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含苞待放

    容景看了南凌睿一眼*,挑了挑眉,没说话^。

    云浅月抱着孩子进来,瞪了南凌睿一眼*,“你倒是清闲*!知道外面天翻地覆地在找你吗?如今回不了南梁了&?!?br />
    “天圣本来就是我家^,回不去正好借机在这里过年了?!蹦狭桀I跏怯葡械剜竟献?&,一边吐着瓜子皮一边道:“小丫头^,今年哥哥陪你过年,你该高兴才是^!?br />
    云浅月白了他一眼^,“这十年来没用你陪,我也活这么大了?&!?br />
    南凌睿闻言甚是伤感^^,摸着头发道:“哎&,一晃十年啊^,我家的小妹妹转眼就这么大了,我的头发都白了几根?*!?br />
    “我怎么没看见你头发白^?”云浅月好笑*。

    “白头发都长在了心里,你道行浅&&,自然看不到*?^!蹦狭桀K煽贩?*,继续嗑瓜子。

    云浅月不再理他&^,将孩子递给随后跟进来的青裳^*,嘱咐道:“用热乎的水给他洗个澡&,喂他米汤里放些驱寒的药*?!?br />
    青裳接过孩子*,连忙点头,抱着孩子走了下去。

    “青裳这小姑娘不错?^?^&!”南凌睿盯着青裳的背影慢悠悠道^。

    “想着你的洛瑶吧*&*!眼睛别随便盯^,那是弦歌早就定下的?!痹魄吃潞崃怂谎?&,明明不风流^,偏偏要假风流^*。

    “可惜了^!弦歌那小子看不出来还是个下手快的^!蹦狭桀S行┯巧说厥栈厥酉過,叹道:“洛瑶美人似乎也不想我^^,一封信也没有*&&。真是孤枕难眠??!”

    云浅月抬脚踹了他一脚*&^,“想她的话滚去东海?*!?br />
    南凌睿眼睛一亮,一拍大腿^,“对?^*!”

    容景温声提醒道:“如今各城池戒严^,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出动了所有皇室隐卫找你^,下令各个城池排查*&*,包括去东海的那些城池^^,你离开不了天圣^,回不了南梁*,也去不了东海^?!?br />
    南凌睿眼睛灰下来&,须臾&,又大乐,优哉游哉地道:“没想到朕这么有价值让他们劳师动众,也不枉费我快马加鞭累死累活跑来天圣一趟&。也值了!?br />
    容景瞥了他一眼,温声道:“小睿哥哥从今日起就在荣王府猫着吧*!不能踏出府门一步,你若是私自出府的话*,我不会保你的^?!?br />
    南凌睿已经习惯了容景的小睿哥哥*,听着也不起鸡皮疙瘩了,他挖了容景一眼&,笑得比蜜还甜,“放心,朕会好好帮你看着那株桃花,看烂了算!”

    容景默了一下*,向窗外看了一眼^,幽幽地道:“数日前天冷得厉害&,大雪封山^,遍地银装素裹^&,这桃花到长得快*,如今这无雪了,天气晴好*,它反而不怎么长了^!?br />
    “含苞待放,这样才好看^!”云浅月道*。

    容景忽然一笑,“也是&!这个急不得&&?!?br />
    南凌?*?戳硕艘谎?&,撇了撇嘴,继续嗑瓜子&&。

    这一日,摄政王一道命令下去*,天圣国土上各个城池戒严^。一时间关卡重重,一个人畜也不准放行^,本来临近春年&*,都匆匆往家里赶**。如今回不了家*,一时间怨声载道^。但即便再大的怨声,也抵抗不了摄政王的命令&,于是要归家的百姓们只能等着解禁&^。

    第二日,上天似乎听到了容景昨日的话^,清晨便开始飘上了大雪。

    天亮时*,屋脊房舍*,紫竹林^,各处已经被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雪^^,天飘大雪,簌簌而落*。那株含苞待放的桃花也被落上了一层雪&,红粉中像是被盖了一团云被^^,煞是美丽*^。

