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举旗造反

    受制于人不如先发制人^。

    云浅月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奈何她太重情意。如今深刻地知道,要想护住她珍视的人^,必须要有所取舍,以前她不是不明白&,只是重生一回^,知道生命难得可贵,知道情意难得可贵,可是如今,她已经走在了刀锋利刃上,她一人的身旁,有太多她在乎的人,若是她一不小心出了事情,跟随着她的最亲最近的人都会受难&,首先就是容景。她自然再不能袖手,再不能不出手坐以待毙。

    玉青晴闻言*,慢悠悠地道:“可是义父那个老头子一副臭脾气^,刀功火融都难以让他松动,软硬不吃?&?*!他老人家如今正在东海的山林里和普善大人两个人猫着酿酒呢*,惬意无比,将他们从世外桃源请出来^,不太容易?!?br />
    云浅月想起那个臭老道,的确是个臭脾气,她皱眉^*,“是人都会有缺点^,他有什么缺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玉青晴眨眨眼睛,“他的缺点就是好酿酒好喝酒!可是如今普善大师在身边*&&,他两样都不缺了^?!?br />
    云浅月寻思&,“那普善大师有何缺点?”

    玉青晴摇摇头,“他也好喝酒吧*&!除了这个我不知道了?!?br />
    “一对酒鬼^!”云浅月叱了一声。

    “所以*,请动他们两个^,微乎其微?!庇袂嗲绲?^。

    云浅月回身看向容景^,声音对着她不禁放柔下来,“你有什么办法将他们请来&?”

    玉青晴也看着容景&。

    容景想了一下,忽然微笑道:“据说东海国的老王叔除了好喝酒外*,还怕在东?;使锩娲?。最怕的人是如今在东海潜心山吃斋念佛的太上皇&。太上皇每次见到他&,都会对他这个弟弟教育一番*。而普善大师嘛,除了好喝酒好吃鱼外*,还怕灵隐大师对着他念经&*?!?br />
    玉青晴眨眨眼睛&,叹道:“小景这个黑心黑肺*,当真无愧?^&?!”

    云浅月一喜*,立即对玉青晴道:“娘*,你给外公写一封信&*,让他要求臭老道来天圣帮我们除掉那两个老东西,不来的话,就让舅舅下旨,将他招回皇宫?;蛘呷猛夤ニ〉牡胤浇萄邓?&?&!被奥?,又对容景道:“你和灵隐大师有书信往来没有&?即便没有^,你也知道他如今在何处*,能找到他吧?也给他修书一封,灵隐大师一定会买你的面子,给普善大师修书*^,威胁他若是不来天圣帮咱们^,就找他念经去!就不信他们不来!”

    容景点头*,笑着道:“好&&*^!”

    玉青晴抬眼望着棚顶,似乎无奈地道:“怎么有你们这两个黑心的孩子**!将每个人都利用透彻。杀那两个老东西,忒劳师动众了?&!?br />
    “否则怎么办&?你和我爹两个人又杀不了他们^?我和容景也白搭&?&*!痹魄吃碌?。

    “只能如此了&!”玉青晴收回视线&,呵呵一笑*,“义父若是知道你们算计威胁他们,估计要气得跺脚了!?br />
    “活该&!谁叫他当年收了容景,后来死活不认了&!”云浅月对这件事情一直恼恨*,在灵台寺的时候,那老道当时对容景半分好脸色没有^,还将他伤得很重,着实可恨*,如今到了非他不可能用的时候,不用白不用&。

    玉青晴笑着道:“那是义父知道了小景和你好,怎么能承认他收了他当徒弟&*?你是我的女儿,我是他的义女^^,小景若是他的徒弟^,就是和我一个辈分了,乱了套了。他是为了你们好^*。你个臭丫头,还恨着他&?”

