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武帝

    她这话一出,所有武帝世家的人都一惊^*,彭南奕霍然停步*。

    他脸上神色变幻,满是惊异^*,渐渐浮现惭愧之色^,垂头道^*,“是。在下是故意来迟一步^,甚至在下原本应该远接出山,也没有接。想要姑娘自己冒险到来*,看看姑娘的心志……这是在下违令越权……”说完便伸手向背后**。

    “停?!碧防坏?^,“别拿剑斩手指什么的。我不喜欢这一套*?*!?br />
    彭南奕又顿住^,惊愕地盯着她*,差点以为这女子有读心术*^*。

    “你犯的错自己去和李扶舟说^^,他要怎么处罚你是他的事*,但是不要在我面前,我不需要赔罪?*!碧防坏?^,“在我看来^,刑罚必须和罪责等同。你想察看我的心志和能力^^,是你作为武帝世家属下的本分^^,因为我如果无能累赘*,来了也是给你们武帝世家添麻烦。你何错之有^?你这么当面拔剑一斩*,岂不是又给我不舒服?”

    彭南奕震住,他身后所有人鸦雀无声**,刚才些微的轻视都已收起,换做沉思表情*。

    半晌彭南奕冷汗滚滚地躬身^,“谢姑娘教诲!彭南奕行事放纵在前^^,思虑不周在后^。日后自当更加宽容审慎^,不疑、不乱^、不自以为是^?*^!?br />
    他虽一直谦恭有礼,但举止间自有疏离傲然之态^^,此刻这几句话却说得诚恳,姿态极低*。

    太史阑淡淡点头,“彭大侠心性真是极好的^^*?^!?br />
    彭南奕躬躬身**,退后一步**。其余人再退后一步^。太史阑也没什么感觉*,自然而然当先而行*^。

    “彭堂主^?^!迸砟限壬砗笠幻凶拥蜕?,“您看……”

    “噤声*!不可造次!迸砟限攘⒓春戎沽怂?。他望着太史阑的背影**,眼神里有欣喜,也有失落^。

    欣喜的是^,家主一直力排众议,坚称太史阑人间女杰^,如今看来果然不虚。太史阑强大的不是武力*,是心性和敏锐^。

    失落的是*,太史阑提起李扶舟时的神态,平静自然,毫无少女羞涩*^。实在不像有情人的举止。

    此时他宁愿希望,是太史阑天生与人不同,善于将情感掩藏^*。

    他叹了口气*,上前给太史阑带路*,道:“请诸位先入城^*,稍加洗漱休息?^*!?br />
    太史阑听得那个“城”字*^,微微有点讶异^,难道这大山之内*,还有城池不成**?

    “找个地方换个衣服就行了*^?^!彼?^,“休息就不必了*,现在的情形怎样?”

    彭南奕欲言又止**,半晌摇摇头*,道:“虽不甚佳^,但也不必急在一时……只是……”

    他一向言辞爽利^,此刻倒吞吞吐吐*,太史阑还想再问*,忽然眼前一亮^^。

    出山洞了^^。

    对面果然是一座城池^,山城^。

    说是城也有点牵强,或者可以说是依山而建的建筑物群*^^。这座山是螺旋形**^,下宽上窄,一层层盘旋而上^,每层都依着山体,建造了栈道护栏和房屋,最上头山头已平,是一座单独的巨大的圆形的屋子*,似一顶帽子^,牢牢地盖住了整座山*^。

    山顶那建筑通体金色**^,在半山的云雾里忽隐忽现*,望去如天际仙宫。隐约还可以看见有人影穿梭来去^,恍若仙人。

    而在底下那些建筑里,都是些普通打扮的人出入^*,大多健步如飞*,却看不出有什么惊人武功*。太史阑发现*,层数越往上,出现的有武功的人越多*^??蠢凑饫镆彩且谰菸涔Ω叩投帕凶〈Φ?,也对*,这山地形奇特*,越往上地势越难走*,武功低了住了也有危险。

    彭南奕在此处似乎很受尊敬*,一路都有人和他打招呼^,他一路点头*,神态谦和*。太史阑瞧着^*,觉得最起码武帝世家的家风不错^*。

    不过太史阑也发现^,虽然此地气氛看起来还算祥和^,但来往众人眼神里都有惊疑之色^,刚才那么多尸首拖出洞口*,明明有人瞧见*,也见怪不怪*,可见近期这里经常发生流血事件*^。

