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他只有我

    这一局输赢之局,夜轻染的确算计得精透*,算计了布局,算计了她的心,算计了民心舆论??晌绞翘焓钡乩撕?,无所不在他的算计之内。

    云浅月听着叶倩的话,一脸漠然。

    “你到说话??^!怎么不说话^?”叶倩说了半响^,口干舌燥,见云浅月沉默不语,她恼怒地看着她&^,“你不会到如今还对他顾念旧情心软吧^?”

    云浅月抬眼看了叶倩一眼,“你让我说什么?”

    叶倩被她的眼神看得一时间没了话。

    “难道要我发誓保证&&,指天指地&,说我以后再不要救夜轻染了&?”云浅月问&。

    叶倩一噎。

    云浅月漠然地道:“我当时也不想救他,但不救他^^,我会被他魔障,一生磨灭不去。夜轻染可以死,但是他不能因为我的一句话而死*?!被奥?^,她眼中神色愈发浅淡,“当年因我的原因*,送了一个人去死^,那个人后来再没回来&*,成为我一生磨灭不去的魔障*,哪怕生死轮回,都磨灭不去。那种感觉^,你们谁也不懂?!?br />
    叶倩从来没看到云浅月这种表情&&,漠然中透着历经沧桑的冷寂,她偏头看向云暮寒^。

    云暮寒看着云浅月*,没说话。

    “虽然那个人不能拿出来和夜轻染比*,但是有些本质的东西是一样的。无论是好的魔咒,还是坏的魔咒*,我都不想染上,不想一生磨灭不去?!痹魄吃旅蛄嗣虼?,语气淡得没了味道*,“你们谁都怪我也没关系*,这便是我,我做了*,既然救了他,我便不后悔,就像当年*,送那个人去死&,我也从来没后悔过^^?!?br />
    叶倩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发现在她的神色下&,发不出声。

    云浅月看着叶倩,淡淡道:“你若是真对我不满*,对我恨得不行^,那么你可以再拿你的箭给我一箭^。只要你解了气,我也无话可说&?!?br />
    叶倩定了定神^,撇撇嘴,语气缓了下来,“你这一条胳膊险些废了^,要是我再废了你另一条胳膊的话&^,容景还不杀了我^^?!?br />
    提起容景*,云浅月垂下眼睫^,没说话&。

    “算了,我其实心里也清楚,夜轻染绑了你跟在身边,便没打什么好主意^,你既然在,那等情形下,自然不会见死不救*。只不过我辛苦布置了数日^,心里不舒服罢了!夜轻染那个混蛋,心机深沉不是一日两日了**,我当年被他算计丢了南疆的至宝万咒之王^,那可是关乎南疆一国的命运,还不是拿他没办法^,只能吃暗亏*,追在他身后五年,后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被他将胭脂赤练蛇给了你^?你今日的亏吃得算起来也没我当年大&。好歹你伤了,他也伤了。他那一剑在前,力道比你这一箭重^?!币顿话诎谑?,质问的语气没了**,坐了下来。

    “这其实也没什么,你本来也没打算真射杀了夜轻染**^,只不过想搅了他的登基大典报当年的仇而已,只不过搭上了妹妹*,事情变得和原来预测相差了一些而已**,但好在他也伤了。今日之事虽然被他占得了先机,但我们来日方长?&!痹颇汉砸顿坏?^。

    叶倩点点头,恨声道:“也是这个理!我的确本来没想过要杀他*,只是想看他出丑罢了*,谁想到他竟然不抵抗*,如今还便宜了他&。该死的!”

    云暮寒拍拍叶倩的手,以示安抚,又看着云浅月道:“妹妹也不必为此太过在意。你曾经也说过*,人这一生**,面前永远有很多条路**,但能走的,也就一条。既然选中了*,就再无回头路*。既然你做了自己认为不可能不做的事情&,若重来一次^&,你还是会这样。不会后悔&&,便没有必要对此在意了&?!?br />
    云浅月对云暮寒扯出一抹浅笑^,眸光暖了下来*,“谢谢哥哥!”

