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绝不相负

    他看向太史阑&,眼神狞恶,太史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冷冷和他对视**。

    “她是太史阑*,但不是贱人^?!崩罘鲋塾锲仁ッ琶胖鞲?,“风门主,请注意你的身份&,有些字眼你说出来不怕脏你自己,我还怕污了我的乾坤殿^?!?br />
    “呸**?!笔ッ琶胖骱藓抟凰ν?,“你还有脸在我面前说身份?你对得起你的身份&?你身为武帝*,应当主持公义&,明断是非??傻背跎讯愣?^,你怎么对她的?这才过了多久^,你就另结新欢,公然作乐*!可怜裳儿枉死尸骨未寒,这边这位武林之帝就左拥右抱,忘恩负义*,我倒要让天下评评理,是谁更对不起自己的地位和身份&?”

    “还有这个贱人!”圣门门主指住太史阑,“她是怎么冒出来的?你李扶舟去年还说要为挽裳不娶终生^,今年就变了口风&。随即便冒出这个女人来^。老夫真的怀疑,这女人是不是你一直藏着,你们是不是早已勾搭成奸&,害了挽裳&!”

    太史阑瞧着这老头指住自己巴拉巴拉,虽然不知道他说什么,但敌人的话自然无需赞同,她抬起下巴,短促地冷笑一声。

    “我无需向你解释?!崩罘鲋鄣?,“信口雌黄,不理也罢?!?br />
    “难道你们还是无辜的^?”圣门门主哈哈一声大笑,狰狞地盯着太史阑^,“你敢说你不是早早认识他?你敢说你是无辜的?”

    太史阑冷笑摇摇头,一副不屑模样。

    圣门门主一怔,李扶舟霍然转头看住太史阑*。

    太史阑一脸的不屑反对,此刻着实有几分怪异。

    外头是能听见里头对话的,也能看见众人对峙场景,此时别人还没在意*&,人群里已经有人忽然抬起头来,神情惊异^。

    “哈哈?!笔ッ琶胖魉婕创笮?,“李扶舟^,你看&!她自己也说她不是无辜的*!”

    “太史!”李扶舟盯着太史阑眼睛^*,“你……没事吧&?”

    太史阑一瞧圣门门主的笑^,以及李扶舟的眼神,便知道有什么不对了^,肯定刚才又穿帮。她只好匆匆写*&,“我进大殿后,就有点不太清醒&,好像有什么在干扰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还是少说为妙^。你放心,没事?!?br />
    李扶舟微微释然。这乾坤阵的奇妙他也知道&,但又不全知道,所以对此刻太史阑的解释倒也觉得说得通。

    “我们应该做什么?”太史阑急忙岔话题,“需要我去破阵眼吗*?”

    “不用?!崩罘鲋劭焖俚匦碸,“这阵没有阵眼&,一旦开启,除非有特殊契机,否则无法关闭,要等七十二时辰之后自动关闭*,再开启要等一个月后&。每天正午时分是阵法最强的时候^&,他们四人合力&,挺过了前两轮,如今胜负就在今天正午^,你只要想办法,帮我拖过这大半个时辰,等到正午就行?!?br />
    太史阑点点头&,一边却不禁犯愁——她现在听不到也说不出,怎么帮他拖*?李扶舟盯着她的眼睛,忽然眼神一闪,慢慢问,“你真的愿意帮我?……阑*?*!?br />
    他没有再写字^,正面对着太史阑讲话,说得缓慢清晰^,一字一字*,缓缓吐出最后一个字^,随即下颌微微抬起,似乎在等一个答案&。

    太史阑努力辨认着他的口型,确定自己听见了“你真的愿意帮我”几个字,毫不犹豫点点头。

    李扶舟眼神又一闪,深深看了她一眼,吸了口气&,道:“好^*?!彼婕葱吹溃骸拔一嵯氚旆ㄍ涎邮背?,接下来你只要点头就好?!?br />
    太史阑松了口气*,点点头。

    随即李扶舟转头*,对圣门门主道:“风门主*。挽裳的事情终究是过去了&*,我也答应,武帝世家会给挽裳设祠堂,世代供奉。你难道真要为那过去的恩怨,将你自己,以及圣门的基业都掷在这里?”

    “那也要你有这个本事才行?!狈缑胖饕涣巢恍?,“只要我四人合力,马上你就小命不保&,夺了你武帝世家,毁了乾坤阵,你这地方就是我们的。挽裳的祠堂,一样可以受万人供奉&!”