    而半山之上^,人数减少,隐约还可以看见有人把守^,显见上头正有要事。

    彭南奕把她带到最底下一间屋子里*,那里已经备了洗漱用品和衣物*^,甚至还有热腾腾的洗澡水^^。太史阑忍不住,还是简单地洗了个澡^,换了备好的衣服^,衣服是普通女子劲装^*,颜色式样都很合她心意*,简单大方?*?闯隼炊苑接昧诵?。

    她清清爽爽地出来^,外头等候的人都眼光低垂^,十分恭敬的模样*。彭南奕含笑迎了过来**,一眼看见她脖子*^,怔了怔^,随即敛了目光*,道:“家主刚才传信^^,说姑娘一路辛苦,还请好好休息^^。他现在有要事缠身*,未能远迎**,让在下代他向姑娘致歉^,稍后他会亲自向姑娘赔罪^?!?br />
    “不用客气*,也不用休息*?^!碧防豢纯刺焐?**,“带我上去吧*^?!?br />
    她说话简练而决断^,让人一听便觉得不可违拗*,彭南奕犹豫了一下^^,往山头上放了一朵旗花火箭^^。

    山头上很快也亮出一朵深黄色的烟花*,彭南奕转身对太史阑躬身^,“请^?*!?br />
    上山的道并不是太史阑想象中的顺山爬,而是从一个洞进去,直接穿山腹而过*,太史阑走这条湿润幽深的路时,总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她问彭南奕^*,和她同来的那些人去哪了**,彭南奕道:“那位书生,是我武帝世家王供奉的老友之后*,既然老远来拜见*,拒之门外也不妥^,现在着人送到王供奉那里了*^。那群镖师是来送镖的,东西交割了自然要离开*。至于北冥海的那群人^,刚刚已经被我们派人看守住,送到山牢里去了^^!?br />
    太史阑听着这三处下落*,问:“山牢在哪里?”

    “在此山地底**!迸砟限却鸬眉虻^,对她歉意一笑*,太史阑知道这是人家机密^,确实不该多问^,也便不语^。

    反正容楚无论在三拨人里的哪一拨*,总有他的办法跟上来的。

    “四大世家都在上头吗?”

    “是,都在^?!迸砟限嚷冻鲈骱拗?,淡淡道^,“逼宫第七日^,至今毫无结果*?^*!?br />
    “逼宫?”

    “少主十天前就武帝世家家主尊位*。武林大会实际上是武帝世家家主就位时的盛典^^*?*^!迸砟限鹊?*,“在此盛典上,四大世家领头恭贺^,重定排名*。十年前老家主就位时,曾经出过一些变故^**,四大世家当时就露出不驯之态^**,逼迫老家主订下十年之约*。十年之后武帝世家家主位置更替^,此时再开武林大会,四大世家野心勃勃*,一心要趁少主根基不稳时刻*,拿下武帝世家?!?br />
    “现在怎样?”

    “双方胶着^?!迸砟限鹊繼,“少主以禅位为名^^,引诱四大世家家主进入南华宫*,乾坤阵前两败俱伤**。现在我们李家的精英出不来*,四大世家其余的人也进不去^。我是一直在外头负责联络和传递信息的^,所以没有留在南华宫内,但现在连我都不太清楚上头到底怎样了^?!?br />
    “里头高层们拼了起来^,大家都无法出来^?^!碧防辉诶砬逅悸?,“外头呢*,彼此的随从*,在火拼^?”

    “对^^。因为对彼此首领情况不清楚^,双方争执很多^,从三天前万象宗大小姐抢先动手杀人开始^^,流血事件大小发生了几十宗*。我们一开始还想等家主出来做决定*^,后来发现不能坐着挨打*,只好也开始自发反抗?!迸砟限忍究谄鴁,“别的还没什么^,最要命的是本地居民^。这里很多人世代依附于武帝世家,一直居住在这里,这次十年之约太过凶险**,我们一直想将他们疏散^^,可大家故土难离*,没人肯走*。我担心再闹下去*,如果圣门万象宗还有埋伏的人手杀进来^^,这些人就要遭殃^^*!?br />
    “现在是四大世家的人拼武帝世家,还是互相乱杀**?”

    “时分时合***。四大世家也有他们传递信息的办法**。人虽然出不来*,信息却可以传递,他们接到的信息也很混乱,比如松风山庄庄主示警要小心北冥海*^,导致松风山庄对北冥海门人下手。但转眼消息可能又变*,这导致其余弟子无所适从^,演变成一场乱战^!?br />
    “这会是什么原因?”

