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春宵苦短

    温泉池里^,水雾浓浓*,一池春色。

    云浅月被容景折腾得几欲昏厥^^,浑身酸软无力*^,心中暗骂*^,他哪里是不懂*^?这鸳鸯浴他洗得不亦乐乎,显然是懂得很^*。

    实在受不住时^,她手臂软软地抱住他央求*,“好容景了^,纵欲过度对身体不好……”

    容景如玉无双的容颜在水雾中艳华而魅惑^,低头看着云浅月娇弱不堪,我见堪怜的容颜*,娇软到极致,媚到极致,如桃花承接了雨露的洗礼*,艳尽了天下景色*,他只要看她一眼^**,便不受控制**,眸光被欲火覆盖**,情意浓浓^,紧紧贴在她身上,声音低哑*,“我怎么不觉得这对身体不好呢^^?!?br />
    云浅月在他如火如荼的眸光中一时失语。他这副样子*,的确不会觉得*。

    “我乐其不疲,控制不住*,怎么办……”容景看着她*。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还是没声音发出。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早知道的话,就不开荤了^。男人的能耐^,果然不能怀疑*,果然可怕^。

    容景如玉的手摸着她的脸*,细细地看着*,片刻后,轻轻一叹*,“明日你再睡一日吧!”

    云浅月还没开口,他的情潮已经淹没了她^。

    月隐星藏^,夜色已深*,温泉池水春色了一回又一回*。

    云浅月直到全身虚脱,手臂再也抬不起来*,容景才停下*,抱着她出了暗室。云浅月身体沾到了锦绣被褥*,立即睡了个昏天暗地*。

    容景拥着她静静地躺着*,看着睡得昏沉的人儿^,她身体每一处都遍布他的吻痕,在屋中灯烛下如一朵朵红梅*,整个人娇艳地开着*^,媚色不可方物*。他只看着她,心便被填充得满满的,再也盛不下其他。

    他没有告诉她**,他准备了十年^^^,夜天逸其实也准备了十年*。他手中同样也有一个大婚*^。比之夜天逸*,比之天下任何人^,他足够幸运^*。上天厚待他^^^,让她如此躺在他的怀里^。

    这一生^,最珍视的人^,唯独是她^。江山不过是得她的基石而已*。

    看了许久*,他缓缓披衣起身*^,下了床**,推开房门。

    “世子^!”青裳的声音响起。

    “看着她别踹了被子着了凉,我去书房^*^?*^!比菥岸郧嗌逊愿?*。

    “是**!”青裳立即应声**^。

    容景抬步向书房走去*。

    这一夜^^,荣王府的书房亮了一夜灯,一连几日未处理的密函滚雪球般地滚进荣王府^,又滚雪球般地被那一双如玉的手批注完^,接连传递了出去*。

    第二日*,正如容景所说^*,云浅月足足睡了一日*。她醒来时,已经是入夜^^^。

    云浅月睁开眼睛*,房中无人^^,她懒洋洋地起身^^,打开房门^。

    凌莲和伊雪听到声音立即迎了过来^,“小姐*^!您醒啦?”

    云浅月脸一红,点点头^*,“嗯*,容景呢**?”

    凌莲捂着嘴笑^,打趣云浅月*,“小姐*,您每日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找景世子^!?br />
    伊雪也立即笑着揶揄云浅月^,“是呢^!在小姐的心里^,景世子最最重要了*?!?br />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瞪了凌莲和伊雪一眼^^,理所当然地道:“我自然是要找他的^?!?br />
    凌莲连忙笑道:“景世子在书房呢^*!他昨日在书房里待了一夜^,今日又待了一日,小姐^^^,您再不醒来^**,我看今夜景世子又该住在书房了?*!?br />
    云浅月闻言蹙眉,“他一直待在书房^*^?”

    凌莲点点头^^,“是呢!”

