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新妇奉茶

    荣王府被一千乌衣骑和一万御林军围的水泄不通,而夜轻染就在这等情形下要留下来喝茶^,什么意思&?云浅月看向容景。

    容景伸手拉着她重新躺下,闭上眼睛,声音温柔,“继续睡,别理他们&^?!?br />
    云浅月想着肃杀之气透过墙外甚至穿透紫竹林飘了进来^^,森森入骨,她能睡得着吗*&?

    “辰时才给爷爷奉茶&,时间还早*&?!比菥叭嵘溃骸澳闳范悴凰??若是不睡的话,明日怕是没精神应付?!?br />
    云浅月“嗯”了一声,可是睁着眼睛看着棚顶*,半丝困意也无&*。

    “你若是真睡不着^,那我们做些什么&?”容景唇落在她雪白的脖颈上*,声音蓦地一低。

    云浅月连忙闭上眼睛*,“睡&,困着呢,谁说我不睡&?!?br />
    “真睡?”容景挑眉&。

    “真睡?&^!?br />
    “睡得着^?”

    “睡得着?^!痹魄吃孪胱耪飧龌斓?&,她哪里敢不睡,她不睡的话,明日的奉茶又不成了*。虽然她想起夜轻染和夜天逸就头疼,他们等着喝茶^*&,她不想见他们,但是这奉茶可是大事儿&,不能因为他们她就真躲着不奉了^*。

    “那就睡吧&!”容景微微撤回了些身子,搂着她轻轻拍着。

    云浅月本来没有困意,被这几句话扰了心神,顿时有了困意。她不得不赞叹容景拿她心思拿得准,在赞叹中,呼吸平稳地睡了过去。

    听到怀里的人儿传出均匀的呼吸声,容景睁开眼睛看着她*,眸光却无半丝睡意&。

    他用了十年准备*,当时与灵隐大师对弈玲珑棋局时就以防有朝一日用到^,连灵隐大师都堪不破的棋局&,困住一个人几日应该没问题^*。在灵台寺南山时与她下那一局玲珑棋局时,他隐隐就觉得大约不久后就会用到*?;厮憔?^,未雨绸缪&^,处处小心,防患未然,这些他都做了又如何&^?他从来就知道*,想要她,比要江山还难*&。

    江山于他^,或许不用如此费尽心机,这些年他若是颠覆夜氏^&*,机会比比皆是^*。但是她不同^*,想要她*,机会于他来说,从来只有一次^。一次^,他就抓住了,一辈子&*,甚至几辈子,几十辈子都不放手。无论是谁来夺&,都必备三尺青锋。谁也不行!

    容景正想着^,云浅月的手忽然盖在了他的眼睛上,语气软软地嘟囔,“让我睡你反而不睡了&*&。不公平*&,你也睡?*!?br />
    容景眸光绽出一抹笑意,伸手紧紧抓住了她的手*&^,与她纤细的手指十指相扣^,闭上眼睛,声音温柔^*,“好!”

    云浅月嘴角勾了勾,彻底安心睡去^&**。

    房中传出两个人缠绕在一起的均匀的呼吸声&,平稳轻缓。

    荣王府除了外围御林军和乌衣骑的肃杀气息*,府内再无人声喧闹。

    荣王府迎驾的众人见到御林军包围了云王府&,一个个的都吓破了胆*^,但是紫竹林没传出动静&*,众人渐渐心安下来。荣王府的世子就是他们的主心骨&。摄政王和染小王爷这等阵仗都没能让紫竹林里面的人出来,他们在夜半的冷风中跪了半个时辰,见再没动静,都大着胆子起了身回了各个院落的房舍^&^,但再无人敢睡。

