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慕容玉玺

    一个是与她割袍断义,再无情意^。

    一个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这个结果她有所预料*,但与有所预料的结果还是有所偏差。以前一直以为割袍断义的人,如今却是不为瓦全&,以前以为不为瓦全的人,如今却是割袍断义&。

    云浅月看着两块玉,目光如压了一层黑压压的云,心头有一瞬间空落落的沉寂&。

    夜天逸……

    夜轻染……

    容景伸手端过云浅月面前的托盘,温润的声音透着丝丝冷意,“青裳,将这两块玉好生帮世子妃收起来?!?br />
    “是!”青裳立即接过托盘&。

    云浅月抬起头看着容景*。

    容景伸手握住她的手*,眼中的温凉褪去,填进一抹暖色&,“还去出游吗^?”

    “去!”云浅月立即点头。为什么不去?只要她嫁给容景^,这个结果已经早就注定。

    容景拉着她转身向外走去*。

    “臭小子*,你们要去出游&?”容老王爷喊住二人。

    容景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声。

    “小丫头,那核桃别弄坏了。你们早去早回^,晚上陪我吃饭?!比堇贤跻龈懒艘痪?,摆摆手。

    云浅月脚步一顿&,容老王爷已经嘱咐两遍别弄坏了*。这核桃有什么问题是显然的了。

    “好!”容景应了一声*,拉着云浅月出了房门。

    屋中的族亲本来觉得荣王府外围困了一万御林军,摄政王和染小王爷昨日又那般闯了进来&。今日必然不能善了&,从昨日夜里就一直心惊胆战,没想到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就这般一人喝了一杯茶后扔下一块玉佩走了^,如今见容景拉着云浅月也走了*,他们齐齐松了一口气。旁支叔伯长辈们自然不敢让云浅月敬茶^,毕竟是天子帝姐,即便不是天子帝姐^,他们不敢喝世子妃敬的茶。

    容景和云浅月离开后,一行人也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儿一般,齐齐从大厅出来。

    不多时,大厅内就剩下了容老王爷和他怀里抱着的夜天赐*。

    容老王爷捏了捏夜天赐的脸蛋,颇有些沧桑地道:“留了这么些年,那个东西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我老头子剩下的心愿也就是等着抱重孙子了?*!?br />
    夜天赐似乎应和他,咿咿呀呀地和他说着&。

    “你这个小东西&,到是个有福的&?!比堇贤跻懔说阋固齑偷男”亲?,笑骂了一句^,“若不是血里有着云王府的种*,冲着夜氏&,就不能留??锤崭兆吣橇礁鲂∽?,一个比一个心狠执拗&?!?br />
    夜天赐依然咿咿呀呀,小小的胖胖的手去费劲地揪他胡子。

    一老一小玩起了抢夺胡子的游戏。

    容景拉着云浅月向马厩走去*,走到一半路的时候,荣王府围困的御林军如潮水般退了去,肃杀的气息也顷刻间消失无形&。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和夜轻染不是拿气势吓唬人的人,吓唬容景更没必要。昨日带着御林军来荣王府时应该是抱了铲除荣王府的打算的*,不知道为何后来又改了主意*。不管如何,她还是想和容景平静过几天小日子的^,照这情形&,大抵可以。

    二人来到马厩*,有人已经将玉雪飞龙牵了出来。

    云浅月看着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色的宝马,像是晴朗日空白得无暇的云彩。她赞了一声,松开容景的手,几步来到马前^,伸手去摸马头。

    玉雪飞龙偏了一下头,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云浅月的手,一双马眼警惕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一愣,上前了一步*,又伸手去够他。玉雪飞龙又退后了一步。

    云浅月又反复两次*,玉雪飞龙一样的退后和避开&。她疑惑^,偏头去看容景,“这马靠近不得*?”

    容景笑着走过来,温声道:“这是匹公马^!”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公马我骑过不少*,但没见到这样的?!?br />
    “玉雪飞龙的公马不同别的,马身龙心。天生高傲,不屑女子骑&?!比菥暗?。

    “不屑女子骑?我今日就偏骑,看你有多高傲!”云浅月闻言一恼&,板下脸,对玉雪飞龙招手,沉声沉气地道:“过来!你再不过来*,我现在就宰了你烤肉吃。这等宝马的肉,不知道是否比寻常的马肉好吃&?&!?br />
    这一招,她是从容景那里学来的。容景曾经用这招吓跑了夜轻染送给她的踏雪。

    玉雪飞龙自然是通灵的宝马,闻言立即不再后退了,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伸着手等着它。

    玉雪飞龙又有些委屈地看向容景。

    容景笑道:“她可得罪不得*,我寻了你来*,就是送她的,养了你这些日子,若你不听话,讨不得她欢心&,那少不得用你的马肉来讨她欢心了?!?br />
    玉雪飞龙闻言立即走近云浅月,用马头讨好一般地蹭了蹭她的手*。

    云浅月眉梢挑了挑^,得意地笑了一下^,偏头对容景道:“去哪里出游?”

