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嫁娶大喜

    云浅月看着玉子夕,有些好笑,到底还是个孩子*。

    玉子夕娟帕盖在脸上片刻,嘟囔道:“我想哥哥了&*?!?br />
    云浅月放下祖训,“是有好几日没收到子书的书信了&?!?br />
    玉子夕又没了声。

    云浅月看着他&,想了一下,忽然笑道:“不过你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他了&?!?br />
    玉子夕扯掉脸上的娟帕,直勾勾地看着云浅月,“我很快就能见到他?我还没打算回东海,难道哥哥要来天圣^?”

    云浅月点头*,语气有些罕见的深幽^,轻声道:“嗯^,我大婚,他总会来的?!?br />
    玉子夕闻言一拍大腿^,躺着的身子腾地坐了起来,“是啊^,你大婚,哥哥总会来的。我怎么竟然忘了&,哥哥可从来没对谁如此好过*,就算是姑姑的关系,他对你也好得太过分了,连洛瑶^、紫萝都没得她如此护着呢!”

    云浅月不说话。子书对她自然是极好的*,前世今生,她何等何能*。

    玉子夕见云浅月面色闪过一丝恍惚,他忽然“嗖”地一下子从软榻上坐到了床边,凑近她盯着她看,“我哥哥一定喜欢你!?br />
    云浅月愣了一下,抿嘴笑道:“子书自然喜欢我?!?br />
    玉子夕看着她的眼睛,没看出任何波动情绪,这和她脸上刚刚闪过那一丝恍惚没有半丝相符&^,她说喜欢的时候也纯粹,他一时竟弄不明白了&^,解释道:“我说的喜欢是那种喜欢,不……应该说是爱&,我哥哥一定爱你?!?br />
    云浅月眸光轻轻地转了一下&,看向窗外^,没说话。

    “这些年我就觉得哥哥心里装了一个人,以前一直奇怪,东海有哪个女子能让哥哥在意,后来我将东海帝都城的所有的女子都观察审视了个遍,发现谁也不是*。以为哥哥喜欢男人^,便又将男人都观察了个遍,也不是^。这么些年,终于让我发现了,原来哥哥在意的人是你?!庇褡酉醋旁魄吃虑嶙捻?,肯定对道。

    云浅月依然没说话,眸光静静地看着窗外&^。

    她的目光太过静*,让玉子夕不由得掂量起自己的话是不是一时太冲动了不该说,毕竟她要大婚了。虽然这么多年,哥哥一直没提起过她,连她的名字也不说,但他离开东海时*,他对他嘱咐前来助她,万一她需要相助,便不惜一切相助。他是有些惊异的,也好奇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在他耳边传言这么久到底什么样,后来见到真人,那一日*,她和容景相携而来&,出现在云老王爷的院子&&,他见到她那一刻*,终于明白了,原来哥哥的心遗落在了这里。她的身上有着和哥哥一样东西太多,虽然都被她隐去了,但他自小是被哥哥教导长大的&,谁也没有他熟悉哥哥,所以&,一眼就能看个明白。那时候他是心有不甘的*,觉得天下谁也没有哥哥好,她竟然不选哥哥*&,不想倾全力助她了*,但是当她进屋后,对他一笑,轻快地说“她哥哥一大堆,就缺少个弟弟?!钡氖焙?,他竟然恼不起来&。后来这些日子,他抓住时间就跑来浅月阁与她相处,那丝恼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玉子夕看着云浅月,也沉默下来。

    房中一室静寂&,静得连根针落地怕是都能听得见。

    许久,玉子夕看着云浅月轻声道:“月姐姐,我知道你爱的人是容景,当我什么也没说,你别这副样子,你这副样子看得我难受,好像做错了什么似的,喜欢你的人那么多*,也不差哥哥一个^,你可以像对待别人一样,无需介意的?&!?br />
    云浅月闻言从窗外收回视线,对他一笑*^,轻声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在一起,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分离?!?br />
    玉子夕一愣,不明白地看着云浅月*。

    “我和子书*,前世今生,岂是一个爱字可说?他和别人都是不同的,和容景相比&^,也是不同的。你提到他,我半点儿也不难受,有的只是庆幸而已。庆幸我们都活着*?!痹魄吃乱∫⊥?,轻声道:“我找到了我的幸福&,也喜欢他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br />
    玉子夕依然不明白,但是他敏感地抓住了“前世今生”四个字。

    云浅月垂下头,看着被她放在床上的容氏家训弯着眼睛笑了起来*,“希望他也能找到一个捧着你们玉氏的家训学的女人*?!?br />
    玉子夕见她笑弯了眉眼,刚刚那种天地静止的神情不在*,他松了一口气,“月姐姐,你真不怪我多嘴*?”

