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雄心豹胆

    云浅月和容景站在几人身后看了片刻&*&,几人玩得热火朝天&&,连理会一个眼神也不曾&*&。

    云浅月恼了&&,这什么事儿^^,她上前一步*,伸手照桌子上一拍*,怒道:“都给我停*!”

    这四个字她认为要气势有气势^*&,有威势有威势,够震住他们了吧!

    可惜她错了!

    那几个人齐齐顿了一下,似乎这才看到二人进来^&^,叶倩眼皮一翻^^,问道:“你们两个也要玩**?”

    “不玩^^!”云浅月摇头^^^。

    “不玩一边去&&*^!”叶倩闻言挥手赶开云浅月。

    “就是^,不玩一边去^,别打扰我们玩^?!狈缃臀餮荧h一人伸出一只手&,也扒拉开云浅月^,口中齐齐道:“该谁下注了*?”

    “我*!”南凌睿将赌注推上前。

    几个人再度热火朝天地玩了起来^。

    云浅月被推到了后面&,看着几个人&&,无语了片刻^,偏头看向容景。

    容景眸光微敛,上前一步&,温声道:“她是不玩*,我又没说我不玩^^?^*!?br />
    吵闹的声音顿时一停。

    云浅月看着容景^&,他也……跟着玩?

    “呦,新鲜啊,小景也玩^?”南凌?!昂恰钡匾恍?,像看怪物一般地看着容景^^。

    容景点点头*,“你没听错?^!?br />
    “那好啊*,快过来,让我们几个试试景世子的伸手*?^!币顿晃叛砸怖至?&&,顿时招呼**。

    风烬微微哼了一声^&^,“你的钱都用来结婚使了吧**&?还有钱玩吗?”

    “风家主难道没听说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容景斜斜地挑了挑眉^。

    “别连媳妇输没了*?!蔽餮荧h扫了云浅月一眼*,嘴毒地道&*。

    “将你西延那个新丞相迎过来还差不多?^!比菥胺创较嗉?。

    西延玥脸一黑。

    云浅月顿时大乐&,插进话道:“对&&^,就要将他西延那个新丞相迎过来^,我到要看看这布衣卿相有多细皮嫩肉^&,我见犹怜?&&!?br />
    “果然是一对黑心**&,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蔽餮荧h瞪了二人一眼^。

    “要玩就玩^,哪里那么多废话^^,快开始了^!”南凌睿催促。

    “那就下注吧*!”容景伸手解下腰间的玉佩放在桌子上&&*,轻轻推上前^,“就它了^!”

    南凌睿啧啧了一声^*^,“你也真舍得^^!”

    “这可下了大血本了*?*!币恢泵凰祷暗脑颇汉α艘幌?^^。

    叶倩眼睛一亮^,“我今日就要赢了它*^?*&!?br />
    “那也要看夜女皇本事了?^!比菥扒城骋恍?^。

    玉子夕忽然伸手搂回自己的赌注,三两下便装回了怀里&,道:“我不玩了*!”

    众人都看向他。

    玉子夕眨眨眼睛*^,“你们玩^,好好玩,一定要赢了姐夫?^?*!我看姐姐孤单,陪她说话&&*。顺便给你们助阵&*?^!被奥?&,他从人堆里退了出来,一把拉住云浅月&*,“姐姐*&,你穿的可真艳&,像个牡丹^?^!?br />
    云浅月想着这可是个小滑头&,见容景上了&,立即就撤了*^,这个机灵劲以后怕是天都塌了也砸不到他,谁吃亏他也吃不了亏,顿时好笑,“新娘子自然是艳的^,你见过哪个新娘子一身素^^*?”

    “那倒是^&!庇褡酉ν献旁魄吃峦黹缴献呷?,“姐姐*,你今日奉茶累了吧^^?我给你捶捶肩&?*!?br />
    云浅月想着有人侍候她自然乐意&*,点点头,“好!”

