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夜起兵戈

    一夜缠绵,注定晚起。

    大婚第二日,云浅月醒来时已经响午&。

    她睁开眼睛,手刚动了一下,身边便传来容景温柔的声音,“醒了*?”

    云浅月偏头,见容景环抱着她躺着,眸光温柔似水,唇边挂了一丝笑意。她也不禁对他一笑,“什么时辰了?”

    “还差两刻午时就要过了^?!比菥暗?。

    云浅月顿时坐了起来^,看向外面&,果然日上中天&,她看着容景^,“你怎么不喊我?”

    容景眨眨眼睛*。

    “过了午时就不能奉茶了吧?”云浅月又问。

    容景点点头*^,“似乎是这样?!?br />
    云浅月抬脚踹了他一脚,恼道:“我昨日告诉你喊我的,你怎么就不喊我?非要让我闹个大笑话你才好看?都响午了,我再去奉茶怎么来得及^?”

    “那就明日再去^?!比菥白抛攀凳蛋ち嗽魄吃乱唤?&,漫不经心地道*。

    “等到明日还不要被人家笑死?*!痹魄吃潞崃怂谎?^,动手穿衣服。

    “昨日不是说了吗?他想抱孙子*,自然会体谅的!比菥吧焓直ё≡魄吃?,声音低柔,“他恨不得我们三日不起床才好^?!?br />
    云浅月甩开他^,“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容景轻咳了一声^,“反正也晚了,便不起了吧!”

    云浅月瞪着他,阴阴地道:“如果你想我们大婚第二日就分居,我没意见!?br />
    容景立即放开手,伸手扶额,无奈地道:“可是如今来不及了呢&!”

    “你不是本事大吗?你让时间停住^?!痹魄吃铝沽沟氐?。

    容景顿时沉默^。

    云浅月不再看他,动作利索地穿衣服*,心中恨恨地想着,他还算有良心,知道折腾一夜之后给她洗得一身清爽又给她疏松了筋骨后让她睡&。

    衣服穿到一半&,云浅月才发现不对,她怎么一气之下又拿起昨日的嫁衣穿上了&。连忙将嫁衣脱了,伸手指挥静默的男人,“给我拿一套衣服来?!?br />
    容景起身*,走到衣柜&,给云浅月拿出一套新衣递给她。

    云浅月伸手接过^,动作麻利地往身上套。

    容景在一旁看着她,没有动手帮忙的打算。

    房中悉悉索索传出云浅月穿衣服的声音。

    过了片刻^,云浅月穿戴妥当^,看向容景,见他依然一身单衣,对他瞪眼&,“奉茶是我一个人的事吗?你不去?”

    “去^!”容景摇了一下头,又点头&。

    “那还不快换衣*!痹魄吃麓叽偎?。

    容景看着她*,慢悠悠地道:“可是我在一个时辰前见你不醒来,已经给爷爷和府中的人传了信过去,说你今日不奉茶了?!?br />
    云浅月瞪眼。

    “即便你现在赶去,大厅里面也没有一个人的?!比菥翱醋潘?^,“除非将爷爷和府中的人再召集起来。那样的话……嗯^,也不是不行^,只是……你不觉得,笑话闹得更大^?”

    云浅月脸一黑。

    容景伸手抱住她&,笑着道:“第一日不奉茶怕什么^?起晚了而已*^,爷爷盼着抱孙子,你昨日说了好几个生,我怎么能不努力让你生?谁敢笑话你^?以后这荣王府以你为天。你让别人往东,别人不敢往西*,你说一,别人不敢说二。乖,不去了吧!”

    云浅月黑着脸看着他。

    容景笑着揉揉她的头,又拍拍她的后背^,语气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你给爷爷一个孙子,比给他喝十杯茶他都高兴。至于别人嘛,几位叔伯婶婶们&,他们还没有资格喝你的茶*。你如今可是太后托孤*,天子之姐&?&!?br />
    云浅月看着耽搁半响&,沙漏已经指向了午时整,她只能黑着脸作罢,恼道:“我昨日告诉你好几次&,让你喊醒我,你耳朵进风了吗?”

    容景笑着道:“耳朵没进风,但是见你睡得熟,舍不得!?br />
    云浅月听到后面三个字,天大的火气也散了去,这个人,宠她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奉茶这种事情,是大婚之礼第二日最大的一件事情*&,他都可以这样马虎应付,说不去就不去,还能改了日子的?服了他了*。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我饿了?!?br />
    “青裳&,世子妃饿了?!比菥傲⒓炊酝饷嫖律愿?*。

    “是,世子*,早就准备好午膳了,就等世子妃醒了?!鼻嗌严匀灰恢笔卦诿磐?,怕是两个人的话她都听了去,声音带着一丝隐隐笑意传来。

    云浅月脸色有些红*,伸手扯开容景的手&,“拿了你的狗爪子?!?br />
    容景无语地看着她&,又好气又好笑,“果然是家有悍妻&!这才大婚第二日,云浅月*,你就从内到外嫌弃我了吗?”

