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拜堂?

    “乾坤阵不能随便关闭&,可是我的未婚妻,也不能随便给人嫁了!”

    “什么?”一直关注山道对峙的众人一惊&*,此刻才来得及回看殿中。

    殿中。

    圣门门主老怀安慰地说出那句话,李扶舟神色又微微一震。

    随即他脸上掠过痛苦之色,缓缓道:“婚姻大事,似不可操之过急,还是等……”

    “老夫伤重*,就算能逃过一劫,没个三年五载也养不好伤?!笔ッ琶胖靼谑謂&^,“你和裳儿的婚事却不能再等三年。老夫想要亲眼看着你们立即成亲^^,也算了此心愿*&?!?br />
    “如此对她也太过草率*&*,她是我武帝世家的家主夫人,别的不说*,三媒六聘……”李扶舟还在试图拒绝*。

    “李扶舟*&^!”圣门门主眼睛一瞪,“你都是武林之帝了&*,难道还要说话不算话吗&!你今日休想拖延!”

    “我不会拖延^*?^!崩罘鲋鄣?,“娶她是我一生所愿*。但我更希望是在她清醒的状态下*?&!?br />
    “她很清醒,你没见她一直看着你吗*?”圣门门主冷冷道^,“别在那花言巧语了李扶舟。老夫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你不就是想着那个太史阑吗?你是武林之帝^,你们李家血统高贵*,以你的身份,再娶一个裳儿也不会说什么*。但凡事都有先来后到^,必须裳儿是你的夫人*!”他忽然又叹口气***,道,“老夫已经是强弩之末^,老夫如果死了,裳儿心性良善&^,将来难免受欺凌*,若你真不肯娶她,她也必将伤心而死,老夫又何必留她在世上受苦?那便不如我父女双双在此自裁*,遂了你的心愿吧^?!彼低晔终铺?*&,按在太史阑天灵盖上^。

    “别!”李扶舟一惊**&,立即道,“我依您便是!”

    此时外头众人注意力都转回殿中,听见这句*,都不禁一惊。

    圣门门主大笑*,“好!既如此&,你去给我准备着。我女成亲,也不能太草率^*。我知道你这殿中什么都有^,家主继位的喜服也有&,你去找一套大红喜服来&,给裳儿换上,再点两对红蜡烛&,我要见你们喜气洋洋地成亲&^?!?br />
    “好!崩罘鲋垡膊欢嗨?&^,略点一点头,转身进入内殿。

    外头众人瞠目结舌看着事态发展。那人阴恻恻地问:“老爷子,我保证我有办法顺利关闭乾坤阵^,你还不给我过去么^^?”

    “她是你未婚妻&?”李家家主脸色很难看。

    “天下皆知&*!”

    李家家主古怪地瞧了瞧太史阑,又瞧瞧面前的人*,想要评价几句眼光问题*,忽然想起似乎自己儿子也有点问题&。

    “新任武帝已经继位,连我也必须服从他的命令^?&^!卑肷嗡瓜铝?&,淡淡道,“他愿意娶谁,李家上下就会操持婚事。无人有权可以因此关闭乾坤阵。拿整个李家的安危冒险^*?!?br />
    “今日没有太史阑,李扶舟难以顺利继位大败四宗主*!”那人冷冷道*,“你们李家对她的回报,就是罔顾她的意愿^,擅定她的终身*^?”

    “太史姑娘对我李家有恩,我们自会回报。至于你说罔顾她的意愿^,刚才你也瞧见了^?!崩霞抑髦迕?^,“她明明点了头,这可没人逼她?!?br />
    “乾坤阵各种神异&&,你李家不会不知道。此事必有蹊跷,怎么能随意便夺人为妻?”

    “说到底什么未婚妻都是你的说法^,我们只能以太史姑娘表达的意愿为准*&^?!崩罴依霞抑髦逯迕?,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盒^,道*,“李家欠你的情,自然要还*^,且以此物奉上……”

    “那算了吧*?!蹦侨伺葱?,微微抬起下巴*&,冷声道,“世叔!我一直在和你好言商量^*&,没有硬冲^,不是怕了你李家威势,也不是贪图你李家宝贝*。我是在成全你的颜面和声誉^。你可不要再逼我^!”