    二人转眼间便坐在了软榻上&,玉子夕当真给云浅月捶肩。

    容景看了二人一眼*,慢悠悠地收回视线,挑眉,“开始&&?”

    “谁说这小子和我像我劈了他*&^,朕可没有这么临阵脱逃的没出息样*?*!蹦狭桀2恍嫉仄沉擞褡酉σ谎?^,嘟囔了一句^,“开始&&?^^!?br />
    几个人玩了起来*&。

    玉子夕给人捶肩的本事极好&,云浅月这两日身子是很僵,夸奖道:“不错啊&&,还有这个手艺*?!?br />
    玉子夕得意地道:“那当然&,我从小就用这一招来哄父皇,每次都将他哄得开心,我想要什么^&,他一高兴,就都赏了&**^?*!?br />
    云浅月轻笑,“原来是冲着赏练出来的^^?!?br />
    玉子夕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但同时自然也是关注着那几个人的动静^^。

    大约一盏茶后,容景慢悠悠的声音再度响起*,“几位**,还玩吗?”

    那几人一时间没了声。

    云浅月抬眼看去&,几人眼前都没了赌注*^,所有的赌注都跑到了容景的面前&,她想笑^。这个人赌博的本事她早在雪山老人的院子里拉着华笙&、花落等人赌博的时候就领教过*&。她自认为赌遍天下无敌手了^,依然不是他的对手&,这几个人不输才怪^^^。

    南凌睿哼了一声*,“不玩了*!”

    叶倩、风烬、西延玥等人同时发出一声冷哼收场。

    云浅月立即跑上前去轻点容景的战利品**,玉子夕也不慢地跑上前,对容景笑嘻嘻地道:“姐夫**,我可是帮姐姐捶了半天背^&,有奖励吧&!”

    “有!”容景毫不吝啬地拿起一块玉牌塞给了玉子夕^。

    玉子夕大叫一声,“哇,赚了赚了^,这个玉牌可是一个银庄*&。本皇子这几日正没银子逛花楼呢!”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容景一脚踹了过去^,“现在逛你的花楼去^!别再这碍眼了^&?!?br />
    玉子夕领悟^,暖味地看了二人一眼&,拿着玉牌在南凌睿眼前晃了晃**&^,施施然地走了。

    几个人赌博*,自然赌注不小。一个个身份斐然^&,自然不能拿出小家子气的东西。不是店面,就是银庄*,再就是酒楼&,或者歌坊。那个银装显然是南凌睿的*。

    云浅月当没看到几个人一脸郁闷^&,欢喜地将战利品收紧了自己的袖子&&*。容景赢的,自然就是她的^^,她收拾完毕^,回身笑眯眯地对几人道:“多谢哥哥们了*,这贺礼都送了^,还嫌弃不够另外加了些给我们^&,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地好好收了&&。你们放心&,一定物尽其用的*?*^!?br />
    南凌睿瞪了云浅月一眼^,“死丫头*^!”

    “得了便宜还卖乖*!”叶倩愤了一声。

    云浅月挥挥手&&&,“几位累了吧&?休息去吧*!”

    几个人输了东西&*^,哪里这么容易走,一个个当没听见她的话^^^,找了地方坐了。

    容景也不赶人,转身走到香炉前*^,如玉的手轻轻往香炉里添了些东西,慢悠悠地道:“几位今日想必玩得累了&,应该多多休息一番?!?br />
    他话没说完^,屋中坐着的那几个人转眼间就冲出了房走没了赢^。

    云浅月看着珠帘晃动,噼里啪啦地响&&,顿时大乐*。这几个人是怕了容景的半刻醉了&。

    房中静了下来。

    云浅月走到门口关上房门,就见容景从香炉旁回身&^,微笑地看着她&&。

    “真是黑心^!转眼间就赢了人家这么多东西*?^&!痹魄吃滤α怂π渥?*,噼里啪啦一阵响&。

    容景眨眨眼睛^,“荣王府没钱了嘛^^,我要养你&**,自然不错过任何别人送钱的机会^?*!?br />
    云浅月斜睨了他一眼*,打了个哈欠^*,向大床走去。她才不相信荣王府没钱了。走到一半&,忽然身子一轻&,被容景拦腰抱起&,她看着容景,容景对她眨眨眼睛&,柔声道:“奉茶晚了,爷爷很高兴,没道理回门早了,去惹云爷爷不高兴。明日也晚一晚吧&&!”

