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两女共事一夫?

    过了一会,两边开始对战&。

    第一场指挥。

    慕丹佩明显才华出众^,她将二五营和丽京总营学生提前放在一起彼此熟悉,很有效果^,两边短短一天就培养出了默契。反观东堂那边,倒没想到今年会出指挥这个冷门**,两支队伍之前一直是分开的,一个游走南齐各光武营挑战&&,一个留在西凌等南齐选拔结果和确定比试地点^&*。双方虽然来自一国,却没有好好在一起合作过。

    慕丹佩将两营学习指挥的优秀学生分开^,各自带领小队&^,穿越山岭,排出了一个一字长蛇阵,充分利用了假体的特点^。对方也不是弱者,则采取多方穿插的办法^,试图打断他们的阵型乃至打乱阵脚&*,但慕丹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留下一支精英队伍,隐在暗处,而此时^,对方也留了一支精英做埋伏*^,双方都在等对方精英尽出&^*,好自己猛然截杀^。

    在军事智慧出现撞车的时候,主帅的指挥能力就完全体现出来。慕丹佩更加灵活狡黠^^,她不知怎的&&&,便知道对方并没有倾巢而出&,并及时改变战术&&,带领自己那一支小队,返身进入假体之内,准确地扑杀了那一支对方的后备队伍*。

    慕丹佩没有用自己的丽京学生队伍做最后的埋伏,相反用了二五营的学生,结果让她非常满意^,满意到甚至对太史阑产生嫉妒——二五营学生武技不算高,但作战经验丰富得超乎寻常*,极其听从指挥&,出手凶猛利落,行动快速,稳扎稳打^,展现出极高的服从和作战素养&。她指挥他们如臂使指,痛快淋漓,战局打得相当干净漂亮*。

    对战到此时^,结局已出*,当东堂白皎雪被慕丹佩准确地找出&,木剑指住咽喉时,她一声颓然长叹^,不得不认输。

    南齐取得了第一胜*,欣喜若狂,裁判报结果时声音都颤了。

    众人也难免赞叹&,赞叹慕丹佩的能力同时,也赞叹二五营学生展现出的整体作战素质^*,众人都参加过所有的光武营比试^,此时才发觉,二五营这一优势^&,真真是所有光武营都远远比不上的**。

    这是太史阑调教的结果^^,一路北上,十数生死之战^,热血铸就&。

    场上白皎雪一脸想不通,还在问慕丹佩&,“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还有埋伏的^?你又是怎么能准确地找到我们所在&^*,甚至找到我的&?”

    慕丹佩指指自己鼻子^,“闻香识丑人?*!?br />
    她大笑走开&,留下白皎雪一脸糊涂也一脸悔恨。

    很明显先前太史阑和慕丹佩合作演了一场戏*,目的就是为了让慕丹佩有理由进棚子*,而慕丹佩进去不是为了做什么&,而是为了近距离辨识每个人的体味^。

    她竟然能根据每个人的体味,清晰地知道他是谁&&,然后找到白皎雪*,擒贼先擒王^&。

    至于她是如何在棚子里,辨识并记忆诸多人混杂的体味,这就没人能想明白了^。

    太史阑听见这句眼睛却亮了。

    这虽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异能,但似乎也是东堂小册子上的所培养的特别能力的一种*,难道慕丹佩,也是一个天授者***?

    对上她疑问的目光,慕丹佩得意地眨了眨眼&。

    第二局,箭术*。

    慕丹佩事先就可能比试的项目,全部测验过两营学生的能力,箭术方面,她并没有推荐丽京营的学生^&,而是让苏亚上场。

    “她是天生的箭手&。好的箭手*,并不仅仅是技巧的熟练&?*;沟糜锌坏男闹竞途蟮娜棠土。这两点她都具备,看她眼神就知道了^。历经沧桑^,深若古井^?!蹦降づ宓?^^,“假以时日&,她会是一代箭神。现在,先给她一个机会吧?^!?br />
    苏亚背弓上场,神色宁静^,并没觉得代表上场是荣耀,慕丹佩看她更满意*。

    她的目光落在苏亚的箭上,眼睛眯了眯*,发觉那箭尖闪耀的光芒似乎有些特殊&。

    对方出场的是一名男子*,背的是重弓,而苏亚的是轻弓^*。轻弓遇上重弓,女子遇上男子**,力量上就落了下风。

    轻箭重速度^,重箭长力量。这是速度和力量的较量&。

    苏亚神色还是平静如常,手指一抹*&,五指上弦&,七箭。

    她手势如行云流水,不张扬却充满韵律感和美感*,四周都叫一声好。

    再看东堂男子^*,竟然也是瞬间上弦,七箭森然&,男子的动作干脆利落,一点也不比苏亚慢。

    随即两人同时抬臂^,举弓&,拉弦!