    “如今天虽然依然春寒,但灵台寺后山有温泉,所以比京城要暖,那里的春海棠应该开了。我们去赏海棠吧!”容景笑着道&。

    “共乘一骑^?”云浅月想着春海棠在在春寒料峭的冬末春初日,大约别有一番味道。

    “自然*?!比菥膀ナ?。

    云浅月足尖轻轻一点,轻盈地落在了马背上。伸手将手递给容景。

    容景握住她的手,转眼间深红色一闪,他已经坐在了云浅月身后&。伸手接过她手中的马缰,玉雪飞龙被关了小半年,早已经按捺不住,待二人刚一坐稳,不待容景驱赶&,他便奔了出去。

    玉雪飞龙到底是玉雪飞龙,比一般马城快不是说假,二人先在马厩门口,转眼见就到了荣王府。

    荣王府大门口大敞四开&,容昔正对几个仆从吩咐事情,见玉雪飞龙来到,还没来得及避开,那马鞭驮着二人从众人头顶腾飞而过,转眼间上了街道没了踪影&。

    容昔连心跳都没来得及,愣愣地看着长街尽头那一抹白影上面的两抹红影问身边的仆从^,“刚刚可是世子哥哥和世子妃嫂嫂出去了?”

    众仆从晕乎乎的,哪里看得清,都摇头。

    容昔问向门口的侍卫,门口的侍卫自然都是容景挑选出一等一的护卫,武功都不错^。其中一人点点头^,“回大总管,是世子和世子妃骑着玉雪飞龙出去了?!?br />
    “果然是好马!”容昔大赞了一声,少年老成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属于他这个年龄该有的表情来^,惋惜地道:“可惜从世子哥哥寻了玉雪飞龙来&,就栓在马厩里,谁也不让动。只有眼馋的份,骑不上?!?br />
    府中的侍卫都心有所感地点点头^。

    容昔在夸赞好马的时候*,云浅月脸上也是赞叹了一下,对容景道:“果然是好马!”

    “它有这样的名声,自然不是虚传的?!比菥奥ё旁魄吃碌难?,用衣袖挡住了她面前的风&,以免让清寒凌冽的风刮到她*。

    “我还没那么娇气!”云浅月推开容景的手^,如今天到底是暖了,没那么寒了,连风也只是带着丝凉意^,却没了透骨的寒,她想着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就又一年了^。这一年她最大的收回就是在新年那日她成了他的人,嫁给了他&。

    容景依然挡在她面前^,“这跟娇气没关系&,我是担心你的脸吹了风,摸起来不舒服?!?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这个人!不再理会他,问道:“哥哥他们醒来了没?”

    “应该差不多了!”容景道。

    “他们如何出城离开*?来的时候夜天逸和夜轻染正是被你困住的时候吧^?如今他们出城,便是一桩难事儿?!痹魄吃碌?。

    “谁说他们要离开了&?”容景挑眉。

    云浅月一怔^,回头看着容景,“他们不离开?西延*、南梁、南疆都不要了?留在京城?他们留在这里做什么?”

    “不是不要了,而是都安排妥当了^,短时间就住在荣王府^!比菥暗?。

    云浅月眯了眯眼睛,“为何?”

    “都是想看热闹的人*^,赶也赶不走!比菥暗?。

    云浅月闻言顿时明白了,容景铺就万里锦红,大摆流水宴席^,用阵法困住了夜天逸和夜轻染,顺利大婚了。正因为这一切太顺利&,暴风雨都被他挡在了密网外,如今密网被捅破^,露出蓝天,这蓝天哪里不会乌云变色的道理?那些人一个个的都不是个安分的主。自然想看热闹^,既然想看热闹的话,还有什么比天圣京城这个接近风暴中心的地方看得更畅快^?