    李家老家主一惊,脸色微变*,随即冷笑,“这话越说越奇怪了^^。老夫一生坦荡光明*&,有什么隐私之事需要别人帮我成全遮掩的&!”

    “是吗*?”那人又笑了,声音诡秘地道*,“那么二十二年前^,云塘村翠翠家的田垄**,你还记得吗^^?”

    老家主霍然抬头&,眼神震惊^!

    ……

    大殿中步声空洞,慢慢远去,又慢慢回来**。

    回来的李扶舟,手中捧着两件红衣,那衣服不是寻常的喜服*&^,颜色特别浓重,在白光闪耀的大殿中,看起来凄艳如血&&。

    韦雅一直站在殿外,紧紧盯着殿内动静,连底下刚才百姓被挟持事件都没关注,她的脸色越来越惨然&,此刻看见这两套衣服,惨白都开始发青^。

    “我错了……”她低低道^。

    殿外李家老家主一回头看见这衣服,脸色也微变*。

    李扶舟还拿着两支红蜡烛,顺手在殿中长案上点了,红烛的光幽幽闪了起来^^,大殿瞬间红云缭绕**,如彩霞生晕&,殿中人脸色微酡&,无端地多了几分喜色**。

    圣门门主满意地点点头,道:“我知道你这乾坤阵有神异,所有人在乾坤殿中所做之事^,必得终生遵守,否则必遭乾坤殿反噬。是武林中约束力最强的神圣所在。今日三拜过后,也不怕你反悔了去^。把衣服穿起来吧?^!?br />
    李扶舟手一抖&,一朵红云越过他肩头,缓缓落下。

    四面的人都觉得眼睛亮了亮。

    那是一件深红的斗篷样的衣服,几乎没什么式样*&。但色彩浓重近乎诡异,不似南齐内陆所有。在衣服的肩头,袖口&&&,袍角&*,腰侧,以及背心。有五处刺绣*。分别是黄蓝黑青紫五色,绣工精致,却也不是寻常的花纹&,甚至看不出什么形状&,有点像图腾样的东西。但大多形貌狰狞妖异,殿中有风过,斗篷微微颤抖,那些图案便颤动摇曳,宛如瞬间便要复生跃出。

    众人离得远&,看不清这件衣服,却忽然都觉得凛然*,像看见一个久远的时代,迈着沉重的步伐,远远行来,行动间咻咻喘息^^&,带着凛冽的杀气&&。

    李扶舟披上斗篷*,缓缓回首。

    众人又屏息*。

    大殿半白半红*&,烛火颤动里光线曲折诡异,回首的李扶舟&*,忽然也不见了刚才一身锦绣蓝袍的尊贵高华*,显得肤色极白而唇色极红^,鲜明而近乎邪美,他一双眸子深深地望过来,带着一抹微红的暗影,似摇曳了万里江山和千年血火,艳到肃杀。

    众人遥望,忽觉旧日李扶舟似在这一刻死去^^,新诞生的是一团遥远和神秘*。

    太史阑此刻疼痛稍减,微微清醒了些&,震动地瞧着李扶舟,她看见李扶舟长长的袍角远远地曳开去,在亮白的地面血浪般拖出很远,以往她会嘲笑这衣服和婚纱似的有女人气&&,此刻却觉得那红色看着不祥^,似千年万年积淀的英雄血。

    随即她又觉得不对劲了。

    李扶舟好好的穿成这样做什么^?美则美矣,刚才他回首那一瞬间的惊艳,甚至已经超过容楚,但那种邪异的感觉也让人不安。

    当她看到一模一样的衣服还有一件女式的时候&,心里更加不安了*。这件……这件不会是给她穿的吧?

    这是要干什么^^?

    刚才到底怎么回事*^?老疯子说了什么&?

    太史阑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后来发生的事情如此戏剧化,自己的终身大事竟然就这么给决定了**,还是自己点头的……

    不过想不到能感觉到&&,她现在的感觉就是这衣服不能穿,而且那红烛烧的^^,叫她不联想到“洞房花烛夜”也不行。

    圣门门主把那套女式袍子递过来&,笑道:“女儿,你穿上吧^?^&!?br />
    他一直紧紧呆在太史阑身边^,他是怕李扶舟突然出手伤害“女儿”&^。倒害得太史阑想逃都不能&^&。

    太史阑瞧着那袍子^,不伸手,圣门门主哄她,“乖女儿,我知道这样成亲太过简慢^^,有些对不住你?^?墒窃谖涞凼兰壹抑骷涛恢?&^,在乾坤殿内成亲是最为神圣的选择^,并不辱没你。在这里成亲,李扶舟以后永远不能负你*。你要是还觉得委屈^,回头在门里,爹爹给你再补办一个盛大的婚礼,现在听话,???”

