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接连喜讯

    云浅月看着容景^&,他陪她住在浅月阁&,她能说不吗&^?

    容景见云浅月看着他*,对她挑了挑眉,细细的凤眸明光辉映^*。

    云浅月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不能^,于是无奈地点点头,警告道:“如今住在我的地盘&*,你可要听我的,规矩些?!?br />
    容景乖觉地颔首&&*,“一定规矩^*?!?br />
    云浅月于是不再纠缠他住在哪里的问题,将她回云王府的路上遇到容枫,又在茶楼遇到冷邵卓和苍亭之事简略地说了一遍。

    容景听罢,神色懒散,漫不经心地道:“孝亲王府忠于夜氏百年**,当年夜氏始祖和贞婧皇后之事^^,他卖的力最大**。孝亲王府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冷邵卓嘛……不过是个异数而已&,可变,也可不变&*?^!?br />
    云浅月静静沉思*&*,不说话^。

    “若是他是个变数*,那个变数大约只会出现在你的身上。若他不是个变数的话,那么只能做第二个孝亲王^?*!比菥暗溃骸安还苁悄囊恢?^,冷邵卓都没有能力翻掌乾坤。所以,你不必为他愁了,他该如何,便是如何?^!?br />
    云浅月摇头,微微叹息*&,“我只是念着他改邪归正后的一番情意而已*。总觉得能救一个是一个^?!?br />
    容景偏头看了她一眼,笑着道:“你有这个心思^,都留给救我就够了。别人还不需要你担负这个心思^*?!?br />
    云浅月斜了他一眼,有些好笑,这个人,是处处在剪桃花^。

    “至于苍亭^*,据得到消息说苍家的一帮老头子和蓝家的一帮老头子有意结亲^*,他们自小算是青梅竹马,若没有小睿哥哥从中间插了一回竹杠&^,也许蓝漪先退了风烬的婚事儿^*,就相好于苍亭了&^,后来掀起一些波澜^&,这件事情才拖延耽搁了?^!比菥暗?*,“所以&^,苍亭对你没有别的心思*,你不要自己觉得甚好了*?!痹魄吃路烁霭籽?*,她是自己觉得甚好了吗?

    “你的心思就安安稳稳地放在我这里等着大婚就好了,这些不相干的人和事儿都不需要你操劳?^!比菥懊魄吃碌耐?*,温柔地哄道:“乖!?br />
    云浅月伸手捶了容景一拳,嗔怒道:“你拿我当孩子哄呢&*?”

    容景轻笑^,“我到恨不得赶紧来个孩子拴住你?*!?br />
    云浅月不再理他^,站起身向衣柜走去,来到衣柜&,从里面拿出一个锦盒&&,扔给容景&。

    容景接过锦盒,对云浅月挑眉,笑着问,“这是什么?”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痹魄吃铝成蛔匀坏乜醋潘?。

    容景眸光温柔地看了她一眼^,缓缓将锦盒打开*&,里面整齐地叠着一件大红的锦衣华服^^。他从里面将衣服绽开,是一件男子的艳红织锦长袍^,谱一拿出,整个房间似乎都明亮璨华了数倍*^。他轻轻翻看了一遍&^*,抬起头看着云浅月轻声问&,“什么时候做的^&?”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你猜^?”

    容景低下头&,细细地看着织锦红绸上细密的针织^,祥云勾勒的图案皆是双面绣法^,他看了片刻*,低声道:“你给我绣鸳鸯戏水的时候&?&!?br />
    云浅月想着猜得真准。

    “原来你那时候就想嫁给我了?!比菥扒崆嵋惶?,“早知道*,我便不要拖这么久了*!?br />
    “去屏风后自己穿上试试&,看看是不是合适?!痹魄吃麓叽偎?。

