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慕容后裔

    云浅月闻言不感意外,从那日她听到青影的禀告^,便猜测到了南疆国舅的身份^。

    容景吐出一句话后,不再言语*,目光淡淡地看着窗外。

    云浅月看着容景,他的气息很淡^,屋中的火炉即便是炭火燃烧得正旺,在昏暗的房中映出火光,照在他的脸上,亦不能为他的脸添上几分颜色*,她伸手抱住他的腰,微扬着脸看着他^,低声道:“他找不到墨阁的公子,便前来借沈昭找楚夫人^,难道我去南疆那次暴露了你什么?”

    容景从窗外收回视线*^,低头看着她,温声道:“那块玉佩呢?”

    “在这呢!”云浅月伸手入怀^,拿出容景的那块白玉佩。晶莹剔透,白玉无瑕。温暖温润&,触手绵滑,是一块暖玉佩,上面雕刻着一个“景”字。

    “你看里面这个字有什么不同?”容景询问。

    云浅月看着玉佩上的那个“景”字,不是用刀刻上去的&,而是似乎用某种内力的指法用气劲冲了紫色的染料在里面雕刻的,玉佩连半丝裂纹也没有*&,显然用气劲指法雕刻的那人武功必定出神入化,登峰造极^。当初她从容景手中撬过这块玉佩的时候还惊叹了一番,如今她扬了扬手腕,上下左右正反来回看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便问&,“怎么了?没什么异常,不就是武功极高的人用指力篆刻的吗^?难道是这个‘景’字不对?这不就是普通的梅花篆字吗?”

    “不是景字不对?!比菥耙⊥?,看着玉佩&,温声道:“这是先祖荣王为我雕刻的玉佩!?br />
    云浅月一怔,看着他,“荣王难道在你出生还活着*?那他活了多久?”

    容景一笑,摇摇头*,“不是,荣王死前为我雕刻了这块玉佩,容三代后,子孙取名为景,特赐玉佩。他亲手所刻?!?br />
    云浅月惊异了&,“原来你的名字是荣王为你取的^?!笨醋庞衽宓溃骸八闹噶ζ⒕谷荒艽┩赣衽宀簧朔趾?*,将你的名字雕刻在这里面,好厉害的武功*?!?br />
    容景淡淡道:“是天地真经&?!?br />
    云浅月想着天地真经竟然能这么厉害*,容景修习的也是天地真经^,不知道他能不能用指力气劲穿透玉佩刻字不伤分毫。

    “当年先祖荣王拜在天地真人的门下,天地真经大成之后,可以弹指飞花摘叶。能雕刻这个玉佩,便不算什么厉害的事情了?!比菥敖馐偷?。

    云浅月还是觉得赞叹,问道:“你如今能做到吗?”

    “没试过?!比菥耙⊥?。

    云浅月顿时来了兴趣,拽住他衣袖道:“我们找一块玉佩来,你试试怎么样?”

    容景无奈地看着她,“你不是在问为何暴露了吗?如今怎么倒是比较关心这个?”

    “反正你也会告诉我^,不急于一时嘛,我对这个指力穿透比较有兴趣?!痹魄吃卵劬Я?。

    容景伸手蒙住她的眼睛,“等大婚的时候,我将你送我的白璧连环刻上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到时候再给你看?!?br />
    “这么说你能了?”云浅月拿开他的手^。

    容景不摇头^^,也不点头^,笑着道:“那时候我定然浑身是力量*&,应该可以一试^?^!?br />
    云浅月脸一红,愤了他一句,不再让他现在就试^,转移话题,“难道是这个指力的原因?我可是一直揣在怀里,从未对人展现过?!?br />
    容景摇头,“不^,你展现过?&!奔叵?,他温声道:“在庙城的碧玉斋,你拿出了它&?&^!?br />
    云浅月恍然,“对,是了^,我在碧玉斋的时候拿出了它^^。就那一次&,之后出了庙城进入了黑山岭,便遇到了有人对我放蜈蚣*&&,其实那蜈蚣本意不是要伤我,更像是试探,我催动凤凰真经将那蜈蚣吸在了手里收服了!?br />
    “之后便有人跟着你^^&,那人后来得知是南疆国舅?!比菥暗?。

    云浅月点头^,“对,是他^?&!被奥?,她看着玉佩疑惑地道:“难道南疆国舅看到了你这个玉佩?那不对啊&,他应该直接来找你才是,写的是景嘛,为何不直接来找你?”

