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崔薇抹了抹眼泪,一句刘攸要让正德帝收回宅子皇帝便收回宅子的话顿时令正德帝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起来,而那一句先王冷不妨听起来就像是先皇一般*,令正德帝越发心中不舒服**,崔薇却像是没有看出来他脸色不好一般&,又接着道:“可是郡主要皇上您收回宅子,皇上虽说办了*&,不过却没有先下个旨意,民妇里头有不少的东西^^,而且民妇自己买的奴婢,皇上若是想要&^*,说一声也就是了,今儿民妇过来就是直接与皇上说一声,那些东西皇上既然拿去了^,民妇就送给皇上了,其它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正德帝脸色由青转白&,由白转红*,再转到铁青^,胸口不住起伏,眼皮跟着跳动&,心里头这会儿气得要死*,却勉强忍住了怒火,转头问那内侍苏全道:“这是怎么回事?”

    苏全虽然知道正德帝对此事恐怕也是知情的,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料定聂秋染吃了亏没法闹腾而已,可没料这崔氏却是个浑不吝的&,该说什么毫不打折扣的,直接便说了*?!何难Ч荨徽饣岫碌酃饪戳成椭酪丫煤萘?*,苏全心中腹议,面上却恭敬道:“兴许是公主弄错了&,毕竟事情都是下头的人办的……”他咬重了公主两个字,可崔薇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巴手掌道:“民妇想起来了!当初郡主看中民妇夫君美色,妄图逼迫民妇离开夫君*&,她好趁势占之*。莫不是见民妇夫君没有表示&,便由爱生恨^,因此而故意做出此事^?”

    正德帝本来想说刘攸恐怕是被下头的人蒙蔽了&&,但没想到崔薇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顿时气得吐血,有些怀疑道:“不可能吧^^?”

    刘攸再怎么样也是皇室血脉,当初七王刘承之女,刘承与他争位多时&。自己恨他入骨&,故意将他女儿养废*,莫不是那刘攸当真被自己养得如此不成出息^,连良家男人都敢抢了?刘攸的事儿是丑闻,再加上正德帝一向又不怎么看重她&,也懒得去过问她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他病好之后再让太子病都花了不少的时间*,哪里有心情去管刘攸如何,这会儿听崔薇提起&^*。只觉得面上无光不说&。而且还吃惊异常^。本来想用一句刘攸不知占了崔薇财产*,而是下头的人办的话*,这会儿一下子被堵在嘴中&。再也说不出来了^。

    这会儿正直而一根筋的陆劲却是跳出来了^,他看了半晌。又听了半天**,虽然心中对聂秋染没什么好感&,不过听来听去都像是皇上仗势欺人啊*,他自然站不住了^,连忙起身义正言辞:

    “皇上,俗语有云&,皇上本该是一国之首,该以身作则才是,皇上乃是一国之君,强使人休弃糟糠之妻,且又强占臣子财产*,实不可取?!甭骄⒅耙蛭碌鄣拿疃聊诵砭?&,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皱着眉头义正言辞的道。他光是听着都觉得十分受不了,更何况聂秋染两夫妻还亲自遭受过这样的事情,陆劲生平最恨的就是恃强凌弱的人,因此这会儿听到竟然有刘攸想要强夺人夫的情况,哪里还忍得?*。骸盎噬?,元阳公主乃是一国表率&,乃是欲代表大庆朝而外出和亲,是代表了大庆朝的脸面&,本该以身作则才是&,可公主竟凭借身份*,强抢人夫,如此行径,不止有违女子妇德^,且离经背道,若是出嫁他国,也是给吾皇脸上抹黑*,实该好好教养一番!”

    虽说因为秦淑玉的事情*&,崔薇本来对于陆劲是颇有微词的,昨儿聂秋染说要找了他过来作证时^,崔薇还有些不大情愿,可今儿看来才知道聂秋染多有先见之明^,果然陆劲这有时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性格虽然有时令人不喜,但若是在某些时候,他也确实是有用*,这会儿看他嘴中噼里啪啦的说着什么,比自己还要不客气*&,崔薇虽然没有抬头亲眼看到正德帝的脸色*,但也从此时沉默似落针可闻的气氛里猜到了*,这会儿皇帝陛下的心情应该不是那么爽快的^,应该极其羞恼了。

    果不其然*,陆劲还在滔滔不绝时,正德帝嘴角抽抽,终于有些忍耐不住了。刘攸德性败坏**,虽然正德帝也不想将她养得那般好,但当面被陆劲这样毫不客气的指出,还是令正德帝依旧是觉得脸上无光,看陆劲越说越激动的样子,手掌握了握,终于厉声道:“好了!朕心中自有分寸&,不劳陆卿多教^!”这会儿便是傻子也看得出来皇帝心中十分不高兴了&,大理寺卿身体打了个哆嗦,双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

