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凶悍回归的皇帝

    景泰元年九月*^。

    丽京西北*,永庆宫。

    傍晚的时候开始下起了雨^*,到晚间变成暴雨,雨水从明黄色琉璃瓦下成片地倒挂*,在檐下铺开一片烟光迷离水晶帘。

    永庆宫刚刚修葺过&,迎接陛下住进来养病^,此刻殿堂楼舍虽然在雨幕中泛着油漆的亮光,四面却黑沉沉的^,少有灯火*^。

    永庆宫人都知道,这是新近负责驻守永庆宫的乔指挥使大人的命令*^^,她说陛下大病初愈^,不喜见光,不允许晚上点亮灯烛,以至于一到晚间&&,永庆宫只有她的宫室灯亮着*,陛下的宫室里只点着一支蜡烛^,远远望去阴惨惨的。

    永庆宫已经多年没用*,里头的宫人以前没见过皇帝**,接到这次的任务原本是很荣幸欢喜的&&&,但很快她们都发现,哪怕皇帝来了^,她们还是见不着^。

    皇帝第一天以宝轮御驾送至&*,车子直接驶入内殿&,为此拆除了大多数的门槛,乔大人对此的解释是陛下不能见风。所以跪在道两边的宫人&,看见的就只是车内被抱出来的孩子的背影,从头到脚裹着巨大的明黄泥金披风。

    来了之后皇帝陛下也足不出户*,每日的公事由乔大人一人送入殿内^,待皇帝阅览完后再送出^,皇帝办公时不允许任何宫人随伺在侧&&,其实不仅是办公事*,用餐、睡觉、洗澡……所有事情^*,永庆宫的宫人都不能插手*,自有皇帝带来的宫人伺候。

    曾经有眼尖的&^,懂点规矩的永庆宫人^^,看见乔大人捧进去的折子是勒过红的^^,出来还是勒红的折子^,没有任何变化&。

    勒红就是已由三公以红字拟定初步处理意见上呈的折子,等待旨意批复&*。但这些折子上&&,似乎没有批复&。

    宫人想着皇帝还小,或者这就是走个过场。只是从那日后,永庆宫人连站在殿外伺候的资格也没了*,他们被勒令^,必须远远避开皇帝陛下经过的一切地步&,以免给陛下过了病气。

    好在皇帝陛下不出来,众人只要不接近就好。

    今夜的雨势很大。

    乔雨润负手立在廊檐下看雨^&。

    她看起来很平静,唇角依旧笑意微微,高贵又从容&。但四周的西局探子&,都感觉到女主子今晚很不对劲&。

    她的身上,透出一些凌厉肃杀的气息&^,在这阴冷的秋夜里&*,和这大雨一般呼啸扑来&。

    西局太监们都小心地往廊柱后又缩了缩^。

    乔雨润也没有在意&。

    她确实很烦躁*,很郁闷*^*。

    因为她今天下午得到了一个消息。李扶舟已顺利击败四大世家,就武帝位^。

    这是个好消息^*^^,可是随之而来的那个消息对她来说就不太好了^。

    武帝就位当日&^,立武帝世家女弟子韦雅为家主夫人,并不限期闭关。

    乔雨润看见这个消息时,唇角欢喜的笑容瞬间冻结。

    韦雅……韦雅是谁&*?

    她甚至没听过这个名字^!

    如果这个名字换成太史阑她还觉得能接受点,可是为什么却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弟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

    扶舟怎么会随随便便定了终身*,立了家主夫人?她了解李扶舟&,他的夫人,就算不是她乔雨润^,也该是太史阑**,否则李扶舟宁可终身不娶^&。

    乔雨润只觉得心里乱糟糟的,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呼啸盘旋*,冲撞出无数空洞,射进这夜冰凉的雨。

    她无法探听出武林大会到底发生了什么,武帝世家也封山了,她只隐约知道,当日,太史阑和容楚都曾上山&,乾坤阵曾出现异动。

    这个结果&*,和那个到哪哪被破坏的天煞星太史阑有关吧&?

    乔雨润静静看着雨*,宽袖下的手掌*,无声无息扭成一团*。

    太^^!史!阑**!

    世上为什么要有这个人!

    她毁了她还不够&,还毁了扶舟&!

