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预言

    此刻她正在月光下^^,迎着戒明^。不用说,啥也被看清了。

    她做好心理准备^,等着那小和尚惊悚的预言,估计会有很多很多鬼……

    谁知道戒明看她一眼,眼神中先是惊悚,真的像是看见很多很多鬼^,但是却又没说出什么^,随即他叹气^^,低首,合十,道:“天降四星如四煞,甲光乱日烟尘下……十年浩劫^,尔等开启……”

    太史阑听那“天降四星”四个字^,心中一震^,急声问:“那三个在哪^^?”

    戒明喃喃道:“快了……就快了……你很快将会遇见其中一个^,不过是否真的能相见,且看天意……”

    随即他叹息一声^,垂下眼^,道:“你将抛离你所不肯抛离的,你将获得你你原本不想获得的^,初见的日光隐入地狱^^,升起的月头没在林梢^,留你在沧海之间行走^,十万里征途从此行^^!彼低曛钢附畔耝。

    太史阑听他又来“你将”体^^,又好气又好笑^^^,这种神棍式的预言,谁听得懂^?

    可小和尚在月光下的预言状态是自己不能控制的,清醒后问他要解释也没用^。

    戒明匆匆说了这两句^^,便不肯再看太史阑^,目光转向下方。

    下方东堂人怔怔地仰望,很多目光射过来^。

    戒明的眼神也出现了混乱^。

    好多人……好多事……走马灯一般地转来转去^^,不知道谁对谁^^。

    “你今天就要做你不得不做的事……”他忽然轻轻道^,“……你还在犹豫……可是你会去做的……不过……未来……真正的结果在未来……还有你不要信……不要信……”

    他这话没头没脑^^^,谁也不明白什么意思^,人群里只有一个人^,脸色忽然白了白^。

    “将军百战死^,白骨龙下堆……”戒明道^^,“你跟对了主子^,却跟错了人^。你会拥兵百万^^,荣宠一时^^??墒翘烀杂卸ㄊ齘,你的荣宠注定一生^,可你的一生注定很短……”

    季将军怔怔看着戒明,眼神幽幽亮亮。

    满殿无声,此时众人都已经察觉是怎么回事,大预言者当面^^,是百年难逢的机遇^,东堂的人连比试都忘记了^,也不记得要杀太史阑的事^,都又紧张,又兴奋地盯着戒明^。

    东堂亲王忽然站起身来^,脱开身周其余人的?;?^^,直直走到月光下^^^,单独面对着戒明,望定他的眼睛。

    戒明果然对他望了过去^。

    二层金殿上的小和尚^,沐浴在月光下,脸上却有一层淡淡的青气^^^,望去不似人间中人^。

    黑暗中南齐那一边^^,有人悄悄做了一个往外推的动作^^^,不过对着的却是虚空^。

    “你看着那个最高的位置……可是……别想了^^!苯涿魍哦们淄?,“那不是你的^^,甚至不是现在那个人的^。那个该坐位置的人,从来都等在那里……不过他原本也是没有这个命,但是天降星子^,命盘推动^,他的命数改了……那个流星般越空而来的少女^^,她也拥有一双奇特的眼睛^^,看见最细微的一切……”他轻轻叹息^,合十^,“就此收手^,你有六十年寿命^,若不放弃^,六年^^?!?br />
    东堂亲王似有震动^^,身子微微一晃^。失声道:“不会——”

    他身子忽然又晃了晃。这回晃动更剧烈^,随即他的背后^^,忽然喷出一股鲜血^^^!

    他怒喝一声^,霍然回首^^,身子还没完全转过去^^,一个肘拳已经向后狠狠捣出^。

    砰一声^,明明他撞的是空气^^,但接触的声音听得出来是撞到实处^,随即一声细细的哀呼^^,亲王背后风声一紧。

    再随即……众人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看见半空中忽然显现出一个少女的身影^,正捂着胁下^,仰头向后飞出去^。

    虚空中忽然出现人影的场景太惊悚,众人都张嘴傻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隐身^!”司空昱失声惊呼。

    唰一声慕丹佩掠过来^^,一把接住雀斑少女^,转身就回了南齐那里^^,抛下一声冷笑。

    “就许你们使诈,不许我们暗杀^^^?”

