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解除婚约

    玉青晴话落^,满座皆惊。德亲王、孝亲王等一帮老臣自然记得当年交换订婚信物之事。

    当年先皇和云王妃交换信物订立婚约时*,还着史官记录了这一笔&&&。当年的史官虽然已经年老,但依然还在朝中*。

    一时间所有人鸦雀无声,齐齐想着怕是这个第三才是云王妃今日出现在这里来的关键。

    前一段时间东海的洛瑶公主解除了和景世子的婚约&,景世子已经没有婚约束缚^,可是浅月小姐还有婚约在身&&,如今这云王妃出现,亲自解除当年的婚约*,婚约一旦解除*,那么浅月小姐也没了婚约的束缚&,她和景世子在一起**,便能名正言顺了。

    “青姨&,您刚来,就要解除婚约,这恐怕不妥**?!币骨崛究戳艘固煲菀谎劭?。

    “这有何不妥*?我刚来或者来了多久这和解除婚约没多大关系&,都是早晚之事^&*?!庇袂嗲缧α诵?&*,拿出两方事物,一方事物是当年云王妃的身份证明的宫牌&,一方事物是和先皇交换时的龙凤配,“我虽然是东海国公主没差,但我也是云王妃,虽然过了十几年&,但我并没有真的死&*,而是回了东海,如今来天圣,既是以东海长公主的身份^^,也是以云王妃的身份。我手中的这两件信物难道信不过?不能证实我的身份*^?”

    夜轻染看了一眼云王妃手中的宫牌和龙凤配,没了话说*。这两件信物自然信得过*。包括她手中的东篰;实鄣挠⌒藕陀褡邮榈氖质?^^,都是真的&^&。

    “云王妃,这件事情要慎重才是^?;樵伎刹皇嵌穅,先皇很喜欢浅月小姐^*,临终前还下了遗旨将浅月小姐赐婚给摄政王&,您如今刚来就解除婚约&^,这件事情总归是不妥当……”摄政王此时开口。

    “是啊*,云王妃,先皇喜欢浅月小姐,浅月小姐数次顶撞先皇^,先皇都不曾怪罪^^?!毙⑶淄跻擦?,看了一眼容景,谨慎地道:“而且今日是大年夜*&^,云王妃远道而来^,待歇息一番&&,再好好商议此事不迟&?^*!?br />
    “是啊,云王妃*,你若是累了,还是先回云王府吧!云老王爷和云王爷若是知道你还活着,定会欢喜*^^*?!币晃焕洗蟪家擦⒓吹?。

    紧接着,众人纷纷附和&^^。

    玉青晴看向云浅月*,笑问&,“月儿*&,你的意见呢&?娘刚刚来,还不曾问你意见&,只是得知你和景世子两情相悦&,奈何被婚约束缚&,你险些在先皇的灵堂前毁了赐婚圣旨&。娘便觉得既然我定下的婚约,应该为你解除才是?!?br />
    云浅月点头,“我心悦容景,自然希望解除婚约?!?br />
    夜天逸身子一震,紧紧地盯着云浅月^。

    “小丫头*,你和摄政王自小定有婚约*,你与他十年情意,五年书信往来,你就半丝也不顾忌吗?”夜轻染直直地看着云浅月。

    “摄政王*,染小王爷,婚约之事^&,还是要两情相悦才能夫妻百年和睦。浅月妹妹明显对摄政王无意**。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这强拉的姻缘也不会有好结果的?!蹦狭桀2褰袄?^。

    夜天逸眸光微冷地看了一眼南凌睿*,“二皇子从哪里知道我们是强拉的姻缘了?”

    “本皇子也不想知道,奈何浅月小姐名声太大,她的事情都传去了东海*,成为东海百姓茶余饭后的闲谈&,本皇子自然就知道了,不但本皇子知道*,东海上到父皇*,下到贩夫走卒,人人都知晓^&?&!蹦狭桀PΦ梅缌鞯氐溃骸坝绕涫墙衲昶呦,景世子那个‘非卿不娶’&,浅月小姐那个‘一人之重,天下人之轻?*!?,这等深情似海^^,真是羡煞天下人?&?!”