    “说到底你不过是贪图我李家神山而已?!崩罘鲋鄣?,“但我不妨告诉你,乾坤阵受天地灵气所生,并不为我李家所控*^^,但会终生护佑我李家人。你想夺这座山是没用的&。只有成为我李家的人,才能入神山顶^&*,受乾坤之光洗礼^*&?^!?br />
    “老夫知道^*^,所以老夫给你最后一条路^?!笔ッ琶胖饕踱?*,“你让挽裳入了你家门**,她就是你李家人*。我等作为你李家亲属^^^,自然可受神光庇佑。也不必大动干戈,这等两全齐美的好事,你竟然不应^*^,老夫不得不怀疑,当初挽裳之死&,还有隐情*&!”

    “那是因为,”李扶舟忽然侧头看看太史阑*,“李家家主正室夫人只能有一位&,而我已经有了&*&?!?br />
    殿中四人都一怔。

    外头众人齐齐抬头,李家的人在惊愕^。圣门的人脸色难看^,还有人在角落嘀咕^,“不好……”

    “谁!”圣门门主希望落空*^*,脸色狰狞地大喝&&。

    李扶舟又看了太史阑一眼^&,面色柔和^,“自然是她?*&!?br />
    他拉了拉太史阑衣角*&,太史阑想了想,点了点头。

    无论如何&*&,此时她必须和李扶舟站一条阵线&。虽然隐隐觉得不对劲&,但总不能去赞同圣门门主吧。

    “胡说!”圣门门主怔了半晌^,霍然一拂袖^,“为何我们都没听说*!”

    “我们年初相识,一见倾心,随即私定终身,早有连理之约*?!崩罘鲋圩范蕴防晃⑿&,“阑,你说是不是?”

    人群哗然。人群里有人在嘿嘿冷笑^。

    太史阑迎上李扶舟温柔平静的目光,他这一刻看起来,又是最初春风杨柳的李扶舟*,神情自然&,似乎在说着家?*^;?,看不出什么异常,也感觉不出他到底说了什么。

    从敌人的惊怒神情来看,他似乎说了什么刺激对方的话^^,如今不过对她淡淡求证。

    太史阑还感觉到,大殿外^^,人群里,似乎也有特别的目光射过来,可惜她此刻看不清^。外头人一堆一堆的,太多了。

    她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殿外又是一阵哗然。

    圣门门主怔在那里,太史阑的承认让他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因为太史阑这种人*,他一看就知道^,一定是极有原则心志坚毅的那种,这种大事&,若非事实,绝不会当众承认。

    “我真心倾慕过挽裳^,也永生记得她的恩情&。就在前不久,我还发誓此生必定因她不娶?&&^!崩罘鲋凵舻统寥辞逦?&&,似对着四门宗主*,也似对着所有人,道*,“不过人生从来如此^,谁也不知下一步会遇见谁,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缘分,在真正遇见那个人之前^,是断还是续^。我有幸,在今年春天遇见太史阑&,一开始还以为不过是邂逅^,到后来却发觉是命运,我曾因懵懂无知*,险些将她错过*,所幸最终我知我心意——”他转头又对太史阑一笑,“她也知?*^!?br />
    太史阑只觉得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盯过来*,几多诡异,然而也只好微微点头&。

    她点头,便见李扶舟的笑容&*,几分安慰几分凄凉*&,甚至还有几分自嘲。是夏末的风^,携一地明丽,然而转瞬就入了秋。

    那笑容一闪即逝^&,随即他淡淡对四门门主道&,“我便欠挽裳千万,自会拿其余我有来补*。家主夫人之位,请恕不可随意挪让&。李扶舟一生已负风挽裳&*,便绝不能再负太史阑,没有再伤一人去弥补另一人的道理!?br />
    他声音不高,却传遍全场^,一字字极其清晰*。殿内外人都怔怔听着^,没想到平日里不动声色李家家主,竟然会对太史阑如此情根深种&。一些年轻女子不禁露出同情唏嘘之色^,也有免不了的艳羡,将太史阑瞧了又瞧^,一脸不明白这个看起来傻傻的,连表情都不可爱的女子到底好在哪里,值得新任武帝会为她悍然拒绝四门要求,不惜对抗到底^?

