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的番外(四)

    不怕人狠,就怕人没了顾忌之后随心所欲^!连弱点都不再有的人&,他还能怕什么*?这老头儿不再多说**,从此罗石头自然拜在他门下,接了他手中的势力,得到了阴氏一族的人手&。半年以后,罗石头从西凉再出去时&,带走了阴流等老头儿留下来的族人兄弟&,从此世上少了一个叫罗石头的少年^,而多了一个名叫罗玄之人^。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叫罗玄,就连那教他武功^*^,姓阴的老头儿都曾以为他自封天地玄黄,将自己排在天地之后而已,因为那阴姓的老头儿曾听他念过此句&,可却没有人知道,当初崔姐姐想教他念书识字^,头一句教他的*,便是天地玄黄!在罗玄看来,天地都比不过姐姐,他自然更不将老天看在眼里^,毕竟自己能有如今,全是老天安排的*,他连天地神佛皆不会惧*,又何必会怕老天&&&?可在他眼中*&,崔姐姐便如同天地一般,而他自然该排在后头!

    从这一方面来说,老头儿的想法也没错*&,不过那天地他想差了而已*!没了后顾之忧的罗玄更加令人害怕^*,他重新领着阴氏族人进入宫中^,并凭着阴氏等人早在京中有的资源^&,轻易便进了宫,并拜在太子宫下。当初的正德帝已经年迈,且势力稳固**,身边又有大太监苏全,他不可能熬出头来*,罗玄聪明而心狠,只得想尽法子拜在太子刘乾身边。

    当初阴氏的老头儿教他武功并且将族人手下交给他的条件,就是屠了刘氏一族*。对于罗玄这样的人来说,心中是无神佛无父子,自然也是没有君国,老头儿的话他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下来^,领着当初被驱逐出京中&^&。并被判为罪人*^,且都受了阉割之刑的阴氏人又回到了上京之中。太子虽然也是个有抱负的^,但却也是个荤素不忌的人,他看到罗玄的俊美之容与年纪时,先是重用了他,但没等到太子想要将他收归自己享用,生出其它心思时,刘乾却被皇帝派出了京中。

    不知道是不是心中没什么杂念的人且又像他这样心狠的人练起武来事办功备的原因,还是老头儿教他的武功是最适合他的*^。短短两年下来**,罗玄是突飞进展*,而这会儿随着太子被皇帝派出随军,而太子又一时间垂涎罗玄俊美姿容,自然也将他一块儿带在了身边。太子是前往西凉监军的。罗玄在这儿可说是地头蛇&,一入老地方,自然便是如鱼得水^。

    太子又如何,便是他在京中高高在上&&,可到了西凉这会儿地方,他便是一条龙来了&,也得老老实实的趴着**^&!西凉在某些意义上来说^^。是一个混乱的地带。若不是大庆还有一支军队在这儿镇压着,恐怕早就已经脱出了大庆范围了&*&??删退闶怯芯诱蜓棺?,但这里的流民大多都是遭大庆朝流放的罪人*^,许多人没了明天&。没了往后&,逞凶斗狠撕杀打架那是家常便饭,就是军队除了有时能用得着罪人才会着人过来拉人去送死外,大多数时候军队连对付边镜外的蛮人都来不及。哪有心思来镇压这些罪人&,因此这些人只要闹得不是太过份。许多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做不知道了。

    而罗玄当初可是从这个人吃人的地方出去的,太子一来,他自然便利用阴流等人设计将太子置于危险中,自己再趁机出面救他就是了。虽说太子身为一国储君,可宫中无父子&,皇帝年迈,身体又有不适,太子却正当壮年*,老虎老了**&,山中之王的地位即将被人取代^,太子刘乾便是正德帝的亲生儿子,他也是要多加防备的,因此这一趟出来,太子身边并没有带多少真正身手好的人*,不过是一队约有千人的羽林军而已。

