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身份识破

    云浅月出了帝寝殿,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轻轻吐了一口浊气^。

    虽然答应了姑姑照看孩子^*,但姑姑也是让关嬷嬷嘱咐了遗言*^,说这个孩子不过是圆了她一个当母亲的梦而已&。在她心里*^,她是第一位的&。意思自然是不想她因为这个孩子被控制&。

    夜天逸和夜轻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救活了孩子&,自然不排除打着用这个孩子困住她的主意*,这个孩子如今出生了*,就是实至名归的天圣新帝&&,若是他死了^,夜天逸正好借机继位&,他略微动些手脚*^,这个孩子一准活不成,但是他没有^,如今这个孩子好好活着&。

    她自然不能受他们制肘^&,虽然是姑姑的骨肉,但是一个夜氏的孩子还制肘不了她*。

    静站片刻&*,她面无表情地向宫门口走去*。不多时,来到宫门口*^^&,容景的马车已经等在那里^^,弦歌挑开车帘&^,云浅月上了车&。

    容景见她进来^^,微微一笑*,“孩子呢?”

    “在帝寝殿夜轻染看顾着呢!”云浅月将身子靠在他身上&&&*,有些疲惫地道。

    容景笑看着她,语气温柔*,“我就猜想你不会带他出来**?^*!?br />
    “我想带来着,夜轻染不让我带*,让我住在帝寝殿或者荣华宫^^?*!痹魄吃挛⒑吡艘簧?&,冷笑道:“一个孩子就想制肘住我*,不可能*&&!”

    容景俯下身*,低头在她唇瓣印上一吻&,柔声道:“是不是说明我比他重要*?”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你说呢^?”

    “我很荣幸^!”容景声音隐隐含着笑意^,如玉的手给她轻轻揉按额头^。

    云浅月这一日紧绷难受的神色放松下来,“我听夜轻染说夜天逸救活那个孩子后*^,他一直在哭*,你抱着他就不哭了^,后来你走了^,他还是哭,谁哄也不管用,见到了我之后又不哭了**,在我的怀里睡着了&。如今我离开,不知道她是否醒来再哭。夜轻染说这个小东西刚从娘肚子里爬出来就不认夜家的人^?&!?br />
    容景眸光微闪*,温声道:“你刚出了帝寝殿*,他又哭了^^。夜轻染让夜轻暖去找夜天逸了^?!?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仰头看着容景&,“我不信一个小孩子生下来就不认夜家人这样的说法,他就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总不能跟我一样,生出来就带着记忆记事*,我看着不像&。那个孩子比别人灵透一些倒是真的*?&!被奥?&^,她怀疑地问^,“是不是你对那个孩子做了什么手脚?”

    容景扬眉^*,“你认为是这样&*!”

    云浅月点头&,盯着他问&,“是不是?”

    容景轻笑*,伸手点点云浅月眉心^^&,柔声道:“这么聪明!看来我真不能小看你所学的那个什么心理学的满分说法了。竟然被你看出来了,不过不是我做的。是缘叔叔和青姨动了些手脚*?&!?br />
    云浅月挑眉&,“爹和娘^?”

    容景点头&*,“服用生子果将养的孩子&,不止吸收母亲精血,也吸收事物的精气^*。直到他出生后,才是正常人&,但是比一般正常人要有灵性。他在母体里^&,可以能被灵术灌输一些东西&?!被奥?*,他笑道:“你可以想象*,每日晚上缘叔叔和青姨两个人跑去荣华宫的房顶上看星星时&,顺便对他灌输了一些什么,才导致了他如今只见到你我不哭&^?^&!?br />
    “原来是这样^!那两个人……我就说呢^^!看星星^*,他们也真有闲情逸致?&!痹魄吃潞眯?,话落*,见容景看着她&&,她眼皮翻了翻&,“星星有什么好看的&!”

