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梁一梦(二)

    杨氏想过要教训女儿,给她一个厉害看看,让她知道什么才是柔顺^*!可不知为何^^*^,杨氏在看到女儿那冷淡又带着一些疏离的眼神时*,她心里总是会觉得有些犯怵^,也觉得本能的有些心虚。崔薇在跟王氏起冲突,看着王氏巴掌打在女儿的脸上时^^,杨氏心里闪过一丝丝的刺疼^^^。不管怎么说,这个女儿到底是她生的,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平日自己打时含着怨气*^,也没觉得有多心疼^,可看着王氏在对她动手时^,杨氏心里开始觉得不舒服*,可又隐隐的带着一丝对自己这种心情的抗拒。

    只是这样的心情在看到小儿子想向女儿冲过去时,顿时变成了担忧^。崔敬平是她的小儿子^^,又是她一惯宠爱习惯了的^,不管是因为天长日久的宠爱习惯^^*,还是杨氏心中本来爱的就是儿子,她深怕王氏发疯之下将儿子打着^,因此将想要过去救女儿的儿子给拉住了,刹那间*,杨氏好像看到了崔薇冷淡的目光来*。

    不应该是这样的*^*。其实她也舍不得女儿挨打^,可是她心里的感受太复杂了,崔薇不会了解的。杨氏在心里给自己这样说着^,一方面忽略她心中那种难受的感觉^*,一边死死将儿子给拉住了,看着女儿拿了菜刀很快将王氏追出来*,杨氏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些怨恨*,她想到了刚刚崔薇看她的眼神^,就跟看一个陌生人似的*,那目光看得杨氏打从心眼儿里生出寒意来*。不应该是这样的。她没有做错什么,哪家的姑娘不是像崔薇一般过的,许多小姑子被嫂子打又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儿,毕竟一个是自己人*,而另一个则是要嫁出去^*^,成为别人家的人的^。

    杨氏不敢再看女儿的目光^*,她很快听到了王氏的哭嚎声,接着才回过神来^?^?醋排淮虻弥硗匪频牧?^*,杨氏其实也有过愧疚。但这种情绪很快便随着她想起崔薇看她眼神时的冷淡而冲散^,杨氏心中赌气的想*^,就这样罢,既然她这样看自己这个母亲^*,以后只将她养到大了^,赶紧嫁出去*。母女俩老死不相往来就是^。她不想看着自己这个亲娘*,还当自己有多待见她呢*,又不是离了这个女儿就活不了了*^!

    因着这个念头,杨氏便想将女儿送出去^****。要让她白白将一个眼见着没过几年就能说亲收聘礼的女儿送出去她肯定是舍不得的,但要让杨氏从此以后再跟像以前一般没事儿似的跟女儿相处,再养着她^*。杨氏心里隐隐的又有些不愿意,她想到那天晚上女儿那受了伤之后冷冽的眼神*。心里便感到有些心虚了起来^*,这些年来女儿过的是什么生活*^*,杨氏也不是不知道*,开始时还有些恨*^**,后来还夹杂着一些心虚,但有可能是天长日久的时间长了*,那些原本还有些内疚的情绪在看到了崔薇过的日子之后^。便渐渐的淡了^*,也许是习惯了*。也许是杨氏对于自己以后不能再生儿子还有些怀恨在心,因此看到崔薇过这样的生活时^,她隐隐还有一些痛快。

    反正女儿死不了,再说自己养她这样长时间,她本来就该敬着自己的^,再说她就是不高兴又如何^,天大地大的^*,没有自己家种地来供她吃喝**,她一个小女娃儿手中没钱没势的^,杨氏还不信崔薇能翻得了天*,离开崔家,她自己就能活得下来^^。反正这就是命而已*,哪个女人不是这样过活的*,她当初在娘家时还曾被嫂子打过^,如今嫁了人*,还不是一样的来往*,也就这个女儿心性儿大**,也不知道随了谁^,早些将她弄开,往后自家能过得清静,只要再留她在家里过不了几年*,以后早早儿的便将她打发了出去嫁人,从此自己收了聘礼也松快了不说,还不用时?^?醋潘?,以免想起当初的种种事儿来*。