    少女在她怀里蜷缩着^,手中一柄匕首往下滴血^。

    东堂亲王的血^^。

    众人都觉凛然。

    此时才明白,南齐那个不起眼的少女^,竟然是个隐身能者^^,她一直没有发挥作用^^,就是为了这一刻^,在东堂所有人都被戒明的预言吸引了注意力^^,在亲王为了知道自己的命运不顾一切摆脱盺;ふ笮妥叱龅氖焙騘,隐身^,暗杀^^。

    只是可惜她作战经验还是不够丰富,惊慌之下匕首还是没能刺中心脏^,而且亲王也穿了护身软甲,她的匕首入肉三寸后被迫停住^^^。

    当真是各逞智慧,各显神通^^。

    忽然有人在上头冷然道:“时辰到^!”

    众人一抬头^,才发现二层后堂^,那高高悬挂的蜡烛^^,这回真的熄灭了^。

    蜡烛下太史阑满面嫌恶地盯着东堂亲王^,遗憾刚才那下怎么没能刺死他^^。

    南齐和东堂此刻才开始骚动起来^^。

    东堂人扼腕跌足——如果刚才能毁了蜡烛,如果刚才不被戒明吸引注意力,亲王哪里会伤^!

    南齐却吁出一口长气——这边国公伤了^,但好歹最后太史阑想办法也伤了东堂亲王^。平局,又是平局^^!

    但这已经是东堂南齐多年天授大比,最好的一次成绩^。

    这次也是最诡异,最凶险的一次大比,以往那些站在那里^,各自施展异能的方式^^^,和这次比起来,文雅亲切得像在宴客^^。

    极东总督怔了半晌,站起身道:“平局^^^^!?br />
    东堂人默不作声^,此刻后悔也没用^,智慧也是一种本领^^。

    亲王一边急急让人给他包扎^,一边咬牙^,道:“那就平局……”

    “不行?!?br />
    众人愕然^^,随即又摇头。

    说话的果然是太史阑。

    此刻殿上已经点起灯火^,太史阑缓步下阶^^,就着烛火此刻才看清容楚的伤,他胸前衣衫一片血染^,脸色发白,显见得伤得不轻。

    按说对方就算使诈,就算容楚坐着不能动,以他的本事^^,也不会受伤。他之所以会受伤^^^,纯粹是因为出手的是她^^。

    她也知道自己的出手,向来用尽全力^^,如果不是人间刺质地薄脆^,此刻容楚怕就是对心穿^。

    这叫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容楚险些死在她手上^^!

    她想到这种可能都觉得浑身发冷眼前发黑^^,完全想不出如果真的发生她该怎么办^^,她会怎么办?发狂^^^?杀人^^?厌世?崩溃?

    也许会^^,也许都不会,但不管哪一种,她这一生从此绝望^,永堕黑暗^。

    对方如此恶毒^,她怎能不以牙还牙^^?

    平局^^,平局你妹??!

    今儿不打残他们决不罢休^。

    她一开口^,南齐官员就齐齐闭嘴,此刻尘?^^;韭涠?,太史阑是此战最大功臣,在场人人得她救命之恩^,谁也不会违拗她^^。

    东堂亲王听见她说话,抬头看她一眼^,倒像是被提醒一样^,冷笑一声,道:“确实^,不该平局。平局的话^,咱们的协议怎么算^?先前我们说过,如果双方都出现伤损^^,就再来一局^?^!?br />
    “再来一局?^!碧防坏繼^^,“定输赢^?!?br />
    “太史^?^!比莩迕?,“无需如此^^^^^。平局已经很好^,只要平局,我方就可以不开放静海城^^?^!?br />
    “现在不是南齐的事^,南齐关我屁事^!碧防徊还苤谌司实牧成玘,一挥刀淡淡道,“现在是我和我未来的幸福险些被扼杀了的事^,这个仇,我得报^^^!?br />
    容楚叹口气^^^。

    他就知道太史阑,一旦被触及底线绝不后退^^。如今东堂这个举动^,可是把母老虎惹毛了^^。

    这让他无奈^^^,却也欣喜^。

    “你被惹怒^,自然我来解决^?^!彼⑽⒁恍?,“太史^^,你休息会儿^^?!?br />
    “我知道你能^^,可是你来不合规矩,你毕竟不是天授者^。你就算赢了他们也要赖账^^^!碧防换赝?,眼神柔和了点^^^,“容楚^,信我?!?br />
    容楚笑笑。

    他觉得他家太史好处真的很多。比如霸气却不霸道^^,比如骄傲却不自傲^^。她维护着自己的自尊^,也维护着他的自尊^,就是在这时刻^,她也绝不说一句“你受了伤逞什么能”^^^^?

