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不信

    “聂明我已经将她毒哑^,她口不能言&,手不能写,如何会说得出话来&,姐姐放心便是&&!更何况便是她说了*,我也不怕&!”罗玄扯了扯嘴角**,又安慰了崔薇几句^,那头宫中又有人过来说是奉太子命令,要接长平候回宫去^!好不容易难得见他一趟,可偏偏每回一来太子便急忙将他召回去^,崔薇心中有些不满^&,强忍着不舍将罗玄给送走了*&,晚上忍不住就与聂秋染多说了两句:

    “小石头好不容易才过来一趟*,可偏偏一来便又被召回去了^^?^!?br />
    聂秋染看她有些郁闷的样子*^*,不由吃味:“罗玄并不止是他表面上那般而已,他要做的事情不少*&,太子一些不方便做的事情^,都得由他去做,并不是他不想过来看你!”前世时罗玄手中势力不少*,大多都是替太子也就是后来的皇帝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儿*,其实罗玄前世时权势滔天,除了他与太子间暧昧的传说之外*^,其实更重要的,是他自己手中掌握着一支能助太子办事儿的势力。

    如今这一世罗玄的出现与崛起比前世时早了不少,他不像前一世时能有足够的近十年时间慢慢部署^,如今他既然一心为崔薇,又想要替她做事&^,要往上爬*,得到更大权势保她&,自然要付出的努力便是更多^!

    事实上许多时候他不是在宫外替太子办事儿^,便是受伤之后归来在宫中养伤*,外头名义上与人说是侍候太子离不得身,其实他不过是不想让崔薇担忧他而已*。

    罗玄一个并无血缘关系的弟弟都尚且如此努力&&,聂秋染自然不甘于落在他之下。聂秋染前世时手掌大权习惯了*,以前窝在小湾村中一时蛰伏便罢^^^,如今既然进京&^&,他自然也要做出一番势力,至少不能落于罗玄之下^*^。自己的媳妇儿&,可不想次次都要靠罗玄来?*;?&!这也是孩子出生之后,他每日都在忙碌的原因。在翰林院中他恐怕呆不足三年了&,因这一世与前世时不同的变化^*,当今皇上又病体不堪管事&,自然不能再任他为官^&。此事一开头还得靠罗玄来做助力*。

    聂秋染并不是一个拘泥死板的性子,并不会认为自己靠罗玄为官有何伤自尊的,官场之中*^,本来就该官官相护&,更何况罗玄又并非外人^&^。如此后两人相扶相持才好^^。

    崔薇也是聪明*,一下子就听出了聂秋染话里的意思&^,顿时心下便是一沉*。她听出聂秋染话中是说罗玄恐怕干的都是危险事儿^。不由心里一紧,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一宿都没怎么能睡得着&。第二日时聂秋文却又过来了&*,他一来便朝崔薇讨好的赔个笑*&,一边拱了拱手道:

    “大嫂&。我娘得罪您了^^,但求大嫂不要与我一般计较*。上回过来说了聂明的事儿*^,我怕大嫂心慈^,已经先一步将她给救出来了*,我已经将她给带了过来*,此时正让外头丫环们侍候着梳洗^。立刻便来见大嫂……”聂秋文这段时间苦日子是过惯了,孙氏此人被两个女儿侍候着过了一生,又是秀才娘子。村中哪个人不好好儿的哄着她&,伴着她^*,可聂夫子偏偏对其极为冷淡^,这令孙氏心中酸苦^。

    本来她还以为这已经是世间最难受的事儿*&,可没想到这一分出去。两母子风光不在^&,且上顿不接下顿*。连吃的都没有着落&,十分困难*,孙氏还时时害怕自己做的事情让人知道&,见天对儿子的追问不敢回答&*,才知道世间最痛苦的事儿^,便是心里煎熬^^*,却又没有半分银子在手^。什么心里难受与否,也得要手中有了银子^&,又能吃饱喝足才有闲功夫去想其它的!

    崔薇一听到聂秋文直接将人给救了出来,她又想到昨儿听聂秋染说的事情**,顿时便恼了:“你给我出去*!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我家里弄,你说她是聂明便是聂明,聂明早已经死了^!你居然敢弄个这样的人回来我家里*,你信不信你大哥回来要是知道*,他会活活打死你!”

    聂秋文本来做这事儿是来讨好崔薇的&,可谁料话一说完,便被崔薇骂了一句,顿时呆住了:“大嫂你说什么^?她可是聂明,是大哥的亲妹妹……”话未说完&^,外头便传来一阵吵闹声&*,崔薇心情不好,便沉了脸问两个大丫头:“去瞧瞧外头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吵吵闹闹的*^,将他带回来的那个妇人赶出去*!什么香的臭的竟然也敢在我家中*,没得沾了晦气!”她这是打定主意不会承认聂明了^,罗玄如今不容易*,虽然心狠手辣&,但他也付出了心狠手辣的代价!聂明心性恶毒*,不过是尝了自己当日种下的因果而已^^^,她既然被聂秋文救出来了^,那也是她命好,可要让崔薇收留她,让她过以往的好日子^*,那是想也不要想的!

