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梁一梦(终)

    可如今杨氏看清了后面的结果,她明知道聂秋染会有出息*,她又怎么会看得上一个一辈子一事无成的陈小军*&?可杨氏却了解自己,没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她知道,若是换了自己成为当年的自己^,她恐怕就算知道陈小军人品有问题,但看在他家境宽裕,而且往后女儿嫁过去又能补贴娘家的份儿上*,她一定会努力结成这个亲的**&。

    一想到这儿&,杨氏开始浑身哆嗦了起来,就算是她现在已经不能再算是一个人,可也许是因为过往的回忆太过深刻,这会儿她感到自己的灵体都在不住颤动*。杨氏想了起来,她当初跟大嫂刘氏关系龌龊的时候,她还曾嘲笑过刘氏当初想要嫁女儿,结果羊肉没吃到反惹了一身腥&,她当时还幸灾乐祸来着^,她笑刘氏偷鸡不成&&^,最后落得成为全村的笑柄*,女儿嫁过去不止没有得到丝毫的好处*^,反倒处处让人笑话,丢尽了脸不说^,最后崔梅还落了个不得好死的结局^。

    想到当初的事情,杨氏越发觉得不安^。她现在已经不止是把女儿当成赔钱货而已&,多年以来的相处,她是真正的喜欢上了这个柔顺似水的女儿^,她比那个死丫头好得多了&,要是有这样一个柔顺的女儿摆在自己面前*,她一定不会舍得再喝斥她,一定不会再打骂她。杨氏心痛如绞**^,可惜现在她知道这些,也太迟了&&。

    虽说不愿意将崔薇嫁到陈家去,杨氏也时常冲到当年的自己面前想喝醒她。但她不能摸到杨氏,也不能阻止当初的自己生出对陈家的贪婪念头来,杨氏曾想附身在当初的自己身上的&,可惜她就像是一个这世界的旁观者般^,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当初的自己欢天喜地的与陈家结亲,她看到女儿羞答答的嫁到了陈家&*,杨氏不放心。也跟着飘了过去,但她看到了女儿过的猪狗不如的日子^。

    她看到陈小军不将自己的女儿当成人看,她看到自己的女儿在陈家里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那一个^,吃的东西最少,干的事情最多。陈小军那畜牲还时常打骂她。陈家那老虔婆还时常变了方儿的折磨她^&,这陈家的不是人,不是人癪&?!杨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渐渐的消瘦了下去,瘦得如同一把骨头般*,她虽然现在早已经没了呼吸,可每当看到女儿身上的伤痕。以及拖着那瘦得跟芦苇枝一样的身材时*,她便止不住的对当初的自己生出恨意来^。

    可惜这一切崔薇的苦难远不止如此而已*。她怀孕了^,陈小军那不是人的狗东西竟然还折磨她,最后王氏那贱人还打得女儿流了产*,杨氏欲哭无泪&,她这会儿看着女儿受苦,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说帮她,甚至连安慰她也做不到。她看到崔薇时常躲在背地里哭*,迅速的衰老下去,杨氏心痛得无以复加。她这会儿开始渐渐有些后悔了起来,她的女儿太柔顺了,柔顺得面对这些畜牲却不知道反抗&,若是换了那个死丫头&,估计早将陈家闹得天翻地覆了,为什么不是那个死丫头来收拾这些陈家人一顿?