    他的太史,才是最最温柔体贴的那一个^。只是世人不能发现^^。

    不能发现才好^,容他独享^。

    ……

    “那就再比一局,定输赢^?!倍们淄跻簧湫?,“正好,我们这里也有位还没正式出手^^,不妨你们互相练练筋骨^^?”

    太史阑一怔^。

    对面^,司空昱深沉如星光满蕴的眸子^,迎上来^。

    ==

    看见司空昱,太史阑微微皱了皱眉。

    她有种感觉^,现在的状况^,也是东堂早就做好准备的^^。

    虽然她不愿和司空昱对阵^^,但想想之前司空昱一直没出手^^,还曾有意无意帮了她,这样回东堂^,他也会遭受责难吧?

    不如堂堂正正比一场好了^。

    “行^^?!彼豢此究贞?^^,神情淡漠地道^,“但这次,就堂堂正正比天授之能^,实实在在不动武,如何^^^?”

    “好^?^!倍们淄趵渥帕车繼^,“双方许诺^^,都不许使用武功和武器^!?br />
    太史阑微微放了心^。对面司空昱一直是若有所思的神情^,偏着脸^,灯光下侧颊微白^。

    “这大殿已经毁去不少^^,我们都出去休息^^,只留两个人做裁判如何^?”东堂亲王道^,“天授之能向来是国家机密,我们希望知道的人越少越好!?br />
    南齐这边的人^^,知道情况的心中一喜——听说这位东堂世子对太史阑似有好感^^^,这样单独对阵^,无人监督,岂不有利于南齐^?只是东堂那边也应该知道这事,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不知道这情况的却在担忧,怕没有武功的太史阑和司空昱单独对战^,会被那个武功很高的世子眨眼就给杀了^。

    太史阑倒没过多考虑,应道:“好^?!?br />
    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了东堂的季将军^,和南齐的极东总督。容楚想留^,给太史阑强硬地逼了出去^^,唤人来给他包扎。

    两个见证人各自呆在大殿一角^,有屏风隔着。

    太史阑和司空昱则上了大殿二层^。

    烛火幽幽^,都在大殿下层^,光线射过来有点远,朦朦胧胧的^^^,好在月色尚且清亮^^,月光下两人表情都很平静。

    司空昱认认真真看着太史阑,这是今天以来他第一次和太史阑目光接触^,只是虽然他在认真看着她,太史阑还是觉得^^^,他的眼神有点怪^^。

    有点空^,有点忧伤,像透过她^,看见远方,但远方的场景也不是美好让人向往的,反而透出点紧张窒息的味道^。

    太史阑修炼“预知”^^,对事态的变化和人的情绪感觉明显。

    “司空^?!彼沼谌滩蛔∥蔨,“你怎么了^^?”

    司空昱忽然一惊^,仿佛被她惊醒^,才道:“……没什么^^,太史^,最近好吗?病都好了吗^^?”

    太史阑摇摇头^^,“没事^^?!?br />
    “我听说了最近的一些事^?!彼究贞派仙舷孪驴此?^^^,“想来看你的^,可巧亲王来了南齐^,我得陪着他。想着这时候和你走得太近也不方便^,便算了^,你别介意^!?br />
    “无妨^?!碧防挥质且怀洞浇?。

    她觉得这样的对话很诡异,很让她不舒服^^^,认识司空昱到现在^,他或者对她发火,或者对她挑剔,或者对她吼或者被她吼,但从来没这样^,隔着一丈的距离,平平静静^^,客客气气,如对初见的路人一般和她寒暄^^^。

    是因为此刻彼此的敌对立场吗?