    云浅月醒来^,担忧地看向窗外,“要不要给那株桃花蒙上些东西?别被冻坏了^&?!?br />
    “这是初雪,不冷不寒,我们先欣赏一日*,晚上的时候再蒙上也无碍^?*^!比菥暗?。

    云浅月点点头^,这雪虽然下得大,但很是棉柔^。桃树的下面用厚厚的棉布围着树身搭了个小棚子*,里面放着好几个火炉烤着^^,暖意从下往上升*,雪落在桃花上&,很快就化了去,倒是将桃花的骨朵浇灌得鲜艳欲滴^。

    容景看了片刻^&,将云浅月抱在怀里&,柔声道:“这一场雪下得及时,待它下过去后^*,这株桃树应该开了?!?br />
    云浅月抿嘴一笑*^,“但愿开了^&?&!?br />
    “不能不开^&?^!比菥暗屯肺撬本?^。

    云浅月躲开&^^,他擒住她不让她躲,一时间一室暖意*。

    傍晚时&&^,刮起了北风**。北风呼啸^,卷起天上的雪花&,白茫茫一片**,几乎对面看不见人。

    因了这一场大雪*^,百姓们的怨声载道被大雪压了下去,即便摄政王不下令封锁各个城池*,这样的雪天也走不了人&。

    紫竹院有高门墙院,一片紫竹林挡着,风雪比外面小些**。

    容景每日依然去上朝,这一场大雪来得及*,虽然容景和夜天逸虽然在背地里斗得激烈&,但关于民生的大事还是很一致的&,因为前两场大雪,冻死了许多人*,二人便联手准备了物资等物&&,有派士兵下达各州县盖房舍*,这一场大雪来到*^,早先的储备和房舍便派上了用场*^。所以,无论是上书房**,还是议事殿*,堆的奏折都不像数日前那般滚雪花似地在说灾情^。则是禀报各地情况,都甚是稳定**,几乎无死人。

    云浅月继续窝在房间里^,听着南凌睿嗑瓜子絮絮叨叨跟她唠嗑^&,她坐在床上缝制衣袍,或者是二人下棋**^,再或者是二人围着炉子煮茶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因了南凌睿,云浅月到不觉得闷在房中无聊。

    兄妹二人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的相处模式^。

    大雪一直下了整整五日^,天下每一寸土地被铺了厚厚的云被^。甚至是也阻断了通信&,即便连信使飞鸽都飞不了。

    五日后&,大雪终于停了*,也来到了年底^。

    云浅月倒不觉得这五日闷,南凌睿却有要长毛的架势,他是个闷不住的主,雪一停^,就对云浅月建议*^,“小丫头*,小景不是有一匹玉雪飞龙吗?牵出来,我们出去遛遛怎么样?”

    云浅月瞥了他一眼*,“我还没见到那匹马呢*?”

    “不就是荣王府的马厩里拴着吗*^?”南凌睿奇怪地看着她&。

    “我没去荣王府马厩*^?*!痹魄吃孪胱湃非械厮凳撬瞧ヂ碓绺?。这些日子容景没提,她也没想起来。

    “你真是暴殄天物^*,玉雪飞龙被你糟蹋了?!蹦狭桀U赵魄吃碌哪源锨昧艘幌?*,站起身*,“这样的雪后^,正好遛马^,让我们看看玉雪飞龙的英姿*?!痹魄吃乱话牙∷?*,“不准去!别忘了夜轻染和夜天逸正在抓你呢!”