    容景抱住她^,笑道:“不是星星好看,而是陪在身边看星星的人好看&?&*!?br />
    云浅月想着她的浪漫细胞还是不够格*,问道:“他们在荣华宫房顶看了多长时间星星?你既然知道&^,夜天逸也知道吗&?”

    “从我们及冠及笄的时候开始的吧!青姨和缘叔叔武功高绝&,又都有灵术&*。夜天逸不会灵术^,应该是不知这件事情&^,也发现不了?&!比菥吧焓秩牖?^,拿出一个竹筒&,递给云浅月,“这是青姨给我的^,据说这个竹筒是用产生子果的那颗树的木头做的^*。我这些日子佩戴在身上&*,你日日于我近身^,也沾染了这个木质的味道*^,那个孩子有些灵性**,嗅觉比寻常孩子敏锐^^&,闻到你我身上的气味,觉得熟悉,自然就不哭闹了*?&!?br />
    云浅月恍然&&,接过竹筒看了一眼,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木质*,她叹道:“这个世间有些东西就是令人觉得惊奇^。比如这生子果*&?&!?br />
    “以后这种东西没有了^*!被缘叔叔和青姨给砍了,连根也拔了^?^!比菥暗?。

    云浅月将竹筒递回给容景&,闭上眼睛*,“他们总算做了一件好事儿*,希望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生子果害人了^*。孩子靠吸食母亲的精血才能活*,他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忌日*^,何等的残忍&?!?br />
    容景点点头^,“东海据说只有那一株生子树^。他们连根拔起后就留了这么一个竹筒&^*,之后将木质沉入了东海,以后再没有了&?^!?br />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容景轻轻给她揉按着额头&,也不再说话*。

    车厢静静^*,自成一片天地^*,隔绝外面的喧尘烦扰。

    马车回到荣王府*,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容昔等在门口,见二人回来*,连忙上前道:“世子^,云姐姐*,沈昭又来了,如今在前厅。似乎是有急事^*,我问他也不说,只说等你们回来&?!?br />
    “嗯^*,知道了*,我进去看看&*^?&!比菥暗阃?*,拉着云浅月向里面走去*。

    云浅月想着沈昭有急事儿,难道还是关于上次他说的秦玉凝之事*^*?

    二人来到前厅,透过珠帘*^*,果然见沈昭焦急地坐在屋中&。听到脚步声,沈昭立即站起身,不等二人进屋^^,便快步迎了出来&^,“景世子^,浅月小姐?*!?br />
    “别急^*,有事进去说?^&!比菥拔律?&。

    沈昭本来焦急,看见他&,立即镇定下来^&,点点头,跟着他走进屋^*^。

    云浅月想着容景就是有这份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从容不迫的本事,他一句淡淡的话,也能让人觉得心里踏实且信服^^。这是天生来的&,谁也比不了的^。

    三人坐下后*&*,沈昭焦急地道:“景世子^&*、浅月小姐*,我爹娘失踪了!”

    云浅月眯起眼睛^,“他们什么时候失踪的^&?你怎么知道*?”

    “我本来想接爹娘进京到身边照顾^,但考虑到如今京城不甚太平*,他们出身乡野^,我也怕不适应京城这等繁华&*,他们自己也不想来*,于是也就作罢*。今日刚收到山花的信&,说我爹娘不见了两天了*&*&,家里没什么异常*&*,她开始以为去拾柴了,但后来一日还不见人^,于是她带着人将漫山遍野都找遍了^*,还是没人&,后来又将附近的县城也找了^,也都没人,觉得怕是会出了事儿,就找了镖局用快马命人将信给我送来了^^?&!鄙蛘鸭鄙繼。

    “镖局快马加鞭来京也要两日到京城*,这么说如今他们失踪四日了*?&*!痹魄吃碌?^^。

    沈昭点头*,脸色发白,后悔地道:“当初景世子询问了我的意见,问我是否将爹娘安置一下^,我不想麻烦景世子^,所以^^,就推辞了,如今……”他说不下去了,显然是后悔极了^&。