    云浅月也被弄笑了,哼了一声,“给爷爷奉了茶&,见了荣王府的人^,我才是正正经经荣王府的人了,我昨日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情,觉得很重要,谁叫你不喊醒我,自作主张了?如今人人都会觉得我们不知节制*,为所欲为^,嚣张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了?&!?br />
    容景闻言低头吻了吻她的唇&,笑着道:“今日不奉茶也没什么,谁规定第二日奉茶就不重要了?你本来就为所欲为^,嚣张得无法无天。这又有什么不好^?你在云王府的时候是云浅月,嫁来荣王府也还是云浅月*。只要我不束缚,谁敢束缚住了你的性情^?我定不饶了他?!?br />
    云浅月有些火气顿时因为这一番话烟消云散*,心里暖了暖,软了口气,“说得也是!”

    “所以*,明日奉茶也没什么的,昨日你累坏了*,今日就歇息吧!”容景温柔地道^。

    云浅月点点头,刚刚是一鼓作气起来,如今放松下来*,没了事情,顿时觉得全身都软绵绵的*^,懒洋洋的&,身子一软,又躺回了床上。

    容景好笑地看着她,“又不精神了*?”

    云浅月“嗯”了一声。

    容景也歪倒在床上,抱着她道:“以前如何&,以后还如何。荣王府用不到你改变去迎合谁^,世子妃比浅月小姐而言就是换了个身份而已?!?br />
    云浅月好笑,这人孜孜不倦地教导她了,似乎生怕她有压力似的*&。大概她没做过人家媳妇,心里还是紧张的。所以就表现出来&,才让这个本来惜字如金的人如此絮叨。点点头道:“我知道,容公子,用不着你拿我当小孩子一步步地教导?!?br />
    容景看了她一眼,笑着道:“某人昨日夜里的确像个小孩子,生怕起不来床,奉茶晚了&,说对做人家媳妇不怎么会,要我叫醒她……”

    “你还说&!”云浅月瞪眼。

    容景轻笑^,“好,我不说了!”

    云浅月看着他^,哼道:“你等着,如今我奉茶,紧张了,你笑话我,等三日回门的??茨憬粽挪?&?!?br />
    容景摇头,“大约是不紧张的?!?br />
    “那可不见准,某人没做过人家的新女婿嘛。到时候云王府一大堆人都会看新女婿?!痹魄吃禄奥?,话音一转,拉长音道:“容公子是谁癪??脸皮厚比城墙,也许真和我没得比呢^。你说不紧张*,可能也对*?!?br />
    容景伸手弹了她额头一下^,好气地道:“云浅月*,我看你今日很有精神&,看来昨日我的努力还不够!被奥?*,他看着她,“你说是否我们今日索性就不下床了*^?”

    云浅月立即噤了声*。

    “嗯&?”容景张口含住她耳垂。

    云浅月躲了一下,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走来&,立即道:“青裳来了&?!?br />
    容景不理会她,动作轻浅地按住了她的腰。

    看着他很轻的举动,但偏偏云浅月就是无力挥开他&,她连忙道:“我饿着呢!?br />
    “我也饿?!比菥按桨曷湎孪肝?。

    云浅月觉得她胃里空空如也,必须要补充能量*,否则别说今日奉茶不了,明日也够呛*,知道自己连番没好气和职责惹恼了这个男人,连忙告饶,软绵绵地道:“好容景了*,我真饿了!?br />
    “嗯*?”容景看着她,“这算是好话?”

    这不算好话什么算!云浅月看着他。

    容景摇摇头*,低头继续吻他*,声音微哑,“这不算……”

    云浅月听到青裳停住了脚步,站在门口不敢进来^,饭菜香味一阵阵飘进来^,她连忙讨饶,语气一软再软,软得没了底气,“夫君……”

    这一声喊出,她都觉得割地赔款&,太酸太没出息,这个称呼太不适应。

    谁知容景依然不满意,勾了勾唇,挑剔地道:“声音太小^!?br />
    云浅月瞪着他,见他一副我真的很饿,真不介意比你先吃的模样,无奈之下,只能又大声喊了一遍^。