    太史阑哪里管他巴拉巴拉地在说什么^,一伸手就推开那衣服。

    不穿就是不穿。她这辈子就打算穿一次红袍子面对一次红烛!

    李扶舟坐在屏风前的宝座上^*&,沉沉地看着她^,眼眸里幽光闪动,一言不发&^。

    圣门门主咳嗽一声,自己觉得伤势沉重*,由不得女儿再使小性子,一抬手点了太史阑软麻穴&,二话不说把斗篷给太史阑兜头套下。反正这衣服也好穿得很*&*。

    太史阑挣扎不得&,心中怒骂。随即又觉得这衣服穿上身说不出的难受,不是沉重也不是累赘*,衣服轻软*,不知道是什么质料,闪着淡淡的光*,十分美丽,衣服上也有淡淡香气,是一种奇异的香,闻起来厚重&^,还微微有些晕眩。

    她有点担心,随即发觉这晕眩只是转瞬的感觉,并不是什么迷香。

    不过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并没有减轻&,反而随着衣服穿好而更加浓厚。那感觉幽深而阴沉&,带着点凉气和肃杀的气息,幽幽淡淡,盘旋缭绕&。她忽然觉得这感受也是有点熟悉的,似乎最近就曾经感觉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她低下头*,咬住衣领^,头狠狠一偏,想要将衣服撕碎^,谁知她这力道不小的一撕*,牙都崩痛了^*,那看似轻薄的衣服还是完整如初,连个齿印都没留下&*。

    “裳儿你这是做什么&&!”圣门门主看见,立即将衣服从她嘴角里夺过去^,太史阑磨磨牙,忽然觉得嘴里咸涩^,她一开始以为牙齿出血^^,随即觉得不对劲,那味道有点怪^。

    难道是刚才衣领里有东西?太史阑想起武侠小说里杀手都会在衣领里放毒药,方便随时自杀*,不禁一惊&&,不过好在之后也没什么异常&。

    圣门门主眼看她如此不合作,生怕再惹出事来&,赶紧把她抱起,往红烛前行去*&,李扶舟也缓缓站起**。

    太史阑一瞧这造型,心中大呼糟糕&^。这要不是拜堂,她真的跟圣门门主姓,姓疯&*!

    拜堂其实在她看来也不算个什么,不就是三鞠躬么?能代表什么&?她爬上谁的床谁才算数&??墒钦馇ふ笕绱斯殴?,她害怕有什么天谴啊誓约啊科学无法解释的事^,觉得无论如何,这个躬只怕不能鞠。

    圣门门主解了她一条腿的穴道^,扶她站直,笑道:“一拜天地^?&!?br />
    太史阑瞧着他嘴型**,出来的果然是那四个字。立马忍痛站得笔直。

    李扶舟也没弯下腰,侧头瞧着她**,眼神沉若深渊*。

    “裳儿你真是太倔强了*&!”圣门门主看她不动*,烦躁地皱眉*,伸手按住她的后颈*,“快拜!”

    他掌心微微使力^^,太史阑的颈骨格格作响,她咬牙&,拼命梗住脖子^,和对方对抗?&&?伤庋纯沟牧Φ滥睦锉鹊蒙鲜ッ琶胖魉嬉馐┘又?,她只觉得脖颈酸痛^,整个背脊都酸痛不堪重负*,而颈骨格格响声越发剧烈,她的脑袋被一寸一寸压下去。

    李扶舟凝视着她,眼底闪过心疼之色&,下意识伸手^*&,圣门门主衣袖一拂*,挡住他的手&&^,怒道:“快点!不然大家一起死算了*!”