    云浅月立即道:“不行*!”

    “你说不行不作数^&?&!比菥盎奥鋇^,将她放在了床上,俯身吻下*。

    云浅月抗议,被吞进了肚子里*&。

    鸳鸯帐暖^,春意莹然^,一室旖旎^。

    第二日起床晚了那是一定的*!

    云浅月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容景在她身旁睡着*。她不想再上当,伸手推他&,“今日回门&,别太过分*,起了!”

    容景幽幽睁开眼睛,叹息一声&,“你怎么不学昨日*?”

    听他的语气*&^,还有些幽怨&。云浅月瞪了他一眼*,“容公子,您有点儿出息行吗*?日日在这温柔乡里**,别磨没了你的英雄气概^^?&!?br />
    “英雄气概^&?”容景挑了挑眉&&*,认真地问&&*,“我有这种东西^&?”

    云浅月默了一下^*,“没有&^?&!?br />
    “那不就结了,没有的东西&,怕什么^&?”容景不知脸红地伸手搂住云浅月的腰*,“今日春光又是极好^,再睡片刻*&?^!?br />
    云浅月伸手拿开他的手^,“要睡你睡**?^!被奥?&,她起身坐了起来。以前没觉得容景这么黏床^^,如今可算是领教了他容公子黏床的功夫&,非一般人可比。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温香软玉不在&&,他自然也没必要睡了,于是也跟着起了*。

    今日回门&&*,自然也需要盛装打扮&^。

    凌莲&、伊雪进来帮云浅月收拾^,二人刚动手,便被容景制止了&,摆手让其退了下去*。二人不明所以^,见容景亲自动手,才了然,笑着退出了房门*^*。

    云浅月想起昨日他不是太满意&,不知道今日怎么给她折腾&,遂由了他*。

    朱钗云鬓&&^,翠玉珠华,环佩丝带,艳色织锦&。

    一番收拾*^&,不比昨日的逊色**,反而更胜了几分*。

    云浅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挑了挑眉,对容景道:“你不是就想将我藏着掖着吗&^*?这是怎么开了窍了&?”

    “嗯&,反省了一番,是牡丹总不能一直藏着^。别人再眼馋,也是我家的^^*!比菥暗?&。

    云浅月嗔了他一眼^。

    “以后我日日为你绾发画眉^?^!比菥盎繁ё潘橇宋?。

    云浅月勾了勾嘴角&,点点头^。她喜欢就这么被他捧在手心里宠着^。

    二人出了房门*,比昨日的时辰只早了从荣王府到云王府这么一段路的时间&。

    院子里住的那几人不知道是依然在睡着&,还是哪里去了*。反正一个人影也没^。

    云浅月也不理会&,跟着容景出了紫竹院^&。

    荣王府大门口&*,早已经备好了车*。车中装着新娘子回门带的喜礼。虽然云王府不缺这个&,但过程总是要走的&。

    二人上了车^,马车刚要启程*&,一辆马车从宫里来到&*,正巧堵住了路^。

    弦歌勒住马缰&*,对车内低声道:“世子^,是宫里文公公的马车&?!?br />
    容景“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和夜轻染定然是不让他们轻松悠闲的^,事情来了很正常&^。

    “奴才拜见景世子^!”果然文莱的马车来到,他立即跳下车^*^,对容景的马车恭敬一礼^^。

    “文公公可有事儿&?”容景温声询问。

    “摄政王请景世子即刻进宫?^*!蔽睦车?&*。

    “我今日要带着世子妃去云王府回门&^^?!比菥暗氐溃骸肮镉惺裁词虑?&*,摄政王处理了就是了。我在不在*,都是一样^&?*!?br />
    文莱连忙道:“摄政王说这件事情很重要*&,非景世子去不可&?!?br />
    容景挑了挑眉&^,“那就请摄政王稍等吧!我将世子妃送回云王府就去*?&!?br />
    文莱大着胆子道:“摄政王让景世子即刻进宫*^,景世子,要不您……”容景不答话,却是轻轻笑了一声。

