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杀人

    贺元年有了一千两银子&,不止是在百花楼睡了一个自己以前从来不敢想像的貌美花魁,又过了几天好日子,只是如此一来,银子花得也快,花魁一晚的身份不低&,他那一千两银子若是只看普通的妇人,便是赎回十来个清倌儿也够了*,可他偏偏睡的是花魁&,又想到自己有银子^*,身后还有聂夫子,自然便一切都享受的最好的,银子似流水般&,十天不到也就花完了^*。

    他没了银子,被人从楼中赶了出来^。自然心中有些不甘,骂骂咧咧的回去了&,又找聂晴要银子*。聂晴一边使了银子让人去聂家给自己通知聂夫子&&,自己则是一边小心应付贺元年??此鹊米眭铬傅?,又怕他打自己,忙又喊了陈小军过来?&;ぷ约?。陈小军本来得到聂晴之后对她的感觉便不像以前那样浓了,只是聂晴也不是傻的&^,这段时间对他冷了许多*,也不准他再碰自己了,得不到才是最好的*,陈小军自然又对她更是百依百顺了几分,这会儿聂晴一喊*,他自然就过去了^。

    聂夫子得到消息,也很快过来了,他是想与贺元年谈一谈**,威胁他一番,再吓唬吓唬他,让他自己回老家去的,毕竟聂晴办事不牢&&,已经这样长时间了,还依旧被贺元年拿捏&&,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他自然是准备自己过来了&。

    等他过来时*&,贺元年正跟陈小军扭过一团,陈小军是个读书人,贺元年本身是个无赖*,又借着酒劲儿^^,直将陈小军打了个半死*,直躺在他身下哀哀直叫&。聂夫子过来看到这样的情况时^,深怕被人发现丢了丑*^,忙将门锁上了&,也没敢让人看见自己行踪,这才忙招呼道:“好了&,不要打了,有什么事,咱们再好好说说吧!”

    “老丈人过来了?!焙卦曜淼美骱?*,被聂夫子一拉。又站起身回头看了聂夫子好半晌,才嘿嘿笑了起来:“你拿银子过来没有&?三千两,半钱也不能少!否则,老子,可不是好惹的!”

    聂夫子听他满口胡言乱语。顿时气得厉害^*,自然摇头:“我没有银子,我这趟过来是有话与你说的,你自己回县中去吧^,我儿秋染……”

    “去你马的!”贺元年一听他没有银子&,顿时脸色就狰狞了起来^&,揪了聂夫子的衣裳领口&。一边想到上回自己被驱邪时,那几个婆子说的话&,顿时勃然大怒**,一边拖着聂夫子瘦小的身体^*。一边就往床上扔:“没有银子你跟老子说什么^^,今日拿三千两银子出来!”他重重一拳揍在了聂夫子脸上了*,直将聂夫子打得头晕脑涨的起不来身^,只躺在床上不住呻吟了。这才又将地上刚刚被自己打得不住哭泣的陈小军也扯了起来,一边往床上甩了过去&。扔到聂夫子身上*^*,直砸得聂夫子不住哀叫了,这才又吐了口唾沫在掌心间,阴笑了起来,把聂晴也提了起来^,一边三两下便撕开了她的衣裳&&,露出她的胸来,也往床上扔了过去,又把聂晴裙子一撕&&,一边就邪笑道:

    “老丈人,我最后问你一回^,你给不给银子!”

    聂夫子一看到女儿赤着大半身子&^,压在陈小军身上^,既不敢看*&,手也不敢去推,就怕碰着聂晴了^,气得头晕脑海&,嘴里来来回回便骂道:“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岂有此理!”

    “嘿嘿嘿&*?!焙卦甏耸币彩巧バ牟】窳?&,当初受的苦便不说了&,他如今玩妓子玩得正在瘾头上,没了银子那是万万不能的&,为了银子*,他自然无所不用其极,一边又撕扯聂夫子与陈小军两人的衣裳*,一边道:“你聂家男盗女娼,当父亲的既爱男色,又爱跟女儿乱搞,你信不信我把你们打晕在床上*,我马上出去找人进来好好瞧瞧!”

    一句话吓得床上三人面色大变!若真有人进来看到了这样的情景,那可真是活着比死了还不如,聂夫子脸色铁青,胸膛不住高低起伏*,就连陈小军也面色变了,根本丢不起这个人*。三人中*,聂晴虽然表情难看,但其实是最冷静的一个*,咬了咬嘴唇,她眼皮闭了起来,像是已经怕到了极致般,胸脯剧烈浮动&^。贺元年阴阴笑了起来,一边就道:“你们给我一万两银子,今日这事儿便算了*,否则^,一个也别想就这么走开*!”

    给一万两银子若是能摆脱这样的情况*,聂夫子也认了,大不了回去找聂秋染要就是*??善卦暾庋娜?*,他是信不过了*,今儿能要一万两^,明日便能要十万两&,胆子越来越大*,恐怕他这样子^,便是家中有一座金山银山也得要被挖空&&!聂夫子激伶伶的打了个冷颤,不过是嫁了一个他并不甚在意的女儿出去*,莫非往后就为了一个聂晴^,而要让自己聂家永远的与这样的畜生绑在一起&?自己从小便寒窗苦读,又娶了孙氏那样一个妇人,自小不敢有差错,教养聂秋染长到大,莫非父子二人忙碌这些年&,竟然是要为人做嫁衣^,只便宜了一个贺元年?

