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早有预谋

    云浅月出了内殿,就见夜天逸站在荣华宫门口。

    夜天逸背着身子*,负手而立**,虽然已经身居摄政王高位,但他依然是一身雪青长袍^,织锦绸缎^,按说他如今手握大权,王爵高位,应该可以穿摄政王的明黄色**,他并没有**。

    听到云浅月脚步走出来^,夜天逸缓缓转回身^^,眸光清淡*^,喊了一声*^*,“月儿!”

    云浅月看着他^,半年前回京时的七皇子何等的意气风华^^,如今的摄政王威严中透着沉暗凌厉^,她停住脚步^,点点头,淡淡道:“摄政王过来给太后请安吗^^?太后累了**,睡下了!?br />
    夜天逸看着她,盯着她的眉眼^*,片刻后转过身,看向远处的亭台碧湖^,淡声道:“月儿**,曾几何时我们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你以前可曾想到过这般情形?我们相见却如陌生人?甚至比陌生人还不如?!?br />
    云浅月沉默不语^*^。

    “我一直以来,从未想过我们会到现在这个地步***!币固煲萆焓忠恢副毯硪幻娴募偕胶?,目光飘远,“我们曾经一起从母后的宫中拿了桂花糕,跑去那后面便吃边聊天^^。为了不让人发现你与我好,你在那片假山处放了好几只蛇,后来宫女太监们好几年无人敢去那处走动,皇子们也无人敢去玩耍**。后来我另立府邸*,搬出宫后,便不用躲着了*,因为七皇子府和荣王府比邻^,我们可以躺在墙头上随便聊天*?!?br />
    云浅月不出声**^,听他静静说着。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若是当年你我在暗道里听到父皇让母妃选择的时候*,我冲出去的话*,让父王将我和母妃一起杀了,那么是否我们也就不用到如今的这个地步了?*^?墒堑蹦晡揖褪窍胍又?^,因为要了太子之位*^,就可以娶你了*,所以^,我没有冲出去**^!币固煲菟灯鸬蹦?,如今情绪已经不那么激烈*,而是平静得如喝水一般,“我那时候还小^,想不到太远太深的东西*,只一心想着可以娶你^*,却未曾想到父皇喜欢你的表面下,是对你的不喜和眼见云王府外戚坐大^,要除之而后快的心。一步错,以至于后来步步错?!?br />
    云浅月沉默着,当年的事情已经那么久远。若说那件事情对她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就因为那件事情*,她才更深刻地提醒自己,他不是小七^,他是夜天逸,老皇帝选中的七皇子夜天逸^。那个时候*^,她对他仅有的一点儿心思^,便被抛除九霄云外去了^。

    “我志得意满地回京,准备继承皇位^*^,你却在帮助了我五年后功成身退*^,投进了容景的怀里^。是否我死了,或者过得不好,你才会念着我^*?而不是现在,无论我做什么,也挽不回你的心^?”夜天逸回身看向云浅月*^,眸光色泽幽暗**。

    云浅月静静地看着他*,不让自己丝毫情绪外露*^,“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总之是走到这一步了^^^,人生没有如果**,没有或者,没有重来^?^*^!?br />
    夜天逸盯着她的眼睛。

    “夜天逸,将我从你的心里移除吧!你可以做到的^。夜氏的男人都有狠戾魔鬼的一面*,你也是有的。将我对你的好抛开,想想我其实对你并不好*,你之所以走到今天^,也有我的关系*^。将我从你的心里移除对你更好^!痹魄吃碌?^**。

    “你以为我没有移除过吗^?移除不了*^*,又待如何^^?”夜天逸看着她,轻声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遗忘不了的,只有想不想忘而已*?!痹魄吃碌繼。

    “你说对了^,我不想移除^^,不想忘*,我的生命本来就是灰色^^,这二十来年的生命里,只要一缕阳光,就是你^。即便你不喜我*,喜欢容景,对他情比金坚^,但我也控制不了自己^?!币固煲萸嵘?*。

    云浅月看着他,话说到这里*^^,已经再没说下去的必要^,她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沉声道:“你好自为之吧**!以后对我不用手软*,因为我对你也不会手软的*?!被奥?*,她转身离开^^。

    夜天逸看着云浅月离开,她的后背从来就挺得笔直,下定决心的时候,更不会犹豫*。她看着心软**,其实心硬如铁,言出必行*。这么多年,他自诩了解她,但还是不够了解她**。她从来让他看到的是她愿意让他看到的一面,而背后的那一面^^,她从来没展现过他面前**^*,他也看不见^。他紧紧抿着唇*^,并未阻止她离开。

    不多时,云浅月的身影走远不见^*^。

    夜天逸站在荣华宫门口^,即不进去^,也不离开^。

    天幕黑下来*,一黑影从暗中现身,单膝跪地*^^,“属下无能^*,跟丢了人^*^,主子责罚!”