    夜天逸沉默下来。

    云浅月看向夜天逸^,“夜天逸*,将信物换回来了吧!婚约解除,对你我都好*&!”

    “是吗&^?对你我都好&?”夜天逸挑眉,眉眼幽深。

    “自然!我心悦容景^,此生非他不嫁&。心里装了一个人^,别人再也装不进去。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你应该也明白^。解除婚约,一直是我所想之事?!痹魄吃鲁辆驳氐?&。

    “所以,你早就知道青姨活着*,将她拉了出来解除你我的婚约*?”夜天逸看着她^。

    “我不知道娘活着&^!也是今日才知道&。她有她的人生和秘密^^,我当女儿的虽然有权过问&*,但不想过问,谁没有隐私?只要我知道她爱我就够了^*?!痹魄吃虏怀腥?。一旦她承认了*,云王府就落个知情不报的罪名^。

    夜天逸冷笑^,“你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云浅月颔首^,“是!”

    夜天逸大笑了一声,笑声苍凉痛苦^,又隐含压抑煎熬*,“你可知道我也在等着这一天了&,等着看你怎么解除我们的婚约,我以为你会逼着我交出青玉箫,或者公然与我不惜撕破脸解除婚约,却没有想到你后面还有青姨这一张王牌^?*!?br />
    云浅月不说话^,有兵不血刃,让他不得不解除婚约的法子*,她自然不想流血牺牲&。

    夜天逸看向容景^&,紧紧地盯着他,眸中漆黑一片。

    容景端坐在玉桌上^,迎上夜天逸的视线,玉颜清淡*&。

    二人对视许久*,众人都感觉大殿内的空气都冷凝在了一起,数十个火盆也抵抗不住冷意。人人大气也不敢出*。

    “摄政王,你到底需要考虑多久?本皇子累着呢&*^,要去云王府休息&*!”南凌睿很是嚣张地开口&&,语气不满,神色不满*,显而易见*,“不就是解除婚约吗?天下好女人多的是&*,你不至于非要把着这一个心不在你身上的女人不放吧^?”

    众人闻言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想着这东海二皇子真是嚣张。但据说他虽然风流成性,但是很受东海王喜欢&^^,和玉太子兄友弟恭,甚是和睦,东海国富兵强,他即便站在天圣的金殿&*,当然也有嚣张的资格。

    夜天逸收回视线*,看了南凌睿一眼&,语气极淡^,“至于!”

    南凌睿挑眉。

    “我十年以前,或者更久,想娶的人就是她^。除了云浅月&,我从没想过别的女人?!币固煲莸溃骸案富式樵技幼⒃谖疑砩?&,我欣喜若狂?!?br />
    众人都看着他*,摄政王喜欢浅月小姐&,人人都知道。

    云浅月抿了抿唇,没说话*^。

    “哎*&,可是月儿不喜你^,小逸*&&,就算了吧^*!你身为摄政王*^,天下好女子多得是&。你别怪青姨来解除婚约^*,青姨自小很喜欢你^,但是月儿的幸福最重要?&!庇袂嗲绲?&^。

    夜天逸忽然一笑^,看着玉青晴&,“青姨***,你确定容景就是她的幸福吗^&?”

    玉青晴一怔,看了容景一眼&,点头,笑着道:“只要月儿喜欢,她就是幸福的!”