    “事情很多吗^?”云浅月问*^。

    凌莲摇摇头,又点点头,“奴婢们不知道**,这几日景世子没处理事情^^,应该堆积的事情很多吧*^*!况且昨日纳喜下聘了,也商定了婚期^,景世子是要做准备的呢*!”

    云浅月点点头**,“我去看看^*?^!?br />
    二人立即让开了路*,云浅月抬步向容景的书房走去*^*^。

    来到书房门口*,云浅月刚要伸手推开房门*,房门从里面打开*,容景站在门口**,微笑地问她^,“醒了^?”

    云浅月仔细看了他一眼*,见他眉目见有些倦色^,她蹙眉,“昨日夜里到今日,你都没休息^**?”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也不是太累**。饿了吗?我们回去吃饭*?!?br />
    云浅月向里面扫了一眼**,见桌案上堆了一大堆密函奏折之类的^,她收回视线,拿下他的手,用自己的手代替他的手给他揉按额头*,一边道:“明日你不再累我起不来床*^,我帮你^。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怎么都能让你一个人顶着?”

    容景轻笑,伸手抱住云浅月的纤腰^,嗅着她身体的幽香,低声道:“可是我忍不住不累你^^,怎么办^*?我就想要你起不来床*,怎么办**?”

    云浅月脸一红^,愤了一句^*,“你就不能忍着一些*^^?”

    容景摇头***,“我也想忍,忍不住*?!?br />
    云浅月横了他一眼,“要不我回云王府去???”

    “不行**!”容景立即反对,紧抱着云浅月不放手^,“你住在这里,我还如此想你^,你若不住在这里^,我岂不是要将家搬去云王府*?”

    云浅月无语望天*。

    容景放开云浅月,拉着她的手向房间走去^^,似乎也对自己如此黏云浅月有些无奈^,低声道:“我尽量克制一些吧!”

    云浅月想着只要你克制就好^^*。否则这样一日一日的昏睡*,她什么也不用做了^^。

    “不过缘叔叔说新尝到了美味*,食髓知味是必然^,虽然辛苦,但短时间也不会伤身,要我也不必太克制,给你多吃一些补品^^。你的身体太差了*?!比菥盎耙粢蛔?^。

    云浅月闻言大翻白眼,恼道:“我爹他到底有多为老不尊癪!”

    容景低笑。

    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也有些好笑^。

    二人回了房间^^*,青裳已经摆好了晚膳。用过饭后^,云浅月不等容景说话*,便将他先赶上了床^,容景笑着看了她一眼,温顺地上了床。却不睡觉,眸光温柔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命令他,“睡觉^^^^!?br />
    容景摇摇头*,“不抱着你,我睡不着?!?br />
    云浅月坐在床边^^,伸手蒙住容景的眼睛,“我今日睡了一夜***,已经不困了^*,你先睡*!?br />
    容景伸手环住她的腰*^,柔声道:“你不困也陪着我*?^^!?br />
    云浅月看着容景这黏人的模样,像个讨糖果的小孩子^,哪里有平日里的如诗似画*,云端高阳*。她无奈又好笑^,只能再度上了床^,任他将她抱进怀里^*。

    容景的确有些累了*,不多久*,困意袭来*,睡了去。

    云浅月静静躺在他怀里*^,盯着他的眉眼。这几日都在被温柔添满,幸福得要溢出来。以前她从来不敢想会有这样的幸福*,但如今**,她觉得幸福要一直延续下去^,延续个生生世世^,她也甘愿被他困在柔情里**^。

    虽然有些事情她没有接触,但可以感觉得到他将风雨都挡在了门外^,一个人在顶着。

    她怎么忍心他如此累*?幸福的事情**,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

    云浅月拿开容景的手^,准备起身*,本来已经睡熟的人立即抱紧他,困意浓浓地道:“哪里也不准去^^?!?br />
    “我见你书房还有好多事情没处理完^^,我帮你去处理^,反正我也睡不着*?^^^!痹魄吃绿谒咔嵘溃骸叭菥?^^,幸福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你的付出^**。你累到了,我也心疼^?!?br />
    容景闭着眼睛忽然睁开。

    云浅月对他一笑,“你自己睡好不好^?”

