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未死

    聂夫子脸色有些不大痛快,一看到这个二儿子,便像是想到了当日孙氏所说的给自己戴绿帽子的事儿&*,而且一戴便戴了多年^!不管孙氏说的是真是假*,可那事儿都像是一根刺卡在了聂夫子喉头间&*,便是聂秋文真是他儿子^*,他现在也恨不得聂秋文去死*,免得他一想到聂秋文的名字,便想起这耻辱来&&。

    “他来干什么&!让他滚出去!”聂夫子顿时暴跳如雷,险些跳了起来,指着外头便厉声喝道&。只是下人们听了他的话却没有动,反倒都将目光落到了聂秋染身上*,聂秋染并没有像聂夫子一来便怒不可遏**,反倒冷静召了人进来些问道:“他来干什么的?”

    “回大爷,二爷说是有要紧的事儿进来好说与您和夫人以及老太爷知道的呢&!闭馄抛踊亓嘶?,那头聂秋染也不知道聂秋文是来干什么的,他想知道聂秋文心里的想法,自然也不顾聂夫子的冷脸,让这婆子出去将人给带进来*。

    “我跟你说^,可不能再让他住进来^!往后不准他再踏进这边一步^,也不准再与他多加接触!”聂夫子心里怒火滔天,不由态度强硬的冲聂秋染吩咐了一句。但聂秋染哪里会听他的话,聂夫子气得要死,却拿他没有办法,只得回头恶狠狠的盯着崔薇:“你听到了没有&!”

    崔薇心里厌烦^,冷冷便看了他一眼&,虽说她也对聂秋文很是失望,也知道聂夫子的心情,不过刚刚还说过要抱走自己的儿子。如今又是这么一副态度&*,这家还不是他的,聂夫子凭什么以为自己会听他的话**?

    儿子儿媳没一个肯理自己的^**,聂夫子顿时气得胸口儿闷疼^。却是拿这两夫妻没有办法^^,这两人不听他的^,聂夫子自己又是靠着儿子才有如今地位*,聂秋染又不是性情软弱能由他拿捏的儿子^。反倒他很是强势^,自小以来^&,聂秋染无论是做什么事情,聂夫子不止是对他指手划脚,反倒处处要受制于他^,此时见这两人不听自己的话,聂夫子铁青着脸&*,一下子又坐回到了椅子上。

    外头聂秋文很快跑着进来了*,一个多月没见。他瘦了不少。身上穿着一件淀青色薄袄*。下摆被他撩着跑得飞快&^,虽说这身衣裳在小湾村时看来已经是极好的了&,但聂秋文之前过过好日子。因此这身旧袄子看起来便显得有些落魄了^。估计外头有些寒冷,他一进来便跺了跺脚&。又呵了呵手&,抬头看到屋里聂夫子也在时&**,顿时脸色就凝固住了&^,眼里闪过一丝愤怒之色*^,低声唤道:

    “爹,你怎么也在这儿&^^!?br />
    聂夫子本来此时心中便恨他^,一听他说这话*,顿时就冷笑了起来:“我怎么不能在&?你已经不是这边的人了,你过来干什么?”他说这话时语气显得有些急促^,显然心中还带了气&&&。聂秋文没料到自己一来聂夫子便对他是个这样的脸色&^,顿时愣了一下&&,接着心里就勃然大怒^。自己也是聂夫子的儿子^,从小他对自己动辄打骂便是了,因为自己没有出息&^,不像大哥一般爱读书&,聂夫子自来便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眉的,每回打他时都没有留手*,那也就罢了,聂秋文自个儿心虚**^,他不是读书的料,自小又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要靠聂夫子养活,他愿打自己便要忍着&。

    可如今的情况是聂夫子睡了自己的媳妇儿^&,这老不修的沾了孙梅*,他凭什么现在对自己还是这样一副态度?聂秋文这会儿心里的火气腾的一下子就涌了上来&&,也顾不得要与聂秋染说话了^,看着聂夫子便气愤道:“爹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家里是大哥的*,我也有一份儿*^,我怎么就来不得了*?之前一声不吭将我给赶走便罢了,我如今只是回自己的家,为什么来不得?爹就算是要偏心,也不能如此偏,这家里大哥大嫂还没赶我走呢!”

    两人一句话不对^,顿时便气氛紧绷了起来。聂夫子听了聂秋文这话,恨不能拿了东西将这小畜生给活活打死^,只觉得心中气得慌,偏又不能直说孙氏给自己戴了绿帽子&*,那也实在是太没脸了些^*,往后如何有面目去见人*&?他这会儿恨不能将聂秋文与孙氏两人生吞活嚼了&,又听他说这房子竟然他也占一份儿,顿时心中便如同吃了一只苍蝇一般的恶心,聂秋文话音一落,他便厉声道:

    “你给我滚出去^!我与你已经断绝父子关系,从此再无往来^,你要是再敢进来^,我便立即报官抓你^!”

