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托孤帝姐

    第二日,天还没亮&,云浅月便醒来了,她刚一动*^,容景便醒了。

    “将你吵醒了&?”云浅月伸手揉着额头&,这一夜总是做梦*&,梦到的全是她姑姑*,这十年来&^,与她相处的点滴,明明是很久远的事情*,像是突然间就被她都记起来了&^。大脑未曾休息的后果就是头疼^。

    “你一夜没睡好!比菥澳每魄吃碌氖?^,如玉的手代替她的手给她轻轻揉按&。

    “嗯^,做了一夜梦&?^!痹魄吃驴吭谒忱?。

    “因为姑姑?”容景询问。

    云浅月点头,轻声道:“不见到姑姑,我不去想她,就和这些年一样*,觉得她就是活在宫里。我甚至半年不去见她*,知道她好好的*^&,也不用挂念??墒亲蛉占搅怂?,就在提醒着我,她要死了。姑姑和我比玉青晴那个女人和我更像母女?!?br />
    “这是她自己的决定,更改不了的事情&?!比菥拔律?。

    “我其实能体会她的心情,她一直就喜欢孩子^,看着宫里女人一个个的生&,而她却不能生养*^,别人的子嗣承欢膝下,而她却只能眼看着^。若是个凉薄的不喜欢孩子的女人到也罢了*^&*,可是她偏偏喜欢孩子*,本来以为没了希望&*,哪知道突然有了希望,怀了身孕^,她甚至能感受到她肚子里的生命*。她想要留下孩子&*,不想打去,让他活着&。作为一个母亲,她其实也没有做错?!痹魄吃虑嵘溃骸耙淙宦钏?^,但心里面其实也是尊重她的选择,否则的话,那个糟老头子有的是强硬的手腕给她打掉^,但他没有。姑姑这些年在宫中活得没有灵魂,如今怀了孩子虽然生子果吸食了她的精血^&,让她形将骨枯,但她这八个月来*,活得比以前有灵魂多了^^,我虽然没陪在她身边*,但昨日一见*^,她明知道自己要死了*,但脸上依然有光色&*,我就能体会*。作为一个想要孩子的母亲,她做出什么^,也不框外,母爱可以脱离一切之外*?!?br />
    容景柔声道:“别想了^!你答应了姑姑让她安心去没错,总之无法挽回,若是这个孩子有福气活下来&,我们就照顾他也无不可?&!?br />
    云浅月点点头^^,伸手抱住容景的腰&,将头埋在她怀里,喃喃地道:“容景^,你真好**!”

    容景轻笑,“你不应该是今日才发现我的好??!”

    “自然是早就发现了?!痹魄吃碌蜕溃骸肮霉靡恢币岳疵磺蠊沂裁?,夜天煜我都能救了&,没道理不管姑姑的孩子&*^。只要他有福气&*,有那个命活着&,我就照顾他^,若他没福气^&,也就罢了,是他没那个命活着&!?br />
    “嗯*!”容景点头^。

    “可能我们要辛苦一些了^^?^&!痹魄吃掠值?*。

    “只要你在我身边*,别惹桃花,其它的辛苦我不怕*&?^!比菥靶Φ?*。

    云浅月本来难受头疼*,却被他两句话就给治愈了一般*,她好笑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想着这个男人啊^,有他在,真的能给她撑起一片天,什么烦恼和麻烦在他面前似乎都轻若云烟。

    二人再无困意^,便躺在床上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

    天色微亮,容景起身去上朝^,云浅月继续睡回笼觉。

    容景走后*,云浅月反而睡得熟了。一直睡到响午,被青裳喊了起来&。

    云浅月迷迷糊糊地只听到青裳在耳边说,“浅月小姐&,太后生了&!”

    她猛地睁开眼睛,看着青裳^,有些不敢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青裳站在床前&*,本来推醒云浅月*,见她醒来,撤回手&^,轻声道:“浅月小姐,宫里传出消息*&,太后生了*!?br />
    云浅月腾地坐起身,“姑姑生了*?不是才八个月吗^?她怎么……”

    “据说是昨日夜里喝了催生的药,昨日折腾了一夜&**,今日折腾了一上午,刚刚传回消息*,说生了?!鼻嗌呀馐偷繼。

    “活的还是死的?”云浅月问^*。

    “是活的!”