    容景也知道不能太得寸进尺*^,满意地放开她^,将她抱起身,下了床,向桌前走去。

    二人刚刚坐下^,青裳才敢端了托盘走了进来&,笑着对二人道了声喜,将饭菜放下,悄悄退了下去。

    云浅月坐着不动,让容景喂她,容景自然没意见。

    “子书和哥哥他们呢&?”吃到一半,云浅月想起昨日在她这屋子里闹洞房的那八个人。

    “玉太子去了云王府*,其余的人都睡着呢?!比菥暗?。

    “得几日能醒^?”云浅月挑眉。原来还有比她能睡的*。

    “明日吧!”容景道^。

    “你也真黑,人家不远千里而来,你让人家在你这里大睡两日?!痹魄吃鲁饬艘痪?&。

    “正因为不远千里而来,他们不得休息*,我才舍得给他们用了半刻醉让他们好好休息两日。对待贵客,自然要以礼相待!比菥拔律?。

    云浅月无语&,话是这样说?但也的确是*,千里奔波而来,自然是辛苦的^,睡两日也好。

    二人不再说话&。

    饭后,云浅月懒洋洋地窝在容景的怀里看着窗外&,那株容景捂暖了的桃花早已经过了花期,如今只剩下一棵树,但依然享受着火炉暖棚的待遇*,看起来要等着它结果了。

    紫竹院前所未有的宁静悠然。

    “大婚你有几日的假?”云浅月想着这样安静舒心的时光,不知道能有几日。

    容景眸光闪了闪,“不好说?!?br />
    “怎么个不好说法?难道大婚没有假?皇帝大婚还有三日假的?!痹魄吃绿裘糬。

    容景温声道:“若是无人找我麻烦&,大约可以多休几日*,若是有人找我麻烦,今日之后,顶多明日半日^,就难以安宁了?!?br />
    云浅月闻言想起了夜天逸和夜轻染,昨日她没有见到那二人,问过一次,容景没回答&,她便也没有探究,如今既然说起了,她便好奇起来,“你到底做了什么&?他们竟然什么也没有做?!?br />
    “也没什么,就是在御书房外摆了个阵而已^?*!比菥扒崦璧吹氐?。

    “这么说将他们困在阵中了^?”云浅月挑眉^。

    容景“嗯”了一声。

    “什么阵?”云浅月想着什么阵能困住夜天逸和夜轻染。

    “就是你我在清泉山灵台寺的南山观赏广玉兰那日摆了玲珑棋局?^!比菥暗?。

    云浅月恍然,“就是你说的那个无人能破解,被我不小心阴差阳错破解了的棋局?”

    “嗯!”容景点头^。

    “夜天逸和夜轻染破解不出&?他们也不笨??!”云浅月怀疑地道&。

    容景漫不经心地道:“他们是不笨,但他们尘念太深。破解那个棋局,当时你是随意而走,心中空明,不藏一物。而他们知道我与你要大婚^,入了魔障,急于出来&,又怎么会不受困&?况且你当人人都是你^?十年前,灵隐大师与我在灵台寺也下了一局与我和你同样的玲珑棋局。灵隐大师和我都未曾勘破棋局,后来共同埋了一坛兰花酿,相约十年后有机缘再来一局&,以求勘破玲珑棋局??墒鞘旰笏淙晃液土橐笫υ倬?,但大师说他依然参悟不出玲珑棋局,所以,不再上南山……”

    “所以^,你后来便拐了我去&?”云浅月恍然。

    容景笑着点头,眸光温柔,“嗯^,你不负我所望*,竟然堪破了棋局?!?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那是误打误撞&,瞎猫碰到了死耗子?!?br />
    “话虽然如此说,但人人误打误撞不容易,让瞎猫碰到死耗子更不容易?!比菥暗?。

    “你说得也是?!痹魄吃虏坏貌怀腥?,她运气好起来的时候,简直不是一点半点儿。她挑眉,“所以说&,那二人如今至今没出现&,就是说还在御书房你布置的玲珑棋局里面了&^?”

    “大抵是的^?!比菥膀ナ?。

    云浅月想着用一局玲珑棋局,便圆满了一场她和他的大婚,到真是划算。她想来想去,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个&。以为她背后动用多少隐卫和那二人打了个热火朝天呢。原来不是。果然是容景,有兵不血刃的法子,他当然不会用烽火硝烟的法子^。问道:“什么时候你布了阵?你布阵前&^,他们就没发觉?”