    只是没想到出乎杨氏意料之外的^*,是这个一向胆小懦弱的女儿不知道是不是这回真狠了心*,她竟然不愿意住到自己那大嫂家中去,反倒要单独出去住^^,那院子是当初杨氏的公公去世之前留下来的*^,已经空了几十年没有住过人,这死丫头竟然要说自己一个人去住*,真是好大的口气^!杨氏气得胸口儿疼,她这些年来嫁到崔家之后顺风顺水的*,除了一个二儿子估计是上辈子欠了他的^^,这辈子来收债让杨氏心中敬畏外*,崔世福顺了杨氏大半辈子^^^,让杨氏这一生过得太顺了*^*,几乎没怎么受过气**^,崔薇要提出去单住的话让杨氏心中极为不满*,也心里赌起气来^。

    这死丫头要出去住便让她自己出去住吧*,看她自己一个人有多能耐*,现在长大了,翅膀倒是硬了,没吃过什么苦头,只当家里有人护着她生活便这样容易了**。杨氏心中暗恨^,咬牙心道,等到这死丫头饿得要死不活*^**,吃过了苦头*,到时她就是想回来,就是叩头认了错自己也不会让她进这个家门一步*^,让她知道她当初一时冲动自以为是的后果!

    打定了主意要在心里给崔薇几分颜色瞧*,杨氏也自从崔世福拿了百文钱给崔薇买房之后便一直憋着一口气想要看崔薇的笑话,她想要看崔薇日子过得不好,这种阴暗的心理杨氏自己都说不清^,她每当想起这些时^,心中既是感到有些羞愧^,又是感到有些愤怒^*,种种念头交杂在一起^,虽然仍是心疼那百文钱**,但崔薇搬出去后,杨氏依旧是松了一口气。

    终于不用再看着那个成日碍自己眼的丫头了。虽然那死丫头搬出去之后家中便少了许多做事儿的人^*,但杨氏想着这死丫头迟早要回来的,等到她饿得没饭吃^^,冻得没衣穿的时候^**,就会知道家的好处了^^!家中虽然忙得很,但杨氏一心认定崔薇迟早会哭着回来求自己^,因此倒是咬牙将以往女儿该做的事儿都扛了下来??墒浅龊跹钍弦饬现獾?*。崔薇的日子没有越过越差^*^,她反倒是日子越过越红火了起来,就好像是甩开了崔家这个包袱般*,她开始渐渐绽放出她自己的光彩*^。

    那怎么可以**?

    杨氏心中既是感到不甘*^,又是感到酸涩难当,甚至还有一丝不服以及恐慌,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怨恨女儿成了习惯*,就算明知道女儿现在与以前不一样^。她有可能永远的离自己而去时,杨氏心慌之外,又感到一丝对于崔薇如此不肯服输的怨恨来^*。

    接下来的时间*,杨氏觉得一切事情都不对劲儿了。先是跟她恩爱了多年,一直对她敬重有加*,且又十分温顺体贴的丈夫也开始如同变了一个人般。杨氏头一次挨了丈夫打时^,简直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对自己大打出手的男人就是崔世福!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切都变了*?先是一向听话又顺从的女儿开始闹着要翻天^*,接着连丈夫都变了不说^,更让杨氏觉得心寒的*,却是自己的那个一向捧在掌心里都怕摔着的崔敬忠**。竟然开始也如同变了一个人般*。