    这些人当着摆设倒是不错*&,若真跟他们正面交锋罗玄也不敢张那个嘴&*^,但要是比起阴私手段来*,这些人便没了作用*&*。再加上那阴氏老头儿留给罗玄的人身手都极好,阴氏等手下各有本事*^,且又因罗玄是那个老头儿传人,而对罗玄忠心耿耿*,再加上他们干的本来就是反刘的事儿,对于罗玄所说的抓太子自然没有异议,轻易就办好了&&。

    救完太子*,并凭借此打消了太子的龌龊念头,罗玄成功的地位一跃而上^*。

    太子知道自己身边这人的本事,自然欣喜若狂,要求罗玄替他干了不少的阴私事儿&。这些事情若是落到别人身上*,恐怕别人不一定会轻易答应&,但对于罗玄这样阴心所欲且又没有忠贞是非观念的人来说*,为了拢权自然是不择手段。他现在地位实在是太薄弱了,罗玄不怕死**,但不代表他就爱干用鸡蛋碰石头的傻事儿&,自然知道地位要慢慢巩固的道理。

    九死一生的拼杀以及努力往上爬之下,罗玄很快的在太子身边站稳了脚跟。他悍不畏死,成了太子手中的尖刀,双手沾满血腥*&。但罗玄却不怕&,他想要替自己的姐姐清理出一条血路来&*!趁着太子回京前^,罗玄领着身边的人悄悄回了自己当年梦中的那座小山村一趟,他想回去瞧瞧崔薇*,虽然如今他不敢在崔薇面前出现&,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让崔薇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他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独却怕姐姐看到他时失望与害怕的目光^。

    只可惜罗玄扑了个空,不知道怎么的*,那家中已经没了人,空荡荡的^。罗玄失望之下心里生出杀意来&*,领了人便朝自己的故乡黄桷村前去&&。

    对于黄桷村罗玄可没有面对小湾村中有崔薇时的近乡情怯的感觉,他越是离黄桷村近*,他就越是想起当初的种种一切^。他不恨罗家人&^^,可他却厌恶罗家人*,厌恶到连自己与他们共同呼吸在这天底下都觉得有些不耐烦!他一向做事只凭自己心里乐意,既然不喜欢罗家人,又不喜欢黄桷村&*^&,并且这村子当年还给了他如此侮辱,有冤报冤,有仇自然也要报仇&。罗玄自然是要报复的!

    夜深人静时^,黄桷村里的人都沉睡在梦中^,浑然不知杀神已经降临*;畦龃迓藜依锫蘩贤范背跻丫懒薧,算他幸运^,竟然先死!罗玄可没想过父子亲人,在他看来^,既然罗家人天天喊着他是天煞孤星*,生来便是克人的&,那自己不将这些人弄死。坐实了克人的名声,自己那些年背着那名声,岂不是辜负了?

    月空下,阴流等人安静的跟在他身后,他们原本都是死忠于教罗玄武功的老头儿下属。等那老头儿一死。罗玄自然便是他们的主子,更何况罗玄还答应了他们要替阴氏出气*,从此便是罗玄要了他们的命^,这些人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几个人跟在罗玄后头,看他缓缓朝前头的一座破旧房屋行去&,罗玄在一座屋子前安静的站了半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日兴奋而来却败兴而归的原因。没有见到崔姐姐,让罗玄心里隐隐一股戾气盘在心中,怎么也散不去^。只能怪罗家命中注定有些一劫,否则今日若是让他看到了崔姐姐。说不定心情一好,今日就暂且放过了黄桷村的&*,谁让黄桷村命不好!罗玄眼中血光一闪&,却是轻笑了起来:“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他本来现在年纪便不大。但因为当初在西凉的遭遇,也有练了武功的原因。使得他现在外表看着其实比真实年纪要大上几岁,说话时声音阴柔冰冷^**,一开口如同一条毒蛇盘在人脖子间般。阴流几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表情却更恭敬了几分^,隐隐还带着几丝火热的信仰^。