    “好^!”容景点头,起身站起来^,进了屏风后。

    云浅月站在柜门前*&,看着屏风内映出的那一个朦胧的影子^*,他的动作很慢^,很慢*,一个纽扣他就要系上半天*,她忽然很感动*。容景这个男人^,他用十年磨一剑,别人看到的是他处处筹谋,手眼通天^,可只有她知道*,他从来没敢求太多*。她已经是他所求的极致了&^。她忽然很想看着他穿上她为他做的新郎官的喜服,于是抬步走向屏风*。她的脚步很快^*,几步就来到了屏风后*。

    锦衣雪华穿戴的他**,如玉无双*。织锦红绸着身的他*,艳尽天下&。这两种世间绝顶的颜色出现在他的身上,不显半丝突兀。

    云浅月顿时痴了。

    容景本来低着头在系纽扣,见云浅月突然闯进来,他缓缓抬起头,对上她的目光&,那一双清泉的眸子中涌动着某种情绪,软软的&,绵绵的&*,比他往常温柔地看着她时还要缠绵不止数倍。

    云浅月被这样的眸光看着&*,呼吸微微一窒*,不受控制地走到他面前*,轻声问,“合适吗&&?”

    “自然是合适的&!比菥吧焓直ё≡魄吃孪讼傅难?^,将头枕在她的肩上&&,声音微哑^,“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待我不足我待你十之一二。如今我总算明白了,你待我亦是与我待你一样?!?br />
    云浅月被他的情绪感染&,不满地嘟囔&*,“你冤枉我&,我对你本来就是极好的^^?!?br />
    “嗯,你对我是极好的。这个天下*,除了你^*,再无人如此疼我了*?!比菥吧艏?^。

    云浅月受不住容景微微带着伤色的满足和幸福*,这种感情&&,他传递给她,几乎将她的情绪崩塌^,她伸手捶了他一下,嗔怒道:“本来就该我疼你*,你还想要谁疼你&?你敢*!”

    容景轻笑*,织染的情绪缓缓褪去*,摇头道:“不敢*,除了云浅月一人,我谁也不要^^?&^!?br />
    云浅月满意地挑挑眉*,伸手推开他&。

    容景抱着她不放*,柔声道:“再抱一会儿*^?*!?br />
    云浅月只能任他抱着。

    片刻后,容景放开他&,继续穿戴&。云浅月拿开他的手&*,帮他穿戴。不多时,穿戴妥当,拉着他出了屏风*,来到镜子前,京中的男子长身玉立&*,芝兰玉树&,秀逸中透着雍容风华,眉目间如画瑰艳&。

    云浅月看着镜子里*,再次痴了痴*。

    容景温声道:“可惜^*,没将你的嫁衣从荣王府带过来^。若是带过来的话&,我们今日就拜了堂也无不可&^?!?br />
    云浅月偏头笑看了他一眼&,催促道:“闪瞎我的眼睛了*^^,快脱了?!?br />
    容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若有所思片刻&*,不再说话,乖觉地将喜服退掉^,自己动手&,整齐地叠了起来*,放入了锦盒中。之后不等云浅月收起来*^,便对外面吩咐*,“青裳?*!?br />
    “世子^!”青裳应声而入*。

    容景将锦盒递给她,“将这个好好收起来^?!?br />
    青裳看了一眼手里的喜服*,抿嘴一笑&,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您果然给世子做了喜服&&。当时奴婢就问世子怎么只做了一件嫁衣不做喜服&*,世子说您一定会做^&。您要做他的媳妇&,这喜服自然您亲手做&?^!?br />
    云浅月笑着瞥了容景一眼&^&,想着还有什么是他猜不到的^?这个人……

    青裳欢喜地抱着喜服走了下去^。

    云浅月懒洋洋地窝到软榻上,刚要说什么&,外面响起凌莲的声音&&,“小姐^^,夜小郡主来了^*,要见二皇子*?*!?br />
    云浅月想着南凌睿刚离开^,夜轻暖便来了&,偏头问容景&,“玉子夕呢*?到了没^?”