    韦雅一直怔怔地听着,忽然深深叹了口气^^。

    人群里有人面色阴鸷&,目光闪动,试探着往大殿方向走了一步,却立即被人拉住。

    “主子稍安勿躁,此地我们进去不得。不然只怕还连累了……”

    “我知道&?*!蹦侨死浜?,“不知道她出了什么问题,竟让这家伙趁虚而入……哼**?!?br />
    圣门门主怔怔地坐着*,似乎在思索^,太史阑瞧见他脸色忽青忽白忽黑,变幻得十分诡异,其余几人也有这情形&^,却比他要好些,这几个人是不是已经中了道,只是还没察觉^?

    “风门主^!”那北冥海主看看天色*,忽然道^,“别再纠缠你女儿的李家家主夫人梦了,没见李扶舟那态度坚决?要我说,什么神山圣光只护佑李家人^*,都是胡扯的鬼话,乾坤阵再集天地灵气,也是死物,如何能辨识李家血脉乃至李家亲属**?这小子是在骗你!”

    “是极^!风门主赶紧醒醒神!”万象宗宗主也道&*,“趁着中午时辰未到,赶紧合力出手冲阵是正经&!”

    “我看这小子就是在拖延时辰^!”松风山庄的庄主喷血大叫^。

    圣门门主一醒,脸上黑气猛然一现,众人都抬头看天色——大概还有一刻就到正午了!

    “毁阵你们也是死^^&*!”殿外李氏家族的人齐声怒喝。

    “我们不信这个邪*!”圣门门主忽然身子一倾^,也向前喷出一口血线*,红线激射,半空中化为彩霞万道*^,一半向着李扶舟&^&,一半击向太史阑^,那些血色化成的细细霞光^&^,半空一弹,便是一道散发着淡淡腥气的网&*,呼啸而下。

    其余三人同时出手&*,北冥海主双轮如贝壳,缀以无数“明珠”,每颗珠子都别有机关,或者能旋转飞出&^,或者能喷出黑汁,或者弹出无数细丝,或者射出星屑万点,密密麻麻的各色攻击,在透明的大殿内部纵横呼啸*,将淡白的云雾割裂*,碎成千片。

    万象宗宗主一掌拍地&,掌力所经之处^*,砰然一声巨响,指尖之前的地面滚滚翻起&^*,灰白的砖面唰唰支棱起千万如利剑的獠牙,一路前逼李扶舟。

    松风山庄的庄主最弱^*,也是他最先支撑不住^^*,此刻拔剑而起,以剑光驱散云雾,助北冥海主认准目标&*。

    四人原本顾忌这大殿神异&,想要尽量保全&,然而此刻鱼死网破,再不放手一搏^^*&,或许就要葬身此处&,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一时殿内武器呼啸如鬼泣,剑光凄厉似风哭,云团雾气被撕扯^、搅碎^、驱散&、打乱^,一大片一大片胡乱飞腾*,在那些白色气团的边缘*,可以看见红的蓝的紫的黄的各色武器暗器的光芒,如诡异的星子一闪一闪。

    大殿里充满凌厉逼人的气息,四大宗主杀手齐来^&,最可怕的不是那些武器和出手*&,而是他们倾尽全力所带来的内力的压迫^,四人的力场凝聚在一起,重重压向李扶舟这边,整座大殿都在格格作响&,似乎被挤得变形^,转瞬便要倾倒。

    一片凌乱飘摇里,只有李扶舟和太史阑所在的那一方小小的地方*^*,岿然不动。李扶舟一手搭在太史阑肩头*,指尖微起&,袍袖无风自动*。两人身周气流涌动,云雾和所有杀手被迫开到半尺之外&&*,那些淡白的雾气*^&、闪烁的暗器*、青色的剑光、深红的血线,都在他们身侧缭绕起伏。

    五色交织,众物呼啸,这一幕看起来诡异凄艳,却无人有心欣赏^^^^,都知道此刻已经到了胜负关头^^。

    虽然被护在李扶舟真力之下,太史阑依旧感觉到有一股巨力在不断撞击挤压着她身外半尺的空间,这点可以从那些不断散开又重新聚拢的云雾形态上看出来,她微微侧头瞧了瞧李扶舟,他垂着眼,神情凝定^^,手指也很稳定^,可是额头也已经沁出微微的汗来*。

    他在这大殿内和四大宗主对峙^,今天已经是第三天,想必也已是强弩之末。

    太史阑不愿这样被他分神庇佑^&,却又不敢轻举妄动怕影响他,忽然看见李扶舟颈项上的肌肤,微微渗出点红光来^。

    仔细看却不是红光&,而是出现了隐隐的血点&&,那血点眼看着就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颈项上的肌肤微微颤动,血点似乎要喷薄而出。

    太史阑暗叫不好*,李扶舟是不是怕她担心*,忍着内伤不肯发泄,然后转为压迫自己的血肉经脉了&?

