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什么都好

    书房内没掌灯,此时深夜^,漆黑一片^。

    云浅月在门口站了片刻^*,才隐约看清软榻上熟悉的人影。她并没有立即走过去,而是走到桌前&,用那只完好的手臂拿起桌子上的火折子,点上了灯&。

    掌上灯后,书房瞬间明亮^。

    云浅月回身,就见容景半支着身子靠在软榻上,和衣而卧&。月牙白锦袍胸前一片血迹&,袍角处有细微的褶皱,眉目低垂*&,似是睡着了*,整个人静得如书房的一幅画。

    她心下一疼*,容景是何等洁净的人^?他从来不会让自己沾染半丝污垢,哪怕衣袍上沾染了污垢^,他也会立即换下。从来都是玉质净洁^&&,不染纤尘*,何曾见过他这副样子^?

    她伸手捂住心口*,只觉心口痛得厉害&,一时间怔怔地看着他。

    她从来自认做事情不后悔,只要遵从本心而为*^&&,就不准许自己后悔&,可是这一刻,看到他这副样子&,她不知道自己心口的疼是不是悔&&。

    昨日响午,到今日深夜,他就是这样在书房待着的^?

    她唇瓣抿紧&,恨自己喝了药之后竟然被药效拿住睡了过去,竟然给了他时间让他消气,竟然将他自己扔在这里,竟然没早一些时候过来。

    不知不觉,眼泪簌簌而落&*。

    心中疼痛难忍,眼中酸涩难忍,眼泪迷蒙的眼角^,噼里啪啦落地^,砸在地面上&。

    书房中的地面是玉石专铺就*,眼泪落在上面,发出极其细微的声响*^。

    云浅月迈步不前^,只觉得从来未曾这么难受*^,一时间所有的情绪涌来*,她眼泪无论如何也收不住^,而且不想收住。

    似乎过了许久&,又似乎过了片刻,软榻上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容景低哑的声音响起*,“云浅月,谁准你在这里哭的?”

    云浅月听见他说话,想极力看清^,眼前却被泪水蒙住&,如何也看不清他。

    “过来^&*^!”容景对她伸出手*。

    云浅月想迈步&,但是脚下却有千钧&*,似乎无论她怎么用力*,也抬不动脚^&。

    “别告诉我你连路也不会走了&**&?!比菥爸ё哦钔房醋潘?。

    云浅月伸手去抹眼泪,这一刻&*^^,她早已经忘了自己受伤*,不由自主地将受伤的那只手臂抬起^&^。

    “别动!”容景低喝了一句&。

    云浅月手臂一顿,泪眼蒙蒙地看着他。

    容景支着的身子坐起&&,下了软榻,抬步走到她面前^,盯着她看了片刻,抬起手,将她眼角的泪抹掉,又拿掉她抬起的那只胳膊,之后^,对她道:“都言美人泪梨花带雨*,我见堪怜??墒堑侥阏饫?,看着真丑^?!?br />
    云浅月眼角酸涩地看着容景近在咫尺的脸&。

    容景对她嫌恶地皱眉,“不好好在房中歇着*,跑来这里做什么?”

    云浅月的泪再度滚落。

    容景看着她眼泪说来就来^,无奈地伸手捂住她的眼睛*^,“别哭了*!我又没怎么样你?!?br />
    云浅月再也忍不住&,伸手去抱他的腰。

    容景快一步拦住她那只受伤的手臂,恼怒地道:“云浅月,你将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我不是不让你动吗&?”