    云浅月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不怪,童言无忌&?!?br />
    玉子夕听到后面四个字顿时炸了毛*,腾地站起来,瞪着她*,“你这个女人*,真是……真是……”他似乎在脑中找形容词^,片刻恼道:“怎么有人会喜欢你这个女人^,还不是一个两个&*,真是没天理?!?br />
    “喜欢你的女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也好没天理的?!痹魄吃碌?。

    玉子夕顿时一噎^,没了声。

    云浅月看着他,笑着道:“有一种爱^,叫做大爱^,超越了时间、空间、生死轮回&,都不能泯灭的。比爱不能说更深^,它也许已经很浅*^,只不过是长在骨子里的,无论如何也拔出不去?!被奥鋇,她伸手拍拍玉子夕的俊美绝伦的脸,“你没经历过,不懂的,也不必探究,对我说这些也不必介意&。我和他这一生*,可以一生不见面,但一定会相念到老?!?br />
    玉子夕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云浅月转移话题,对他道:“今日蓝漪来找我,说罗玉在苍亭手中^?!?br />
    她转移的话题太快,让玉子夕愣了一下,立即皱眉,“这个可信?”

    “应该是可信的^!”云浅月点头^。

    “苍亭有本事从哥哥手里抢走紫萝&?”玉子夕怀疑地看着云浅月。

    “从你哥哥手里抢走罗玉^&,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但如今看管她应该是的^?!痹魄吃路治龅溃骸暗背跞菥芭扇嘶に?,你哥哥的人接头,就在那空挡&,罗玉失踪了。能在两大势力的空隙中将人悄无声息地弄走,这份能耐,没有几个人*?!?br />
    “蓝家主为何跑来告诉你这个?”玉子夕皱眉寻思,“她可不是与你一路的人^?!?br />
    “罗玉可不是个任谁都能拿住的小丫头*,在苍亭手里,吃亏的不一定是她^。就算是她,苍亭也讨不到好处。蓝漪这是在帮苍亭^?!痹魄吃禄奥?,笑着道:“不过她今日来了我这里,熟悉蓝漪性情的人,一定能猜到她来做什么。所以,如今罗玉定然被转移了?!?br />
    玉子夕眉头拧起,一点就透*,“她其实不是帮你,还是与你不一条路,否则就悄悄与你传信了,可是她如此光明正大地来找你&&,故意让某人得到消息*,不过是借你让某人下命令,让苍亭不再看管紫萝,摆脱麻烦*?!?br />
    “嗯&,就是这个理。所以我说她在帮苍亭&?*!痹魄吃滦ψ诺?。

    “这个女人原来也是个不简单的主儿^?!庇褡酉Ω赂伦?,“紫萝那死丫头,的确是个麻烦。姑姑将华叔叔将她带成了一个麻烦精,谁见了她谁头疼*!?br />
    云浅月想起罗玉,有些好笑。

    “死不了,爱在哪里在哪里吧!我才不想将她这么快就救出来祸害人?!庇褡酉芸炀头趴?,摆摆手道。

    云浅月想着罗玉能让她娘,让她哥哥们,让她父皇谁也不担心她,这个境界可不是一般人能混的*。人才??!

    晚上*^,容景从宫中回来,云浅月与她说了蓝漪之事。容景挑了挑眉,笑着说了一句,“既然死不了,就待着吧!如今粮食如此紧张*,能为我们省一些是一些&?!?br />
    云浅月彻底无语。

    这一日,一晃而过&^。

    半夜时分,云浅月忽然醒来&,身边不见容景的身影&,她伸手摸了摸*&,身边的被褥冰凉,显然怕是她睡熟了之后,他就起身了。她缓缓坐起身^,想着什么事情让他半夜去处理了*?

    披衣起床^,云浅月打开房门,对外面轻喊了一声,“青裳*?!?br />
    “浅月小姐^!”青裳的声音立即从隔壁房里出来&。

    “你家世子呢*?哪里去了*?”云浅月问。

    青裳看了一眼云浅月,立即道:“世子在您睡熟了之后就回府了,府中……嗯,有些事情要事情处理^^?!?br />
    “很急的事情吗?”云浅月问。

    青裳重重地点点头。

    云浅月蹙眉,抬步向外走去*,“我去荣王府看看^!?br />
    青裳立即伸手拦住她,“浅月小姐,世子说了,如果您半夜醒来^,让您不必找他,好好休息。他能处理的来,您要相信他?!?br />
    云浅月停住脚步,打量了青裳一眼*,青裳眼神诚挚地看着她^。她点点头,“好吧,你去睡吧,我不去了?!被奥?,她转身回了房^。