    他手上又微微一紧&&^&^。想要彻底将太史阑按下去^。但太史阑如此强项,他又怕自己用力过度伤了她&,想了想,伸脚尖往她膝窝里一点。

    这一点,大汉也得跪倒*&^,谁知道太史阑还是笔直的*,他脚尖倒撞得生痛。

    圣门门主诧异的咦了一声*^,不明白女儿的腿怎么忽然变得铁腿一样*,无奈之下只好用力一推。

    太史阑忽然向前一趴&^。

    “叭”一声她大字型摔倒在地上&,膝盖骨被硬而脆的地面撞得生痛&。

    圣门门主愕然看着自己的手&&,不明白刚才裳儿还拼命对抗,怎么忽然加一点力气就倒了。

    李扶舟神色微微一暗&。

    她拼命反抗^,宁愿自伤,就是不愿和他拜堂……

    太史阑为免拜堂不惜趴地的时候&^,殿外的争执也到了最后关头*。

    某人一侧头看见殿中场景*,眼底怒火顿时腾腾燃烧。

    “我已仁至义尽,尔却不知好歹。我本想悄悄解决^,你非要逼我非常手段?*!彼浜咭簧?^,一把抓住身侧一直低头不语的龙朝,抬腿就向广场西侧人墙奔去&。

    “拦住他!”李家老家主立即大叫,“拦住他!”

    那人影却并没有直接奔向李家护卫天池的人群^,而是在快要到达的时候忽然脚步一滑&,滑到了一直站在殿侧^,痴痴朝里看的韦雅身边&。

    “想嫁他^?”他忽然问。

    “想&!”韦雅毫不犹豫地回答*,答完才惊觉身边有人,一转头骇然道&^,“你……”

    “想嫁他,就帮我*?*!蹦侨艘恍?,“不然你就这么一辈子站在角落^^,为他哭都不敢给人知*!”

    韦雅浑身一震,抬起脸&,脸上已经泪痕斑驳。

    随即她咬咬牙&,道:“西北之北^,一刻钟之后乾坤阵天光挪移&,天池上方会出现雾气可遮蔽视线,天池也会出现方位变化?!?br />
    那人一点头^,忽然一把扼住她脖子&,“借命一用!”将她挟持在手中^,往前一推^,对李家那些已经开弓的射手们道:“射&!射呀&!”

    李家箭手们微微犹豫——韦雅是少主的重要亲信**,今日之后^,就是家主的重臣&,谁也不敢不把她的命当回事。

    借着他们这一犹豫,那人已经推着韦雅上前几步,他脸上易容平平扳扳,瞧上去死气沉沉,行事却决断利落^^,几步一冲,带着两个人^*,既躲了后头追兵^^,又躲了前头杀手。

    此时场上已经一团乱,随着这人终于硬闯李家天池^,人群中一些人也跳了出来&,有从彭南奕队伍里出来的,有那个酸丁,甚至还有和太史阑一起上山的北冥海从属的那批“匪徒”&。

    这些人很快汇聚在一起^*,直奔武帝世家门下,其余四大世家的人都愕然看着^,实在不明白这些彪悍汉子们是怎么混进来的^?

    李家老家主气得脸色煞白,厉喝道:“你这小子^&*!我和你父多年交情*&*,你如今竟然敢硬闯天池*^,大闹我乾坤阵,你是要和我李家彻底决裂么^?”

    “决裂也罢!”半空中男子回头,笑声里也带着怒气,“抢我老婆也要我干看着^?我若再忍气吞声*,便枉为男人^!”

    “不要逼我对你下杀手^!”李老家主怒喝,“外人擅自关闭乾坤阵,也是死路一条!”

    “我自死我的^,关你何事!”那人厉喝&,“让开*!”

    “韦雅*&!”李老家主怒喝*^,“你如何能为敌人虽制,还不速速自裁!”

    韦雅闭着眼睛,脸色苍白,两行清泪缓缓流下来。

    男子忽然冷笑一声^,一抬头^,看见天池已经不远,只是此时面前人墙层层叠叠&,根本过不去。

    他忽然将韦雅往上一抛!