    可是两人的立场^,从一开始就是敌对的^,也没见他有过心障^^。

    算了^,太史阑叹口气^,这样的对话太压抑^,还是速战速决吧。

    “我的能力^^^,你应该能猜着一些^?!彼?,“你的能力,实话和你说,我也早知道了一部分^。现在^^^,你提出一个比试方法吧^,输赢^,总要在你我之间决出^^?^!?br />
    “那这样吧^^!彼究贞潘祷昂苈?,似乎在凝重地思索^^,“我想和你玩一场捉迷藏^^?!?br />
    太史阑一怔^^^。

    捉迷藏?

    小孩子玩的玩意。司空昱怎么会突然要求这个^。

    “我忽然想起我小时候^,很爱和二哥玩这个游戏^^^?!彼究贞叛銎鹆?^,神情里有淡淡怅惘^^,“别的人我都记不太清了^,唯独记得二哥^^^^,他对我很凶^^,却也很爱护,我在他护持下长大。小时候我爱玩捉迷藏^,但是没人陪我玩^,只有他勉强陪我玩过几次,都藏得马马虎虎,一找就能找到?^!彼财沧靆,“每次都躲在缸后面看兵书,人是藏住了^,书还露在外面,怎么可能找不到?”

    太史阑默然听着,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司空昱家世极好^^^,尊荣富贵^^,他也不是那种不受重视的世家子弟,东堂皇帝据说很喜欢他^,这样的出身和地位^^^^,他该是那种最骄傲的男子,事实上平日里他确实是这样的^,只是和她言谈之间,却总露出一些不如意和凄伤来^,似乎他的童年^,十分悲惨^。

    按说就是小时候不受重视的世家子弟,也不该悲惨成这样。

    还有^,兵书……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司空家似乎是没有从军的子弟的^。

    当然兵书可能只是一个爱好^,谁也不能肯定小时候爱读兵书长大就是将军。

    只是听司空昱口气^,这个二哥^,对他似乎也很重要^。

    “我们来一场捉迷藏?!彼究贞乓丫踊匾渲行牙?^,道^,“就是这大殿二层前后堂^^。都以一炷香为限。赌三场。一开始的先后顺序猜拳决定^^^,之后就轮换来^。谁被找到的多^,谁输^?!?br />
    太史阑随随便便一点头^,又和底下两个裁判说了说,俩裁判面面相觑^,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比试方法^^,但也只能同意。

    两方出战的人都太重要,双方都不希望出现伤损^,这办法虽然温吞甚至有点儿戏^^,但相比之下是最安全的。

    而且这个比试^,运气非常重要^^^,一开始的猜拳结果非常重要。谁赢,谁负责找^,另一人负责躲。那么如果太史阑赢了^,司空昱躲^^^,她找到了司空昱^,司空昱首先就输了一场^^。再之后太史阑躲司空昱找^,找到的话也不过平局。再下一场又是司空昱躲^,太史阑找到的话就胜了^^。

    躲得越多^^,失败的几率越大。

    两个裁判有点紧张,这场比试运气太重要了^。

    太史阑则很随意&&。既然赌得是运气&,那她运气一向不错。

    她运气果然不错&&。

    她出的剪刀,司空昱出的布&。

    极东总督的长吁声在远远的殿上都能听见。

    “你藏吧&?&!碧防欢运究贞诺愕阃?。

    这大殿上虽然没有可以躲的地方,但后堂有,后堂之后还有房间&&,整座大殿是个多格结构,可以躲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司空昱的背影消失在大殿深处,太史阑坐下来&&,闭目&&&&,集中全部注意力&&,感觉&&&。

    脑海里的画面徐徐展开&,并不很清晰,只是一个大概的轮廓&,随着司空昱的步伐&,慢慢延伸&。

    可以感觉到上下两层的殿堂,大殿屏风后的后堂&&&,后堂左右两侧有回廊&,回廊两边有小房。

    这些小房&,有的用来休息&&,有的用作书房&&,有的用来会客或者议事&,也有杂物房,下人房&,茶水间等等&&。

    能藏人的也就是这些小房,虽然结构简单&,但是房间不少&,一炷香内要在这么多房间里找到人,确实不太容易。

    可是太史阑心里觉得&,这个问题对她和司空昱来说,只怕都不是问题&&,所以要想赢&,还是需要智慧&。

    脑海里那一个虚虚的人影,走向那些小房&&&,然后……

    然后不见了&。

    她脑海里大殿轮廓仍在&&,但是感觉到的司空昱的人影,不见了&。

    太史阑睁开眼&。

    果然神奇&。

    作为天授大比中东堂队伍的带领者,司空昱果然不止微视和远视那两个异能&&&。

    香头在对面幽幽闪着,已经燃了四分之一。太史阑站起身,直接进入后殿&。

    她站在幽长的回廊顶头&,长廊两端&,房间的门如老妪的牙齿&,都黑洞洞地开着&&&。

    她先前在感应到这些房间的时候&&,就感觉不到了司空昱,他应该就在这些房间里&&&。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当她感觉到司空昱不见的时候&,应该就是司空昱进入房间的时候&&。