    优美平静的上弦之后,赫然就是毫不犹豫最为暴烈的——对射!

    不遮掩^&、不回旋,两人不约而同选择最决然也最具考验的方式。

    众人心刚刚一紧^^,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提上来,蓦然场中男女,齐齐暴喝^。

    “着!”

    七箭对七箭!

    闪电对暴雷*!

    苏亚的箭是电*,一溜白光如刺,刺破空气,箭尖的光芒是电光刹那一闪,人们视野里一片空白,空白过后,天地俱裂。

    对方的箭是暴雷,夹杂着轰然的重鸣^,虽重却依旧快,是七根旋转而来的黑杵,捣得四面风声呜呜作响,人们的头发掠起,眉眼紧皱*。

    七箭*&,在离东堂男子更近的距离,相撞!

    七响成一声&,清越铿然*^,爆出一溜火花&&,目力最好的人*,可以看见苏亚的青色细箭从对方的黑色重箭上滑了过去,微微呈一个倾斜的角度*,箭尖划过对方箭身*,激出灿亮的火花&,十分好看*。

    人们捏紧了手心——苏亚好箭法,她的箭轻*,对对方对撞会导致箭毁,她七箭出的时候,已经计算过角度和对方射箭的轨迹,险险擦对方箭而过,只要她的箭安然渡过这一片危险区域*,以她稍快一筹的速度,完全来得及先抵达对方面前&。

    眼看苏亚要胜&。

    正在此时^,苏亚的七支箭忽然一震&,随即^,箭杆消失*!

    众人惊呼。

    对方箭上竟然挟了内力,将苏亚的细箭震碎!

    众人发出喟叹^,这下苏亚真的要输了,箭杆一碎^^,箭头失重必将坠落&,这场比试也就不用比了&。

    然而瞬间惊呼又起*!

    七只箭头&,失去箭杆*,却去势不停,先是微微一沉*,啪啪几声,对方箭杆齐断*!

    箭头一沉便起^,如星光一亮,在人们的眼瞳里反射出一道青光^&,直射东堂男子胸前!

    东堂男子七支断箭却也没停,直射苏亚&!

    苏亚和对方,竟都站着不动,似乎连狠都比上了^,一定要看看,到底谁的箭先到!

    猛烈的箭风已经掠到苏亚眉梢&,而轻捷的箭头也已经到了对方臂膀&。

    “唰^!”

    东堂和南齐两边,同时掠过两条人影,一个是慕丹佩*,带走苏亚;一个是司空昱^,拎走那男子&^。

    随即啪啪连声*,十四支箭,分别射在对方身后的铜锣上^,各自留下深深印痕。

    声音几乎是同时。

    屏息的众人,此刻才呼出一口长气,再看那铜锣,两边印痕竟然一样深。而苏亚的鬓发&*,忽然飞起淡淡一丝,那是被对方箭风刮断的。

    对方则在发呆,一抬臂^,袖子绽开——他的袖子也被苏亚的箭尖割裂&。

    “这是什么箭……”他直着眼*,喃喃道。

    别说他惊讶^,场中的人都惊讶。这箭的箭头明显和别的箭都不同*^,按说东堂男子内力雄厚,附在箭身上的内力足可以将苏亚的整支箭都震开,但苏亚的箭箭杆被震断后,箭头丝毫不受影响,一弹即起*,速度更快,这已经不仅仅是苏亚的能力,倒像箭头本身的材质不同凡响,似乎具有弹性一般。

    慕丹佩看着那箭头*,忽然想起上次和二五营比试暗器时,那弹性超常的神奇暗器^,意味深长地看了太史阑一眼*。

    台上南齐东堂两方交换了一下意见,最后裁判官道:“两方都已算中箭,平局&&?!?br />
    没人有异议*,这是事实*。

    苏亚吁了一口长气,有点抱歉地看了太史阑一眼^,太史阑却对她翘了翘大拇指*。

    慕丹佩也道:“苏亚果然没让我看错,她可惜的就是学箭的时日太短^,如果再过一年再来比^,她必胜&?!?br />
    二五营的寒门子弟们心有戚戚焉,都恨太史阑出现得太迟^&,她如果早一年到二五营多好,保不准现在二五营已经名满天下了*。

    第三局轻功^*。这回是双方武队长出场。慕丹佩和白皎雪再次对阵。

    题目是东堂方面出的&,要求扔出一根树枝*,两人同时抢上去,谁先站上去谁赢。

    树枝由容楚射出,射向慕丹佩和白皎雪两人之间&,位置不偏不倚,精确得像量过。

    两条纤细人影同时冲天而起。几乎同时落向树枝^!