    韦雅身子飞了出去,正向着天池西北方&,一大队李家属下袍袖连卷*,起风云之声*^,要将她托住送走&^。

    李家不愧是武帝世家&,应变能力十分强大,便是此时情况下*,依然没有人跃起搅乱阵型给来者可乘之机,而是远远挥袖出掌&^,以掌风之力&&,要将韦雅托送到安全地带。

    韦雅身子也顺势飞了出去,眼看就要到达安全地带^。众人正诧异对方夺这么个人质似乎没有发挥作用&?忽然眼前一昏。

    一大片云雾起了&。

    天池说是池*,其实水少,只在底下一层^,也不是人工池^,是天生的一个凹坑**,整体也是半透明式,据说乾坤大阵的阵法枢纽就在天池之底,需要李家家主嫡系的精血才可以打开。

    乾坤阵很少开启&,天池是圣物也少有人来,所以很少人知道这天池,会随着阵法的改变而变化云气&。

    云雾一起,眼前视线就不清&*,众人失了方向*,掌力一收*,随即听见韦雅一声惊叫。

    惊叫就在头顶*,众人一惊&&,心想大家掌力都收^,想必改变了气流方向,韦雅可不要因此受伤&,都齐齐再次出掌&。对那半空中的人体托去^。掌力一送,将那人体又送了出去。

    他们出掌的时候,都觉得有点不对——韦雅的身子好像忽然重了许多^?

    随即他们就听见一声惊叫&,却是个男人的声音,半空中隐约有人手舞足蹈^,大叫“哎呀国公你害我!啊啊啊救命??!”呼啦啦飞过他们的头顶*,然后又有一声长笑&,道:“好风凭借力*,送你进天池^*&^!”&,一条人影飞起^,半空中挥袖*,出刀^&!

    小刀。

    小刀雪白&^,薄亮,明媚如女子的眼波。轻轻一闪^,便越过掌风^,追上了那先前被抛出去的人体,哧地一声从他臂上划过。

    一串血珠滴溜溜飞了出来,落入天池!随即噗通一声*,似乎有人也落入了天池。

    “咔!”一声轻响。

    感到不对,摆脱纠缠赶来的李家老家主听见这一声^,大呼:“糟了*!”

    “天池开启了*!”

    这声一喊,众人都一傻,下意识停了手*。

    雾气中有人一笑,对池中道:“龙朝&,关一半&?!背刂杏腥松胍髋?,“我怎么知道怎么关一半**&!”随即又是“咔”一声。

    众人听着大惊失色——真的有人可以关乾坤阵?

    雾气中那人又是一笑**&,道:“现在*,成全你的心愿吧!鄙焓忠煌?^^,随即众人又听一声尖叫^,赫然是韦雅声音,隐约感觉风声贯体&^,方向却是往大殿去的,“砰”一声轻响&,是人体落地的声音&^。

    这些变化都是瞬间发生的,众人只听见声音一连串的发生&,完全跟不上反应速度*。

    忽然眼前一清*,刚才浓重的雾气忽然散去,众人仰头*,看见半空中有人飘然落地,笑道:“这天池的水还真是清凉^^!币槐咚呈志桶蚜成系囊兹菀┪锬ㄈ?,回头对众人一笑。

    他正自烟气渺渺水光晶莹的天池上方降落,衣袂飞舞姿态潇洒,这一笑回首宛如流光变幻,众人眼前都晕了晕&*。叹一声男子也有真绝色。

    李家老家主怒道:“容楚!”

    容楚落地^,随意一笑,“世叔?^!?br />
    “你……”李家老家主想骂,却又骂不出来。刚才李家已经全力阻拦,却敌不过容楚狡黠。他先以韦雅为人质,逼近李家人墙*,再趁着天池起雾位置变动那一瞬间*,扔出韦雅*,在扔出韦雅的同时*&,他还扔出了龙朝^。随即他用掌力将韦雅又拉回了身边*&,却让龙朝在空中飞越,李家阻拦的人以为飞在头顶的人是韦雅,齐齐出掌托送&,又因为方位变幻**&,原本是要送到外面去的*,结果变成送到了里面,生生自己将开阵的人送了进去^*&。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智不如人而已^。

    “胡闹*!真是胡闹!”李家老家主急急挥手&,示意阻拦人等让开,一边往天池去*,一边道,“容楚你硬要送人进去关阵^^,也不想想不是我李家子弟怎么能做这事?这不是枉送别人性命……”

    他忽然一顿^。

    因为他发现守在池边的人们脸色古怪^。

    李家老家主扑到池边^^,便看见不深的水里站起来一个湿淋淋的家伙&,那人抹一把脸*,抖着流血的手指,带着哭腔道:“底下这么多枢纽^,到底哪个是关阵的??&*?是这个吗*?”

