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出头

    “爹,娘毕竟年纪也大了……”崔敬怀有些着急,杨氏虽然给他挑了王氏这样一个不着调的媳妇儿*,但他是个孝子,这会儿听到崔世福的话,当然有些替杨氏担忧,要知道杨氏一旦被休,那便真正是失了根的浮萍&,由得人拿捏了。

    “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你就不用多说了,只不过是些虚名**,往后你们要好好对她,她日子跟现在一样没差别^&!”崔世福摆了摆手,打断了大儿子要接下去说的话:“而她若是要再想些其它的,像老大你休了妻,她若要再操持着给你张罗再弄门媳妇儿回来*^,你可甘愿?”崔世福一句话,便说得崔敬怀不吱声儿了。

    崔世福越想越是觉得这事儿妥当&,连忙便站起了身来,也不想再呆了*,看样子那是立即便要找人写休书去*。崔敬怀也容不得王氏,他一被崔世福说通*,自然也跟着站起了身来要与父亲一路,崔敬平犹豫着没有走^,只是叹息了一声&,看崔薇面色发白的样子*^,自个儿钻厨房做饭去了*。

    送走了崔家两父子^,聂秋染关了门时又握了握崔薇的手,一边就道:“你若是实在顾念母子之情,这事儿交给我来说服岳父便是!”他看崔薇冷着一张小脸,不吱声的样子,想到她上一世时的性格,又有些犹豫了起来^。他本来不是一个患得患失久久拿不定主意的人,但不知为何&,现在看到崔薇这模样*&,聂秋染就觉得心里犹豫&。

    崔薇翻了个白眼儿。掐了聂秋染胳膊一把:“你哪里看出我舍不得了?”她是太高兴了&!现在杨氏折腾着将自己的地位给折腾没了,往后只靠两个儿子养老,丝毫优势也无,应该是再也横不起来了,吃喝都得看别人脸色^,说句不好听的&,往后就算崔敬怀没有休弃王氏,王氏也能将杨氏收拾得说不出话来!

    那头崔敬怀父子忙忙碌碌要去办休书除杨氏两婆媳户籍&,这头崔薇也开始应付起崔世财一家与陈家人来。昨儿崔世财家便往凤鸣村陈家送了信儿。那头陈小军的娘贺氏早早儿的便赶过来了,一听到自己没了的是个儿子时&,她呼天抢地的便大哭了起来*,嚷嚷着要让崔家人拿命过来赔&。崔薇因为昨儿答应了要替崔世福解决这桩麻烦,自然一大早便拉着聂秋染陪她到了崔世财这边*&,看到贺氏一会儿哭着自己的儿子受了重伤。一会儿又哭着自己早夭了的孙子,脸上冷笑连连。

    “我可怜的儿癪?!谁让你受了这样重的伤癪??那些杀千刀的,我要与他们拼命&!”贺氏心疼得脸直抽抽^,陈小军昨儿被烫伤过的脸虽然已经找了游大夫开了中药熬了来敷过,但一整晚时间,他头却是肿了起来*。这会儿看着简直是快有两个头大了&,眼皮都肿亮了。根本睁不开眼睛来,如同变了一个人般&,坐在那儿直倒吸冷气&。

    崔薇看得很是解气,脸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崔梅惨白着一张脸,身材瘦得跟个枯树杆儿般^,双目寡淡无神坐在陈小军身侧,头发有些散乱了。脸上带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是贺氏之前过来时看到陈小军的脸时打她的&。贺氏哭得呼天抢地的&。崔梅神色却是有些愣愣的^,像是整个人三魂五魄都离了体大半般,盛夏时节,她脸色惨淡便罢*,身上却是冰冷得很,甚至冻得都有些打哆嗦了起来,身上穿着昔日在娘家时的旧厚袄子,可就这样还冻得面色青紫,那厚厚的衣裳衬得她整个人瞧起来更瘦了不少*。

    “刘氏^!我瞧着你们家也不像是个不讲理的,可怜我好端端的一个儿子,回了你们家来便成了这般模样,可怜我的儿啊……”贺氏哭得厉害,她虽然有几个儿子^,可最心疼的便是这个会读书的老大&,如今看到陈小军受伤,简直比割了她的肉还疼,刘氏一脸忐忑不敢出声^&,那头崔世财也是满脸的尴尬,劝了贺氏好几回,却被她更是狠狠骂了一通&^。

    崔薇坐了半晌,就听到贺氏哭她的儿,崔梅小产^,没了儿子^,这简直是身体与心灵上的双重打击&,如今竟然她一声不问不说^&,一来便给了崔梅一巴掌,只是这事儿刘氏不出头,她也不好意思去多说&,现在正好逮着贺氏哭儿,她冷笑着便开口:“你要哭你的儿*^,我倒正好要问问了,我们聂家的姑娘出嫁*,跟陈大郎有什么关系?他以哪门子的身份&&,来对聂晴的婚事指手划脚的&?”