    “我刚过来你这里时他还没到&,如今嘛,若猜测不错的话^,如今他应该在云爷爷的房中了?!比菥暗?。

    “走,我们去爷爷房中看看他&?!痹魄吃抡酒鹕?,拉起容景&,走出房门**。

    容景抬步跟上她。

    来到门口,云浅月对凌莲吩咐&,“去告诉夜小郡主^*,就说二皇子昨日身体不舒服^*,今日在府中休息&^,不见客*?!?br />
    凌莲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云浅月和容景出了浅月阁,向云老王爷的院子里走去^。

    不多时&*,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玉镯守在门口*,见二人来到,连忙笑着上前见礼^,容景和云浅月进了内院,来到云老王爷的屋子。

    屋中隐隐传来说话声和笑声*。

    云浅月推开房门&,只见屋中坐了云老王爷和玉青晴&^,还有一个人^,正是玉子夕*。因为玉青晴给南凌睿这些日子幻容的关系^,她对玉子夕这张脸已经不陌生*,从上到下仔细地打量了他几眼,果然论风流与南凌睿不相上下^^,有那么一种人^,他就是生来风流的性情*,一双桃花目,对人笑时和不笑时都挂了三分勾情的笑意&,这样的人&,最容易祸害春闺女儿^*。

    她打量玉子夕时,玉子书也在好奇地打量她*。

    云浅月打量一番罢&*,笑道:“这就是真正的二皇子了吧^?不远千里而来*,辛苦了*?&!?br />
    云老王爷在云浅月话落,瞥了她一眼道*^,“臭丫头*,总算说了句像样的话!”

    云浅月白了云老王爷一眼。

    “这两位就是景世子和浅月姐姐吧?二人的风采百闻不如一见^&?^!庇褡酉ζ鹕碚玖似鹄?&,对容景和云浅月彬彬一礼&*。

    云浅月想着玉子夕和玉紫萝是一母同胞&,紫萝比她年纪小,这玉子夕虽然长得长身玉立*,高她许多*,但论起来还是该喊一声姐姐的,他喊浅月姐姐^^,自然是对的。她笑着点头&^,“我一帮子哥哥,正没有弟弟^,如今总算全了^?^!?br />
    玉子夕笑看着云浅月^,神色风流,又喊了一声**,“姐姐!”

    云浅月笑着应了一声*,偏头对容景道:“以后你可欺负不了我&*,我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齐了&*,你欺负我的话,自然有人给我出来做主的&?!?br />
    容景笑着点头&,“换你欺负我^,你想怎么欺负&*,我就让你怎么欺负?!?br />
    这话别具意味*,云浅月脸一红^^,瞪了容景一眼,当着人面说情*,这人真是半丝也不顾及了*&*。

    玉子夕看着二人^&,眸光闪了闪^,绽出一抹笑意。

    “夕儿刚刚到,我将这几日睿儿扮作他的情况说了一番^。你们看看有什么要交代的没有^?!庇袂嗲绱耸毙ψ趴?。

    云浅月想了想^^,觉得不止要说夜轻暖^&,还有必要让玉子夕了解一下关于夜天逸^*、夜轻染&*、苍亭等人^,于是她简略地对玉子夕说了一遍^*。

    玉子夕静静地听着^,每个人的特点都在他耳中过了一遍^。

    片刻后^&,外面传来玉镯的声音^,“浅月小姐^,夜小郡主说她和二皇子也算相熟了,既然二皇子身体不适&*,她就该来探望一下。如今人等在门口不离开&?&!?br />
    云浅月蹙眉&^,看向容景*^。

    容景淡淡一笑*,“既然夜小郡主如此想见二皇子,二皇子便见她吧*!”话落*,他询问玉青晴^,“二皇子住在哪里?”