    彭南奕神情骄傲,“这自然是我们新家主的手段*,乾坤阵明天地通鬼神控心神^,操纵四大世家家主陷入迷幻状态*,以彼此为敌并不难*^?*?上У木褪钦獯挝Чゼ抑鞯娜颂?^,否则早击破了?!彼玖丝谄?,“家主也不要人帮忙,说他毫无根基接任武帝世家之位,如果需要借助外力才能镇服这些人*,也难让人心服*,日后必有后患。倒不如拼了这一次*^*,定叫他们一起领教了颜色*^,也好收敛蠢蠢欲动之心^^^,日后不再生事*?!?br />
    太史阑一笑^,“李扶舟平日温和忍让*,倔性子发作起来也挺强硬^?*!?br />
    彭南奕有点奇怪地看她一眼*,太史阑问:“怎么^*?”

    “如果不是知道姑娘和我们家主交情莫逆,在下还以为您认错了人?!迸砟限刃Φ?^^,“家主英锐决断**,天生王者。虽宽容悲悯*,但实实在在^,让人联想不到温和忍让四个字上去*?**!?br />
    太史阑一怔^*。

    李扶舟不温和*?不忍让^^?

    听彭南奕的口气,看他流露出来的崇敬之色^,很明显李扶舟威望甚高^,而且……很有王霸之气。

    现在的李扶舟^,有什么不同吗^?

    “南华宫*,乾坤阵^*。为什么进不去^^?”

    “家主下了禁制。这个禁制也是他的极限,再任人进入^,会搅乱气机平衡^^,功亏一篑,引发的后果他也不能估计^*?!迸砟限鹊繼,“除非对方自己能进。但乾坤阵是上古遗迹**,集天地灵气*,相传是上古神祗集鸿蒙之气练成*。除了武帝世家嫡传家主,寻常人无法闯入**。擅闯者必遭天谴?!?br />
    “寻常人无法闯入^*?”太史阑敏锐地发觉了他语气中的不同*。

    “是的……还有一种……不过说起来太玄乎了……”彭南奕摇摇头*,正要说话^,忽然两人听见一声闷响*,声响剧烈,整个山体都似乎摇晃了一下^。

    几人正在山腹向上走**,还能听到这么剧烈的响声,可以想象这声音如何可怕。

    而且这声音不是来自于头顶^,而是脚下**。

    “不好*!”彭南奕变色^,“山脚下动静不对*^*!也许有人大举攻进来了**!”

    “什么意思^?有人能攻入山下**?”

    “之前我们听说圣门和万象宗*,都还留了人手在外面^,预备在紧急时候,来个里应外合。我们一直担心防备着,可是现在四大世家都和我们撕破脸^^,山上山下都有人试图动手^^,我们再多人也经不住这样到处攻击,无法将山口严密把守^^。现在看样子*,终于攻进来了^!”

    太史阑想着山下那么多普通农户^,心中也一紧**^,上头打得再要命也没关系^,下头普通百姓遭殃就麻烦了*^。

    “我必须得先下去看看……”彭南奕神情焦灼^。

    “你去吧*?!碧防灰换邮?,示意其余人也跟去**,“苏亚花寻欢留下,别人都去帮忙^*?!?br />
    “这个……”彭南奕犹豫了一下,随即感激地道*,“多事之秋^,在下也就不推辞姑娘好意^。姑娘如果还想上山^,请沿此路向前,在遇上青铜门之后^*,按住门环向里推三下*^^,便可以到南华宫门外*。不过请姑娘不要贸然进入宫门*^*,倒不是怕您惊扰^^,而是乾坤阵有杀伐之气^,会首先伤了您?!?br />
    “好^!碧防或ナ?。

    彭南奕带人匆匆离去^^^,她和苏亚花寻欢继续前行,这山腹内道倒确实安全*,一直没有任何惊扰,看得出这是武帝世家的重要密道*,彭南奕带她走这条路*,必然是李扶舟的命令*。

    向上又走了一截,果然看见一道青铜门*,门上兽首狰狞*,呈圆形排列^*,太史阑数了一下^*,足足有五个。

    她伸手去推门**^,按住门环向里推三下^*,听见格格一响^^,大门缓缓开启*。

    门开的一霎那,便觉晶光耀眼^,刺得她眼睛一闭**^。

    随即她听见“嗤嗤”的极快的破空之声^,以一种无法抗拒的速度*,向她腰间射来*!

