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赐名燕归

    他宁愿她笨一些&,什么都交给他吗*&?

    云浅月抱着容景的腰&,将头埋在他的怀里&,那一世过惯了思前想后心思缜密不容半丝疏忽遗漏的日子,这一世她的确已经乏了,虽然来了十六年^,她那十五年半都在应付老皇帝的罩在她身上的大网&,疲惫厌烦&&,如今有了他,她便从内到外全然地相信他依靠他了^*。

    有些事情,她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想明白&。这种安逸的感觉^^,让她沉迷。

    容景低头看着云浅月乖巧温顺的模样^,玉容温柔,眸光似水^,嘴角勾出浅浅温暖的笑。

    二人就这样抱着,直到门口传来一声熟悉的咳嗽声,云浅月才从容景怀里出来^,探头向外看去^,当看到站在门口的人,眼睛一亮*^。

    “本太子是否打扰二位了?”玉子书秀雅的身子倚靠在门口,似笑非笑地问。

    容景缓缓转回身&*,看了一眼玉子书^,温声道:“有些打扰。若我是你,定然不说话?!?br />
    “本太子这两日风餐露宿,又累又饿*,如今快前胸贴后背了&,很抱歉&,忍不住不打扰??*!”玉子书说话间,踱步走了进来。

    云浅月看着玉子书,见他华丽的锦袍有些褶皱,虽然依然干净整洁^,但隐隐还能看出风尘之气&,她问道:“风餐落宿,你去了哪里&?”

    “十里桃花林&^?!庇褡邮榈?。

    云浅月挑眉,“罗玉在十里桃花林?”

    “嗯!”玉子书点点头,来到软榻前^^,懒洋洋地坐了上去,露出疲惫之色,对容景道:“我要吃八珍肘子,脆皮熏鸡,红烧鲤鱼&,酱蒸牛排……”

    一口气报了十几道菜名*。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玉子书^,“这么饿?”

    玉子书点点头&,“很饿^!?br />
    容景对外面温声询问&^&,“青裳&*,听到了吗&^?”

    青裳隐隐含笑的声音传来^&,“回世子^*,听到了,玉太子真是饿极了?^*!被奥?,转身匆匆向小厨房跑了去^*。

    “罗玉呢^^&?一直在苍家*^?”云浅月询问&。

    玉子书摇摇头*,“她在十里桃花林后九环山的无回谷里?*&!?br />
    云浅月愣了一下*&&,那可是个有去无回的谷*^,问道:“救回来了吗^?”

    玉子书揉揉额头,“没有,我去了之后^,她不愿意回来?*!?br />
    云浅月挑眉。

    “那个小丫头,她说那里有山有水有人陪她玩,乐不思蜀?!庇褡邮槲弈蔚氐溃骸拔揖投嘤嗳フ庖惶?,姑姑和子夕不去管她才明智^?!?br />
    云浅月想着不回来这的确是罗玉的性情,在哪里都能养活得了她。

    “这是用了隐灵术&*?”玉子书偏头看向躺在软榻上的孩子^*。

    云浅月这才想起被他扔在一旁的孩子*,点点头,轻轻挥手*^,隐灵术撤了*&,还回本来的面目,她问道:“你能看得出来^?”

    玉子书“嗯”了一声&&,“在华王叔和姑姑身边耳濡目染了些^,能看出来&?!?br />
    云浅月见他看着孩子,简单地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与他说了一遍^。

    玉子书听罢看向云浅月,“你想将夜天赐要我带走&*?”

    “早先是有些这个想法,如今嘛,他封赐了平王*,我不知道是否还能让你带走&?!痹魄吃驴聪蛉菥?,“你说呢?”

    容景淡淡道:“东海太平,国泰民安,百多年不成问题。他需要的是平安和让我们没有顾忌。带走吧^&!留在我们身边*,总是束手束脚。今日之事,夜轻染虽然探试了你的心,但他心底到底信不信&,还是不可估量的*?!?br />
    云浅月点点头*^,对玉子书问:“你怕不怕麻烦^?”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麻烦到不怕^,但我不想替人家养孩子^?!?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我姑姑的孩子?!?br />
    “若是你的孩子我还可以考虑^&?!庇褡邮橐⊥?。

    云浅月仔细地看了玉子书一眼,“一万两银子?&!?br />
    “本太子不受利益诱惑&?!庇褡邮橐⊥?。

    “两万两银子&?&!痹魄吃录蛹?。

    玉子书眨眨眼睛**,“一个月两万两银子*?”