    “是男的还是女的&?”云浅月又问。

    “男的!”

    “姑姑呢&?”云浅月想着她的身体本来就已经不行了,喝了催生的药&,折腾了一夜又半日,怎么受得??^^&?

    青裳低声道:“太后死了?!?br />
    云浅月身子一震,不再说话。

    青裳看着云浅月,知道她和太后情同母女&^,即便太后执意不顾生命生下孩子,即便太后对她避而不见,但总归是这些年来情谊深厚^,她明知道她会死,但还是难免伤心。

    过了许久,云浅月哑声问^,“孩子怎么样?”

    “孩子不足月^,生下来奄奄一息**,摄政王用真气护住了他,将一株五百年的灵芝熬成了汁液喂他,据说没事儿了,只要好好将养,就能活着?*!鼻嗌训?*。

    “容景呢*?”云浅月又问。

    “世子也在宫里,摄政王照看孩子&,世子处理太后的后事*?^!鼻嗌训?*。

    “云王府得到消息了吧^*?”云浅月闭了闭眼睛*,开始披衣下床。

    “得到了,云老王爷有心里准备&,没事儿的*,您放心吧!”青裳见云浅月穿衣*,轻声问^,“浅月小姐^,您要进宫吗&?”

    “嗯&,进宫&?!痹魄吃碌阃?。

    “那奴婢去吩咐人给您备车*?!鼻嗌鸭魄吃碌阃?,转身走了出去^&&*。

    云浅月穿戴妥当&,抬步出了房门,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出来*,立即迎上来^*,担忧地看着他。云浅月对二人摇头&,“我没事儿,你们留在府中吧*!”

    二人点点头&^。

    出了紫竹院^,来到云王府门口,青裳已经吩咐人备好了车^,云浅月坐上车&,马车向皇宫内走去。

    昨日,也是这个时候&,文莱和关嬷嬷前来接她进宫*,她陪姑姑在荣华宫里坐了半日*,听她说了她从小到大的事情&*,她最后让她答应她照看孩子,又想见她爷爷&,她就知道她在处理最后的念想了^,却没有想到她提前催生&&*,大约是知道若是自己再挺着的话^,腹中的孩子也活不了吧?短短一日的时间*,却是阴阳永隔。

    午时的大街很是热闹&,人潮熙熙攘攘。隐隐能听到有人在说新帝降生的喜事儿。

    云浅月挑开车帘*&,向外看去,京城还是一如既往&,不像是老皇帝离开的时候,全天下为其戴孝披麻&,京城死寂一片*&,甚至还隐隐有些喜悦的感觉^。新帝降生是大事儿,是喜事儿,太后即便贵为国母,驾崩了,为之国之大丧,但也掩盖不住这件新帝临世的大喜事儿&。

    云浅月放下帘子&,想着这样也好*,天圣人人欢喜她的孩子出生,应该是姑姑乐见的*。

    马车来到宫门口^,云浅月下了车*,便见到宫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车辆&。都挂着各府家眷的牌子,太后崩逝&,朝中凡是有品级的命妇都要进宫为太后守孝*。

    朝中各府的命妇们都聚集在宫门口,以德亲王妃为首,等待人来齐了一同进宫。

    众人见云浅月来到,都连忙上前,云浅月的身份如今再不是云王府纨绔嚣张跋扈不懂礼数的嫡女&,而是才华名扬天下,一篇《谏君书》连当世大儒都称颂的惊才女子,天下学子对她推崇备至*,百姓们这些日子提到她&,都再也不觉得她配不上景世子*。而是纷纷换了一种说法,恍然景世子慧眼^&&*,怪不得万千女子独独喜欢云浅月*,原来是有道理的。