    与此同时她听见一声厉喝,隐约是李扶舟的声音^。

    太史阑想避*^*,但此时身前是沉重的青铜门**,一时关不上^^,身后是苏亚花寻欢^,又退不开*,她避开倒霉的就是那两个*^。

    何况那东西到来速度极快*,不过是一闪念,这一闪念她什么都来不及做^。

    她也只好不做,指望身上的护身小裘能够起作用***。据说那东西刀剑水火都不伤*,这暗器应该也能抵挡吧^^*。

    她眼一闭*。

    忽然风声一停。

    从极快到极静,不过刹那之间^,完全违背惯性常识^。

    随即她感觉到那风声既然自己动起来*,绕着她腰间转悠了一圈。

    她忽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情绪,有惊喜^、有讶异、有不解^,还有轻微的抗拒**。

    那种情绪自然不是她的*,也不是她身后苏亚和花寻欢的,她的预知和感应能力虽在修炼*,也还没到能将他人情绪体察入微的地步*。

    这种感觉很奇怪^,像是身周什么东西*,因为磁场相近而发生了互通^,彼此电波传递*,在打招呼或者说在互相审视,然后这种电波被她感应。

    这感觉不过一霎那**。随即那风声又掠了回去^**,她睁开眼^*,只来得及看见一抹金光远去,那金光很自然^,就像什么东西自然发出的光线^^,不像什么实物暗器。

    太史阑到了此处^,也不会因为一点危险而犹豫,她平平静静跨了出去*。

    然后她就看见那个蘑菇盖子一般的建筑*。

    在山下看已经觉得很宏伟^,竟然将整个山头都盖住,在山上看才发觉这个建筑真是庞大又奇怪,巨大的穹顶微微隆起^^,承接着上头的阳光^^,一轮日头就像镶嵌在屋顶上的明珠^。其下九楹八柱*,厅堂格局,却没有墙壁*,里面景物一览无余*。

    这屋子要怎么住人?

    山头上一半日光灿亮,照得人睁不开眼,一半乌云密布^^,阴风惨惨*。隐约黑白交界处*^,有云层翻滚之声,隆隆回响^*。

    这奇特的景观**,让人想起天地之力,操纵万物之神^。

    太史阑躲过灿烂的日光*^,又仔细看了看那建筑*,才发现那光不是日光^^,竟然是从蘑菇内部射出来的,而且这蘑菇建筑也不是她以为的无墙壁构架,其实还是有墙壁的*,只是墙壁呈现一种奇特的白色**,微微半透明^^,被从殿深处射出来的光穿透,在人的肉眼里^*,墙壁就忽然“消失”^。

    而在光线尽头就是黑暗^,所有的景物沉在那片遥远的黑暗里,让人想起一切未知^。

    这建筑真是奇妙^*,构架材质*,都不像人间之物^。

    蘑菇建筑前是一片云石广场^,不大^,稀稀落落坐着一些人**。太史阑环顾一圈^,在里面竟然发现了那酸丁^,还有那群给北冥海助阵的山匪,这些人居然也上山了^^。

    她还认出李家的队伍里^,有一个高挑女子^,在云台山见过*,印象中好像叫韦雅。

    她看起来微微狼狈*,却还笔直地立着^,手扶剑柄*,面对大殿*。

    所有人都面对大殿*^,脸上神情变幻,看见太史阑过来,众人脸色都有点古怪。

    太史阑一抬头*^^,就看见了李扶舟**。

    他就坐在大殿中^,那透明的墙壁后*,面对广场*,他的对面还有四个人^**,三男一女。

    太史阑第一眼看见李扶舟不禁怔了怔*。

    他还是蓝衣,却不是以往那种朴素沉敛的蓝*,是一袭天空之蓝的锦袍^,色泽纯粹*^,让人见了便似面对苍天阔大,碧空如洗^。锦袍之上有星月云纹^^,金银丝织就*,织法精妙**,光彩熠熠**,真如星月当空,浮云逶迤^。浩然之气扑面而来。

    苍蓝色绣云纹边的宽大衣袖里*^,露出一双洁白的手*,指尖修长,轻轻搁在膝上^,中指上一枚深黑色的戒指^*,仔细看也不是深黑色^^,隐约露出极深的蓝色的光^,闪耀着星点的银彩,像是深邃的夜空的颜色**。衬得那双手形态美好^,令人不舍移开目光^。

    他满头乌发束起*,戴古银发冠,其上一颗宝石^,和戒指同色*,一般神秘而幽邃的光彩^,因此显得那双眸子深若宇宙之海,不见去处和来处。

    戒指和冠上宝石的沉敛*,中和了袍子的华贵^^,他整个人看起来尊贵而和谐,高若在云端之上^**。

    而唇边一抹淡淡微笑*,也不是当初的春风三月拂柔柳,带三分邪气^,三分冷意,三分讥诮^,只剩隐约一分醇和^,在看见太史阑之后*。

    他身后双龙屏风,双龙造型略微有些怪异^*,龙首狰狞*,双眸幽红,冷然俯视天下^。

    他在宝座前*^,也冷然俯视武林天下。

    太史阑听见身后苏亚和花寻欢发出的抽气和惊叹*。

    李扶舟还是李扶舟^^,但已经不是那个朴素平和的李扶舟^^,他尊贵^、高华^、高踞云端之上^,淡然俯视众生。

    这才是真正的李扶舟?