    容景摇头,抱着她不动**,见云浅月无奈地看着他^,他似乎笑了一下*^,对外面吩咐,“青裳,将书房里没处理完的事情拿来房间^?!?br />
    “是^^,世子^!”青裳立即应声*。

    “你丢下我一个人躲在书房里的时候怎么任我睡得着^?如今临到你了*^,怎么就变了^?”云浅月不满地看着容景。

    容景重新闭上眼睛*,声音微低*,“你睡得熟*,喊都喊不醒^。你在我身边^,我易分心^^?!?br />
    “如今我清醒得很^*,你就不怕我分心*?”云浅月瞪他**。

    容景勾起嘴角,“不怕*,你分心才好。那我就不睡了……”

    云浅月脸一红,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扯起一块方巾盖在了他的脸上^*,警告道:“你现在就给我睡^,不准再说话了?^^^!?br />
    容景“唔”了一声^,乖觉地闭上眼睛睡去^。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

    片刻后,青裳将书房里的密函和奏折搬来房间。笑着看了云浅月一眼,很是体贴地将桌案搬来床边*,让云浅月方便够得到^,又将密函和奏折放在桌案上,才退了下去^。

    云浅月坐起身子^*,拿不开容景放在她腰间的手*,只能任他环着她的腰*^,她打开密函。

    她不是第一次接触墨阁*,但却是第一次处理墨阁的密函*^。

    从太后崩天*^,她照顾夜天赐*,又等待她娘来了解除婚约*,之后这几日来**,和容景耳鬓厮磨,几乎她许久不关注外事,如今才发现^,在这短短日子里,天下又是一番风云变化^。藏在背后的东西,在这等三国自立^,天圣退了一步的和平之后,愈演愈烈*。

    南疆叶倩和云暮寒圆房后,也在着手准备大婚事宜。南疆政权巩固的同时*,也在筹备练兵^。叶倩和云暮寒下达一系列的安民兴邦政策,效益显著^^。

    南梁秦玉凝出现在魔麓山军机大营^^,火烧了营房的粮草*,但布置的暗桩也尽数被摧毁^,南梁虽然受创**,却也保住了军机大营的根基,算是竈****;鏊?。据说军机大营出事的第二日*,南梁皇帝大怒,对秦玉凝下了封杀令。南梁皇室隐卫出动^^,搜寻秦玉凝下落*。

    顾少卿养伤期间*^,一直没有动作的南梁诸位皇子终于按耐不住^,纷纷去魔麓山军机大营探望*。军机大营一时间来客如潮。顾少卿来者不拒*,都纷纷见了^。

    除夕夜当日*,五位皇子发动兵变。被顾少卿一举击败,南梁帝坐在龙椅上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眼睛都没眨。之后两位皇子自刎*,三位皇子被圈禁*。

    南梁朝局一时间震动*^,但转日便稳定了朝局*^*^。此番南梁之乱被称之为“五子兵变”。彻底肃清了南梁朝局^,清除了别有异心者*^,巩固了新帝政权*。南梁新帝的江山彻底巩固。

    西延发生了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儿^。春年夜宴上,西延一位大臣府邸的两名姐妹花对新皇自荐枕席,愿意双姝侍君。两名姐妹花在西延名声很大*,在天下间也是小有艳名。江湖上流传着一本手书的《红颜录》,其中两位双姝姐妹花就榜上有名^。

    美人自荐枕席*,还一次就是俩,西延玥能有这等眼福*,可谓羡煞他人?*?上д馕恍碌勖菜撇欢缜?,推拒不从不说*,还顺带给两位美人指了婚。两位美人也是个刚烈的女子,当场拔剑自刎^。不止西延新帝被惊了一下*,群臣也是大惊*^。