    眼看两双雪白的靴尖也要同时点上树枝两端^&,白皎雪忽然冷冷叱喝*,“下去*!”横肘一捣,直击慕丹佩肋下&&。

    底下南齐人齐齐皱眉^,嘘声四起,却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规则并没有说不可以动武^。

    树枝起落不过一霎^^,谁的脚踏树枝落地谁赢&^。当然要想办法把对方先逼下去。

    白皎雪出肘突然&,慕丹佩却像早有准备,忽然从怀里掏出个油腻腻的东西,往白皎雪鼻端一凑*,“尝尝!”

    白皎雪顿觉一股冲天荤气撞鼻*,一低眼看见红腻腻的猪皮,猪皮上白粘粘的油脂^,隐约似乎还有没拔尽的猪毛……胃里立即无法控制地翻江倒海*,下意识一转头*。

    慕丹佩立即抬脚^*,啪一声踹上她腿侧,将她横踹了出去!

    下一瞬她踏着树枝落地,枯脆的树枝在她脚下^,完整无缺。

    南齐这边爆发出一阵欢呼。慕丹佩把油纸包裹的猪蹄又塞回怀里*,笑眯眯地道:“今早刚出锅的,你以为我真舍得给你吃*?做梦*&!?br />
    从地上爬起来的白皎雪还在吐——她不吃荤^,这么一个猪蹄塞过来太可怕了……

    第四局是剑法。按照规矩*,每个人不可以连上*,也不可以在五场比试上上阵超过两次。所以慕丹佩无法再上场&。

    结果东堂那边比剑的人选出来时^^,南齐这边哗然。

    对方出来的竟然是两人。

    “犯规*!犯规*!一对一比试,你们要群殴吗?”南齐这边愤怒的大叫,容楚也笑问东堂亲王^,“殿下,这似乎不合规矩^?!?br />
    东堂亲王冷冷一笑,对那两人抬抬手,其中一人在脸上一撕,撕下一张面具。

    众人又惊&^,撕下面具的人的长相,和另一人一模一样^,竟然是一对双胞胎*。

    “这对双胞兄弟&,自幼练的是同一种剑法,多少年形影不离,两人便如一人^?!鼻淄醯?,“分开他们*,对我们来说也不公平&。我们也不强词夺理^*,你们南齐尽管上两人,如果还觉得不公&,三人也可以&。但拆散他们&,我们是不同意的^?!?br />
    话说到这份上,南齐一定不同意就显得小家子气,容楚不过淡淡一笑,道:“双胞练剑&,便如一人^*,确实不可拆散。贵国如此有心^,我等岂能不成全。南齐这边,也上两人吧?!?br />
    他语带讽刺,东堂诸人也只好当没听见。

    慕丹佩叹了口气。她是武学大家&^,如何不知道这种双胞胎合作的剑法^,多年苦功,心意相通&*,两人能发挥的效果,绝不是普通联剑能比*。东堂有备而来,怕人发现这对双胞胎*^,会提前做应对&,甚至让其中一人戴上面具,可见此阵势在必得^。

    但此时也没有办法^&,只得选了两个剑术最好的学生上去&。果然,那双胞胎两人剑法精奇不说&,更重要的是合作默契*,互补完美*,两人就像共用一个大脑,谁出现破绽,另一人立即补上,生生将本就很完美的剑法&,舞得滴水不漏又杀气凛然,别说对手联剑不过两人^,便是十人也攻不破,只有挨打的份。

    南齐这边的人剑法虽好^,却不是一家路数,又没事先合作练习过^,一上场就节节后退*&,一直逼到擂台边缘,已经逼近慕丹佩和太史阑的面前。第七十招*,双胞胎一起一落*,剑光回旋&,啪啪两响,将两名学生的长剑挑落在地^。

    慕丹佩立即厉声道:“认输^!停^!”