    不过这些个人都留在天圣京城&,一个个都是闲不住的主&,恐怕不止看热闹,没准一个高兴*,还会搀和上一脚。比如南凌睿,比如叶倩,比如西延玥,比如风烬&,比如玉子夕……

    虽然这些人想看热闹,但她可不相信容景赶也赶不走的话。他若让谁走,不敢说轻而易举,但一定有办法的。既然让他们留下来,指不定又有什么谋算了。

    云浅月歪着头仔仔细细地看着容景的脸&,“从实招来*,你想做什么&?”

    容景见她一副审讯的模样,好笑道:“既然风雨要来了,某人让我等着,不放更热闹一些&?!?br />
    云浅月知道他指的某人是夜轻染&^,想起那块粉碎的玉^,心里沉了沉,没了话*。

    容景也收了笑意,眸光染上一抹寒意^,不再说话。

    玉雪飞龙被束缚得太久*,在大街上还顾忌着人群慢了些步伐,但刚出城门^,便发挥本能*,拔足狂奔&。容景也不束缚它&^,任它跑了个痛快。

    本来京城距离清泉石灵台寺最少要一个时辰的路程,可是玉雪飞龙不过是半个时辰便到了。来到清泉山后山脚下,再无道路^,玉雪飞龙才停住脚步。

    容景揽着云浅月飘身落地。

    云浅月的鬓发被吹得有些凌乱,容景细细为她整理。待整理妥当,拉着云浅月上了山。

    灵台寺云浅月来过太多遍,对这里的路早已经驾轻就熟。

    二人上了山,云浅月果然看到一片春海棠含苞吐蕊,正是花期^。她笑着对容景,“这天下的一景一物到是难不住你^,哪里有什么动静,都先被你知晓了。这里的海棠花开得这么静悄悄的*&,竟然也被你发现了?!?br />
    “家里有个喜爱赏花的夫人,自然要多留心一些?!比菥耙庥兴?&。

    云浅月嗔了他一眼,眼波流转间,有着新婚燕尔的少妇风情。

    容景心神微微一荡,揽过她纤细的腰肢在怀,忍不住俯身吻下。

    云浅月伸手扯过一株海棠花挡在她面前&,容景顿时停下,不满地看着她。她白了他一眼,“你带我来这里,不会是真来赏海棠花的吧?到底什么事儿,说吧!”

    容景伸手扶额,无奈一叹,“云浅月,女人太聪明了不好^!”

    “我怎么没觉得女人太聪明不好!”云浅月看着他。

    “女人太聪明,要夫君何用&?”容景眸光有些幽幽。

    云浅月看着他的模样就好笑&,故意气他,“用来暖床!”

    容景眸光闪了闪,这一闪,便闪出一丝潋滟来,他一本正经地点了一下头^,“也对!”

    云浅月无语。

    “走吧!既然赏了海棠&,我们去取东西^?!比菥吧焓掷∷?,向灵台寺走去。

    云浅月想着果然是有事儿,被他拉着走了两步*&,问道:“我们这样来这里,会不会显眼,被人知道?”

    “知道也没什么^?!比菥安灰晕?。

    云浅月想着容景越来越嚣张了,其实他就是外表糊弄人,温润如玉,不紧不慢*,掩盖了他张狂的本性&,论起来,她纨绔嚣张的性体才不及他三分??上?,天下人不知道。

    二人来到达摩堂^,一个小沙弥等在那里,见二人来到,连忙打了个佛偈,“阿弥陀佛^,景世子,景世子妃,慈云方丈在禅房等候两位^?!?br />
    “劳烦引路*?!比菥暗愕阃?。

    小沙弥连忙头前带路。

    容景拉着云浅月依然如往日一般,像是前来游玩&,步履轻缓地跟着小沙弥向里面走去。

    来到慈云方丈的禅院门口&,小沙弥停住脚步&,侧过身^,恭敬地请二人进去。

    云浅月向里面看了一眼,院中只有几株参天古树,山寺静寂,今日没听到钟声。禅房内落下着帘幕,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来到禅房门口,容景伸手推开门,拉着云浅月走了进去。

    只见禅房内^,慈云方丈正在闭着眼睛盘膝念经,面色肃穆,口中念念有词^。

    容景也不打扰,面色平静地等候。

    云浅月想着容景到底来这里取什么东西?她有什么东西放在了这里?

    静静等了片刻,慈云方丈睁开眼睛**,起身站起来^^,对二人打了个佛偈,“阿弥陀佛&,景世子&^、景世子妃,终成良缘,老衲恭喜了&!”