    他应该只是拥有瞬间阻断的能力,否则他大可以一开始就屏蔽她的感觉。

    那么,他就在这头最近的某间房间里&。

    太史阑迅速进入第一间,用最快速度翻了一遍,没有&&&。

    第二间&,也没有。

    第三间&&&,还是没有&&。

    房间不算大&,但里面家具不少&&,甚至有的还有暗柜&,太史阑挨个敲过去找暗柜,还要翻找,花费了不少时间&&。

    她算算,一炷香应该已经过三分之二了&&,时间一道鸣锣一响&&&,找不到就是输。

    一间间翻下去,还是会输&。

    她心里有个奇怪的感觉&,就是她一开始的判断并没有错,可是为什么在最近的几间房间里找不到司空昱?

    她甚至现在感觉,他还是在这几间房间内,不过如果她进去找&&,还是未必找得到。

    她隐约明白了原因&。

    只要他愿意,她很可能永远都无法在这里找到他&,一炷香不够,一辈子,也不够&。

    太史阑忽然停下来&&&,不找了&。

    她随随便便进入第一间房间,在那房间的软榻上躺下来&&,闭上眼,道:“司空昱&&,我想&&&,小和尚戒明的第一个预言,是对你说的。但是我要告诉你&,戒明……”

    她忽然停住&。

    黑暗中似有呼吸也忽然跟着一紧&。

    “你出来吧?&!彼?,“出来我就告诉你?!?br />
    黑暗中一声幽幽叹息&&,叹息声在她身后。

    “戒明怎么了&?”他问&。

    太史阑站起身&,拂拂衣袖&,转头对他一笑&&&&。

    “戒明说的话&&&&,都是真的&&?!?br />
    司空昱似有震动&&&,随即苦笑&,道:“太史阑&&,你看起来特别刚硬&,像个宁折不弯的人&,其实谁都没你诡计多端?!?br />
    “客气客气&&&&?&&!碧防灰怀洞浇?&。

    “一炷香燃??!”俩裁判的呼喊声传来&。

    太史阑拉了拉司空昱的衣袖,司空昱挑挑眉,还是跟她走了出去&。

    台阶下仰首上望的两个人&&,一人失望一人欣喜&。

    第二柱香点了起来,这回换司空昱背对后堂&&,太史阑转身走向长廊&&&。

    她不认为司空昱有感应之能,这种能力也不是谁想修炼都能行的&&,必须要先拥有远超常人的敏锐感知力&。就以往她对司空昱的了解来看&,他才没有这本事&&。

    但是他有高深的武功。他来得及搜寻所有的房间。他还有一样别人根本不知道&&,她也刚刚猜到的&,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的异能&&。