    南凌睿哼了一声,“我骑玉雪飞龙*,他们抓不住?!?br />
    “你以为玉雪飞龙会飞???让你一下子能飞天上去&?即便飞到天上&,他们拉弓搭箭也能将你打下来*。好好给我在府中待着?*!痹魄吃卵党馑?。

    “还有两日就过年了^。他们哪里还有闲心理会我^?”南凌睿皱眉&。

    “这一场大雪各地都早有防备*,没受到灾^*,他们如今没准正有闲心&?&;蛘咚抵滥阍谌偻醺ㄗ?,那日他们来了之后没找到人**,不好再来了*。就等着你自投罗网呢!”云浅月态度强硬^^,“不准去&?!?br />
    南凌睿兴奋的脸垮了下来**,“小丫头,你可真会打击你哥哥我的兴致?!?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没说话?^!?br />
    “难道你不想骑玉雪飞龙遛一圈去^?”南凌?&?醋旁魄吃?,“据说玉雪飞龙只有在这样的大雪后*,才能体现他的价值*?^!?br />
    云浅月被说得有点儿动心**^,点头思量道:“你说得也对^,是该拉出去遛遛^。你虽然不能出去,但我可以出去?^?^!”

    南凌睿立即反对*,“不行,要出去的话你带上我?&!?br />
    “你老实的猫着吧&!要是无聊*^,去玩夜天赐?!痹魄吃滤底牌鹕?&*,向外走去。

    “死丫头*&,闷死你哥哥我了,不就是个夜天逸和夜轻染吗?怕他们做什么&?”南凌睿不高兴地嚷嚷^&,“夜天赐那个小鬼*,我不稀罕^!”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着他,“不止是夜天逸和夜轻染,你想想夜轻暖^。那日若是没有容景早先想到对你偷天换日又换回来,你如今指不定已经被夜轻暖抓住,落在夜天逸手里了。那样的话^,你能有好&?天圣的那一帮子老臣如今对你和南梁恨之入骨*^?^!薄鞍パ?&,你哥哥我的魅力?*^?&!夜轻暖那小美人对我真是抓心挠肝??!”南凌睿不但不忧虑,反而得意起来^^,“被美人喜欢的感觉总归是良好的,虽然那是一把碎了毒的剑&?!?br />
    “毒死你^!”云浅月看着他的样子*,无语地瞪了他一眼**。

    “好了*,你自己去吧&!为了不让夜轻暖那小美人对我死活以身相许,我还是要对我的洛瑶美人保留些清白^,万一被她抓住失了身就不好对我的洛瑶美人交代了^?!蹦狭桀6栽魄吃掳诎谑?。

    云浅月横了他一眼&,有些好笑&&,走出了房门&^。

    刚出了门口,就见到容景从外面回来*。她讶异地看了一眼天色^,问道:“你不是刚刚去上朝吗?这么早就散朝了^^?”

    “今日下朝早&,未来七日都不用早朝了&!”容景道*&。

    云浅月恍然,“哦,原来你们也放年假了!”

    容景轻笑^,“前几日你不还抱怨来着吗&&^?说这个世界连个假期也没有&,如今有了^?&!?br />
    “摄政王的是顺风耳吗&?听到我的抱怨了?”云浅月挑眉&。

    容景别有意味地看了她一眼&,“大约你以前说过吧!摄政王今日早朝只说未来七日不上朝&,这一年来天圣发生的事情太多,群臣都劳累了*,是需要适当的休息。只需要除夕的晚上去宫里参加年宴就行了^&。虽然先皇殡天*、德亲老王爷、太后相继离世,不能大摆筵席*,但可以群臣小聚一番,共同为来年的天圣祈福风调雨顺*。摄政王这一项提议*,群臣自然无意见?^*!?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想起似乎是她曾经和夜天逸说过这样的事情^&。说皇帝是天下最累的活&,一年到头没有假期*。他问假期是什么&^,她就与他通俗地解释了休息日。她抿了抿嘴角^,便丢在一旁&,拉着容景的衣袖问&&,“我们出去赛马好不好&?”

    容景扬眉&&,“你指玉雪飞龙?”

    “嗯*!”云浅月点头*。

    “玉雪飞龙昨日里染了寒^,如今在喝药呢!”容景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一愣&^^,“它还染了寒&*?”

    容景好笑&,“它怎么就不能染了寒了*?”

    云浅月想着也是,马是动物^&,怎么就不能染了寒了^*?期待的脸郁闷下来*,“它染寒得怎么这么不是时候^^?&!?br />
    容景笑着不再说话。

    “算了,本来我也不想出去,都是被屋里的那个家伙鼓动的*?!痹魄吃掳诎谑?&。

    “虽然不能出去赛马了,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比菥凹魄吃驴醋潘?,微笑低声道:“青姨回来了!”