    “多谢大师&?!比菥暗恍?,还了一礼。

    “景世子可是来取那样东西?”慈云方丈看着容景询问。

    “不错!”容景点头。

    慈云方丈老眼闪过一丝沧桑,叹道:“百年了,老衲以为这传到我这一代^,也许也等不到人来取了,会继续传下去,没想到……”

    容景不说话。

    “景世子,你真的决定了?”慈云方丈盯着容景的眼睛。

    “决定了!”容景目光依然浅淡。

    慈云方丈点点头,“信物可带来了?”

    容景偏头对云浅月柔声道:“将爷爷给你的那个核桃拿出来吧!”

    云浅月一愣,没想到容老王爷给她的这个核桃是信物,她伸手入怀,拿了出来^,看了一眼,还是普通的核桃,没什么不同。递给容景。

    容景将核桃伸手轻轻一捏,完好的核桃一碎两瓣&,里面弹出一块明黄的绢布^。他将绢布递给慈云大师。

    云浅月看到绢布上写了两个字“慕容”,心下了然。灵台寺是千年古刹,自然历经了前朝几百年的慕容氏&,慕容氏执掌江山时,天下兴乐,佛善之心备受推崇,不止灵台寺^,寺庙都有很高的地位。后来慕容氏天下乱,夜氏夺了江山&,当年十二高僧破甲上阵去救夜氏先祖夜卓岚*,成了夜氏江山的功臣。夜氏先祖虽不打压&,但也不喜佛,别的寺庙渐渐衰败,但这身为功臣的灵台寺却是留了下来&&。所以,灵台寺要保留一样东西,的确能完好无损地保留好。谁也不会怀疑*。

    慈云大师伸手接过绢布*,看了一眼&,点点头^,“不错&,这正是信物?!被奥鋇,他转身,从一座佛像的佛手下拿出一方小铁盒子递给容景。

    容景接过铁盒,对慈云方丈道了一声“谢”,拉着云浅月转身离开&。

    二人走到门口,慈云方丈打了声佛号,对容景三分崇敬&^,三分劝慰道:“景世子,苍生任念为重!”

    容景笑了笑,“大师不必担心,我答应了云浅月,送她一片锦绣河山。君子一诺值千金^,我对她的许诺&&,不止千金?!?br />
    慈云方丈面色一松,“景世子,景世子妃慢走!老衲不送了*!”

    容景拉着云浅月出了灵台寺。

    二人出了山门^,灵台寺的钟声响了起来&,足足响了十二下。

    云浅月好奇地看着容景手里的盒子,问道:“这是什么**?显得很重要似的?!?br />
    容景带着云浅月来到那片桃花树下*,停住脚步^,伸手打开铁盒让她看。

    云浅月看到铁盒里放的事物,愣了一下,“慕容氏的玉玺?”

    容景静静看着那一方玉玺^,淡淡地点了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也跟着容景看着那方玉玺&。慕容氏的玉玺雪藏了百年&,终于重见天日&。这里面不是简简单单的百年时光&,而是隐藏了前朝帝后情深的神话背后*,太子失踪,天下大乱,烽烟乱起,血流成河&,荣王和贞婧皇后悲苦的一生,忠于慕容氏的臣民百年躲躲藏藏隐蔽筹谋。

    这一方小小的玉玺^,背后是百年风云。

    如今它重见天日^,一切的历史将被拨开云雾,铺开在天下万民眼前。

    一时间,这处静静,玉玺散发着沧桑的光芒,被岁月沉淀,它依然不掩光华。

    许久*&,容景合上玉玺,伸手抱住云浅月,将他揽在怀里,声音微哑,“云浅月,我要背负起重任,你也要与我一起??刹灰谐蝗站醯美哿巳酉挛易约号芰??!?br />
    云浅月嗤笑一声&,“我是那样的人吗&?”

    容景一本正经地想了一下道:“不好说?!?br />
    云浅月恶狠狠地捶了他一下,“我肯定会跑的,你等着瞧吧!”

    容景笑了一下,“那就一起跑?!?br />
    云浅月好笑^,推开他&,“走了,爷爷还等着我们回府陪他吃饭呢!”话落,她嘟囔道:“怪不得一直嘱咐要小心别弄坏了,原来是让你弄坏了。我还要找他要宝贝的&^,不能拿这么一个东西打发了我?!?br />
    容景点点头,“你说得对!”

    二人下了山^,玉雪飞龙见二人回来,亲昵地跑上前,二人上马,他嘶鸣一声,四蹄扬起*,向回城的路而去。

    二人从后山离开,前山门这时来了一队乌衣骑,小沙弥刚打开山门,乌衣骑便冲进了灵台寺^。不久后,灵台寺再度响起钟声。

    回到京城,玉雪飞龙驮着二人径直回了荣王府*。

    在荣王府门口,玉雪飞龙驻足,容景和云浅月翻身下马。

    二人刚要往府内走,青影从暗处现身,凑近容景^,耳语了一句^。

    容景面色微微沉了一下,淡淡点头,“知道了!”