    云暮寒对她笑了笑。

    “就只知道谢你哥哥!我呢?我当时若不收手&*,你就被我的箭串成烂泥了?^!币顿坏?。

    “谢谢嫂嫂^?*!痹魄吃露砸顿坏佬?。

    叶倩当之无愧地得了云浅月的谢之后&,才大度地摆摆手^,“算了&,一家人谢什么*?”话落^,她看着云浅月道:“云浅月,我虽然恼你^,但是真的喜欢你^^。你能尊重自己的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从来就做不到&。我被世俗,被身份,被很多东西捆住了手脚。有时候,我是真的羡慕你?!?br />
    云浅月看着叶倩,淡淡一笑*,她前世何曾不是叶倩这般&?想做什么都做不了?被身份^^,被信念,被很多东西捆住了手脚*,哪怕她至亲至爱的人,她都不得已要送出去送死&&。而今生,她磕磕绊绊,一事无成,但最起码有一点她做到了,就是从来都做了自己内心深处想做的事情**^。不论好的,还是坏的。

    “容景气坏了吧?”叶倩忽然道。

    云浅月不语^。

    叶倩忽然乐了,“他洞房大婚*,一直处在喜庆中^,整日里满面春风的*,仿佛天下人谁也没他幸福,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如今总算你争气一回&^,让我心里也舒服些*。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个人脸上一副桃花样&?;龊α颂煜屡?,犹不自知,只守在你这一朵花上?!?br />
    云浅月依然不说话&^。

    “看你这副样子??!独守空房&,冷冷清清,怪可怜的?!币顿涣醯乜醋旁魄吃耝,“这样吧!我和你哥哥要回南疆,你同我们去南疆吧&!如今春暖了^,南疆风水合宜,有利于你养伤^&?!?br />
    云暮寒心思一动&,“妹妹的伤势很重,如何能行路?”

    “她是胳膊有伤*,也不是腿脚有伤&?能走就行了!一路上有你我在,还养护不好个她?”叶倩瞥了云暮寒一眼。

    “倒也是?!痹颇汉阃?&,看着云浅月问,“妹妹,你去不去?”

    “还用问?她自然是去的了^^!如今容景对她发着怒呢^,你我又不是没见着*,当时在远处看着观凤楼的时候,就看出他脸寒得如蒙了一层冰,跟三九天似的^,依我看,这冰要化了的话,怎么也得个一两个月了&&。难道让她天天在这里独守空房?受他冷遇&?”叶倩立即道。

    云暮寒皱眉^,面色微沉地道:“景世子不会不明白妹妹有此一举&,她也是迫于无奈?&;谷绱伺?,却是不应该?*!?br />
    “到底是你妹妹*,所以你才向着&?!币顿恍ψ诺溃骸澳闱魄扑觳采系纳??容景将她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如今却在他眼皮子底下为了救人家弄了这么个伤回来&,还险些废了一条胳膊*&,你说他能不应该气?怕是面前有一座山,他都气得劈开了?^!?br />
    云暮寒看了一眼云浅月的胳膊,但还是为妹妹说话,“但她若当时不救*,后果更甚&?!?br />
    “这总归是矛盾的事情,怎么地都是错。不过这个和咱们没关系?!币顿话诎谑謂^,凑近云浅月&^,问道:“怎么样?你到底和我们去不去?说句话??!上次你去南疆杀了叶霄,救了南疆,解了南疆之威^,我还没好好招待你呢*!”

    云浅月看着叶倩,轻声道:“你知道上次是我*?”

    叶倩忽然乐了^,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你当时伪装得够好啊,竟然将我和你哥哥都蒙蔽过了。以前是一直没发现^&,以为真是楚家的楚夫人。但我舅舅后来去了南疆,说了楚夫人的事情,我才知道是你&。听说的时候&,我和你哥哥愣了半响,还有些不敢置信*。后来想想啊*,谁能为了南疆那么的不留余力赴汤蹈火^,也只有你为了救你哥哥做得出来了,即便容景派人去相助&,他那个人也不会助我十分之十,总要留几分。也就相信了^?&!?br />
    云浅月笑笑&,“当时没办法^,只能瞒着你们&?!?br />
    “是你救了南疆,你有难,我和南疆定然万死不辞^^。一句话*^,跟着我们去不去?”叶倩拍着胸脯问。

    云浅月看着她&,哪里像个女皇*?到还是初见她认识的叶倩*。她忽然笑了,“让你说的我好像要避难似的&?!?br />
    叶倩白了她一眼,“你如今可不是需要避难^?你看看你这样&&,离下堂妇不远了?!?br />
    云浅月收了笑意,摇摇头&,“我不去*?!?br />
    叶倩皱眉*,“去住一阵子再回来,反正你受着伤,什么也做不了&,你在他身边*,也是拖累他^?!?br />
    “那也不去&!”云浅月依然摇头*,“即便拖累他,也要在他身边?!?br />
    “你可真是……”叶倩不知道说什么了,看向云暮寒。

    云暮寒微微一笑,“妹妹不想去就算了*!她才大婚没几日,的确不宜跟我们去南疆?!?br />
    叶倩见云暮寒如此说&,于是作罢&,不再劝说。

    “你们什么时候走?”云浅月问&。

    “现在!”叶倩道。

    云浅月皱眉&&,“这么急?”