    云浅月一怔&,“你说娘?她这么快就从东?*;乩戳??”

    容景点头&。

    云浅月看着连紫竹院都挤满了厚厚一层雪*,外面指不定如何的大雪封山*^,天寒地冻呢!她娘神人了。问道:“她什么时候回来的^?东海到天圣骑马之后还要乘船,之后还要骑马,最快也要二十多日的路程吧&?她这才走了多久?有一个月吗?一个月能走一个来回?她插着翅膀用飞的?”

    “可能还真是用飞的**!比菥靶ψ盼律溃骸岸S裉友幸恢淮蟮?^,常年在东海盘旋*,是东海国的寻海使。这事情你知道吧&?”

    云浅月恍然*,“你说她骑着雕走了一个来回*^*?”

    “大约是*,大雕可以载人^?!比菥暗阃?。

    云浅月想着若是子书养一只雕就不奇怪了。大雕的确是可以载人*。她仰脸看着容景,“是不是那日你给娘写信,撂下了什么狠话&,或者对子书和东海那皇帝老头交涉了什么&*?否则娘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估计连一口气都没喘*^,如今要过年了^,他们怎么会放人?”

    容景笑着覆在她耳边,低声道:“我对东海的老皇帝说&,若是不让青姨回来退了你的婚约,你就一辈子也去不了东海,他想见你此生是不可能了^。对玉子书说夜天逸每次见到你都提婚约*,你甚是郁闷,如今天下被吵得沸沸扬扬*,他也知道,自然不拦阻**。而我对青姨说&,当年喜欢缘叔叔的那个什么江湖玉女又出山了&,正在寻找缘叔叔&,她若不尽快回来&,我就将缘叔叔的下落告知她。她自然就急着回来了**^!?br />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笑骂道:“真黑心*!”

    “不黑心一些怎么行&?桃花都要开了!”容景幽幽地道*^。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嗔了容景一眼^,低声问,“她如今到哪里了*^?进了城没?”

    “还没进城,先给我传回了信^,就去了皇陵看姑姑了!”容景道&。

    云浅月点头,不再说话^。

    容景拉了她的手进了屋*。

    屋中^,南凌睿正坐在火炉旁掰手指头数着什么**。见二人进来,挑了挑眉。

    “今日早朝*,摄政王解除了对各个城池的封锁&?!比菥拔律?。

    南凌睿眨眨眼睛&,“皇室隐卫撤了*?”

    “没撤?&!比菥耙⊥?。

    南凌睿撇撇嘴,很大爷似地道:“他撤不撤爷也不走了*&,这里有好吃好喝好伺候&,还不用干活处理朝政,神仙的日子??&!”

    云浅月白了他一眼&。

    容景看着南凌睿道:“很不想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但见你这个状态,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一声。前日魔麓山大营失了火^,干柴烈火燃烧了十个营房。损失了数万吨粮物?^!?br />
    南凌睿一个高从地上蹦了起来&,看着容景^,“你说什么^?”

    容景看着他*,慢悠悠地又重复了一遍*^。

    南凌睿的脸立刻沉了下来,“秦玉凝那个女人做的?”

    “嗯*,但是偏偏顾少卿还没抓住人*?!比菥暗?*。

    “顾少卿这个笨蛋^&!”南凌睿恨恨地骂了一句*,须臾又道:“小看秦玉凝这个女人了^!”

    云浅月哼了一声,“我早就告诉你了她在南梁&,你那日怎么说来着&^?”她学着南凌睿那日的口气道:“秦玉凝自负聪明^,跑去了顾少卿的大营里藏着,以为谁不知道她&,这个女人白长了一张好样貌*^,不堪大用^?!?br />
    南凌睿狠狠地挖了云浅月一眼^,“她跑了是顾少卿那个混账废物,你给我传信的时候我没空理会那个女人*^,来给姑姑奔丧了*。若是我去^&,哪里有她好果子吃^?”