    这才是武帝的真正面目*?

    太史阑眼光向下一垂,隐约看见李扶舟手里似乎牵着什么丝线*。而他对面四个人^*,想必就是四大世家的家主*。一个中年女子^,眉目和万微有几分相似,想必是万象宗的宗主^。其余三个男子*,两个老者^,一个较为年轻*,三十来岁模样^^^,应该是另外三家的老大**。

    两个老者中的一个*,着一身白袍的^,可能是圣门之主^*。另一个老者*,一身墨蓝色的衣袍,色彩斑斓浓重^,应该是北冥海的海主**。最后一个男子^,穿松绿色袍子**,应该是松风山庄的首领了。

    可惜这几人都背对她^,看不清脸**,不过四人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好^,圣门那位白衣服老头,一直癫狂般地在抖*。

    太史阑目光一扫而过^,随即撞上李扶舟的目光。

    她在看他的敌人*,他在看她。

    两人目光撞上*,太史阑一霎间只觉得李扶舟目光深邃*,似有无数言语要在瞬间倾诉,然而却悄然放飞^,落在了星空深处。

    而李扶舟也微微一怔**,发觉她的眼神也和以往不同^,眼睛看起来大而幽深^,专注看人时流光掠彩*,让人满眼里都是她的眼神,神魂都似因此轻轻一飘^。

    两人目光一触即分^,都觉得对方这眼神不能多看*。

    太史阑也不敢惊扰了他对战,走到韦雅身边*,问她:“怎样了^^?”

    韦雅有点怔怔地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道:“你终于肯来了?!?br />
    这话说得有点不客气*,苏亚和花寻欢眉头一挑就要驳斥^,太史阑一摆手。

    “李家主救过我不止一次,如今武帝世家有麻烦^,我自然是要来的^,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忙的^?*!?br />
    “帮忙……”韦雅古怪地重复了一句,望定她^^,忽然一笑道,“太史阑^,你知道不*,你如果不存在,就是帮了主上最大的忙?*!?br />
    “你什么意思*!”花寻欢立即拔刀^,再次给太史阑挡了下来*。

    “告诉我理由^?!彼幼盼ぱ?^。

    韦雅扭过头去,不肯说话*,倒是她身边一个少年冷冷道:“圣门联合其余三大世家围攻我们,曾提出两个要求,其一是家主给圣门小公主神位下跪赔礼^,守灵三年^,这个自然是不行的*。其二是家主迎小公主神位入门,此后她便是这一代家主夫人**,三年之后家主可纳妾^。甚至可以迎平妻*。这一条……家主也拒绝了^^?!?br />
    说完他紧紧闭上嘴*。

    太史阑瞧着其余人表情^,看样子都对第二条心动*。也是,在武帝世家的人看来*^,李扶舟原本就和风挽裳有情,风挽裳为李扶舟而死*^,武帝世家迎她为正室^^^,说起来还是一段深恩不负的佳话**,也不妨碍之后李扶舟再娶妻**^,又可免了武帝世家及其从属目前的灾厄,何乐不为?

    但是李扶舟拒绝了,拒绝的原因他没说^,但跟随在李扶舟身边这些人自然知道是因为谁。

    如果这个谁和家主两情相悦也罢了,关键人家还是名花有主的^^*,这叫这些武帝世家的人如何甘心*?

    太史阑深切地感觉到来自全世界的恶意^。

    不过她还是认为李扶舟拒绝得对^*。

    武帝世家的从属目光短浅,没看出圣门的深意,迎风挽裳过门是小事^^^,但从此圣门就成为武帝世家的亲属^^,有这么一个野心勃勃明显不怀好意的猛兽在卧榻旁酣睡^^,保不准还时不时爬上床*,武帝世家焉能安宁^?