    她喊得不能算不快,对方却好像根本没听见,长剑呼啸&,半空交剪,竟然直插对方心窝^*!

    东堂人胜利之后不收手&,还要赶尽杀绝,场中惊呼暴怒&,容楚霍然掠起&。

    两条人影同时蹦了起来*。

    左边慕丹佩&,人射起的时候长剑已出^,一剑横挑*,将对方的杀手剑弹开*。

    右边是太史阑,手一抬狼牙棒就砸了出去,将对方的剑砸开*。

    南齐的两个学生急忙滚出,脱离危险区域,惊出一身大汗^。

    双胞胎却忽然格格一笑&。

    随即变化又起&!

    被双双荡开的剑忽然一震,剑柄分离,射出两柄小剑,直奔慕丹佩太史阑!

    对方要赶尽杀绝是假^,真正的目标是这两个领头女子!

    慕丹佩怒极冷笑,挥剑格档*,忽然想起太史阑不会武功^,心中一惊急忙斜眼瞟她^。

    太史阑却早已窜了出去。

    她在扔出狼牙棒的时候就窜了出去,那时候双胞胎小?&;姑簧涑?*,谁也没想到太史阑行动力超强——东堂人赶尽杀绝^,她就以牙还牙**,把剑挡了还不行&*,她还要揍人*!

    所以她窜得太早,误打误撞便逃过了后续的杀手*。

    小剑在她头顶掠过^,她头一低*,趁着那一冲之力&,一脚蹬在了对面双胞胎男子的肚子上。

    那人刚刚发出杀手正在得意^&,蓦然眼前人影一花*&,随即便觉得肚腹如被巨杵捣中,五脏六腑都似被踹烂,痛得“嗷”一声惨叫,跌倒在地。

    太史阑厉喝:“慕丹佩*,猪蹄^^!”

    慕丹佩一怔^,立即反应过来&,抬手就把那万能猪蹄扔了出去。

    太史阑接住,一把塞在对方嘴里&。

    另一个双胞胎急忙要救,早被慕丹佩缠住。已经飙到半空的容楚忽然停下,转身又回台,砰一声和东堂射出来的将军撞在一起*。

    “啊^,季将军?!彼话盐兆《苑奖郯?,热情地往回拖^,“怎么了?要上茅厕,来来我指给你?*!?br />
    东堂将军硬生生被他拖了回去塞到茅厕门口……

    东堂亲王袍子一掀也要下台&,折威军大帅忽然“哎呀”一声,算盘一横拦住了亲王,“殿下!你弄乱我算盘了!我算了一上午的帐!哎呀这可怎么是好!”亲王躲避着他的算盘,想要绕过去*,但无论怎么躲,那算盘都阴魂不散地挡着他的脸*,亲王一张白脸*,气得发黑^。

    这边太史阑猪蹄塞住了那家伙的嘴,二话不说,抬起脚就开始踹*^*。

    “啪&!”那家伙皮球一样被她踢到擂台边缘,骨碌碌往下滚。

    南齐人齐齐伸手&,把那家伙推回擂台上*,有人趁机给他两拳。

    “别打了!认输&^!”台上东堂亲王直着脖子高喊&。按照规矩,不管任何纷争,任何一方喊人数都该立即停手。

    不过太史阑就当没听见*。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刚才东堂没听见南齐的认输,现在她也没听见*。

    “砰?!钡诙?*。那家伙撞在擂台另一边。

    太史阑撩起袍子,冲过去,“啪&?!钡谌?。

    那人发出闷闷的惨叫&。

    “认输!别打了^!”东堂人冲过来,早被南齐这边齐齐挡住*。

    太史阑在两边人群中间&,上踹下跳^*,袍子飞舞,左一脚右一脚,噼噼啪啪!

    南齐人咧嘴大笑,觉得现世报来得快&,真他娘的爽气^!

    “认输*^!认输*!”东堂那边喊得山响,被这边南齐人的大笑声遮没&。

    “啊……”那个被太史阑打得满地滚的家伙^^,后背重重撞在树上*,噗地一声,嘴里的猪蹄子终于被撞了出来*&。

    他也算灵光,能开口说话立即嘶声大叫&*,“认输!认输!别打了&^!”