    文莱立即住了嘴^^,连忙道:“那奴才现在就回去禀告摄政王^*,说您稍后就进宫*?!被奥?^^*,他不再多言*&^,连忙上了自己来时的马车&&,向宫里赶去了&&。不用容景吩咐&&,弦歌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荣王府向云王府而去。

    车中&,云浅月看了容景两眼^,见他玉颜有些浅浅的暗影*,她蹙了蹙眉*,并没有说话。

    今日的天比昨日还要暖**,大街上人流熙熙攘攘。容景和云浅月大婚的喜庆热闹显然还没有过去&,大街上还有三五一帮*^*,三俩一伙地谈论着关于这次举世皆惊铺就万里锦红的大婚^&,又有的谈论流水宴席多么多么美味^&,又有的谈论摄政王和染小王爷没出席大婚^,但是两日后却带着人包围了荣王府&*,后来御林军又撤退&&,荣王府没半丝动静等等&。一时间这一场大婚&,是百姓们茶余饭后最大的谈资&。

    马车穿街过巷^,热热闹闹的人声^&,不喧嚣&*^,反而令人觉得这才真实。

    云浅月懒洋洋地躺在容景腿上^^,“从今日起,不得闲了吧!这才没两日呢^^*!”

    容景笑了笑^&&,“你不总是说偷得浮生半日闲吗*^?一日里总有闲的时候&&?&!?br />
    云浅月不置可否&。

    马车来到云王府&&&,时辰正是巳时*,距离午时还一个时辰&。

    云王府大门口&^,云离和七公主早已经得了消息*,带着家眷们等在那里迎接新人回门*&。

    当容景和云浅月从车中出来,云王府大门口顿时如洒下了一片光华*^&。云离和七公主都惊艳了片刻,更何况云王府大门口的内眷和仆从下人们*,人人如定住了一般地看着二人*。

    云浅月想着十几年如一日她都是一个模样&,如今乍然改了^^,别说别人不适应,自己也不适应。她轻咳了一声。

    云离当先回过神来&,笑着道:“景世子,妹妹*&!”

    “哥哥*^!”容景微笑地对容景见了一礼*^。

    虽然大婚,容景娶了云浅月^,但到底是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不是云离能企及的&。他微微侧开身子,避过了他的礼&。对二人道:“爷爷一早就在等着你们了?&!?br />
    “妹妹这副样子**,真真叫人不敢认了^?*!逼吖髡馐币不毓?^,亲热地挽了云浅月的手臂,接过云离的话道:“是啊&,爷爷大早上就在等着你们了**,快进去吧&!”

    云离对容景道了一声“请”^*,二人走在前面&。

    云浅月和七公主走在后面,她笑着道:“我这副样子也还是一个我而已。嫂嫂怎么就不敢认了呢^!”

    七公主看了前面的容景一眼,对云浅月压低声音道:“我终于明白了当初先皇为何非要将你留了嫁进皇室&。你这般样子**^,连洛瑶公主都不及你。这京中可是真挑不出一个有皇后风范的人儿来*^?*!?br />
    云浅月心思一动&,这时才有些明白容景不再反对给她如此打扮的心思了。有些事情总要适应不是^^?她笑了笑&,“我这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醋藕每炊?*,其实里面一堆棉絮&*&。做不得真的?**!?br />
    “你说得也是^&!”七公主抿着嘴笑&^。

    四个人两两聊着天,不出片刻便来到了云老王爷的院子*&。

    屋中,云老王爷*、玉青晴^、以及云王府内眷称得上云浅月长辈的人都在*^,黑压压一大堆人&。二人刚进了院子&*,云老王爷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臭丫头*,有喜了没&*?”