    她再不思索,蓦然向地下一趴*!

    她一趴,腿向后弹起,她的背后就是大殿的石壁屏风,脚底正好重重蹬在屏风上,借着这反弹之力*,她唰地一下顺地滑了出去。

    她腿上有力*,这一下速度极快&,李扶舟正全力对抗那四人的真力压迫*^,一低头忽然已经不见了她。

    再一抬头便看见太史阑已经穿破他的真力防护,到了圣门风门主面前&!

    太史阑贴地哧出*,很自然地便逃了那些被挡在外头的剑光暗器杀手&&,她滑出时,手臂伸出*,手里已经多了一样东西^&。

    人间刺^。

    淡金色的刺尖^,在此刻各色物件飞舞的大殿里,并不起眼。

    黑色人影如流光抛,在白色大殿中一穿而过^。

    “哧*&!?br />
    淡金色的刺尖&,狠狠刺入圣门门主的膝盖!

    圣门门主一声大吼^,其余三人早已看见*,齐齐飞起,对着趴在地下的太史阑就下杀手。剑光与珠光齐亮^,掌风和血线共飞*!

    又是一声厉喝&*,李扶舟终于抛开一直不离手的云线^^^,飞掠而来^。

    太史阑霍然一个翻身,肚皮朝上,手对腰间一抚^!

    嗡!

    一声低鸣,声音不大却共振极强^,整个大殿都似乎被弹动^&^,嗡嗡低震,大殿里所有云团*,瞬间颤抖^*、移动、碎裂,四散震开^。

    低鸣声里似乎有亮光连闪&,但此时殿中发出光亮的东西太多*&,那亮光出现得又太短暂,除了几个顶尖高手^,大部分人甚至根本没看见***。

    四大宗主当然看见了,但他们也只来得及感觉到^,有什么速度快到无法形容的东西^,忽然逼近*!

    此刻漫天飞舞的剑光内力其实已经形成屏障&,一般暗器根本无法穿透,然而那东西就像一个天上杀神&,无视所有的人间阻碍*,隐约金属撞击声连响,云雾里不断哧出一溜又一溜星花,那是利器与利器交击发出的火花,极短极快^,连绵在一起似一簇簇流星^*,瞬间而过,直射要害!

    “哧哧?!奔干嵯?,血花溅射,几条人影霍然飞开,各自带着血线踉跄落地。

    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属于北冥海主的那些诡异武器也落地。

    北冥海主瞪着他的珠子武器——每颗珠子上都对穿一个小孔^。

    北冥海主脸色很难看。

    别人不知道他的武器^^,他自己最清楚,这些深海胶珠,每一颗都万金难求*^,用了不知多少人命才换来,这些珠子也被药水和丹药练过,每一颗都坚固无比,刀剑不伤&&。

    用巨型武器顶多把珠子劈碎*&*^,引发珠子内部更多的暗器攻击^,也无法令它完整裂开或者穿孔*。这东西要是能随便穿孔,里面的毒液岂不都洒到他衣服上?

    但现在,这珠子就像项链珠子一样,个个被对穿,珠子还保持完整^^^*。

    能做到这样只有一种情况:速度,极致的速度。所谓“无快不破”&,高速才能带来极致的冲力^&。

    北冥海主一瞬间心痛无比,这些珠子全部废了。但他更痛的是手臂——臂骨关节处,也有一个深深的洞^,流出殷殷的血&,他甚至知道*,那伤口附近的经脉,还在慢慢地被震碎^^&*。

    其余三人脸色也不好看。

    松风山庄的庄主在刚才那一霎*^,极力躲避,那暗器穿他左胸而过&,离心脏还有一截距离*^&,他正在庆幸逃脱一劫*,忽然发现伤口内部似乎还在慢慢扩大!

    这什么见鬼的暗器&?

    万象宗的宗主刚才在最外围,暗器来时她向后急翻^,被暗器擦伤了脸颊,她又庆幸又心痛地落下地,急急想查看自己的伤口*,结果忽然也觉得那细微的伤口一震,好像更扩大了些*!