    夜天逸眸光眯了眯,“在哪里跟丢的?”

    “兰城*?^!?br />
    “天下没有几人能让你跟丢,你退下吧!”夜天逸摆摆手。

    那人站起身**^^,看了夜天逸一眼^^,退了下去^。

    夜天逸目光看向荣王府方向,脸色昏暗**,片刻后^***,转身进了荣华宫。

    云浅月出了宫门,果然见容景的马车停在宫门口*,她走近,挑开帘子上了车,帘幕落下^,容景看着她**,温声道:“气色不太好*,见到姑姑后难受了?”

    云浅月点头*。

    “摄政王去了荣华宫,见到了*?”容景柔声又问^。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见了^*!”

    “姑姑的决定就注定了她今日的情况^**,别难受了?!比菥吧焓置耐?,问道:“是回府还是去云王府见云爷爷**?”

    “去云王府^,姑姑想见爷爷一面^^^!痹魄吃碌?^。

    容景对外吩咐了一句,弦歌应声*,马车向云王府走去^。

    一路无话^,马车来到云王府^。

    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便见云王府内人人神色紧张^,云浅月问向一人,“府中出了什么事情^**^?”

    “回浅月小姐*,七公主滑了一跤,刚刚请了太医*?!蹦侨肆⒓吹?^。

    “怎么如此不小心*?严重吗*?”云浅月立即问^。

    “奴才也不知道^*,据说是见了血?!蹦侨说?。

    “走,我们快去看看**!”云浅月拉着容景疾步向西枫苑走去。

    二人来到西枫苑*^,便闻到一股隐隐的血腥,西枫苑内的人见二人来到^,齐齐见礼,面色都露出喜色^*,云浅月也顾不得再问,拉着容景进了屋*。

    屋中,云离正抱着七公主,脸色发白,七公主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一个五十多岁的太医正在给七公主号脉,他的手有些颤。

    听到有人进来,云离抬起头^,见到容景和云浅月一喜^,喊了一声,“景世子,妹妹*!”

    “景世子*,浅月小姐!”那名太医立即住了手*^,垂头站在一侧^。

    “容景,你快给嫂嫂看看!”云浅月看了那名太医一眼*,放开容景的手*。

    容景缓步上前*,给七公主把脉^。须臾^,他眸光微微一沉^*,从七公主小腹处拿出一根针**^,举起那根针看向那位太医^,缓缓道:“郑太医^^,这根针是你的吧^^?”

    那位太医大约五十多岁,看着容景手里的针面色一变,“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景世子饶命^^!”

    云浅月眸光一寒,并没有说话。

    云离看着容景竟然从七公主小腹拿出了针,面色也是一变^,但同样没说话。

    “你让我饶命***,到底是怎么个饶命法?你得先说出来,你做了什么**,我才能酌情考量是否对你饶命?^!比菥暗乜醋殴蛟诘厣系闹L絕。

    郑太医一边磕头,一边哆嗦地道:“微臣是迫于无奈……微臣不想害七公主的……但是六公主抓了微臣的孙子……威胁微臣……若是微臣不动手……孙子就没命了……”

    云浅月眯眼眼睛,又是六公主^!

    “景世子,您知道,微臣三十多岁才得子^*,儿子大婚几年一直没有得喜的消息,一年多前才闻到了喜讯*,孙子出生才不满百岁啊?***!敝L蕉钔妨鞒鱿恃?*^*,染红了地面^,哭着求道:“景世子饶命^,老臣也是被逼得没法子……”

    “你爱自己的孙子^^,便可以害别人肚子里的孩子?”云浅月冷冷地看着郑太医。

    郑太医身子不停地哆嗦^*,“浅月小姐饶命**,老臣一生没做坏事儿,不知道造了什么孽*^^,被六公主给盯上了……”

    云浅月沉着脸看着他,问向容景,“嫂嫂的孩子能保住吗^?”

    云离也看着容景^,发白的面色紧绷*^*。

    “幸好我们来得及时,这针在七公主腹中停留的时间短,否则的话,孩子会不保的,如今有我在^,自然能保住?!比菥拔律?**。

    云离面色一松**^,闭了闭眼*,哑声道:“谢谢景世子**!”