    他一抹脸&,脸上的易容药物被天池水给洗去*,已经现出了本来面貌*。

    池边众人齐齐“啊——”了一声。

    李家老家主身子向后一仰*,整个人像是突然定住。

    龙朝还没察觉自己的脸已经露出来**,只是看见李老家主靠这么近^,忽然便有些不安,抬腿就要走,结果却绊到刚才他抬起的半露出水面的一个凸起&^&,跌倒在池里&&,身子正好压上去。

    “哎呀——”众人惊呼*,随即眼前一黑^。

    头顶上原本黑白两个漩涡^,其中白色漩涡因为正午时分光芒暴涨,已经将黑色漩涡逼到一边*,此刻龙朝这一压^^*,黑色漩涡忽然呼啸暴涨,瞬间笼罩了整个天空,这下不仅众人视线模糊,连身后大殿*&,忽然都看不见了。

    ……

    殿内^,拜天地还在进行,不过不太顺利。

    “砰?!碧防蛔驳搅说孛?^,大字型趴在地上*。

    她趴在地上就不起来了^,圣门门主急忙去拉&,拉起她一看*,眼睛紧闭,竟然晕过去了^^。

    “咦^,她已经在好转,不该晕啊!笔ッ琶胖鞑镆斓剜?*,伸手给她把脉,输送真气。不过怎么送真气&,这家伙也不醒*&,圣门门主又拍她的脸^,捏她*&,想要将她搞醒*,太史阑就是不醒。

    李扶舟一直淡淡瞧着,红袍委地,面无表情,也不上前试图帮忙&。

    圣门门主忙了半天&,只得颓然放弃*^。这新娘子不能拜天地该怎么办?

    他想来想去,终究不甘放弃,一咬牙道:“天地不仁,不拜也罢&!老夫这就上座^&,扶舟*,你扶裳儿,对老夫一拜就算礼成&!”随即手中血线一展*^,牵住了太史阑的手腕,恶狠狠地道*&^,“别玩花样!老夫随时可以?;に?!”

    这人爱女心切,哪怕是疯了*,也不忘随时把女儿栓在身边保卫安全,倒令太史阑和李扶舟无机可乘^^。

    李扶舟凝视着他&,淡淡挽起衣袖^,道:“乐意成全^?*^!?br />
    他此刻看来言语和平日里大相径庭,一举一动充满煞气,圣门门主瞧他一眼^,都不敢再接话^。

    他走到太史阑身边,伸手将她扶起,感觉到她身子僵硬*&,充满抗拒。

    他闭了闭眼睛^。

    再睁开眼时*,他已经恢复了最初的带点冷漠的平静^,手在太史阑身上一拂^,太史阑紧绷绷的身子,忽然就软了^。

    拼命装晕的太史阑,感觉到李扶舟手指过处,一股气机如春风拂岸,瞬间抚平了她体内因为那药而翻腾的气血*,被封住的穴道解了,但忽然她似乎也失了大部分力气。她心中一跳^&,忍不住要睁开眼,却咬牙死死忍住*。

    李扶舟一手扶着她腰,顺势便要拜下去&*,太史阑心中大急——此刻她抗拒也无用*,圣门门主在对面^,用血线牵引着她的动作^^,身边有李扶舟,她的身体都在他气机掌握之中*,只是一个下拜的动作*&,这两大绝世高手无论谁^,都能让她轻易做到*。

    太史阑穿越至今,很少有遇到真正无可奈何的事&,此刻便算一件&。此时便纵有天大智慧^,也无法解决这样的问题&。她忽然觉得之前对自己还是太过自信*,总觉得凭借智慧没有不能打开的局&,但现在……

    尼玛容楚怎么还不来^!再不来她就拜了*!反正也就鞠个躬&,谁叫这混账拼命装逼&!

    正在她大骂容楚,双膝被血线牵引着要倒的这一刻^&。

    她忽然眼前一黑。

    太史阑大喜,以为自己又及时晕了,随即才发觉不是晕,是天暗了&。

    刚才还日光灿烂照得殿中纤毫毕现*,此刻便漆黑一片光线全无,她连对面的圣门门主都看不见,只感觉到身边李扶舟呼吸微微一紧,身子一倾,笼罩住她的气息有点散*。

    太史阑最大的好处就是反应快&!