    “他看到的玉佩写的字不是景&&*?*!比菥耙⊥?,“当时接你的人*&,他的身上同样佩戴了一块玉佩^,大约你没注意,他用他身上的玉佩对你验明了身份&^?!?br />
    云浅月更加疑惑*,当时在碧玉斋的时候她只拿出了玉佩看着老者,到没注意那老者对她怎么验明身份,只见到他见了玉佩就跪在地上了*&。她看着容景挑眉。

    容景转过身,在床头的墙壁处轻轻一扣^^&,里面落出一块玉佩,玉佩很普通^&。就是普通人佩戴的玉佩而已^^。他将玉佩的一面对准云浅月的手里的玉佩**,只见玉佩上的“景”字忽然化去^&,现出两个字*^&,云浅月惊得险些从床上蹦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手里的玉佩。

    只见玉佩上出现两个清晰的字,“慕容*!”

    慕容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她自然知道*&。一直以来,她无论是猜测也好*,还是诸多的事情隐约知道也罢^,但从来没有这一刻的感觉,这种感觉连让她自己都分辨不清*。似乎是长久以来的猜测和感觉得到证实,真实就在眼前*,是一种果然如此的恍惚*。

    容景,不该姓容*,该姓的是慕容。前朝最尊贵的姓氏*,荣华了几百年被夜氏亡国的姓氏。慕字去了,还有容。

    当年的荣王到底该是有多大的悲天悯人情怀*^,在夜卓岚七拜燕环山之后出山帮他扫平天下&,不仅赔了江山^,也陪了心爱的女子。

    她眼眶微酸&&,看着这两个字&&,忽然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容景伸手覆盖住她的眼睛***,低声道:“这块玉佩上滴洒的眼泪已经够多^,它不需要你的眼泪。你的眼泪,若是有的话,流在我的手心里就好了。我会好好地接住它?!?br />
    云浅月闭了闭眼,酸涩消失,一言不发。

    容景覆盖在她眼睛上的手不动^*,就那样静静地坐着,未曾掌灯的屋中,只有火炉的微光&,照在两个人的脸上,忽幻忽灭&&^。

    许久,云浅月拿开容景的手,轻声道:“其实我早就想到了?&!?br />
    容景低头看着她&,“什么时候&*,是最近还是更早?”

    “火烧望春楼那日&?&!痹魄吃陆氛碓谒幕忱?^。

    容景眸光微凝^,盯着云浅月看了片刻,轻声询问*,“你是因为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才启动了凤凰劫**?并不像你以前所说的那样&,因为喜欢我,为了给我们一个机会,才启动了凤凰劫**?”

    云浅月抿了抿唇^^,“我一早就知道喜欢的人是你,我是一个如此冷静的人,怎么会看不清楚自己的心^?我心理学修了满分,没道理只剖析别人^^,剖析不了自己*?*!被奥?,她低声道:“我本来已经下定决心,待夜天逸回来便告知他我要与你一起&,哪怕你不能活太久^,那么又有什么关系^,我愿意陪你一程&*??墒峭郝ツ侨?,让我止步了?!?br />
    容景同样薄唇微抿*^,不再说话。

    云浅月继续道:“望春楼是前朝慕容氏打算复国的人在京城的据点,老皇帝察觉了&,命夜天倾去查&&,要顺藤摸瓜,找到慕容氏遗孤^,因为当年的慕容氏失踪的太子被夜氏偷出宫后*&,却半途被人劫走^,一直下落不明^,这是夜氏的心病^,夜氏这些年看似安稳,实则夜氏的每一任皇帝都日夜不得安稳。他们怕突然有一天慕容氏的子孙出来找他们复国??墒悄且蝗誢,老皇帝什么也没查到*,望春楼却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br />
    “望春楼的火不是我让人放的?!比菥暗?。

    “我知道不是你,是望春楼里面的人自愿焚烧了望春楼^,宁可自焚&^*,也要掐断老皇帝的线索&。但你暗中助了那些人离开,否则那一日,望春楼烧死的便不是几百人^^&,而是上千人了&?!痹魄吃虑嵘溃骸叭裘挥心阆嘀?,老皇帝不可能什么也查不到?!?br />
    容景沉默。

    “那一日的事情,再结合六年前^,你在玉龙山慕容氏皇陵埋葬的地方静静伫立,连夜轻暖去了你都没发现^,直到她喊你&^,你才回过神离开&?;褂惺昵?*,我们在老皇帝四十五岁大寿上相见*,老皇帝夸我端庄贤淑,将来又是一位好皇后^,你嘲讽的眼神,后来我对夜天倾和夜天逸做了偷梁换柱,被你识破^*,你故意引我去鸳鸯池&,你虽然掩饰得极好,但对夜氏的厌恶我能感觉得到^^*。以及当年荣王和文伯侯的死,后来你受迫害,这些杀招&,都是要对荣王府赶尽杀绝**。所以&&,我隐约猜测到了荣王府和慕容氏有关^?!痹魄吃滤档秸饫镆恍?,故作轻松地道:“我这个人别的长处没有&^,就是比较会联想,最有可能的一种猜测就是荣王府本来就是慕容氏的子孙,那么容景,你呢,你岂不就是皇族后裔&,你若复国,暗中筹谋&,我就想着,我还要不要喜欢你呢*?”

