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吃醋大戏满台飞

    东堂人看见这情势也没办法*,在自己的棚子里商量着赶紧吃点,就催促南齐这边速速开战。

    上头太史阑把慕丹佩拉坐下来打横*,自己坐在容楚对面^*,抱着景泰蓝*,挥舞着筷子^,道:“吃,吃^*?*!?br />
    容楚瞟一眼他身边的慕丹佩,再瞟一眼太史阑^^,悠悠道:“你这是真心让人吃呢^,还是让人噎呢^?”

    太史阑晓得自己的小九九瞒不过他去^^,对上他谴责又有点恼怒的目光,她也不过是若无其事挥挥筷子,“真想吃,就抓紧时间^*。来,丹佩^*,这鸡味道不错,两只鸡腿,你和景泰蓝一人一个^*?!?br />
    慕丹佩浑然有点不在状态,傻傻地捧着碗^,盯着饭上面那只一柱擎天的鸡腿*,觉得这顿饭怎么这么让自己毛骨悚然呢?还有后背**,这凉飕飕的感觉怎么下不去呢^^?

    容楚又瞧一眼一本正经的太史阑^,笑了*。

    这臭女人^,这种事也敢做*,当真以为他就任捏任揉么*?

    “是啊,丹佩*^*,要吃就快点吃*,等下就吃不成了^?^!彼鋈灰恍?,亲自给慕丹佩夹了一筷菜*,道,“这蜜汁火方也不错^*,尝尝^?!?br />
    他笑得眉目生花^,日光下熠熠若有金光,慕丹佩从来没见他对自己笑过^,一时瞧得有点发怔^^。

    两人在饭碗上对望,蜜汁火方的油汁在容楚筷尖深情脉脉地向慕丹佩碗里滴啊滴……

    太史阑忽然停了筷子^*。

    啃鸡腿的景泰蓝眼珠子骨碌碌乱转*,忽然叼着鸡腿溜到一边的位子上去^。

    杀气**,有杀气!

    杀气位置——隔壁,麻麻*!

    太史阑叼着只鸡翅^,望望容楚*,又望望慕丹佩,再看看四人所处位置**,忽然觉得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他两个坐得太近^!

    容楚笑得太骚包!

    慕丹佩的表情太呆萌^^!

    两人对望的场景太碍眼^!

    明明这副场景是自己搞出来的,太史阑忽然觉得有点点不爽——喂,你容楚入戏太快太深了吧*?

    我演戏就行了,你演什么演?以为自己天生奥斯卡影帝^^^?

    她在桌子底下伸出脚,踩住某人的靴子——我碾^*,我碾***,我碾碾碾……

    容楚连表情都没变——你敢将男人卖出去*,我就敢顺便卖笑。

    他含笑将蜜汁伙方搁在慕丹佩碗头,动作温柔*^*。慕丹佩麻木地扒下一口饭*,却忽然扶了扶腰间的剑柄^。

    杀气^!

    不仅有来自隔壁的杀气^,还有背后**^!

    可怜的慕丹佩*,明显感觉到背后的杀气更浓,远远逼近**,如刀似枪。

    那是来自万微的目光。

    万微一直僵硬地坐着*。

    她心中有事,原本打算今天看完南齐的失败,看完太史阑的失败就离开,不想^*,她竟然看到了这一幕。

    她竟然看到太史阑和慕丹佩把臂而行^^,似乎交情很好。

    她竟然看到太史阑抱着儿子,带着慕丹佩去和容楚一起吃饭。

    她竟然看到太史阑把慕丹佩安排在容楚身边^^,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样用餐^^。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是传闻里太史阑好妒么*?

    不是说她容不下别人么^?

    不是说容楚也表示*^^,除了她别人没兴趣么?

    如今这是个什么意思?这样的场合^,这种举动——太史阑接纳了慕丹佩*^?

    万微性子执着^,但不喜欢做人妾伺,她也是江湖大家出身^,怎么肯委屈自己^*。所以当容楚和太史阑都露出不容他人插入的姿态时^,她也只好含恨离开^。

    然而此刻看见慕丹佩“被接受”,她压抑下的不平衡感顿时爆发*^^。

    凭什么?

    凭什么慕丹佩可以她不可以^?

    论出身,她也是豪门**,虽然沾染武林气息**,但家族财富底蕴不弱于任何世家^。

    论教养^*,她比那个只知道吃一点没有大家尊贵气质的慕丹佩^,不知道好哪里去!