    云浅月看向容景&。

    容景温声道:“这件事情我早有预料*^*,你杀了叶霄&,一战名扬天下&,叶灵歌失踪*&,下落不明*,这笔账她会算在你身上,早晚是个祸害&*??銮夷闳缃裆砭映?^,朝中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因为我和摄政王之事^&*,你如今在我身边议事&,身份已经再不比以前^。你的爹娘即便在山野,但也再不是山野之人?*^!?br />
    沈昭看着容景^,“景世子&,我如今怎么办*?我请旨去寻爹娘&?可是茫茫人海,我毫无根基踪迹,去哪里找爹娘^*?是否被叶灵歌将我爹娘抓去了?她如今在南梁^&,我若是去南梁的话,是否能找到&?”

    “我既然早有预料^,自然早已经吩咐了人暗中照看你爹娘*&,如今还并未接到他们出事的消息*。你无需焦急*&,稍等片刻*&,我询问一下吧!他们应该无事?&!比菥暗?^&。

    沈昭一喜^,立即点头^^。

    容景对外轻声开口,“弦歌&^,给墨菊传信&,问一下沈昭的父母如今在哪里^^*?”

    “是&*!”弦歌立即应声。

    云浅月见沈昭期盼地看着窗外^,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他&,“你压压惊^*,他既然派了人暗中看着^*,又没收到来信*,你爹娘应该是无事。即便是有事^*,也是对你构成威胁之事^&。抓了你爹娘的人若是让他们出事儿的话,就威胁不到你了,所以,他们不管如何*^,暂时还是安全的^^&?*!?br />
    沈昭点点头^*,接过水&*,诚挚地道:“谢谢浅月小姐?!?br />
    云浅月看向容景^,问道:“能最快联系上墨菊吗^?”

    “嗯^*,墨阁有一门武功,可以同门之间千里传音^*^,就是费些功力而已?^!比菥暗?。

    云浅月不再说话*。

    沈昭也不再说话,虽然因容景的话镇定下来^,但还是看出坐立难安^。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弦歌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世子,沈昭的父母安然无恙^?!?br />
    “如今在哪里&?”沈昭一喜,腾地站了起来&。

    弦歌犹豫了一下^^,没答话&。

    云浅月似乎想到了什么^^*,容景微微挑眉*,温声道:“沈昭不是外人&^,但说无妨!?br />
    弦歌压低声音道:“沈昭的父母原来是百年前慕容氏骠骑将军的旧部*,杜国舅早就联络上了沈昭的父母*,如今知道世子之事^^,便询问了他们的意见&,他们应允了,便被墨菊接应离开了山野^,都前往墨阁了。墨菊说她这两日因为负责接应杜国舅,这件事情便没来得及向世子禀告^&!?br />
    云浅月想着果然,在容景安排人暗中看顾下,应该是无人能带走沈昭的父母*&,而且走得无声无息^&,除非是自愿*。她忽然觉得这个世界真小**,原来沈昭的父母竟然是前朝骠骑将军的旧部^。她看向沈昭**。

    只见沈昭有些呆呆地反应不过来。

    容景微微一笑&*,看着沈昭道:“这回你该放心了^^&,你的爹娘无事*^*?*^!?br />
    沈昭从窗外收回视线,看着容景^,一时间似乎还是有些适应不了这样的消息,他本来就是聪明人&,从这短短的一段话便能知道些事情&。呆呆地盯着容景看^,容景含笑看着他不再说话*^*,他过了半响&&,垂下头*,低声道:“我竟然不知……我爹娘竟然是……”

    云浅月忽然一笑*,“百年前整个天下都是慕容氏的,你爹娘是慕容氏骠骑将军旧部的后代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个天下多少人曾经都是的^?&**!?br />
    沈昭点点头^,抬头看向容景**,还是有些不敢置信试探地问&^*,“景世子您是慕容……”

    容景点点头,“我是*&**!”