    杨氏心中这会儿生出一个后悔的念头来**^,若不是当初自己多管闲事,一心想让女儿活着,是不是女儿早早的去了&,对于她来说才是一种解脱*?有自己那样一个娘,最后又所嫁非人,她是不是早早儿的没了*,才不会受那样多的折磨**,早投了胎,说不定下一世还能投个好人家^?杨氏想到这些,心口儿疼得如同被人用刀剜着一般,她心中不明白,为什么崔薇嫁的是陈小军而不是聂大郎,她明明该嫁聂大郎,该享受贵妇人的生活的,若是早知她过得这样苦*,自己当初不如便让她顺畅的去了。

    想到这些^,杨氏开始后悔了起来。只是她的心痛并不只是到此处而已,接下来她看到陈小军时常跑去与聂晴幽会&*,而将自己的女儿冷落*,她看到了女儿已经被陈家折磨得险些发了疯^,而当初的自己却丝毫不觉得怜惜*,杨氏开始对自己也有些愤怒了起来*,她看到了聂大郎风光无限的返乡,对自己的女儿却并没有露出什么怜惜的神色来&*,她甚至看到自己的女儿连告陈小军的状也不会,只求聂大郎帮她孩子一把。

    杨氏开始愤怒&,又觉得心痛,追根究底,女儿养成现在的性格^,也是她从小便对于这个孩子十分严厉不喜的原因&,说到底^,孩子活到现在,也是自己害了她^。杨氏心里清楚得很,若是没有当初自己临死前崔薇那死丫头冲自己的当头棒喝&,她会想不起这个孩子&,若是没有当日^*,她恐怕也会不觉得这个女儿受折磨有什么好心疼的&,若是没有这些来她跟在崔薇身边,看她过得小心翼翼与不容易*,她根本不会体谅到这个女儿的艰难困苦。杨氏后悔了^^,她想哭,可现在哪里还哭得出来^。

    别说帮孩子了,她就连为她哭一声也做不到。杨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陈家折磨至死,最后尸首被扔入乱坟岗中。杨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那脸上震惊与有些茫然的心情,心里愤恨异常,恨不能冲上前去抽她两耳光&!她已经承受不下去了,亲眼看到女儿死去的那一刻&,杨氏便已经险些疯魔^^,她不想再在这个地方留下去&,心里的后悔与对自己的痛恨以及自我厌弃险些将她给淹没。

    正在此时^^,光景一阵扭曲&,杨氏好像从女儿尸体的上方一下子又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她好像来到一个金碧辉煌的房间所在&,这样气派的住所,她一辈子好像都没看到过,这是天宫么&?杨氏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样一个地方*&,她伸手摸了摸那漂亮的雕花窗格。又稀罕的摸了摸地上磨得光滑的汉白玉地板,杨氏正心中觉得有些好奇时,突然间屋里好像传来了一阵说话的声音:

    “薇儿^&,我喜欢的是你,我也知道你并不是前世的那个崔薇……”这声音好像十分耳熟,杨氏还没想起那个人是谁,便听到了自己女儿的名字*。

    对了*,她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她想起了自己那个苦命的女儿。杨氏也顾不得面前这十分豪华的房间&。反倒朝声音来源处飘了过去,她看到了精致非凡的黄梨木拨步床上,崔薇与聂秋染倚在一起,两人恩爱非凡的模样&^,这个崔薇面目红润^^,双颊饱满而目光明亮^。没有自己看到的女儿那被折磨得瘦骨伶仃的样子*&,她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后来占了自己女儿身体的孤魂野鬼。

    不知为什么,杨氏现在不太恨她了,也许是看到她将自己的女儿身份顶着^,却将她活得很好。没有看到她落魄无比的情景*,杨氏突然间觉得有些心安&。是的*。有些心安&*,没有看到女儿被折磨得形销骨立的模样,对于杨氏来说^,觉得心安了一些^^,好像看到这样活得好的女儿&&,她便觉得心中的内疚要少几分般*。

    她竟然现在不太恨现在的这个占了女儿身体的崔薇了。

    杨氏心中有些复杂,看着这个女儿慵懒的神情^。脸上是带着与自己那个真正的女儿完全不同的冷静与雍容&,她看得出来五官与自己的女儿是一模一样的&??刹恢遣皇且蛭嘤尚纳脑?&,她瞧着就是比自己的那个女儿要耀眼得多*。这会儿聂秋染正抱着她说着什么话&&,好像这个聂大郎将她当成了心中宝一般*,看到这儿,杨氏想到这个躺在精致床上^,活得好吃得好的女儿,又不由想起躺在乱坟岗中那个死了之后还没人收尸*,连张草席也没裹着的女儿,顿时觉得有些心理不平衡了起来。