    她立即拼尽全力,向外一滚&。她手腕上连着血线*,这一滚圣门门主立即惊觉^,起身追来。但此刻的黑暗^,是一种宛如实质目光穿不透的黑暗&,就算圣门门主这样的高手也看不见,只能凭着感觉追上去^。

    太史阑连滚两滚^,只想着滚出大殿^,来不及去扯血线^,感觉到圣门门主正在接近&&^,正在想办法*&,忽然又感觉到一股风直向这边而来,速度极快,随即一人跌倒在她附近。

    太史阑瞬间闻到一股淡淡的有点熟悉的香气,这种带点脂粉气息的味道&&,有点像是女子&。

    她此刻来不及思考,霍然抓下血线*,往那女子身上一放^。自己往墙角一滚&^。

    风声一响,圣门门主赶到^,血线一收便将那女子收住^*,顺手又点了她穴道*,道:“裳儿你今日是怎么了*!你怎么就不明白爹爹是为你好!”

    太史阑缩在墙角&,将那件礼服无声脱下。

    圣门门主回到正殿中*,对李扶舟道:“速速成礼&&!”

    李扶舟没说话&^,大殿中衣服摩擦微响*&。

    太史阑睁大眼睛^,在一片静默中想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知道这最后的拜堂已经没有任何变数去阻止^,此刻想必他们正在拜堂^,她想着那鲜红如血的礼服在黑暗幽深的大殿中,长长地拖出去,是一条曳出的红色的血浪,而他身边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女子,在和他无声地交拜*,一拜天地^,二拜祖先&^,三拜高堂……

    四周气息肃穆,她却忽然觉得悲凉。

    一个人的一生自此开始,一个人的一生自此结束。

    她此时不敢出殿^^,一是连滚四滚方向已经搞不清&^,可不要还撞了回去&。二是也怕此时一动*&,被圣门门主听见,便前功尽弃^。

    她看看外头&&^,竟然也是一片漆黑,就好像忽然天狗吞日了一样。这变故突然发生^,是容楚在外头做到的吗^?他关闭了大阵&?那为什么他还不进来?还是进来了还没找到她?

    她此刻听不见也说不出&,也无法召唤谁^。只好以不变应万变*。

    那头圣门门主忽然哈哈大笑*^,道:“好!你在乾坤殿中成礼,终身不能反悔*!否则必遭天谴!现在,我儿&,进洞房去吧&!”

    ==

    殿外此刻也是一片漆黑*&&。

    黑暗阻隔了刚才的惊讶^,众人惊呼*,下意识?*;ぷ约?^,龙朝在水中茫然无措,惊叫,“怎么了&!怎么了^!我看不见!谁把我捞出来?容楚!容楚*!国公!”

    容楚此刻却没有空和他说话。天色一暗他便要腾身而起^&,却被一人紧紧抓住。

    “世叔!”容楚怒道&^,“你别惹怒我!”

    “容楚……”李家老家主在黑暗中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襟,手指微微发抖却很稳定,容楚甚至可以听见他紧紧咬牙的声音,“你先别进去&^!大殿关闭得不得其法,可能有危险^!你……你给我先把这个……解释清楚^&!”

    “我解释什么**?”容楚难得如此愤怒,语气森冷,“你做的事你自己清楚&!”

    “他……他……”李家主颤抖着手指着池中^,“他……”

    “你自己可以去问他!”

    “你先告诉我&!”李家主执拗地抓紧他,“不然我宁可和你同归于尽&,也不放你走开一步!”

    容楚似乎在深呼吸,随即^,忽然笑了。

    “老天还是帮世叔的?*!彼繼^,“这关键时刻,天黑了&,你我可以在黑暗中迅速解决这件事情^,不用怕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影响你李家的未来&&?!?br />
    “我李家出现这情况,只怕不是此刻黑暗便可以遮蔽……”李家老家主声音痛苦&,“你……你只要告诉我&,当年我是不是……错了?^!?br />
    “小侄并不清楚世叔当年的事*,家父也没告诉小侄&^?!比莩淅涞?&,“小侄只知道你李家似乎曾经受过诅咒^,世代单传。但是小侄前不久发现了龙朝^,他那张脸&^,谁都能看出是怎么回事?!?br />
    “龙朝……他叫龙朝……”李家老家主喃喃道,“龙朝……弄潮……扶舟**。她……她果然还是想着他认祖归宗……可是当初她为什么告诉我,是个女孩?如果我知道是男孩,我不会……我……”