    青裳不放心地守在门口等了半响,见云浅月真的上了床继续睡了,她轻舒了一口气。

    云浅月虽然躺回了床上,脑中却没什么困意了,很精神。

    五更十分,云王府的人纷纷起来^,前院后院左院右院都有了动静。

    云浅月盯着天花板,想着昨日偶然看到容景拿了一本黄历回来在翻着^。他翻到一页的时候看了许久,她好奇凑过去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

    天圣一百一十八年正月十八。青龙、天德^、玉堂&、司命、明堂^、金匮六神位正,乃黄道吉日*&。正月建寅&,建为岁君,除、满&、平正&,叠吉星大吉^。天德、月德、时德、天愿、月恩、四相、六合大吉,乃天喜。

    她看了一眼,笑着问容景,“这样的一个日子^,是不是宜嫁娶呢?”

    容景微笑&,合上黄历*,回答她,“等不及了?”

    她脸一红,斥了一句,“哪里是我等不及*&?我看是你等不及一个月了,如今翻起黄历来了?!?br />
    容景将黄历扔开*,笑着扶额一叹^,“是啊&,我等不及了?!?br />
    想起昨日容景说这话时候的神情语气,她盯着房顶*,这么早全府都有了动静,是嫁娶吧?可是她这浅月阁也太安静了些&。

    她正想着,有脚步声向浅月阁走来,且不是一人两人,像是一群人。

    她心境忽然空明了那么一下下^,听着脚步声走近*,她清楚地感觉心湖方向被“啪”地投下了一个石子,荡开一圈圈涟漪。

    “小姐!”外面凌莲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云浅月没回话&。

    伊雪的声音在片刻后响起^,“小姐还没醒吗?”

    “昨日小姐半夜里醒了一次,之后又睡了^,如今怕是还没醒来?^!绷枇纳溃骸巴饷娴娜艘戳?,我去喊醒小姐?!?br />
    “景世子吩咐要小姐睡到自然醒的!币裂┑?。

    “不知道景世子打的什么心思,竟然这等日子,连小姐也瞒着?!绷枇洁炝艘痪?,“他也不怕误了吉时?!?br />
    伊雪笑着道:“景世子爱护小姐,怕她知道了睡不安稳,所以才没告诉她*?&!?br />
    “我以为昨日看到了黄历,小姐有所察觉的,可是不想小姐洗洗漱漱之后就睡下了,且还睡得很熟,连景世子离开都不知道。而且如今到现在还没醒来&?!绷枇嵘繼。

    “小姐真是有福^,什么也不用理会,也不用操心&,全部有人一手办了。谁家的新娘子如小姐一般,大喜在前,她还跟没事儿人一样&?从那日纳喜下聘定下日子后^,就没见她紧张过?&!币裂┨痉氐溃骸肮徊焕⑹窃勖切≈?,和主子当年真有得一拼,主子是花轿临门到了蓝府,她才风风火火地赶到蓝府弄了个偷梁换柱&,后来拜堂、洞房、给公婆敬茶,面对死去的老皇帝那么大的阵仗,生生眼皮都没眨一下,别说紧张了^。如今这小姐更胜一筹,日日与景世子过起了小日子,没拜堂却觉得已经可以天荒地老了,她这样,连我们竟然都不紧张了?^!?br />
    “就是&,这事儿放在别人身上稀奇,放在小姐身上就不稀奇了?!绷枇α似鹄?,见鼻子不见眼的,“这是主子带着喜媒、十全婆婆等人来了吧?!?br />
    “指定是的,我们进去喊醒小姐吧^,景世子虽然吩咐了,但到底是小姐大喜的日子*,哪里能让主子和喜媒在外面等着*!币裂┑?。

    凌莲点点头,二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她们推门的动静不小&,竟然没弄醒云浅月,云浅月依然在床账里躺着熟睡,均匀的呼吸声传来,睡得很是香甜&。

    二人来到床前,对看一眼^,齐齐伸手推云浅月,“小姐,醒醒^?!?br />
    云浅月一动不动*&,依然熟睡着*。

    “小姐,快醒了*?!倍耸窒录哟罅Φ?。

    云浅月被吵醒*,闭着眼睛扒拉开二人的手,翻了个身继续睡去^^,语气不好地道:“别吵我&&&?&*!?br />
    “小姐^,主子都带着人来了*,您别睡了,今日是……”二人被扒拉开&,齐齐伸手推她&^。