    沈昭再度垂下头,似乎消化着这个消息^,须臾*^,他再抬起头*,似乎拔开云雾&&,有什么不解之谜解开了&*,道:“那一日沈姑娘住在了我家,怪不得沈姑娘走时我爹娘嘱咐我让我一定去南疆京城送楚姑娘*,但还不能被楚姑娘发觉出来^,变成我强行要送楚姑娘^^,原来他们是为了将我送到您身边*&*!?br />
    云浅月一愣*,“是这样^?当初……你跟随那个谁离开是因为你爹娘的吩咐*?”

    沈昭看着云浅月点点头&。

    云浅月感叹^^,她竟然没发现那对老夫老妻有这个心思,而且演戏演得还逼真,怪不得当初那么痛快地答应沈昭送她呢&^!她偏头去看容景&^&*。想着慕容氏的部下都这么厉害吗*?

    容景有些好笑^&*,摸了摸云浅月的头*,温声道:“大抵是因为当初那块玉佩,杜国舅认出了楚夫人^&,而他与沈昭的爹娘早有联系^^,于是让沈昭跟上了^,楚夫人带着沈昭离开&,他们可以根据沈昭找到与楚夫人的牵扯的人和事^,顺藤摸瓜往上查玉佩的主人^*?&!?br />
    云浅月伸手扶额,感叹道:“好缜密的心思&^*^。怪不得这些后部可以在夜氏隐卫遍布天罗地网下隐秘百年^。我竟然都被蒙混过了^?&!?br />
    沈昭听到云浅月最后一句话*,顿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云浅月一时感叹,说漏了嘴&^,见沈昭吃惊的样子&,她一愣*,本来想着今日他已经连番被惊了个够呛^,不想再说出这件事情让他震惊了^&。没想到不小心又说了出来&。她无奈一笑&^,对上沈昭不敢置信的眸光*,温声道:“你没听错,楚夫人是我^^?!?br />
    “你……你……”沈昭看着云浅月&,一连说了好几个你字&*,没吐出一句完整的话^&。

    “云暮寒是我的哥哥^*,我自然不能眼见南疆有难见死不救&?!痹魄吃露运馐偷溃骸耙厣矸菔俏寺髯∫固煲莺鸵骨崛?^&,对你隐瞒也是不想他们发现?*!?br />
    沈昭还是有些呆呆的,“怪不得我总觉得你有些熟悉&,原来竟然是……”

    云浅月好笑*^,有些歉意&,“抱歉&,瞒了你这些日子**。你如今入了朝&^,应该知道&,朝中的事情千丝万缕&,盯在我身上的眼睛颇多^,盯在你身上的眼睛也不少*&^。而且楚夫人的身份实在不是一个什么好的身份,天圣朝中弹劾她的本子堆积成山了^。所以避免被人怀疑,也不为你造成麻烦*,便只能隐瞒了你*&?!?br />
    沈昭点点头,似乎勉强定下心神^^,问道:“我给你那个布袋*,为何我探索不到&*?”

    云浅月笑道:“自然被我收起来了,被你探索到的话,你岂不是就知道是我了?*!?br />
    沈昭又看向容景*,见他面色含笑,他低声问&,“难道景世子是楚家主*?”

    容景不说话,云浅月代他说话,“是啊*,他不是楚家主的话&*,我怎么会成了楚夫人&?”

    沈昭点点头,不再说话。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想着他先是知道他爹娘失踪&&*,急得够呛*,后来又知道他爹娘原来是前朝旧部&,被惊了一下,后来又知道容景是前朝慕容后裔^,再次惊异,之后再知道她是楚夫人,等等这一连串的事情自然需要给他时间消化*。

    容景慢慢品着茶,天蚕丝锦的衣袖轻轻拂过*,温润从容*,娴雅淡然^*。

    许久^,沈昭眉眼间的纠葛褪去,笑着道:“怪不得那天杜国舅一脸愁云的来&,后来欢喜地走了^,还嘱咐我好好跟着景世子,让我不用担心我父母,原来是这样^!?br />
    容景笑而不语。

