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无泪

    将自己要说的话说完了*,崔薇也懒得再理整个人像是都蒙住了般的崔梅,看她身子不由自主的抽搐着&,只定定看了她一眼,半晌之后将身子站直了些,略带了些怜悯道:“下辈子眼睛擦亮些吧,别被男人这样三言两语的哄了*,便连命都搭进去了,也多做些善事,别尽想着那些歪主意,如今我可没瞧着你痛快了*^*!镜暮⒆?,可不是我的,我的夫君,不像你想像中一般无能&,他早做好了准备,好戏还在后头呢!”说完,她也不想理崔梅了,转身便想离开^&。

    崔梅却是突然之间哈哈的疯狂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眼泪鼻涕与口沫齐飞,脸色扭曲,看起来形状如同疯颠一般,这情景倒是吓了不少离得近的人好大一跳^。碧柳等人忙挤了过来&,一边将崔薇护着&,深恐到时崔梅一发疯&,做出些什么事情来。崔薇却是看得出来^,崔梅这会儿已经成了强弩之末,根本再做不出什么^,因此冷眼望着她笑了,崔梅才凄然道:

    “你说的对,我是傻了,我疯了*,四妹妹,你要替我告官啊&,你赶紧替我申冤啊^,我替他顶了罪*,人不是我杀的^,我是冤枉的,青天大老爷&^,来替我做主啊,人是陈小军和聂晴杀的,不是我干的&,我没有,孩子也不是我^,是聂晴,我冤枉哪&&*,我冤枉??^^!”崔梅一边嚎叫着*^,脸上露出刻骨的绝望之色来^,似是从灵魂到身体,她一下子便变得绝望了起来一般&*,眼睛中一片死寂与不堪&&,她突然之间站了起身来^,一边挣扎着便想往台下扑,那头早官兵们本来是看在崔薇使了银子的份儿上*。才略离得远了些&&&,此时看到崔梅这模样&,先是吓了一跳,后又看她身上被五花大绑&,整个人根本逃不脱&,这才气恨的冲她背心踹了一脚^&,将崔梅踹在地上趴着了,才厉声道:“冤枉的&,早些时候干嘛去了。现在才来喊冤,哪个要砍头的人之前不是这样喊着的?你老实些吧!”说完,从一旁舀了碗酒出来&,拽起崔梅头发&,朝她口中灌了进去^。

    开始时崔梅还不住挣扎。被人扔到了地上之后整个人还如同一条虫般蠕动着,可是后来酒劲儿发作&*,她渐渐不动弹了,这些砍头的人临死前一般都会喝上一碗酒,如此一来心中也不用那样害怕不说*,而且砍的时候不挣扎,也会顺利许多。崔梅如今这模样。已经是铁板上钉钉的结局了,崔薇冷冷看了她一眼,见她嘴唇还在不住动着&,似是在喊些什么。脸上全是水迹,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酒水&,亦或是其它&,只是崔薇也不想再去管了。刚刚崔梅所说的话&^,她其实早猜到这样的结果了*^。只是那个傻子愿意去替人顶罪。到如今才知道冤枉^,却偏偏已经迟了^&*^!

    崔梅到底是被砍了头,虽说崔薇也恨她心思不正,可是却没有亲眼看她被砍头时的情景^^,只是为崔梅收尸她却是不会去做了。崔梅对她恩将仇报*,生了想要害她的心*,就是到临死也只知喊冤^*,还知道让自己帮忙,却终究不会说一句对不起&*,道一声歉^。

    她原本心心念念,愿意为之顶罪的丈夫*,竟然到最后崔梅砍头那日也没有出现过,甚至最后崔梅的尸首也无人管理&,只扔到义庄之中^,最后被人圄囵不知埋到了哪个角落*,成了一个孤魂野鬼&。

    原本杀人的消遥法外*,而没杀人的却因此而受了死刑^*,崔梅虽然是咎由自取,但是与之相比,陈小军与聂晴这样的人却是更加该死**^!

    事情并没有如此轻易便完结,聂晴当初告潘世权婚前意欲对自己不诡&&^,因此案联系到了聂家*,非同一般,再者又是由皇帝亲口点名由三司会审的,既然开了头*,自然也要结个好尾^,因此潘世权自然跑不脱,被人拿到了上京来。虽说潘世权以前做梦都想飞黄腾达&*,能在有生之年可以在上京这块儿地方混出个模样来&&,可他想的是上京中能来做官,而不是以囚犯身份过来的&&。这会儿潘世权夫妻都被人拿了过来,就连两人的儿女也没能跑得脱&,潘世权心中既恨聂晴胡说八道害自己&,又恨贺氏当初拈酸吃醋惹了聂晴这样一个疯女人。