    满腔的恨意是这一刻的雨,当头倾下*,恨不得将大地浇个透湿,或者将那个假想敌穿成千疮百孔。

    西局探子们瞧着乔大人背在身后的袖子&,袖子颤动起伏,不断发出骨骼折转的格格声响*。

    那是乔大人暴怒的标志^。

    她最近在练习一门邪异功夫*,所有的功力都在这双手上,每日里把自己关在门里^,谁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有时候有些西局太监接近*&*,会听见里面拼命压抑的痛苦的喘息声^&&。

    跟随乔雨润很久的西局老人都知道&,乔大人聪明^,却因为多年宫廷生活,有点娇懒&,素来不肯吃苦,她在这个职位上*,曾经有很多机会学习武功&,可是她就是不肯学&&,说太累&,也会伤了骨骼和形体&。大家都明白&,女人嘛*,总是害怕练武影响身材和肌肤&。

    但自从她上次回京&,她突然学起武功来了^&,专门找一些练法阴毒&,但可以速成的功法来练^。但凡这种功法都很损阴德,本身也要承受巨大痛苦^,可她竟然承受下来了&。

    西局太监对此表示理解——因为她曾经练武最顾忌的理由*,如今已经不存在了。而新近在南齐崛起的那个女子*,已经逼得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乔指挥使,不得不破釜沉舟**。

    乔雨润自从回京&,得太后恩宠不减&,她的副指挥使的副字已经去掉^,正式取代康王&,成为西局的领头人&。而康王&^,目前被软禁在王府里^,等待进一步的处理,不过看太后的样子,似乎也没打算怎么样他*,尤其最近,随着太后身子日重&*,还几次召康王进宫陪着说话来着^^&。

    但无论如何&,康王对西局的掣肘不存在了,这是乔雨润的胜利*^,可是她并不见得如何高兴。

    因为大家都知道&,她的胜利^,等于还是太史阑给她的,是太史阑打败了康王&,才给了她捡漏的机会*。

    这也是心高气傲的乔雨润&&,同样不能接受的。

    乔雨润没有注意属下们鬼鬼祟祟的眼光&,她心情乱糟糟地想了一阵李扶舟的事,勉强按捺下来,逼自己去想想当头的大事^*。

    关于太后生产的大事。

    按照彤史和宫局记载的档案^&,太后临盆就该在这个月^。太后如今也露出了即将发作的模样^。一切都合情合理^。

    只有她知道^^,其实不是这么回事**。

    发作是做出来的假象^,宫中忙忙碌碌待产其实也没必要这么早^,但如果不这么做^*,只怕有人就要生疑了*&。

    太后一直在吃药,想要在生产日期上有所控制。她为此曾在西凌寻到千金名医,给太后开了药方。

    现在太后在和她商量*,要在最近的日子里生产^,可是因为最近太后屡屡生气*,伤损内元*,胎像不稳,如果再用药,很可能会一尸两命*&。

    太后要的是妥妥当当生下这个孩子*,冒险她也是不愿的。

    她为此又令人秘密在全国寻找千金圣手**,可是她发现*,事情好像出了变化&*。

    她找不到千金圣手^,她派的人上门时^,对方不是出远门了就是搬家了&,这些平日里不出门的名医^,就好像接到一个统一的通知^*,忽然都不见了&。

    她想要往宫中送擅长催产的婆子^^,也送不进去,三公以太后临产,要加强宫禁保卫为由,不仅不许再添任何新人,甚至将一批她们已经用惯的老人也按上各种罪名赶了出去。

    太医院似乎也不受她们控制了,太医院院首因为贪贿被弹劾^&,证据确凿&,当日就被削职下狱&*&。

    太后吃下的慢性催产药并没有发作*,胎像反而越来越稳。

    一切都朝着糟糕的方向发展,更糟糕的是&,她感觉到这似乎是一群人在背后的动作&,这一群人,必然是手眼通天势力雄厚的人物^,否则仅仅那令天下名医都失踪的事情&&,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太后难免焦灼*,不住催她想办法*。大腹便便的孕妇&,生理到心理都很烦躁^,乔雨润因此压力也很大。

    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只觉得黑暗中似有一张凌天巨网*,正无声逼来&^。

    女人……女人天生就处于劣势么&?哪怕已经掌握了最高权力*,在男权集团面前,依旧无能为力&?