    德亲王妃拉着云浅月的手,眼眶微微泛红,劝慰道:“浅月小姐节哀顺变,太后是找先皇去了!生是夫妻^*,死也是夫妻*,有先皇在^,她……”

    “德亲王妃说错了^*,姑姑早就后悔嫁入皇室了,这一辈子是夫妻她都做够了&,活着已经形同陌路,死了也不可能在一起的^,但愿他们两不相见吧^!黄泉路上两不相见*&,投胎之后永不相见?!痹魄吃陆刈〉虑淄蹂幕?。

    德亲王妃一僵&,后半句话没说完吞了回去*。

    众命妇大气也不敢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也就浅月小姐敢说*&。

    “人还没到齐吧!王妃在这里等着吧,我先进去了&?!痹魄吃鲁坊厥?*^&,走向宫门&*^。

    德亲王妃不由得松开了手&&,她自然知道因为老皇帝给太后吃了生子果,她才一直不能怀孕,后来又吃了一颗&,让她有了身孕^。那个孩子无非是老皇帝作为给七皇子夜天逸执掌皇权的踏板而已**。帝后生前就形同陌路,她也没说错。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她走进宫门。

    夜轻暖站在德亲王妃身边&,见云浅月走向宫门,她快走几步&,跟上云浅月,轻声道:“云姐姐^,我与你一起进去!”

    云浅月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二人进了宫门后**,众命妇们一时间无人说话。片刻后,一位命妇道:“浅月小姐哪样都好,就是说话不给人留情面**?!?br />
    德亲王妃看了那位命妇一眼&^,叹道:“她和太后姑侄情深&,如今太后死了&,她心里难受。浅月小姐是真性情?!被奥?,见又来了两辆马车,最后的两位命妇到了&,便对众人道:“走吧,我们进去?&!?br />
    众人应了一声*,齐齐走进宫门^。

    皇宫里已经挂上了白帆,刚一入宫^,便听到了从荣华宫传来隐隐哭声。肝肠寸断,宫中虽然妃嫔美人后宫三千粉黛都被夜天逸清走没有了,但还有公主和宫女以及太监*^&&。如今显然是那些人在哭。

    云浅月来到荣华宫,荣华宫的守卫已经撤了,宫内已经搭建了灵堂^。

    以六公主为首的一众皇子公主已经跪在灵堂前。

    文莱守在宫门口&,显然是在等云浅月&,见她来到,连忙上前^,“浅月小姐^^,太后的灵堂刚刚搭建了,太后的衣装如今还未穿*,景世子吩咐&,说等着您来穿,之后再入棺?*^!?br />
    云浅月点头^,四下看了一眼,没看到容景&,问道:“容景呢?”

    “景世子去了国库,为太后选陪葬之物&*?!蔽睦车?。

    云浅月不再说话,向内殿走去*。

    夜轻暖跟在云浅月身后。

    二人进了内殿&,关嬷嬷红着眼眶迎上前见礼^,低声道:“浅月小姐,太后遗言,让奴婢转告您^^,她将您当亲女儿,这个孩子不过是圆了她一个当母亲的梦而已。您能照顾他便照顾^^,若是照顾不到的话*,不要强求。在她心里*^,您是第一位的?!?br />
    云浅月抿着唇点头,姑姑还是爱她的&。

    关嬷嬷不再说话^*,挑开内殿的帘幕。

    云浅月想着昨日她就站在这里害怕往前走一步,害怕姑姑同赵可菡一样^,转眼就死在她怀里,可是如今姑姑还是死了*,这一步总要走进去*,即便她不想*&,也要为她亲手穿衣^&,要为她装棺^。她蜷了蜷手心*^,走了进去^^。

    殿内无人*,太后躺在床上,显然已经被人清洗过,身上穿着崭新的代表后服颜色的红绸里衣,一套大红的后服叠得整齐地放在床头,在等着她来穿^。

    她走到近前,眼泪再也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泪水即便模糊了视线^,也能清晰地看到她姑姑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大约他知道孩子活着吧^,她牺牲了这么大*,甚至生命,换得的孩子,只剩下一口气活着*,也是她最大的欣慰*。

