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跟我去养胎^!

    从极东一路向大燕北方行^,并没有感觉到气候的转好*^,大燕在南齐北部**,也是越走越冷*。

    三千军马行走在官道上*^,速度很快^*^。拥卫着前头的两辆马车*。仪仗队前飘扬的旗帜上*^,有斗大的“晋”字。

    这是晋国公出使大燕的队伍*,一路官府都已经接到通知^,但是没有人能有幸迎接招待这只出使队伍^^。据说晋国公下了命令^*^,出使队伍不接受任何迎来送往**,也不在任何市县停留超过一晚*^。瞧那行走速度*,几天就到了两国边界*,看上去不像出使*,倒像要急行军打仗^。

    出使队伍里的礼部随员们很少这样辛苦的赶路^*,难免有微词*,好在国公大方**,给的补贴丰厚,倒也没人敢多说什么。

    队伍最前方不是此次担纲护卫主角的翊卫^,而是二五营的学生们^,在经过西凌时,这群学生提前赶到等在路边*,一力要求跟随太史阑^*,太史阑觉得他们多点历练也好^*,当即也令他们编成队伍^^,算作她的亲随*。

    太史阑的听力还是忽好忽坏^,而且很诡异的白天不行晚上行^^,说话还是没声音**^,她习惯了倒也无所谓*,跟随她的二五营的人也无所谓*^,反正她本来就话少^。

    急行军是太史阑的要求^*,她对出使这样走过场的任务很没兴趣**,心里只牵挂着景泰蓝^,只想早点办完事去丽京*。她心中总有些不安^^,觉得那女人生产前后必然要出些幺蛾子,她不在景泰蓝身边不放心^*。

    这一日已经到了大燕边界^^,稍稍停驻*,明日大燕方面会派出使节来接*。

    当晚在最靠近边界的一座小城住宿**,照例三千军马在城外搭帐篷*^,太史阑和容楚带护卫住进县衙。

    晚上容楚坐在她屋内,看看她,笑笑^,忽然道:“你这哑*^*,哑得倒确实是时候?!?br />
    太史阑到晚上^,听力会好些**,她靠容楚坐得很近*,扬眉以示询问*。

    “我刚接到消息***?!比莩?**^,“听闻大燕内部现在也不稳^,对于我的出使,大燕朝廷持两种意见*,一种以大燕皇太孙纳兰君让为首,表示应该和我南齐交好*^,敦亲睦邻为上*,何况两国相争不斩来使^,自然要好好接待使节;一种以大燕右相沈梦沉为首^,认为我南齐近来国势微乱*^*,正有可乘之机^^,偏偏出使的两人^,一个是传闻中南齐第一青年名将*^,一个是新近崛起的南齐女将^^。沈相表示,南齐现今将领力量青黄不接*,眼下南齐南疆可能有大战*^,必将更加折损将员力量^*。如果能将这两个南齐新老势力中最优秀的将领留在大燕*,对南齐必将是沉重打击**。必将引起南齐内乱,到时大燕就可乘虚而入^^,趁南齐和东堂交战之际,夺南齐北部领土^^?!?br />
    太史阑点点头*,表示——好算盘^*^。并表现出对这位雄才大略野心勃勃的右相的兴趣。

    “说起这个沈相?*!比莩Φ?^^,“沈皇后的家族中人**^,很早就入仕*^。和大燕皇太孙*、冀北?^?ね?、圣僧梵因并称大燕四杰^。这四个人虽然我没见过^**,不过就我那边得来的资料看^,我倒觉得沈梦沉才是最危险的那一个**?^!?br />
    太史阑挑起眉^。

    “这人原先在沈家并不是一流子弟。入仕的时候是从小官做起^,但短短几年平步青云**,我看过他的资料*,他为官期间*^,大小事务*^,无不处理得完美,是凭真才实学升官至此^^,而不是靠着沈家的地位^*。这点很难得^^?^!彼恍?,“你知道的**,大家族子弟牵扯很多,他这样的出身*,很容易在仕途上遇见各种暗礁^,他入仕之后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本身就能说明不简单*^?^!?br />
    太史阑点点头^。

    “据说沈相最感兴趣的是你^?*!比莩繼*^,“我得了一个有趣的消息*。沈相曾经找过那位大燕著名圣僧梵因*,算过你的命相*,据说得出的卦象让两人沉默很久*。沈相之后便表示^^,你有破军之命*^,所经之处血流千里,将来会是诸国的一个绝大威胁^^^,除掉你比除掉我更重要*。最好趁势力未成之前*,早早剪除^?!?br />
    太史阑挑起眉毛**^,觉得不可思议——大燕至于吗?现在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和容楚比**,怎么会令大燕更加警惕*?大燕也是快完了*^,连一个傻兮兮的糟老头和一个神经兮兮的老神棍的话也信。

    她打手势问容楚打算怎么办^?