    为什么这个冒牌货还能好好活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却得落到那般下???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杨氏心里气愤异常,却听聂秋染在与崔薇说着:“前世时的崔薇嫁给了陈小军为妻……”杨氏听到这儿,心中觉得好奇*,聂大郎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一点?而且他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还不救救自己的女儿?

    “我其实重活回来时,曾注意过你一段时间,在正德十年冬时*,我就发现你有了变化*?!毖钍咸侥羟锶菊庋底?,顿时心中生出一片惊骇来*,聂秋染是重活回来的?他原来是活过的么*?联想起以前聂秋染说过的话,又想到他现在所说的,杨氏哪里还有可能不明白的*,她自己明明死了,现在还在世间游荡*,又看到了自己女儿截然不同的一生*^,她对于这种事接受的能力很高&。杨氏有些恍然大悟^^,她明白聂秋染的意思了*,他是重活回来的,知道自己的女儿过得不好,心疼了,才专门来找她的*&。

    可恨结果却被现在这个崔薇占了个便宜&&!杨氏心中气得要死*,既不甘,又替自己的女儿不值,恨不能让现在这个死丫头滚出自己的身体里去,让自己的女儿回来享福*。

    杨氏正气愤间^,却看到聂秋染将这个冒牌货抱紧了^,她恨得入骨,刚怨毒的盯着崔薇,却听聂秋染又接着道:“薇儿,告诉我,你不是原本的崔薇^。我喜欢的也根本不是那样的人*,薇儿*,你告诉我,要不然我总想着陈小军^!”

    一句话将如同一道闪电劈在了杨氏头顶上,聂大郎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竟然明知自己的现在这个女儿是冒牌货他也要喜欢吗*?亦或是说^,他其实喜欢的根本就是冒牌货**,而不是自己的女儿?这个念头一涌上心间时*,杨氏有些不敢接受,可偏偏她看到聂大郎的模样*,她却又知道聂大郎所说的这话是真的&。

    这岂不是说,聂大郎不喜欢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要是活下来,只是注定该受苦的命运*?杨氏一直以为的*^,救了女儿,从此她便能幸?&?炖值墓弦簧?,从而嫁给聂秋染&,享受现在这个崔薇该有的一切*&,算作是自己对她的补偿,那些其实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她的女儿活下来只是受苦而已^,她的想要补偿的所谓心理^,永远只是她自己的想法&*。不会实现,她欠女儿的*,注定是死了*,也没办法还&,她插手过,她努力过,可努力完后^&,看到的却是女儿更加悲惨的一生。

    想通了这些^^,杨氏险些没发了疯^??上衷谝丫橇榛?。疯不到&,痛不到^,哭不到,也消失不到*^。她像是一个永不疲倦的旁观者,连伤心悲苦的权力也没有。杨氏心痛难当,可惜她却也只得忍着*。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上天给自己的惩罚,若这是惩罚,这样的日子要何时才到头*?

    她错了,她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以为人死了是个结束,可为什么*。死了之后却又发现只是另一个开端而已?

    杨氏痛苦莫名,她看到了自己被崔敬忠杀死。她看到了自己死后,崔家一步步走下坡路^,崔敬忠被自己宠坏了,连杀了自己这个亲生母亲,也有崔世福与自己给他兜着*,他的胆子越来越大^,摸钱偷东西的事情便罢。他成为了崔家最大的一个包袱^。