    贺氏哭了半天,本来就是想逼着崔薇开口的&,陈小军脸上的这伤他自己不好意思说,贺氏一大早过来逼问了他半天才问出陈小军是在崔薇家里受的伤&。若不是顾着聂秋染举人的身份,这会儿贺氏早朝崔薇扑了过来,现在一听她开口&,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坐着抽了半天叶子烟的陈小军的爹老陈头便已经狠狠瞪了陈小军一眼^&,冲崔薇呵呵笑了两声道:

    “聂夫人这话说得不错&,本来这事儿不该咱们家大郎去管,他这是见义勇为,人又年轻冲动了些,可怎么也不该将他的脸烫成这般&。我们大郎一向规矩懂事儿^,老大家的又是与聂夫人是亲戚*,亲戚间来往走动*,如何便能闹成这般&&?不知道聂夫人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

    这老陈头年约四十许*,为人精瘦*&,皮肤黝黑^,头上却是裹了一条发黄的汗巾,如同一个最普通的乡下中年人,只是那双眼睛却是很亮^,看人时目光里带着打量,他说话倒是客气,不过这客气话说出来可比贺氏那样只知一味蛮哭来得要厉害得多了。他一开口&,贺氏便不由自主的闭了嘴,连陈小军也跟着挺了腰^,看得出这老头子平日在家里威望极高,这会儿他一开口^。旁人就不敢多说了。

    陈家人这趟来的人不少,除了贺氏俩老夫妻之外*^,连陈小军下头的三个兄弟&&,以及两个女儿都过来了,拉拉杂杂的在崔世财堂屋里坐得满屋都是。一时间谁也不敢开口说话,陈家两个姑娘甚至低下了头去,安静的听着,也不发言,刘氏眼睛四处挪移着&。也不敢看崔薇这边*,摆明是不想来管她的,而崔世财倒是想说话&,不过老陈头根本没看他,而是将目光盯到了崔薇身上。

    崔薇哪里可能会怕这些陈家人,更不怕那老陈头目光烁烁盯着她看*。撇了撇嘴角,便笑了起来:“我倒不知道,陈大郎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这心宽,闲事儿也管得宽*!”她暗讽了老陈头一回,这吃百家饭的人^。在此时一般都是指的乞丐孤儿,崔薇说陈小军吃百家饭^。便如同诅咒他无父无母一般,老陈头脸色有些不好看,崔薇却不理睬他表情*,只又接着道:

    “咱们聂家姑娘的婚事,我这聂家人都不敢去对公婆的话指手划脚的*^,不知道你们陈家哪儿教来的规矩&,又凭什么来管咱们家的闲事。一大早的便跑来我家里闹。当我是好欺负的不成*^!也不嫌晦气!我拿烧开的羊奶泼我自个儿的家门,消消晦气。便是县令大人,也管不得这档闲事儿!”

    崔薇看了脸色铁青的老陈头一眼,冷笑了一声。

    那头贺氏气得浑身直哆嗦&*,咬着嘴唇看着崔薇说不出话来^,一边气得要死^,一边又有些不甘心,但崔薇抬起了县令的名头来^,她才想起聂秋染是个举人,若这事儿真闹大了,人家拿滚烫的东西来泼自家的地^,这本身占理&^,说不过去*,而若是进了衙门^*,自己一家纵然有些田地,不过要真闹将起来,聂秋染有功名,而且聂家如今有银子,之前据说崔薇在城里有个什么店铺&,那是发了大财的,如今聂大郎现在住的地方买下的地便足足有大半亩了,证明这聂家家底不薄**。

    自古以来*,衙门都是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如今崔家这死丫头手里有银子,更别说她还有理,聂秋染还有功名,若真闹到衙门去,他们陈家不一定会占便宜!

    老陈头脸色顿时便沉默了下来^,刚刚放到手边已经燃了好一会儿的旱烟杆又被他拿起来狠狠吸了两口,不说话了*^。他理智还在*,又忍得住气&,不过贺氏这会儿却是忍受不了,她最心疼的儿子如今被崔薇烫得险些毁了容,往后若是留下疤,不人不鬼的怎么活*?而崔薇若是好好道歉,赔些礼钱便罢*&,可瞧她现在的模样*,竟然比自己家还要嚣张&^,她哪里忍受得了,一听崔薇提起衙门,便冷笑了一声,拿帕子抹了两把眼泪^,一边站起了身来,叉了腰便指着崔薇骂道:

    “崔氏*^,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如今还恶狗咬人!我们家大郎的伤势摆在这儿,你们聂举人纵然有功名,可咱们陈家也不是好惹的,咱们家里还有两地块,卖了也能值不少的银子,也不一定进衙门便说不过你们理儿去了!”

    “陈大娘这句话我还真有些害怕&,两亩地真不少*^。你家里如果真要卖地&,还麻烦通知我一声^,我前几年时正好买了潘老爷家里的地呢&,手里正愁地太少了,若陈大娘手中真不方便,我还真能够帮你们一个忙*!”崔薇一说到买了潘老爷家里的地,在场众人几乎全都吓了一跳,崔家人是震惊了^,就连老陈头也险些从椅子上头滑了下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

    感谢:冰糖79、书友100303121704270^、bumaijialefu、王之兮^、18912529299、zq04092、书友091130215308640、蝶恋衣衣*、cc889&*、开心之旅^&、a87227178、两情依依、拥挤的乐园^、

    夏丶季末*。^、千、lh720118&^、书友100303121704270、bumaijialefu

    、容书成、meierjulia、xlxxscyykx*、绝噬小妖&、bettygjb&、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奇迹一生123、好空白^*、sunbliss123、感谢亲们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冰糖79,亲投的评价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9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九十三章 出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93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九十三章 出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9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