    “云世子客气了^*,一家人^^,何须言谢!”容景将那根针递给云浅月,转身走到桌前去开药方**。

    云浅月伸手接过那根针,对郑太医问道:“你的孙子是什么时候被六公主抓了的?”

    “就在不久前?!敝L降?。

    “你是怎么请来了郑太医*^?”云浅月问云离^。

    “她出事的时候^,我正回府,见了之后便吩咐人去请了?!痹评朊虼降繼。

    云浅月看向侍候七公主的两名婢女**,“嫂嫂是怎么摔的?”

    “世子大约每日都是这个时辰回府,七公主每日都会去接世子,然后二人再去老王爷的院子里陪老王爷用晚膳,晨昏定省的规制老王爷嫌麻烦,便免了^,但是七公主坚持,说既然爷爷嫌麻烦,便将晨醒免了,昏省就别免了,晚上世子回来*^,他们一起去陪老王爷用膳*。于是就这样规定了下来^,这个规矩从七公主嫁来府中就有了?!币晃绘九⒓吹溃骸拔颐且鲎牌吖?,她说她身量现在还轻,就用人扶着,那以后怎么了得?便没用我们*,我们跟在她身边,但是就在出了西枫苑路过的铃兰院外的时候*,我们和公主一起被地面滑倒了^^?!?br />
    “地面上有水^*?”云浅月问**。

    “不是水**^,是被人洒了油**,那油浅,天色也黑了^^,不易被发现^?!蹦擎九溃骸捌吖髟缘沟氖焙騘*^,奴婢去接她^*^,也滑倒了,她幸好砸到了奴婢的身上*,否则……”她后面意思不言而喻*。

    云浅月脸色寒了下来,显然这是早有预谋*,让七公主滑倒,若是栽掉了孩子*^,正合了六公主的意,若是她没栽掉,郑太医这个后招在,也会借着就诊给她打掉**。六公主向来愚蠢,什么时候会用这样害人的聪明手段了**^?若不是她和容景正巧来到^^,真会被她得了手^。她看向容景*。

    容景此时已经开完药方*,对那名婢女招手^*,“按照这个方子煎药,喂七公主服下?!?br />
    “是*!”那名婢女立即应声*,拿了方子去了。

    容景缓步走过来^*,对郑太医道:“谋害云王府世子妃和王府嫡孙是死罪**?^!?br />
    郑太医脸色一灰,跪求道:“老臣愿意一死^,只求景世子救回老臣的孙子?!?br />
    “你的孙子如今怕是已经回到了你的府中^,即便你现在去指认六公主**^,她不承认用你的孙子威胁了你^^,你也拿她奈何不了?*!比菥拔律繼^。

    郑太医一惊^^*,一张老眼满是不敢置信*^^。

    容景淡淡道:“你若是不相信*^,可以回去看看,是否你的孙子已经回去了*^*?!?br />
    郑太医垂下头,额头青筋跳了跳*,须臾^,脸色灰败*,不再言声*^^。

    容景不再理会郑太医^,看向云离^,“云王府乱七八糟的人该清一清了^!”

    云离紧紧抿着唇,点点头。

    “走吧!我们去云爷爷那里^,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云世子或者等七公主醒来处理吧^!云世子和七公主若是宅心仁厚^**,饶了郑太医,不追究,那么便不追究了^,若是不饶他的话,便派人去知会刑部的德亲王一声,让德亲王派人来将人带走,或者是……直接杀了?^!比菥袄鹪魄吃碌氖?。

    郑太医身子剧烈地一震^^,半丝声音没发出^^,整个人看起来似乎徒然间没了半丝生气^^。

    云浅月看了云离一眼,低声道:“哥哥^^,云王府世子要有云王府世子的魄力!要让人知道,即便没有我,没有爷爷,没有父王,谁也齐不到你的头上欺负你。六公主是公主,七公主同样是公主^,云王府和你的身份以及七公主的身份**^,都不低了谁去**^?^^!?br />
    “妹妹说的是*^!我会处理,你去爷爷那里吧*^!”云离沉重地点了点头*。

    云浅月和容景出了西枫苑。

    途径那个婢女所说的铃兰院^,云浅月停住脚步*^,向地面上看了一眼*^,果然有浅浅的油渍^,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来,从云离大婚*^^,七公主进门,她掌家便交给了七公主,七公主对待府中的人仁厚*,宽松一些****,但偌大的府邸^^,不是人人都忠于云王府^***。这些年混进来的眼线不是没有,但不会轻易敢施为*,如今敢对七公主下手*,如此缜密*^,不是七公主太仁厚了*,就是六公主收买人给的报酬太丰厚^^*^,更甚至或者是她的背后有个强有力的帮手在为她出谋划策*。