    这个二儿子在她心里一向是懂事有出息的*^,他跟崔家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同^*^^。他有学文^^*,他本来是该做人上人的^,甚至他比村中许多孩子还要有出息的^*,可就是这样一个被杨氏寄予了厚望的儿子^*,好像在一夕之间被人换了个里子般*。他读书多年,最后不止是没有出息^,连秀才都没有中*。让杨氏在村里抬不起头来不说*,而且他也没有给崔家带来荣光*。他反倒带累得崔家开始日子渐渐难过起来^。

    杨氏每每想到这些*,心里都如同刀剜似的疼。她不敢去看别人瞧她的眼光*,像是人人都在嘲笑她^,养了个处处不如人的儿子般*。杨氏心中不甘,她也堵得慌^,她看到女儿的日子越过越红火^^^,甚至她偏偏谁也不嫁*,还要嫁给自己一心看不顺眼,且又处处压着自己儿子一头的聂秋染,这更是让杨氏心里窝火**。

    痛快了大半辈子*^^,没料到临老了*,才开始样样事情都不顺心。每日的生活都如同唱戏一般^,杨氏是真的累了??伤共荒芊牌?^^,她咬紧了牙也要坚持下去^^*^,崔敬忠是她疼宠了多年的儿子*^,是她放最多希望的孩子^,若是他也毁了*^*,他没出息了^^,那岂不是证明了自己这些年来都错了?

    杨氏一辈子都好强,她在娘家时有姐妹^*,可是母亲最喜欢的是她^^,嫁人之后崔世福又是个老好人,对她一心一意**,嫁到夫家早早儿的便生了三个儿子*^,她本来该是最有福气的^,连算命的都说她合该是老夫人的命,她怎么会错了呢*?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自己的二儿子怎么会变得如此这个模样?杨氏每每想到这些^,便咬紧了牙,偏要撑下去^^^。

    人家背地里嘲笑她*,她更要好好侍候二儿子好起来,让所有现在背地里笑她的人看看,以后她会比任何一个人都过得好*^,她也要让崔世福瞧瞧**,究竟是儿子能给他带来荣耀*,还是那个他总是护着的女儿!憋着一口气*^*,杨氏熬啊熬啊*,总觉得这个日子像是熬得没有尽头的一般*^,但杨氏却不甘心认输*,她就是到死,也不肯认为自己错了^,她没错!

    可是嘴上虽然不承认,但杨氏心里却是多少有些后悔了起来,尤其是眼见着女儿的日子越过越好,她没有娘家的支撑,嫁给村里的聂秋染之后,不止没有被嫌弃*,反倒那聂家的大娘对她爱重有加,凭什么^?杨氏觉得心中堵得慌^^^,女儿过得越好*,便显得崔家越是落魄*^,聂家的大郎越有出息**^,便证明崔敬忠越是无能*,更显得杨氏的偏心那样的可笑^^^,那样的错误**。杨氏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恐怕是不如人的*,不过那只是造化弄人罢了,只是时机不对^,才使得儿子走了歪路,若是当初女儿肯帮他一把*,儿子何苦会落到如今这样的地步上*^?

    早知道当初在她生下来时便将她掐死算了^^!

    夜深人静时,杨氏心里时常冒出这样一个让她自己都觉得可怕的念头来。她将当初自己不能生产*,以及儿子头一回挨丈夫打的因缘全部怪到了女儿身上。总觉得崔家现在这样落魄全是她的原因*,说不得便是她将崔家的气运给截去了,所以她才越过越好,崔家越来越差*。杨氏每每将原因全推到崔薇身上^,好像如此一来她心里便会觉得舒服一些般^,她下意识的去忘了自已当初生女儿时年纪已经不小的事实,她也下意识的不敢去想崔家落到现在,每回支出大笔银子都与崔敬忠有关*,都与她讨的儿媳妇不贤^。眼光不好的原因,杨氏好强了一辈子**,她不承认错*。