    太史阑立即停脚,侧耳听了听。

    “怎么不早说?!彼?。袍子一掀转身就走*。

    “噗——”倒霉的挨打人喷出一口血……

    她这边一住手*,南齐也不笑了^,一个个掸掸袍子上的灰,正色回原地*^^^,该干嘛干嘛。

    双胞胎分开了战斗力实在不怎么样,另一个也被慕丹佩用剑身抽得浑身肿成两倍。

    东堂这边灰溜溜将人搀起,一句话也不敢说回了原地。这没个讲理的地方,说到底是他们先犯规&,试图对太史阑动手,太史阑没当场打死那家伙已经算客气&。

    东堂人咬牙切齿,看太史阑眼神就像着了火*,但终于也多了一层畏怯——这个南齐传说里的狠人*^,果然狠得惊世骇俗^!

    经过这一场闹剧,双方现在表情更加苦大仇深^。

    刚才剑法,南齐已经认输,算是输了一阵^,下面就看内修。

    内修就是内功&^。太史阑有心要上&&,试图用打败万微的办法再败东堂,不料那边上头商量了一阵,留下的题目是隔物传功。

    场上放一个木板架子,木板后面半丈是墙。人站在木板前一丈处&,出拳或出掌,以在墙上留下的印子深浅,来判断胜负^。

    不能直接接触物体,太史阑的“毁灭”便没了用武之地^&。

    她想着,是不是和万微的比试情况泄露了出去,导致东堂有了准备?

    她不能上&,慕丹佩也不能上&,派出去的是丽京营的一个学生*,也是武学世家出身&,自幼家族给他锤炼筋骨&,内功方面相当了得。

    对方出战的却是一个脸色发黄的男子&,看上去还有几分虚弱&,真让人诧异这种精气神都不足的人也是内功高手^?

    南齐这边却不敢小觑——东堂人奸诈,他们派出的人都要小心着。

    为了表示公正,两边设立了两块木板架子,架子四侧清空人群,用黑布围上^,不许任何人进入。

    左边站下南齐学生*,右边则是东堂男子&^。

    两人都对着木板闭目调息^,随即南齐学生一个转身,抡臂^,出拳!

    他挥拳时空气都似起了爆音*,有见识的学生们都大叫一声好——这是内元充足,出拳有力的象征。

    “啪”一声木板爆碎,木板后黑布也被震碎*,墙上随即发出“咚”一声闷响&*。

    “击上了击上了!”南齐人兴奋欢呼。

    这题目相当难,隔物,距离又远&。众人都担心这拳风要击不到那位置,连个印子都留不下,这脸就丢大了&*。

    如此听这一声&,不仅击上,而且印子还不会浅。

    慕丹佩也满意点头^,道:“这实力和我也差不离了?!?br />
    再看那边东堂男子的出手,众人不禁诧异*^。

    那人出手和他的人给人感觉一样,软绵绵的&,闭着眼睛*,双手在空中一抓^,似乎在将什么东西抓出来。

    这叫什么动作&?

    太史阑心中忽然一跳&。

    她觉得这动作有点熟悉。

    那人一抓之后,手臂微微停了停&,平平悬在空中^,似乎在计算位置,随即他蓦然发力*,手臂重重一抡!

    就是一抡,没有出掌^,也没有成拳^,看起来就像是拿着什么东西在砸什么东西一样,可是他手中是空的*,对面也是空的,墙还在一丈半开外^*。

    “砰?^!币簧氐拿葡?^,却和刚才南齐学生打出去的声音有点不一样*。

    众人被他诡异的动作惊得发出一声长长的“咦”。

    这是什么武功^*?

    再看那木板&,那黑布&,完全没有任何痕迹

    太史阑霍然站了起来^。

    她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南齐……输定了!

    几个裁判跑上来,先撩开两边的黑布给大家看&,里面空荡荡的,连只老鼠都没有。

    然后将木板移开^^。南齐学生面前的木板爆裂^,东堂那边完完整整。

    南齐这边已经准备欢呼,这情形不用看,赢定了。

    太史阑忽然叹口气,坐下来。慕丹佩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脸色阴沉*,怒道:“他们能不使诈么^!”

    木板移开,黑布揭开,两边的墙露出来。

    左边属于南齐的墙上^&,一个完整的拳印,不算深,只陷下去一点点,却很清晰&。

    这已经很难得了&。

    南齐人正准备欢呼*,一转眼看见对面的墙,齐齐哑口*。

    对面墙上*&,没有拳印,却有好大一个豁口^!

    墙上被砸出一个洞&*!底下碎砖落了一堆!

    这是怎么回事&?