    云浅月恍然&,原来如此,她到没想到这一茬&*,不好意思地道:“那我错怪他了。谁叫他对容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来着^*。总看他不顺眼?^*!?br />
    玉青晴闻言更是乐开了,“那是因为他这些年除了我外&,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好徒弟,当时收了小景回去后还洋洋得意了许久,不想再来天圣&,就知道你们俩好了。他的徒弟泡了汤,能高兴吗*^*?”

    云浅月无语*,原来是这样!

    容景显然也没有料到,讶然了一下,随即轻笑**^。

    “我说的呢**,你一直都挺招人爱啊^&,怎么就不招那老道爱了呢^,原来是这样&?!痹魄吃禄厣硗缙さ啬罅四笕菥暗牧?。

    容景失笑*,伸手抓住她作乱的手&,无奈地笑道:“只怪我看上了你^&?!?br />
    云浅月嘎嘎嘴,没话反驳^*,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现在就写信吧**^!”玉青晴起身站了起来*,走到桌前&,一边铺开宣旨&^,一边道:“本来我还想着这两日要离开&,如今看来又走不了了,也罢&^,就帮你们除掉这两个大障碍,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我和你爹可不能老是这么分居下去?!?br />
    云浅月不置可否*。

    玉青晴坐在桌前,刷刷一阵,便写好了两封书信,一封是给东海国在潜心山吃斋的八十高龄的太上皇*,一封给了在南梁代替南凌睿当皇上的云王&。她写完后,将执笔扔过来给容景,“该你写了*,写完一起发出去?!?br />
    难得毛笔到容景手中没有丝毫墨汁甩出*&。

    容景伸手接过笔,给灵隐大师写信,写完之后*,又另外给普善大师去了一封信&^。

    云浅月知道普善大师和容景拜了忘年交&*,从普善大师这般再下工夫的话,即便臭老道脾气硬&&,但说动了普善大师离开前来天圣相助*,他也不可能不跟来^。谁叫他们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来着呢!

    两封信很快写完^,粘封起来&^,容景对外喊了一声&,“青影&^^?!?br />
    青影应声出现在门口*。

    “将这四封信按照地址发出去^?!比菥八媸盅锲館,两封信飞向玉青晴&。

    玉青晴伸手接过&,将两外两封信与之合在一起,扔给了窗外的青影*&。

    青影立即伸手接过,拿着信退了下去。

    “哥哥和子书离开几日了^?”云浅月问*。

    “才三五日而已^?*!比菥暗?。

    云浅月叹了口气,“这时间过得可真慢!”话落,她又道:“让爹爹回来的话*,哥哥回不去*,南梁无人坐镇怎么行?”

    “只能将在九环山退隐的太上皇先请回京坐镇呗&&?!庇袂嗲绲溃骸拔以诟愕男胖幸丫憔司烁酱诵?。南梁不会有事儿的?!?br />
    云浅月点点头^,这样就可以放心了!

    “信最快三日到南梁&,你爹安排妥当等你舅舅回京也要三日&,六日后你爹爹启程&,最快也要三日来到京城^^*。也就是十日后了&?!庇袂嗲绶治龅溃骸岸ザ5男啪吐诵?,用子书的大雕传信的话,也要五日到达东海,父皇和灵隐大师最快传信的话^&,也要三日。义父和普善大师启程用最快速度赶来的话^&,要半个月。这样一来的话&,他们到这里,最少要二十日之后了^^?!?br />
    “若是子书的大雕能载人呢?”云浅月问。

    玉青晴笑道:“子书那大雕可宝贝着呢*&!”话落,她道:“要是能载人的话*,从东海启程也要十日。出了海毕竟还有一段路程的?!?br />
    “那又提前几日^*,最少半个月能到了&?!痹魄吃碌?。

    “嗯^,这样缩减时间的话*,可以算计到半个月^?&&!庇袂嗲绲阃?。

    “那时候你的伤该好了*,我的伤也养个差不多了?!痹魄吃露匀菥暗繼。

    容景颔首,温声道:“到也不急这几日功夫,就计算二十日吧!”