    “云姐姐*,你若是难受,就哭出声来吧^!”夜轻暖伸手接住云浅月的眼泪,不让它滴到太后的脸上。

    云浅月闭上眼睛^,伸手捂住脸^。想到比起姑姑对她的好来,她对姑姑真的不算太好。她甚至一度怀疑她为了孩子和夜天逸达成了某种协议^。其实就算达成某种协议^,她身在这个太后的位置^,腹中怀着天子^,有着比寻常人更大的苦衷^*,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她却因为不想被夜天逸威胁而没陪在她身边陪她走最后一程。

    殿内静静&,人人无声,空气中凝结着莫大的伤痛*。殿外传来很大的哭声^&,却听不出来多少伤心&。

    许久&*,云浅月放开手&,掏出娟帕,抹了泪,动手给太后穿衣&&。

    夜轻暖站在一旁,默默地帮忙*。

    半个时辰后&,太后的衣装穿好&,有宫里的嬷嬷来为她上妆。之后又有人进来*,抬着太后装棺,云浅月跟着走出内殿。

    荣华宫灵堂外,朝中文武大臣*^,朝中各府家眷命妇,皇室的皇子公主&,黑压压一片。

    先皇皇后,天子生母,太后生前日日困守荣华宫&*,如今荣华宫繁华不再,草木凋零*,但是她的丧事看起来竟然比当初老皇帝大丧还要辉煌一些&。

    云浅月在众人的目光中为太后盖了棺,回身^^,见夜天逸走来,她对他清声道:“姑姑盖棺*^&,不定论了*!关于她的生与死&^^,留给千古之后的人去评说吧!”

    夜天逸点点头,“好&!”

    云浅月又问,“孩子呢?”

    “染小王爷在看顾?!币固煲萆硎秩牖?^&,拿出一卷明黄的卷轴,对云浅月道:“这是母后死前留的懿旨&&?!?br />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并没有伸手去接*^。

    “是母后亲手写上去的&**?!币固煲莶钩涞溃骸熬笆雷拥笔币苍?**!?br />
    云浅月接过圣旨,缓缓打开,看了一眼*,之后递给夜天逸&,淡淡道:“你宣读吧^&&*!我接旨*!?br />
    夜天逸接过圣旨,展开*,声音低沉地开口,“哀家出生云王府,蒙祖训入宫为后。自嫁给先皇之日起,谨遵礼仪*,秉持后德^。上天厚我*^,留下一子。承天运祥照^,恩宠吾儿&,愿佑百年。云王府侄女云浅月,自幼欢笑膝下,哀家早已经将她当做女儿^^。哀家大限,不能见吾儿成长*,但愿侄女能为我看其长大&,特此托孤&^,尊帝姐&。不求天子贵,只求是寻常。摄政王景世子见证。钦此!”

    夜天逸念罢&,荣华宫外数百人鸦雀无声。尤其是那一句“不求天子贵&,只求是寻常?*!绷钪谌松钏?。

    “云浅月接太后懿旨!”云浅月跪下,第一次心甘情愿地接过圣旨。

    夜天逸盯着云浅月看了一眼,缓缓将手中的圣旨递给她*&。

    云浅月拿到圣旨^^,在手里紧紧攥了一下。之后缓缓站起身^。

    夜天逸看向众人&,沉声道:“太后千岁&!”

    众人惊醒过来^,齐齐出声,“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帝姐千岁!”夜天逸又沉声道^。

    众人连忙齐声喊道:“帝姐千岁!”

    云浅月看了夜天逸和众人一眼&,对夜天逸问道:“夜轻染在何处&?”