    只是他心头再恨**,此时也知道自己这回怕是要倒大霉。最后结果自然是如此&,潘世权意逼以权谋私*,以朝廷命官身份,逼迫良家妇女,而贺氏心怀不诡^^,竟然为了达成丈夫私欲*^,陷害旁人*,贺元年这桩事情悲剧&,这对夫妻逃不开责任。潘世权夫妻自然是不服^&&,但这事儿又不是他们不服事情便能揭得过去的*^,大理寺卿与刑部尚书二人要的是将这件事情中规中矩的做完,潘世权在小湾村那块地方算个人物,可在上京这样的地方^*^,便是秦固那样的四品官儿过来了便是头虎,也得乖乖低了头&&,他一个九品芝麻粒儿般的官,自然由得人揉捏,最后被革了官职&,又查收家产,与贺氏两人各被打了二十大板^,赶出京中&&,永不录用^&^。

    如此一来&,可真是比要了潘世权的命还不如了^!潘家的人为了他能当上那九品芝麻官儿*,不知舍去了多少好处,如今屁股下的位置还没坐热^,钱财刚捞回来,便立即打了水漂*&,潘世权夫妻便是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自然结果可想而知。

    聂秋染听到这消息时*^,倒是啼笑皆非*。潘世权这人也算得上是个人物了,行事阴狠不说,且又不要脸皮与不顾手段,只要能对他有利的*,他便是什么下作的事儿都能干得出来。前世时他与聂晴早有勾搭*,聂晴最后因自己与罗石头之故&,自然过得不像这一辈子般憋屈,再加上她嫁的又不是贺氏娘家的堂弟,而是潘世权的母亲娘家的侄儿,那个人因顶着一个克妻的名头**,年纪又大了,性情敦厚,对聂晴这样一个冒着风险嫁给自己^&,且又年轻了自己好些岁的小娘子很是疼宠周到&,只差全家没将她拱起来,是个真正厚道的人,聂秋染这辈子做了好事,解脱了他的痛苦&&,自然该承受的痛苦就该聂晴背了。

    而如此一来&*,原本上一世因替聂晴保了一桩好媒,聂晴与潘世权间自然维持着那么一点儿不清不楚的关系,上一世的潘世权还真靠着聂晴谋到了六品的官职*,比起现在来说&,自然是风光百倍^。聂秋染原本前一世也因为看在潘老夫人的侄儿被聂晴辜负的份儿上&,对潘世权多有关照^,对他的一些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便过去了,但如今重来一世,既然自己与潘家两清了*,而又崔薇无意中得知潘世权先起了那样的心思,也不怪他现在送潘世权一份大礼。

    一旦聂晴与潘世权闹翻*^,潘世权前世的荣耀自然成了泡影,再者他又得了一个被永不录用的语书&,之前潘家谋官职时打点花的银子,如今倒是打了水漂**,前一世潘家自然是在小湾村中风光无比,这一世别说再有荣耀*^,恐怕能维持之前的生活也都不错了^。但这些事情已经与聂秋染无关&,他已经开始着手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上京中闹得沸沸扬扬的,因与聂秋染沾上了点儿关系的杀人案才刚落幕没有多久^&,聂晴在知道崔梅被处斩了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毕竟崔梅已经被斩了^*,便是以后再发现案情有疑点,可这些做官儿的为了名声,人都已经斩了*,恐怕不会再轻易去推翻&&,她到如今才算安全了。只是这口气刚刚才没松多久&^,聂晴还没得意多长时间*&,那头陈小军正说着想要离开京城,找聂晴要银子,两人正闹得不欢而散时&,此时有人却是状告一对夫妇偷了自己婴孩儿一事。

    前头聂家失踪了一双孩童的事尚未说清*,如今风波未平*,真是一波又起^,聂晴隐隐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对劲儿时*,那厢却刚出牢笼没多久&,又被人带了锁镣拴进了大理寺中*^。聂晴本来勉强镇定**,可是在看到那对原本以为已经远走高飞的夫妇时&,聂晴顿时眼前一黑,险些昏死了过去。

    她如今才算是知道了自己哪儿觉得不对劲儿了,原来因缘是在这儿*。那对夫妇也被收押在牢中&,此时正气哼哼的看着聂晴*,大声呼喊道:“大人,就是这妇人&,当初说这双孩子乃是她的,她的丈夫不喜她^,时常打骂她,还说要将一双孩儿卖了*,她不忍孩子受苦^,才将孩子卖给我们的**&!”

    “你胡说!”另一对年轻夫妇已经指着这两人叫骂了开来,神情愤怒:“明明是我们的孩子^,竟然敢胡言乱语^*!”

    “我有证据的!”那原本买了孩子的中年夫妇被人这样一骂*^,顿时不乐意了,开始大声嚷嚷了起来^^,竟然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来*,冲聂晴扬了扬:“这位夫人&,这可是你自己按的手印儿,当初你也收了我十两银子的^,你可要替我做主*^,这两人胡说八道*!”

    出了事情聂晴脑中顿时一片空白,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了一般,牙关紧咬着,却依旧能听到‘咔咔咔’牙齿碰撞时的响声,心里涌来涌去只得一个念头:终于来了*!不知道这阵子是不是刚松懈下来&,聂晴一时间竟然连话都说不出,只是打着哆嗦&,两方的人都拉扯着她*,让她拿个说法出来&^,她木然的任人扯来拉去,心中害怕得浑身僵硬都发疼了^。

    ps: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0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零五章 无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05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零五章 无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0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