    罗玄没有等到他们开口^,事实上他也不需要他们说话*。这些天他突然带着几人与太子的部队分离绕了过来**,恐怕太子以为他是办事儿去了,便没料到他却来了这么一个破村子,这村子里可不会出现正德帝的手下^,因此他来这儿阴流等人心中倒真好奇,不过他们跟了罗玄几年,却知道他的性格,最是阴晴不定,尤其是因为他年纪小,性格还未定型^,那便是吓人了些*^,因此听到罗玄说了话^,也没哪个敢出声*,半晌之后才听到罗玄幽幽道:“这里,曾经是我住的地方?^!?br />
    如今在太子身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许多人都怕他的罗玄竟然曾住在这么一个破村子&&。虽然知道罗玄本来出身就不高^^,毕竟从罪人里出来的,又有个哪个会将他想得高了^,可没料到他开口竟然说自己在这么一个村落里呆过&!阴流等人滞了滞,还没开口^&^*,罗玄便已经轻轻笑了起来:“阴流随我来,其余等人,村中不留活口,全杀了&!”

    刚刚他还说这里是他曾经住过的地方,但下一刻竟然就说要将这些人全部杀了*!

    虽然众人跟在罗玄身边几年*^,伤天害理杀人性命的事儿也没少干过,也多少知道罗玄的性格,也明白他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可这样巨大的反差下*^,众人听到他要将这村子屠灭杀光&&,依旧忍不住吃了一惊^。

    “不要闹出动静来&,若有人瞧见,就全杀了**!”罗玄想了想多吩咐一句。他杀人的事儿干得多了^,事实上杀一个人跟杀一百个人对他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区别^&,尤其是这些黄桷村中的人当初没少奚落他,没少欺辱他,如今风水轮流转,他自然是要报仇的*,可是他想到自己已经回来,虽然没见着崔薇,可也不希望村中人的死让她知道*,毕竟他自己就是再没人性&&,可在崔薇面前他仍希望姐姐就将自己当做当初才看到时的他!

    阴流等人却不明白他的意思**,只当罗玄心情不爽要杀人了*^,可却又不能被他人知道^,以免夜长梦多而已&,都答应了一声。他们本来这条命都是罗玄的^,自然他吩咐什么,众人都应答不已,再者他们跟在罗玄身边几年,难免沾染了几分他的行事性情^&,杀起人来本来就不眨眼了&,再加上这些人全都是受了阉刑的^,没有明天又无未来^,甚至连子嗣都不可能再留下,又不用怕死,这样屠村的伤天害理之事儿&*^,以前虽然没做过^,但既然罗玄说了,他们自然就敢干!

    几条人影分别朝外头扑了过去&,罗玄知道自己下了命令之后这些人就会听话的&??醋叛矍罢庾孔?*&,他突然之间笑了起来。

    不知道罗大成看到他时是个什么模样&*,现在想想他倒是有些期待了起来^*^!

    两刻钟过后,村里渐渐弥漫开来血腥味儿,先是淡淡的一点儿,接着渐渐开始浓郁起来。几条人影在房屋之间穿梭**^,夜光下的村桩安静得诡异^。在院子中站了半晌的罗玄这才提起脚步朝屋门前而去**,只伸手轻轻一巴掌便将上了锁的屋门给拍了开来&。里头传来门拴落地的声音^,屋里人像是突然间被惊醒一般。一个妇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谁&?大成^,有人来了,你赶紧看看是谁*!”