    “我看未必*^。景世子的心大着呢,装的可不止是月儿一人?*^!币固煲菪α艘簧?&*,嘴角微嘲^,“云王府和荣王府的纠葛,到了这一代,景世子可不是那个甘心在荣王府日日对月到天明的人?^!?br />
    容景淡淡一笑,“摄政王想说什么?想说的是始祖皇帝百年前对不起荣王府,逼迫荣王陪了他自小定有婚约的小师妹吗&?还是想说这百年几代下来^,云王府的女人都必须嫁给皇室?当年始祖爷打天下时*^^*,说的是天下四合,以百姓喜为所喜*,以百姓悲之所悲&*^,可是百年下来^&,我看喜的只有他一个吧?我和云浅月两情相悦&,我的心大小又如何^&&?大了就大装着她,小了就小装她&,总归也就是一个她而已。摄政王不是我&,你怎知我心中所想*&?我爱她十年,出府第一件事情就是从当时太子殿下的刀锋下保下了她*^。那时候摄政王还在北疆没回朝吧?她几次遇险,也是我将她护在身后&。爱一个女人,不止嘴里说爱她&*,要付诸于行动**。摄政王所作所为,我没看出你是半丝爱她*,不过是想要困住她成为你的所有物而已^*?!?br />
    “景世子是赢家^^&*,如今你怎么说,便是怎么是了。你说得对,我不是你^^,怎知你心中所想。同样,你也不是我,你又怎知我不真爱她?爱有很多种。她不是男人背后的女人,甘愿退在男人身后?!币固煲莸繼。

    容景浅笑*,看了云浅月一眼,声音温润*,“她的确不是男人背后的女人*,不需要站在男人身后,但她也有累的时候,疲惫的时候*&^^,厌烦的时候^,有些事情应对不了的时候,刀锋利剑往她身上割,她也有疼的时候****,苦的时候^。我愿意挡在她身前**,这又有何不可?你怎知她天生是不依靠男人的女人便不依靠了?你怎知她的心不想依靠*?摄政王^*,你还是不懂她*?!?br />
    “看起来景世子很懂了?”夜天逸冷笑,“我认识的云浅月从来风雨无阻^*,有苦不说^,一人能扛起一个城池一个疆域,天下女子不能望其项背*,南疆的叶倩也不能。怎么在你嘴里,她便是需要别人为其遮风避雨的娇弱花朵了*^?我看景世子你才是不懂她,想困住她成为你所有物的那个人吧&?”

    “也许摄政王眼中的她是你说的这样,或者她在你面前表现的也是这样**。但她在我面前就不是你所说的这样&。她在我面前,就是一个小女人而已^,在我心里**,她也就是一个小女人而已&,需要依靠,需要安抚,需要遮风避雨,她不是无所不能,不是强于天下女子,不是其心无坚不摧,她的确娇柔得如一朵花,需要我细心养护*^,生怕一不小心**,她就会枯萎?!比菥翱醋旁魄吃?&&,语气愈发温柔,“所以&,我愿意养护她的一切&,无论是她的想法,还是她的作为^,甚至她想要的东西&,或者想做的事情*,我都愿意为她做到&,我不求别的&,只求她一人一心&?!?br />
    “是吗?我看不见得^,你是处处算计她的心才对^&!”夜天逸嘲讽*,“当初北疆祸乱之事,拖住我不能回京,还不是景世子一手操作?难道景世子敢做不敢承认^*?”

    众人一惊,虽然二人风刀霜剑,阴谋阳谋明里暗里不知道斗了多少回合,但这明面点出来还是第一次^。

    容景轻笑,“我敢做自然敢承认&。北疆之事的确是我略施了些计谋*。这件事她也知晓*。容景无不能对云浅月言之事。她对我的了解^^*,比摄政王你清楚得多^。不必一一说明*?&!?br />
    夜天逸脸色一沉^^,“略施小计谋?景世子果然大才&,能让当初整个北疆动乱,在你眼里就是小计谋吗&&?那你什么是大计谋?谋国谋家&*^?”