    但此时她也不好和人家分析这个*,眼睛一转*,就看见边上还有一大群男女老少*,各自据守在一个方位**。

    “那是我们的人^,包括上任老家主在内^,都在全力发动大阵^,主上用计骗得四大世家家主进入^,之后所有人都绊在这里^?*!蔽ぱ糯?。

    太史阑感觉到那边有锐利的目光扫过来,重重地刺在她身上*。

    “那边是其余四门的人吧^?为什么你们不动手*?”

    “不能动手^?^!蔽ぱ趴窗壮找谎乜此谎?,“大阵气机平衡*,不允许任何干扰^,外头的人都在大阵范围内*,随意动干戈会被大阵察觉*,引发内部动荡*^,后果是什么谁也不能预料^。有可能是四门的宗主死^,也有可能是主上亡*,谁敢冒险*?”

    “就这么僵持*?没有解决的办法*?”

    “有***!蔽ぱ庞止殴值乜此谎?^,“现在内部五个人僵持*,谁也无法置对方于死地*^,需要有人破局*,破局者本身还要承受天谴。就是主上*,擅自发动了大阵^,也会受到一定惩罚^,只是不知道这惩?;崾鞘裁础パ讲缓?*!”

    她忽然惊呼^*,惊得太史阑也急忙转头,正看见大殿中,忽然翻翻滚滚生出许多云团^,将众人视线遮蔽,随即殿中铮鸣之声不绝^,声音又急又快**,像是无数人在大力拨动无形的丝弦^。

    隐约可见殿中五人身体摇晃^*,那个松风山庄的庄主^**,最先一口血喷出,他的血竟然不是散开在空气中落到地上*,而是呈直线形往前飙飞*,唰一下射向李扶舟*。

    空气中一道细细的血线笔直^,直逼李扶舟眉心*。

    李扶舟抬手一夹^,血线在他眉心三寸前停住,似乎被瞬间剪断*,无声落地^*。然而李扶舟这一抬手^,原先手中隐约牵着的气机顿时变动*,整个大殿都发出雷鸣轰然之声,云团越来越浓*,转动也越来越剧烈*。穿梭在众人身侧,将众人身形带得东倒西歪。

    随即万象宗的宗主**,也喷出了一口紫血*,紫血逆行如线*,再射李扶舟^*。

    “不好*。四大宗主可能内损太过*,等不及了*^,这是要鱼死网破了!”韦雅眉头一挑*,“主上初承大法^*,只能等日正当中时才有可能将他四人一举拿下,可是现在……还差一个时辰^!”

    太史阑也一惊^,抬头看天上云层翻卷如怒,黑色的那一边慢慢地向着白色的那一边移动,整个建筑*,乃至整个山头^^*,忽然都给人一种倾斜感。

    这看上去不像什么好兆头^^。

    她下意识上前一步*,想要看清大殿里的景象*。

    韦雅原本就站在大殿边缘,最前面的位置^^^,离大殿最外面一根柱子只有几步远,太史阑这一向前*^,就离大殿更近。

    随即她忽然身子一倾*,感觉到身后有人将她重重一推!

    太史阑猝不可防*,在一片惊呼声里身子向前一冲,连冲出七八步^*,看见面前一堵白色墙壁**,急忙伸手扶稳。

    身后惊呼更响**,还夹杂着李扶舟的怒喝:“韦雅^!”

    太史阑心知不好,一转身^,就看见外头人影虚幻^^,飘来飘去。再定定神,才发觉四面白墙红柱,上头穹顶如金,身边云雾团团*,隔着云雾看出去^,刚才在身边的韦雅苏亚等人^*,忽然都很远*。

    她进入大殿了!

    外头韦雅似乎在大笑,笑声竟然有几分得意^*,“你们看^!她果然能进去!刚才乾坤阵射日轮阻挡她进入,结果什么事都没发生^*,我就知道她能进去*!”

    太史阑想起刚才推开门那一霎,有东西射来,却最终敛去**。那是乾坤阵出手?

    她看见苏亚花寻欢都大步向殿内冲来^,立即大喝:“韦雅!你敢让她们进来,我就帮圣门宰了李扶舟^!”

    唰一声韦雅掠出来^,一手抓住一个^,将苏亚花寻欢拎了回去^,回头时狠狠瞪了她一眼^^^,似乎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很不满**。

    太史阑挑挑眉——什么话最有效果她就说什么*^。至于做不做那是她的事。

    随即她转身,沿着回廊向大殿中去^。

    既然进来了^^,也没事,正好帮帮李扶舟。

    她想着自己怎么能进来的?难道过于天生丽质^*,让这有灵性宛如鬼神的乾坤阵一见钟情^*?还是穿越万能金手指^*?手指一戳阿里巴巴洞开?