    “在帝寝殿&?!币固煲莸?^。

    云浅月拿着圣旨向帝寝殿走去,夜轻暖看向夜天逸,见他点头,立即跟上了她。

    来到帝寝殿*,便听到里面隐隐传来孩子的哭声*,声音极小^&,几乎不闻&*,但是听起来令人揪心,似乎下一刻就会断气&,再哭不出来&。

    云浅月心下一紧,快步向里面走去。守在帝寝殿外的人见云浅月来到,都齐齐见礼,并没有拦她,显然已经被夜轻染交代过了。

    进了内殿,云浅月一眼便看到宫女嬷嬷一大堆跪在地上,夜轻染正抱着一个被子裹成的圆筒焦急地走着^,嘴里哄着什么^&,哭声是从被子里传来。

    “小丫头&*,你总算来了&,真慢^!”夜轻染见云浅月来到,松了一口气。

    云浅月见他额头有细微的薄汗,没说话,伸手去接她怀里的孩子^^。

    “你会抱吗^?”夜轻染怀疑地看着她&。

    “会*!”云浅月点头^。

    夜轻染将孩子递给她&,皱眉道:“从救过来会哭了之后&,他一直在哭^,有一个多时辰了,这样下去的话可不行&*,你……”他话音未落^,孩子已经不哭了,他“咦”了一声&,惊讶地睁大眼睛,“他到你怀里就不哭了&!你给他施了什么魔法?”

    云浅月不说话,看向怀里的孩子^,他也正睁开小眼睛好奇地看着她,虽然身量极小^,大约也就四五斤重^,小小的五官已经分明^^,酷似她的姑姑&,大约是哭得太久,太厉害,即便如今不哭了^,还带着丝抽抽搭搭的喘息声,她想着幸好像她姑姑^,否则若是像老皇帝的话,她怕是会厌恶得将他扔出去。

    “哥,云姐姐没有施什么魔法,肯定是你不会抱孩子*!币骨崤采锨翱醋旁魄吃禄忱锏暮⒆?^,对夜轻染道&。

    “怎么是我不会抱孩子^?她们这些人挨个抱了个遍&*,都不行*,他一直哭个不停。早先还吃灵芝的汁*^,后来也不吃了^**,水也不喝&,一直哭*&**!币骨崛久纪妨⒓词鹄?,“你们不信问问这里的这些人&?”

    “回浅月小姐,回小郡主&,小王爷说得正是^&!钡厣系娜肆⒓雌肷?。似乎也跟着夜轻染一样松了一口气&*^。

    “他这么小,就能看出来像太后了&?!币骨崤嵘溃骸耙灿行┫裨平憬?^!”

    “太后和小丫头本来是姑侄,就有几分相似。他有些像小丫头不奇怪*?^!币骨崛究戳嗽魄吃乱谎?&,见她只盯着孩子看不言语^,他问道:“小丫头^,太后装棺了吧^?”

    “嗯*,装了!”云浅月应了一声。

    夜轻染不再说话*。

    云浅月盯着孩子看了片刻&^,见他不再抽搭了^^,反而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头一歪,在她怀里睡去,她从帝寝殿带来的伤痛和阴霾因为他这个小小的表情和举动被冲散了几分&,忽然笑了&。老皇帝虽然令他厌恶&,即便他死去多时^,他也厌恶他&,但孩子无辜^,而且他还是她姑姑的骨肉,能保他一辈子的话,那么这一刻起^,他愿意保他一辈子。

    “真神奇了^^!”夜轻染啧啧了一声*,不满地道:“我和夜天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救回来^,可是他在我们怀里一直哭,被弱美人接过去就不哭了,弱美人走了之后他还哭,如今在你怀里又不哭了*^。竟然还睡着了^?这个小东西刚从娘肚子里爬出来就不认夜家的人?”

    云浅月心思一动*^,没说话。

    “哥,这是天子,你竟然骂天子是小东西。治你的罪!”夜轻暖笑着道。

    夜轻染哼了一声*,嘟囔道:“他本来就是个小东西*,这么小^,我一只手指头就能提起他来*,若没有那株五百年的灵芝和弱美人的提神丹,他如今还哪里活着*?”