    云浅月用那只完好的手臂搂住他的腰身,无声的泪水此时哭出声&,一边哭一边道:“容景,你混蛋……”

    容景怔了一下。

    “你觉得我做错了的话&,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可以和我分房^,可以怎样对我都行,凭什么你自己折腾自己?”云浅月一边哭^,一边伸手捶他手臂*,当然^,落手极轻。

    泪水打湿了锦袍,如今已经初春,春裳比冬日里穿得薄了一些,很快透过衣服,肌肤感觉一片湿意&*。容景的心蓦然一疼。

    “我就没有做错&*,难道真让他一辈子成为我的魔障?我才不要,救了他就救了他,我受伤了就受伤了^。你折腾自己做什么&?不满的话&&*,恼怒的话^,生气的话^,你冲我来啊*,你冲我发脾气不会吗&?凭什么你折磨自己?”云浅月说着便恼起来,心中升起一股执拗劲&,手下的力道用力了些*^。

    容景从来没见她这么在自己面前哭得稀里哗啦*^^&,一副小女儿的样子*,他顿时心疼不已,一时间手足无措^,声音也不禁放柔了,有些慌,“你别哭了&,是我不对……”

    “就是你不对!”云浅月眼泪全数不顾忌地往他身上蹭&*,反正这件锦袍也毁了^&,她也不管不顾了*&&,不顾及将它毁个彻底。

    “是,是我不对&。别哭了!”容景伸手轻轻拍着她^。

    “你为什么不说是我不对&&^?”云浅月见他软口**,让着她,心下更疼。

    “你没有不对&,是我不对^^?!比菥耙⊥?,低声道:“我不该太自信,不该认为你在我面前&,有我护着你&,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以至于眼睁睁地看着你受伤?!?br />
    “当时你距离我远^,如何能怪你^*?”云浅月吸着鼻子道。

    “怪我的^*,我防范夜轻染,但还是低估了夜轻染*^?&!比菥傲成?。

    云浅月不再说话&*&,她何尝不是低估了夜轻染,哪里料到夜轻染会问她死活由她决定*&。

    “别哭了&&!哭伤了身子*,我得用多少时间多少好药才能给你补回来?&^!比菥吧焓滞扑?^。

    云浅月固执地在他怀里不出来^,哭得太狠了^,一时间受不住&,哽咽地嘟囔,“我就哭*。是你惹我哭的,这么疼的伤口我都没哭&**^,如今怪你?&*^!?br />
    “好,怪我!我向你赔礼了^,别哭了?!比菥拔弈翁鞠?。

    云浅月用了好一阵才止住了哭*,埋在容景怀里依然不出来。

    容景见她终于不哭了&^,心下松了一口气*,感慨道:“云浅月,以后你若是想要谁死^,不用刀剑*,你就对着他哭,他一准就会忍不住自杀*?*!?br />
    云浅月伸手捶了他一下,一把推开他,恼道:“看来你好得很^,还有心思和我开玩笑^?!?br />
    容景轻笑,配合她后退了一步,“只要你不哭^,我就好得很?!?br />
    云浅月红着眼睛瞪着他,“我没哭的时候^^,你将我扔在房里,你自己在这里饭也不吃,水也不喝^,折磨自己*^,哪里好了^?”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低声道:“每次弦歌和隐卫犯了错误,我都将他们关进了思过堂几日^。如今我在书房里**^,不过短短时间而已,哪里叫做折磨?”

    “是吗^&?为什么我看着你像是在折磨自己&?”云浅月看着他,“你又没犯错误?!?br />
    容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皱了皱眉&,摇摇头*&,失笑道:“我这算什么折磨,不算的*?!被奥?*,他又道:“我明知叶倩的部署^*,却低估了夜轻染&^,就是犯了错&。让你受伤&*,就是该罚的?!?br />
    云浅月难受地看着他,“这怎么能关你的事情^^*?是我……”

    容景伸手捂住她的嘴&,低声道:“你没有做错&^,我是怪自己而已*^,我低估他^^,才让你受伤^。我不希望你因我*&,却觉得自己做错了&*,你没有做错**,那样的情形下^&,我宁可你救他&,也不想你因此一生忘不掉他^。我不希望我的女人嫁给我之后&&,便因为顾忌我*,而变得不是你自己了^。我说过*&,我会给你撑起一片天空&,你想如何*&,便如何*&*,肆意而活^*?&*!?br />
    云浅月眨眨有些酸的眼睛^&,拿开容景的手^,低声道:“容景,你干嘛这么好?”