    她摸了摸腰间^**,记得最初那乾坤阵杀手^^,是在快要到达她腰间的时候停下来的^^。

    腰间只有几件暗器*。龙朝用那天上奇铁给她打造的暗器*^。

    太史阑若有所悟*。

    这乾坤阵和她身上的这些暗器^*,都不是人间之物吧^?想必都曾使用了一些奇特的天物*,因此也形成了气机牵引^,乾坤阵感觉到她身上有熟悉亲近的东西*,为此放弃了对她的杀手**^,还允许她进入了外殿^*。

    可怜*,一定是很久没见家乡人了。

    不过太史阑走着走着^,又发觉不对了。

    云雾忽聚忽散**,景物因此显得虚幻,身周的墙壁因为是半透明**,连带地面也是半透明的***,因此行走时便有种奇特的感觉,仿佛没落到实处*,总有种不得劲儿的感觉^。

    她现在能看见李扶舟的侧影^,以及最外面万象宗宗主的侧脸,但是刚才看是多远*,走了半天之后还是多远^。

    鬼打墙**?

    太史阑看看四周*^,柱子都是红的*,墙壁都是白的^*,云雾都是乱的^,没什么两样的*。

    乾坤阵终究还是不许她踏入内殿中枢之地*?

    也是*,家乡人虽然是好的,但未必没有骗子的。

    太史阑忽然觉得^,随着她步伐向前^*,四面的环境忽然更加压抑*,声音*、气息^^、都似渐渐离自己远去*,人好像被困在了一个密封的玻璃瓶里。

    这种感觉她上次有过^^,就是在康王别院里中了乔雨润的毒,之后五感短暂丧失^,就是这种感受。

    她心中一跳*,想起刚才韦雅说的遭天谴^,刚才应该问问**,是什么样的天谴**?

    忽然她隐约听到一声叱喝*,声音很远*,模糊到让人以为是梦呓^,她一抬头^,却看见李扶舟近在咫尺^,忽然喷出一口鲜血*。

    太史阑一惊^**,忽然拔刀*,大步向前*^,狠狠一劈。

    “啪!”面前裂开一大块*,掉落一些奇异的板块^,板块发白,露出一层层的似石似玉的内质*^*,一大团云雾涌向缝隙**,再从缝隙里溜出去**,曳出一条长长的白色的带子*。

    太史阑抬脚一踢,哗啦一声面前的阻碍物被踢开^,她一步蹿了进去*。

    砰一下她蹦到地面^^,一抬头正看见李扶舟*,尊贵高华的新任武帝^,正毫无形象地愕然张嘴看着她*,唇边一抹鲜血未干*。

    她又感觉到背后如芒在背的目光*,一转头看见那四大宗主**^,也用一种无比震惊诡异的目光盯着她^,连下一步的杀手动作都忘记了^。

    再望望大殿外^,所有人维持着向前冲*、探头^^、张大嘴、霍然站起的各种动作,僵在原地*^。

    太史阑沿着所有人的目光缓缓看向身后——

    然后她也呆了呆^。

    身后断壁残垣^,一地半透明石板*,一个人形大洞悬在眼前*。

    她刚才把人家大殿的墙给踹了^?

    不过太史阑也没觉得什么^,这只能说明这是豆腐渣工程而已**,难怪能呈现透明状,原来这么薄*。

    她不知道^*,这蘑菇建筑本身就是大阵,里头一砖一瓦*,都神圣不可侵犯并具有特殊效用*,多年来这墙别人连摸一摸的福气都没有^^,结果她老人家一来,直接给踹散了一面……

    人家瞧着太史阑*,太史阑瞧着李扶舟^,李扶舟嘴一开一合,似乎在和她说话^,但是没有声音发出来^。

    这人,吓傻了^,声音都出不来了*?

    太史阑挑挑眉^^*,绕过那几个坐着的人^*,大步向李扶舟走去*^,一边道:“李扶舟^,有没有办法破阵眼……”

    她忽然停住。

    然后变色。

    她没听见自己的声音^*!

    没^*!听^^!见!

    这个认知劈入她的脑海*^*,她傻了三秒钟*。

    对面李扶舟一直紧紧盯着她^^,眼看一向镇定的太史阑^,忽然站住^,变色^,眼底浮现巨大惊恐*^。

    他从未见过她这样惊恐*,也从未想过她居然也会有这样大的惊恐。

    那惊恐如黑色梦魇从地狱中奔腾而来^,一下就踹中了他^。

    太史阑怎么了*?