    云浅月想想也是,点点头^。

    “今日我和小景虽然都伤了,但有定魂珠和辟邪珠?*^;?,那两个老东西只会比小景伤得重*^,不会比他轻了。怎么养好伤也要十多日去了?!庇袂嗲绲?。

    “那我们按照二十日后的部署来,看看如何布置能杀了他们*?!痹魄吃碌?。

    玉青晴点点头,打了个哈欠道:“一大早就被小景吵醒了*,如今困得紧*&*,我先回去了&*。你们两个也别急*^,先养好伤要紧*?!?br />
    “嗯!”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送玉青晴出去,“你告诉爷爷,我没事儿,过几日再回府去看他*?!?br />
    “那天老头子气得跳了脚&,说你个混账东西&*^,救人还救出伤来了&,没出息,他气得要死,口口声声说没你这样的孙女^。你啊,回去也是找骂*^,还是暂且养伤吧!伤好了你再回去听骂&?^!庇袂嗲绨诎谑?*,扔下一句话出了房门。

    云浅月骂了一声&,“糟老头子!”

    容景轻笑,对云浅月招手&,声音温柔*,“过来!”

    云浅月关上房门*^,回身走到床前&**^。

    容景轻轻一拽,将她拽上了床^,低头吻着她,低声询问&^,“我们几日没行房了?”

    云浅月脸一红^^^,“你还受伤呢!”

    “内腹而已,不影响做某些事情*^?*!比菥澳抗庾谱频乜醋潘?。

    “我的胳膊还伤着呢&!”云浅月脸色在他灼灼的目光下有些发烧。

    “就因为你伤着*&,我这两日都没有闹你?!比菥暗蜕溃骸拔倚⌒谋芸愕纳丝?^,如何^&*?”

    “如今是白天?!痹魄吃驴戳艘谎厶焐?&。

    容景挥手落下了床前的帘幕&&,屋中霎时暗了下来,他低声道:“白天也无事,知道你我在房中^,没有人不识相敢闯进来!?br />
    云浅月被反驳得没了言语^,轻轻地点了点头*。

    容景俯下身*^,如玉的手扯开她腰间的丝带,帷幔落下&^,遮挡了一帐春色。

    香汗淋漓^&^,云困雨歇&,云浅月疲惫不堪&,睡了过去。

    容景却无睡意,轻轻掬了她一抹青丝,放在指尖缠绕把玩,如画的眉目若有所思^。

    夜小郡主带着两位帝师出入荣王府之事&*,当日便引起了京城百姓的震动。夜氏帝师一直以来是神话一样的存在,百姓们向来不以为真,如今两位帝师现身&,轰动可想而知,百姓们纷纷奔走相告。

    一时间,天圣京城因为帝师的出现,热闹起来。

    百姓们有的觉得帝师出现是好事儿^^*,?&;ぬ焓?,有的人觉得帝师出现不是好事儿,传言江山岌岌可危之时,帝师才现身,那岂不是说夜氏也许是气数已?*^?

    各种言论争流不息。

    安王夜天逸带着文武百官送平王棺木入皇陵*,一切顺利**。

    送葬的仪仗队出了皇陵之后,关于夜天赐这个孩子的出生和死亡,璀璨的一笔,彻底地划上了句号。后记史官曾言*,“平王夜天赐&,承载天圣江山两代帝王转折,他的生和他的死&,在历史长河里都不可泯灭?!?br />
    夜轻暖从荣王府出来*,带着两位帝师进了皇宫&,径直去了帝寝殿&。

    帝寝殿内,夜轻染躺在龙床上,正听内侍念奏折。

    砚墨在殿外禀告,“夜小郡主带着两位帝师回来了!?br />
    夜轻染闻言说了一个字,“请!”