    夜天逸和夜轻染在前厅中再未传出声音。

    一夜恍惚而过^。

    天明时分,云浅月不用人喊就醒来^^*,睁开眼睛,见容景依然在睡着*,她看了一眼天色,收回视线,静静凝视着容景^*。

    这样一张容颜&,她从小看到大,百看不厌^*。

    静静看了片刻,心便被幸福溢得满满的,忍不住慢慢俯身去吻他^。

    容景每次睡眠都很轻,今日偏偏沉了些^,她的唇轻轻贴在他唇上片刻*,他依然无知无觉地睡着,她觉得这样很有意思*,于是起了心思**,轻轻用舌尖一点点地撬开他的唇&,落下细密的吻。

    容景的呼吸似乎蓦地浊重了一下。云浅月立即惊醒^,像只偷了腥的猫&^,连忙退了回来&^。她刚离开,容景便睁开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她,眼中一汪笑意,声音温润好听&,“我竟不知道你有这个喜好……”

    云浅月看他没半丝惺忪^,便知道他早就醒来了,竟然佯装睡觉,脸一红*,问道:“我什么喜好*?”

    容景不答话&^,忽然翻身,将她轻而易举地压在了身下,低头吻下。

    云浅月连忙伸手退却,“天亮了!”

    “还没太亮&*!比菥拔亲潘?,本来清润的声音蓦地变得低哑*&,“做一件事情够了……”

    云浅月刚要反对,可是容景已经不容她反驳^*,深深地吻住她,如玉的手轻轻一扯,她腰间的丝带被扯开,丝锦的睡袍滑落*^,露出滑如锦缎的凝脂玉肤^&。他的手覆在上面^*,轻轻抚摸,流连忘返。

    云浅月呼吸窒了窒,顿时紊乱^,不多时&,缠绵渐深,她被挑起情动&&,淹没在情潮中^^。

    鸳鸯软帐&,帷幔摇曳,一室春暖&^。

    昏昏沉沉中*,云浅月想着***,今日的奉茶,是不是又要晚了^&&。

    奉茶晚了^,那是注定的!

    一番缠绵,身体疲惫不堪,即便想着奉茶&*,但也没力气起身了。云浅月埋怨地瞪着容景,但那眸光含水^&*,盈盈脉脉,似嗔似恼^,没有半丝威慑力,相反更是令人心神激荡^&*,我见生怜。容景伸手捂住她的眼睛^^,柔声低哑地道:“不想今日再奉不了茶,就别这样看我*?*&^!?br />
    云浅月哼哼了一声*,连气息都是虚弱的。

    容景伸手勾起她一缕青丝&,缠在指间,转了两个圈,再看着她那一缕青丝一点点从她指尖如花一般地弹开,他眸光含笑^*,柔声道:“乖,离午时还早^&&^,你睡片刻,我再喊醒你&?!?br />
    “不信你?!痹魄吃峦鲁鋈鲎?。

    “信我吧!今日真喊醒你?&!比菥扒崆嵊蘸?*,“你这样子没法去奉茶&?^*!?br />
    “都怪你&&^&?!痹魄吃缕淮蛞淮?。

    “是*,都怪我&*,你勾引我的时候,我应该定力足一些^,不该让阵地失守^,一发不可收拾?!比菥靶ψ诺?^。

    云浅月顿时没了声&,心中愤愤^^,今日的事情的确先怪的是她,是她没受住诱惑,将一个大灰狼当成小白兔了。她憋屈了一下,憋出一句话*&*&,“下次你定力足些*,别再失守了^?*!?br />
    容景轻笑,很是顺从她,“好!下次一定多忍些时候?^!?br />
    云浅月点点头,算是基本满意^&,不满意也没办法了,她嘟囔一句&*,“我稍微睡一会儿,你一定喊醒我&,你敢不喊醒我^,我和你没完?!?br />
    “好**!”容景点头。

    云浅月实在耐不住疲惫^,睡了过去&。

    容景看着她&,玉颜笑意深深。这样的她,让他如何不爱?

    外面天色大亮^,沙漏从卯时指向了辰时,又由辰时向巳时迈进&。

    青裳的声音在外面轻声响起,“世子,老王爷派人来询问^*,今日世子妃奉茶吗?”