    容景看着她,“后来你想通了&^,就启动了凤凰劫^*?”

    云浅月摇头,“没想通,所以才启动了凤凰劫。玉青晴那个女人果然不愧当得老头子的夸奖,有个能掐会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通古今,懂得歪门邪道甚多的义父*,她得了真传*,掐算出我有朝一日会遇到难解之题^*,用到凤凰劫,于是给我下了凤凰劫。我本来以为自己用不上,却没想到用的时候毫不犹豫*?!?br />
    容景拍了她脑袋一下,温润地训道:“什么玉青晴*^,那是你娘?!?br />
    云浅月揉揉脑袋&*&。

    “然后呢*?”容景看着她询问,“你当时毫不犹豫,是交给上天选择*?”

    云浅月对他一笑^^,“不是交给上天选择*,是交给你选择^。你若选我,我便选你^,你不选我^*,我就忘了你也没什么不好。夜天逸回来,也许我能爱上他也说不定**^!?br />
    “你敢!”容景声音隐含薄怒&。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你怎么会不选我呢?你喜欢了我那么多年,当年一眼就喜欢我了吧?要不以你这个黑心的性子,宁可毁了我&,也不会亲我的*。你亲我的时候*,难道不就是决定要和夜氏夺了我了吗?”

    容景薄怒褪去,忽然闷笑,“是啊,我怎么可能不选你呢^!你刚失忆,我便出手了^!我大病十年之后,第一次出府门*,就是保下你^?!被奥?,他继续笑道:“我当时以为你是怒了&^,会以为我和夜氏夺你别有目的,报复夜氏什么的,才狠心忘了我。我怎么能允许你忘了我?哪怕我活不久,要死了*,也不能看着你嫁给别人。后来不成想上天厚待我^,让你治愈了我,因祸得福?!?br />
    “报复一个人是保留自己的心,若是报复夜氏&,容公子你太不合格了&^^。如此聪明*^,怎么能失了心呢?十年来^^,我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你的身影,我靠近你^^*^,你却又离去,这般的若即若离&,敢又不敢&^^,我陪着你一起煎熬&,受够罪了*。若是开始的时候怀疑你因为荣王和贞婧皇后以及数代荣王和云王府的女儿不得圆满之事来夺我报复夜氏,后来如今这般过了十年*,想怀疑也怀疑不起来了*。喜欢一个人^*,心是不受控制的?^!痹魄吃滦Φ?。

    容景眸光温柔地看着她,“是啊*,喜欢一个人^*,心是不受控制的。我一直不明白&,百年的先祖怎么能忍受贞婧皇后嫁入了皇宫&,帮助其盗谋江山&,夺其挚爱?!?br />
    “百年前天下遍布战火苍夷,民不聊生&&,尸骨堆积成山&,血流成河*。荣王悲天悯人&&,贞婧皇后为他做了选择*,因为贞婧皇后知道,若是她和他在一起&,弃天下子民于不顾的话,他们这一生大约都不快乐?^*!痹魄吃乱凰氯岬捻馊诨?,看着他叹道:“不是荣王不够爱贞婧皇后,而是太过相爱^&*,不想以后不幸福?^!?br />
    “你到是比我领悟得深^*,这一点上^,我不及你?!比菥暗蜕?。

    云浅月白了他一眼,“你黑心黑肺*,毒嘴毒舌,哪里及得上我**?”

    “是^&,我哪里都不及你*?!比菥靶ψ鸥胶蚟。

    云浅月伸手捶了他一下&,言归正传*&,“我启动凤凰劫时就想着^,若是你选我&**,哪怕我失忆*^,哪怕你活不多久*&,只要你往前走那么一步,非我不要的话^,那么我就豁出去了,我虽然向往天下的大好河山,但也不是没看过这人间春色&,各处景致*,我虽然帮助夜天逸十年,但他毕竟不是小七^^,我对他仁至义尽,不能因他便赔进我的一生^。前一世我便放弃了多年情意&,最后落得个生死相隔的下场,这一生,我再若重蹈覆辙^,那么就是失败&。人若无情&**,活着又有何趣味*?”