    夜轻暖带着两位帝师进了帝寝殿。她刚进入,便挥退了帝寝殿内侍候的人,命人关上殿门,传近亲之人在门口看守^&,做好一切后,将今日去荣王府给夜天赐开棺验身之事详尽地禀告了一遍^&。

    夜轻染听罢^,并没有说话。

    夜轻暖看着夜轻染,看了半响*,只见哥哥除了脸上失血过多*&*,受伤太重依然惨白虚弱外,并不见一丝情绪,她等了片刻,忍不住喊了一声*,“哥哥?”

    夜轻染淡淡道:“意料之中&*?**!?br />
    “云姐姐早就知道我们去了做了布置^^&?还是说夜天赐本来就是这个死法?”夜轻暖犹不相信地道:“我相信我的感觉*,绝对没有错,那个孩子的气息明明不是夜天赐的^,他出生的时候&*,我特意用了脐带血记住了他的气息?!被奥?^,她看向两位帝师,疑惑不解地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两位师傅竟然验证不出来&?!?br />
    夜轻染若有所思。

    “今日有高人在荣王府,暗中相助景世子妃,否则我等二人,也不会受伤*^?!蹦橇轿坏凼Τ辽繼&&。

    “什么高人^*?两位师傅^^,当时你们怎么没说^*^?我们查出暗中相助的人来&?&^!币骨崤纫斓乜醋帕轿坏凼?。

    “丫头^,你还是太年轻了^!不明白这中间的事情&&。我们二人都奈何不了的人&&,自然不能轻易下手?^!币晃坏凼Φ?。

    “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您二人也感应不出来&?”夜轻暖也觉得自己有些浮躁了^,定了定神。

    两位帝师摇摇头,“查不出是何人*,但当时那人就在紫竹林中^。而且有神物和邪物一起相辅^,干扰了我们二人的气息&^。暗中之人十分厉害^&,且心机聪明*。隐藏了本体气息,令人查无所查?*!?br />
    夜轻染抿唇,孤疑地问,“我今日没见到景哥哥^^^,会不会是他*^?”

    “这很难说&!”一位帝师道:“景世子才华冠盖,武功高绝,曾经在清泉山灵台寺一人之力分开了一僧一道,可见非同一般*&^。但若是他一人,虽然厉害^,也不足以应付我二人。若是他的话,还应该另有其人相助?!?br />
    “那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帮助景哥哥呢&^?当时云姐姐是在棺木前的*,她不可能出手^^^,也没办法出手*。而和云姐姐交好的人都在那里^,另外叶女皇和皇夫都离开了,西延皇也离开了京城^。难道是……南凌睿&*?但是若是他的话,我不可能感应不到他的气息啊^?!币骨崤虏鈄&*。

    夜轻染并没有言语,静静听着^*。

    “难道是东海二皇子?这些日子也没见到他了?!币骨崤值?。

    “那东海二皇子真有那么厉害?”两位帝师看着夜轻暖询问*&。

    “他和传言不一样,不是风流皇子*,和他相处数日,看不出他的深浅,若是他相助景哥哥也有可能^*!币骨崤溃骸氨暇顾嵌L忧鬃源附痰嫉牡艿??&*!?br />
    “不可能是玉子夕&!他和容景联手&&,也奈何不了两位帝师*?*&!币骨崛敬耸钡?^^。

    “那是谁呢&?难道是东海国的太子?”夜轻暖抿唇^^,“云姐姐和景哥哥大婚那日^*^,我上了玉龙山巅,都没看清楚人就被中了招昏迷了,后来醒来在德亲王府,你说出手的人应该是东海的玉太子*^,可惜我后来多方查看,也没发现玉太子的行踪^^。若是他的话,帮助景哥哥,那么二人联手,可以和帝师抗衡吧?”