    “这几日都住在梅园?&!庇袂嗲绲?*。

    “二皇子如今便去梅园吧*!”容景话落,对外面吩咐,“将夜小郡主请去梅园^^?!?br />
    “是!”玉镯应了一声。

    玉子夕起身出了房门&,有人领着向梅园走去^。

    “我见他小小年纪**,倒是比我那个哥哥靠谱^*?&!痹魄吃驴醋庞褡酉Φ?^。

    玉青晴笑道:“子书将来继位&,夕儿是辅政之臣^。他是被自小培养的^&,自然非比寻常&!?br />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点点头^&,既然是自小培养的东海辅政之臣^^,她也不必担心在天圣一般人能奈何他。

    “如今人见了&,你可以放心了&?这几日你没睡好&&,回去休息吧*!”容景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还没说话^,云老王爷就道:“臭丫头,有点儿出息,才几日就受不住了^。我可是等着抱孙子的^*,你要是今年不让我抱上*,以后就别回来见我^*?^!?br />
    什么叫做才几日就受不住了&?云浅月顿时一气^*,怒道:“你当我乐意来见你??**!”话落^,她出了房门&。

    容景笑着跟在她身后&&*。

    走出云老王爷的院子老远^*,云浅月还有些气不忿*,回头对容景狠狠地挖了一眼。

    二人回到浅月阁&,云浅月沾了枕头,就睡了过去^。

    容景坐在床边想着这几日真是将她累坏了^,是该让她好好休息一番^*,自我反省了片刻*,便没有闹她^,而是转身坐在桌前去处理事情了*。

    这一日&,夜轻暖探望玉子夕^,出了云王府后&,她眼中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似乎有什么想不通。稍后,她去了皇宫。

    这一日&*,鉴于孝亲王的恳请^,说六公主温良贤淑&&,得体恭谦,知书达理&,孝亲王甚喜,愿意娶做儿媳&。摄政王问明了六公主心意*&,六公主含羞带怯地应允了婚事儿。于是**,摄政王下旨赐婚*,一纸婚书定下了孝亲王府小王爷冷邵卓和六公主的姻缘**。

    圣旨下达的时候,孝亲王府的小王爷正在茶楼饮茶听曲^&,孝亲王代替他接了圣旨&,欢欢喜喜地开始找喜媒请钦天监择良辰吉时,商议婚事儿^。

    荣王府景世子和浅月小姐纳喜下聘的喜庆还没过去*,便传出了孝亲王府小王爷和六公主的大喜,两大喜事儿赶在一起^,被压抑了许久的京城人顿时沸腾了^*。两日后,十大世家的苍家和蓝家共同传出苍家少主和蓝家主的喜讯^。因苍少主在京任职^,蓝家主将不日进京*^,纳喜和婚期皆在京中举行。

    这一大喜讯一出^,本来热闹的京城再起喧然^&。

    云浅月在容景没闹她的情况下*,在浅月阁好好地休息了两日后&,便听到了苍家和蓝家传出的喜讯,想着既然苍亭和蓝漪是青梅竹马^,这也算是一桩好姻缘^。

    蓝漪那个女人对她来说^**,虽然不讨喜^,但也不至于厌恶?!∫换问斩齘*,这一日来到了正月十五^^*。

    正月十五是上元节*&。又称为元宵节*^,元夜^^、灯节^。是千万年流传下来的节日&,比春节的除夕夜要热闹数倍^*^。普天之下&^,都将此日称之为最大的节日&*。

    按照古制传统^^,这一日万家灯火^*,天下各地都燃起花灯,彩灯万盏,以示庆贺^。

    天圣京城白日里便布置了各种各样的花灯,大街上一早起来就开始人潮涌动*^,纷纷等待晚上的到来。

    云王府一大早便热热闹闹*,府中的人们将自制的彩灯挂满了院中各个角落^。

    云浅月在浅月阁猫了几日,这几日容景没怎么闹她,让她精神很好,虽然没出房门,但听到外面的热闹声^**,也被感染*,偏头问容景,“今日晚上我们出去赏月亮&,看花灯^&,游街吧*!”

    容景见她兴致浓郁^^*,笑着点头*,“好!”