    容景轻笑&&^,如玉的勾起一缕她耳侧的青丝^,笑问,“你既然知道我不可能不选你,还启动了凤凰劫*,让我出手。说来说去,到底是你选了我,还是我选了你?嗯&&&?”

    “哪里说得清^?本来这就是两个人的事情?!痹魄吃驴醋庞衽?,慕容那两个字依然在某种光芒的影射下极为清晰,她轻叹了一声,“也许我早就在等着这一日了,不是猜测,不是靠各种线索指引^&,不是桃花玉凤钗,不是慕容氏的陵墓&,而是等你告诉我*,就像这样,摆在我面前这两个字&*,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你姓慕容&?!?br />
    容景看着她&,认真地清晰地温声道:“我姓慕容?&!?br />
    云浅月笑了一下&,在他怀里伸了个腰**,叹道:“慕容啊^*,多么尊贵的姓氏*。前朝亡国了百年^,又有几人忘记&?几百年来,慕容氏的帝王福泽百姓,仁心仁德^,真正的圣主明君,始祖皇帝焚毁了关于两个女人的记载**,却焚不毁渊源历史长河,焚不毁前朝史志那些辉煌令人称道的记载&?&&!?br />
    “云姓比慕容姓尊贵^&^?!比菥熬簿蔡?,温柔含笑道^。

    云浅月眸光微闪,扬眉询问,“这么说我若是嫁给你,真当得上屈身下嫁了^?不算高攀*&?”

    容景笑着点头&&,“应该是的?**!?br />
    云浅月状似思考了一下,又打量了容景一番*&,目光落在他如诗如画的脸上*,点点头^,“那就这样吧^!我见公子容貌极好&,才华满腹&^,家底殷实&,也算配得上我^?!?br />
    容景轻笑^&。

    云浅月拿过容景手里的普通玉佩问^^*,“为何用它照一下,玉佩便显出了慕容二字?”

    “这里面被指力气劲注入了一种彩料,它遇到同一种彩料的时候&*,会互相映照出光&?*!比菥拔律馐?^&^,“所以&*&,南疆国舅那日应该是在暗中窥见了你拿出的玉佩*,正好遇到接应你的人用这等玉佩对你严明身份,看到了慕容二字,便跟上了你,或者是他手里也有这样的一块能验证这块玉佩的玉佩?!?br />
    云浅月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的东西不好拿,所以拿了之后不敢戴在脖子上,都藏在身上,也不敢随意拿出来*,拿出来都小心翼翼,那日明明碧玉斋后面只有接应我的一个人^,再无别人^*,娘亲找的杨公和杨婆帮我净化的武功,南疆国舅武功若是在暗中&^,应该瞒不过我才对。怎么就被他知道了呢^^*!?br />
    “别忘了他会南疆的咒术^。庙城是小城,他若是施术的话*,还是可以看到某些想看的东西的^?!比菥拔律?。

    “只有这个说法解释得通了?*^^!痹魄吃掳谂庞衽?,问道:“他出身在南疆吗?否则怎么会南疆的咒术?沈昭能学咒术*,也是因为他本来就是南疆人^?*!?br />
    “嗯,慕容氏的骠骑大将军出生在南疆*&?!比菥暗阃?&,“那时候&^&,除却东海&,天下四合,都姓慕容&。南梁、南疆西延、北崎*^,不过都是藩王而已?!?br />
    云浅月点点头*,问道:“南疆国舅既然找来京城,你打算怎么办?他不能落入夜天逸和夜轻染的手里^。那两个人本来就盯着沈昭了,他的府里藏不住人?!?br />
    “你说呢&?”容景低声询问&。

    云浅月看着他&,挑眉,“真要我说&?”

    “嗯!”容景点头&。

    “我不想重蹈覆辙,不想受人制肘,不想生死相隔,更不想相望不相亲&?!痹魄吃马庾?,一字一句地道:“当年荣王后来之所以无力回天,一夜白发,是因为他后悔出了燕环山,是因为他信了夜卓岚能当好皇帝,他将天下百姓的安居乐业托放在他人之手,最后夜卓岚疯魔&,他赔了江山也陪了女人**?!?br />
    容景不说话*^。

    云浅月冷声道:“我更愿意做的是将好东西攥在自己的手里,他人被我牵制*,也不能我被他人牵制^^。即便辛苦一些,但总比受制于人要好得多^?!被奥?,她低声道:“将他叫来荣王府吧!”