    “昨日之事,夜轻染既然认出我,如何会善罢甘休?本来已经暴露了^,多留一日多危险一日^。趁着他重伤^,我们自然赶快离开,而且他和夜天逸准备了一冬天的粮草^,怕是很快就找我出兵算账^。我得回去部署&?!币顿坏溃骸氨纠次也贾米蛉战了腔蟮?,也做了被他认出来的准备,也没打算还留下来。自然赶紧离开*,不能多待了*!?br />
    云浅月点点头,“你们如何回去^*?都准备好了吗*?要不要我吩咐人护送送你们?”

    叶倩摇摇头^,“不用&^!我怎么也是女皇,回去的本事都没有*,就真废物了。谁和南凌睿那个废物一样?还用人一路护送的*!”

    云暮寒笑道:“他不是没本事废物^,而是他那个人&*,有别人的人力,他向来不舍得用自己的^!?br />
    叶倩骂了一句,“那个奸人!”

    云浅月好笑*。

    “我们走了&!虽然这次事情他生气了*,但你也是情有可原。他若给你个三两日冷脸还好,若是时间再长了**,委屈你**,你就去南疆待着&。你又不是没人要?何必委屈了自己&?他是个大男人^&,委屈几下怕什么^^?再说娶你之前*,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娶了个什么样的媳妇&?这个都不能包容你的话^,他也就不是男人了**?&!币顿豢醋旁魄吃?^,语速飞快地道:“况且夜轻染虽然心机深沉,计谋狠辣,不算英雄^^,但也算个枭雄鬼雄,对他来说*,让他死在暗箭之下*,对于赢的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就算昨日我杀了她,我心里估计也高兴不起来^。容景才满天下,心计智谋韬略武功都得天下人推崇,心思莫测,黑心黑肺^,还怕了他?未来的路长着呢!胜一局&&,败一局,不过都是小打小闹,谁最后真刀真枪的胜了,才是真能耐。总的来说,你别委屈了自己。你可是我的小姑子&*,他敢真的给你气受&*,我就先不干了。你既然没做错&,也不必拉低自己给他道歉*,听到没有?”

    云浅月心下一暖,点点头*。

    “走了!”叶倩站起身,对云暮寒道*。

    云暮寒看着云浅月*,缓声道:“你嫂嫂说的对,别委屈了自己。景世子既然娶了你,他是男人^,护着女人是应该的*&,也该包容你的一切?!?br />
    云浅月点头,下了床,用那只完好的手臂将云暮寒和叶倩一起圈住^,轻声不舍地道:“你们来了天圣这些日子&*,我也没陪你们好好的待着……”

    “还说这个干什么?我们本来也不是来玩的!”叶倩拍了她的头一下*。

    云浅月放开手,“一路小心&?!?br />
    叶倩和云暮寒齐齐点了点头^,该说的话都说了,如今也不再多说&,转身出了房门&。

    云浅月没有送出门口,而是走到床前看着二人离去。

    只见二人虽然出了东暖阁的房间*,并没有立即离去*,而是向容景的书房走了去*。叶倩在前面拉着云暮寒&,两人走到书房门口*,叶倩对里面轻声喊:“容景*,你若是不想要云浅月了的时候,告诉我们一声^,南疆随时将她接了去*^!?br />
    书房内没传来声音*。

    叶倩又冷哼一声,“你到底是在气自己还是在气她?你这样冷着她,只会如了夜轻染的意*。别犯了傻?&?^!越是聪明的人&,有时候越会犯傻^&,到时候惹了她哭,你心疼的要死要活的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br />
    书房内依然没传出动静。

    叶倩皱眉,偏头看向守在门口的弦歌&,“你家世子在里面吗?”

    弦歌看了叶倩和云暮寒一眼,点点头^。

    叶倩想着只要在里面就好了,他一定听得到^,回身看向云暮寒,“你还有话没?”

    云暮寒看着紧闭的书房的房门道:“我们想带妹妹跟我们一起去南疆,可惜无论如何劝说她都不去&*。景世子,不管这件事情对错&,已经发生了。你既然了解她,这个后果也是该知道有着发生的必然。也就没必要自责或者怪她了*。否则真会给别人看了高兴&?!?br />
    书房内依然无人应和。

    叶倩和云暮寒对看一眼,该说的都说了,二人足尖轻点,出了紫竹院飞身离开。

    云浅月看着二人身影联袂消失&,想着以前的南凌睿&^,以前的清婉,都是过去云烟*。云暮寒和叶倩如今两心相悦,夫妻同心&*,成就这一番姻缘二人都知道得之不易,分外珍惜。她看着他们如此好^&,心下也温暖&。

    一段姻缘得知不易&,自然要分外珍惜^。那么她和容景呢?