    她重重地哼了一声^,拂袖,转身&,进殿^。

    里头还有个可以出气的玩意&!

    她转身时^,所有西局太监都立即低头,低着头&,却又用眼角&,悄悄地瞥她的步子。

    乔雨润分外宽大的裙子下*,隐约腿型有些不对,走起路来一起一伏,鞋子拖着地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

    又过了一刻钟^。雨势越发大了,乔雨润还没从皇帝的正殿中出来,从那一点如豆的灯光来看&&,皇帝陛下也没休息。

    永庆宫老宫人孙三,怕正殿的风灯被风吹落,带人拿了梯子,要去拧紧固定风灯的卡扣。

    他的请求得到了正殿值守的西局探子的批准^,孙三带了几个小太监^,把梯子放在阶上^^,冒着斜打进来的雨,颤巍巍的要往上爬&&。

    “师傅,你不方便,我来**?&^!彼耐降苄】底痈辖舴隹?,自己三下两下爬上梯子*,拧紧了卡扣^*。

    外头的风雨扑过来&,小康子被雨水打得有点窒息^&,忍不住回头躲避风雨**。

    他一转头,正对着正殿的门^^。正门是一排隔扇门,门的上方有透气的窗格,窗格比较宽大,他这位置**,正好能透过窗格看见正殿上方的宝座。

    他看见殿内^^,灯前*,三岁的孩子怯怯地坐着&*,乔雨润正站在他身前,伸手指着他鼻子*,疾言厉色*&,似乎在骂着什么&。

    小康子一呆^。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

    乔大人在骂陛下^&?

    他呆愣愣地瞧着^,忘记了宫中不得窥探正殿的严规*,殿内的乔雨润却似有感应,霍然回首&,正和小康子眼光对个正着。

    乔雨润眼色一厉。

    小康子如梦初醒,顿时自己闯了大祸^,惊得一下便要从梯子上蹦下来^,殿内乔雨润已经衣袖一卷^,指着殿外&*,尖声怒喝*,“杀了他^!”

    她尖利的声音从殿内穿出,惊得永庆宫的太监们魂飞魄散&*,小康子不顾梯子高^,蹭一下往下跳*,一边大叫^,“救命——”

    “哧?!?br />
    剑光和电光同时亮起,自朱红的殿柱后穿出,爆出一抹激射的星花^,刺入小太监的后心&^。

    “砰**!毙】底哟犹葑影虢卮λは吕?,摔到阶下,大雨哗哗冲下,他后背鲜血化成无数血蛇&&,在雨水中缓缓游开,不见^。

    四面静若寒蝉,老孙三躬着背*^,僵住不动了。

    “砰&?&!币簧?**&,殿门被重重推开,乔雨润快步走了出来,看也不看那些太监,走到阶下*,伸手拎起小康子*,眼看他还有一丝气息&,单手在他喉间一勒&。

    小康子喉头立即现出一抹可怖的青紫之色&,边缘还泛出血点,血点迅速向上蔓延**,半张脸瞬间变成红紫色^。

    雨夜,黑殿^^^,满地的血&^,半红半白的可怖的脸^。

    一股浓重的杀气和血腥气同时蔓延^^。

    阶上的太监们还维持着刚才的动作,有的弯背&、有的躬腰*,有的抬腿&,有的扶梯*,都定住了。

    他们脸色惨白,遭遇此生里最为惊怖的一场噩梦^。

    眼看小康子终于死绝,乔雨润才满意地冷冷一笑,顺手将尸首一扔,啪地雨水四溅*&*。

    然后她回首,在雨地里*,森然回望那些永庆宫的宫人*^。

    以前她到哪都撑伞,从不沾着一滴雨水^,可此刻她无遮无拦立在雨中,脸色狰狞,手中鲜血犹滴,青色的长长的指甲&^,鬼爪一般地一亮^。

    孙三忽然开始颤抖*&。

    他读懂了这种眼神。

    永庆宫的宫人们^,要遭劫了!