    所以太史阑脱下了鞋子&&,轻手轻脚走在长廊上。

    她一边走&&,一边将所经过的所有房间的门都快速关上。最后她进了一间房&&&,这是个休息室,里外套间&,所有家用物品都齐备,连梳洗和如厕的地方也有&&。

    她进门&&,这种屋子是有锁的&&,可以外锁也可以内锁&&,她将门锁上&,手指一抹,锁毁了&&。

    然后她进屋&&&,并没有坦然高卧&,她不认为把锁毁了&,门户锁死就能挡住司空昱&。

    她直接进了最里面如厕的地方&,那是一个单独的隔间,里头有金漆描红的马桶。马桶边还有帘子,还有用来塞鼻子的干枣&,甚至还有几本书。

    她哗啦一下拉开帘子,往马桶上一坐&&,就着上头窗户透下来的月光,看书&&。

    过了一会儿&,她听见衣袂带风声&&&。

    极快&&&&,风声虎虎&,可以想象带出风声的人无比迅捷的速度&,他在不停地推开门,进入&,寻找,每间房间费时很短&&&,快进快出。

    然后他在这间房门前停住,试推&,推不开。

    这等于告诉他里面有人。

    太史阑静静等着&。

    过了一会&,房间里有响动&,似乎一个人的脚步&&,轻轻落在了地上&。

    太史阑把书翻过一页。

    脚步声在室内走动&,不住翻找,从外间开始到里间,最后停在了隔间之前。

    两人相隔只有一个薄薄的帘子&。以司空昱那双钛合金眼&&&,十个太史阑也瞧见了。

    只需要手指一撩,拉开帘子&,然后他就胜了&。

    太史阑还是没有动,偏头看着帘子,月光勾勒出他的影子,伸出手&,又缩回&,又伸手&,又缩回。

    她唇角忍不住一抹淡淡笑意。

    真是什么办法对付什么人。君子总是容易被欺负一点的&。

    司空昱晓得她在“如厕”,这薄薄一道帘子&,就怎么也不好意思掀开&。这要换成容楚&&,嘿嘿嘿嘿&,保准掀得比谁都快&。

    君子欺之以方&,太史阑有淡淡的惭愧&&。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薄薄的帘子,浅浅的月光&&,她在这头看他&,他在那头犹豫,将一场至关重要的胜负&&,取决于一个人的心地和道德准则&。

    他的手指曾经无数次掀开帘子边角&,又无数次落下。

    “香?&?&!”高喝声再次远远传来&。

    司空昱“嘿”了一声&,重重跺了跺脚,道:“你狠&!”一转身出去了。

    太史阑站起身,伸个懒腰&&,撇撇嘴&&。听见外头司空昱对两个裁判怒道:“我没找到&!”

    极东总督那一声“??!”充满喜悦——南齐胜了!

    季将军却怒道:“世子你不可能找不到&&!你既然站在这里,那就在这里&!是你自己不愿找,我不信邪&&,我就在这里等着&&!”

    太史阑皱了皱眉&。

    东堂的人算定司空昱必然能找到他,这是怀疑他放水了&&。

    如今季将军就在门外等着&,她一出去就会被堵着&&。等于证明了司空昱放水&,这要他以后怎么面对东堂&?

    她想了想,走到门边&,手指一抹,恢复了锁,打开门。

    极东总督看她果然从这门里出来&,眼神惊讶&,季将军却满面怒容哼了一声&,斜瞟着司空昱。

    司空昱斜身站着&,负手昂起下巴&&,谁都不理。

    “这一场&,不算吧&?&!碧防坏?&,“司空世子是能找到我,但我用我的办法把锁给破坏了&&,他进不来。这算是我取巧&。所以这场&,不算&&?!?br />
    极东总督急道:“这……”

    太史阑摆摆手&。

    “做人要光明磊落?&&!彼成胶拥氐?。

    季将军撇撇嘴&&,脸上的表情是一个字都不信&&,他清楚就算太史阑毁了锁&&,司空昱想进还是一样能进&&,不过太史阑既然主动这么说&,终究是对东堂有利,他也犯不着拆穿&&。

    倒是司空昱回过头来&,欲言又止&&,眼神微带痛苦&。

    “那就再比一场&?!奔窘?,“最后一局定输赢&?!彼成跚绮欢?&&,似乎下定决心,忽然道&&,“世子&&。借一步说话&?!?br />
    司空昱脸色微变,终究还是跟他走到了一边&。

    两人在回廊尽头说话&&,明明淡淡的月色下&,彼此的影子黑而长,互相交叠,太史阑远远瞧着&&,觉得那浓淡的黑影&,像深夜里蹑足而来的梦魇兽&。

    他们谈的时间很短&,隐约似乎听见司空昱“啊”的一声,声音短促&&。随即又归于寂灭&。

    过了一会两人回来&,神情都已经恢复如常&&&,司空昱微微垂着眼&&,不看任何人&&。

    太史阑默然站在那里,她知道情势对自己不利&,司空昱的异能&,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能使用的方法都已经使用过&,下次还指望他上当或者被道德挟持?他愿意她还不屑再做&&&。