    太史阑这是在歧视她!

    慕丹佩这是在侮辱她^!

    再一转眼^*,她看见容楚含笑给慕丹佩夹菜^,眼波楚楚,温柔怡人。

    她几曾见过容楚这种神情?容楚这人虽然常笑,但给人的感觉可远得很*,这样的笑是太史阑独享^^,如今竟然慕丹佩也瞧着了*。

    万微觉得她的怒气快要收拾不住了^。

    一个太史阑*^^,还可以说先入为主,她不屑插入其中**。再多一个慕丹佩*,是和她同时认识并追逐容楚的^^^,慕丹佩登堂入室,岂不就是她输了^*?

    她怎可一输再输*?

    武林大小姐的脾气上来^,再顾不得场合颜面^,万微冷冷一拂袖**,忽然掠了出去。

    满场闹哄哄吃饭的人*,忽然感觉头顶上乌云掠过^*^,再一看*,万微窜到台上去了*!

    在场的人经过这么多天的大比*,早知道那纷乱复杂的三家擂台追夫史,云合城第一八卦。不过自从太史阑来了之后^,这八卦开始消散^^,争得如火如荼的三个人被强悍的太史阑分别打垮^。万微灰了***,阿都古丽进大牢了^*,慕丹佩直接认输做太史阑朋友了^^,戏也没得看了*^。

    不想今天结束最后一天^,忽然冒出这么一出^,太史阑拉慕丹佩和容楚一起吃饭了!然后万微窜台上去了!

    哗^*!年度八卦大戏*!

    这下何止南齐人抛了饭碗丢了馒头等看好戏,就连东堂人都眼睛放光*,人类追逐八卦是本能^^,亲王殿下原本看着时辰准备提醒他们一刻钟到了的^,结果这一瞧也忘了^^。

    万微一窜到台上^,慕丹佩就跳起来^^,解放似地赶紧把饭碗放下了^^,转过身时已经抽出了剑。

    她此刻也明白了太史阑的用意^,这女人**,竟然推出朋友和自己男人,撩拨那个醋坛子来找麻烦*。生生向台下观众提供一场八卦大戏,好拖延时辰^。

    慕丹佩恨得牙痒——她这么有恃无恐**,不怕自己被勾掉魂,当真把容楚抢来?

    虽然恨^,此刻还不能不配合,不然回头太史阑必定找她算账^^。

    这时她听见太史阑忽然在她背后道:“丹佩*,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你说^*,咱们做一家人怎么样?”

    慕丹佩心中一震*,容楚脸黑了*。

    此时万微正落地*^,恰恰将这句火上浇油的话听了个清楚,脸色瞬间变了^*。

    她咬牙,恨恨盯了慕丹佩一眼*,不过倒还把持得住^,并不脑残地大喝贱人什么的^,只冷冷道:“慕姑娘,上次你我一战^*,不过平局^,如今万微要走了^,想着不分个胜负^^,终究不甘心^^,可愿赐教^?”

    “你要打架可以*,总得等人吃完才对,这样真不礼貌*,太打搅丹佩了^*?^*!碧防徊寤?,脚狠狠踩在容楚靴子上——不许说话!不许撩拨!不许笑!

    容楚笑^,自己夹了块蜜汁火方,慢慢嚼^^。

    “打搅”两个字着实是刺激*,太史阑难得的对慕丹佩的维护更是个刺激^^,万微的眼睛都开始发红,冷冷笑道:“这饭她吃得下么*?”

    “怎么吃不下?”慕丹佩立即转身*^,抄起饭碗^,有滋有味地吃完那蜜汁火方*,道**,“甜美醇厚^,馥郁生香,滋味果然好*。国公*,多谢^^*!彼低甓匀莩付?*。

    容楚抬头报以一笑^*,道:“喜欢就多吃几块*^?^!?br />
    太史阑的靴子踏着他脚背*,面无表情地道:“是,丹佩,多吃几块*?!?br />
    慕丹佩摸摸肚子,心想再吃下去保不准要得绞肠痧。一边笑着应好一边对万微点点头*^*,道:“万姑娘如果肯成全,想来我这饭会吃得更香些^^?!?br />
    万微本已经气得浑身颤抖*,听见“成全”两字更觉刺心,咬牙道:“成全^^?我偏不成全你*!慕丹佩,今日这台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她一声清叱,长剑已经出手**,雪光点点*,晶棱四射^,台上温度顿时下降几度**,剑气杀气^^^,扑面而来^。

    “哎^^*,我死自然你活^,你怎么尽说废话^?*!蹦降づ逍σ饕鹘雇胍蝗?*,拔剑迎上*,“万微,别在那装样了,你不就是嫉妒么?要我说,女人啊^**,自尊自重最重要,你说你这样冲上来,算个什么事儿呢?”