    “大人……大人……”孙三抖索着扑上去,跪在乔雨润面前的雨地里*,“饶了我们……饶了我们……”

    他砰砰地磕头*&*,磕得雨水四溅,其余小太监们在台阶上茫然地望着,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雨水溅到乔雨润的裙子*,她下意识地要拎起裙摆&,手指一动*,忽然想起现在自己已经不能款款拎裙了。

    这个认识让她眼底杀气一闪&,弯下身^,长长的指甲顶在孙三额头上,“杀了他们——”

    “不要——”孙三心胆俱裂哀嚎*。

    西局太监们杀气腾腾地从柱子后逼来*。

    远处忽然响起了车马声*&*,声音很大,来得很快^,车轮卷起雨水一路滑行,瞬间就到了正殿门口&**。

    乔雨润霍然回首&,便看见九龙壁后出现一辆马车。

    她微微皱眉*,认出马车上有大司空的标记*。

    永庆宫的防卫^,由西局太监和内五卫中的武卫负责*,其中西局负责内殿&^,武卫负责大门和外堂*,这是太后和三公争执后相互妥协的结果^&。

    三公掌握了外殿的防卫^,自然能随时出入永庆宫*&,不过乔雨润把紧了内殿的门*,以陛下不能过了病气不能见风为由,不许三公进入内殿一步。

    此刻看见三公马车&,在这暴雨之夜忽然出现,她心中有些不安*&。

    马车直行到殿前停下&,西局太监照例拦住^,马车车门一开^,探出大司空章凝的脸,看了看地下尸首,道:“乔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乔雨润不卑不亢施了个礼*^,道:“回大司马,这个太监是奸细^^,刚才妄图刺杀陛下,已经被我等正法,现在正在搜索余党?!?br />
    孙三跪在地下听着,绝望地呜咽一声。

    “是吗&?”章凝立即道,“那我等来得正好^。如此大事&,怎能袖手旁观?武卫们*^!立即搜宫!”

    “大人且慢!”乔雨润张开双臂,挡在马车面前&^,“内殿戍卫由西局负责,西局尽忠职守,已经将乱党全数拿下,不敢劳大人费心&!”

    “乱党在哪里&?”

    乔雨润一指孙三等人&^,“他们合伙作案&!里应外合,意图行刺我皇!”

    “冤枉啊……”一大群太监噗通一声跪下,叫声凄厉^,“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冤枉!冤枉!”

    “西局明察秋毫*,剑下从无漏网之鱼^!”乔雨润森然道,“拖下去,重重拷打^!务必问清这些狗胆包天的混账到底还有什么阴谋*!是否与人勾结里应外合意图不利我皇*!”

    她说到“里应外合”几字*,眼角重重对章凝一瞟&,章凝板着老脸^,冷冷看着她^。

    乔雨润发现乱党却不杀&,又搞严刑逼供这一套&,这回想栽赃到谁身上&^?

    “救命啊……”太监们狂哭乱叫*&,却盖不住乔雨润尖利的声音&^,“你等搭建梯子*^^,窥视陛下寝殿&,意图在高处通过窗扇射箭杀伤陛下,幸亏我身在殿内^,及时护住陛下……”

    “放你娘的屁!”

    蓦然一声更尖更利的童音爆出*&&,恶狠狠截断了乔雨润的话&。

    乔雨润一傻&&。

    普天之下*,她还没听谁这么粗暴的骂过她*,以至于她听见的第一瞬间&,心底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在骂谁&?”

    随即她脸色一白——这声音……

    她霍然转身,正看见章凝阴笑着缩回去*,车门边挤出另一个大大的脑袋。

    她看见那张脸的瞬间,眼前竟然一黑*^。

    乔雨润在雨中晃了晃,颤抖着伸出手,指着那大头娃娃,颤声道:“你……你……”

    “你什么你*?”景泰蓝蹲在车门口,学着他麻麻森冷森冷的眼神^,阴恻恻地道*,“乔雨润&,这是你对朕说话的态度^?”

    阶上一片惊呼^。西局太监也好,永庆宫太监也好**,谁也没真正见过皇帝,此时听见这个“朕”字&,都愕然抬头——陛下不是正在内殿里吗*^?这马车里的孩子怎么也自称皇帝?

    乔雨润又晃了晃*。

    别人不知道她当然清楚,眼前这个孩子,虽然大变样&,口齿伶俐眼神犀利,仿佛换了个人^**,但那眉目神情^*,实实在在就是皇帝^&。

    就是失踪了大半年的皇帝!

    他怎么会突然回来&^,还和章凝在一起&?

    天哪……

    乔雨润脑中一阵轰然炸响*,几乎想立即拔腿就走——必须立刻把这事告诉太后^!