    然而她也没什么担忧的表情&&。凡事尽力,还得不亏心才好&。

    “我觉得你们比互相找也不是太合适&?!奔窘鋈坏?&,“这样吧,也别你找我我找你了&,”他指指回廊正中的一间房间&,“那是中间位置,我和总督大人各自去藏一样东西&,在那个房间的某处&,你们同时去找&&&,太史阑找我放的东西,世子找总督放的东西。谁先找到谁赢&&?!?br />
    太史阑觉得这也是个不错的办法,点点头&。

    “那就开始吧?&!奔芏降?。声音嗡嗡的,在回廊里幽深地传开去&。

    第三柱香点了起来&。

    两个裁判退出&。司空昱和太史阑各自站在回廊的两端&,遥遥相望&。

    殿下传来一声尖锐的哨声,通知开始&。

    太史阑拔腿便冲了过去&&&。

    她甚至没来得及看对面的司空昱的动作,只隐约感觉到属于他的风声一掠&&,已经到了她的近前&,看样子要比她先进门。

    太史阑伸手一扳&,墙上一盏铜灯就到了她手里,她抬手就把铜灯掷了出去,火苗在灯里一闪,拖出一道长长的黄色亮弧&&,然后熄灭。

    司空昱身子一闪躲了开去&&,手指一拂铜灯呼啸射回&,灯里的油淅淅沥沥洒了一地。

    这时太史阑已经又摘下第二个铜灯砸了出去&,她那边回廊的灯光全部暗了。

    铜灯自然砸不着司空昱&,满天里却洒下灯里的油,司空昱爱干净,自然而然要躲避&,路线微微绕了弯&&。

    太史阑却风一般直前&,满身的油就好像没闻见&&&。

    “砰?&!彼退究贞帕饺嗽诿趴谧采?。

    此时回廊一半的灯被她砸灭&&,一半的灯被司空昱掠动时带起的风吹灭&,整个后殿,都暗了&。房间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两人身子挤在不宽的门口,一霎间肌肤相贴&,各自感觉到对方肌肤的弹性和紧致&&,司空昱忽然怔了怔。

    趁他这一怔间&,太史阑先一步挤进了门里。

    她身上有火折子&,但此刻已经不敢点灯点火,两人都满身的油&,点火就是找死&&。

    黑暗里有微视和远视能力的司空昱自然更占优势。

    太史阑进门&,啪一下便将门带上,手指一抹&,再次毁锁&!

    她刚刚滑出一步&&,身后风声一响&&&,司空昱已经换了个方向进了房间,门锁那里根本没发出任何动静。

    太史阑深深吸一口气&&。

    她闭上眼&&,感觉着这屋子,其实感应能力在此刻对于找东西没什么帮助,因为东西都是死物&,谁知道哪样东西是要找的那个&&?

    当然留下的东西都会是带着两国鲜明标记的&&。

    没有办法就只好用最笨的办法&&,太史阑上窜下跳&,开始翻。

    这也是个套间&,比先前那个稍微小些&,陈设也简陋些&,应该是有点地位的宫人休息的地方。

    太史阑打开抽屉&&&&,翻;拉开柜子&,翻&&;钻到床下&&&,翻&&;掀开床褥,翻……

    司空昱和她大刀阔斧如洗劫的找东西方式截然不同,他静静站在屋内&&,双眼一遍遍在屋内扫视,看过一圈&,换个房间&。

    他没有透视能力&,但太史阑翻东西他看着就行了&,一眼扫过&,有没有目标物就很清楚,不像太史阑还要摸一摸&。

    窗户里射进浅淡的月色,可以朦胧地看见屋内的景物&&。

    两三个房间须臾翻完&,这种备用的房间本来就不会放多少东西,几件宫衣&,几样用具&,都不会是东堂南齐官员藏下的东西&。

    太史阑终于一无所获地停手&&。

    一抬头&&,看住了最后一个房间&&&。

    一个小小的隔间&,只有半间&,不知道后面是马桶还是澡盆&&。

    太史阑快步滑了过去&,与此同时司空昱也动了,两人再次在门口砰地撞在一起。

    又是稍稍停留&,太史阑先挤了进去。

    她一进门就闻见浓郁的香气&&&&,再一看&&&,原来是个梳妆间。上头一扇小小的窗户&&,窗户下是一个小小的妆台&,妆台上摆满了女子梳妆用具&&,一盒粉散开着&&。浓郁的香气似乎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太史阑心里咯噔一声,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这是行宫,什么地方都摆设得规规矩矩整整齐齐&&&,为什么这里会有香粉散开着&?