    容景看着她^&,温柔地道:“别再哭,我受不住的?*^!?br />
    “你这么好,对比的我如此差……”云浅月看着他。

    容景再度捂住她的嘴^^,板起脸道:“不准这么说自己,你很好^?^^!?br />
    云浅月又拿掉叶倩的手*,“叶倩说我……”

    “那个女人*^,你听她胡说做什么^?”容景不满地看着她*,“你以前不是从来不在意别人看法*&?怎么如今到是听了她的话^?”话落,他抱住云浅月&,柔声道:“云浅月,我不求你别的*,只求你好好的待在我身边*,在我眼里,你的什么都是好的^^,你不准说自己不好^^,谁也不能说你不好。我的女人*&,我自小就选中的女人*^,我费尽心思谋了十年才娶进门的女人^^,如何会不好?”

    云浅月听着他的话^&,破涕而笑*,“有你这样夸我的吗&^?我本来就毛病一大堆^?!?br />
    “你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灵有性。天下女子,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云浅月^,你如何会不好了&&*?”容景摸着她的头发&*^,感觉怀中的娇软&&*,低声温柔地道:“是我不够好,多少人与我抢夺你*,我需要多好才能护住你不被别人抢去?”

    “你已经很好了^?!痹魄吃赂芯跛ㄅǖ母星?*,心又疼起来。

    容景笑看着她*,“我在给你开的药方里放了一味催眠的药物,本来计算剂量应该让你睡一夜^&,定是青裳减少了催眠的药效才让你半夜醒了&?!?br />
    云浅月推开他**,“我说怎么那么困呢^,喝了药眼皮就支撑不住睡着了?^!?br />
    “她惹了你哭*,让她去思过堂*&?!比菥暗?^&。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不准^*!这哪里怪她^*,你凭什么让我睡觉而在这里折腾自己*&?”话落^,她又道:“她不减少剂量,叶倩和云暮寒*、西延玥来告辞*,我也会醒的&?^!?br />
    容景闻言面色沉郁*^,“那几个人……这回才是真的让他们看了好戏了……”

    云浅月伸手拉住他的手&,“走吧*!回去换衣服沐浴&&,看看你的样子*^,再在这里待下去,荣王府的人都该不认识你了*^?&!?br />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皱眉道:“从来没如此糟糕过……”

    “原来你知道自己糟糕?^?&!”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拿定主意&^*,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黑脸也好*^,白脸也好*,她都要第一时间就抱住他^*,腻在他身边^,不让他折腾自己*^。

    人总要学着成长^,她不会爱人*,要慢慢学着会^^。总有一日*,她可以做到是一个好妻子^。

    书房门打开**,二人牵手出来*^。弦歌面色激动^^,连腰间的剑都发出欢喜的鸣吟声^*。

    云浅月看了弦歌一眼&&^,那欢喜的神色如此显而易见*,让她深刻地觉得,容景不是折磨自己&,是在折磨她和他身边的人^。更是打定主意,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在这样折磨*^。

    容景看了弦歌一眼^,没说话&*。

    云浅月对弦歌道:“你守了他半日又半夜&^,赶紧吃些东西&&&,下去休息吧&&^!”

    “是*,世子妃!”弦歌答得爽脆。只要世子好了^,让他做什么都行&*^。

    二人回到房间&,风烬已经不再了^&。云浅月问向青裳^,“风烬呢^^^?”

    青裳也高兴了,笑着道:“风家主走了^&!”