    青影退了下去。

    云浅月即便不懂唇语^,离得容景这么近,她还是听到了那句“染小王爷的乌衣骑冲进了灵台寺,慈云方丈圆寂^?!钡幕?*,脸色也微微一沉,薄唇抿起。她和容景刚刚离开*,夜轻染的乌衣骑便去了灵台寺,他是知道什么了吧&?可是风声从哪里传出的?那个小沙弥是夜轻染的人?还是他从那个核桃猜测出来了消息?她看向容景,“你没有安排救慈云方丈?”

    容景淡而温凉地道:“灵台寺既前朝后又繁华了百年&,拜夜氏所赐,慈云方丈自愿圆寂,以全夜氏江山*?!?br />
    云浅月不再说话。想着容景要保慈云方丈自然可以保下,但他自愿求得一死^,便没办法了&。他一死,夜轻染不知道该下来会让乌衣骑如何&?会让灵台寺所有人都陪葬?想到此,便问了出来。

    容景摇摇头*,“他不会^!灵台寺数千僧人,此时的天圣*,不允许他大开杀戒?^!?br />
    云浅月想着若是允许*,夜轻染会吗?她直觉地摇摇头*,夜轻染应该也是不会的^。

    二人向府内走去,来到容老王爷的院子&^,刚到门口*&,便闻到屋内有阵阵饭菜香味飘出。

    进了房间,容老王爷正坐在桌前等着二人^。见二人回来,抬起眼皮^,看了二人一眼&,“小丫头脸色不太好^,受了惊了?”

    “你一个人吃了我四盏茶,就给了一个核桃,不算&?!痹魄吃伦?,对容老王爷伸出手。她才不相信他没有宝贝。

    “你这个小丫头!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算了!比堇贤跻踊忱锾统鲆桓龇夯频谋咀尤痈魄吃?,“这回我的老底可是掏给你了,小丫头,你要是还不满意……”

    云浅月拿着泛黄的本子看了一眼,顿时将本子揣进自己的怀里**,连忙笑着道:“满意,满意,多谢爷爷!”

    容老王爷敲了她一笑*,“算你识货!”

    云浅月得意地笑了笑^,先祖荣王的东西,哪里有差的?行军布阵的阵法和谋略&,她最喜欢了。这个比所有的宝贝都好,她能说不满意吗?自然是极其满意。

    “看你的脸色,染小子追去了灵台寺?慈云圆寂了?”容老王爷看向容景。

    容景瞥了容老王爷一眼^,“嗯”了一声。

    “那个小子到是个聪明的,单从我给小丫头的核桃里就判断出了事情。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若他不是个有能耐的*,当初也不可能被德亲王府那老东西赶出京城^。这些年,京城这些小子里,除了你,属他最让人摸不着路数?&!比堇贤跻繼。

    容景不说话,云浅月也不说话&。

    容老王爷又唠叨了两句&,便也不再说这个事情*,招呼二人吃饭。

    云浅月虽然没什么胃口^,但也吃了不少*。这个天下不是难受谁的逝去和悲悯谁的离开便能止步不前,总要有开篇作为彩头^。慈云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

    饭后^,容景和云浅月和容老王爷叙了会儿话*,便回了紫竹院。

    青裳见二人回来,连忙上前,对容景悄声道:“世子^,他们都醒了,如今正在屋中&^?!?br />
    云浅月见屋中拉着帘幕,她想着这几个人将她和容景的房间当成自己的家了^,不知道又合计在一起捣鼓什么。

    容景点点头,拉着云浅月进了屋。

    推开房门*&,一眼就看到屋中的几人,除了容枫不再,那几人都在。正围在一起玩着什么^,热热闹闹的^,二人回来,那几个人连眼角都没瞟来一下。

    容景和云浅月走近,只见几个人正在赌博*,每个人的身前都有一堆赌注&。云浅月无语地看着这几个人,真是胆大包天了,将她和容景的房间当成赌场了。

    ------题外话------

    最近的月票好不给力啊*,美人们,乃们手中的票票留着是留不出激情的啦,听到我脆弱的小心肝在弱弱地呼喊了没?你们再留着票票不给*,嗯哼哼哼哼(牙根疼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四章 慕容玉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四章 慕容玉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