    陆劲自然也看得出来正德皇帝心头不快,他只是性情梗直了些*&,又并不是缺心眼儿,有时他也不是不知道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可他自小便受母亲候氏教养长大,心中自有一套看法与处世之道,因此正德帝发了火,又大喝了一声,陆劲就是知道他心中不爽快^,却并没有如大理寺卿般跪下去*&,反倒挺直了胸道:

    “臣乃一片肺腑之言^*,若是皇上一意孤行&&,忽略宗室教养*&,往后形成祸患,实是大庆之忧*。臣食君之禄*,替君分忧^^,若是明知皇上错了^,却一味奉承^,又与那奸侫小人有何区别&*?臣自小读圣贤书*&,也明事理^,若皇上当真不肯听臣劝解,欲治臣之罪,臣便撞死在前*,只盼皇上明白臣一片忠心就是&!”

    崔薇听到这儿*&,打了个哆嗦,嘴角不住的抽抽了起来*。早知道陆劲是个硬骨头,光是以前听他所说的那一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就知道此人性格**。胆大包天敢说这样的话,崔薇就是自个儿心中对于这正德帝并没什么敬畏之心,也不得不说一句陆劲有胆识?*?墒侵浪愿袷且换厥?,亲眼看到他在皇帝发怒时还敢顶上去*,崔薇心里偷偷对他举了个大拇指,陆黑面这称呼果然不是白喊的,今日他为了自己的事情据理力争*^,崔薇心头决定大度的不再与他计较以前他上书参自己为罗玄之姐,肆意敛财之事了。

    “你大胆!”果然皇帝被气得不轻,崔薇偷偷抬头看了一眼,见他脸色都铁青了,嘴角不住抽搐&,眼皮不住跳动,一脸暴怒之色^^。

    陆劲被这样一喝,周围内侍已经吓得面无人色,他却是将背脊又挺得更直了些:“臣一向旁的优点没有,可对于皇上的忠心与胆子大,却是不惧与人比较的*^!”

    他这副不怕死的模样,倒令正德帝头疼了^,这陆劲就是一副臭脾气,死不肯圆滑一些^,皇帝心里暴怒异常*^,但他却不愿担起一个逼死忠臣的名声,到了他这把年纪,什么福都享过了^,虽然仍舍不得将手中权柄放出去,但却也极为在意那些虚名了。正德帝这会儿不止是怪聂秋染没事儿找事儿*,不肯消受美人儿恩而闹出事情,也恨这陆劲脑子死板,不知变通,实在是读书读得傻了,自己今日果然是自找罪受*。他一火大,也懒得去再说&*,冷着一张脸摆了摆手:

    “你们下去吧,刚刚你们所说的事儿,朕自会给个交待&!陆大人往后无事*&,不用再入宫中!”正德帝厌烦的看了眼前几人一眼*&,又气恨道:“赶紧走吧!”

    “皇上……”陆劲还想开口,正德帝哪里还愿意看到他,气恨道:“出去^!”陆劲这会儿看到皇帝一脸疲惫的模样,周围太监忙都涌了上去*,替皇帝揉胸的揉胸*,拍背的拍背&,间或还能听到咳漱的声音^,大太监苏全阴阳怪气的冲几人笑了一声*,才阴声道:“孔大人&^,陆大人^,请吧&^!皇上如今身体不适,还请陆大人少拿国事烦劳皇上*?&!?br />
    “若皇上身体不适&,国不可一日无君,不如将国事交到太子手中……”陆劲这也是一心为大庆朝着想**,但这下子却占中了正德帝死穴&,令他顿时大怒,随手捡起自己手边的东西便朝陆劲砸了过去,咳了几声,厉声道:“给朕滚出去!”

    这下子陆劲再是大胆,也不敢多说了,皇帝不想担上一个逼死臣子的名声&,同样的,他若是一心为忠,却担上了逼死皇帝的名头,那可真正是不好了,便是以死谢罪**,到了地底他也没脸面见列祖列宗的*,因此连忙道:“皇上保重龙体……”

    他说着话,聂秋染已经拉了崔薇准备开始往外走&,上书房里乱成一团,崔薇小声的牵了聂秋染的手,轻声道:“聂大哥,不管他^,能行&?”

    “你放心就是&,陆劲这会儿死不了的!咱们要再不走,得受他连累了!”若是聂秋染掌权时自然不会怕被陆劲连累,但他如今还未被封官职^,若是本来请了陆劲那厮过来是主持公道的,最后却受他连累^,当真是死了都没地方哭的*。

    聂秋染可没想过要被陆劲连累的&,今儿这事算是欠他一个人情,大不了以后还他就是,事实上以陆劲为人,便是自己今日不找他,他得知了*,也要参上一本的*&,不过是提前让他参与进来而已&。

    ps:第一更~

    感谢:june66、泡_沫、雾雨2010、甜密蜜^、燕燕女王*、爱吃炒面的拉条子&、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熱戀^^&、yh_yh1166、感谢亲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cc889、感谢亲打赏的香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5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五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53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五十三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5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