    一听这话*&&,两个大丫头是应了一声,但聂秋文却有些蒙住了&&^,外头的吵闹声也更大&,碧柳赶紧出去了一趟,回来时才道:“夫人***,外头有一个陌生妇人&^&,这会儿正与人打闹……”

    “将她赶出去*&&!”崔薇一听&,顿时怒了,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心中哪里还有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顿时就瞪了聂秋文一眼:“看看你干的好事,什么人都敢过来&,往后吩咐下去**^,聂秋文只要领了人**,不准他再踏进家中一步*&*!”看在小时的情份上*,崔薇多少给了他一回脸面*,没有将话给说死*,但聂秋文一听崔薇这话,却是愣住了,他原以为将聂明带来是功劳一件*,可没想到崔薇立即便让人将她赶走^,甚至根本不承认她*^,一下子便着急了^,站起了身来:

    “大嫂&,你这是要干什么?这可是我大姐&!可是大哥的亲妹妹&*,她如今落了难&,想过来投靠你们*,你怎么能将她推在门外?她可是聂家的骨肉^,不知怎么落到京城来了,其中肯定有事儿^^,这事儿大嫂要让大哥查清楚的……”

    可崔薇如今要做的*,便是最不可能将这事儿给查清楚*!一听聂秋文还在嚷嚷着**&*,顿时便怒了:“将他也赶出去,往后没有回报*,不准他再踏进府里半步*&!”

    聂秋文听到崔薇这话*,又看到她冷淡的样子&,顿时又气又慌*&,他如今日子不好过**,没有聂秋染两人帮持*,他跟孙氏母子两人便只靠着当初从聂家里带出去的一些银子在活着,省吃俭用的&*,如今买聂明又花了他最后一笔钱*,现在连房舍都租凭不下去了,往后莫非露宿街头*,靠人施舍过活^?他这过来&&,就是想讨好崔薇^,又让聂秋染高兴,想得些银子&,又想回来住的^!可现在崔薇竟然要赶他出去不说*^*,而且以后不准他再进来了&,岂不是表明以后聂秋文与聂家再无瓜葛?他一想到这儿,心中慌乱异常的同时,又有些气愤*^,一下子站起身来*,高声道:

    “那可是大哥亲妹妹&,他不可能不管&!我也是聂家的人*^,大嫂不能这样对我&^,我要见大哥,我要见爹^^!”他说到这儿时&^,顿时眼睛一亮&,聂夫子之前与孙梅不清不楚的,正好还亏欠着他*,他要见聂夫子,聂夫子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聂秋文想到这儿&&,顿时欢喜了起来^,一下子便要朝门外走:“我要见爹,我要见爹*,爹不会容你这样对聂家骨肉的……”他说完便要往外闯,崔薇冷笑着看他&,一旁碧柳小心翼翼就道:“夫人&,这……”

    “不用拦着*&,由他去,现在还不死心呢*&,他爹才不会帮他说话*,说不得头一个赶人的便是他^&&!”崔薇想到上回聂秋染跟自己说的孙氏偷人的事儿*,看着聂秋文惊慌逃出去的身影,顿时又冷笑了起来:“将那来历不明的女人抓起来,正好呆会儿有一场好戏看&!”聂夫子上回恶心过他两次,一来是说让她将肚子中的孩子打了*,二来上回又说要抱养自己的哥儿*^,如今也该轮到她恶心聂夫子了一回&,以她对聂夫子性格的了解&&,要是他能答应将聂明收留下来^^&,并认回她做女儿,崔薇能将头剁下来给人当球踢!

    一想到这儿^,崔薇顿时笑了起来^。

    那头果不其然&^^,聂秋文飞快的跑出去之后&,约摸一刻钟后便拖拉着聂夫子过来了^,这会儿聂夫子脸色涨得通红&,正大口喘着气**^,头发也乱了,衣裳更是被抓得凌乱*&,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这会儿他表情微微有些狰狞&,聂秋文却没有察觉^,反倒指着院中道:“爹*,大嫂往后不准我再过来了,我可是爹亲儿子*^,爹没忘了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吧&?这是聂明*^,也是爹的亲骨肉*,大嫂竟然不管她*,想让她在外头受苦*,爹你怎么会容许这样的事儿发生?”

    聂秋文一边说着*,一边看聂夫子喘不过气来&,脸色青白交错的模样&,一边讨好的与他顺了顺胸口*,一边气恼的看着崔薇^*^。他与崔薇年幼时也算是有些交情的*&,对崔薇印象并不差&,甚至孙氏每每在说崔薇坏话时*,自己都并未说她*,反倒每回都沉默不语&,如今她怎么能这样对自己?对自己如此狠心&?崔敬平那家伙也是,年少时两人明明是兄弟,早已经说了?;鲇牍?,银钱共使^,可上回去找他要银子时^,却只给了二两*&^,多的再不肯给*!他就不信了,崔敬平守着这样大一个点心铺子,能扣不出点儿钱来*&?不过是不想帮他罢了^,二两银子能打发得了谁!

    PS:

    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6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六十章 不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60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六十章 不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6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