    太史阑听着*,忍不住要在心里连连点头——女人欺负女人的能力**,果然是天生的^^*,还是人人都有的。慕丹佩这么潇洒不拘的一个人,刺激起万微来^,还不是句句给力^*,句句都在点子上**?

    万微果然给气得两眼发直*^,雪白的脸白到发青*^,冷笑道:“我便不知自尊自重^*,你知道?你这么的台上吃饭*,搔首弄姿的,却也不知道做给谁看*!”

    慕丹佩怨恨地瞧了太史阑一眼*,脸上依旧笑吟吟的,“做给你看呀^^?!?br />
    “贱人!”万微尖声骂^,剑光奔若雷霆,直劈慕丹佩头顶^。

    她动了真怒*,一动手就是杀手。太史阑皱皱眉^^。她倒不是担心慕丹佩的安危**,万微从来都是丹佩的手下败将*^,只是万微这性子太桀骜凶厉,一出手就是死手,可见心性不怎么样*^,而且一旦出手就是杀招^^*,慕丹佩必须全心应付,战局就可能进行得很快^*。这可拖延不了多少时间*^。

    她踩住容楚的靴子让开**,开始踢他的靴子^*。

    容楚干脆盘起腿**,自己吃饭*,给景泰蓝夹菜^,一边夹菜一边道:“来*,多吃点^,养壮点,怪可怜见的*!?br />
    “公公,我可怜什么啊?!本疤├兑ё趴曜游?*。

    “我是想着*?!比莩?*^,“你以后会有很多个女人*^,我就替你感到伤心?!?br />
    “为什么呢?”景泰蓝四十五度好学角仰望。

    “女人天生麻烦*。你近着她*,她嫌你烦^*;你远着她^,她嫌你冷^;你花心^,她要阉了你**;你忠诚^,她拿你当试金石^^。你身边女人少*^*,她觉得你没魅力***;你身边女人多^*,她恨你不自重^;你有桃色新闻*,她狠狠踩你**;你没桃色新闻^,她给你编个*?*!比莩σ饕鞯氐繼*,“你瞧^^*,一个女人就这么麻烦^。你将来有很多个女人*,这可怎么办才好?”

    景泰蓝瞪大眼睛*,眼神里充满“女人如老虎”的恐惧^^*。

    “他那是偏颇自私女人论?!碧防黄穅**,点着景泰蓝饭碗*,“其实你们男人才天生麻烦***。女人主动,他们说没趣^^;女人拒绝^,他们说装叉;女人有很多男人追逐^,他们说放浪;女人没男人围绕^,他们说嫁不出去老姑婆;女人体贴他们说被管得太死;女人给他们自由又说不关心;女人吃醋他们说烦啊烦;女人不吃醋他们说寂寞啊寂寞。你瞧,你们男人这么讨厌^^,折磨一个女人就够了,还想折磨很多女人?”

    一边打得乒乒乓乓的慕丹佩*,听着这两人唇枪舌剑打情骂俏**,心中充满无限的哀怨——搞错没^^!你们两个啃火腿吃饭观战还好意思说苦^?

    “喂^?!币欢亲悠乃沼谌滩蛔^*,一边窜来窜去打架一边道^*,“什么你麻烦他麻烦,你苦她苦^?听我的**。做情敌才天生麻烦?**?瓷弦桓瞿腥?**,偏偏他有女人。那女人软弱**,你叫横插一脚坏人幸福;那女人强悍,你叫自讨没趣迟早被煽^^^;那男人忠诚,你叫碰一鼻子灰颜面扫地*,那男人浪荡*,你叫眼光不好所托非人*;运气好*,伤点名誉伤心远走;运气不好,被人拖出来挡箭挨枪苦力全当——谁苦^?”