    她爱护儿子没错,哪一户人家不是像她这样的*^?儿子才是一个家族的根本^,一个出嫁的女儿^,注定是别人家的人^。她当初忽略一些有什么错?杨氏不明白这些*,她不懂怎么别人家里的女孩儿都是这样过日子的*^,为什么崔薇就偏偏想要的更多,自己是哪儿短了她的吃还是短了她的穿,使她对自己这样不孝?每当想起这些事时,杨氏心中觉得自己没错的念头便越坚定几分**。且又更加怨恨崔薇一些。

    可惜她错了就是错了*。一直认为自己没错的杨氏**,在亲手被儿子送了匕首入胸膛的那一刻*^^。她才开始反醒,自己这一生是不是真错了**。

    原本相守相惜的丈夫守在她身边*^,这一辈子虽然没什么大富大贵的生活,可胜在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聚在一块儿*,老了有人相伴,病了累了有人问候。大儿子孝顺,小儿子乖巧*。当初女儿更是柔顺,若是她当初改变一些想法^*^*。是不是就不会落到如今的结局?

    杨氏有时气急了与人吵架时也曾骂过人不得好死的话,她甚至诅咒过崔薇*,在她不肯对崔家伸出援手时*,她曾骂过崔薇不得好死*??扇缃癫坏煤盟赖娜耸撬?^,反倒是那个被她咒骂的女儿现在日子越过越好^,成了大官儿的夫人^,穿金戴银^。

    难道真是自己错了?杨氏在这个性命垂危的时刻,她突然间想到了以往每回自己因为崔敬忠而与崔世福吵架时^,丈夫总会指着她的鼻子骂:你这样宠他,总有你后悔的一天!杨氏不明白自己现在是不是已经后悔了^^,她只是心口儿疼痛难忍。最爱的最维护的儿子,恨不能将心也掏给他的孩子^^,最后却反过来给了自己一刀^。

    每每想到这些^,杨氏的心口儿疼得比伤口还要严重得多^。她撕心裂肺的心疼^,一夜之间便像身体垮了下去。杨氏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可不知为什么*,觉得自己快要临死之前*,她除了想见见现在早已经跟自己生疏了些的小儿子之外^,她不想再看到以往被自己当成眼珠子的崔敬忠^,也好像没什么话要给崔敬忠说*,崔世福与她夫妻多年,该说的不该说的,早在受伤时便已经说了**^,她闭眼睛前^,想见的人哪个都不是*,竟然是从生出来之后*,她便一直都不怎么待见的女儿崔薇^!

    这一定是搞错了^!要不是杨氏现在伤重得厉害,她甚至感觉像是能听到黑白无常的召唤般^,随时有可能性命不保^*,她这会儿恐怕都要笑起来了。她怎么可能会想见女儿?她以往一向都觉得这个女儿碍眼^^^,简直是生来便要刻她的*,处处与她作对^*,以往不见她面想起这些事情都觉得心烦,一见面母女二人要是不相对掐几句杨氏都觉得心中不痛快**,这样一个不是冤家却胜似冤家的女儿^,她这会儿要死前竟然不想见丈夫不想见儿孙^,就想见她^。

    杨氏心头难受得厉害^,也有些震惊^??刹恢遣皇侨酥懒?,她以往在意的那点儿脸面与自尊这会儿便都已经顾不得了^^,杨氏生平头一回没有因为种种原因怨恨女儿而藏住心里的话与想法**,说了要见她的话来^^。这话一说出口,并没有杨氏想像中的一般难堪,反倒说完之后带着一丝解脱与松了一口气*。

    看到崔世福等人脸上露出来的诧异之色,杨氏苦笑了两声^。以往的她果然是对女儿太差了些*,以至于要死前想见她一回,崔世福等人竟然都不敢相信。

    只是杨氏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她也知道*,自己以往干了不少的事儿*^,也不知道她想见女儿了,女儿愿意不愿意见她。杨氏心头有些紧张,也怕她等不到见女儿最后一面*?^?擅涣钏氲氖?,不知道是不是总归还是母女的原因*^,没等她自己以为要挨上两三月的时间,崔薇便已经回到了山村中。