    “两日前,下了朝后,他们便去了御书房,我命人启动了阵法。他们发觉的时候,也已经晚了?!比菥暗?。

    “那也就是说如今被困了两日了。你觉得他们几日能出来*^?”云浅月挑眉,想着摄政王和染小王爷一起被困在御书房,外面的德亲王和一众朝臣还不急疯了&。

    “这说不准*,也许今日*,也许明日,也许后日,或许时间更长*?!比菥暗繼。

    云浅月看着他,“若是出不来呢^!”

    容景摇摇头*,“不可能出不来的。玲珑棋局除了能找到生门破阵外,还有一个就是可以击破阵罩。他们是夜天逸和夜轻染,若不是夜天逸受了内伤,不能动用武功*,他们合力击破了阵法的话,早便出来了*?*!?br />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容景将头枕在云浅月肩膀上,嗅着他的软玉温香^,也不再说话。

    这一日没奉茶&,云浅月睡了半日^,剩下的半日便在房间里和容景悠闲而过。

    这一日晚,容景没闹她,搂着云浅月睡眠*。

    夜半时分&,外面传来青影的声音,“世子!”

    声音虽然很轻&,但云浅月还是立即睁开了眼睛,见容景已经醒来,看了她一眼,对外面应了一声。

    青影轻声禀告道:“御书房外面的玲珑棋局阵似乎要被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合力击破了&。属下是否阻止?”

    容景声音清淡*^,“不必阻止了!”

    “是!”青影退了下去。

    “继续睡!”容景轻轻拍了云浅月一下&。

    云浅月向外看了一眼,如今正深夜。点点头,窝在他的臂弯里闭上了眼睛。

    虽然闭上眼睛,但再没睡着。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后,荣王府大门口忽然传来一声高喊,“摄政王到&!染小王爷到!”

    云浅月心思一动,想着果然刚出了阵就来了,她睁开眼睛看向容景&。

    容景躺着没动,闭着眼睛也没睁开。

    前方又传来两声高喊,似乎隐隐有铁骑踏踏&,兵器盔甲摩擦声*,似乎连外面空气中都流动着一股冷冽杀伐之气&。听声辨响,怕是有夜轻染那一日在容景去云王府纳喜路上所见的乌衣骑*,以及皇室的御林军*,这个声音,比半年前五千御林军围困云王府要有魄势的多*,恐怕出动了一堆乌衣骑和一万御林军。

    夜天逸和夜轻染这是想要做什么,今夜铲平荣王府吗?她的心有些冷&。

    “世子&,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带着一千乌衣骑和一万御林军来了荣王府&?!鼻嗌训纳粼谕庀炱?,果然如云浅月分辨得结果差不多。

    容景“嗯”了一声&^,再没什么表示&。

    青裳不再说话。

    云浅月感受容景周身安定的气息&,有些浮躁的心瞬间安定下来。一千乌衣骑和一万御林军又能如何?容景既然敢用玲珑棋局的阵法困住他们,必然料到了如今这二人的举动。

    荣王府前院各房各院的灯都亮了起来,传来迎驾的声音。

    不多时,有脚步声进了荣王府&,那脚步声踩得极重^^,致使云浅月听得极为清晰。

    脚步声径直向紫竹林走来。

    不多时,来到紫竹林外^,容昔的声音传来,“摄政王,染小王爷,世子哥哥和世子妃嫂嫂早已经歇下了……”

    没听到夜轻染和夜天逸的声音,容昔的声音似乎被人制止&,也没了声。

    片刻后,传来夜天逸冷寂的声音,“来人,将这一片紫竹林都砍了^!”

    有人立即上前*,挥起了大刀,似乎都可以听到风声猎猎。紧接着,“咔”地一声,一颗竹子被砍断,发出声响。

    云浅月忽地坐起了身^,伸手拽容景,“你没让人拦着?”

    容景温声道:“他们被我关了两日三夜*,总要有东西泻火?!?br />
    “那也不行,紫竹林都长了百年了?!痹魄吃铝⒓吹?。

    “正因为长了百年了,也该毁了?!比菥暗?。

    云浅月不干,“我就喜欢那一片紫竹林。我日日看着就觉得舒心*,你让他们将紫竹林都砍了,我还看什么?光秃秃的,再有什么好看头?不行,你赶紧给我阻止他们?!?br />
    “砍了再种植新的,反正已经老了?!比菥暗?。

    “新的太嫩,我不要,我就喜欢紫竹林的沧桑感?!痹魄吃律焓滞扑?,“你快给我阻止&^。你要不出去阻止,我就出去了?!?br />
    “新的有新的好处^?!比菥暗?。