    宗主们惊到魂飞天外——这什么鬼东西^?中人之后还能造成二次伤害*?这还是先前被一再阻拦的结果^,这要直接打上人身,是不是立刻毙命&?

    宗主们本想顺势擒下太史阑威迫李扶舟^,此刻自己的性命和脸面要紧&^,赶紧各自坐下,运气调息,试图和那东西造成的二次伤害对抗*。

    没有坐下的只有圣门门主。

    他也受了伤,腰间有鲜血喷出,显见得被暗器穿过腰部,明明是要害&,他却好像没有感觉,桀桀一声冷笑,身形追着已经迅速滚出的太史阑&,手掌向下一弹。

    唰一下他刚才布满大殿用来攻击李扶舟的血线^,全部落在了太史阑身上&&。他手掌一束,将太史阑抓到自己面前&。

    此时李扶舟正好掠到*,也伸手来夺^^,手指却和血线之网只差毫厘而错过^。

    李扶舟想也不想对着圣门门主就是一掌,圣门门主衣袖一挥迎掌而上&^*,砰然一声李扶舟晃了晃,圣门门主喷出一口血,却借着这两掌对撞之力&,抓着太史阑向后一纵^*。

    他一边倒纵一边哈哈狂笑,大叫:“我赢了^*!我赢了!”速度比刚才没受伤时还快。

    太史阑感觉到圣门门主不仅好像不受伤势影响*,甚至武功还强了一截,暗叫不好^&,自己刚才还是错了一招,她本想以躺姿刺中圣门门主*,引得四人都对她出手*&,然后正好用龙朝的坑爹暗器,整他们一下阴的^。为了保证效果,她把人间刺调成了最少用的金色“回魂”^。

    “回魂”对不在濒死状态的人用^&^,会有令其癫狂的效果^,太史阑在邰家用过一次。她想着普通武器怕是不能伤这种顶尖高手,“回魂”反用或者可以令他陷入癫狂^^,那等于也解决了一个*。

    她算盘打得不错,但是却低估了人间刺的效果&,这东西遇强越强*&,遇上圣门门主这种高手&,令其癫狂的同时,也令他在受伤情形下被激发了潜能^,短期之内武功竟然大涨。

    于是太史阑算得好好能脱身的,结果还是被瞬间满血复活的圣门门主给逮了去&。

    她被抓住的那一刻,只来得及把人间刺给收回肘间&*。

    圣门门主一抓住她*&,里头李扶舟飞奔来救时*,外头也有人狂掠而来要冲进大殿*,却被人死死拉住&^^*。

    圣门门主将太史阑抓在手里^&^,晕晕地摇了摇头,觉得似乎幻听到什么声音&*,随即又没了,他也不多想*,狞笑一声*,伸掌对太史阑天灵盖拍下**!

    太史阑动弹不得*,一边暗叫我命休矣,一边心中大骂韦雅害人^。

    忽然殿中轰然一声,声音似从头顶来,又似从后头永恒黑暗中来,随即整个殿一暗,一暗之后^&,便是大亮!

    极亮!

    光芒暴涨,散开的云团迅速凝聚&,在殿中不断膨胀并发出纯金色的光,整个大殿的光线,从一开始的半白半黑*^,几乎没有过渡就到了极致的亮,到处都充满那种灿然的金光,以至于人影渐渐被光线遮灭&,只剩一个虚影^。

    太史阑躺在地上*^,正对着也开始透明的穹顶*,她眯着眼睛^,看见原本半白半黑的天上已经全然变成了亮白色,照耀在金色的穹顶上&,金光如剑,刺得她立即闭上眼睛&*,泪水涟涟*&,怀疑多看一眼就要瞎了。

    外头众人已经见过两次这种情形*,都早有准备的闭上了眼。

    就在众人闭眼的那一刻,一条人影忽然轻快地掠了出去&,掠到在一边一直维持着大阵运行的李家人群中间,悄无声息地靠在最前面一个老者身后*&,笑道:“世叔,好久不见?!?br />
    那老者一惊睁眼,看他好半晌才认出是谁,骇然道:“是你……你竟然……你怎么上来的!”

    “世叔,闲话稍后再说吧?!蹦侨嘶故窃谛,“你看这大阵^&,正午已到^,胜负在此一举,之后是不是可以把阵法给关闭了?”