    几年之后再见这个女儿时*,她并没有变什么样*^,看得出来她平日里生活不错,面颊红润饱满不说^,时光像是没有在她身上印下印记一般^,一看便知道她是一个被人宠着娇养着的花,浑身透着富贵之气,哪里看得出当初在娘家时那种落魄与瘦弱的情景*,光瞧她身上的穿戴*,杨氏便知道她日子现在过得极好*。

    她明明是想跟女儿认个错*,想要在临死前与女儿和好*,往后眼一闭腿一伸便了无遗憾去的*,可不知是不是两母女对立了大半辈子^,杨氏明明心里不是那样想的,可看到女儿穿金戴银的出现^,仿佛能将这栋屋子都照得亮堂了起来*^,那聂家大郎处处维护的站在她身边,十来年都对她一心一意没有旁的心思时,杨氏突然间心里生出一股不甘与愤怒来*,她张嘴便没好气的道:

    “可知道回来看我了*,我还怕你现在发达了***^,不认我这个娘了^^!彼糯制?*,张嘴便是尖酸刻薄的话。每说一个字儿杨氏心口上的伤都疼得让她不住冒冷汗的,可偏偏就是这样**,她仍是强忍着疼痛将话说完了,她看到了女儿脸色微变^^,像是要转身就走的模样^,杨氏心里慌了起来,她不是想说这话的^**,她是不想要带着遗憾闭眼的*!杨氏一想到这些,强忍了心里一阵阵冒出来的本能不甘与恨^,开口又接着道:“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彼衷谧渲饕饬?,虽说二儿子捅了她一刀,可杨氏到底宠爱了他几十年^^,这些爱儿子的心已经成为了她的本能^*,融入了她的骨子里^^,虽说儿子不争气*,但现在女儿过得这样好,她原本对于儿子的怨怼,又变成了对儿子的怜惜*。

    杨氏先是要求崔薇要照顾崔家*,要照顾自己那可怜的没了媳妇儿没了后人***,又没有了膝盖的一无所有的可怜儿子*,接着她又想起这个女儿多年来与自己感情极淡*,深怕她到时表面答应了自己的要求,等自己一死却又反悔了^^,因此要求她将她那个女儿嫁到自己家^。

    不过是一个女儿而已*,况且她又听说崔薇这个女儿是个病秧子**,要是这样的事儿摊到她家里,恐怕早将孩子丢了自生自灭*,自己家还愿意替她养个女儿,又不是什么金贵的能传宗接代的儿子,杨氏心里觉得崔薇一定会同意的,说不得她自己都不想要那个要死不活的女儿的^,自己这样做可是为她着想!

    要是她答应了,这事儿不止是对崔家有好处***,更是能让杨氏心里隐隐冒出一丝欢喜来*,她虽然一直多年来怨恨着崔薇**,可不知是不是因为受了伤人之将死的原因,她其实心里隐隐还是有些后悔的^^,以前她不肯承认,可是现在人都死了,她倔强着也没人知道^,杨氏心里其实已经后悔了起来,她这几天躺在床上时偶尔也在想^,是不是自己错了^,若不是自己一味的偏心,其实这个女儿也没她想像中的那么差*,她甚至偶尔昏沉中^,会想起当初那个算命先生的话^**,说她能托一个孩子的福成为老夫人的,会不会那个孩子不是崔敬忠,而是自己的这个女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为神马前两天没有更新?。*。?!嘤嘤嘤,乃们绝壁不知道我前几天生活是有多么水深火热^*,险些变成深井冰?。*^^。。。^^。。。。^*!总之**,伦家绝壁不是故意的?。^。。*。。^。^。**?!补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黄梁一梦(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并对田园闺事黄梁一梦(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