    但是她知道她走不了。

    章凝雨夜携陛下归来,将她堵在了这里^^,让陛下大大方方露脸*^,那就没打算让她出去!

    “乔大人*^&*?!本疤├痘乖诙⒆潘?,根本不掩饰满心厌恶,“朕的面前*^,有你站的地方&?”

    乔雨润抖了抖手^,心中疯狂地闪过一个念头——不承认他是皇帝!继续坚持里头那个才是!不然她也有重罪&*!

    不过景泰蓝一句话就打消了她的想法&,他笑嘻嘻地道&,“朕今天觉得身体大好&,让一个小太监冒充朕呆在殿里&,自己偷偷溜出去转了转*,谁知道运气不好,遇上了大司空的车驾,被送了回来^^。乔大人,你没注意到殿里那个不是朕么^?”

    乔雨润心头一松,又一紧*。

    松的是这个理由给了陛下回宫的台阶&,也给了她台阶&,一个“假扮帝王**,以令诸侯”的重罪她便可免了*&。

    紧的是陛下这番话口齿流利,天衣无缝&,实在不像一个三岁孩子能说出来的*,虽然章凝可以教她&^,但陛下说这话的眼神神情*&*,已经和她印象里那个口水滴答只会偷瞄宫女胸的纨绔相差太大了^,这样的反差,让她紧张&。

    她随即又笑自己刚才是吓疯了,怎么想得出要坚持里头那个才是皇帝?这两人当面一对质&,里头那个立即穿帮*^,她岂不是死罪?

    “是微臣失察&?!彼⒓唇由?,赶紧跪下,俯伏在泥水里磕头*,“殿内灯光昏暗,微臣不敢随意抬头窥视天颜,以至于未能发现陛下已经出宫,请陛下责罚?^!?br />
    她只是随口套话,谁知景泰蓝立即接口道,“朕觉得也该罚你。你乔大人真的好失察哦^。这么一个大活人在你面前*^,真假你都分不出,就你这眼神,怎么能担当?;る薜闹卮笾霸館?这要下次有个刺客冒充朕^,你是不是也山呼万岁*,让他夺了朕的命**,然后出来杀太监撒气*?”

    阶上阶下忽然沉默。

    连雨声都似乎哗啦啦大了许多^。

    众人瞪着眼睛*,都觉得似乎被小皇帝犀利的话劈中&。

    乔雨润被劈得更厉害&,霍然抬头,一瞬间脸色惨白——她知道她要面临什么了&^。她更没想到&,这话是皇帝说出来的^,章凝说还差不多。

    她看看章凝,章凝张着嘴*,老眼瞪得贼大^,比其余人更惊讶&^。

    乔雨润心头一阵冰凉。

    陛下的话不是大司空教的!是他自己说的&*!他……他怎么变成了这样*?这大半年他到底到哪去了*?遇见了谁&?

    “陛下&,微臣……”

    “还有这群西局的太监们^?!本疤├陡静焕硭?^*,又转向那批西局太监^*,“你们号称把内殿守得苍蝇都飞不进去&,朕一个大活人怎么出来的?就你们这群废物,能?^^;ず秒??”

    西局太监们噗通跪倒一地&,连连磕头,却不敢为自己辩解。怎么辩*?内殿确实守卫得苍蝇都飞不出去,没有任何人看到有人出入,但皇帝确实现在是从外面回来*。他们自己都糊涂着,看看面前的皇帝,再看看内殿,那点灯光还亮着&^。

    有人心里有疑惑,却不敢往那个方向猜。无论怎样,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面前的这个才是皇帝。

    “陛下!”乔雨润听着景泰蓝话风不好,竟然是要立刻发作的样子,急忙磕一个头,抢先道*&,“微臣等奉太后之命保卫陛下,从不敢懈怠。今日之事是微臣谬误^,微臣愿意至太后驾前自领罪责&,但请陛下不要误会微臣拳拳之心&,有伤太后爱护之意!”