    “再吵我堵上你们的嘴?!痹魄吃掳诎谑?,不满对皱眉*,口气冲地道:“外面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么吵*?都给我赶出去^,谁敢来打扰我&^*,我就要他好看?!?br />
    凌莲和伊雪立即住了手,互相看着&,一时没了声&。

    这时,一大群人走进浅月阁^。

    凌莲和伊雪顾不得云浅月&,连忙出了房门迎了出去^。

    当先一人是玉青晴^*,她身边跟着七公主&&,她身后是府中的女眷和喜媒,以及十全婆婆&,婢女一大堆人。自然今日来这里的,各个都是家事齐全的主^。人人手里不是捧着托盘,便是端着锦盒&,衣着光鲜,晨起的太阳没出来,她们便一片艳光&。

    托盘里装着首饰,闪闪珠玉金翠之光^。锦盒里装着衣物和各种采喜之物。什么枣啊、花生啊^、核桃啊**、栗子啊,一盒盒的捧来^,另外还有婢女们手里捧着成双成对的事物&。一群人足足有百人之多,谱一进来^,将整个浅月阁的小院都快添满了。

    只一个喊起装扮便这么大的阵仗^,更别说别的&。

    凌莲和伊雪互相看了一眼^,站在玉青晴面前*,到将云浅月的吩咐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难道真让这些人等在这里?这么大的动静*,小姐的武功不会不知道的,可就是不醒来,难道与景世子昨日生了矛盾*?可是不像啊&&。

    “她起来了吗?”玉青晴看着凌莲和伊雪,停住脚步,笑着问。

    凌莲和伊雪齐齐摇了摇头,“小姐还没起!?br />
    “这个懒丫头*,如此大喜的日子*,她到睡了个舒服?!庇袂嗲缦蚶锩孀呷?*。

    “主……王妃^,小姐说她还没睡醒,不要吵她……”凌莲憋出一句话。

    玉青晴脚步不停&,摆摆手,“我去喊*&!?br />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也不拦阻,跟在玉青晴身后进了屋。

    大床里面,云浅月背着身子睡得极熟。

    玉青晴来到床前,盯着云浅月的后背看了片刻*,忽然一笑&^,缓缓坐在了窗沿*,慢悠悠地道:“这京城里&,喜欢小景的姑娘们有很多吧&?你说我若是随便在大街上绑了一个,给她幻容一番送上花轿^^&,小景能不能认出来不是你^?”

    云浅月一动不动,仿佛没听见^。

    玉青晴又慢悠悠地道:“小景昨日忙了一夜,将京城用他的人一夜之间控制了个金牢笼^*。街街道道&,边边缝缝*,都没被他错过。怕是一夜没合眼。若是我换了个人给他的话,即便他能认出幻容的人不是你,但总归要折腾一番我才能将人给他*。你说^^,这么折腾一番的话,他晚上会不会太累&,洞房花烛泡了汤&?”

    云浅月忽地坐起身*&^&,瞪着玉青晴,“你和我爹一样&,为老不尊**?!?br />
    玉青晴忽然笑了,看着云浅月,“不装睡了**?”

    云浅月哼了一声&,她不是舍不得容景的洞房花烛,而是觉得他一夜没睡*,这个大婚的事情他自己都揽下了,她就做了个他的喜服^,再半点儿手没插^,不想他太累了*,再被这个女人折腾一番&&。本来她想着新嫁娘嘛,头一回的*,和凌莲、伊雪在门外说的一样,她怎么就不紧张呢^!于是闭着眼睛装睡准备找找紧张感,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走到门口,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些感觉^&,可是如今就被这个女人尽数破坏殆尽了。她怀疑了^*,面前这个女人是她娘吗^?

    “这个小模样就对了,当年我嫁给你爹^,坐上花轿的时候,拿着镜子照了照&^&,也是这个咬牙切齿的模样*&!庇袂嗲缧α似鹄?^,不知道从哪变出一块镜子放在了云浅月的面前。

    镜子中果然映出云浅月横眉怒目^&*,咬牙切齿的脸。

    她一把打开镜子&,故意道:“我和你怎么一样**?你那是被我爹一句话就屁颠屁颠地招了来&,我如今坐在我自己的闺房里^,等着人家八抬大轿来娶&。你和我比&,差了天上地下了^?!?br />
    玉青晴也不气,点点头,“你说得对&,这个我是比不上你。但是这小景就比不上你爹了^。不过就是娶个女人而已,你爹当年轻轻松松就将我弄到手了,悄悄小景^,将天下都快用网给罩起来了,费了多大的劲&*。这一胜一败,平手了^*?^&!?br />
    云浅月有些无语*&,这个还讲究平手的?她没听说过&,好气又好笑地瞪了玉青晴一眼,“还不快点儿给我梳洗打扮,我要上花轿?!?br />
    不知道花轿什么样,她还没坐过呢。