    “奉!让他们等着*?*!比菥胺愿?。

    “是!”青裳退了下去&,出了紫竹院&。

    容景把玩着云浅月的一缕青丝&*,看着她的睡颜**,静静等着沙漏流失*,等着阳光从窗子射进来洒得满室明媚^。

    沙漏指向巳时整^,青裳的声音又在外面响起^,提醒道:“世子,已经巳时了&!染小王爷说^,您今日若不带着世子妃去奉茶^*,那么他和摄政王等了半夜又半日*,不介意铲平了荣王府?^&!?br />
    容景“嗯”了一声,不舍地看着云浅月的睡颜^,轻轻一叹&,低头吻她。

    云浅月一个激灵醒了来,第一反应就是恼怒,“容景^*,你仔细纵欲过度……”

    容景笑了一声^&,伸手拍拍她的脸&,“醒了就好!我舍不得喊醒你,只能用这种办法**&?!?br />
    云浅月立即睁大眼睛^,看见沙漏指到了巳时*&,距离午时还有一个时辰,她立即坐起身&,对容景没了恼怒,表扬道:“算你识相*&,知道喊醒我?!?br />
    容景笑着摇摇头,起身穿衣^。

    大婚才两日,自然穿着不会太素淡,容景的衣袍^&^,除了月牙白天蚕丝锦的缎子,云浅月另外给他选了两匹华丽的深红锦缎做了几套衣服,自然是用来以备大婚后穿*。而她自己的则是与她搭配相得益彰的玫红色拖地长裙。

    今日是奉茶&,虽然时间短暂*,但穿着体面也不能马虎&。

    云浅月喊了凌莲、伊雪进来^,仔细为她梳妆穿戴。

    梳妆穿戴妥当*,容景看着云浅月,便凝了眼**。

    云浅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也有些凝眼和陌生。

    “小姐真美*&!”凌莲和伊雪轻声赞美^。

    容景醒来^^,眸光缩了缩^,立即道:“换了!”

    云浅月回头看着他,“怎么了?”

    凌莲和伊雪也不明所以。

    容景看着云浅月重复^,“我说拆了重梳洗?!?br />
    “不妥当吗?”云浅月抿唇,“我也觉得不太适应&^,但是我如今嫁给了你^,若不正式一些,便不像个样子*。哪个样子不都是我吗?况且再重新弄的话时间来不及了*&?!?br />
    容景不说话^*^&,只是微微蹙眉看着她&。

    “算了&*,就这样吧^!”云浅月伸手拉着他的手&*。

    容景不再反对,被她拉着出了房门*。

    两日没出门*,云浅月一时间有些不适应^,阳光打在她脸上,她不由得用手挡了挡*^,对容景道:“今日的阳光真好*!”

    容景“嗯&!”了一声&。

    二人出了紫竹院&,向荣王府的前厅走去,容景走得很慢^。

    荣王府各处都静静的^,两个人的脚步声轻浅*&,却成为了府中最大的动静^**。

    绕过前院,云浅月一眼便能看到荣王府大门口围困的御林军。兵器盔甲,面色肃杀^^。她想着夜天逸和夜轻染带着御林军和乌衣骑在这里守了一夜^,他们到底想要一个什么结果?不会只想喝她一杯茶这么简单吧!

    荣王府的前厅大殿外守了黑压压一群人。其中有荣王府的内眷仆从,也有夜天逸和夜轻染的贴身护卫^。足足数百人之多&。

    见二人来到,荣王府内眷仆从们紧绷的面色齐齐一松&&,随即顿时惊艳地看着云浅月^*。夜天逸和夜轻染的贴身护卫眼中也现出惊艳的神色来*,不过到底是受过训练的护卫^,也不过片刻,立即敛了心神。

    容景微抿着唇**,拉着云浅月走进大厅^。

    守在门口的人惊醒*^,立即挑开帘幕,大厅内的情形一览无余。

    容老王爷端坐在首位上,怀里抱了小夜天赐^*。他左边下首坐着夜天逸和夜轻染*,两个人的脸上如出一辙的面无表情^。右边下首坐着荣王府的近枝族亲,容景的堂叔伯婶婶们,也就是容老王爷一辈以及已逝的荣王一辈的二房^^、三房、四房的人*。