    罗玄听着这慌乱的声音^,想到自己多年前曾因这聂氏而放跑了人生中头一颗紧握住的糖果,那是姐姐第一次给他的糖果*^。顿时眼中血色更盛。

    虽然到多年后,他其实已经知道那糖捏在掌心中迟早要化的,但是是聂氏^&^,是她亲自将自己手给放开^!罗玄轻轻将眼睛闭了起来,细细的回味了当年那种绝望中的感觉,嘴角边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意来。他喜欢回忆当初的情景,尤其是跟崔姐姐有关的。便是其中夹杂了聂氏与罗家人*,他也喜欢回忆&,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他都紧紧刻记在心里。这会儿再重新想起来,虽然心底里一股戾气忍耐不住的在胸间冲撞,但他却以强大的自制力忍耐了下来^,甚至因为想到那糖是崔姐姐给的。如同给他冰冷的生命里一道的阳光,那种温暖的感觉^。令他心里杀意丛生的同时,却又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来。

    屋里渐渐传来响动声以及有人起床的声音^*^,寒天冻地下,屋里灯光渐渐亮了起来&,罗大成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是谁^?”几年时间而已,他的声音竟然变了这样多&。罗玄笑了笑&,一边伸手将门推了开来^。里头门拴是已经断裂了落在地上的,他几乎不用力那门便被寒风加着他的手势推开。阴流安静的跟在他身后踏了进去^,罗玄的身影顺着灯光朝屋内行去,罗大成与聂晴身上披着袄子站在门口吃惊的看着他,罗玄却不以为意*,肆意的打量起屋里的摆设来&&。

    这是罗家,这是原本当初罗老头儿两夫妻住的房间,是罗家里最好的房间了^,可是罗玄自有记事起^^,却从没进过这房间一次&。小时候的罗石头在众人眼中是天煞孤星,既是不喜他&,又是厌,让他滚远一些都来不及了,罗老头儿又怎么可能让这个认为是要克自己的孩子进到自己的房间里来**。

    明明是他自己的家,可偏偏这家里却根本没有他的位置^,从小的罗玄便是连个客人都不如*,至少村里许多人来时还进过罗家屋里&,但罗玄却是从来一回都没进过这屋中*。如今已经没有人能阻挡他再去哪里&,罗玄一进屋门来,便四处打量了一眼^&,他年纪小刚有记忆的那会儿其实他对于这屋中的一切曾有过好奇&,也羡慕过家中的几位大哥能随意进屋里,但他却只有住在柴棚中^,不得踏入家门一步**^,可如今他踏进了屋里时^,才发觉不过是这样而已。

    屋里陈旧的一切自是不必再提,可却早没了当初的好奇与心切,一踏进来便心里平静了下来,只剩下等会儿要把事情办完时的冷静而已,倒还不如崔家那边,至少他靠近了&,还能有些紧张!罗玄有些失望了起来,眉头顿时便皱了皱。

    “你们是谁^,怎么跑我屋里来了*,赶紧出去&,我便当没这回事儿,否则叫起来,便要送你们见官去&*!”罗大成这会儿脸色变了^*,人在面对生死时心里都有一种本能的预感。他已经觉得有些不好&*^,这些人一来便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死寂感&,让他心里极其的忐忑*^,再加上这些人个个面目阴沉*,尤其是站在罗玄身后的阴流**,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大成自然害怕了*&,不由自主的便恐吓了一声。

    听到这话*,罗玄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见官?官恐怕可不敢抓我?!痹僬咚?*,这些人连想要见官的机会都没有,活不到天亮的人,还见什么官!罗玄想到这儿,又笑了起来*^??醋怕薮蟪傻牧成钒?,身体不住哆嗦,不由想想自已当初小时在看到罗家人时。一开始不知道也是不是他一样的表情&,可惜脑海里除了有关于崔薇的回忆^,大多数只剩下了报仇而已^,再也记不起来*。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罗玄也不勉强了&&,只要杀了罗大成这些人,他至少能消除一些今天过来时没有看到崔薇的遗憾了^!