    “你的胃口可真大&^!不行&?!痹魄吃铝⒓捶炊?^^。什么叫做不受利益诱惑*&,他这是谈价,她立即道:“半年两万两银子^!?br />
    “这买卖不划算&,不做*!”玉子书摇头。

    “那我要娘亲带着他?!痹魄吃碌?^**。

    玉子书慢悠悠地道:“紫萝就是跟在青姨身边被他带着的&,如今你看看她怎么样&&?你难道想他将来变成第二个紫萝^?”

    云浅月摇头&,他自然不想&,那多头疼&,但还是道:“一个月两万两银子也太贵了^?&&!?br />
    “本太子亲自带在身边教导。你说值不值这个价?”玉子书问。

    云浅月眨眨眼睛。

    容景忽然轻笑^,温声道:“既然是玉太子亲自教导*,那就这么定了**?!?br />
    玉子书闻言嘴角微勾,看着容景道:“还是景世子大方&,这女人啊^*,就是小气*?!?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抬脚踹了玉子书一脚^,恶狠狠地道:“不准给我教育出一株烂桃花来。子夕是被你带在身边教导的吧&?沾花惹草*!”

    玉子书着实受了云浅月一脚&,笑着道:“那些都是假的而已,不信你看不出来&?!?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她自然看得出来,那孩子看起来风流放荡&,但其实是有轻微的洁癖,和南凌睿一般,谈妥这件事情,她问道:“将夜天赐送走的话,那么接下来如何?难道让这个孩子顶上*?他有天疾,活不了几日了吧?”

    “让娘对他施个定术吧!好药喂着,能多活些日子?!比菥暗?*。

    玉子书伸手去把那孩子的脉搏&,片刻后^,轻轻一叹*&^,“原来是个天疾*,怪不得云儿愿意拿他来换夜天赐*,她心肠看起来硬*,其实软得很?!?br />
    容景挑了挑眉,“你竟是了解她^!?br />
    “我自然了解他的&?!庇褡邮樗菩Ψ切Φ乜戳巳菥耙谎?**^,“比你了解的深&?!?br />
    “那又如何?他如今嫁给本世子了!比菥奥Ч魄吃碌难?。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这两个人&,幼稚起来还是个孩子。提醒道:“饭来了!”

    玉子书立即站起身^,走到桌前坐下*。

    青裳端着托盘走了进来,一碟一碟地摆在玉子书面前*^。

    玉子书不再理会刚刚和容景短暂的斗嘴^,忙着吃了起来*。

    容景第一次见识到了玉太子优雅背后的狼吞虎咽*??醋潘溃骸罢娓没吕?,这副吃相一旦传出,玉太子名誉扫地了^?^&!?br />
    “你的世子妃饿得狠了之后^,本太子十个也不及她。最好一起画下来?!庇褡邮榈?。

    容景听到“你的世子妃”那几个字唇瓣绽开一抹笑意,打消了念头^,“那算了*!”

    云浅月不再理会二人^,转身走到床上&,盘膝坐下*^,拿起她娘给容景的那个本子&,开始练了起来*^&。

    容景看了她一眼*,没有阻止&。

    半个时辰后*,玉子书酒足饭饱,又恢复优雅温和的玉太子形象^,仿佛刚刚风卷残云的人不是他一般&&。青裳佩服地看了玉子书一眼,将剩菜残羹收拾了出去。

    云浅月将所为的云族定术学会了几分^,但若定长时间还不够火候*,需要多练几日,她对玉子书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明日!”玉子书道。

    “这么快^&&?”云浅月皱眉&,每次他一来&,他最怕听到的就是他走。

    玉子书看出云浅月的不舍^,也露出一丝不舍,无奈地道:“父皇这些年操劳政事^,身体晚年便不好了^,容易劳累*。我是太子^,理应为他分忧&**?*;迨?、姑姑^、如今都不回去^,子夕来了也不想走了&&,我若再留在这里,东海的政事都堆积在父皇的身上,他受不住**?&!?br />
    云浅月想着也是^^,点点头&,“那好吧!”