    她忽然心中一动,扑到妆台前&,手掌在妆台上迅速摸过&,随即冷笑一声。

    她摸到了暗格,也摸到暗格的金属枢纽&。

    太史阑手指抚过,咔嗒一声&,整个梳妆台子的台面都陷了下去。她低头一看,暗格里空空如也。

    她想了想&&,将手中的台面一翻&。

    一个乌黑的钗子&&,正粘在台板的背面&!

    太史阑把钗子取下来&,触手滑润,钗头质地非石非玉,闪着暗金的光&,十分高贵&。钗尖却是纯钢的,打磨得十分尖利,足可作为利器。钗子造型简单&,就是普通的云钗&&,雕饰却很古朴&&,不是南齐风格&。钗头上隐约还有字,只是此时看不见&&&。

    钗身上似乎还沾着些东西&&,微粘&,太史阑握着&,觉得心里十分不舒服&,脑海里忽然有哀绝的女子面容&,一闪&&&&。

    她下意识想捕捉,却看不清&,那面容稍瞬即逝&&,只是心中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加明显&&,像忽然生出无限忧伤和凄凉&。

    这种感觉对她十分陌生,她会愤怒会生气,但是凄凉,真的没有过。

    东西拿在手里,却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东堂季将军留下的,她转身&,将钗子举起,想要看看还有什么标记&。

    这一转身,她忽然一惊&。

    门口&,司空昱竟然一直没有动&&,也没有去找东西&,他双手抓紧门框&&&,鼻翼微微翕动&&,眼睛死死盯着她手中的钗子&。

    那眼神……

    太史阑从没看过那样的眼神&。

    掠夺&、痛恨、苦痛&、震惊&&&、渴望……那是被唤醒的猛兽&&,在丛林中奔跑&,想要追过时光&&,把记忆找回&。

    而那记忆里满是血色和遗憾&&,还有许多未解的谜&,是噩梦的源头&&,他在下游沉睡。

    一线淡白月光下&&,他美丽深沉如星空的眸子&,竟然是血红的&&&&。

    “你……”太史阑一怔&,下意识把钗一收&&。

    她想上前看看他怎么回事&,却直觉很危险,回身一看&&&&,自己身后是妆台&,妆台后是墙壁&,两边则是柜子&,窗户在上头很远&&&&,这屋子是窄条形状&&,只能容一人进出&&&,一旦被人堵住,后果不堪设想。

    太史阑忽然紧张起来&。

    她感觉到了危险。

    她相信自己的感觉&,绝不因为对面是司空昱就产生怀疑&&&。

    她把钗子往怀里一踹&&&&,忽然跳了起来,一脚跳上了妆台。随即纵身而起&,往窗户攀去&。

    她要从窗户翻出去&!

    眼看双手已经靠着窗边&,忽然她听见嗤啦一声,随即身子一沉,被人给拦腰抱住&,生生拽了下来&!

    不用看,必然是司空昱&&!

    太史阑心中轰然一声&,知道不好&,半空中猛力挣扎,试图踹到司空昱,可是姿势不对&,两人武功又相差悬殊&,哪里能挣脱&?

    “砰&?&&!币簧?,两人齐齐坠落在地&,太史阑被压在下面&。

    更糟糕的是&,刚才那声嗤啦&,是她的裤带被拽断了……

    这一拖一拽一滚&&&,几乎立刻她就衣不蔽体&。

    太史阑怒道:“司空昱&,放开我&!”

    感觉到身上司空昱喘息咻咻&,神态动作都好似忽然变了一个人&,太史阑心中一凉——不会吧?不会这么狗血吧?又是什么催情香之类的玩意&?不对&&,刚才那香气虽然浓&&,却是正常的脂粉香&&,最起码她就没有任何的不良反应。

    “滚开!司空昱&&&!不要逼我杀你!”

    ------题外话------

    下旬啦&&,月票进入追赶节奏啦&。

    预言:凡是有票掏票的,每掏一次少一斤肉&,阿弥陀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9》,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九章 预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9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九章 预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