    “大燕朝廷争执不休^^^。据说会议已经开了几天^*?*;侍锛岢秩衔焦徽讲徽独词?*。这么做大燕脸面全失^。何况大燕现今也不能算安定^*,据说冀北等藩不是很服管束^^,这种时刻何必惹怒南齐*^,那不同样导致大燕内外作战*^?”容楚哗啦啦翻着情报*,“纳兰君让还说*,传闻里我虽然号称名将^,其实不过是南齐故意渲染夸大**^,是借了我父的威名^,借了晋国公府的威势而已^^。其实我本人是个……”他回头去找那密信*,举起来认认真真地读*,“男生女相^、阴柔暴躁*,刻薄寡恩*,油头粉面的贵族子弟^?!?br />
    太史阑一笑*,大力点头——然也**!好个油头粉面^*!

    “我怎么觉得他形容的是纪连城**?”容楚有点不爽地咕哝了一句,“搞错人了吧^?”

    太史阑也觉得*^,这形容似乎真的更加符合纪连城^,大燕的情报机构人员^**,能力不怎么样啊**。

    不过回头想来^^*,容楚的声名确实似乎也不怎么样^。他成名早^*,又太快*^^,成名时年纪太轻^*,有些战例听起来和他的年龄不太符合,令人怀疑南齐为他造势^^,他不过是借老子光也不奇怪。所谓油头粉面^^,大概和他当初一边梳头一边杀了五越首领的光荣轶事有关^^,一个在战场上梳头的将军——怎么都觉得有点不是那么回事^^^。

    “纳兰君让认为^,冒着两国交恶的危险和大燕背信弃义之名^^,杀我这个徒有虚名的二世祖*,实在不值得*^。他也对沈相提出要扼杀你的建议表示反对^,认为你不过是一介女子^,再怎么出色^,也不能独领大军掌握重权,绝无威胁到大燕的可能*?!比莩愕阃?^*,“我觉得他这点分析是对的**,你只喜欢揍得罪你的人^^,除非大燕挑衅你^,你不会对大燕产生兴趣。倒是沈梦沉*^^,显得有些过于草木皆兵**?^^!?br />
    太史阑比划了一下^^,容楚点头^,“对*^,我也觉得不对劲**^。沈梦沉身为管军的右相*,不会不知道杀来使会引发怎样的麻烦^,也不会不知道大燕国内目前的局势并不适合多事*^^^。我怎么觉得**,他似乎像在想把大燕的局势搞得更乱一些?奇怪^,他不是大燕右相吗*?大燕乱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不过心中疑惑^^,随口一说**,并不知道自己的推测已经无限接近真相。

    “无论如何*,大燕那边有了这种动念^,我们就得小心了^*?^^!比莩?^*,“大燕皇帝目前还没表态**。纳兰君让和沈梦沉都得他信重^*,很难说谁的建议会获得最终许可^。我们必须对此做出准备*?**!?br />
    太史阑点点头*^。

    “男生女相、阴柔暴躁*,刻薄寡恩,油头粉面……”容楚又读一遍^^,微微一笑**,“既然大燕诸君这般认为^*,我又何必让他们失望**?”

    太史阑撇撇嘴,心想傻兮兮的燕人们,等着被折腾吧^。

    容楚哀怨地看着她,“你什么时候能好*?你这样子我总觉得对着幽灵讲话……”他忽然眼睛一亮^,“幽灵……太史*^,这回出使之路看来没想象中那么平静,你还是别去了吧^?*^*!?br />
    太史阑示意*,“这是圣旨*!”

    容楚又瞟她一眼*^,没说什么^。太史阑以为他已经放弃^,也没在意^*^,舒舒服服躺下来**^。容楚爬到床上^**,扳着她的肩^,叽叽咕咕和她讲:“这边事情办完了*^,和我回国公府去吧*^?”