    “明日你要离开&?带上我^?&!蹦狭桀5纳艉鋈淮用磐庀炱?。

    云浅月抬头,就见南凌睿从外面走了进来*,她想着如今来天圣的那几个人背后不知道都在干什么^,一日一日的见不着影子&*&。

    “你确定要跟我去?”玉子书看着南凌睿进来挑眉^*。

    “废话*,否则朕对你开什么口*?”南凌睿叱了一声。

    “不留在这里看热闹了&^*?”玉子书又问^。

    “哪里有我的洛瑶美人重要**,不看了&&&!蹦狭桀R⊥?,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若路上你替我照看孩子的话*^,我可以考虑应你&?^!庇褡邮榈?。

    南凌睿蹙眉^,“什么孩子?夜天赐那个小东西&*?”

    玉子书不置可否&^*,“如何^?”

    “带着他做什么?不过是一个小祸害而已&&,怎么没被毒酒毒死^!”南凌睿一屁股坐在了早先玉子书坐的地方,嘴毒地道*。

    云浅月抬脚踹了他一脚*^*,反驳道:“不行,你滚回南梁去&,扣押着爹为你做牛做马&,你跑去东海找女儿,算什么意思?”

    南凌睿哼了一声^*,“你还扣押着娘呢!”

    “她那是为了照顾糟老头子尽孝道*?!痹魄吃铝⒓吹?。

    “我娶了媳妇回来给他抱孙子&^,他更乐意,这是大孝&?*!蹦狭桀:崃嗽魄吃乱谎?。

    云浅月一噎*,没得反驳了&&,拆台道:“人家洛瑶还等着你吗*?东海青年才俊多的是?!?br />
    南凌睿一把拽起玉子书&,“现在就走^^^!?br />
    玉子书摇头&&,“累*^,走不动*?&!?br />
    南凌?&?醋潘溃骸耙煌蛄揭?^^?*^!?br />
    玉子书摇头*,“两万两银子也不行^&?^!?br />
    “去东海这一路&,食宿我管之外*&,十万两银子**^,怎么样*?”

    玉子书眨眨眼睛^,“二十万两银子?&!?br />
    “玉太子**,你可真会做生意?*!蹦狭桀A沽沟乜醋庞褡邮?。

    玉子书无奈地道:“没办法啊^,谁叫本太子爱民如子呢*^,要不遗余力为东海造福?*^?^!”

    “好,那就二十万两银子*^,现在就走*?*^!蹦狭桀R灰а?*。

    玉子书立即站了起来,人瞬间就精神了,哪里有半丝风尘仆仆的劳累疲惫*?痛快地点点头&&*,“好*,那现在就启程吧!”

    云浅月无语地看着玉子书^*,“玉太子*,您得多爱银子?*?^!”这转眼间就敲诈了多少&?

    “云儿,你该说我多爱我的子民?*?&&!”玉子书纠正^。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你要那么多银子做什么*^^?东海国富硕,还少得了银子*?”

    “建学堂,做公益,兴水利**,整农业,用处大着了^&*?*!庇褡邮槔砹死斫跖?^,“钱自然越多越好*?^!?br />
    “容景,你说东海安平一百年错了*,它会安平一千年?*!痹魄吃伦范匀菥暗?。

    容景微微一笑*&,“以后咱们也会让这天下安平的*?**!?br />
    玉子书眸光微闪,南凌睿斜斜地看了容景一眼。

    “青影*,将夜天赐抱来给玉太子!比菥胺路鹈豢吹蕉松裆?^*,吩咐了一声&*&。

    青影飘身而落&,抱着夜天赐进了房间&&。

    云浅月站起身*,快一步地接过夜天赐&,不舍地看着他的小脸道:“你先去东海&,要听这个哥哥的话?*^!彼噶酥赣褡邮?,“他是姐姐最信任的人&^,等安定了,姐姐去接你&?^!?br />
    夜天赐“哇”地一声哭了^^^。

    “这个小东西^,真能听得懂话^?&!蹦狭桀:吡艘簧?*。

    “乖&,不准哭,你可是男子汉^&&。以后你再不叫夜天赐^,你叫……嗯……”云浅月想了一下,没想出个名字^&,问向容景,“给他改个名字*,他叫什么呢?”