    “你不是让我来做你紫竹林里的鸟吗^?我才嫁来第二日,鸟林子就要被毁去^?我还做个屁??!”云浅月见容景不动,恼怒地穿衣起床*。

    容景闻言轻笑了一声,伸手拦住她,“好了&,你别起了?!?br />
    “那你拦不拦&?”云浅月看着他,说话间已经有两三声“咔咔”的声响,也就是两三株紫竹被毁了。她都心疼了。

    “青裳,你出去告诉摄政王和染小王爷。若不想夜小郡主也如他们刚刚砍断的竹子一样&,他们就尽管毁了紫竹林?!比菥暗酝饷娣愿?。

    “是*,世子!”青裳立即应了一声,显然早已经等不及了,就等着容景吩咐了。他们住在紫竹林数年*,比云浅月对紫竹林更有感情。

    云浅月看着容景,“夜轻暖在你手里&?”

    “玉太子说总不能他在玉龙山顶辛苦捉了一只虫转眼就放了,何况还是这么有用的一只虫,总要生出点儿价值。于是就留下了?!比菥暗?。

    云浅月想着夜轻暖是暗凤&,夜天逸和夜轻染暗中的助手&?;适业陌盗卸嘀匾猑,暗凤便有多重要&。他们不可能让夜轻暖出事的。

    青裳出了紫竹林^,传递了容景的原话*。

    劈砍声果然戛然而止。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他们刚出了阵,气冲冲地便来了,大约没想到夜轻暖被容景控制住了。如今这翻来了这里找容景算账*^,是没有多少理智的,但如今一个夜轻暖,让他们理智拉回了几分。

    夜天逸冷冽一笑,“景世子果然未雨绸缪?!?br />
    青裳传递了话后*,不再说话*。

    “景世子好本事^,竟然弄了玲珑棋局将我们困住。荣王府欺凌皇室,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了吗*&?”夜天逸再度冷冽地道。

    容景仿若不闻,紫竹林内外无人说话。

    “怎么*?景世子敢做了事情不敢出来*?拿一个弱女子来威胁?”夜天逸冷笑&。

    “弱女子吗&?弱女子怎么登上了山高万丈的玉龙山顶^?摄政王^、染小王爷,明人何必说暗话*?今日天色晚了,两位若是无事,就不要打扰内子休息了?!比菥暗纳舸顺鋈?*。

    夜天逸声音沉默了一瞬*。冷笑道:“天下人人敬仰的景世子如此不自信?连大婚观礼都不敢让我们参加吗?用如此低下的计谋将我们困在阵中^?怕我们搅了你的大婚?”

    “玲珑棋局乃是奇阵*,灵隐大师都不能堪破。在摄政王的眼中就是低下的计谋?”容景挑眉*,淡淡的声音透着一丝凉意,“我的确不敢让你二人参加,也的确怕你们搅了我的大婚。这又有何不敢对人言?云浅月^,她是我这一生的小心?!?br />
    最后一句话&,凉意中透着入骨的温柔和分量。

    云浅月心下一暖。多少人等着看他们的大婚不顺利,等着看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如何出手搅了他们的大婚,等着看摄政王和染小王爷、景世子三人兵戈相向?^?墒撬堑拇蠡槌銎娴乃忱?。顺利得不可思议&,不止她仿佛在梦中,恐怕昨日京城的所有人,都觉得是一场梦&。今日才是那梦醒时分&。

    “容景,你好,很好!”一直没开口的夜轻染忽然出声,语气不同于夜天逸的冷冽,而是鲜有的清寂沉静。

    容景没说话^。

    “听说新的世子妃今日没奉茶,以摄政王和本小王的身份,有资格喝她一杯茶吧^!”夜轻染的声音一转^,又清寂地道:“我们便留下来喝她一杯茶?^!?br />
    云浅月抿了抿唇,荣王府属于四大王族,是王族众人。摄政王夜天逸和染小王爷夜轻染,二人皇族的背景不说^,但说如今的身份,自然想喝她一杯茶*,绝对是有资格的&^。她偏头看向容景*。

    容景没出声,屋中光线昏暗,他容颜看不清颜色。

    “弱美人&,你最好让你的世子妃好好准备一番。让本小王和摄政王尝尝她的茶是不是比所有人的茶都好喝?!币骨崛救映鲆痪浠?^,对青裳命令*,“带本小王和摄政王去奉茶的大厅?!?br />
    青裳看向身后的紫竹院,等待容景的指示。

    容景淡淡清凉的声音传出,“青裳,带摄政王和然小王爷去前厅?!?br />
    青裳立即应了一声^,“是!”

    ------题外话------

    大婚都顺利过了呢,美人们,票票呢?票票呢……弱弱地画圈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二章 夜起兵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二章 夜起兵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