    “说得好^^^!钡紫潞鋈挥腥斯恼芧^*,几个人一敲,哗*,都已经围拢来,目光灼灼听着呢^^*。

    太史阑和容楚开始咳嗽……

    万微则在发抖^,她没听懂三人话里的意思,只觉得三个人一搭一唱^,有默契得让人心火直升,而且太史阑字字句句像在炫耀*,容楚字字句句像在拒绝,慕丹佩字字句句像在刺激她,这三个人齐心协力这样**^,这叫她如何忍得^?

    “我要杀了你^!”她忽然发狂地喊一声*,整个人空门大开扑了上去。

    慕丹佩此时忙着说话招式已老*,一柄剑正递向她胸前,谁知道她忽然发狂^^*,眼看收势不及就要刺中她要害^^,不禁吓了一跳**。

    忽然人影一闪^^,容楚掠了过来,一伸手便引开万微的剑,对她微微一笑道:“万小姐何必如此^**?”

    他笑得客气疏离,和刚才对慕丹佩的笑容全然不同,万微怔怔地瞧着他的笑容,眼眶慢慢地红了*^^。

    一心期盼他对自己笑,可当他真对自己笑的时候^,她忽然觉得疼痛。

    那疼痛**,如剑锋慢慢捋过肌理^*,你还在屏息静气地等一个结果**,忽然剧痛汹涌而来**。

    她在那样汹涌的情绪里^^*,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剑锋一横*,又发狂般地扑慕丹佩去了^。

    容楚叹气退开^,一副“你们真是让我头痛”的模样。

    底下诸人看着打成这样也吓了一跳——本是一场争风闹剧***,难道要转化成喋血台前*?

    本想来阻止战局*^*,早点开始比试的东堂亲王等人^,忽然心中一动。

    他们也听说了万微的身份^,以及几人间那互相纠缠争风吃醋的“多角关系”*,此时眼看万微已经快要发疯^,忽然都觉得^,事情不妨闹大点,再闹大点。这个万家大小姐可是江湖名门,势力了得,而容楚和慕丹佩都代表朝廷,今日无论是万微伤了慕丹佩,还是慕丹佩伤了万微,又或者万微自己寻死^^^,只要有人伤损***,南齐的武林势力就和朝廷结下了梁子^*,南齐朝廷就有一场不小的乱子^*,那么东堂拿到静海城就可以挥军直下*,南齐朝廷两头作战***,一定无暇顾及^,东堂战局就会处于有利状态^*^。

    只要能给南齐朝廷,或者南齐朝廷这些大人物添点乱子*^,东堂都乐见其成*^,哪怕就是给容楚添麻烦也好^^^,东堂对这位南齐第一青年名将,也忌惮得很**。

    这么一想^,东堂人不急了^,恨不得这场架打到天黑*,打出个你死我活才好^。

    他们的想法自然在太史阑算计中^^,而两个当事人也清楚得很,慕丹佩一边打一边想把太史阑掐个你死我活^*,容楚一边观战一边考虑着以后一定要在床上整她个你死我活^。

    当然这都是美好的想法**,是否能够实施有待考证……

    东堂人开始安心观战了,不仅安心观战^,还不住煽风点火*。

    “万姑娘*,你小心些?^!庇懈龆们嗄甏蠛?^*,“你青春美貌,世人无不怜惜,可不要和某些疯婆子一般见识!”

    “万姑娘^,有人就是欠教训^!你看她左支右绌,哪里是你的对手*!”

    “万姑娘*,小心她那肘底暗剑*!”

    万微一句句听着*^*,给撩拨得又委屈又澎湃又自伤又愤恨,一套剑法绵绵不绝地使下去**,誓死缠斗慕丹佩***。

    慕丹佩在她凌厉的剑风中游走**,无可奈何拖延着时辰^,很多可以立即擒下万微的机会都只好放弃,只在她出现破绽时稍稍进攻*^^,逼退她一点^。不过很快万微又势若疯虎地扑上来^。

    有时候慕丹佩打得烦躁,想要下重手结束战局,或者万微心头焦躁,想用玉石俱焚的招式的时候,容楚就会及时出现,轻飘飘出手^^,轻飘飘说几句话**,撩拨得万微又凄伤又沧桑^,又疼痛又生出希望,又有希望又绝望^*,越绝望越恨慕丹佩^,心绪反反复复^,翻翻滚滚,一怀沸热**,人在热浪中挣扎。