    容景笑着道:“东海二皇子风流天成**,红颜无数^^。他有一个私生子^,不奇怪吧?”

    云浅月愣了一下,“子夕还小&?&!?br />
    “?*??”容景挑眉,提醒道:“云浅月^&*^,他比你小那么一点儿而已,他做那些事情&,弄出的那些名声,任谁也看不出他小来^?*!?br />
    “可是这影响他名声,他还要大婚的啊?!痹魄吃碌溃骸巴蛞徽庥跋焖腋龊门?,怎么办&?”

    “那就不是咱们管的事情了^?!比菥翱聪蛴褡邮?^,慢悠悠地问*^,“玉太子带在身边个孩子教导^,最容易疑心^,总不能说是玉太子的孩子^,是不是?”

    玉子书笑了一下,“也好^!他自己做了恶果*,这里等着他了&。是该让他有个教训*?!?br />
    “那叫什么^?”云浅月看这两个男人一来一往给玉子夕弄个孩子出来&,她觉得真是一个比一个心黑。

    “玉太子起吧&!”容景道&。

    “燕归吧!”玉子书想了想道&*。

    “玉燕归……”云浅月品味了一下^,觉得不错&,笑着点点头对哭着的夜天赐道:“就叫玉燕归吧&^!忘记你姓夜*,你从今以后姓玉*&。别哭了^,生子果本来是来自东海^,你与东海也算有缘^。这是福分*?&!?br />
    夜天赐小手扔了簪子,抓住云浅月的衣襟^,不舍地大哭^^^。

    云浅月眼圈红了一下*,许诺道:“你好好在东海待着&,等我没准哪日就去看你了*?^!?br />
    夜天赐吸着鼻子^&,委屈地哭&^。

    南凌睿一把将夜天赐从云浅月怀里拽出来,嫌恶地道:“你这个东西生来就不招人待见,如今给你找了人家&*,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福分,算你命好&*,哭什么&?走了&!”话落^,抱着他向外走去,警告道:“你若是再哭一下^^,我就将你扔水里去^?*!?br />
    夜天赐本来大哭&,闻言立即噤了声&。

    玉子书轻笑&&,看向云浅月&,“云儿^,我走了^&!?br />
    云浅月上前一步去抱玉子书,容景一把将她拉回了怀里,对玉子书送客道:“玉太子一路顺风*?^!?br />
    玉子书挑了挑眉,“景世子可要看住了人^,如今染小王爷为帝^^,他可不同于夜天逸*?*!被奥?*,他扫了云浅月一眼,意有所指&&,“云儿小心一些吧!”

    “自然会看住了&?&!比菥暗?**。

    云浅月点点头^,问道:“你什么时候再来?”

    玉子书向外走去&^,不回身*,摆摆手道:“不来了*,下次你去看我*&?!?br />
    “好!”云浅月答应的痛快^。

    容景对青影吩咐,“送玉太子出城?^!?br />
    “是!”青影立即应声^&*。

    玉子书出了房门^,和南凌睿抱着夜天赐一起离开了紫竹院*。

    二人一走,房中霎时一空&&*,云浅月心里顿时有些难受。她喜欢他的亲人都能围在他身边*,今天想见了&&,就见一面,聊会儿天^*^,喝会儿茶&&^,而不是一个天南一个海北。想见也只能想着见不到&*。

    容景看着云浅月^,知道她不舍&,轻轻抱她在怀里^,不说话*^&,只拍着她&,如安慰小孩子^。

    过了片刻&,紫竹林外传来容昔的声音&,“世子^,宫里的文公公奉了新皇旨意^^,前来请您进宫&?!?br />
    云浅月的不舍悉数被吞回了肚子里*,从容景怀里出来&。