    容景收了笑,脸色淡了下来&,“摄政王谨言慎行^,荣王府这百年来对夜氏如何,对天下百姓如何^*,想必不用我说。容景这些年来,荣王府的收入大部分都用来赈灾&*,有目共睹。说句大言不惭的话*,国库这些年用来救灾的粮饷也不及荣王府拿出的多。这个天下当初是始祖皇帝和四王府共同打下的,摄政王莫要忘了&,家国本来就有荣王府一部分^^,真要的话^,不用谋^?!?br />
    夜天逸冷笑,“景世子看来有这个想法了?”

    容景扬了扬眉&&,姿态娴雅&,“我一心只为云浅月而已&*,若是谁阻我挡我&,夺她,三尺青锋备下&*,这天下自然不在话下^。摄政王想听实话&,我今日当真文武百官说来又何妨?”

    众人齐齐提起气^^^。

    “容景,你的话过了癪?!”夜轻染脸色蓦然沉了下来。

    “过吗*?我不觉得过*^*!天下我不看在眼里^^,我能看上的&,也就是云浅月一人而已?!比菥暗恍?*,轻若云烟*^,“染小王爷忠君爱国^&,这是好事儿^^^*,但我希望染小王爷看清事态本质再责他人*,今日说的不是容景如何,而是这婚约如何&!长公主和二皇子周马劳顿而来,还等在这里呢^,摄政王最好尽快拿主意,想必东海国的皇上和玉太子也想尽快知道结果?*^!?br />
    夜天逸眯起眼睛,眸光冷冽*,面色冷寒地看着容景^,周身杀气浓郁。

    容景坐在那里&,仿若天边的云,清清淡淡^,眉目如画,看不出丝毫惧意和杀气&。

    “小逸^,拿出青玉箫吧&!皇室和云王府百年的婚约已经够了,云王府历代来多少女儿深受其害^,荣华宫虽然是个尊贵的地方^,但是云王府的女儿爱慕的不是荣华宫,而是紫竹林*。这在座的人都知道*?!庇袂嗲缭俅慰冢骸暗蹦晗然屎臀叶┝⒒樵?*,之所以痛快答应我将来一方悔婚,另一方必须解除婚约的约定&,那是因为先皇也不想再继续这一场婚约,先皇有除云王府之心,以防外戚继续坐大^,便留了个活口。如今先皇故去*&,景世子和月儿一心一意,人人都愿意有情人终成眷属,我这个当娘的也愿意。解除婚约,对你也无害&^*&,毕竟月儿不喜欢你*?!?br />
    玉青晴话落*^,众人无人出声^。先皇和云王妃有约定&,这件事情沾着理了,摄政王被动**^,不解除婚约,便是背信弃义,便会受天下人唾弃,似乎除了解除婚约*,再无别法*&,此事迫在眉睫了。

    德亲王和孝亲王一见这个情形,也都没了言语&。

    夜轻染也没了言语。

    大殿千余人,竟无一人。

    “七哥哥&,既然如此,你就解除了婚约吧^!一纸婚约而已^。你爱云姐姐^,也不是因为一纸婚约才爱的,是吧*?所以,即便解除了婚约**&,你爱云姐姐,还是爱她的。不会更换&。就像我喜欢南梁的南凌睿,也不会因为时间变更&,或者他不喜欢我^,我就不会喜欢了。这是一样的道理呢&!”静寂中,夜轻暖忽然开口。

    众人将目光都看向夜轻暖。

    南凌睿的目光自然也转了过去&&,夜轻暖一身粉红衣裙,披着雪白的披风^,娇小的一团,甚是柔弱漂亮^,在一众皇室公主郡主中尤为夺目。他微微挑了挑眉&,没什么情绪地收回了视线。

    玉青晴也看着夜轻暖&,没表露什么情绪。

    夜天逸忽然笑了^*,阴沉的神色散去,温声道:“轻暖妹妹说得对,我不是因为一纸婚约才爱的她,我爱她的时候*,父皇还不曾将这纸婚约给了我*^&,也不曾将青玉箫交到我的手中。所以*,我自然不会因为解除婚约便不再爱她了^^^?!?br />
    云浅月皱了皱眉。

    夜天逸伸手入怀,将一柄青玉箫拿出来,递给玉青晴^*&,“青姨请收回&*!”