    云浅月撇撇嘴^,转身问容景,“如今这么大的雪^^,天下都覆盖了*,南梁、南疆^、西延也都没躲过这一场雪^^*,秦玉凝怎么在大雪中烧着了十个营房&*?”

    “魔麓山大营里本来就被安插了人^。秦玉凝去魔麓山大营不过是为了牵引顾少卿的视线而已^,其实她什么都没做*,有人暗中借着顾少卿被她牵引&^,躲过了顾少卿的视线,将油洒进了各个营房里&。即便大雪覆盖^,但营房里面全是铁板阻隔,里面不进一丝血水&,营房自然轻易就着了&。待着了之后^,顾少卿醒悟过来已经晚了?^!比菥暗?^。

    云浅月恍然&。

    “喝了好几年女人的血&&,如今却是栽在了女人的手里&?&!蹦狭桀F吆叩?&。

    “不过顾少卿也还不算废物*,他及时发现了,阻住了秦玉凝离开&&,打了她一掌,秦玉凝安插在魔麓山的暗桩为了救秦玉凝,全部被晒了出来,最后都被顾少卿一网打尽&,连根清除了秦玉凝极其党羽安插在魔麓山军机大营的所有暗桩,只跑了负伤的秦玉凝一人?&!比菥奥氐溃骸澳憧芍赜衲谀瓷桨膊辶硕嗌偃??三十万人之中有上千人之多**^!?br />
    南凌睿闻言顿时一乐*,“这样说来&,那几万吨粮草毁得也值了^?”

    “最后顾少卿清点人数^,除了那上千暗桩外^&,军机大营这一次只损失了两百名隐卫。粮草毁了四万吨,总体来说算是不亏。这些暗桩若是待留到天圣和南梁战发之日^,一旦利用得当*,损失的便不是几万粮草的事情了&!?br />
    南凌睿点头&,“顾少卿还不算废物!”

    云浅月好气地看着南凌睿*,“你这个皇帝当的&*,在这里躲清闲,顾少卿出生入死,你是不是应该写个东西去慰问一下?”

    南凌睿哼了一声*&,“他的军机大营竟然让人混进了千人,我不治他的罪就不错了&&!?br />
    “顾少卿据说也被秦玉凝伤了*^?!比菥暗?^。

    南凌睿顿时紧张**^,“严重吗*?”

    容景看了他一眼,“南梁又不是我的事情,我哪里为你打听得面面俱到详细到鸡毛蒜皮^*?天圣的文武百官恨不得顾少卿死了的好&?*!?br />
    “那可不行。他可是我的肱骨之臣?^!蹦狭桀A⒓醋叩阶狼叭バ葱?。

    云浅月好笑^,南凌睿和顾少卿这对君臣的相处模式也算是史无前例了^^^。她看了容景一眼&,容景嘴角微勾&,她看向棚顶*,顾少卿受伤大约是的*^,但若说严重的话*,到不见得。秦玉凝除了咒术外^,武功决计不如顾少卿的*。当初她给他的那本邪功可不是一般人能对抗的了的*。

    南凌睿提笔刷刷写信&。

    云浅月大致扫了一眼,只见他开始将自己学会的骂人的话都骂了秦玉凝一遍^&,之后极尽能事地又骂了顾少卿一遍废物*^,最后才是说到了正题&,无非是给朕好好保住你的小命,你喝了朕那么多子民女子的血,总要为家国多做些贡献之类的**^。她一边看,一边无语*。

    容景悠闲地品着茶*,偶尔扫过去一眼,不做声&。

    南凌睿写罢信后^*,扔给了容景*^^,“给我传出去!”

    容景挑眉,“你不怕我跟你南梁的顾少卿大将军勾结?”