    “何事^?”容景问&*。

    “我问了&*^&,文公公说新皇只让来请您*。安王&、德亲王&、孝亲王都要进宫&&^?**!比菸舻?*。

    容景低头对云浅月柔声道:“应该是商议新帝登基的事宜&&,我大约会晚些回来^,你不要等我了,先睡?^^!?br />
    云浅月想着当初夜天赐太小&^,自然没办什么登基大典,如今夜轻染尊遗诏继位*,自然要尽快举行登基大典的&,她点点头。

    容景理了理锦袍&,缓步出了房门^。

    看着容景的身影离开紫竹院,云浅月站在窗前&,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紫竹林一片暮色缭绕&。她心也如这暮色一般&,有着昏昏的沉暗&。

    青裳走了进来&,轻声道:“世子妃&&,奴婢将平王抱下去了吧!”

    云浅月回身看了那孩子一眼&,点点头&,“去吧&&!”

    青裳抱着那孩子走了下去^&。

    云浅月脑中想着今日的一切&*,风云变化^,当真是旦夕之间^。想起与夜天逸的初见,想起与夜轻染的初见^,想起第一次见夜轻暖的情形。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对于夜轻染*,她是看不透*。

    对于夜天逸&*,她是不想看透&,不想明白**。

    对于夜轻暖,她从来没看她。

    这三个人^^,性格迥异^&,差别巨大&&。她从小就认识&,看着他们一步步走上这样的一条轨道。她清楚地知道&,谁的面前都是一条不归路。只要走上*^,便再无回头*。包括她的**,容景的*&。多想也无益。

    “凌莲*&、伊雪&!”云浅月对外面喊了一声*。

    “小姐^&!”二人立即走了进来^&,见云浅月的背影罕见的沉重*,便知道有事情吩咐^^。

    “话落和苍澜还在?;ど蛘崖??”云浅月问**。

    “是&&*!”二人齐齐道^。

    “这些时日&,沈昭有什么事情吗&?”云浅月又问^&。

    二人摇摇头*,“没有,沈昭身边一切太平**?*^!?br />
    “将咱们红阁在皇宫的暗桩给我一份^?^^!痹魄吃碌?*。

    “属下和伊雪二人来到小主身边后&,华笙姐姐便嘱咐我二人一心跟随小姐,不让我二人分心^,将我二人手下主管的事情移交给了花落和苍澜*^?^!绷枇嵘溃骸叭缃裥≈饕旄笤诨使陌底?,只能寻花落拿名单^*?!?br />
    “现在就传信给花落^&,让他来一趟*^?&!痹魄吃路愿?^。

    “是!”凌莲立即走了下去&*。

    云浅月站在窗前,静静地等着&。红阁从落到她手里^&,她一直没发挥作用^,都只靠着容景了&&。以前她认为依靠他没什么不好,她想找寻个港湾*,他正好就是那个港湾,她想栖息*,他毫不犹豫地给她支撑起一片蓝天*,但如今她方才知道,这样下去不行。要依靠他做避风港*,现在还不是时候。

    花落来得很快^,不多时就来到了紫竹院^&,飘身而落*,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云浅月闲闲地道:“小主总算想起我了&,我还以为小主在温柔乡里乐得记不起属下等人了呢&^*!”

    云浅月回转头*,见花落还是那张俊美得脸,桃花容貌*,俊美异常*^,她本来沉暗的心情看到他满脸写着不满的神色顿时轻松了几分&,笑了笑,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花落已经到了娶妻的年龄了吧*!”

    花落一愣。

    “你们二人知道他喜欢谁吗*&?”云浅月问凌莲和伊雪。

    凌莲和伊雪看了一眼花落^&,抿着嘴笑^,“他喜欢小姐您^^!?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

    花落点点头*^&,“是啊^^*,我喜欢小主&*,可惜小主嫁人了?^!被?,她见云浅月笑看着他&,幽幽地道:“我打不过景世子啊^?^!?br />
    云浅月仿若不闻,忽然又道^^&,“风露那个小姑娘也可以嫁人了吧*!”