    太史阑不理*,她不认为近期回国公府是个什么好主意。

    “前几日我那妹子还写信来问我什么时候带你回去瞧瞧呢^^,她说你好有意思^?^*!比莩?^。

    太史阑想起听他说过老国公夫妇,但很少听他说起兄弟姐妹^*,她觉得大家族里的兄弟姐妹往往都是仇人^*,容楚不提,她便也不问*,此刻听他主动提起^^,来了点兴趣**,翻身望着他。

    “我兄弟颇有几个^?!比莩?^,“妹妹却只这一个*,是庶出*,我父亲的侧室所生*。说个笑话给你听^^,这孩子自幼身子很差*^*,险些夭折^*,后来我姨娘带她求助于丽京华严寺**,华严寺主持说这孩子篡命而生^*,体质太阴*,难承人间福禄,必须以男儿身养到十五岁^。自此便改了称呼*^,上下皆以少爷相称*^,当男孩看待*,也便危危险险养大了*^。如今也有十四了,正盘算着要改回她的女孩身份^*,打算先暗示她自己知道。谁知道这丫头做男人做了十四年^^,完完全全当自己是个男人*^,又天性执拗**^,怎么都不听别人关于她是女儿的暗示,一心一意认为自己是个男人*,信中还说她就喜欢英气的女孩子*,要我在外给她留心着,务必也找个未来嫂嫂这样的姑娘给她**,省得被老爷随意配个娇滴滴的大家闺秀。喂*,你身边可有合适的?”

    太史阑听着想笑,觉得容楚一家也是奇葩^,不过这事儿也不算稀奇,人的意识自我催眠*,做了十四年的男孩*^,享受惯了男孩的便利^^*,潜意识里当然不愿意做女人^^。

    不过容楚提到他父亲有侧室*,倒让她有点不爽**,还以为国公府不同凡响*,原来也不能免俗*^。

    她悻悻地对容楚一指*^,示意他快点滚出她的闺房^。

    容楚也就若有所思地出去了**。倒让太史阑有点诧异**,以往他但凡有能进她房间的机会**^*,那必然是要黏黏缠缠摸摸靠靠的*^,哪怕在她床边滚三滚也是好的*,今天怎么这么爽快*?

    不过她连日急行军般赶路**,到晚上也觉得疲倦^,翻个身就睡着了^。隐约听见外头容楚出门后对周七道:“请来客在外厅等我^?!?br />
    原来他是有客人^,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客来拜访*?以容楚的身份,一般人轻易不得见,更不可能在这大晚上的接见,难道来者身份不一般*?

    太史阑也就是想想^,不打算操心,反正容楚在*,她就是蛀虫**。

    这晚她睡得特别香**^,一改前几日辗转反侧睡不好的毛病*^,因为她梦见了景泰蓝^*。

    她梦见那小子高踞宝座之上^,一脚踩着宗政惠^,对她咧嘴笑,“麻麻^^,你不用担心^,太后凉凉我搞得掂?^!?br />
    太史阑心情愉悦地醒来^,觉得景泰蓝就是好*,知道她烦心^*,托梦让她宽心来着^。梦里一定就是美好的将来^^,小子踹倒妖婆*^,占稳南齐江山*。

    她睁开眼*^,四面还是暗沉沉的^,她有点奇怪*,生物钟告诉她这时候绝对不早^^,但天色怎么还这么暗**?

    她又闭上眼睛,躺了一会^^,但终究还是躺不住,因为她觉得她完全睡够了^,而且她也觉得四周静得诡异*^,没有人气的感觉*。

    昨晚明明一个大院子都住满了^^。现在人到哪里去了*?

    太史阑一骨碌起身^,穿好衣服*,她不用任何侍女^*,身边就一个苏亚,她也不要苏亚做侍女的事情^^,什么都动手自己来^^^。

    她穿衣服的时候停下来嗅了嗅*,觉得屋子里的气味似乎有点怪异。

    随即她撑开窗想看看天色*,窗子一拉^,啪嗒一声*^,掉下一块什么东西,然后一抹刺目的光线射进她的眼睛^^,她赶紧用手挡住眼。

    挡眼睛的时候她已经知道不好——这明明是阳光^!而且这么亮,最起码是接近正午的时候了!