    她搬出宗政太后,暗示这是太后意旨,景泰蓝若是随意裁撤太后派来?;に娜?&**,便是不孝&。

    景泰蓝眨眨大眼睛,想了想^,“嗯”了一声&。

    乔雨润心中刚刚一喜&,就听见景泰蓝巴拉巴拉地道:“不过乔大人你说什么朕听不懂呀^,母后的意思朕当然不会违背&。你们保卫得虽然很糟糕^,朕好歹还应该给你们一个机会嘛&?*!?br />
    “是&,是&&?!鼻怯耆罂耐?^,“谢陛下……”

    “但朕觉得你们守卫正殿是不行了*&,把安危交给你们朕同意三公也不会同意*?!本疤├督器锏仡┱履谎?*&*,“那你们就戴罪立功吧……先去守卫那个殿,守得好再把你们调回来?*^!?br />
    他肥肥短短的手指一指^。

    乔雨润顿时气歪了嘴&。

    那一片黑压压的低矮的房屋^^^,是永庆宫宫人的集中居住地,其中也有冷宫、下房**、刑房^^、甚至也有茅厕^,给宫人专用的澡堂……

    堂堂西局指挥使&,去给一群永庆宫宫人守厕所看澡堂^^?

    乔雨润浑身发抖*,抵在地面的过长的指甲在石板地上摩擦*^,咔咔直响*。

    她就错了^!

    陛下根本不会把她和西局赶出去!

    赶出去岂不是给了她自由^,让她去给太后通风报信?陛下根本是既要剥夺她的守卫之权*,又要把她强硬地留在这里!

    她被骗了!

    乔雨润简直不敢相信&,三十老娘倒绷孩儿,她自负聪明,竟然被一个孩子给耍了*?

    章凝在一边尽乐了,他先前倒是在车内和景泰蓝商量如何将乔雨润剥权&,又如何合理软禁她不让她出宫^,但还没商量出结果已经到了*,之后的处理基本都是景泰蓝自己的意思,这反应、这智慧、这阴险,老家伙满意得要命,胡子都要飞了起来&。

    陛下当初跑得好呀,一日千里??!这让他留在太史阑身边留得对呀*,瞧这一个模子脱出来的蔫坏^!

    “乔大人你领旨了&?!本疤├痘故悄切γ忻心Q?&,奶声奶气地道*,“明天开始好好做事&,做得好还是会让你回来的*,朕会替你担待,不在母后面前说你坏话^*!?br />
    乔雨润眼前发黑——小皇帝言下之意^,连对她的处置都不打算告诉宗政太后了&^!

    “西局守卫西偏宫&*,”景泰蓝问章凝,“朕这边的正殿谁守呢?”

    “老臣愿为陛下解忧^?&!闭履⒓吹?,“武卫在外殿本就用不着这么多人,可以拨来为陛下守内殿^^*?!?br />
    “那就有劳大司空安排*?!本疤├都傩市矢行籢。一老一小相对奸笑^。

    乔雨润气得眼前发花*。

    孙三是个很有眼力的老太监,眼看逃出生天,赶紧命人过来给景泰蓝撑伞*&,自己颤巍巍跪在马车前^,等景泰蓝踩他的背下车&。

    结果景泰蓝瞧了瞧他都快驼了的背,自己跳了下去&,小靴子立即溅脏了^*,他随意擦擦^&,嘴里咕哝,“这要踩上去^,麻麻会骂我的……”一挥手道&,“自己有腿干嘛要踩人背呢?以后这规矩改了吧&^,垫个凳子就行了^?!?br />
    孙三愕然看着小皇帝,不明白规矩怎么改了^。

    孩子的苹果脸凑在他面前,大眼睛乌溜溜的^,他认真看了看他的皱纹,笑嘻嘻地道:“公公年纪好大了哦*,这么大年纪不要再干这些活儿啦,在宫里养老吧?!?br />
    “陛下这是仁政^^!宫人在宫廷苦守一辈子,实在有违人伦之常&&!”章凝立即两眼放光接道*,“陛下是否打算由老臣拟个章程,令达到一定年纪的老宫人,有家者允许归家**&,无家者就地退休*,由宫中拨付专款养老?”