    云浅月看向书房&,那里依然房门紧闭,弦歌一脸忧心地站在书房门口,紫竹院从叶倩、云暮寒离开后&*,再次恢复静寂,片叶无声^。她想起青裳说他从回来,一言未发&&,饭也没吃*。她猛地转身抬步向外走去。

    她刚迈步,紫竹院一丝风丝飘过*,又落下了一个人*。

    弦歌立即低喝了一声^,“谁^?”

    “我!”风烬和西延玥的声音同时响起。

    弦歌看清二人住了口^。

    云浅月脚步顿住,想着叶倩和云暮寒刚走,这二人是否也要打算离开^?她看向门口。

    风烬和西延玥来到之后^,伸手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二人一眼便看到站在窗前的云浅月,风烬当先挑了挑眉,“还能下床*,看来死不了?*!?br />
    西延玥上下打量了云浅月一眼,目光落在她绑着的胳膊上*,同样挑了挑眉^,“听说刺穿了肩胛骨*,行啊,没哭哭啼啼的,不错?*!?br />
    云浅月看着二人^,问道:“你们也是来告辞的?”

    “告辞什么?我们是来带你走的^?!狈缃?。

    云浅月蹙眉&。

    “现在就收拾东西,跟我回风家&!”风烬道*。

    “谁说去风家?跟我去西延国?^!蔽餮荧h立即道。

    “风家&!”

    “西延国^!”

    二人顿时吵了起来^,各自争执,将云浅月排除在外,仿佛没她什么事儿。

    云浅月看着二人,有些好笑,用那只完好的手摆摆手,“都别争了,我哪里也不去?!?br />
    二人同时看着他瞪眼。

    云浅月叹了口气*,轻声道:“行了*,你们知道我是不去的^*,不用过来做给他看了?!?br />
    “死女人!”风烬骂了一句。

    “好心当成驴肝肺^^!”西延玥也不满地骂道。

    云浅月笑了笑^,“你们什么时候走&?”

    “谁说我要走了?我要留下来陪你?!狈缃呓?,一屁股坐在软榻上*^,“我又不是江洋大盗&,也不是三国的什么皇上什么女皇,不过是小小风家而已,我又没犯罪,还没必要躲着夜轻染*^?!?br />
    云浅月想着也是&,风烬的确不是见不得人^^,她看向西延玥*&。

    西延玥无奈地道:“我这就离开^!”

    “你一路小心!”云浅月轻声道*。

    “西延隐卫跟随我一路?;?,我父皇生前的暗桩隐秘了二三十年,不会有事儿的,放心吧**^!”西延玥道。

    云浅月点点头。

    “那个人可是个小气鬼,你如今既然嫁给了他^,就多哄着他些?!蔽餮荧h向外看了一眼^,“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也明白的*。什么时候这里住腻了&,或者他真委屈你,就去西延。你又不是没人要^&?!?br />
    云浅月无奈地点点头^^,“知道了^?!?br />
    西延玥走过来,将她轻轻抱了抱,“云浅月,这回我回西延*,就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再见面了。哪怕你生孩子,我估计也不来了^,跑一趟太辛苦*。朕可不能总扔下朝中一班跳脚的老臣往外跑?^!?br />
    云浅月露出不舍,点点头,“你不来没关系,你大婚*&,或者我有朝一日去看你?&!?br />
    西延玥放开她&,脸色不好地道:“别想着我大婚&,三五年不可能的&。至于你跑去看我嘛,这个我没意见^&?!被奥?,他笑着道:“夜轻染如今登基了,准备了一冬天的粮草也就绪了*,他忍不了多久了。没准我们战场上见呢^!”

    云浅月想着夜轻染如今受伤^,笑着道*,“他不会那么急的?!?br />
    “这可说不准*?!蔽餮荧h不再逗留,转回身&&,故作潇洒地道:“我走了!别想我^^,我可不禁你想着&?!?br />
    云浅月笑吟吟地道:“我没工夫想你?^!?br />
    西延玥哼了一声&,出了房门,也并没有离开*,而是向容景书房走去。

    云浅月想着这些人虽然寻常说话^,不是对她损,就是对她骂&,但她真要有事情^^,他们一个个的都担心她,生怕她受了委屈。叶倩和云暮寒对容景扔下两句话走了,这西延玥又去了。她看着窗外,唇瓣微微抿起&。

    只见西延玥走到书房门口,没说话,在书房门口来回走了两圈**。

    走了两圈之后,他凑近弦歌^,对他低声道:“喂^,你说我若是将云浅月那个女人劫走的话,照如今情形^,有几分把握&?”