    果然一低头*^,看见一块黑毡布落在地上^^,这东西先前盖在窗子上^,遮住了阳光*。

    太史阑哗啦一下拉开门*,外间**,苏亚直挺挺地坐着*,早就起床的样子^*,却根本没叫醒她^,看见太史阑出来,苦笑了一下低下头*。

    太史阑瞧她一眼^,快步出门^,外头还有人,二五营的学生和她的护卫都在,但是……

    所有人弓腰曲背^*,轻手轻脚^,贼样走路^^,气音说话*^。

    她听见拐角处于定在悄声问雷元*,“什么时候可以开中饭……”

    “那边说不行^^,不能吵了大人……”雷元的大嗓子硬憋着听起来让人担心他便秘**,“要咱们等大人自然醒……”

    “可是兄弟们从早饭就开始没吃啊……”于定苦着脸*,“咱们的还好说,还有一部分翊卫的大爷呢^^^!?br />
    “他们留下的人少*^,再说这是那位的命令^,他们要不满去找国公嘛……”雷元无奈地挠头*。

    “我说这位是怎么忽然冒出来的^?还有国公为什么跑那么快?”于定问雷元。

    “我怎么知道^^,听说昨晚连夜赶过来的,一来就用拐杖敲了国公^,国公一大早就跑了,连老婆都不要了还管得着你我……呃*!崩自素缘谜鹁,然后就看见一个人从他身边过去了*。

    太史阑……

    于定雷元大眼对小眼^,半晌齐齐一跺脚^,“糟了*!”

    ==

    太史阑大步向外院去^,她没听见那两人的悄悄话*^,不过从神情上来看也知道有坑爹的事情发生了^*,而且她敢用容楚的脑袋打赌*,容楚一定已经先跑了*。

    容楚应该知道丢下她只是自讨苦吃^,但依旧跑了,说明肯定出现了一些他也不愿意面对的人和事***。

    当然这人和事自然没有危险,否则他也不会丢下她^。

    太史阑快步走到吃饭的前厅*,就看见护卫们大多愁眉苦脸地聚在一起^,一个个揉着肚子饥肠辘辘模样^^。

    店家倒是想送饭**^,但是却被一些陌生的家丁给阻在院子外,探头探脑**^。

    院子里有些不太熟悉的人,这些人看见她*,忽然都快步跑了*。

    诡异*,什么都透着诡异的气息^^。

    太史阑正要召来于定雷元等人问问到底怎么回事^*^,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妇人*,气喘吁吁地由两个少年给扶出来*?*?茨欠较?^^,明显是奔她来的*。

    这就是昨晚贵客^?

    这就是今天害她睡过头^,然后被男朋友抛弃的罪魁祸首*?

    太史阑不动^,双手抱胸*,等着目标物的接近^*。

    对方是个五十上下的妇人^*,衣着庄重华贵^,标准贵族老太太装扮^^,一左一右两个少年和她面貌有点相像**,看起来应该是母子。

    妇人在她面前站定**,先捂着胸口喘了几口气*^*,她身边的少年急忙给她捶背,一边偷偷瞄太史阑^,眼神好奇*。

    “你这孩子,跑这么快做什么^!你能这样跑吗?”那妇人气喘匀了^^*,开口就责怪**。

    太史阑听力不好使,不过她以不变应万变*,还是那万年面瘫表情^。

    妇人倒也不打算要她回答^,此刻才开始上上下下打量她^,看了头发看脸^^,看了脸看手指,看了手指看衣着**,眼神越看越失望,眉头越皱越紧*^。

    半晌她转头对身边少年道:“听说你哥这回选了个女人很奇怪*,如今看来*,何止奇怪,你哥是不是打仗的年头多了^,连男女都分不清了^^?”

    她自以为悄悄说话^,奈何那嗓门不小^,所有人都听见了^^。

    两个少年尴尬地低头***,呐呐不语*,一旁跟过来的太史阑其余护卫脸色都不好看*,苏亚怒道:“夫人^^^,请你注意措辞^!”花寻欢如果不是杨成史小翠拉着^,大概就要上来暴打了^^。

    那妇人就像没听见^,又叹了口气^**,道:“可怜我那姐姐……不知多失望呢……不过也没办法*,木已成舟……这也不是我该管的事^?*!币槐咦?,看着太史阑*^,正色道*^,“我既然受托来了,少不得要照顾你^,听说你领了圣旨要去大燕出使^?一个女人何必做这样的事?三公怎么想的^**?何况你还……我那姐姐,哦国公夫人已经让国公上书,请求让你不必出使大燕*,当然现在长途跋涉回丽京也是不妥的,就留在这里,住到我府邸里去,好好休养一阵子*,等楚儿出使回来再一起回京交卸差使便是^^^^!?br />
    她巴拉巴拉说完,再上下看看太史阑^^*,目光着重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落了落,皱皱眉道:“你这身子^*,走路还这么快^^*,真是武夫一样*^^*;褂心阏庑┗の?,难道不知道你的情形吗^*?还让你这样满院子乱跑^**?楚儿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调教得身边人^?”