    “回风家了&?他走时说了什么&?”云浅月问*^。

    青裳看了容景一眼^,低下头道:“奴婢也不知道风家主是否回风家了&&。风家主离开时只说了一句,嫁出去的女人果然是白眼狼?!?br />
    云浅月好笑&*,风烬这是知道她拿容景没办法的,伸手推他*,“赶紧去沐浴换衣*^?!?br />
    容景点点头&,走进了温泉池^*。

    云浅月吩咐青裳去给容景准备饭菜,青裳立即跑了下去^。

    虽然是深夜,荣王府各处亮起了灯^*,早先静寂如无一人*,连风吹树叶都没声响,不消这么片刻^,便各处都有了动静。青裳&、凌莲&、伊雪的谈笑声,弦歌&*、青泉、药老的说话声,前方容昔&、容铃烟和荣王府的下人们也传来动静*。

    荣王府一改半日一夜笼罩的阴云^,虽然黑夜*,却是气氛雨过天晴,阳光晴好*^。

    云浅月站在窗前&,笑着看向窗外*,容景就是荣王府的灵魂**,也是她的灵魂。

    半个时辰后&,青裳端着饭菜摆上了桌&&^,容景也从暗室中走了出来^。

    云浅月回转身&&,只见他已经沐浴好&,换了一身干净的锦袍&^,烛光下&,眉目如画&,如月洒清华,她站在床前看着他,笑容暖如春水。

    容景走上前来^,伸手抱了抱她*^,柔声道:“青裳给你吃饭了吗^*?”

    青裳正走到门口^,闻言立即苦着脸道:“世子^,奴婢哪里敢饿着世子妃?&?*^!”

    容景“嗯”了一声*,算是满意&*,问云浅月,“那还吃吗&?”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不吃了&^!”

    “既然不吃^^,就去床上躺着吧!”容景看了一眼她的胳膊^,“伤口处理得及时,但也要养一两个月**!?br />
    云浅月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轻声道:“不会落疤吧&?”

    “你不想落疤^?”容景看着她&。

    “那多难看*&?!痹魄吃虏幌胍院笕菥岸枷肫鹱蛉?,她也不想想起。

    “听说东海国皇宫里有一瓶东海仙山采集圣雪金莲做的药膏*^*?^*!比菥跋肓艘幌碌溃骸叭羰怯兴幕?,不会落下疤痕^*?!?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很珍贵吧&?”

    “嗯&,据说只有一瓶^?&^!比菥暗?^,“圣雪金莲是比天山雪莲还要珍贵的一种药,据说几千年才开一次花&,在东海海中岛的海中山之巅长有一株^。被东?*;适沂占?&,历代传了下来*,至今无人用***?*!?br />
    “太贵了^!”云浅月唏嘘了一下*,轻声问*,“你的玉露膏不会消灭了疤痕吗*^?”

    容景摇摇头*^,“不会^,多少还是会有些印痕的&&?*!?br />
    云浅月蹙眉&&,“我没见过东海王,那么贵重的东西如何能给^,就算给的话,人家传了数代&^*^,这人情也太大了^?^!?br />
    容景笑了笑**,“别人要大约不给*,你要的话^^,东海王也许会给。据说他这些年来一直想见娘亲的一对儿女*,日思夜想。你提前讨了见面礼&*,这礼虽然大些*,但给了有用之人,也比世代传下去有价值?&!?br />
    “虽然是这么说*,但怎么好意思**?”云浅月道*。

    容景轻笑&^,“明日我修书一封给东海王,拜拜外公*。他欢喜之下*&*,大约就给了&?*!?br />
    云浅月看着容景^,容景对她眨眨眼睛^,她“噗哧”一笑*,“好&,你去修书&?&!?br />
    容景“嗯”了一声^。

    云浅月不去床上*,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我陪着你吃&^^?!?br />
    容景知道让她上床也不去睡,点点头^*,自己夹了菜&,吃两口*&,喂云浅月一口。屋中气氛一扫早先的清冷,极为温馨**。

    饭后^&,容景立即修书一封&,喊出青影^,将信发去了东海^。

    云浅月想着圣雪金莲的药膏一来一回*&,怎么也要一个月才能到了**&。她看看自己的伤口,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天色*^,问道:“夜轻染如今受了伤&,会不会免朝*?”

    “他不会&!”容景道*。

    云浅月想想也不会*&,他能插着一支箭挺了两个时辰完成了登基大典*,又何惧小小早朝。她心疼容景道:“那你早上还去上朝*^?”

    容景点点头&,“他受伤都不免朝,我又有什么理由不上朝?”