    “再小也是天子?*^!币骨崤嵝阉?^。

    夜轻染又哼了一声,没反驳。

    “他有名字了没有?”云浅月问。

    “太后生前给起了名字&?^!币骨崛究戳嗽魄吃乱谎?,道:“叫夜天赐?!?br />
    “太后说他叫云天赐吧?”云浅月扬眉^&。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正色地道:“小丫头&,他姓夜*,是天圣新帝*^*。太后一生端严*,母仪天下&^,这等事情不是随意更改的。他姓不了云^*,只能姓夜&?^&!?br />
    云浅月不置可否^,无论是夜^,还是云,只是一个姓罢了。她抱着孩子向外走去,“我带她回荣王府&*?*!?br />
    夜轻染一把拽住她,“不行^?!?br />
    云浅月停住脚步挑眉^。

    夜轻染皱眉道:“小丫头*,天子怎么能出宫?你怀里面抱着的不是小孩子&&,而是天圣的天子。是新皇^?!?br />
    “我不带他出宫也行,你看得了他吗^?”云浅月询问。

    “太后懿旨你是帝姐^*,对你托孤,从今日起你就住进帝寝殿或者荣华宫吧!”夜轻染看着她道:“自古以来,没有天子生长在臣子之家*,更何况你带他去的地方又不是云王府,而是荣王府^?!?br />
    “我不住在宫里?!痹魄吃露先坏溃骸叭羰悄悴煌鈄,那就从今以后你看着他,我虽然答应姑姑帮她照顾孩子**,但可没答应住进帝寝殿^&。他姓夜^&,又不姓云。我只是帮忙照看而已,他又不是我的职责*?*!?br />
    夜轻染眉头皱紧&^,问道:“你知道帝姐代表着什么吗*?太后的懿旨赐封了你*^,会昭告天下的。你从今以后,就是天子帝姐&,对天子行照看监护之责,你怎么能说他不是你的职责?你已经接了旨了吧!”

    “我对他行照看监护之责是不错&!我带他去荣王府养着&,也没违抗旨意?!痹魄吃碌?。

    “总之不行^^!你不能带他去荣王府?!币骨崛疽捕先坏?。

    云浅月将怀中的孩子塞进他怀里^,“那他就交给你照顾吧*!我不管了?!被奥?*^,她抬步向外走去&。

    夜轻染连忙接住孩子&*,抬眼&,见云浅月毫不犹豫地向外走去,他立即喊,“小丫头,你怎么就这么倔&&?天子本来就不该带出宫放在臣子之家!”

    云浅月仿若未闻^&,转眼间出了帝寝殿*。

    夜轻染又“喂”了两声^^,见云浅月真走了^,他瞪眼看着晃动的帘幕,想追出去&,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又作罢。

    “哥^*,怎么办*&?云姐姐走了?”夜轻暖看着夜轻染。

    夜轻染皱眉^&,有些恼恨地道:“我哪里知道怎么办^?她如今一心认准云王府了&,太后托孤和姑侄情意都抵不过一个荣王府对她的吸引力,容景到底给她下了什么迷魂汤*?帝寝殿和荣华宫是天下间最尊贵的地方,荣王府岂能比得过?”

    夜轻暖轻声道:“景哥哥本来就很好?^?!荣王府的紫竹林很漂亮*^?!?br />
    夜轻染闻言瞪了夜轻暖一眼,恶声恶气地道:“你去问问夜天逸怎么办?本小王才不看顾这个小东西,哭得人心烦?!?br />
    “他如今都不哭了^!币骨崤?。

    “这是睡着了*,醒来没准还会哭?!币骨崛镜?。

    他话音刚落,怀中的孩子忽然醒了*,睁开眼睛,见是夜轻染&,当真“啊”地哭了起来。

    “看吧!他又哭了?!币骨崛局迕嫉?。

    夜轻暖立即道:“他真的又哭了,哥*^&,要不我去将云姐姐找回来&?让她抱走孩子吧?”

    “不可能^!天子养在荣王府^,当皇宫不存在了吗&?”夜轻染挥手^,烦闷地道:“你去找夜天逸*,问问他该怎么办?!?br />
    夜轻暖点点头,看了一眼夜轻染怀里的孩子&*^,转身出了帝寝殿*。

    ------题外话------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八章 托孤帝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八章 托孤帝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