    太史阑抱胸瞧着她——奶奶你在说什么**?

    苏亚等人茫然地瞧着她——啥意思^?哪里不对了^?国公一大早跑了^,留下话说要尽量尊重这位夫人的意思^,而这位奶奶一大早派人守在门口^,不许人说话^*,不许人动作,甚至连主子的窗户都给遮黑了^。各种莫名其妙,现在又来责怪他们,到底哪里不对*?

    妇人瞧瞧面瘫太史阑,又失望地叹口气*,回身和儿子咕哝*,“这脸板的*,我怎么觉得我是来要债的*?”

    两个少年再次深深地低下头……

    太史阑看这老太眼神不住在她肚子上溜^*,不知怎的觉得毛骨悚然****,她不想在陌生人面前暴露目前的聋哑状态*^^,又急于追上容楚问个清楚^。勉强扯扯嘴角^,做个笑容,转身便走^。

    她被拉住*。

    “你这是怎么回事^*?有没有听我说话*^?”妇人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你走什么^?还有你这步态^*,你这衣服*,你这鞋子。没人告诉你这段时间很危险*,走路要小心吗*?还有你束这么紧的腰**,就为了好看*^*?有危险怎么办*?还有你这鞋子*,居然是靴子*!滑倒怎么办^?快换上我给你带来的裙子和软底便鞋**,然后上我带来的马车,回我府里躺着去!”

    太史阑拂开她的手——她才没兴趣和一个鸡婆唠叨*^*,容楚就是因为这魔音贯脑才吓跑的吧^**?

    “哎你站?*?*^^!”妇人看太史阑当真淡定拔腿,眼睛越瞪越圆——啊^,这个侄媳妇***,比传闻里还古怪*^^!她那可怜的姐姐^^,白欢喜了^!

    “你给我站?^*!”眼看太史阑听而不闻大步而去^,妇人跺跺脚^,厉声道*,“朴儿^!杉儿^!给我拦下她^*!”

    两个少年应声而出^^,身影一闪便扑向太史阑^*。

    与此同时苏亚花寻欢火虎等人纷纷怒喝^^,冲上便拦**。

    “反了!反了你们*^!”妇人顿着拐杖怒喝^*,“你们怎么做护卫的^!你们主子怀孕*,本夫人前来接她回府疗养*^^,你们敢拦?”

    ……

    一瞬间苏亚的腿踢到一半^,花寻欢的刀竖在头顶,火虎的爪卡在半空^,于定的剑一定*^**,雷元的锤险些砸了自己的脚^*^。

    连同涌进来准备大打出手的护卫们都傻傻地看住了太史阑。

    太史大人怀孕了*?

    好劲爆的消息!

    再看太史阑——一脸淡定,好像对这句话毫无否认的意思^。

    真^?的*^?

    太史阑只是没听见而已……

    护卫们却已经不敢出手。连苏亚几个也犹犹豫豫——国公确实和太史大人过从甚密啊^^,两人私下相处的时候也多^,难道某年某月某一天*,国公偷上太史床^*,哦不太史压上国公身**,然后春风一度珠胎暗结?

    这个这个……那个那个……从某人啥也不在乎的行事作风来看*,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

    瞧当事人那一脸从容^*,啊**,好事就这么来了!

    所有人这下真的不敢动了。

    难怪国公居然会抛下太史大人跑了^*。

    难怪国公要他们服从这位夫人^^。

    敢情国公自己偷吃搞大了人家肚子*^,怕老夫人责罚,也怕太史大人迁怒*,干脆脚底抹油溜了?