    台上打得热闹*^*,一堆人看得也热闹*,只有折威军那位大帅专心打算盘,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嘴角笑容鄙视,偶尔摇头说一句“赔本买卖?^^!被苟韵胍苡植桓业脑坪铣侵钗还僭钡溃骸翱醋虐?^,别管^*,该散的时候自然会散?!?br />
    太史阑瞧了他一眼——果然精明,精明^。

    架打到后来^*,万微累了^,却不肯示弱,让自己的随从属下等等都上来打,慕丹佩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她的随从及丽京总营的学生也都冲了上来。单独对战成了打群架,还有一大堆人劝架*。二五营的学生们得了太史阑暗示^^,大多时候不管,但是逢上可能发生流血*,立即冲上去拆伙。

    始作俑者太史阑^,却根本没有观战^*,她吃完就坐到一边*,一直不动声色地算时辰*。

    苏亚怎么还没回来*?当真那么艰难么……

    这一场架打成热锅上的粥*^^,打到人人精疲力尽^,再也折腾不动的时候,太史阑忽然眼睛一亮*。

    她看见苏亚了,混在人群里*^^,悄悄对她打了个手势**。

    太史阑再看看天色——已经半下午了,还有一个时辰便黄昏*,现在开始第二场^*,绝对可以拖到晚上。

    今天阴历十七**,有月亮。

    眼看东堂人还在那兴致勃勃煽风点火,她唇角露出一抹冷笑。

    随即她站起来,大步走到台上,大多数人都已经打不动了^,在一边喘气互骂吐口水*^*,万微撑着剑*,在台上一个角落**,恨恨瞪着对面急忙吃肉补充体力的慕丹佩。

    太史阑一过来^^,众人唰地抬头^^,警惕地盯着她^^*。此刻众人才想起来^,貌似这位才是引发此次事件的正主儿*,却被奇怪地忽略了^*^。她现在过来^*^,是要发表什么意见,引发再一轮的打架风潮吗^^?

    太史阑直接走到慕丹佩身边。

    “丹佩!彼繼^,“架打完了*?”

    慕丹佩恨恨咬一口鸡腿,好像嘴里那东西是某人的脸^。

    “打完了咱们就回去继续商量**,做一家人的事情^*?*!碧防坏?。

    万微霍然抬头^。

    “我弟弟人不错,有前途,文武双全家世好,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太史阑一个字一个字*,极其清晰**。

    慕丹佩开始挠墙……

    万微眼前一黑。

    原来……

    “噗——”

    她喷出了一口血……

    ==

    闹哄哄**,打了半天**,眼看不可收拾的局面,被太史阑一句话^,强力冰镇*^。

    泼冷水也没这么快法*。

    众人愣愣地瞧瞧一本正经的太史阑^,瞧瞧挠墙的慕丹佩,瞧瞧忍笑的容楚*,瞧瞧气晕了的万微^^*,再瞧瞧衣服撕一块挂一块***,鼻青脸肿的自己,忽然都觉得——这叫个什么事儿?

    很多人牙痒痒地看着太史阑^,这女人岿然不动,一脸无辜——傻了吧*?做人要有耐心^^*,急躁办不得大事^?*;褂?^*,眼睛看见耳朵听见都可能是假象^*,时间才能证明一切。

    东堂诸人的表情也快吐血了^^,他们期盼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战,最好残废死伤几个,好让事态不可收拾*^。结果打是打了*,打得似乎也很凶猛^^,完了散开一看,全是些淤血肿脸^,说不上事的小伤^*,一个折胳膊断腿的都没有。

    这事儿怎么说*,都只能说是一场误会^^,小小比试,绝对上升不到任何级别。

    东堂众人瞧着负手而立^,一脸漠然的太史阑^,心里都有不好预感——似乎,也许,上当了^?

    可是,被骗了什么呢^?

    太史阑费力气搞这么一出,必然有她的用意,可是众人猜破头^*,也猜不出这用意是什么^^。

    此时东堂人也发觉时辰当真不早^,连忙道:“诸位,别闹了^^*,第二场比试该开始了*!”

    南齐人鄙视地瞧他们——刚才你们怎么不说“别闹了”^*?蹦跶得那么起劲!