    二人正商定下来,玉子夕进了浅月阁^。

    这几日玉子夕成了浅月阁的???**,从那日轻而易举地打发掉了夜轻暖&&,他每日必来浅月阁转一圈。容景处理事情^,他便陪着云浅月谈天或者下棋。

    他谈吐不俗,风流中透着风趣*,也不像南凌睿那般动不动就气她*,所以&&,云浅月对这个白来的弟弟很有好感^,也身为喜欢。

    每当云浅月流露出赞赏和喜欢的时候*,容景都会多看玉子夕几眼,玉子夕对容景眨眨眼睛&,便继续姐姐长姐姐短的喊了不停^。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这句话放在人的身上也照样适用。人以稀也是为贵的^。云浅月哥哥一大堆,这个弟弟便成了个稀罕物,而且还是个嘴甜的弟弟*,所以&,玉子夕虽然来了不几日*,他和云浅月熟悉的程度可谓是一日千里&。

    如今见玉子夕来了^&,人还没进屋,云浅月声音便传了出去,“子夕,你来得正好,晚上我们出去看花灯&,让你看看这天圣的花灯节和东海的花灯节有什么不同^?!?br />
    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声音不高不低,不轻不重地道:“云浅月,这几日我太放纵你了。让你过得太轻松了吧!”

    云浅月笑脸一僵^,大脑传递的第一个信号是这个家伙吃醋了&。吃醋也不要紧,要紧的是关系到她累不累的问题*,她连忙板起脸*^,对他训道:“你胡乱吃什么干醋^?他还是个孩子!”

    “孩子&&?”容景扬眉*,看着迎着阳光走近浅月阁的玉子夕,姿态秀逸&,举步风流,放在万千人海中,那也是个一眼就能认出的人物,他慢悠悠地道:“孩子能曾经踏水为一世家小姐悬空做了一首《彩莲诗》&*&,惹得那小姐弃了春闺愿意为奴为婢入二皇子府侍候?孩子能博得美人归,同时一首诗被东海文人学子世家大儒引为妙谈^&?孩子能曾经为青楼里一歌女一夜掷了十万金,让本是一名其貌不扬的女子^,一夜之间艳华东海*&,红极一时^*?孩子能看上了一位朝中的清官^*,那清官同时被他风流魅惑*,不惜辞去大好前程*,不以男儿身为悲^*,甘愿入住二皇子府做起了犹怜?”

    云浅月咳了一声*。

    “这些可都不是孩子能做出的事情^*?!比菥疤嵝言魄吃?*。

    这时候玉子夕走了进来*,二人本来就没避讳他说话,他自然将二人的话听到了耳里&^。珠帘挑开^,他桃花目斜斜挑高*,笑对容景道:“我姐姐对景世子一心不二用&,景世子如此担心&,是为哪般?^??”

    容景淡淡瞟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道:“我家桃花开得太旺^,不得不妨&&?**!?br />
    云浅月好气又笑地瞪了容景一眼*。

    玉子夕笑了一声,“怪不得走时太子哥哥告诉我要多与月姐姐亲近&^&,他说我一旦与月姐姐亲近了&&,就可以看到景世子变脸,他的脸千年不变^,要变很不容易^,难得一见,是天圣一大景观*^,不观可惜了?&!?br />
    云浅月闻言无语&^,这是子书说得话*?她看向容景&,果然见容景的脸微黑,她不得不承认&,容公子变脸,的确是难得的一大景观^。

    “看来你在天圣住得不错&?&!比菥岸杂褡酉λ盗艘痪洳幌滩坏幕?^。

    玉子夕眨眨眼睛,幽幽地道:“我为姐夫和姐姐的姻缘不远千里劳苦奔波而来,姐夫应当谢我才是^。否则的话……”他顿了顿&,拉长音道:“太子哥哥说了&,我不能白辛苦一趟&,总要从荣王府搬些银子回去,犒劳千里之外为弟担忧的他^?!?br />
    云浅月再次无语&*,想着这该是多么的一对兄友弟恭??!子书这人&,千里之外还出谋划策。真是辛苦他了。