    “好啊&^?*&!本疤├断肫鹇槁樗档?*,国家福利制度&,要使幼有所依^,老有所养。立即点头,“大司空瞧着办吧?^!?br />
    “陛下……”孙三万万没想到^,今日际遇冰火两重天&,在绝望地狱之前看见天堂的曙光&,激动得老泪纵横*,趴在雨地里哽咽*。

    景泰蓝瞧着老头白发苍苍很可怜,想去扶他起来,章凝却拦住了他,轻声道^,“陛下&^,施恩不可过*&*!?br />
    景泰蓝又想起麻麻说过^,太监是阴私之辈*,近则不逊远则怨,对待这些人应该把握好一定分寸&^。顿觉大司空很有道理&,点点头*,当先进了殿。

    章凝险些又老泪纵横——陛下多么善于纳谏?^?!想那半年之前,只知道脑袋扎宫女怀里吃奶?^?*^!

    武卫无声无息涌了进来,站在了西局太监原先占据的位置上&,西局太监们瞧着乔雨润*,等着她下一步的动作。

    乔雨润爬起身,看看四周脸色如铁的武卫*&^,咬咬牙*。

    忍得一时,捱得一世。

    “走&!”她一挥手,带着西局太监*,默然去了西偏宫*。

    景泰蓝在殿前回身*,看着雨幕里默默而去的黑色的西局太监队伍,那些人像一群黑色蝙蝠,在地上无声地游了过去^&。

    “我真想……”他喃喃道&。

    章凝明白他的意思^,轻轻道:“陛下,会有那么一天的**&?*!?br />
    景泰蓝点点头*,转身进殿*^,章凝看着他的背影*。眼神微微感慨*。

    他听说了景泰蓝和太史阑离别时的情形。知道他自那日哭泣后,当真一滴眼泪也没有再流。

    他出京三十里接到他,第一眼感觉这孩子比起上次见他*,又成熟了许多,好像在一夕之间长大*。

    上次在西凌见到他^,他还在太史阑怀里撒娇,扭股糖般缠来缠去^,这次孤身回京,他不靠近任何人*,步子虽小,却迈得坚决有力而又充满距离。

    他真正开始像一个皇帝*。却让人怜惜。

    章凝无声地叹口气——他开始有点后悔把太史阑派出去的举动了……

    景泰蓝一进殿^,就看见那个缩在宝座上的西贝货。

    乍一看这孩子还真有点像他&,只是大概是因为这样的日子难免受惊害怕,小脸发黄,神情畏怯^,第一眼还瞧着是那么回事^,再瞧就不对劲^*。

    所以宗政惠和乔雨润始终不给他太多和臣下见面的机会^^。

    那孩子一看景泰蓝进来,就惊吓得蹦起来往龙座后钻*,景泰蓝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瞧着*,觉得这大半年被这个窝囊废冒充实在是件很窝囊的事*^。

    “你给我滚出去?!毙』实垡皇植嫜?,威风凛凛地大喝*。

    章凝又拉住了他^,道:“哎,您留着他还有用啊&?!痹谒叩偷退盗思妇?^。

    景泰蓝眯着眼睛**,贱兮兮地笑了起来,一步跳上龙座,对那孩子招招手,“过来?*&!?br />
    那孩子犹豫半晌^,怯生生地蹭过来。

    “你和我母后说过话吗?”景泰蓝问他。

    那孩子想了想*^,点点头示意有,又摇摇头示意很少&。

    “她会靠近你吗*^&?”景泰蓝又问。

    那孩子又犹犹豫豫点头&。

    “哪?!本疤├豆砉硭钏疃运垂词种?&,低低道*,“听着,那下次她如果来,还是你出去,有机会和她撒撒娇^,让她抱抱你哟?*!?br />
    那孩子瞪大眼睛茫然地看着他*。

    “然后你给她肚子一拳哟!”景泰蓝恶狠狠一挥拳^*。

    章凝:“……”

    ------题外话------

    开新卷啦&,快撒票庆祝哟*^*,离结局近了一点又近了一点&^,幸福得泪奔啊啊啊……

    字数少些^,实在最近脖子很不爽*,进入下半年了,天气一冷就没好日子,大家谅解。

    有个小活动通知下*,10月4号晚七点半*,我做客百度言情小说吧,和大家互动*,聊聊书啊八卦啊什么的,据说还有实体书奖品来着*,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玩玩*^&&。

    另外太平洋女性网有我一个专访^*,具体地址我新浪微博上有,或者从太平洋女性网首页的阅读排行榜进去&,大图里找专访&,没看过土肥圆真面目的也可以去瞅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1》,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一章 凶悍回归的皇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1并对凤倾天阑第一章 凶悍回归的皇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