    “好*?!碧防淮鸬靡哺纱?。她早等着了^**。

    先前躲在一边^,生怕被大战波及的诸位官员赶紧上来^,把台上人群驱散*^,又把围观学生驱散**^。天授大比在行宫内殿进行,涉及两国机密,非参战人员是不可以进入的。

    人流一拨拨出去^,太史阑遥?**?醋乓恢弊诙门镒永锩欢乃究贞?。

    他就坐那里喝茶**,捧一杯早已冷了的茶,几乎没动过*,就连刚才打成那样*^^,东堂的人都去煽风点火了,他也没有参与。

    这实在不是他的风格*,太史阑虽然要操心很多事,此刻也不禁注意上他^*,这到底是怎么了?看样子是有什么心事。

    司空昱骄傲而单纯^,最是藏不住事的人*,等会趁比试的时候,问问他吧^*。

    远处忽然响起马蹄声^,随即便见有人冲向场内***,此时人群正一波一波被驱散出去,逆行而来拼命向场内挤的人,便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后头还有守卫士兵在追,不过这几人来得极快*,迅速挤到台前**,身子一窜^,半空里展开一面旗帜^,厉声道:“万象宗子弟何在*?”

    还在收拾自己准备离开的万微等人一怔,霍然抬头^,看见旗帜脸色一变,急急迎了上去。

    来者匆匆给万微见礼^*,在她耳边低低说了几句^,万微脸色变幻,显得十分紧张。末了什么话也没说^^^,手一挥,带了人就走^*。

    她连慕丹佩都不看一眼,上马立即驰骋而去^,显见得确实有急若星火的要事*^^。

    太史阑站在台上*,望着她迅速远去的背影,眼神沉沉**。

    万象宗在此时急召万微回宗^,怕是武林有什么要事吧^*?

    联想到十年武林大换血**,想到前阵子在凌河城外发生的事**,太史阑抬手,慢慢摸了摸身上的大氅^*。

    李扶舟那里*,怎么样了?

    她看着那骑马报信的人^,虽然有点风尘仆仆*^,但并不算太脏^^,看样子^^^,他并没有经过长途奔驰^。

    换句话说,武林盛会的地点**,其实距离这里并不远?

    此间事应该很快可以结束^,到时候,去看看扶舟的事情解决得怎么样吧*。

    她沉默地坐下去**,那边容楚瞧着,不动声色挥挥手^*。几道人影无声无息地追着万微等人消失*^。

    周七鬼魅般出现在他身边^*,低低道:“那边似乎闹得很凶**^!?br />
    容楚淡淡“嗯”了一声。

    “好像还扯到你*?^!敝芷咝弊叛劬?,“真是狂妄?!?br />
    “操心什么^^*?!比莩晾恋赝巫由弦豢?,“会有人去打架的*?^*!?br />
    “咱们吗**^?”

    容楚嘴巴对太史阑方向一努,“咱们英明神勇的太史大人*?!彼媸娣睾炔鑎*,“我给她看过*,摸过,占有过^*,扯出来当箭靶过*^,她难道不该对我负责?”

    周七**,“……”

    主子您真是英明无耻**!

    ==

    人群驱散了干净,一行人移步行宫大殿*。

    大殿内已经布置好^*,桌椅挪开摆在两边***,四面帷帐深垂,点燃了平安香,烟雾袅袅**,倍添神秘感^*。

    南齐官员看看进来的人^^,忍不住叹了口气。

    东堂那边,司空昱,白皎雪**,黄脸男子^*,两个少女,还有一个不起眼的疤面中年汉子^^^。足足六人^*。

    南齐这边,官员们甚至都不知道有谁*。这是南齐很奇怪的一个地方,为了彻底地?;ぬ焓谡?^,名单是不上报的*,只有各自队伍的队长知道。

    比试的情况^*^,也是所有人都需要守口的*,不得外泄^**。

    丽京总营的一个小胖子,怯怯走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丽京总营一个雀斑女子^^*,有点犹豫地走了出来。

    慕丹佩叹了口气,走了出来^^。

    南齐官员们看见她^^,眼前一亮^,没想到这位居然也有天授之能^^^。

    看见她*,南齐官员心定了些*,没有试图再去二五营人群里搜索*。大家都知道天授者万中无一,南齐今年有三个已经不错^^。至于二五营^,不可能有。

    众人转身准备进大殿*。

    一个人不急不忙走出来,走到队伍最后^。

    所有人目光汇聚**,人人一怔^*,神色变化。

    “太史阑**!倍们淄跏紫热滩蛔》⑸?,“你不会也是天授者吧^?”