    容景拉着云浅月来到*,大厅内众人的目光顿时聚到了二人的身上*,顿时人人眼中现出和外面人一样的惊艳神色来。

    夜天逸和夜轻染一直看着门口&,当看到云浅月,目光齐齐一凝&。

    只见云浅月绾着妇人的发髻*,头上左侧佩戴着容景送她的桃花玉凤钗^,发髻间右侧插着玉步摇,耳上佩戴着金珠翠玉灵玉环**,身穿荣王府世子妃一等命妇的宫叶百褶垂绦&^,足瞪的再不是她寻常贯穿的绣花鞋,而是宫中女子和王府女子正式的屐履。整个人泄去了一身懒散和往日的嚣张纨绔漫不经心百不正经的神色,而是神色怡然^^。朱钗云鬓,环佩轻响。倾城之姿*^,风华容貌,款款走来*,她脚下裙摆如徐徐开出莲花,摇曳风姿。这一份尊容气质,如今怕是天下任何女子也比不了,即便是东海国的洛瑶公主如今站在她面前**,也难以企及^,致使天下女子失色黯然^。

    大厅内外的众人心里齐齐蹦出一句话,“这荣王府的浅月小姐&^^*,不&,景世子妃才当得上天下第一美人?^!?br />
    洛瑶公主有貌,倾城绝色,但高贵有余,尊华不足。

    以前的丞相府秦小姐被誉为天圣第一美人&,但她如今与这位是差之千里。

    一时间本来静寂紧张紧绷的大厅内外^,流动的气息转变为赞叹与凝滞*。

    容老王爷毕竟年事已高^,自然不受这等影响^,老眼扫了众人一眼,洪亮的声音打破沉寂*,“臭小子*,终于舍得带着你媳妇出来给我老头子奉茶了?”

    “现在也不舍*^,所以*^^,你的茶最好快些喝?^&^!比菥捌沉巳堇贤跻谎?,温声道&。

    容老王爷哼了一声&^。

    二人打破沉寂&&^,众人才立即惊醒。

    夜天逸和夜轻染眸光动了动*,但并没因此收回目光^,只是看着云浅月的目光不再是凝定^^,而是有什么情绪隐隐流动^。有些黑^&,有些沉*&,像是风暴被压在了海面下^。

    云浅月仿佛没看到夜天逸和夜轻染以及众人凝在她身上的视线^,听到容老王爷的话*,她脸色微微一红,人家新娘子都第一日奉茶*,她拖了一日才来奉茶&*,这件事情怕是昨日就传得大街小巷皆知了^。别的事情特例她无所谓&,但这等事情特例&^,她总觉得对声名受损啊,眼角扫见容景一派闲雅清淡,想着果然还是自己脸皮薄,没练厚到他那种程度&*。

    “小丫头做了我的孙媳妇,竟然还懂得害羞了&,不错??&*!”容老王爷见了大笑。

    云浅月瞪了容老王爷一眼&,终于开口^,“我没做你孙媳妇的时候&&*,也是知道害羞的?!?br />
    “哦?是吗?”容老王爷似乎笑得极为开心,对云浅月招手,“过来,让爷爷看看,这小子这两日是否不知节制将你累坏了*?”

    什么叫做为老不尊?他以为云老王爷是&,云王爷是,玉青晴是^,可是没想到这里还等着个容老王爷&。云浅月脸一黑,忽然拉着容景转头就走&,赌气道:“我看爷爷不想喝茶*,咱们不给他奉茶了&*?^!?br />
    容景伸手拉住她,本来微抿着的唇轻轻笑了*,声音温柔哄道:“他其实说得也没错^,我这两日的确不知节制^*,将你累坏了^?!?br />
    云浅月顿时黑着脸看着容景&,这个人脸皮多厚??&^!这也跟着起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你说了要给我生四个孩子,我很有压力的,自然要倍加努力?^!比菥叭嵘?。

    云浅月的脸彻底黑脸*,低吼^,“容景^^?*&^!?br />
    “你的脸皮的确还是太薄了,如今正是练习的时候?!比菥按战?^,低低地道:“我们奉了茶之后^,我陪你去骑玉雪飞龙出游如何?今日春光明媚&,日色正好*?*!被奥?,见云浅月面色动容,有了心思^,他笑道:“你从前日就惦记着给老头子奉茶&,昨日又惦记了一日,今日依然惦记着&,难道就这么走了?”