    沈昭又盯着云浅月道,“我本来还想着,世间有楚夫人那样的女子,而且与景世子交好&,为何景世子让她嫁了楚家主*^。后来到了京城一直没见你*&,之后却见到了景世子为你痛苦忧思&,心脾俱伤&*&,心中甚是疑惑,之后便是在北山梅林见你*,你和染小王爷一起来的*^&,我心中就替景世子不值&,见你除了孱弱些*^&,美貌胜过那些女子外*^,也不觉得你有任何出彩之处^,对你便有了偏见。后来见你与景世子和好*,你们中间&,似乎自成一片天地,无人能插得进去,我第一次见到景世子原来也可以笑成那般^*,便觉得大约因为是心仪之人的原因。直到后来我在墨宝斋选笔墨&,后来你带着我了解天圣京城^,第一次觉得你的确是不一样,后来你又为我解惑&,指点迷津*,谈论诸子百家&&,我便对你敬佩^&,尤其是数日前的科考之日,我才终于明白为何景世子喜欢你*。原来你果然是不同于寻常女子。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就如现在天下人说的一样,你用嚣张和纨绔的名声蒙蔽了天下人,掩饰了你的才华^?*!?br />
    云浅月等沈昭说完一大段话^,眨眨眼睛,开玩笑地道:“和着你到京城来没做别的&^,只观察我了^?”

    沈昭脸一红*,退了一步,恭敬地一礼&&^,“沈昭很高兴楚夫人是浅月小姐*^*&!我由衷敬佩&。我仰慕景世子^*,自小的愿望便是愿意追随^&,如今爹娘既然是慕容旧部^,已经去随了杜国舅,我便宽了心^。我愿一直追随景世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br />
    容景站起身&,虚扶了沈昭一下,温声道:“慕容氏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已逝去了百年的姓氏而已*^。我是容景*^,用了不止十年爱一个女人的容景。那个女人是云浅月^。她对于我来说,是生命之重,江山的分量也不及她一人之重^?&!?br />
    云浅月笑看着容景^,心里暖暖的^*。

    沈昭直起身&&,看着容景^。

    容景继续道:“我此生所求^,只是一个她而已。我愿意为她煎熬十年寒暑相思,愿意为她放弃姓氏,愿意为她在大冬天捂暖一株桃花^*,愿意日日只抱着她入眠*^。凡是她喜欢的&,所求的^&,我都愿意去为她做*?&^!?br />
    沈昭看向云浅月&*,见她静静听着&,清丽脱俗的容颜温暖柔暖*&,那是一种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展现的柔和暖&&,他不答话。

    容景目光看向窗外^^,沉静地道:“我本不想恢复这个姓氏^&,只愿与她闲云袖手,赏月观花&&&,可是时不与我&。曾经慕容氏土地上,如今天圣统治百年*&,黎民百姓已经水深火热,不容我再袖手旁观^。慕容氏旧部忠臣&*,百年寻觅,百年前荣王助其夺自家天下^&,却落得个赔了江山又痛失所爱下场,我不想重蹈覆辙。谁也我争夺云浅月*,我必定备以三尺青锋*??墒且故暇陀心敲匆桓鋈?&,或者两个人,要与我争夺她&。所以*,我不能再退了。沈昭^*,你要想好了^,你追随我&,便会卷入了以后的纷争**,也许封侯拜相,也许身死骸骨灭?*!?br />
    沈昭忽然单膝跪地,“属下愿意追随景世子^&,哪怕身死骸骨灭&。慕容氏统治时的前朝,是我最推崇的一个朝代,天子至尊*,福泽万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曾经爹娘一直给我讲夜氏狼子野心谋慕容氏家国之事&,我听了许多^^。我相信景世子爱浅月小姐之心&*,天下江山也不及她一人重&,但这也不冲突^。因为浅月小姐有菩萨心肠^,当时叶霄反贼引水要淹没战场上的士兵&,那时十万人之多^。是浅月小姐动用灵术筑堤阻止了叶霄。否则南疆会有十万生灵被杀^,恐怕当时会遍地浮尸^。我相信她仁善^&,陪在景世子身边&^&,能够福泽天下子民,比如今的夜氏统治下官员腐败&,遍地不是淫奢便是流民要强许多。男儿当顶天立地^,干一番大事业&。我能追求世子身侧辅佐,三生有幸^,愿意助您问鼎^,还前朝慕容氏国泰民安的天下?!?br />
    容景浅浅一笑,弯身双手扶起他,“我不能许你什么^,但我会尽我所能&&。起吧&!”