    他不甘心!

    陈小军也不甘心,若是今日名声传出去*,自己如何还有脸面活着*&。他便是再爱幕聂晴&,也断然不肯如此为她将名声搭上的!陈小军心头焦急害怕*,一边就慌忙看了聂晴二人一眼&^,嘴里不住道:“你们快答应他,快答应他呀!”

    “怎么样^^?”贺元年看此时陈小军吓得声音都有些变了,不由颇为得意,一边就伸手拧了一把聂晴的胸^&,感觉到她疼得缩了一下身体^,又得意了起来:“想清楚没有^,一万两银子*,我今日便放过你们*!”

    只是今日放过自己几人&,他日这人不是还要再来敲诈?聂夫子吃过贺元年这一招不少的苦头,听到他这话*,登时脸色便扭曲了&,与其往后没有银子被这样的人逼得家破人亡&,倒不如此时便不要答应了^,他忙摇了摇头:“不可能^!”

    “不可能*?”贺元年脸色一下子便扭曲了*^。俯了身子&,一耳光重重的朝聂夫子脸上抽了过去!聂夫子顿时呆了一下,接着狂怒涌上心头来^^。他这一辈子从小到大便是在赞赏声中长大^,娶了妻子之后在小湾村也是一向受人尊敬的&,尤其是养了一个状元儿子,如今更是当了一年多的老太爷,被人侍候着拱得高高在上惯了,他竟然被一个自己以前从来瞧不上的人打了自己的耳光*!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贺元年如此,聂夫子根本忍不住了,表情阴沉了起来*。

    而另一头贺元年已经将自己腰侧的匕首给抽了出来^*,一边要去割聂夫子等人的衣裳*,嘴里一边骂道:“老子今儿让你们身败名裂&*!”

    聂晴眼中闪过怨毒与狠辣&&。突然抱着贺元年的手,重重一口咬在了他手腕上!她使出了浑身的力气,这一下子直咬得贺元年不住发出惨叫声,喉咙里见了血了,贺元年才一边惨叫着^&,一边另一只手重重敲在了聂晴脑袋上。

    “贱人&!放开,老子打死你&!你这人尽可夫的贱人^。贱人?&?!”他似发了狂一般^,聂晴早恨他已极&,一口狠狠的撕下他一块肉吐了*,这才冷冷望着一旁的陈小军两人&。吐着血肉一边就道:“还不将他匕首抢了*,莫非要等他来杀我们么?”

    陈小军这才像是回过了神一般,朝贺元年扑了过去&&,贺元年手臂上头受了伤&^。剧痛之下浑身无力,聂晴又踢在他下身处&。疼得他脸色扭曲*,手中的匕首不由自主的被陈小军夺了过去。聂晴阴着一张脸,将他手中的匕首夺了过来&&,一边狠狠一刀就朝贺元年胸口上扎了过去:“我贱人,我杀死你*!”

    ‘扑哧’一声轻响&^,温热的鲜血涌了出来,贺元年嘴里发出一声惨嚎,幸亏之前贺元年自个儿想要威胁他们,聂夫子又怕被人瞧见丑事儿,将门给关严实了,因此这一声响起&&,外头还没人能看得见*。聂晴被这一下血喷得满头脸都是*&,她抹了一把*,坐在贺元年身上,这才阴冷的看着陈小军道:“你也来杀他一下&^!他要害我们,我们就得先杀他^,咱们三人一起动手,往后互相掩护,就当不知道了!”

    陈小军吓得浑身哆嗦*&,手抖得不像话*,身上沾了血迹&,双腿站立不稳&&,已经小便失了禁。聂晴鄙夷的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一边不屑的将匕首塞到他手中*,一边按着陈小军的手,又死死捂着贺元年的嘴&^,大声喝道:“爹,你还愣着干什么,将他脸捂住&,不准他叫*!”

    此时聂夫子看到杀了人*,早就已经六神无主*,本能的照着聂晴的吩咐,伸出双手*,死死将贺元年的嘴鼻给捂住了。聂晴这才抓了陈小军的手,一刀又重重的插在了贺元年的心窝上!三人齐齐坐在贺元年身上&,血喷得三人满身都是&,除了一个聂晴还算冷静,其余聂夫子与陈小军二人早已经骇怕异常&,他们两人感觉到身下的那具身体在猛烈的抽搐着,那股临死前的动作,不知为什么&,让两人感觉到就像一条渐渐在僵硬的蛇一般^,聂夫子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贺元年的呼吸在由急促到缓慢&,像是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涌到了自己手掌心&^,恶心与粘腻以及害怕等感觉齐齐涌上心头,令聂夫子终于支持不住^,哭了起来。

    “没用的东西!”

    PS:

    第一更~

    文名:《家和月圆》

    简介:

    官方简介:她是奸相嫡女&,亲眼目睹父兄被杀,更被夫君惨杀庵堂&^,重生回到九岁时*,一切是否可以改变^^?

    这一次,她改变自己,只为守护家人平安……

    私家简介:重头再来&^,她努力更改全家宿命&,当繁华成锦,唯前世的恨令她心意难平&^。

    重生之路是美好滴,男主一往情深,俊朗如仙*;撕掉女配伪善面,露展狼性^^*;男配的真小人嘴脸令人咬碎银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92》,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九十二章 杀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92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九十二章 杀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9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