    就在人人都以为两名美人就此香消玉殒之际,西延玥出手打开了宝剑*^^。群臣松了一口气*,以为新帝回心转意愿意收了两女*,他却大手一挥^,将两名美人赐去了尼姑庵出家为尼^。

    这件事情**,引起了西延朝野上的震动^。

    太子回国,新帝登基^^,西延玥在西延已经待了数月有余^。朝中文武大臣^,明里暗里不知道多少次提到太子娶妃*^^*,新皇娶后或者纳妃**,再不济后宫空虚*,无一侍者*,也要进一位美人,可惜这位新帝一直无动于衷*。

    如今又冷情地将两位美人送去出家^,人人都纷纷心凉*,猜测这新帝是否不爱女子*?或者是曾经的望春楼之事,让他已经再不能娶女子?一时间西延朝野上下群臣忧心忡忡**。

    大臣们忧心*,但西延玥却如没事儿人一般继续上朝下朝**,处理朝政,西延短短时间*^,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国民安泰^。

    这些都是发生在明处的事情*。而暗中三国联盟,加强兴兵^*,三国边境时有兵谋调动,偶尔擦出火花*,却又顷刻间隐匿于无形^。夜天逸、夜轻染^*^、西延玥*、叶倩、云暮寒***、包括如今在云王府扮演玉子夕的南凌睿^^、以及容景^,一双双手^,都没闲着^。

    虽然各国均有异动*,但是动作最大的**^^,其实还属天圣。

    三国自立之后*,夜天逸和夜轻染退了一步^,但一个抓起了兵谋人才,一个抓起了粮草筹备。短短数日*,便已经齐集了百万人马的粮草。

    朝中新近的科考学子^^*,虽然在那日被容景和云浅月惊才艳艳所钦服*,但也被二人吸纳了一部分^^。而且都迅速被重用*^^,主导了以苍亭为首的新一帮派朝臣。

    容景这数日看来没做什么^,但实际上却动作比谁都大。只不过都隐在深水里而已*。夜天逸和夜轻染可能主控的是一朝一夜^,而从墨阁的密函上可以看出^,他主控的是天下大局。

    粮草^、兵谋、盐路、铁矿、商铺^、银庄、田地等等***,凡是涉猎到民生百姓生计之事,他全部都插了手***^,都有支配和调动*。

    云浅月看着墨阁的密函**,心下感叹^,若以前不相信容景可以手眼通天,她如今相信了。这个男人一直就能做到常人所不能^。

    一边感叹*,一边挑选她能处理的事情^*,逐一做了批注^^。

    天明十分,除了几本重要事情的密函^^,其余的都被她处理妥当。她见容景还没醒来,便拿着几本没批注的密函细看。

    看了两遍之后^,她才发现*,原来除了墨阁外,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暗中与容景的墨阁作对。那股势力很隐秘,如深水一般*,几乎让人感觉不出来*,但每每都在关键时候阻挡容景一下*,让他有些事情行得艰难而迂回*。

    两大势力就如翻煎饼一般*,他翻过来,他再翻过去*。

    云浅月眉头皱起^,想着天下还有谁能与容景如此暗中较劲?夜天逸?想到夜天逸^^,她摇了摇头*^。夜天逸的事情她不敢说全部知道**,但也是知道百分之七八十。夜天逸的根基没有那么深。

    玉子书^?也不会,子书的势力在东海^^,不会如此丝丝密密地遍布在天圣^^^。

    那么还有谁?夜轻染?会是他吗?或者是夜轻暖*?

    她正想着,容景醒来,睁开眼睛*^,见她眉头紧皱^,他动了动手臂,声音有着初醒的低哑**,“在想什么^?”

    “谁在暗中与你作对^?”云浅月偏头看着他问。

    容景眉梢微动^,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本子*,“你看出来了^*?”