    花落脚步一顿^。

    云浅月哈地笑了一声*,拉长音道:“哦&*,我知道了*,原来花落喜欢的人是风露呀*&?*!?br />
    花落脸一红*,顿时恼了^&,有些恨恨地道:“我看小主心情很好*^,是不想见我,那属下走了*?^^!被?^,他转身欲走。

    云浅月笑着道:“回来&!兴你日日逗着风露那小丫头哭,就不兴我点破了&?”

    “那个小丫头&**,我才不喜欢她?*!被浜吡艘簧?。

    云浅月笑笑,也不管这话真假&,不过心情到在这几句话中好转过来是真的^。她伸出手,对花落道:“将皇宫的名单给我?^&!?br />
    花落见她说正事儿&,也正色起来,摇摇头&,“没有名单^*,都记在属下心里。小主想知道的话^,属下给小主说来^?!?br />
    “好&*&!”云浅月点头&。

    凌莲和伊雪立即出了房门&*,齐齐守在门口^。即便这里是紫竹院&,她们也要小心谨慎^*。

    花落低声将皇宫的暗桩名单与云浅月说了一遍*,云浅月过耳不忘,听罢之后寻思片刻^&,笑着道:“到是埋得精妙^^^*!?br />
    “除了皇宫的暗桩,还有这京城的暗桩^^,小主要不要知晓&*?”花落又问&。

    “一起说来吧*!”云浅月道^。

    花落又说了一遍&。

    云浅月听罢后眯了眯眼睛*,点点头*^,“到都能派上用场&^?^!?br />
    “红阁没有废人和无用之人^?*^&!被涞?*。

    云浅月自然相信的,红阁贵精不贵多^。她手轻轻敲着窗棂*^,沉默片刻&,对花落道:“你和苍澜继续?;ど蛘?*^,一定要寸步不离&&&^!?br />
    花落点点头,云浅月摆摆手&*,他出了房间&**,离开了紫竹院^&。

    “凌莲^&,你传信给华笙**,让她吩咐人^^&,从今日起密切注意京城动向,尤其是东西南北四门来往的人和各府府邸新近的人员。不放过一丝一毫*,每日向我报备一次&**?&&!痹魄吃虑嵘愿?。

    “是*^!”凌莲应声。

    云浅月又在床前站了片刻&*,转身上了床^^。

    夜渐渐深了&,容景依然没回来**。

    云浅月半夜醒来一起**,身边空空^&,她对外面问,“世子还没回来吗^?”

    “世子还在皇宫议事*?&!鼻嗌蚜鼗?。

    云浅月重新闭上眼睛^,继续睡去&。

    大约三更天,熟悉的脚步声进了院子*,不多时^,房门被轻轻从外面推开,紧接着,人走了进来&,来到窗前&,静静站定&&,看了片刻&,然后轻轻脱了锦袍&*^,打开暗室的门&,走了进去&。

    云浅月这一夜没睡实*,知道容景回来^,宽了心*,真正睡了去*&。

    刚睡熟^,容景上了床&,手轻轻一扯^^^,云浅月松软轻滑的睡袍被扯开&,他覆了上来。

    云浅月睁开眼睛&*,他的唇已经落下^*,她微微轻喘^&,“你不……累^?”

    容景“唔”了一声&*,“不累……”

    云浅月不再说话*^,伸手抱住他&,迎合他洒在她身上的浓浓情潮*。

    云雨初歇**,云浅月才有机会嘟囔*,“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容景意犹未尽地抱着云浅月^^*,如玉的手指轻轻摩擦着她温滑的脸颊*,语气慵懒而漫不经心,“昨日商议了一夜*&,将明日新帝登基的所有的事宜都敲定了*?&!?br />
    云浅月一愣&,这么快?刚要再问*^,容景再次覆了上来**,声音低哑,“看来你还有力气&,我们再来一次……”

    ------题外话------

    亲爱的美人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群么么*,爱你们*。

    努力码字,风雨欲来……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一章 赐名燕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一章 赐名燕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