    这一霎便如千年^,千年里太史阑历经恐惧绝望不解和愤怒*。她不确定发生了什么,或许只是在这大殿里的暂时反应^,或许她就真遭了天谴^,从此后聋了。

    哦不*,不止是聋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声音似乎也有问题*^,她感觉自己在说话^,但是似乎也没有发出声音。

    难道她还哑了?

    她记得在她劈墙进入大殿之前^*,她还能听见李扶舟的声音*,可当她劈墙进入之后*,她就不能听也不能说了。

    是乾坤阵对她的惩罚?

    到了这地步^,太史阑反而不再想了^。

    殿已经进了,墙已经踹了^,禁忌都触犯了,再退出去也不见得就能恢复^,倒不如真将这大殿闯一闯*^,或者能找到解决的办法也未可知^。

    她只是一停^,随即继续大步向前——有种你还让我瞎了^!

    倒也没瞎*,视线反而越来越清楚^,先前团团的云雾散了不少^。她直接旁若无人走到李扶舟身边*,一眼看见他手中牵引着众人的并不是线*,还是一条似有似无的云气^*,连接着他和敌人的掌心*。

    太史阑对李扶舟点点头,在他身边坐下^^,泰然自若^。

    李扶舟上下打量她,眼神淡淡担忧^,也有浅浅欣慰,轻声道:“你怎样^?”

    太史阑听不见^**,但揣测着他想必是谢自己?摇摇头*,一笑*。

    李扶舟一怔*,有点不明白她的意思*,又问^,“没觉得不舒服?”

    太史阑瞧着他嘴唇^*,猜测他也许是问自己准备出手^?点点头。

    李扶舟一惊^,伸手就去握她腕脉^,太史阑急忙让开*,对他摆摆手*。

    这下李扶舟都有些糊涂了,皱眉望着她。

    太史阑一瞧不好,肯定出岔了**。

    她不想让李扶舟知道自己的问题,以免让他分心*,也不想让对面四个家伙知道,以免被钻了空子。想了想^,发现这殿上也是有文房四宝的,随手拿了一个墨锭*^*,在地上写字。

    地面也是那种半透明的特殊材质,很容易留下字迹。

    太史阑写:“先别说话*,咱们写字商量下比较稳妥**?*!?br />
    李扶舟莫名其妙地望着她^,想了想也只好写,“你没事吧^?刚才问你你点头,是哪里不舒服*?”

    太史阑唇角一扯^,写**,“刚才我在分神*,想着别的事*^^。没事**,好得很^。现在这状况**,怎么破?”

    李扶舟正要回答***,蓦然身子一偏衣袖一拂,打落了一枚射向太史阑的蓝色飞镖^。

    随即他冷冷看向那个蓝衣阴邪老者*,道:“海主^,这样的出手^,有失你的身份吧^^^?”

    北冥海主冷笑道:“你使计骗我们入阵*,将我们困在这里*,现在又招来帮手,你又如何光明了*?”

    “计策也是能力的一种,上当只能怪自己不够聪明*^!崩罘鲋鄣?^,“至于她*,只是误入而已*。你们若随意伤她^*,休怪我玉石俱焚*!”

    “哦?”圣门的门主忽然睁开眼睛^,眼神精光四射^^,“李扶舟^,你这般护佑这个贱人*,难道她是太史阑^?”

    ------题外话------

    气喘吁吁肥来了,聒噪的存稿君可以被雪藏了*。

    土肥圆这次很见了些世面,涨了姿势^*。在不接散客不许接待访客甚至连网络都屏蔽的宾馆里傻眼^,在信号不灵连服务员添水都要保持直线的大会堂里发呆*,深刻明白了什么叫高端洋气上档次。

    而网文界和传统界的超级土豪们*^,则像一坨坨的金山一样^*^,灰过来^^,灰过去*^,灰过来*,灰过去……

    土肥圆因此一直思考着一个深邃而严肃的问题:如何成为一个土豪^?

    不过回头瞧瞧*,屌丝也有屌丝的快乐*,月票还没掉,评论区还算热闹^,存稿君还算受欢迎*,出门有人接^,唱歌有人陪,烤鸭有皮啃*,离开有人送*,挺好*,挺好。

    四天没自己掏月票兜手好痒*,嘿嘿嘿嘿那些咬牙攒票到月底的,把兜敞开些哟^^,土肥圆瞧一眼^,就瞧一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64》,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六十四章 武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64并对凤倾天阑第六十四章 武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6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