    “嗯!”云浅月点头*,虽然埋得深^,但还瞒不住她的眼睛^^??济豢闯隼?,只觉得不对劲*,而容景是不允许不对劲的事情存在的,所以,她细看两遍之下^,便能够发现了*。

    “夜氏的暗龙*^^!比菥暗?^*。

    云浅月挑眉**^,“夜天逸?”

    容景摇摇头,声音寡淡,“是不是夜天逸就不得而知了**?*!?br />
    云浅月眉头皱紧^*,“难道是夜轻染^^?夜氏的暗龙在夜轻染手中^*^?老皇帝没将暗龙交给夜天逸*?他不是他指定的皇上吗*?”

    “指定而已。不一定就是。若他是新皇^,又怎么会有夜天赐^*?”容景道^。

    云浅月一时间沉默下来^*。

    容景伸手撤掉她手中的密函,将她轻轻一拽*,她的身子被拉进了他的怀里**,他用被子盖住她凉了一夜的肩膀,温声道:“有我在*,不需要你愁眉^**^!?br />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嗯”了一声*^。

    “睡吧^!”容景伸手拍着她^。

    云浅月也感觉这一夜有些累,闭上眼睛睡去^**。

    容景见她不出片刻便睡熟^*^,伸手拿过被她挑剩下的几本密函看了一眼,提笔批阅完*,将她批阅过的密函和奏折又看一遍*,吩咐青裳将密函抱了出去。

    青裳抱着密函走到门口^,想起什么,回头提醒道:“世子,七日假满了*^^,您今日要早朝?!?br />
    容景点点头^,青裳出了房门。

    房门关上^,窗外的光线已经微微明亮*,容景低头看着怀里的云浅月,眸中不舍的情绪溢出*,忍不住低头吻向她娇嫩的唇瓣,怀中的人儿被打扰,不满地“唔”了一声,他心神一荡**,更是不想离开。

    云浅月终是被吵醒^,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容景^^*,唔哝道:“今日你要上朝吧?”

    “不想上^*^?!比菥拔亲潘?^*。

    云浅月脑中想起那句“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钡氖?,看着容景^,困意淡去了些**,有些好笑^*。

    “是不是不困了?”容景看着她。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想着你这样闹我^^^,我还哪里能困得起来^?

    容景盯着她看了片刻,一个翻身*^^,将云浅月压在了身下,吻着她道:“不困的话*,我们做些什么吧……”

    他话落**,云浅月薄薄的衣衫被剥落*,软帐内被他掀起浓浓春色^*。

    云浅月想着不知道被称之为男人的这种动物^*,是不是初尝荤腥,都这么的有能耐。

    一番云雨后,云浅月困乏地睡去^,容景意犹未尽地起床去上朝。这一日的早朝^,注定他会误了时辰。

    夜天逸见容景春风满面,嘴角一直挂着轻浅的笑意*,他面色沉了沉*。

    夜轻染多看了容景几眼,眸光沉了沉*。

    休假七日后的第一日早朝^,群臣都有些松散。夜天逸显然也没有什么心情*^,匆匆几本奏折处理过,便散了朝*。

    散朝后*^,众人向议事殿走去^^,而容景不去议事殿*,径自向宫外走去^*。

    “景世子!”夜天逸喊住容景*。

    容景停住脚步,回身,对夜天逸淡淡询问^**,“摄政王有何事*^?”

    “景世子别忘了你是辅政丞相?!币固煲萏嵝讶菥?^,意有所指^*。

    容景微微一笑*^^^,“景自然不敢忘,昨日的事情已经处理妥当,未来三个月我要着手准备大婚。摄政王略微通融些吧^*!若是不能通融^,景只能请摄政王另觅贤臣代替我的位置了^?**!?br />
    夜天逸薄唇抿起,不再言语^^。