    容楚不语**。

    “我李家不是受了诅咒,而是有不得不只生一子的理由*?!崩罴依霞抑魈玖丝谄?&,“尤其这一代,就应该是只有一个男孩。这是我们的大宗师算出的结果&,不会有错。怎么还会……”他闭口不语,摇摇头^。

    “扶舟似乎也不是在你武帝世家之内出生的吧&?”容楚道^^,“他是弃儿^,刚出生便被抛于雪地*,被一个私塾先生收养*。到十岁才回归家族^,成为你的继承人*^。十五岁又被派出,到晋国公府来陪伴我。你对儿子的态度,可真奇怪^&?!?br />
    “不……这也是我武帝世家的规矩^,尤其这一代……”李家老家主说话迟疑,似乎有很多话无法出口,只是喃喃道,“可是龙朝……这到底怎么回事^?扶舟能开启大阵^,必然是我武帝世家血脉无疑&&,可龙朝的血也能关闭大阵^,他的身份也没有疑义……可是……”

    “那是世叔你慢慢操心的问题^。小侄我确实不知道你武帝世家的内幕&?!比莩?,“你们血统高贵,出身神秘^^,莫名崛起于百年前,天下至今无人知道你们的真正来历**,似乎从一开始,你们就这么强大^^,仿佛从天而降^,得天神庇佑*。但你们每隔十几几十年,都会出现来自内外部的冲击和变动^,没人知道这些冲击变动到底是什么,但你们历经冲击^^,却屹立不倒*。你们号称武帝*,家族内部秩序等级森严也如朝廷*,今日我见识到你们的乾坤殿&,以乾坤命名^,几可掌天地之力。你们在乾坤殿行礼^*,立天下武帝*,代代传承^^,确实也是武林皇帝。就是不知道,你们的最终野心,到底在哪里?”

    李家老家主似有震动&。

    忽然黑暗中&,身后人群似有骚动&,随即一人快速奔了过来&^,急声对容楚道:“主子,不好了*,他进去了!”

    容楚一惊&^&,“什么*?”

    ==

    时辰回到阵法刚闭&,人人眼前一黑的那一刻。

    天黑下来的瞬间*,后方人群里一直紧紧抱着景泰蓝的赵十三^,感觉到了景泰蓝的不安。

    “十三叔叔&?^!本疤├侗Ы袅苏允牟弊?,在他耳边低低道,“我觉得难受?!?br />
    “哪里不舒服小祖宗?”赵十三急忙在他身上摸索,往人少处又避了避&,“肚子痛吗*?”

    “不是……”景泰蓝回身望着殿堂方向**,“我好像觉得有人在叫我,但是声音好远……”

    赵十三以为他是和太史阑心灵感应*,他知道最近^,太史阑还让景泰蓝也学了点天授异术&^,说是要给他防身。

    “别担心你娘&,”他道,“没事的&,国公在呢,国公会处理的&&^。你看国公不是想办法把阵法给关上了吗?马上他就能救出你娘了?!?br />
    “麻麻没有危险?!本疤├度丛谝⊥?&,“我是觉得那里奇怪……”

    “哪里*&*?”赵十三随口问*。

    景泰蓝伸出手指,指向黑暗深处*,“那里……”

    他话音刚落&,黑暗里忽然爆出一道亮光,亮光直迎景泰蓝手指而来^*,赵十三一惊便要后退,忽然觉得一股巨大的吸力扑来*,怀中的景泰蓝“啊”了一声,竟然被拉出了他怀中^!

    赵十三大惊,扑上去就抓&*,但那股吸力雄厚浑然*,赵十三只觉得似乎在和十名顶尖武林高手角力,眼看着景泰蓝被抓走,他拼命向前一扑&^,只抓下了景泰蓝一只小靴子*。

    周围护卫此时也感觉到不对&,纷纷上来救,但还没靠近那点亮光,就被弹跌^。眼瞧着景泰蓝被那点光,一裹不见*。

    ------题外话------

    这个月的票数好像都没达到前几个月的水准啊^,我赶脚一定有亲藏票^,快点来我摸摸*,最后一天啦,浪费可耻啊亲。

    顺便放假快乐!虽然我要写文等于没假^,但好歹亲们也让我快快乐乐过国庆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67》,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六十七章 拜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67并对凤倾天阑第六十七章 拜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6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