    云浅月脸上的黑色褪去*,哼了一声,“你忘了还要去云王府回门了*?还去出游*?”

    “没忘,既然奉茶都拖了一日了,回门也可以拖一日^。明日再去?!比菥暗?^&。

    云浅月想想也是*,缓缓转回身&,拉着容景向容老王爷走去*,一边走,一边锻炼她的厚脸皮道:“他的确是不知节制,将我累坏了&,你是爷爷^&*,有没有价值连城的宝贝补偿我为了你抱孙子的辛苦&**?要是没有的话,哼……”

    她哼哼两声&,意思不言而喻^。

    容老王爷顿时乐了,“有*,爷爷有的是宝贝!孙媳妇*,快过来奉茶*!”

    云浅月立即松开容景的手,笑眯眯地走了过去,路过夜天逸和夜轻染的身边,眼神都没瞟半个&。转眼间就来到容老王爷的身边。有婢女立即端上了茶,她接过茶*,跪在了地上&,干脆地道:“爷爷请喝茶^!”

    容老王爷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老眼有一瞬间的湿润&,伸手接过了云浅月手里的茶。

    一杯热茶^,容老王爷却是一口气就喝了*,喝罢之后对云浅月道:“再来一杯^*!”

    云浅月点点头^,旁边的婢女添上茶*,她递给容老王爷*^*。

    容老王爷端起来&&,又是一饮而尽。喝罢后,又将杯子递给云浅月*&,“再来*!”

    云浅月眨眨眼睛。

    容景慢悠悠地道:“爷爷渴了^?”

    “臭小子,我才喝了她两盅茶你就心疼了?”容老王爷哼了容景一声,“我替你死去的奶奶*,你的父亲,你的母亲&,我们四个人的茶都喝了?^!?br />
    容景沉默下来*。

    旁边的婢女再度添上茶^,云浅月微微抿了一下唇,恭敬地将茶递给容老王爷*,脸上没了笑意^。一个人喝四个人的茶,她心中忽然不是滋味&*,这些年容景辛苦^*^,容老王爷的辛苦不比容景少&。偌大的荣王府*,嫡系一脉子息不繁茂&,旁支却是子息庞大。荣王府不止皇室惦记着^,旁支的也惦记着爵位^&。

    容老王爷接过茶,再不是一饮而尽*,而是慢慢喝了^。

    四盏茶都喝罢&,容老王爷从怀里拿出一个把玩的核桃递给云浅月*,“丫头&*,荣王府的大权这些年都是这小子把持着,能给我老头子一口饭吃就不错了,我可拿不出宝贝来。这个是你祖母生前最喜欢把玩的东西*,后来传给了你母亲^&^,你母亲去了后*,我替她们收了起来留给孙媳妇^,这个你收好了*,别摔坏了&*,以后留给我重孙子媳妇!”

    云浅月见她奉了四盏茶*,就得了一个核桃&^^,打量了一下,这还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核桃*,上面什么标记也没有^,但既然传了两代,定然不是什么也没有,她听着容老王爷说“收好了,别摔坏了*^!钡幕?^,点点头,“我一定好好留着!?br />
    “嗯^,起来吧!”容老王爷摆摆手&,老怀大慰地道:“摄政王和染小王爷等着吃你一盏茶,等了半夜又半日&,荣王府和云王府是四大王族^,与皇室风雨同舟。你们又自小一起长大,论起来都是兄弟姐妹的情分&,他们虚长景小子和你一些&*,吃你一盏茶也不为过^*。过去吧!”

