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污蔑

    “你们,你们太大胆了&!”陆劲开始是经历了儿子出事的変故,接着又听到了皇帝已经死了这么一个打击,顿时人都蒙住了:“苍天不仁*,竟使奸臣妖魔当道^^^,莫非真是天要亡大庆不成^?可恨我饱读诗书&^,原该为国尽忠^,为百姓办事^^,如今却要死在你们这些妖邪手里&。*文學馆*我不甘*^,我不甘哪**&!”陆劲一边喊着^^,一边哭了起来,整个人软绵绵的坐到了地上,表情茫然之后又变得激动痛恨:“罗玄&,你这奸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哼!”罗玄一听到陆劲这话,顿时肆意的阴声桀桀的大笑了起来:“我连活人都不怕*&,难道还怕死在我手下的冤鬼不成*&^?”死在他手中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若罗玄怕这个^,当初便不会杀自己的母亲兄长以及黄桷村的所有人了^!他连死都不怕*,还能怕这些穷酸要死前的几句空话*,可真是笑话了。

    “要是人人都来找我索命,那倒也热闹得很&^,我倒要谢谢你给我添几分乐趣*,去死吧*&&!”罗玄刚想动手&,崔薇却刚刚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正好就看到了罗玄的动作,刚刚那半大孩子临死前的一声惨叫还真令崔薇有些叹息^,这会儿看到罗玄动作^,连忙就从聂秋染怀里探了手出来:“小石头,等下?!?br />
    “陆劲到底三年前曾在顾宁溪一事儿上帮过我,他虽然不一定是真为了我而帮我,但不论如何*,他帮了我总是事实^,你现在放他一回吧&,反正那孩子已经死了&^,就当今日抵过了?!贝揶彼淙灰菜悴坏檬裁创笊迫嘶蛘叽蠖袢?*。但总归还是记得当初陆劲曾替她出言之事儿,如今也不忍将他赶尽杀绝,因此这才开了口。但她说了好话&,罗玄不见得要领情**,连忙便呸了一声:“谁要你来心,你这毒妇,往后不得好死^!”

    罗玄能笑嘻嘻的听人家骂自己,却最听不得有人这样骂崔薇,顿时脸色一冷^^。举起了手中的候氏^,便朝陆劲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母子俩滚做了一团,罗玄阴冷着一张脸,刚要踏上前一步。崔薇却道:“我做事只凭本心^*,随便你怎么说*,这一次便算是我还了你三年前的一次恩情,从此我可不欠你什么&*,你就是要死&*,也与我无关?!痹缇椭缆骄⒉换崃烨?,崔薇也没想过他会对自己感恩戴德&*^。这样的人凭着自己的信念活了几十年,可不是她三言两语便能改正得了的&,她出言救了陆劲一家人的性命&,果然也没见他对自己露出什么感激之色。反倒还是气恨不已的样子**,顿时笑了笑*,也懒得理他了^*^。

    这母子两人便跟被洗过脑一般,这会儿已经不是固执^*^。而是偏执了,跟这样的人说话久了。人家也是坚持已见,讲半天只是废话而已。

    “妹妹**!”一道沉毅的声音传了进来,接着一个高大着蓝底布衣,外罩软甲*&,腰侧长剑的青年大踏步将手按在腰侧的剑鞘上*,朝屋里踏了进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可不能心软!”青年满脸铁血坚毅之色,肌肤古铜&,整个人似是都蒙着一层彪悍之气般^&&&,崔薇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抬起了头去,一下子眼泪便流了下来:“三哥^?**!?br />
    一旁低垂着头的秦淑玉早在听到声音时身体便已经颤抖了起来*,这会儿又听到崔薇喊三哥^,竟然腿软得站立不住*,一下子坐倒了在地上。

    “三哥,你终于回来了&?!贝揶崩洳环量吹酱蘧雌交乩碸,顿时心情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崔敬平自多年前从京城消失了之后,崔薇便一直再没有见过他的身影^,只是后来才从聂秋染处得知*,他去了边关^^,这些年来不知道多少回崔薇曾在心里替他担忧过&,深怕他遭了不测**,如今好端端的看到他就站在自己面前,整个人靠在聂秋染怀里哭:“三哥你终于回来了!?br />
    崔敬平也十分激动^,目光在崔薇身上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跪坐在地上的秦淑玉*^&,眼睛中复杂之色一闪而过,接着又成转成了坚毅。

    “这些人不可留^,否则往后可成大患!”崔敬平虽然能看到妹子也高兴*,但这些年来在边关的磨练可不是说着好听的,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又说回到正事上:“陆劲是文人,若是留下是个祸患?!辈慌碌腥死词菩?,就怕文人一张嘴^。这是边关许多将领都流传的一句话^*^。因为在西凉许多将领出生入死&*,但若是得罪京中文官儿*,只不过人家碰碰嘴皮儿*,若是皇帝一不信任了&,派来监军,那便完了。