    容景转回身^^,继续向宫外走去*^^。月牙白锦袍上那一株双面绣法的紫竹在清晨的光辉下极为醒目*,配合他闲雅的步履,与日争辉^^。

    夜轻染站在夜天逸身边^*,见容景走没了身影,他沉声道:“昨日轻暖没从玉子夕的身上查出什么破绽来*,但她觉得玉子夕就是不对劲*?!?br />
    夜天逸没说话*。

    夜轻染又道:“我们应该相信轻暖,她天生警觉*,能体察别人所不能体察之事*?!?br />
    夜天逸依然沉默。

    夜轻染说了两句话*,都没见夜天逸应声,他皱眉**^,“他和小丫头已经木已成舟*,夜天逸^,你不会还是不能放开吧?”

    夜天逸收回视线*,看了夜轻染一眼*,他眼中隐藏的血丝还是能被他看得清楚*^,他淡淡挑眉*^,“即便木已成舟^,你能放开?”

    夜轻染一时失了声*。

    夜天逸不再说话^,转身进了议事殿*^。

    夜轻染一人站在议事殿外^^,晨起的清辉打在他身上,他深色锦袍有些昏沉的暗色^。静站许久*,他也转身进了议事殿^。

    容景出了宫门,径直坐了马车回府。

    云浅月睡了半日^,醒来^*,就见容景坐在床头*,手里拿着一卷书翻看^^,她愣了一下^^,问道:“你果真没去上朝*?”

    “去了又回来了!”容景抬头看了她一眼*。

    云浅月闻言向窗外看了一眼^,见日色高悬^^,她撇撇嘴,“容公子*,您真是越来越不拿丞相的位置当回事儿了?*!?br />
    “只能说明浅月小姐魅力太大*?^^^!比菥靶Φ?。

    云浅月嗔了他一眼*^,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

    容景凑过来^,柔声道:“今日嫁衣送来了府里^,你要不要看看?”

    云浅月一怔,立即转回身*,看向容景*,“嫁衣**?”

    “嗯!”容景点头*,“你的嫁衣?*!?br />
    “这么快就做好了*?”云浅月看着他^^**。

    “做了半年^*^,昨日才好*,今日便送来了*,也不算快了*?!比菥拔律盅室槐?*^,“要不要看看?”

    “自然要看!”云浅月腾地坐起身**,利索地穿衣^^^^。

    容景伸手按住她的手**,柔声道:“我让青裳将嫁衣送来***。你稍后要试穿,就不必穿衣了?^!?br />
    云浅月想想也是*,将衣服扔在一旁**,抱着被子等着。她想看看她的嫁衣什么样^。没有一个女人对自己的嫁衣是不期待的。

    容景对外面吩咐了一句*,青裳欢喜地应了一声^^,不多时^,抱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里面整齐地叠着嫁衣,谱一进来*,她手中如抱了一团火焰一般^^,鲜华明丽。

    云浅月的眼睛被晃了一下。

    容景接过托盘^,青裳欢喜地退了下去*,他展开嫁衣*,对云浅月柔声道:“我帮你穿^!?br />
    云浅月看着展开的嫁衣,如天边滑落的一片火红的祥云^,锦缎华丽,艳华璀璨。绫罗环着珠玉,勾缝间显见细密的织锦^,这样一件嫁衣,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得。她抬眼看容景*,容景对他温柔而笑**,艳华的火红色溢出的光华打在他如玉无双的容颜上**,这一张容颜**,在这一瞬间**^,盖尽了天下男色^。她点点头,伸开手臂。

    容景为她穿戴**。

    嫁衣着身*,云浅月本来清丽脱俗的容颜霎时一改,艳冠天下绝色。

    容景看着她^,呼吸一窒*,不受控制地倾身上前,大红嫁衣铺开在锦绣云床上,天明云雨初歇,午时云雨又来*。

    日光躲进云层*,珠帘翠幕遮挡了一帐春意*。

    ------题外话------

    美人们,将近月底了哦*,月票哦哦哦哦……O(∩_∩)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章 春宵苦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章 春宵苦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