    云浅月不再说话。

    容景躲开她受伤的胳膊,弯身将她抱起^&,来到大床上*,将她轻轻放在床上,他躺在了她身边,轻轻拦住她^^,柔声道:“睡吧!还有两个时辰*,我可以陪你再小睡片刻^*?^!?br />
    云浅月点点头,吸着他熟悉的气息^&&,闭上了眼睛*。

    容景熄了灯,也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再次醒来,已经大天老亮&。她睁开眼睛&*,身边已经无人&,知道容景去上早朝了&^。她坐起身**,对外面喊了一声&,凌莲和伊雪立即跑了进来^。

    二人进来后,帮助云浅月梳洗穿衣。

    用过饭后^*,紫竹林外传来容昔的声音,“世子妃嫂嫂*!”

    “嗯*!”云浅月接话^。

    容昔似乎犹豫了一下&&,道:“荣王府的人来传话^^^,说让您回府一趟?!?br />
    “什么事儿*^?”云浅月问&&。

    容昔吞吞吐吐地道:“来人说受了老王爷的命令*,说……嗯……说看看你的伤,嗯……无恙吧……”

    云浅月听到容昔吞吞吐吐的话,知道肯定不是这样的话&,原话定然不是好话。指不定那糟老头子说看看她残废了没有什么的*^。她对外面道:“你告诉来人&&,让他告诉那个糟老头子,我残废不了*&,他看一眼也好不了*&,我不回去*?*!?br />
    容昔闻言轻咳了一声^^*^,跟喝水被呛住了似的&,显然云浅月猜准了^^*,憋着嗓子道:“您真不回去^?”

    “不回去*!”云浅月道。

    “那我去告诉来人^?!比菸粲α艘簧?,转身走了^*。

    云浅月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显然今早容景离开前给她换了药&。她想起青裳给她换药时的脸色^&,容景自是不必说了。她伸手揉揉额头^,懒洋洋地窝在躺椅上晒太阳&*。

    虽然是晒太阳&,心中却想着事情^。

    夜轻染……

    虽然救了他,但是这一笔账不能这么算了,这一次*,他真是触到她的底线了!

    她正想着^,外面传来青裳压抑的声音,“世子妃!”

    云浅月抬起头看向外面,听着青裳声音不对*,立即问道:“怎么了*^?”

    “那个孩子没气了!”青裳低声道**。

    云浅月一怔^,想起她昨日夜里告诉青裳给他断了药,这才不过响午,便没了气息**。虽然知道他的天疾用药吊着也活不两日^*,但如今刚断了药就没了气&&,还是让她心里有些难受&。她沉默片刻*,才开口&,“将他抱进来*?^!?br />
    青裳应声抱了那个替换夜天赐的孩子走了进来^。

    云浅月伸手去抱她*&,青裳连忙躲开,“世子妃&*,您受着伤呢&&!”

    “我用这只胳膊**,没事儿&,一个孩子还是抱得住*,给我*^?*&!痹魄吃律斐瞿侵缓檬直?&*。

    青裳闻言将孩子给了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住^,抱在怀里&,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小小的模样&,苍白得跟纸似的*^,她静静看了片刻,忽然伸手将她所学不太熟练的云族定术挥手施出^。

    青裳一惊*,“世子妃*,您万万不可*,您受着伤了*!”