    “这是谁的院子*^?”容景询问*。

    “三姨娘的^!”云浅月道*^。

    “云王府的三姨娘当初嫁来云王府,是前秦丞相保的媒吧!”容景装似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她是京兆尹李大人的二女儿*?!?br />
    “是吗^***?”云浅月蹙眉^^。

    “大约是的*!”容景道。

    云浅月想着容景说大约是,那就是一定是了。她脸色沉了下来,冷声道:“当初云香荷在孝亲王府抹脖子自杀那日,我刚刚得到消息不久*,三姨娘就得到了消息跑去了祠堂*^^^,告诉了被贬为侍妾的凤侧妃^^。我后来想肃清内院*^^,但发生的事情太多,她也没有什么引起我注意让我想起的事情*,我便将她给忘了。原来她是秦丞相保的媒^^^?!?br />
    容景微微一笑*,“这次的事情对云世子和七公主来说未免是坏事儿,他们总不能一直在你的庇护下**^,总要有自保的力量和胆量*?!?br />
    云浅月点头^^,“是啊,嫂嫂掌家这么久,她又出生在宫里*^,在明妃的眼皮子底下伪装十年,明妃是谁^?那是当初连姑姑都糊弄住了的人**,若非我提醒姑姑*^*,她还拿她当好姐妹*。嫂嫂这回该狠下心了。女人为了盺^;ぷ约旱暮⒆?,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她醒来之后*,定然会清查。该如何做,她也会的^。走吧**!”

    容景点头**,二人不再说话*,向云老王爷的院子里走去。

    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云老王爷的房间内已经摆了晚膳^*,显然是在等云离和七公主来,结果没等到人^,见容景和云浅月来到*^,云老王爷立即问***^,“怎么样***?七公主的孩子保住了没?”

    “保住了,幸好我们来的及时,再晚一步^**^,恐怕就保不住了?!痹魄吃吕湃菥白律?,拿起筷子^*^,给了容景一双*,自己一双。

    “七公主太仁厚了些,府中那些人和外面那些人也太猖狂了些^,敢在云王府动手脚,不想活了**^?!痹评贤跻浜吡艘簧?,“找到下手的人了吗?”

    云浅月一边吃着饭,一边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这不像是六公主那个没脑子的小丫头能做出来的事情*^?!痹评贤跻蘸蟮?。

    “我也觉得^!”云浅月面色微冷,“沈昭说秦玉凝在南梁^^**,难道六公主和她在暗中传信^*?当初夜天倾和夜天煜逼宫谋反的时候她和秦玉凝一起出现的,而秦玉凝自小又是她的伴读,否则除了秦玉凝帮助她出谋划策外还能有谁?夜天逸应该不会*,夜轻染也应该不会^,他们有的是本事^,不会做这等事情^^**,这个事情虽然筹谋得紧密,但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太拙略了。若是他们出手,七公主的命早没了,更何况孩子?!?br />
    “也有可能是秦玉凝?*^!痹评贤跻叩溃骸扒刎┫嗄歉隼隙魉懒?,她有个女儿倒是有些能耐*,竟然跑去了南梁***。你告诉那个混小子了没有**?别让他吃了亏?!?br />
    “我给哥哥传过信了,爹在南梁^,他能吃什么亏!”云浅月忽然想起夜轻暖,对容景询问,“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夜轻暖帮助了六公主?”

    “夜轻暖这几日一直在府中*,未曾出府**,前几日六公主是去找过她,她没见**^?^!比菥暗溃骸坝Ω貌皇撬齘^,迫害七公主,对她没什么好处?!?br />
    云浅月想想也是*^,便抛开这件事情^,对云老王爷道:“爷爷*^,我今日进宫见了姑姑,姑姑没几日了^,如今她连床都下不来*^,想见你一面,你明日进宫吧^!”

    “不去*^!”云老王爷胡子翘了翘。

    “去吧!”云浅月看着他^**,“你可就这一个闺女*,我就这一个姑姑^^!?br />
    “让我白发人去送黑发人?她既然要生夜氏的种**,就是作死^**,我见她做什么!没出息的东西?!痹评贤跻滔铝丝曜?,断然道:“你别说了*^,我不会去的。多说一句滚出去!”

    云浅月住了口^^,不再劝说**^^。她今日去了荣华宫见了她姑姑都如此难受^,爷爷年纪大了,真如他所说^*,白发人送黑发人**^,再看到姑姑那个样子^^^,怎么能受得?**??还是算了***。

    接下来^^,云浅月再没说话^^,云老王爷命人拿来酒^^*,与容景一边说着话^^*,一边喝了起来。

    云浅月看着一老一少*,一个豪饮*^^,一个浅品,到也相得益彰,不显突兀^。

    酒足饭饱*,云老王爷有些醉意地对云浅月询问^,“臭丫头^,你是不是答应了帮她照顾夜氏那个小种?”