    “嗯&*^!”夜轻染点头&,“但也不是他**,他已经回东海了^!不可能在天圣久待&&!?br />
    “那这就奇怪了**。到底那个人是谁呢!”夜轻暖眉头皱紧&,将所有人都想了个遍*,也想不出来是谁。

    “这些日子青姨都在云王府做什么?”夜轻染忽然道^。

    夜轻暖一愣^,看着夜轻染^^,“哥哥说帮助景哥哥的那个人是青姨*?云王妃?”话落,见夜轻染不语*,她想了一下道:“云王妃一直陪着云老王爷在府中帮助他调理身体,从来了京城之后,只我那日邀请东海二皇子去赛马她跟着去了*,回来直说老了*,到底不比年轻人,下次别喊她了&^,她不如在府中陪老王爷,便再未出府?&&!?br />
    “青姨十几年前死而复生&,不同寻常**^*?^!币骨崛镜?。

    夜轻暖面色一变*^,“这么说难道是她^?”

    “极有可能!当年皇伯伯倾尽所有隐卫,也没有查到她的下落&?!币骨崛镜?。

    “据说云王妃在东海嫁给了东海的华王^,这岂不是一女侍二夫*?如今她回天圣来侍候云老王爷&&&,而东?^*;跄训谰妥剂??云王叔如今在南梁被南凌頭?垩篰&,如今不知道得到了云王妃活回来的消息没有*?”夜轻暖道。

    夜轻染不说话*,似乎又陷入了思索中。

    夜轻暖也不打扰她,和两位帝师静静坐在殿中^。

    过了片刻,夜轻染道:“曾经云王府旁支有一个叫做云武的人,说了云王府双生子的事情&*?!被奥?,他忽然一笑&,“空穴来风未必没有因?!?br />
    夜轻暖疑惑不解。

    夜轻染似乎累了**,不欲再说^,对夜轻暖摆摆手*,“两位帝师受伤了,你送他们去真武殿安置。未来两位帝师只管闭关疗伤就好,其余事情不急一时半刻?&!?br />
    夜轻暖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两位帝师也起身,三人出了帝寝殿^。

    三人离开后,帝寝殿只剩下夜轻染一人,他闭上眼睛,抬起手臂有些困难地摸了摸心口,脸上神情晦暗难辨&。

    响午十分*,夜天逸葬了平王夜天赐后回宫复旨,又给夜轻染把了脉,之后二人就今日之事*,又有一番谈论*。

    二人正谈着,夜轻暖安顿好两位帝师后没回府*^,又闯进了帝寝殿。

    进来之后*,二人停止了交谈&,都看着她。

    夜轻染问,“两位帝师都安顿好了^?”

    夜轻暖点头,看了一眼夜天逸&*,深吸了一口气,对夜轻染道:“哥哥&^,我想去皇陵,打开皇陵,二探夜天赐的棺木*&。就不信查不出蛛丝马迹&。我到要想看看云姐姐这中间到底设了什么谜团?!?br />
    夜天逸蹙了蹙眉^。

    夜轻染立即道:“不准&^!”

    “哥哥,为何不准?”夜轻暖看着夜轻染,“那个夜天赐一定不简单**,你想想,云姐姐受太后所托付*^,太后拼死得了这个孩子*^,他生下来明明好好的,你的那杯酒也根本不是毒酒*^*,可是他才不两日就死了&。太过蹊跷^&*^,而我感觉那个孩子的气息不对,太过陌生^&,根本不是夜天赐,可是他竟然和夜天赐一样的容貌,太过匪夷所思^。两位帝师也说那个孩子不对劲*,作法但被暗中阻拦,没能找到症结&,还受了伤。如今他们定然想不到我二探皇陵**?!?br />
    “那也不准!”夜轻染摇头,“此时到此为止,不准再查了!”

    “哥哥*!”夜轻暖急喊了一声^,恼道:“你是否对云姐姐还顾念情意,可是你可知如今的云姐姐对你半分不手软^?”