    “你说的什么话?!崩险卟辉?*,“乾坤阵不满七十二时辰不可强行关闭^^,你又不是不知道?!?br />
    “是吗?”那人笑吟吟地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的吧*?”

    “家主血脉精血^^,灌注外头天池,可以强行闭阵^*,一生只能一次^?*!崩险吲?,“但这一条谁都知道是虚设**,完全不可能的事*。李家代代单传^*,能开启大阵的都是李家家主^,开启大阵了家主必然在大阵之内,又要怎么出阵来以精血灌注天池?”

    “我找个人来给你们灌注就是?!蹦侨寺辉诤醯卮?。

    “放肆^!”老者怒而拂袖,“随便什么人滴血在天池&&,那是亵渎!会引起乾坤阵愤怒,将所有人毁灭!你这小子&^,几年不见,行事越发荒诞!”

    “哦&,世叔&,你说不合适便不合适^?!蹦侨宋⑿?,却在他身边不走开&,“不过我还想试试&?!?br />
    “你是要胁迫我了*&?”老者斜眼睨着紧紧靠着自己的男子&,毫不犹豫冷然道*,“众属下听令*。若有人擅自接近天池*,格杀勿论!”

    “是!”李家人轰然相应,人影闪动&,护卫天池*。

    男子轻轻叹了口气。

    ==

    正午了&。

    乾坤阵最强的时刻终于到来&。

    极度光线之下,看不清人的动作,之前这个时候,四大宗主都是迅速后退^,避入死角,加强防护&,躲过李扶舟和乾坤阵的攻击^。

    但此刻四人都已经受伤不轻&^,更要命的是那个暗器余波未停,众人还需要运气相抗,就再也没有余力和乾坤阵暴涨的实力对抗&。

    忽然殿中一声呛然龙吟,声音高旷,随即李扶舟身后双龙石屏风上,两条石龙忽然大嘴一张*!

    两道金光电射而出*,那东西一出龙口,整个大殿都发出金铁之鸣,似乎乾坤阵瞬间兴奋,微微颤抖。

    李扶舟忽然也电射而起^,半空中手一抄&,已经接住了那两道金光&,金光在他手中震颤,似乎随时便要挣脱飞去*。外头李家属下担忧紧张地瞧着——之前两次,正午时分,殿中神器都曾出现,但家主因为新近接位*,还没能令乾坤阵完全认主,以至于神器在出现之后*,拒绝家主掌握&,空绕一圈而飞回^。

    这也不能怪李扶舟*,因为历代家主^&,就没有能成功掌握这武器的,有的是没机会,有的有机会^^,但是一触之下便被迫放手^**。

    此刻那两道金光再次露出挣扎不驯之态,被握住的那一刻竟然悍然回捣李扶舟胸膛!

    谁也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这么凶悍^,咔嚓一声,李扶舟胸前瞬间血染,似乎已经骨裂*。

    李扶舟唇角有殷殷血迹渗出&&。

    “喀&?!庇质且簧?*,这回那东西撞在他臂骨上,瞬间白森森的骨头就已经外翻。

    李扶舟唇角忽然勾起一抹冷笑。

    这温和醇雅的男子*,此刻染血而笑,唇边纹路深刻,双眉斜斜飞起,眸子深邃幽黯,凛然如魔神&*&。

    经过两次失败,他早已知道这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如果好拿,那么多代李家家主早已拥有。

    乾坤神器*,如果强硬试图令其认主但没成功,是会反噬其主的***。这也是历代家主放弃的原因*&,没什么生死大事&,何必冒险^。

    但他此刻决不放弃&。

    他必须拿下四大宗主,救下太史阑。

    他知道^,这天下有很多事很要紧^*,也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他也知道其实不必冒生死之险拿这武器,他慢慢想办法或者还是可以解决,但是人就是这样,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却未必做得到。

    他做不到不管太史阑&。

    做不到丢下她只考虑自己日后的事。

    做不到任她躺在那里*,被圣门门主拽来拽去,被那个本就性格偏执,此刻不知道疯狂成怎样的家伙戕害。

    他甚至不能忍受她落入人手&,一霎那也不行。

    金光在手中疯狂挣扎*,一次次试图回捣他要害*,一副你敢拿我我和你拼命的架势&^。

    他不放,五指如铁*。

    任金光在他掌中腾动摩擦^&*,将他手掌磨破见骨,瞬间血肉模糊。

    这还是小事*,那些细细的光芒其实也宛如实质*&,直刺他五脏六腑,强力的气机如万剑穿心&,还在不停翻搅纵横,大肆劈裂*,他只觉得内腑似乎已经千疮百孔^。

    巨大的痛苦几乎令他昏眩,耳边开始出现各种鬼哭狼嚎般的幻音,眼前一幕幕人间地狱,青面獠牙*&,鬼差岩浆,断臂残肢……他不知道这是乾坤神器为抗拒搞出的幻境,还是自己真的已经接近死亡**?