    聂秋文本来以为自己不提孙梅的事儿,但聂夫子心中也该有数的*,可此时他竟然敢说这样的话*&,顿时不由大怒&,又听他还威胁自己&,聂秋文也忍不住了&&,瞪了眼睛便道:“爹该不会真忘了孙梅吧?爹这样爱名声的人,莫非想让人家知道……”聂夫子听他口口声声的唤爹&,哪里还能忍受*,大喝道:“你给我闭嘴&!我不是你爹&,你那贱人娘养了你这么一个……”他话没说完^,聂秋染皱着眉头便打断了这两人的话,冷淡道:“聂秋文到底是过来干什么的*,莫非过来就是为了吵架?”

    虽说聂夫子为人功利现实了一些,可他至少还站在自己这边,多少要为自己考虑*,而前世时聂秋文给聂秋染的印象可并不怎么好*,虽说重活一世回来^,许多前世的事情都已经改变了&&,但心结是已经多年的^,又不是朝夕间便能改得了的&,聂秋染以前强忍心中厌恶便罢了**,可此时聂秋文有可能并不是他弟弟,想到前一世时自己的家产便落在了这样一个人手中^,最后不知道孙氏要怎么笑了^&,聂秋染心中便一股戾气升了出来*&&。

    没有料到就连聂秋染现在对自己也是如此的冷淡*,聂秋文不免有些委屈:“大哥^,我过来自然是有要事儿要和你说的&?&!彼低暾饣?*&,见聂秋染神色不为所动的样子,从小也是当了十几年兄弟的,聂秋文对这个大哥性格也是极为了解*,深怕自己不说等他又让自己出去了*,也顾不得心中委屈&,连忙便道:

    “大哥,你猜我见着谁了^^?我见着聂明了!”他说完,满脸的兴奋之色:“本来黄桷村我以为之前发生了瘟疫^,人早该死绝的^^,谁料聂明她竟然没死&,还活在人间^,她在一个馆子里挂了牌子&,嘴也哑了,不知怎么的^,若不是她见着我时激动了,我还真没将她给认出来&!”聂秋文还在这边有些激动的不停说着,那头聂秋染却与崔薇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心中都捉摸了起来^^。

    当初罗玄说捉了聂明上京*,又说全村没留一个活口时,崔薇隐隐就猜出恐怕罗玄干了什么好事儿^*,不过她却不敢往深了想,毕竟一百来条人命,若是当真被罗玄杀了个干净,那这杀孽造的也实在太大了些*,只是她虽然不敢想^,不过心中却隐约是知道了&*。聂秋染不用说,有了前世时的经历&,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他没有料到,罗玄竟然留了聂明的性命*,将她毒哑了卖到了那胺臜地方去了^!

    “是真的大哥^&!”聂秋文本来极其激动的说了一句,本以为聂秋染也会跟自己一般激动的,毕竟大家都以为聂明死了&,可没料到如今她不止是好端端的活着*,而且还出现在一个那样的地方*,也实在是令聂秋文太激动了些,连孙氏也没告诉&,急急忙忙便朝聂秋染这边跑过来了^。

    “你在哪个地方见到她的?”聂秋染脸色平淡的问了聂秋文一句,聂秋文见他对自己消息有兴趣,顿时便眼睛一亮:“是在桂坊道子胡同那边儿一个馆子里……”他话未说完,便看到聂秋染皱起的眉头&^,顿时才想到自己说了什么&,忙住了嘴^&,有些忐忑不安的看了聂秋染一眼^,小声解释道:“我只是过去瞧瞧热闹的&,哪成想就看到聂明了……”桂坊道子胡同后头的馆子几乎都是暗娼窖*,里头的妇人大多都是姿色平庸,有些还是在一些楼馆里已经失了颜色的粉头^,年纪大了之后便只有去那样的地方,自卖其身。

    一般因为身价便宜&,渡一晚只消几十铜子儿便可以&,很是适合一些贩夫走卒等前去光顾&,聂秋染前世时可是知道那样的胺臜地儿*,刚刚时便已经想到了聂明恐怕是被卖了那样的暗馆**,如今听聂秋文这样一说*&,他自然更是确定^&*^。

    那头聂秋文还在絮絮叨叨的解释着^&,说自己不是有意要去那边的^&,事实上他说的也是真话*。若不是手里没银子^,而他又没媳妇儿,憋得慌*,如何会去那样的地方*?早便去那些大点儿的楼馆找颜色好些的姐儿了&&?&?删兔涣系?*,聂秋文这样一去**^,竟然在那儿碰到了自己的亲姐姐*,刚刚只顾着激动了*,现在聂秋文想起来才觉得有些尴尬无比&。

    “我瞧着聂明那模样像是在让大哥你救她出来*&,接她回来呢?!?br />
    PS:

    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58》,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五十八章 未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58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五十八章 未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5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