    “你最好勾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若是真能勾结的了他&,没准我以后还省了心了^^?^!蹦狭桀C磐贩⒌溃骸熬菟刀C兰?^&,尽是出倾国倾城的美人,朕也想去观望一番风景??&!最好择一处东海仙山久住^?!?br />
    云浅月忍不住踹了他一脚^,“收起你这副德行!小心洛瑶不嫁了你&,喜欢上那个什么新科状元。到时候你哭都没边去?**!?br />
    南凌睿哼了一声,“小看你哥哥,我要让她自己乖乖来找我?!被奥?^,斜斜地瞅着云浅月*,不屑地补充道:“就要将她培养成跟你这个小丫头一样黏着男人不松手的没出息样&,没嫁人就先跟人家住在一起同床共枕了*&!?br />
    云浅月瞪眼,想再踹他一脚&&。

    “我就佩服小景这一点,收买女人心的手段就是高明??*^!”南凌睿佩服地看着容景。云浅月再也忍不住,抬脚踹了过去,南凌睿来了兴致,躲开,兄妹俩转眼间便在屋中过起招来。

    容景四平八稳地坐在椅子上喝着茶&&,仿佛没看到打在一起的二人^。

    玉青晴来的时候^&,正看到兄妹二人打得热闹,挥手分开了二人&,照着一人脑袋上拍了一下&,“小兔崽子*,知道娘来了不出门迎接&?这是窝里反了?”

    南凌睿立即对玉青晴扑了过去,一把抱住她,“娘*,臭丫头欺负我&!”

    云浅月磨牙,“恶人先告状^*!”

    “混小子,你是哥哥,半点儿哥哥样也没有*,当了皇帝也不长进?&!庇袂嗲缧β盍艘痪鋇,推开南凌睿^,“滚一边去,我累着呢!”

    南凌睿被推开,抱住玉青晴的胳膊不松手^,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娘也不喊了&,“你这个女人^^,不是在东海过年吗&?怎么跑了回来?难道是想我了?想爹了?想小丫头了^?可以啊*,你终于有了为人妻为人母的自觉了?*!?br />
    玉青晴笑骂,看了依然坐在椅子上的容景一眼&,没好气地道:“你问问小景那个黑心的到底威胁了我什么!否则我用得着到了东海水都没喝一口就急急跑了回来^?”

    “嗯?威胁了你什么^?”南凌??聪蛉菥?。

    容景慢悠悠地道:“青姨鞍马劳顿,如今回来了*,距离春年还有两日,可以好好休息一下!?br />
    玉青晴挖了容景一眼&,笑骂道:“你就这么等不及?不能等我过了年再赶回来^?”

    “不能!”容景摇头&*,向窗外看了一眼,“等得太久了*^!”

    玉青晴坐下身,也看向窗外,顿时一乐&^,“原来这株桃花要开了癪^?!”话落*,她回头看向云浅月*,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点头道:“嗯&*,是也长开了不少&?!?br />
    云浅月脸一红,瞪了玉青晴一眼^,“有你这样的娘吗&^?你羞不羞^?”

    “小景都不知羞*,我怕什么*?”玉青晴眨眨眼睛。

    云浅月没了话^,只红着脸踹了容景一脚*^*。

    “你这个踹人的毛病实在不好?!比菥疤玖丝谄?*,伸手拉住她*,给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温声道:“武功长进了些*?&!?br />
    “你怎么没将洛瑶那个女人给我带来&?”南凌睿没骨头一般地枕在玉青晴肩膀上**。

    玉青晴推开他&,反枕在他身上将他当枕头用*,没好气地道:“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那个小丫头给你引去了南梁^,好不容易打消了她想嫁小景的念头&,子书那孩子帮着你把她给你绑了去&,你偏偏自己放走了她,活该&!媳妇没了自己找,老娘以后不给你操心了?^!?br />
    南凌睿被堵住了嘴^^^,一时间没了话&。

    云浅月幸灾乐祸地看着南凌睿*。

    容景嘴角微勾,更是不客气地打击他,“过两日春节夜宴^&,青姨出现*&,解除与夜天逸的婚约^。这样算起来&&,妹妹大约比哥哥先大婚啊^,是吧?大舅哥&*!”

    南凌睿的脸顿时黑了*^。

    ------题外话------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二章 含苞待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二章 含苞待放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