    此刻他还没晕去,他自己都觉得是奇迹***,或许只是因为——她还躺在那里。

    躺在那里的太史阑^^^,忽然也觉得窒息&,她已经感觉到了那种极致的痛苦*&,太清晰,太猛烈^&,太近^,她甚至能感觉到李扶舟整个人是血红的^,无数翻涌的岩浆从他的皮肤里蹿出来,溅射到她身上,烫得她连心都似乎在哆嗦*。

    这都是虚幻的感觉&&,可是她知道,那痛苦是真的*,过真而过烈&&,以至于离得远的她都已经捕捉到了那感受的万分之一&。

    可是她不仅没听见李扶舟呻吟,甚至没感觉到他有一点移动&*。

    这不过短短一刻^,大殿里外,此刻落针可闻。

    地狱般的熬煎^,一分一秒都似千年万载,那些摧毁、碰撞*、刺入&、翻搅……各种人间酷刑般的疼痛,各种鬼哭狼嚎般的幻音,在经历过最猛烈的高峰之后*,忽然慢慢减弱了。

    李扶舟眼睛一亮^,立即咬破舌尖*^&,对手中金光连喷三口鲜血。

    每口鲜血喷出,他脸色便一白&*,这不是普通鲜血,这是含了内家真元的精血*,三口血伤十年真元。

    血色殷然^,将金光笼罩,随即一声长鸣,金光大亮。

    日色初升*,笼罩万物。

    李扶舟半空一个旋身^。

    长空一般深邃明丽的蓝袍散开**,星月大亮,云彩悠然,浩然广阔的大殿里,似苍穹万里铺展。苍穹之上,李扶舟如画眉目凌厉刚刻^,苍穹之下,两道金光&*,从李扶舟掌心,奔雷般呼啸而出!

    飘飞的衣袂还在半空狂卷,金光已经到了四大宗主面前&,光芒一敛之后再次暴涨*,众人清晰地看见光幕里似有昂首向天的龙形^。

    龙牙一张,森森如雪——

    四大宗主骇然狂退——

    圣门门主忽然大笑*,一脚踢在了万象宗宗主的背上!

    万象宗宗主哪里想得到同伙忽下杀手,向前一栽&^,正撞上横剑抵挡的松风山庄庄主*,松风山庄庄主喷出一口血&,剑尖一歪,又刺中他身侧正在狂退的北冥海主&^。

    随即金光便到了松风山庄庄主胸前*,砰一声闷响,三声惊叫,三条人影倒飞而起,撞破已经完全透明的石墙,落到阵外&**。

    三大宗主终于被李扶舟操纵的阵法给强力驱逐&。

    三家属下急忙奔来,各自扶起自己的宗主,发现他们个个面如金纸&,昏迷不醒*,众人骇然抬头看李扶舟,他犹自悬浮在大殿正中,蓝色锦绣星月云纹的衣袂飘展,几乎覆盖了半座大殿&,两道金光已经收敛*,温顺地停在他掌中^,那是两个龙形金锏,雕刻古朴^,龙首和屏风上造型一模一样*,尊贵又狞恶,充满杀伐之气,不同于常见的龙*。

    半空中悬浮、双手执乾坤阵阵法中枢之器的李扶舟,此刻眉目也被金光所罩^,昔日温和沉静不复见,只见凌厉与刚硬,望之如神。

    李家众人已经齐齐躬身下拜*&,其余宗门的人也默默低头。

    谁都知道,从今天开始,真正的武帝已经诞生&,并且终他一生,无人再可以撼动。

    他初任家主便面临武帝世家成立以来的最大劫难^^,以一人之力牵制四大宗主&^,三日三夜僵持平手^,最终击溃三大宗主*,拿到乾坤锏^。

    四大世家一次性败在他手下,前所未有&,足可奠定数十年统治之基*。而乾坤锏,历代家主都没机会拥有^,如今也给他拿到。

    这是他的劫^,也是他的机遇,若非如此,他也不能得到乾坤阵的全部承认。历代李家武帝,掌控武林时天下太平&&,没什么机会动用乾坤阵的秘密。也正是因为没有足够威胁李家的灾难^^,导致历代家主不能再借助乾坤阵之力有所精进**,才被四大宗主所觊觎&,不甘再让李家占据武林魁首之位。