    既然是国公家亲戚^^*,听口气还是国公的姨妈*,自然是可以放心的^^。

    护卫不敢再动*,那两个少年却是高手^,道声“得罪”*^,一个锁住了太史阑的肩头**^,另一个便点了她的穴道^。

    太史阑没感觉到这些人的敌意^,也就没准备出她的杀器们^^,结果猝不及防,瞬间着道*。

    她愕然挑起眉毛——这叫什么^?神展开?

    “这女子性情这么倔强,楚儿的眼光真差……”妇人咕哝着**,挥挥手,一辆马车长驱直入**^*,妇人指挥着两个儿子,把太史阑往车里一塞^^。

    “跟我回府去养胎^^^!”

    ==

    马车砰砰地关上门**^,眼看着就要把太史阑给拖走了^*,苏亚等人急了——这怎么行?赶紧上去拦*,妇人瞧着她们,倒还有点满意的样子,一直紧皱着的眉都展开了些*,点点头道:“嗯*。先前说你们不像样*,现在瞧着倒还忠心^。对**,仆从就该有仆从的样子*^,那就跟着你们主子一起去府里伺候吧,也不差你们这口饭吃*^!?br />
    说完很有气魄地点点头*^,道“后头那辆牛车给他们坐*!”顺手咔嚓一声上了锁^,自己上了另外一辆车*。

    火虎一边眉毛高一边眉毛低地瞧着妇人背影**,嘀咕:“这算哪根葱*^?下人^?太史阑都没把咱们当下人看*!信不信我立刻砸了这锁*^*?”

    苏亚摇摇头*,一边和花寻欢商量^,让她和杨成史小翠带着二五营其余学生还是留在客栈*,等着接应或者消息传递*^,一边拉火虎上了车*,“别^*,好歹是国公的长辈^*,给人家点面子^*,瞧瞧再说^?!?br />
    “国公也是,太不像话!”火虎大骂,“主子怀孕了也不告诉我们**!还就这么自己跑了**^!这合适吗**?”完了又开始搓手笑**,“嘿嘿**,嘿嘿^^,景泰蓝刚走^*^,这边又来个小的,速度很快啊国公威武^!”

    苏亚皱着眉头^,觉得奇怪,她算是太史阑身边人^,这怀孕总该有点蛛丝马迹^*,怎么一点也没发现^?

    但无论如何*,既然主子传出这个讯息*,倒不可造次*^^,出使也不合适了^*,国公想必也有让太史大人在此休养的意思,又怕太史大人犯倔脾气不肯,所以干脆溜了^?

    护卫们觉得*^,既然这样*^^,那是该去养一养^。

    太史阑在里头把车门敲得砰砰响^,苏亚火虎等人就好像没听见……

    太史阑在车里翻个身^,自己也觉得奇怪*,按说她被掳**,苏亚火虎她们无论如何也该出手抢回来*,怎么都没动静**?还有刚才大家表情为什么都那么诡异*?都盯着她肚子看干什么*?

    太史阑叹口气*,开始觉得残疾人就是悲哀^^,她的聋哑状态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

    她最近已经发觉*^,在黑暗状态下^,自己的听力好像会好些,而且这种状态是慢慢缓解的,虽然慢^,但是有进步*。她怀疑所谓天谴**,其实还是一种邪术或者药物^,也许和她那日踢破的墙壁有关,她就是在踢破墙壁之后忽然失去听力和语言能力的^。

    马车微微晃动*,四面封闭只有头上有天窗^,她也懒得挣扎^,没感觉到恶意就先走着瞧。干脆闭目练功^*,按照容楚的交代,从粗浅的内功筑基之门开始练起^。

    她心知她练武太迟^,速成很难,不过尽量强身健体罢了^^*。她在乾坤阵里狗血地吃到了所谓灵丹^*,但因为没有强大的内元做支撑*,所以也没有狗血地发生内功霍然提升三十年的奇迹,只是感觉到体内时有灼热之感^^,身体似乎比以前轻*,容楚给她把过脉*,说药力不能完全发挥作用^,一部分流失*,一部分沉入丹田*^^,等待以后她内力有所增长之后再补益*。真正能发挥的药力大概只剩下十之二三*。

    不过容楚说*,圣门的武功轻灵诡异^^,所练的丹药也以促进这方面的能力为主*,所以如果运用得好^*,她倒是可以在提气轻身方面有所进步*。

    太史阑很满意^*,打得快而且跑得快才能东方不败。她有铁臂铁腿复原术*^,有毁灭感知人间刺^,再有高来高去逃跑第一功^,够了^*!