    弦歌脸色一黑&,“一分没有**?!?br />
    西延玥叱了一声,“你家世子不是都不想要她了吗?我还没把握?”

    弦歌的脸更黑了*,警告道:“西延皇*,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她是我家的世子明媒正娶的世子妃。不是你能说劫走就劫走的人^?!?br />
    西延玥又叱了一声*,不以为然^,“云浅月这个女人一无是处^,总是坏事儿,又心软&,又多情^,恨不得掏心掏肺对天下所有人都好*&,希望天下所有人都太太平平的,这个女人就是佛祖的心&,菩萨的肠&,你家世子黑心黑肺&,背地里的手段不知道多少&&,娶了这么个女人,他束手束脚&,护得他辛辛苦苦,昨日是救了夜轻染&,没准改日就跟着人家私奔了。他要她做什么&&?不如让我带走吧*!我的宫里正好缺少一个打扫书房的宫女!?br />
    弦歌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灰,伸手将腰间的剑拔了出来,长剑寒芒凛冽**,杀机四射,他寒声道:“西延皇&,你再说一句,别怪我手中的剑不留情面?!?br />
    西延玥看着弦歌抽出长剑*,“呵”地一声笑了*,“好气势^!”

    弦歌寒着脸看着他。

    “罢了*,朕不费这个力气了*,荣王府这般阴气森森的^^,没准不两日她就受不了了*,自动地跑去西延找我了?*!蔽餮荧h摆摆手,扔下一句话,足尖轻点,出了紫竹院*^。

    弦歌盯着西延玥的背影**,那一双眸子似乎能将他的后背瞪出一个窟窿&。

    西延玥离开后*,紫竹院再次静了下来^。

    弦歌收了剑,看了云浅月的房间一眼*,又无力地收回视线&,无奈地对着书房紧闭的房门低声道:“世子&,风家主在世子妃的房间呢……”

    书房内依然没传出动静^^。

    弦歌叹了口气^,但这口气也不敢叹大声,只能依然充当柱子立在书房门口。世子没吃饭,他自然跟着一口饭没吃。

    东暖阁内*,风烬笑得好不开心,对云浅月道:“他是不是以后都住书房了^?这样的话,本家主以后可就霸着这个房间了??*!反正你需要养伤,好不寂寞*,本家主念在与你自小长大,情分一场,就辛苦陪着你吧!”

    云浅月回过头,见风烬笑颜如花^,她瞪了他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喂,你去哪里?”风烬喊住她。

    “去书房^!”云浅月道。

    风烬顿时瞪眼,“云浅月,你有点儿出息行不行?你本来就是那个德行,昨日的事情做出来有什么奇怪的?他对你冷脸了一夜,你如今上赶着跑去贴他冷屁股?你有没有脑子!”

    “我没脑子!”云浅月道**。

    “你……”风烬一时失语^&,气怒地看着她。

    云浅月不再理会她,脚步不停。

    “不准去&!”风烬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拦在云浅月面前*,强硬地道^。

    云浅月看着他&,到底是娘家人,自然都向着她。她轻轻一叹&,低声用两个人才听见的声音道:“风烬,我有你们^,而他只有我&?!?br />
    风烬一僵,拦阻的手顿时松了一分。

    云浅月绕过他*,出了房门*,向书房走去。她昨日知道他不想见她,给了他一夜的时间消气&*,应该够了吧^!他若还不消气**,她就陪到他消气为止吧!

    弦歌见云浅月向书房走来&,面色一喜,不等云浅月开口,也不征得容景同意,他二话不说,伸手推开了书房的门。

    跟在容景身边的所有人**,荣王府的所有人都知道,世子妃就是他们的灵芝仙草,对书房里面的那个人,能起到大地回春的作用*^。

    云浅月看了弦歌一眼*,笑着走了进去,她进去之后*,弦歌立即伸手关上了房门。

    ------题外话------

    这两日着实辛苦啊……

    嗯哼,月儿就是个XX,你们尽管骂她*^,别客气,我这个亲妈替她兜着哈……O(∩_∩)O~

    美人们&,有心疼我的*,表要留着月票了哦,我的小心肝啊*,粉忧伤↗……~(>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五章 他只有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五章 他只有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