    然而今日*&,尘埃落定,无论结局如何^*,最起码此刻四大宗门元气大伤*,几位宗主不修养一年半载的**,只怕都起不了床。

    身体上的伤还是小事^,意志的被折服才是关键,无论如何,四大宗门以四敌一,三日三夜没能战胜一个初任家主的后辈^,还被驱逐出阵,这辈子脸面也完了。

    李家人长吁一口气&,李家家主忍不住微笑捋须&,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历代武帝家主承继之前,前代家主会以家族秘术,将自己的精血和部分真力倒灌,成全新一代武帝,这也是很多武林世家^,为了延续家族兴盛绵延&,而采取的办法。

    所以老家主不能再开天池,甚至无法给李扶舟任何帮助^。

    老家主正在微笑自己心血没白费的时候^,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件事^。想到这件事的时候,他微微有点不安。

    正在这时*,他感觉到身后一直紧紧贴着的那个宝贝“世侄”忽然不见了*。

    他立即对李家属下的怒喝*^,“拦住他!别让他靠近天池!”

    同时他还听见大批人接近山顶的声音&*,不少人在哭号*,他回头一看,脸色变了。

    广场下方逶迤着山道*,山道是沿山势筑成,还算宽,可容七八人并行,一面靠山壁,一面便是悬崖。

    此刻他在广场边缘,第一眼看见的是万象门的弟子,背对背,一半人向外持盾*,一半人向内持剑^&,剑尖对着一大批男女*,这些哭号求救的男女&,正是山下的百姓。

    隔着百姓黑压压的人头,能看见之后还有一批人追着^*,当先的是彭南奕&*,正怒喝&&,“前头圣门和万象宗的朋友&!速速放过这些无辜百姓*,否则我李家必将严惩&&&!”

    最前面的一个执剑女子回过头来*,雪白的脸上青气一闪而过,冷冷道:“废话!我怕你惩戒?你们李家的混帐们*,快点滚下山*,向我等磕头求饶!”

    “万微!”彭南奕也冷声道,“你们四大世家号称江湖名门&,这些年行事却越来越下作^*,如今连挟持不会武的无辜百姓这种事也做了出来,也不怕从此成为江湖笑柄!”

    “流芳百世也好,遗臭万年也好^,都是名?!蓖蛭⒗湫?,“十年百年之后&,谁记得谁做过什么*?只有强者留名!”她将剑搁在一个少妇的脖子上^&,引来那少妇凄厉的求救和尖叫&,万微听她叫得心烦^,一偏头看见这少妇容貌姣好,更生怒气,忽然横剑一划*,在那少妇颊上划了道血口子&,破了她的相&。

    少妇惊叫哭泣,李家人气得纷纷怒骂^&,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万微行事狠辣,不计后果^,和这种人打交道必须要小心。

    李家老家主皱皱眉,此刻山顶广场上,诸家势力都在对峙^*,三家宗主被踢出大阵受伤^&,其余门人要守护,李家要对峙他们并守住天池^,都无法抽身处理这里的情况,万微尖声大叫^,“上头李家的人听着^。速速弃械认输,让出乾坤阵&!否则我就将这些百姓都推下山崖,让你们李家永负罪孽!再也无颜执武林牛耳”

    山上略微沉默^,随即李家老家主洪钟般的声音传来,“万姑娘,江湖自有江湖的道义规则^&,切莫倒行逆施,害人害己&!”

    “少废话*!”万微大叫&,“叫李扶舟滚出来!自废武功!”

    “何止*!”逃过刚才那一劫*,唯一还留在殿中的圣门门主&*,忽然从怀中掏出一个灵位&,大喝,“李扶舟,你还要给我女儿磕头赔罪^!抱她灵牌在这乾坤殿拜堂成亲,并在她灵前发誓此生永不再娶&,我便放了这些百姓*!”

    ------题外话------

    刚才看到评论区有亲说坚持到底,一定要把票留到31号。顿时哭了。

    这、个&、月、只*、有&&&、三、十、天、啊&、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25》,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二十五章 绝不相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25并对凤倾天阑第二十五章 绝不相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2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