    “哦*,我奉旨观摩*?^!碧防坏?^^。

    “什么旨**?**!?br />
    “圣旨呗?!?br />
    极东总督等人瞠目结舌——没见过捏造圣旨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不行*,你不能进去^*!”东堂诸人最忌惮的名单上,现在早已添上太史阑名字,坚决拒绝。

    “我是天授者?!碧防淮浇且怀禴^,理也不理就进了殿^^。

    东堂人怔怔看着,不明白她葫芦里卖什么药**。也不明白太史阑到底是不是天授者。一时不禁有些慌乱*。

    趁着他们慌乱,纷纷商议对策的时候^*,大殿后门开启*,有人影悄悄溜了进来**,躲在了帘后。

    南齐和东堂的人,分别在大殿两侧坐下。太史阑正好和司空昱面对面,司空昱直勾勾注视着她,看得她难得地有点不自在^*。

    太史阑原以为司空昱是因为她展示天授者的身份而惊讶*,但看他眼神又空又乱的样子,似乎也不太像**。

    帘后有人擂鼓^,声音沉雄而肃穆^,大比正式开始了*。

    容楚作为东道国家地位最高的官员,照例要宣布规则^^*,按照惯例,每年的天授大比^*,没什么危险性,就是各国天授者展示异能,以能力的难度和高下论英雄^*,偶尔也会即兴出一些适合比试的题目,总的来说比较平和。

    不过他刚刚开口,就被东堂的亲王给打断了*。

    “小王认为*?^!鼻淄跣θ莺挽?,眼神却阴阴的^,“往年的比试虽好,却少了几分血气,而且这天授能力的高下论定,也往往存在争议^。所以今年我们陛下嘱托小王^*,想和贵国商量一下*,能否改变方式,以及赌个彩头^*?*!?br />
    南齐官员都色变——东堂这是什么意思^^^?血气^**?又想打架?想趁机灭掉南齐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天授者^**?还有赌彩头,又想占什么便宜?

    容楚笑容不变*,不置可否^^*,“哦?”

    高官们城府深沉*,谁也不会轻易表态^,东堂亲王也无所谓他的态度^*,扬眉侃侃而谈^*,“小王建议,此刻大殿熄灯火,只在后堂屏风后远远点一支细烛计算时间^。所有双方官员原地不动不得抵抗或动手,然后两边的异能者^*,在黑暗中各自施展能力^^,攻击对方的官员并?;ぜ悍降墓僭?。至于互斗的方式,各自选择^*,双方尽展所能便好,当然除防卫外,自身攻击决不允许动用武器和武功,否则立即判输*。时辰以蜡烛燃尽为限。时辰到后点灯*,哪个队伍伤损小,哪方官员安然无恙就算哪个队伍胜?^!?br />
    “如果都完好无缺^*^,或者都出现伤损呢?”极东总督皱眉问^。

    “那就再比一阵*,可以双方推出天授能力最强者对阵?!鼻淄跣Φ?^*,“就算双方有伤损,如果伤损情况差不多,有争议,还是可以再对一阵*。直到分出双方都服气的高下为止*^^?**!?br />
    这就有凶险了,灯一关^*,黑沉沉的大殿里各展异能,谁知道对方队伍里会有什么样的厉害杀手,猛地给来上这么一下?这岂不是人人都处于危险之中^?在场官员很多不会武^,还不许躲避^,那真是任人宰割*。

    太史阑和慕丹佩更是冷笑^*,她们都知道对方队伍里最起码那个黄脸汉子*,就绝对掌握要命的异能^^,他只要??刈抛テ鸫蟮畹闹蛱ㄊ裁炊匀莩源辉?,南齐就输了。

    众人一时都沉默**,应下^,所有人都将处于危险之中^*。不应*,面子上下不去^,这不是匹夫争执,这是两国之争^^,稍有畏怯退却,立即便要被嘲讽^。

    果然东堂那位将军等了一会^,见无人应答,冷笑道:“南齐号称大陆南方第一大国*,如今看来,大的不过是国土疆域*。南齐人的胆子实在小得很^。小得很^*^!?br />
    “将军此言差矣*?!奔芏脚繼,“此等生死之事^,怎能不容人考虑?在座有我国国公元帅在^,如何能如匹夫一般,轻身上阵,将生死性命交于他人之手,随意血流五步?”