    云浅月抿着唇不说话*&,青裳见她脸色沉静,只能住了口*。

    片刻后*,孩子面容幻容成了夜天赐的模样^^。

    “稍微用些,没有关系^?*^!痹魄吃抡獠哦郧嗌呀馐?^,“我的定术还没学太精^^,不能如爹给你们去十里桃花林幻容时能保持十天半个月&,而我的只能保持七日*,但也够了^^?!?br />
    青裳点点头*,这时,忽然问出了一个心中的疑问,“世子妃*,您昨日在观凤楼&^,为何不使用灵术*,只要你使用灵术*^&,便不会受伤了&?^!?br />
    云浅月摇摇头^,“那日在十里桃花林^,楚夫人使用灵术,天下皆知^&。而楚夫人救了南疆&,救了南梁王^*,救了西延阻止了叛乱。如今三国自立&,威胁天圣^^,文武百官对楚夫人恨之入骨^&。虽然在上元节花灯会,我也动用了灵力*,但因为神灯太过奇玄*^,所以&&,掩盖了我的灵力*。夜轻染&、夜天逸、哪怕是苍亭等人看出来了,但也没关系&,文武百官还不知道^。我那日若是暴露的话*,观凤楼上是文武百官&,城墙外是数万百姓^。天下皆知云浅月是楚夫人*^,通贼卖国^,吃里扒外&&,后果比伤这一剑&&,甚至比不救夜轻染,都严重的多&*。骂名我虽然不怕,但是你家世子会因我影响民心得失^?^!?br />
    青裳点点头^^^,起先不理解&*,如今理解了。

    云浅月伸手抱紧怀中的孩子^,对青裳道:“去备车*,我们进宫*^?&!?br />
    青裳一愣&&,“世子妃,您要进宫^?您受着伤了^!”

    “我不会碰了伤口的?*!痹魄吃马饧岫?^,“来而不往非礼也,进宫给夜轻染送一份大礼*。否则他真会觉得我不出手^&*,不做事情,我就是好欺负了&!”

    青裳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云浅月要做什么*,但还是赶紧先一步去备车了。

    云浅月抱着怀里的夜天赐^*&,出了房门&&。凌莲和伊雪立即跟上她*^。

    出了紫竹院*,来到荣王府门口*^^,青裳早已经吩咐容昔备好了车^&,等在那里。见云浅月来到*,连忙挑开帘幕&,云浅月抱着夜天赐上了车&。

    青裳、凌莲、伊雪三人对看一眼*,也齐齐地跳上了马车*。

    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荣王府门口,向皇宫而去^。

    新帝登基^&*,虽然过了一日*,但大街上依然分外热闹&,人们三五一帮&,三两一伙&&^,纷纷聚在一起,谈论新帝如何如何^,云浅月的名字夹杂其中&*。

    云浅月脸色漠然^。

    青裳、凌莲、伊雪三人看着她的脸色*,都不说话。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来到皇宫*。宫门口^,车夫停住马车&。青裳&&、凌莲、伊雪三人当先跳下了车,云浅月抱着夜天赐也缓缓下了车。

    新帝登基&,宫门口的御林军换洗了一批新人^^,以前的赵统领被调离了皇宫**。此时宫门关着,御林军在宫墙上银枪铠甲,肃穆凛然^。

    云浅月淡淡向上看了一眼&&,清声道:“开宫门!”

    御林军上面的人看清是云浅月,对看一眼*,其中一人跑下了宫墙,不多时&,一名身穿内廷统领服饰的人走上了宫墙&,向下看了一眼*,居高行了一礼,“景世子妃^,您这是……”

    “我找夜轻染&&?^!痹魄吃驴醋拍侨?&*,这人她并不面生^,是西山军机大营里的一名副将&。叫做陈昭&。他将一名副将调来看守宫门^,可见此人是夜轻染的亲信*。

    陈昭一愣,如今皇上的名讳无人敢再说&&*,能有胆子再说的,恐怕只有这一位景世子妃了^*。但想想她的事迹,也不奇怪***,恭敬地道:“皇上下令,从即日起^,除了文武百官&,宫门进出人员一律经他批准,否则不得放入?^!?br />
    “那你就去告诉他,我要见他*&?!痹魄吃碌繼^*。

    陈昭又连忙道:“皇上下此命令说您除外&,您要进宫^*,随时可开宫门&?^!彼奥?,对身后一摆手,命令道:“开宫门*^!”

    有人立即打开了宫门^*。

    “你们三人等在这里^!”云浅月对青裳等三人交代了一句,抬步进了宫门*&。

    ------题外话------

    亲爱的们*,票票就是我的精神食粮啦&,么么哒……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六章 什么都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六章 什么都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