    夜轻染面色一沉^&,“这一局已经败了,你和帝师给夜天赐叩头三谢罪,难道你还嫌败得不够彻底^?即便如今你二探皇陵,就算查出什么来,也是没用*。今日在荣王府*^^,多少人有目共睹*^&,事实已成*。难道你二探皇陵后^,推翻帝师的说辞,自打嘴巴^?想要人说夜氏帝师不过如此&&?言而无用?想让人说我连一个死去的孩子入土为安后都不放过&?这一局输了就是输了!也没什么,我已经说了不急于一时半刻&?!?br />
    夜轻暖眼圈红了,“可是这件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云姐姐可真是会算计!”

    “她一直就会算计^,只不过不用罢了^!”夜轻染缓和了语气&&,笑了笑,“别不甘心了,输在她手里,不辱没了你。这些年她在皇伯伯眼皮底下伪装,蒙骗了皇伯伯十年**,相比你来说&&,这一次败了,又算什么?”话落,他温声道:“你回府去看看父王吧!他被气病了*,气血攻心*,不知道好些了没有&*?!?br />
    “都是你!若不是你半丝不躲不还手让云姐姐杀^,父王如何会气病了?”夜轻暖抹抹眼圈。

    “你不明白*!”夜轻染叹了口气,对夜轻暖摆摆手&。

    夜轻暖不再多说,转头向外走去,走了两步之后似乎想起什么&,猛地回过头*,对夜轻染道:“哥哥&,我刚刚得到消息**^,在天圣西南天灵山,有人举义旗造反*^*,自立为王,说什么天圣气数已尽,百姓民不聊生*,推翻天圣统治?;拱傩仗绞⑹?^?^!?br />
    夜轻染挑眉&,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摇摇头,“我未曾得到消息?!?br />
    “这个消息是我刚刚得来的**,一时间忘了说了*!”夜轻暖道。

    “什么旗号^^?领头的是何人^^?”夜轻染问&。

    “只说是一个叫做李琦的人^,布衣出身*,带领一帮子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难民起义*?&*!币骨崤溃骸耙蛭且苍谀?&,我这些年在暖城有了根基&,所以比逸哥哥和你得到的消息都快*?!?br />
    “几日了?”夜轻染问&。

    “飞鸽传书来到这里三日&*。应该是三日了?!币骨崤?。

    “飞鸽传书三日*,那么当地的地方官命人快马加鞭禀告的话也要半个月?!币固煲莸繼&。

    “多少人起义?”夜轻染又问&。

    “据说五百多人?!币骨崤?,“也不是大事儿,哥哥&,我飞鸽传书命人镇压下来&*?”

    “蝼蚁之穴可溃千里之堤&?!币固煲莸溃骸拔灏偃耸切,但此事不是小?!?br />
    “不错&*!此事不是小^?*&!币骨崛镜愕阃?*^,“天灵山太远*,京城得到消息间隔太长^,不能及时得到天灵山的情况。派人急于镇压不行,必须派一个人前去了解情况&,再因地制宜!”

    夜轻暖本来觉得五百人不以为意,所以收到消息的时候尽想着二探皇陵之事险些给疏忽了,如今一听二人的话,也凝重下来,清声道:“我去一趟!南方一带我都比较熟悉?!?br />
    “你不行&!”夜轻染摇头,“你要留在京中?!?br />
    “那谁去&?难道让逸哥哥去?他要监国癪&?&!”夜轻暖道。

    “天逸也不行?!币骨崛疽∫⊥?,静静思量片刻,沉声道:“苍亭能去!”

    “嗯^^!苍亭是适合人选^?!币固煲莸阃穅,“南方多沼泽,十大世家的人文武全才,尤其苍亭,曾经精心研读过行军布阵和安民之策??梢宰咭惶??&&!?br />
    夜轻暖不再说话。

    夜轻染对外面吩咐&^,“砚墨,传朕旨意^,宣苍亭即刻进宫*&!”

    “是*^!”外面砚墨应声,连忙出了皇宫,快马向苍亭府里赶去&。

    ------题外话------

    快月底了&,亲爱的们手里有票的别留着了&&!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么么哒&*。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0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一百章 举旗造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0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一百章 举旗造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0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