    玉青晴嗤一声笑了,伸手点点云浅月的额头,“这急着上花轿的模样也和我当年一样。生怕晚一步,那男人就被人抢去了似的?!?br />
    “可不是*,谁叫我们都找了个抢手货来*?^!痹魄吃抡饣睾陀袂嗲缰沼谡业搅烁龉餐?。

    玉青晴笑了起来,对外面招招手。

    喜媒和十全婆婆进来,顿时一阵百子千孙*,吉祥如意^,百年好合,鸾凤和鸣的喜庆话照着云浅月砸来。两个喜媒&&,十个十全婆婆,一个嘴比一个嘴说话利索。一大堆好话说了足足两柱香,连个重复的字样都不带的*&。

    云浅月看得有些呆,听得咋舌&。

    喜媒和十全婆婆说完喜话^,便吩咐捧着托盘和锦盒的人依次报数&&。珍珠翡翠,白玉玛瑙,珊瑚绫罗,宝石珠花&,金丝凤带^*,成双成对的挨个报了名字&^&,那些名字也都是被贴了个大喜的标签。难得全部都是十全十美,百好千和的物事儿。

    云浅月暗暗想着,容公子,你都从哪里搜罗了来这么多的宝贝*,这是在她还没上轿^*,就要晃花了她的眼吗*?眩晕了她的耳朵吗^?

    一番报喜完毕*,主事的十全婆婆便一摆手^*,外面搬来了两个大木桶。两个木桶里都盛满了热水,一个里面装的是莲子^、枣&、花生、栗子等物事儿,有的小个儿如花生飘在水面上^,有的大个儿如栗子&*、核桃*,沉到了水里;另一个里面装了花,各种各样的花*,怕是有百种&。她暗暗想着大冬天的*,他这是从那里摘来的。

    十全婆婆恭敬地请云浅月沐浴。

    云浅月先从装满了“早生贵子”的水里泡了一阵出来,又进了“百年好合”的花卉里*。

    沐浴完毕*,便是玉青晴亲自给云浅月绾发。

    三千青丝在她手中&^,她一边梳一边道:“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

    云浅月晕乎乎地想着前面两点都可以接受,这“儿孙满地”嘛,容景家的房子太大了^&,要思量一下了*。

    绾好发*,便是给她脸上上妆&。

    古代的大婚女子*,这一日都要在脸上涂脂抹粉。

    云浅月破天荒地很规矩,一声也没吭^,温顺地让人给她脸上抹那些她从来不抹的东西。

    半个时辰后,她看着镜中惨不忍睹的自己*&^,想着容景还能认出她来吗**^?别以为这个女人是老妖婆&,被人冒名顶替了。

    玉青晴坐在一旁看着云浅月被粉抹得鼻子眼睛都看不清的模样,笑得像是花开了一般&,“这样好*,当年你爹揭开我盖头的时候吓了一跳。直直看了我好半天,那一张脸赤橙黄绿青蓝紫&&,什么颜色都出现了,这么些年过去了,我如今还记得^?!?br />
    云浅月无语,他爹再神&,脸还能变出七种颜色来&?当他的脸是七彩云霞呢*!

    虽然将脸弄得很惨不忍睹^,虽然这粉扑得太厚&,虽然平时闻着这粉就呛人,但她今日就觉得奇了怪了^,生生可以忍受,而且还觉得这样好^。怎么个好法呢,就是暗暗想着容景洞房花烛夜是不是会什么也不做,只给她擦脸上的粉就够忙乎了。

    妆容完毕之后^,是着装&。

    大红的嫁衣谱一从锦盒里拿出,一下子就晃了所有人的眼&。天色将明未明^,房间是有些昏暗的&,但大红的嫁衣伸开*,房间一下子明亮得如落入了一片艳红霞光里&。

    美得炫目,美得离神,美得天下嫁衣只此一份&&,独一无双。

    一片赞叹声中^^,云浅月穿上大红嫁衣^,披上凤冠霞帔^*。整个人儿换了一个人*。即便那脸有些惨不忍睹,但一样是倾国倾城。

    这一份艳华,惊艳了满屋的人。

    静寂中,外面传来云离熟悉的声音,“准备好了没?景世子的花轿临门了?!?br />
    ------题外话------

    亲爱的美人们,激动不呀?有票没^?有票没呀?大婚喽!谁想替月儿上花轿,报名哈……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八章 嫁娶大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八章 嫁娶大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