    一想到这儿,罗玄的眼里杀意不再隐藏*^,那满眼的凶光冷意??吹寐薮蟪上帕艘桓龆哙?^&,聂明更是险些尖叫了起来?*?上Т謇镎饣岫氏殖鲆还晒钜斓陌簿哺?*^,罗玄上前了一步*,罗大成便朝后头退一步&*。这样一个凶狠残忍的罗家&*,竟然也有害怕的时候&!

    罗玄有趣的笑了起来^^!昂芘??”

    “不要怕*,马上就送你们去见阎王^*!甭扌耙豢淌被剐σ庖饕?,接着马上便身形一闪&,将烂软如泥的罗大成捏着喉咙提在了手里:“我可是专门回来送你们一程的?!彼槐咚底臹^,一边看着罗大成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之将死,罗大成一刹那间突然将眼睛便瞪了起来:“你是,罗寐生。你,你&,你没死*?&^!?br />
    与以前的情景相比*^,如今的罗玄可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身着锦袍,面如冠玉,除了一双眼睛里透着泛了淡紫的邪气外^,若是眉宇间没有含着那丝煞气。整个人便如同一个优雅温文的贵公子般**,罗大成怎么都不可能与他和当初那个又瘦又弱。且又满脸脏兮兮的罗石头联系起来*,但眼前这个少年拥有与当初罗石头一样的眼神,凶残狠戾,罗大成在与他眼睛对上时&,身体激伶伶的打了个哆嗦,突然间便想了起来。

    “倒也死得其所,能做一个聪明鬼&!”罗玄肆意笑了起来*^,看到他这如同厉鬼般的模样^,罗大成浑身打了个哆嗦&&,想也不想的便要转身往外跑^,但这会儿哪里还由得了他&,他在罗玄手中&,便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无法再挣脱,罗玄手掌只微微用力而已,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原本幼时在罗玄面前能够晃武扬威^,罗老头儿等人的长子,罗家最受宠爱的孩子&^&,这会儿脑袋便往一边歪了去*^,眼神渐渐黯淡了下去。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一见到这情况*,聂明突然发了疯一般的尖叫了起来^^。声音划破天际*,但这会儿外头却是死一般的寂静*,阴流不知何时离开了,屋里渐渐泛出血腥味儿来。

    如聂明所想的^,罗玄并没有杀她^,只是若她算到了后来的结果*^,恐怕今日便恨不得自己能早死了。

    有时候活着并不比死了轻松*,有可能活着^,却是生不如死^。

    以罗玄的性格,杀人也好,折磨人也罢,那都是有一个前提,那便是不留人活口的,就是折磨了人,也只是让人尝尽苦楚之后才死而已*,但对于聂明,他还真没想过要将人给杀了*,反倒是想着以前她曾辱骂过自己的姐姐*&,曾不知几时对她不客气过^^,心底里便生出戾气来^。

    如今双手杀了人也好^,有了能力可以?;そ憬?,可以叫这些欺负姐姐的人生不如死**^,那他跟着那老头儿学功夫,也不错了!

    拎着如同活死人般的聂明出房,也不知阴流给她吃了什么东西*,不多大会儿功夫聂明便再也发不出声音来。天色漆黑^,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时辰&,四周一片死寂*,渐渐的远处有黑影在月光下朝这边飞跃着奔跑了过来,罗玄知道这些人已经办妥了事儿,忍不住笑了起来。

    黑夜里一场大火渐渐的烧了起来^,从罗家开始烧起,顺着风向朝村里其它住户燃了过去^?;鸸獠蛔√咀?,越来越大&,噼里啪啦的响声中,却诡异的没有一声哭喊声,一座村庄安静得如同死村一般^&。聂明看着眼前情景,白眼儿一翻,昏死了过去,她这会儿已经开始后悔起来自己当初招惹这个煞星了,可惜后悔已经晚了&*。

    PS:

    六千字大更~~~~~~新书求包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石头的番外(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并对田园闺事石头的番外(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