说话。

    容景如玉的手爱怜地摩挲着她的脸^,情潮过后^^&,让她的容颜分外娇艳&,他眸光凝了凝^,移开眼睛*,压抑下荡漾的柔情,轻声道:“下次不要再醋了&*^,今日一次对你惩罚是轻的&。下次你再醋^,就不止一次了^?*!?br />
    云浅月瞪着他^^,声音还是脱离不了柔媚^,“你怎么这么不讲理&&?我醋你也罚我^,你醋你还罚我^?有这样的事儿吗?”

    容景轻笑&,“家里内外都尊妻纲&,这床笫嘛,就尊夫纲^?^!?br />
    云浅月伸手拉过被子蒙住他的脸,恶狠狠地道:“在床笫,也要尊妻纲?&^!?br />
    “妻纲是什么&?”容景掀开被子看着她,笑问。

    “妻纲是……”云浅月咳了一声&,羞恼道:“不准白天累我^&?!?br />
    容景将她的脑袋按在她怀里,似乎无奈地叹息道:“你若是赢过我,我也就尊了^&,可惜你每次都败下阵来&?!?br />
    云浅月一口气憋在胸口**,却反驳不出一个字来^&。

    容景愉悦地笑出声。

    云浅月听着他的笑声*,在他怀里哼哼,“容景,你等着*,我的本事还没用出来呢*!用出来的时候要你好看*&?^&!?br />
    “哦?”容景看着她&,笑着道:“现在用怎么样?”

    “想得美你&^?^!痹魄吃绿鹜粪亮怂谎?^。

    容景忽然翻身^,将她再次压在身下^,低声温柔地道:“我看你很有力气,我还意犹未尽^&&,你说我们是不是再……”

    云浅月连忙抬起酸软的手臂捂住他的嘴**^。

    容景轻而易举地拿开她的手,慢悠悠地道:“你不是说要我好看吗?”

    云浅月心里暗骂一句,这个现世报。她伸出胳膊软软地抱住他,讨好地笑&&,“我说着玩呢,好容景了^*,乖容景**&,你还发着热呢,刚喝了药,我们休息吧啊,这个活动要适可而止,不能过度……”

    “我觉得我还欠佳&^?!比菥拔律?&。

    云浅月一噎^,看着他的脸*&,什么如诗似画&*,温润雅致,如今跟个恶魔没二样^,她低低柔柔^,软软喃喃地求软道:“我不欠佳了&&,我还病着呢&,啊,我也发热了,我热着呢,都高烧了,高烧怎么也不退……”

    容景忽然低下头&,埋在云浅月颈窝闷笑起来*。

    云浅月睁着眼睛望着棚顶*^,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啊*,如今真是毁于一旦了。

    容景抬起头*^^,眸中尽是满满的笑意^*,低头轻吻了云浅月唇一下&,笑着道:“云浅月&^,你真是……”

    “真是什么*?”云浅月看着他^。

    “我的妻子*,你怎么这么……”容景笑意浓浓,从她身上翻身下来&,躺在一侧*^,将她娇软的身子揽进怀里&&,叹道:“我积了多少福分*,才将你积到了我身边&?!?br />
    云浅月哼哼一声&,“你知道就好?!?br />
    容景伸手温柔地拍拍她,“累了就睡吧!”

    云浅月闭上眼睛^^,片刻后^^,忽然想起刚刚文莱来的事情,问道:“一会儿若是再来&,你进宫吗?”

    “你说呢?”容景问。

    云浅月想了一下&,忽然乐了^,“进啊^,我和你一起去,看看那两个老东西怎么被干外公和普善大师弄死的。你难道不好奇吗?”

    容景笑了笑*^^,“是有些好奇^^?^!?br />
    “那我们先休息&,休息够了就进宫去看看,得了成果,怎么能不去验收呢*,也好看看死透了没有^&?!痹魄吃碌?*。

    容景“嗯”了一声。

    云浅月闭上眼睛&&^,想着不知道现在臭老道和普善大师哪里去了^*?如今还没回来,不会是顺道走了吧?酒方拿走了*,也没什么他们惦记的了&。

    她正想着&&,外面一道身影飘落,须臾**,那道身影向门口走来。

    云浅月一惊*&*,抬眼看向容景,见他依然闭着眼睛*,她连忙压低声音道:“娘来了^?!?br />
    “嗯!”容景应了一声&。

    “喂,她要进来了,我们这个样子怎么能让她见到^,青天白日的……”云浅月有些急&*。

    “她只会高兴&?!比菥安患膊恍?,眼睛依然不睁开*&。

    云浅月无语^,连忙坐起身要披衣起来^,他想丢人*,她可不想。

    “她不会进来的。躺着吧^&!”容景拦住她的手&。

    他话音刚落,青裳连忙跑到门口,拦住玉青晴*,压低声音道:“王妃&&,世子和世子妃喝了药歇下了?*!?br />
    玉青晴“嗯^?”一声^,看向窗子^,只见帘幕遮掩得严实,什么也看不见*,她看向青裳,青裳对她眨了眨眼睛*,她了然*,忽然呵呵笑了,“行,我知道了,那让他们歇着吧*,最好多歇些日子,歇出个喜脉来^,我就是过来告诉他们一声,那两个老东西死于他们自己的符咒反噬*,查不到谁头上&*,让他们放心&。义父和普善大师受了点儿轻伤&,无大碍^^,已经离开了京城回去酿酒了!?br />
    话落*,她果然如容景所说,很高兴地离开了紫竹院^*。

    ------题外话------

    从头笑到尾有木有?~(^_^)~O(n_n)O哈!

    亲爱的们,我们的月票加油哦^,么么哒^!↖(^w^)↗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0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一百零八章 情天幻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0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一百零八章 情天幻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0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