    玉青晴暗暗叹了口气**,伸手接过青玉箫^,将龙凤佩递给夜天逸&,“这是龙凤佩&&,你收好。从今日起,你和月儿的婚约解除&,金殿在坐的所有人见证?!?br />
    夜天逸接过龙凤佩^,沉声道:“我夜天逸和云浅月解除婚约&,在座众位见证&,我不是不爱她。若有朝一日,有可能的话,我还想娶她?!?br />
    众人齐齐吸了一口气^*。

    容景眸光缩了缩&*,没说话*&^。

    云浅月不看夜天逸*,而是转向玉青晴,“娘*,您回府吧!”话落^,她对夜轻染道:“你不是要送她去云王府吗?如今送去吧!”

    夜轻染微哼了一声&,“小丫头&^,你确定你不后悔?摄政王爱你之心,不比任何人?!?br />
    云浅月浅浅一笑,肯定地道:“不后悔。我爱容景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br />
    这一句话可能别人会误会^&,以为云浅月很小便心思不纯*?墒侵挥腥菥?、玉青晴^、南凌睿、甚至夜天逸和夜轻染也知道^*,她很小的时候^,就心思通透*^,非同寻常一般人^。她做的许多事儿^^,连大人也做不出来。她不是个孩子。

    夜天逸本来舒散的阴沉脸色又绷紧。

    夜轻染没了话,转头对云王妃道:“青姨&,我送你和二皇子去云王府^*?!?br />
    玉青晴点点头&,招呼了南凌睿一声&*,二人向外走去&。

    三人走到大殿门口&*,夜轻暖忽然喊了一声,“南凌睿!”

    南凌睿脚步不停*,继续向外走,仿佛喊的不是她^。

    夜轻暖盯着南凌睿的背影,眸中的一丝不确定化去,见夜轻染回头看着她,她笑着摆摆手^,“我就随便喊喊?!?br />
    夜轻染瞪了夜轻暖一眼,当先引路出了金殿。

    玉青晴和南凌睿跟在他身后&,也出了金殿。

    三人一离开*,大殿内一时静得厉害,无人说话&。容景^、云浅月、夜天逸三人的感情纠葛吵闹了大半年之多*,如今终于算是暂时有了个结果。以夜天逸解除婚约告终。但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终点,众人心里都没谱*。毕竟摄政王刚刚言明了^,即便解除婚约^,他似乎也不放弃。

    “月儿*,你心不如我心,但是我心如你心*?!币固煲萁锱遄傲似鹄?,“我们今日这个结果^,不是结果,我对你之心,不会就这么算了?!?br />
    云浅月看着他不说话。

    “婚约是给天下人看的*,但我的心是给你看的。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币固煲萦值溃骸耙残碛谐蝗?&^,你会对景世子厌烦,转而欢喜于我&,这都是说不准的?^*!?br />
    “永远不会*!你不要想了?^^!痹魄吃律粑⒗鋇,“你又何苦?天下不是没有别的女人&*?!?br />
    “天下的女人很多*^,但只有一个你&?!币固煲莅诎谑?&*,温声道:“归席吧*!这么许久,宴席都凉了^&!今日你给我一个惊喜^,也许来日&,也有一个惊喜等着你的。月儿,风云变化,旦夕之间,任何事情,包括你的心^*^,别那么早下结论?!?br />
    话落^*&,夜天逸不再多说^,向他的座位走去。