    太史阑运气了一会**,将那一缕细细的气息按照固定的轨迹纳入丹田*^,运行一周天*,正要结束,忽然闻到一股奇异的气息^。

    她睁开眼,就看见自己面前两道极淡极淡的红色气流^*^。

    太史阑一挑眉——内功气息也会有颜色*^*?传说中练到极致就会有白色气流*,也没听过红色的啊^*^。

    红色倒像什么妖功^^^。

    这点气流随即消失**,她又等了一会*,没有出现*,她试着又吐纳一遍^*,再睁开眼睛^^*,果然发现自己吐纳的气息微呈淡红*。

    那就是自己体内有问题**?

    太史阑没觉得体内有什么不对,她仔细闻了闻那气息,似乎有点熟悉^。淡淡的灰味**^,带点微甜*^,让人想起一些阴暗而沧桑的东西……

    她忽然就想起了黑暗中的乾坤殿**。

    乾坤殿给她的第一感觉是光明堂皇的^**,真正像天外来客^^,但是一暗下来**,就好像换了一个殿^*,那种阴森诡异又忧伤的气息瞬间笼罩全殿^,像是天堂之下,地狱里的恶鬼被忽然放了出来*^,四处尖叫游走^*。

    阳光下的乾坤殿是天堂,黑暗里的乾坤殿是地狱***,这种明暗转换的感觉,让人想起来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太史阑很自然地又想起那件诡异的红色礼服^*,那件衣服她在滚出去逃生时就已经脱下^*,她还记得她曾经用牙齿撕扯过衣服的领口^*,感觉到吃进去什么东西^**,但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

    难道现在体内的红色气流^*,和这东西有关^*?

    太史阑又想起景泰蓝,小子在殿内被莫名卷走**,又安然出现。那卷走他的白光,和堂皇的乾坤殿^,妖异的礼服给她的感觉都不同,她觉得那仿佛是一种特别的存在*,是那个大殿里的第三方势力^,或者也是最弱势的一个*^,只能在两者停顿的间歇出现^。

    那白光出现似乎只是为了景泰蓝,事后她曾问过景泰蓝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小子神情很模糊*,说似乎说了很多*,但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有个声音反反复复在他耳边道:“当妖红的血流过玉阶,你会在该想起的时候想起^^,记得到时候为我开启这道门*^。你若忘记**,南齐万年基业必毁*?*!?br />
    太史阑听着这神神鬼鬼似预言似警告的话,只觉得不安?囱幽堑腊坠庵谰疤├兜纳矸?,这也是它直奔景泰蓝而去的原因^*,但玉阶应该指皇宫**,白光口中的门则应该指的是乾坤殿甬道尽头的图腾^,两者相隔千里***,怎么打开*?

    有些疑问^,只能慢慢等时光揭开*^。

    太史阑继续闭目调息^,淡红的气流在她面前缭绕*^,望去平添了几分诡异**。

    那位妇人打开车门时^,看见的就是这副景象*^。

    然后她险些发出一声惊叫*。

    “这是什么?”她瞪着那红色浮沉的气流^^。气流如两条红色小蛇^,在太史阑眉目间游动*,映得太史阑神情似有扭曲*^,恰好车内光线昏暗,太史阑又一动不动坐着^^,望去妖气横生*^。

    “天哪你是不是练邪功^^?”妇人瞪大眼^^,捂住嘴*^^^,“你身怀有孕**,还敢练邪功^^*?你这不是要孩子的命^^*?不行不行^,我要写信给姐姐^^^,这媳妇怎么回事^*?来人**,来人^,给我加派守卫^^!”

    太史阑睁开眼^^*,妇人只觉似有两道冷电射来^*,惊得又后退一步^。

    这妇人府中也算武勋世家,她的夫君*^,容楚的姨夫^^,是折威军军器监*,正四品上的职位,不算高**,却是肥缺*^*,家中子弟都练武^*,她也知道武功该是怎样的*,就没见过能吐纳出红云的。

    妖异^^!

    这个侄媳妇各种妖异*^^!

    ------题外话------

    国庆第四天快乐啊^,晚上咱们一起贴吧活动哈^^。

    上个月点数没凑够月票的亲,有空瞅瞅自己的口袋^^,瞧瞧是不是凑出票来了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2》,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二章 跟我去养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2并对凤倾天阑第二章 跟我去养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