    虽然不忍心这样说以往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可不知除了包袱这个字。杨氏想不出还有什么能用来形容这个一无是处却偏偏又自以为是且脾气暴臊的儿子。杨氏看着崔家被崔敬忠渐渐拖累*,本来该有个很好前途的小郎崔佑祖为了这个叔叔开始早早儿的跟着崔敬怀下了地,崔薇当初给崔世福的银子很快为这个儿子用光了,崔世福熬了多年^&,熬得油尽灯枯,可惜到死时&,连抓药的钱也扯不出来*,最后没几年便闭了眼睛&。

    一夜夫妻百日恩*,虽说在生时杨氏与崔世福也曾打过架,闹过不和&,可人死如灯灭^^,她到死时记得的不是崔世福的坏*,而全部是他的好^。崔世福死时杨氏恨不能自己立即消失在天地之间,不要看到这样的悲伤情景^&,可惜她便是心痛欲裂&,却依旧得眼睁睁的瞧着。

    崔世福死后^&,大儿子很快操劳得狠了,他的媳妇儿罗氏当初生女儿时坏了身子^^,早已经不能再生育^,他又当初受自己影响甚深,深恐弟弟崔敬忠没人照顾&,因此将自己的儿子崔佑祖过继给了崔敬忠*^,累得崔佑祖身上背了两座大山,年纪轻轻的^,便熬出一身病来。

    明明有个女儿风光无限,照理来说崔家里该是这附近十里八乡最风光的人家&&,可因为一个崔敬忠,崔家成了附近有名的穷人家&,受人指指点点,受人嘲笑,没人肯与崔家再结亲,崔佑祖到三十多岁身上还得侍候两个爹,没有人愿意将女儿嫁过来*。崔敬怀做不动了,老了却连病也看不起^,一点儿小小的毛病^^,拖来拖去却成了大病*&,最后撒手离世&。而他的死&,并不只是一个结果&,没有了一个爹&^,可崔佑祖身上还有另外一个爹,他过得极其落魄*^,最后竟然连媳妇儿也娶不上,侍候完脾气古怪的崔敬忠归天,他也老得不成人形了^,最后连个送终的人也没有,凄惨的死去&。

    看到这些,杨氏险些没有发了疯&&。崔家不该是这样的,不该落到连血脉都留不下来绝了子嗣的结局,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明明成为了鬼魂之后该流不出眼泪的,可杨氏这会儿脸庞之上却感觉到一阵冰凉*,她流出了血泪来?;毓怂庖簧?,本该相夫教子*^,可她一样也没做到,反倒是插手了教育儿女之事*,偏偏她又不分是非,最后被她忽略的**,却偏偏过上了好日子&,成为了一个好孩子,而被她教导的,最后却成为了猪狗不如的畜牲&。

    杨氏是真的后悔了,她后悔自己当日没有将儿子教好*,以至于将崔敬忠宠成了那样一个她后来看到时都觉得厌烦*,都恨不能给他两耳光的人&,她错了!

    她错了*!杨氏再也受不了这样的锥心之痛,崔家的一切都是她害的,杨氏再也受不了这些,她后悔了,她后悔了&!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她做的件件事情都是错^,她错了,她也不想再看下去了*,这便如同一场醒不来的恶梦一般*,杨氏心灰意懒^,突然之间连最后一点儿坚持都放下了&,她错了*,她这样的人,不该活着,其实早该想明白这些了,但她却一直不肯承认自己的错。

    她没什么心愿了,也没什么持着&,现在这个名叫崔薇的姑娘能活着^&,比她亲生女儿活着要好。她当初真不该做得那样绝决!杨氏已经久违了的泪水开始成串的往下滴^,那泪珠殷红,随着泪珠所流到之处^*,她的身体开始渐渐消失*。像是要将在恶梦之中隐忍了多时的泪水在这一会儿全部流干一般*,杨氏的血泪越来越汹涌,她的身体也越来越稀薄*,带着她的痛恨&,带着她的懊悔,带着她的心痛,渐渐消散在这一片天地之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新书~~

    御夫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黄梁一梦(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并对田园闺事黄梁一梦(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