    云浅月抿着唇看着夜天逸*^^,须臾*,她忽然抱着孩子转身向外走去。

    “浅月小姐,你去哪里?”德亲王一惊。

    “新帝乏了&,我送他回荣王府^?!痹魄吃峦芬膊换氐氐?^。

    德亲王知道云浅月这是甩性子的作为&,但她的理由冠冕堂皇,新帝才出生几日&,疲乏很正常*,他无法反驳,只能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不以为意,挥挥手道:“既然皇上乏了*,月儿便将他送回去吧*&^!子时会在观星台点燃烟火*&,别忘了出来看*?!?br />
    云浅月不说话*^,继续向前走去^,走到门口*,忽然回头&,看向依然坐在席位上的容景^,轻声喊道:“容景&!孩子你来抱,我胳膊酸了?*&!?br />
    “好!”容景莞尔一笑,放下茶盏&^,起身站起身^,离席向外走去。

    容景不多时来到大殿门口,云浅月将夜天赐递给他&*,他一手抱住,一手拉了她的手,走出了大殿&。

    群臣面面相耽*,今日这事情来得突然,先是东海长公主和二皇子突然来到,之后进来的东海国长公主原来是本该死去十几年的云王妃*,之后又是她突然解除婚约^,这一系列的事情&**,到如今众人的脑子还有些转不过来。如此突然*^,出其不意**&,实在令人意想不到^。

    “众位大人都继续用膳吧!稍后守夜放烟火?!币固煲荻似鹁票?,淡淡道。

    众人为了调和气氛^,连忙纷纷应是*,但一时间还是难以进入状态^。

    容枫和冷邵卓对看一眼,二人眼神交汇^,齐齐笑了笑。苍亭自始至终一言未发**,看着大殿门口&,不知道想些什么^。沈昭则是眉目间染着轻松和欢喜,那是真正从心里溢出的喜悦*。

    这一场春年夜宴,被今日参加宴席的所有人记在了心里,也被载入了史册^^&。

    容景和云浅月出了金殿*,牵着手慢慢踱步向宫门口走去。

    黑夜漆黑如墨^,皇宫里灯火辉煌&,似乎点亮了天幕^。

    云浅月想着她背负了夜氏的婚约十五年,从出生之日就背负着,后来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让老皇帝废除了祖训,可是没过多久,又背负上了与夜天逸的婚约*&&。如今一朝解除^,她心里百种滋味,说不出来是轻松还是如何*,可能背负得久了,让她对今日之事感觉仿佛是在做梦,有些恍惚^,也可能是知道早晚都能解除,便没有那份跳起来的欢喜和激动&,相反夜天逸的话,让她还有些沉重和透不过来气。她无心伤害别人*,却不知道被人喜欢&^,原来也是一种痛苦&。

    容景偏头看了云浅月一眼^,没说话^*。他能够体会她的感情&*,就如他与洛瑶的婚约一样^。

    二人来到宫门口*,弦歌显然早得到了金殿内发生的消息,欢喜地跳下马车对二人道喜,面色语气皆是激动不已&,“恭喜世子,恭喜浅月小姐*^!”

    容景微笑,“是该道喜^!”

    云浅月被弦歌的笑和神色也弄笑了,偏头对容景道:“今日晚上没吃到饭*,回府之后你给我亲手下厨?!?br />
    “好,今日你要天圣的星星,我也能答应你?!比菥昂Φ阃?。

    “我要星星,你给我摘一个吧^^&!”云浅月俏皮地对容景伸出手^。

    容景顿了一下,无奈地伸手揉额头^&,在云浅月以为他要说什么反驳的时候*&,他忽然手心里多了一枚纸折的星星,看她有些呆,莞尔轻笑&,“给你!”

    云浅月看着他手心里的星星,想着这是何时折了的*?她有些无语&,“容公子,您能不能再早的未雨绸缪一番&&,连这个也要准备好来套我&?”

    “即便这样,我还恐防套不牢呢!”容景笑着问,“天上的星星如今就在我手里,就这一颗*,要不要&?”

    云浅月立即伸手抓过来^^,“自然要&&!”

    ------题外话------

    婚约解除&,激动人心&,激情澎湃^**,要来了哦!

    你们的月票,就是我的动力啦,么么哒!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五章 解除婚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五章 解除婚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