    “爷爷,你说话别那么难听,那是姑姑的孩子*?*!痹魄吃碌闪嗽评贤跻谎?^。什么是夜氏的小种?虽然对,但也不能这样说。

    “我说错了怎地?就是夜氏的小种*,我当初就不同意她留着*^,她死活要留,这一辈子没见过孩子*,生不了等下辈子再生^,逞什么能?我老头子没这样的蠢女儿。她生出的孩子**,能活几日*?累人累己而已*?!痹评贤跻?*^。

    云浅月看着他,提醒道:“若没有她腹中的孩子^,如今夜天逸就是皇帝了^*^!”

    云老王爷冷哼一声*,“那个小子做了皇帝又怎样^^?和现在的摄政王也没什么区别^*,可是她呢*^^?她总归是云王府的女儿^,制肘住了你?^;实劾贤纷铀懒?^*,留下了这么一个祸害^,他算计的好癪?!”

    “姑姑不会制肘住我,她的孩子更不会制肘住我^*^,我虽然答应了她照顾那孩子,但也是尽力而为^,到不能为的时候*,我不会忘了他姓夜*?!痹魄吃驴隙ǖ氐?。

    “你心里明白就好^!你做什么事情也要有个脑子***,别让景小子给你收拾烂摊子^^,你让他省心一些^?!痹评贤跻匀宦庠魄吃碌乃捣╚,挥挥手^*,“天晚了,你们回去吧*!景小子你明日替我进宫去看看她。她有什么遗言*,只管传给你*,你回来再传给我听?!?br />
    “云爷爷放心*,明日我替你过去看姑姑^?!比菥暗阃?,缓缓站起身***。

    云浅月瞪了云老王爷一眼,她什么时候让容景给她收拾烂摊子了^*?有那么不堪吗^*?

    二人不再逗留*,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

    来到云王府门口**,便见七公主贴身的两名婢女捧着一个黑子从内院走出来,容景上了马车,云浅月站在车前等了片刻^,待那二人来到问^,“装的是什么*,要去哪里?”

    “里面装的是郑太医的头颅*,七公主醒来后*,命奴婢杀了郑太医^,吩咐奴婢二人送进宫去给六公主**^!逼渲幸桓鲦九?。

    云浅月挑了挑眉^,“郑太医的尸体呢*?如何处理*^^?”

    “云世子已经派人通知了刑部过来领郑太医的尸身^?^^!绷硪桓鲦九?^。

    云浅月笑了一下,看向容景^,“你说得对^^,今日的事情对哥哥嫂嫂来说未必是坏事^!”

    容景淡淡扫了一眼那个盒子*^,对那名婢女吩咐^,“你们先拿去给摄政王过目,然后请摄政王派人跟着去六公主处,一定打开让六公主看到?!?br />
    “是^!”那二人立即应声*。

    容景不再说话**^,云浅月上了马车,帘幕落下,弦歌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回到荣王府紫竹院不久*^,宫中便传来消息^,说六公主见到了郑太医的人头,郑太医死相恐怖,她尖叫一声后*,昏死了过去^。

    德亲王亲自带着人去了云王府*,云离以郑太医死前悔过为由,既然人已经自杀,便不再追究其家人责任^*,德亲王带了没头颅的郑太医离开^。

    德亲王离开后,七公主喝了药^,稳住了胎^^,将云王府的所有人除了云老王爷外^^,都叫到了西枫苑。查出了她摔倒之事是三姨娘的贴身婆子泼了油所致^,三姨娘拒不承认是自己吩咐的人,一口声称是那婆子自己私下里对七公主不满施为*,那婆子也悉数认罪^^,不关三姨娘的事儿^,七公主将那个婆子和同伙的两个侍婢当场杖毙,三姨娘昏了过去*^,七公主将三姨娘以管教下人不利遣送回京兆尹府^^^。另外,云离吩咐去请太医的那小厮指认是受了那婆子的好处,言明去请郑太医,那小厮同样被杖刑*。

    不过半个时辰*,七公主便杖刑了云王府四个牵连此事的下人,云王府的人第一次见识到了七公主温和背后的手段,人人大气也不敢喘*^,威慑效果可想而知^。

    ------题外话------

    手里积攒到月票的亲,看到我水汪汪的眼神没?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七章 早有预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七章 早有预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