    云浅月本来想给容老王爷奉了茶后起身就走&&,但是容老王爷这样一说*,她到没法走了。转过身^&,目光第一次对上夜天逸和夜轻染的*。

    只见二人依然面无表情地坐着,难得在阵中被困了两日三夜&^,出了阵后点了兵匆匆杀来了荣王府,却不见丝毫狼狈,只是周身气压暗沉^,如黑云压山&,让这座大厅内的众人都透不过气来^。

    “既然是兄弟姐妹的情意*,我是不是该喊一声哥*?”云浅月看着二人询问^,语气寻常&^。

    夜天逸面色一变&,夜轻染面色一沉&。

    侍女更换了茶杯^&,端过茶递给云浅月,同辈不用跪,云浅月端着茶先递给夜天逸,“哥哥,喝茶&*!”

    夜天逸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眸底积压翻滚的阴云如从海面破开^,掀起滔天巨浪&*,她目光直直地看着云浅月*,似乎要将她的魂从身体里挖出来。

    云浅月回视夜天逸**,不躲避他的目光&,端着茶站着。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冷凝&。

    “月儿&*&,这就是你我十年的结果?”许久,夜天逸开口,声音沙哑&。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这个人,她比容景认识的早*,她为了他这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倾力相助^。他想登峰绝顶*,坐上那至尊之位,她早就知道他们道不同&^,不相为谋,可是抵不住上一世对小七的牵绊&,不受控制地帮他助他。谁的执着,一念成错?最早是她的^,而她撤手时&&,他已经长大成人*,不再允许。所以,总之都是错。她抿起唇角,冷静地道:“是&!”

    夜天逸忽然惨淡地一笑^,“我输得一败涂地&!”

    云浅月不说话^。

    夜天逸看向容景,不在乎大厅多少人看着&,声音凉寒,“景世子&,你说我是输给了她,还是输给了你?”

    容景面色清淡*,眸光平静,声音温凉,“既然是哥哥*^,说这些又有何意义*?”

    “果然是胜利者的姿态!”夜天逸笑了一声^,忽然从云浅月的手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他将茶杯递回给云浅月^,对她道:“云浅月,这声哥哥我不受^^,茶一定要喝^^^,就算是你我的绝情茶,你助我十年^&,却让我空负一生情意。今日你我公平了*,再无情意?!?br />
    云浅月接过茶杯&,点点头,“好&!”

    夜天逸放下一块玉在云浅月的托盘里,转身头也不会地走出了大厅*。

    侍女再度更换了茶杯^,端上茶,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站在夜轻染面前,递给他^,同样沉静的声音,“哥哥^,喝茶!”

    夜轻染腾地站了起来,死死地看着云浅月*,眸底压抑的火山风暴泥浆统统溢出海面*,他周身一瞬间煞气暴涨,整个大厅内外的人都心里馋了颤,她盯着云浅月&,一字一句地喊声道:“小丫头*,这一声哥哥,你也真喊得出口*?”

    “你以这个名义坐在这里,我又如何喊不出口^?”云浅月平静地看着他。

    夜轻染忽然大笑,“你的心,除了容景外^,谁都捂不热吗?”

    云浅月点头*,“是&,除了他外&,谁都捂不热^?!?br />
    “好^&!”夜轻染伸手拿过茶,不是去喝,而是“啪”地一声摔在了地上,茶杯将玉石专的地面竟然砸出一个坑&,茶杯粉碎&,茶水四散而飞*,蹦出的水花打在云浅月的裙摆上^,他冷冷地道:“我到底要看看,他能捂你多久^!”

    云浅月眼睛都不眨一下。

    夜轻染也拿出一块玉放在云浅月手里的托盘上,不再看她,甩袖走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托盘上的两块玉,一块在夜天逸离开后,一碎两瓣*,一块是在夜轻染出了大厅后&,化为碎屑。

    ------题外话------

    亲们送的票票我都看到了,么么哒*,努力码字中……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三章 新妇奉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三章 新妇奉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