    对于这句话^,崔敬平也是深信不疑&,这会儿自然说了出来&,劝说崔薇将陆劲等一家人都杀了*。他这可不是从自己的私仇出发,事实上当日之事他虽然恨陆劲&,可其实最恨的倒不是与秦淑玉间的婚事起了波折^,而是明明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却被人三言两语便夺了妻&&^,如此羞辱,是令他恨之入骨^&。但今日皇帝已经被处决^,陆劲这样的人他现在不屑与他多说&,也不过如此而已,一个酸腐文人*,不堪一击。

    “三哥……”崔薇不知道崔敬平这几年在边关过的是什么日子,可这会儿听到他这样一说*&,顿时便说不出话来,她是真记得陆劲当初曾助她一臂之力^,纵然不是他有心的*&,可得人恩果,总要记得^,若是今日陆劲死了,恐怕她一辈子心都难再安?&?扇袈骄⒉凰?,往后要是真成了大患,对她一家人不利,那她宁愿死的是别人。崔薇咬了咬牙&,刚想开口^,突然之间沉默了许久的聂秋染便笑了起来:“算了,听薇儿的^,放他们一回吧*,把那妇人也给弄醒,让他们自个儿出去吧?*!?br />
    聂秋染脸上的笑意十分诡异*,罗玄这些年来与他相识&,可是知道聂秋染的性格手段,一瞧便知道他在算计着什么,可不是好心而已,心里念头一转,顿时便笑了起来。他可不想得罪自己的姐姐*,逆了她的意,但也不想让陆劲一家人好过往后再来添麻烦^^,他的性格一向是斩草除根,也不怕春风吹了再生^。若聂秋染有什么法子*^,那倒是两全其美了^。

    陆劲这边大叫着奸臣贼子不得好死&^,罗玄已经一脚踢在那昏倒在地的妇人腰侧上,那妇人估计是吃了疼*,一面悠悠的醒转过来&&&,一睁开眼*,便看到了地上儿子的尸体,罗玄不想她哭闹*,也不想她再昏倒过去,因此又一脚踢在她身上:“我姐姐仁慈,放你家人一条生路&^,你快抱着你儿子^,回去吧?!?br />
    那妇人又挨了一下**,昏不过去了*,却是抱着儿子的尸首开始哭了起来^^,从小声细哭再到大声哭嚎*,像是压抑了许久的人,渐渐找到了能发泄心中情绪痛快大哭的方法一般^。那妇人先是哭了一阵^,在罗玄有些不耐烦时,她突然之间抱着儿子又哭又笑,跪了起来:“求各位老爷夫人做主?*^!?br />
    她说话时声音沙哑,整个人面庞红肿&,一双眼睛中满是痛恨的盯着陆劲看:“贱妾白氏*,见过大人。都说聂大人是青天老爷*,贱妾想求聂大人作主,求大人做主让妾身自赎其身吧^*,求大人给个恩典了&?!闭飧救艘槐咚底?*,一边又哭得厉害,抱着儿子便伏了下去:“求大人帮忙?&^!?br />
    “我能帮你什么&?”聂秋染的嘴角挑了起来,眼中光彩一闪而过,那自称为白氏的妇人抱着怀中早已经没了气息的孩子悲痛欲绝:“不瞒大人所说,陆劲此人外表道貌案然&,可实则乃是禽兽不如的伪君子^*!他们母子有不伦之恋&,多年来便都脱了衣裳睡到一处,贱妾时常心中惶恐害怕,却不敢多说*,候氏为瞒此事^,对贱妾多番折磨^,若不是看在这孩子的份儿上,早该了此残生,如今孩子已经没了,贱妾若是不能自赎其身,宁愿一死*!”这妇人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哭了起来,满脸的怨恨之色,看得在场的人不少心中都是凄然,又听到这白氏的话^,顿时都吃惊无比的将目光落到了陆劲母子身上。

    “你血口喷人!”陆劲一张脸先是涨得紫黑,接着又开始缓缓变得苍白^,他自己又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听到白氏这话*,知道若是自己与母亲间同睡一榻多年之事到底不妥^,毕竟男女十岁都不同席*,而候氏又一向不喜他过多房中之事&,再加上陆劲不管当初年少时还是如今年纪大时,都一直与母亲睡到一处^&,其实他嘴上虽然不提这事儿&,但心里却是知道羞耻的^^,也晓得这事儿该死死捂着不让人知晓&^*,毕竟候氏守寡却与年轻力壮的儿子睡到一块儿,不论如何&,这都算不得是个多好听的话&*。

    就算陆劲自己行得正坐得端,但因这事儿是跟了他多年的妾室口中说出口的这话*,难免别人便要心里多想几分。陆劲一生为人不图得不贪财^&,可唯独从小被候氏教得对于一个名字始终却是放不开*,他以往每回威胁正德帝,不怕死的进誎时^,便是知道自己就是因为尽忠而死了,正德帝也不敢轻慢了他,而得厚葬他*&,史书中也得记他一笔,从此他便是忠臣直臣,便是百年之后*,依旧有人记得他这么一个忠臣,千百年后也遭人歌讼^。

    ps:第三更~~~。*&。^。^。**。。大家可以把小粉票投给我吗*。。。。各种无节操哀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9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九十章 污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90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九十章 污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9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