    沈昭直起身^&,一脸坚毅激动地看着容景^*。

    云浅月托腮笑看着二人,沈昭这个人*&,她是没看错**。他宅心仁厚^,又聪明机智,且还心胸开阔*,不拘世俗与小节,出身山野&^,但有大智若愚之心&,从山花之事^&,就可探知*,虽然仁善*&^,但不妇人之仁*,拖泥带水^*。这样的人才最是难得^^。她当初就想着他会是容景得力助手,如今果然^&。

    二人坐下来,又谈了片刻朝中之事&,沈昭离开*。走时&^,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云浅月待沈昭离开后,对容景笑道:“你可要盺&;ず盟?^*,不能让他有闪失*&?^!?br />
    “沈昭的确难得*?*!比菥翱醋旁魄吃?&^,眸光微转,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你又打我什么主意^?”云浅月警惕地看着他,她清楚地知道^^,每此这个人露出这种神色,一准在打她的主意*。莫离&、风烬&*、西延玥的离开,都跟他这种眼神脱不开关系&。

    容景轻笑&*,爱怜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这天下知我者^,莫若你了?&*!?br />
    云浅月微哼了一声。

    “红阁的花落和苍澜武功最好吧?让他们二人从今以后跟在沈昭身后?;に蒦^!”容景说出主意^,“他们如今在京城待得怕是都要发霉了*^,落在你手里&,实在是糟蹋^?&^!?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怎么没听说他们发霉?”

    “我听说了!”容景笑道^*。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想着她的红阁一直在她手中的确没派上什么大用场,最多的只用探听消息传信了,沈昭她见着喜欢*&,的确不能出事。容景手中武功高的人都分配了出去&,应该是再无人可分配了*^^?*;浜筒岳降奈涔α帜延械惺?*,沈昭如此人才^&*,尤其他会南疆咒术*,得南疆先太皇亲传绝传,比叶倩要高^&。一些禁术他都会,水术如今更是高了些,这实在难得,世间也难再找一个这样的人^^*。自然要?;ず盟?^。让她红阁的两大长老一起?*;に菜闶侵档谜飧黾?&。于是也不与他争辩^^&,点点头*,“好吧*&!就让他们?^&;ど蛘寻?^!不过到了不用的时候&&*,得还给我*^。沈昭毕竟是你的人*,可不算是我的人&?!?br />
    容景无奈一叹^^,“云浅月**,你是不是还意识不到你的身份&?我是你的人?&?&!我的人不也是你的人吗&^?”

    云浅月“噗哧”一笑*,伸手捶了他一眼*^&,对外面喊,“凌莲^!”

    “小姐*!”凌莲立即出声。

    “给华笙传信,从今日起^,花落和苍澜暗中?;ず蒙蛘?*,不要让他有丝毫闪失^*?!痹魄吃路愿?。

    “是&!”凌莲应声退了下去&&。

    云浅月回头看向容景*^,问道:“这回满意了吧^?”

    容景含笑点头^,拦腰抱起她&,“为了表示谢意*,就让在下送浅月小姐回去就寝吧!”

    云浅月自然不反对^*,且理所当然地让他抱着回紫竹院&。

    ------题外话------

    弱弱地呼唤^,美人们*,月票哦……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九章 身份识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九章 身份识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