    云浅月一个趔趄^^,险些跌倒*。这个糟老头子!

    七公主挺着大肚子扶住她&,笑着打趣道:“看将爷爷急的^^&,日日盼着你的肚子有动静^^。你快回答他^,到底有了没^*^?”

    云浅月瞪了七公主一眼&*,对屋里怒道:“你要不想我现在就回我自己的家*&,就闭了嘴*;乩匆淮文闳俏疑淮?^?^!?br />
    “都嫁了人了&,怎么还是这副牙尖嘴利的泼猴子样&。景小子&,你是怎么调教的^^?”云老王爷冲着容景来了^。

    容景和云离正走到门口&,玉镯笑着挑起帘子&&,他微微探头^,迈进了屋^,温润地笑道:“我哪里敢调教她^^?她调教我还差不多^。家有悍妻?*?!”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不听话休了她^?^!?br />
    容景摇摇头*,“不行,好不容易娶回去的。费了不少银子?*!?br />
    云浅月脸一黑&,抬脚就去踹容景。因为费了不少银子才不休的&?这个烂人!

    容景轻轻避过,回头笑看着云浅月&,温声哄道:“乖,现在可不能让你踢&,脏了没法见人&?;卦勖羌抑笪宜姹隳闾?*?!?br />
    云浅月狠狠挖了他一眼&,不理会他&&,向玉青晴坐的地方走去&。

    容景笑了笑,走到云老王爷面前^,正儿八经地喊了一声*&^,“爷爷^&!”

    云老王爷大声应了一声,顿时大笑*,“这些年我老头子就恼恨没有你这么一个孙子*^,如今算是得偿所愿了^。容老头那个糟老头子日日显呗他有个好孙子&&,管什么**^?到头来还是要分我一半?^!?br />
    云王府的内眷族亲旁支们都顿时纷纷恭贺,“恭喜老王爷得贵孙婿&^!”

    云老王爷更是开心*,从怀里拿出一卷书递给容景&,“这个你收着^&^?*^*!?br />
    容景伸手接过,放入怀里^^*,含笑道谢,“谢谢爷爷^!”

    云浅月瞪了云老王爷一眼&*,这个老头子**,她以为这些年她将他的好东西都搜刮殆尽了*^,没想到还有藏着的宝贝*。

    容景来到玉青晴面前*^,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母妃*!”

    玉青晴极为开心&,一双凤眼都快眯成一条缝了*,脸上笑得如一朵玉芙蓉*,连连道:“和这个臭丫头一样喊娘&?*!?br />
    “娘^&!”容景含笑喊了一声**^。

    玉青晴连忙应了&&*,欢喜地从怀里拿出一块羊皮纸递给容景,“这个给你&?!?br />
    容景眸光微动*,看了玉青晴一眼,伸手接了&,揣进了怀里&*,道谢*^,“谢谢娘*&^!”

    云浅月扫见了那个羊皮纸上写了云族两个字,她顿时凑近玉青晴耳边&&,恶狠狠地低声道:“原来你还有这样的好东西**,怎么就这么偏心?嗯?”

    玉青晴伸手拍拍云浅月的头^,给出解释&,“小景比你乖,这个东西得了也不会闯祸*。哪里像你^*?*^*!?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她至今对身体里云族的灵术还只懂得一知半解^,而她娘到好&&,将云族灵术的秘笈直接给了容景了&^。她能不嫉妒吗&?她这个女儿当的还没人家女婿亲&^。

    一番认了亲&,改了口。云王府旁支族亲走了个过场都退了出去*。屋中只剩下云老王爷&*、玉青晴&&、云离&、七公主、容景、云浅月六人^。

    云浅月左看看,又看看,忍不住问玉青晴&,“娘^^,子书哪里去了^?”

    “昨日来与我见了一面^,便不知哪里去了*?&!庇袂嗲绲?。

    云浅月蹙眉&,忽然灵机一动,“他是不是去救罗玉了?”