    容景点点头,很是认同,“自然该谢的?^!被奥?&*,他补充道:“不过谢礼我说了算*?&!?br />
    玉子夕立即笑着风流地道:“送我两个美人的话,我不介意^?&!?br />
    容景格外配合*^&,“到时候送你一车美人&?!?br />
    玉子夕立即拱手对容景鞠躬**,最很甜地道:“多谢姐夫&*?^!?br />
    容景勾了勾唇角,这一声声的姐夫似乎极为受用*。早先的醋意早已经飞去了九霄云外*。

    云浅月抱着被子望着棚顶,默默地想着今日的上元节是否比往年来能玩出什么新花样来^。如今天色还早^,她便已经期待了。

    用过午膳*,云王府便接到了一波又一波的请帖**,请帖都如雪花般地滚进了浅月阁。

    请帖不是容景的*,也不是云浅月的^&,而是这位东海国二皇子的。

    二皇子年纪轻轻&*,便风姿独具^&,和玉太子长得有几分相像的玉质容颜^*,却比玉太子的待人温和疏离多了丝丝柔情和容易亲近*,他谱一到来^,尤其是那日在春年夜宴上,便一下子抓住了京中春闺女儿的芳心&&。

    那几日德亲王府的小郡主一直跑云王府*,众女子都觉得夜小郡主知道再求南梁帝无望,怕是被这与她年岁相当的东海二皇子迷惑,芳心春动了,夜小郡主论家室&*,论容貌*,论才敏&&,都是一等一的^,皇室的公主也无人能比,一众女子都觉得无望&,便无人敢与这夜小郡主争抢风头&&,可是过了几日发现这夜小郡主再不去云王府见二皇子&,两人之间没了后续的音讯,怕是没成。而今日又是上元节&^,众女子等了一个上午^&,德亲王府那边也没传来夜小郡主去云王府邀请二皇子的动静*&,于是众女子坐不住了&,纷纷下了请帖,邀请二皇子一起赏月观灯。

    虽然东海二皇子风流的名声在外,但是他如此秀逸清华的人物^,天下也没有几人,京中的闺阁小女儿都正是做春梦的年纪*,京中也不是没有出众的人物*&,但那些出众的人物不是心有所属^,例如容景、夜天逸、夜轻染^^*、就是没有风花雪月的心思^^,例如容枫&、沈昭等*,于是*,这新来的一匹黑马便成了京中众女子茶余饭后悄悄话里的主角&。

    东海二皇子玉子夕&*,在京中红粉圈里^,风头一时无两&。

    与当初南梁的风流太子来京时^&,魅惑那些女子^*,上到春闺&,下到花楼&,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在风流上&,难分胜负*。

    云浅月看着摞在桌子上的一摞请帖,像一座小山&,她无语片刻,对玉子夕询问^,“子夕&,你想应哪家的女子?”

    玉子夕很感兴趣地将那些请帖看了个遍*,一个个笔墨芳香*,他逐一看过后*,放下对云浅月道:“姐姐,我早先不是应了你了吗&?”

    云浅月一怔^。

    “我刚来浅月阁的时候^,你让我与你一起赏月观灯的,如今就忘了?那可不行?*!庇褡酉Χ伦≡魄吃碌淖?^,顺便也堵住容景的嘴*,“做人要言而有信&,言出必行&,这是太子哥哥教导我的&,浅月姐姐^*,你不会出尔反尔吧!姐夫秉承管教你的责任*,他不会任由你出尔反尔,做那无信之人的^,是吧^^?”

    云浅月一时没了声,看向容景&^。想着果然不愧是子书从小代父教导的弟弟*。

    容景勾唇一笑^,“你说得不错*,做人要言而有信^。我也答应送你一车美人的&,既然这些小姐们如此热情*,这些请帖便都应了吧*!”

    ------题外话------

    月底了呢**!弱弱地在角落里画圈圈*,呼唤月票^,激情来袭了哦,么么哒……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二章 接连喜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二章 接连喜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