    “你南齐有国公元帅*,我这里还有亲王世子呢^!”那季将军立即道^,“我东堂人远涉千里**,来到你处^,亲王元帅,世子郡主都在场^^,你们国公精贵^,我们便是山野草民*^?我们不怕,你这东道国反而怕?说你们一句胆小还算客气!分明懦夫^!”

    “季将军,你这是在侮辱南齐!”诸多南齐官员愤而站起*。

    “呵呵,诸位莫生气^^。莫生气**?!倍们淄跏职戳税?^,笑道*^,“季将军直性子^,莽夫脾气,说话直率,诸位莫见怪^。不过呢,小王以为*^,他的话也没完全说错*^,你看我等也不是寻常人物*,我们敢坐在这里不动^,面对贵国的天授者**,如何你们就不敢呢*?”

    众人默然^,心知实在没有反驳的理由^*,难道说“我们知道我们的天授者没有你们厉害”*?

    说出来也不用比了^,静海城直接拱手相让吧。

    “要我说嘛^,其实也不必争?*!焙鋈挥腥怂祷?,却是那一直忙着打算盘的折威军主帅^*,他似乎终于算好了帐^,而且收入满意,此刻仰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悠悠道*,“但凡你东堂敢的^^,我南齐没道理不敢。不就是一条命么^?殿下说得对*^,我们这里是国公元帅*,你们那里是亲王世子*^。命都很值钱*^,一命换一命也不算亏,对吧国公?”

    他笑问容楚^,眯着的眼睛里不露锋芒*。众人却失色。

    看不出来这满身铜臭气息,句句说话不离生意经的天下三帅之一^*,真正表起态来如此凶狠*,当真和市井泼皮一般无所在意^^。

    真真是偶露颜色**,自有峥嵘*。

    容楚微笑*,道:“若能得东堂亲王陪葬**,容楚死而无憾*?!?br />
    他话声更淡^^,话里杀气更浓^,这下连东堂的人脸色都变了^*,这才想起面前这位不领实职的国公,从来不仅仅是什么尸位素餐的勋爵^^,他是比折威主帅还要名动天下的名将*,手中一样染过东堂人的鲜血^*!

    南齐两位最高主事者一问一答*,态度强硬,大殿内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忽然有人*^*,用更静更冷的声音道:“我会尽力为国公完成这心愿的*?!?br />
    话语掷出^,字字如刀^。

    随之站起的是太史阑^**,用充满挑衅和杀气的目光^^^,盯住了东堂亲王。

    东堂亲王原本冷笑*,给她一盯*,下意识转过脸去,神色也微微变了^*。

    容楚和折威少帅表态^*,太史阑公开放话要东堂亲王陪葬*,这三人一人一句,事情也就敲定了。

    南齐和东堂的比试者各自上前一步,官员们则冷汗嗖嗖地^^^,坐在了原位。

    “除天授者外^,请所有人不要走动,不要说话,不要有任何动作^^!闭弁魉б跻醯氐?,“否则直接判输。对于心怀叵测擅自动手的^,在下会不介意亲自出手试刀的***?!?br />
    没人说话**,对于这位商贾般的大帅^^^,众人因为摸不透他底细而不敢小觑*。

    “噗*!钡苹鹌胂?,殿门紧闭^,所有帷幕都拉开,殿内一点光线都不透*。

    此刻,黑暗降临**^。

    ------题外话------

    其实这章我还想叫《男人苦^^*?女人苦?小三苦^^?》哈哈。

    谢谢大家的票。昨天发现已经百万我自己也惊了一下,嗯,百万了*^,之前我没写过两百万,现在我在想,这本书是比以前长点呢还是短点^*?

    大家知道我是前一天设定第二天更新,所以我昨天忘记祝大家中秋快乐了。现在补上^,祝大家中秋快乐。不过中秋节这天我很悲催,要出门办事,又不想断更,只好早上五点半起来写一半,下午回来再写一半^^^,赶出第二天的更新**。晚上上线设置明天更新的章节时看见月票*,我很庆幸我没请假断更*,不然就没脸见江东读者了^^^。

    那啥***,忙到九点了还没吃上一口月饼呢,有没有亲犒劳我赏我月票……哦不月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7》,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七章 吃醋大戏满台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7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七章 吃醋大戏满台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