    玉青晴点点头*,“说不准**,也许是&^。那个小丫头我不救&,夕儿不救。她从小就和子书亲*,子书不可能不救她的^*&?!?br />
    云浅月想着都是亲兄弟姐妹,但也有个生疏远近的^^。她还记得在河谷县的时候第一次见子书&。他对罗玉极好^^,显然最疼爱这个妹妹&。

    几人话了会儿家常,便是午时^,云老王爷命人摆了膳&。

    吃到一半^,玉镯在外面禀告&,“景世子&&,宫里的大总管来了,说请您即刻进宫!?br />
    “饭还不让人好好吃了*?^&!痹魄吃隆芭尽钡胤畔驴曜?,问道:“他说什么事儿没有?”

    玉镯摇摇头&,“文公公没说*!”

    “你去问问他什么事儿,就说是我说的^。问明白重要了,今日就让他进宫^,不重要的话^,就不进?!痹魄吃吕戳嘶鹌?,“今日是我回门的大日子,她三催四请,当我软柿子好欺负吗^^?”

    玉镯连忙应了一声去了。

    容景给云浅月捡起筷子,笑了笑*,“好久没见到你发脾气了*,还有些不适应*?!?br />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不多时&,玉镯回来*,站在门外禀告^,“回小姐的话,文公公说了,是六公主的事情^&?&!?br />
    “她的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去!”云浅月恼怒地道*。

    玉镯轻声道:“这事情涉及到了景世子&,六公主在景世子和小姐您大婚那日出了宫&,在荣王府喝喜酒^,之后就再没回来&&&,宫里人瞒了两日&*&,才慌了神&,找到了摄政王和染小王爷那里。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命人查了,这一查不要紧,查到了荣王府二老爷家的大公子容翼和三老爷家的大公子容喆身上*,六公主被他们轮流给……糟蹋了*?*!?br />
    云浅月一愣^&,看向容景&。

    容景慢慢地放下了筷子,脸上没什么表情&。

    七公主腾地站了起来**,看向外面*,不敢置信地问玉镯^,“你说什么^?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玉镯低声回话^^,“是真的*,文公公不可能拿这件事情骗奴婢。据说如今的六公主还在荣王府二老爷家的大公子容翼的别庄呢!那别庄就在城外,如今被染小王爷的人给围住了别庄*。人赃俱获?^!?br />
    七公主身子向地上倒去^*。

    云离连忙伸手扶住七公主^,宽慰道:“你先别急**,本来六公主那样子*,早晚都会出事儿*,你急也没用^^,仔细肚子里的孩子^^?^^!?br />
    七公主闭了闭眼^&&,靠在云离的怀里^,没说话*^。

    云浅月想到荣王府二老爷家的大公子容翼和三老爷家的大公子容喆^*,那两个人都是好色之徒^。当初她启动凤凰劫失忆的时候第一次被容景弄去荣王府学识字*,出来的时候那二人在紫竹林外的木桥上拦了她^^,对她别有居心&,但后来因为容景,那二人避得她远了,再不敢惹她。如今做出这等事情来^,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六公主虽然不招人待见&&,但那也是金枝玉叶^^。更何况还是一支许了孝亲王府小王爷的金枝玉叶&。这件事情不知道到底是人下的套*^,还是他们两个真是猪油蒙了心^*,觉得玩一个公主也无所谓*,鬼迷了心窍^,做出这等事情来^。她看向容景。

    容景起身站了起来*,对外面问道&,“如今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在哪里^?”

    “据说在宫里等着您^*!”外面的玉镯道**。

    容景偏头看向云浅月*,眸中没什么情绪变化^,温声询问*^,“你是在府中等我回来接你,还是与我一起去&?”

    云浅月立即握住他的手&,“我与你一起去!”

    “好!”容景不再多言^,拉着她出了房门。

    ------题外话------

    铁血即将开始了*,美人们^,你们的票票就是我的动力啦……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么么哒&!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五章 雄心豹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五章 雄心豹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