    容景伸手抱住云浅月娇软的身子^*,将头枕在她肩膀*,低声道:“云浅月&^,你可知道你的决定会有什么后果^*?当年忠于慕容氏的一众朝臣一直没放弃在找慕容后裔,这百年来*,延续子孙,代代相传&,慕容氏恩泽天下百姓^,厚待臣卿^^,军民才歌颂追随^,天下兴乐&^。任谁也想不到慕容氏的后裔是助夜氏兴兵夺其家国的功臣*。荣王府这百年来繁华,受天下人瞩目*,所以&,他们才一直想不到^,荣王府便是慕容^,大隐隐于市^。一旦你喊来南疆国舅,那么我和你便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他们是不准许我们再退隐于野的^&?!?br />
    “我知道啊,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云浅月轻声道:“你不是没有心不想对夜氏施为,也不是不想用你的手图画渲染这片山河,而是为了我&,你知道我不怎么喜欢你这个身份,不喜欢皇宫*,所以这么久以来,你才避着忠于慕容的那些人寻找*,辛苦地在朝中和夜天逸周璇,可是你可知道我恢复记忆后*,决定与你在一起*,我便已经下定了决心^*,等待这一日^。比起不喜欢你这个身份和皇宫,我更不喜欢的是我们处处被动*&,恐怕最后也弄个相望不相亲^^?!?br />
    “怎么会&?我黑心黑肺**,自私得狠&,天下再重&,也重不过一个你。先祖荣王悲天悯人,怜惜百姓,而我只想怜惜你*^。即便有人对我用天下百姓威胁&,也不管用&^?!比菥耙⊥?^*,温暖的眸光有一丝淡漠温凉,“你若不喜&^,我手里有墨阁&,你有红阁,我们完全可以隐蔽^。再不济,我们可以去东海,那里总有一方屏障&?!?br />
    云浅月摇头,轻叹道:“忠于慕容氏的子孙后代百年锲而不舍寻找&,你若退出,他们已然暴露,夜天逸*、夜轻染为了维护夜氏,定然不会对其放纵姑息。我们怎么能忍心让他们都遭了夜氏的屠杀*?不是一人两人,怕是千人万人或者数万人甚至更多,几代人百年的忠贞,何其可贵^*?”

    容景轻叹一声*,不再说话^。

    “更何况这一片土地已经千疮百孔,黎民百姓颠沛流离,若是用你的手开辟的话&,你人如画*,脚下的江山如画^,该是何等的丰功伟绩?男人宠女人&,宠得无所不宠,的确很好很珍贵&&,但是又怎么抵得上挥墨山河,指点江山来得华章异彩?”

    容景眸光染上一抹色彩,“你真这么认为&^?不觉得委屈^*?”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我为何要觉得委屈*^?若你无能夺不来江山,我跟着你受苦受累白忙活一场才会觉得委屈,若你如荣王一般让贞婧皇后困居深宫日日对长灯我才会觉得委屈&^,若你得了江山后来个后宫三千粉黛&,才该是我最担心的事情,至于其他的,你这人黑心黑肺,谁是你的敌人谁不好过,该委屈的是别人吧?”

    容景闷笑&^*,胸腹微震,好笑地道:“云浅月^&,你真是……”

    “真是怎样&?”云浅月看着他。

    “真是让我……怎能不爱……”容景轻叹一声^*,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一字一句地道:“我愿倾覆江山&,挥笔淋墨*,不为慕容先祖,只为你&*&。谁与我争夺,三尺青锋相候^!”

    云浅月眉眼绽开&,浅浅一弯笑意,不再说话。若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她宁愿勇往无前&。她本来就不是窝在高门大院里相夫教子的女子^&*,男人的天下里&,亦有女人的山河^^。

    容景这样的男子*&^,他可以写诗作画^*,挥笔文章,也可以拔刀仗剑,淋墨山河*&。放在高处,他可以登峰绝顶^,览尽天下景色&,闲闲挥手&,云端下俯瞰众生。放在低处&*,多少沟壑成尘,他也不会落于尘埃^*^,依然优雅从容*&,王侯不如&。

    低于尘埃&&^,觅得悠然虽好&,但是未免暴殄天物^。他就该站在高处!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他这样的人^*,生来就该是受天下人推崇**!

    “那就这样定了吧!”容景沉默片刻,笑了一下*,见云浅月点头,他对外面吩咐,“青影,去沈府将南疆国舅请来&*&^?*!?br />
    “是^!”青影声音隐隐有一丝激动*。

    ------题外话------

    点江山,开始了哦^*!

    美人们,有票的甩来丫,我需要气管子,很有力充气的那种,么么哒*^!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五章 慕容后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五章 慕容后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