    南齐人震惊^,交头接耳四处询问^,东堂人唇角露出冷冷笑意。

    此时结果也不用再说,大家都清清楚楚看见*,一个不过是印子&,还有一个是洞,胜负已分。

    “使诈^^!使诈!”丽京总营的学生愤而大叫,“这不是拳??!”

    “谁和你比拳???谁规定的*?”对方立即反唇相讥&,“比的是印痕深浅^,谁深?”

    南齐人哑口无言^。事实俱在^,墙上的印子抹不掉的&。

    太史阑忽然站起来。

    她一举一动万众瞩目&,她一站起来所有人都把希冀的目光投向她,希望她能反转败局。

    太史阑淡淡道:“输就是输,确实是你们搞的印子深*?!?br />
    南齐人吁出一口长气^&,齐齐默然。东堂人脸色却变了变*&。

    他们听出了那“搞”字的深意&。

    太史阑走到墙下&,弯腰看了看,随即直起身&^,脚尖点了点右侧墙根。

    众人这才看见右侧墙根位置&*,少了一块砖&。

    有人皱起眉,回想先前看见的墙——好像没有这处缺损癪?^?

    太史阑脚尖点点墙根**,又抬手指指对面东堂人。

    随即她一言不发*^,回座*。

    南齐人莫名其妙,东堂人表情都开始不自然。

    很明显,刚才的把戏已经被太史阑看穿了。

    那东堂人使用的不是武功*^,是异能,也就是这片大陆上所谓的天授能力。

    “隔空取物”,也是景横波能使用的异能之一*^,所以一开始太史阑就觉得眼熟。

    那人借着黑布遮挡,先隔空在墙根下抽出一块砖,再用那砖砸上墙&,这等于近距离用硬物砸墙,当然要比远距离拳风击出的印子深很多。

    这是使诈,是讨巧,但规则并没有说不允许异能者参与武比。所以太史阑懒得争&。

    她心里也在思量,东堂是最早发现异能者^,并有组织有计划进行异能开发的国家。这么多年早已形成了自己完善的培养体系,并且肯定是一年比一年强,这也是为什么南齐始终无法胜利的原因*。南齐起步太晚,追不上,以前南齐也有第一场武比获胜的*,但第二场天授大比往往一败涂地&,到哪里去赢*?

    首先南齐的异能者就不会有东堂多,其次后天培养出的异能多半都是一些意识类&&,不够强大的能力&。比如太史阑后天培养出的“预知”,到现在也只是一个模糊的感受&&,还不能实化,这种能力遇险时作用不小^,但在异能人才济济的东堂面前比试^^,肯定不够看。

    场中此时很安静^,因为太史阑那一点*^,那一指**,东堂人终究心虚,也不敢太过嚣张。裁判宣布东堂胜的时候,他们也没嚎叫欢呼。

    此时场中胜负,竟然出现了二五营对战丽京营同样的结果。各自两胜一平,平局。

    那么真正的胜负*,就要看天授大比了。

    南齐这边的人大多数脸色都很难看,因为大家都知道天授能力南齐不如东堂^,要想胜东堂,只有在武比之中成绩突出^,压倒性全胜才行。以前武比五局三胜,最后都在天授大比之中因为败局太多而告负,如今武比不过一个平局^。这胜算何在**?

    东堂那边喜形于色^,私下已经在悄悄击掌提前庆功。都觉得此时基本尘埃落定,有的人已经开始谈论静海城。

    东堂那边迫不及待地开始安排下一场的人选,虽然他们动作很隐蔽,但太史阑和慕丹佩一直盯着那边**,瞧着瞧着,眼神就不好看了^。

    对方参加天授大比的人数&,似乎不少啊。

    太史阑更有数*,因为她知道司空昱是天授者,现在围聚在司空昱附近的,都是即将参加天授大比的,有那个黄脸瘦弱男子^*,还有两个少女&,甚至还有白皎雪^。

    她问慕丹佩^,“现在你可以对我说了,你们丽京营,能拿出几个异能者*?”

    慕丹佩古怪地看着她*^,“两个,你们二五营呢^?”

    “一个?!碧防幻嫖薇砬榈氐?。

    两人都住了嘴,然后慕丹佩叹口气&。

    “天授大比一直有个要命的规定^?!彼?,“就是只要有一方还在要求比^,另一方就必须应战*,如果实在派不出人选*^,就算输。现在只看人数*,我们就输了?!?br />
    “还有一点,”太史阑冷哼道&,“有的人的天授之能,不止一项&?^^!?br />
    两人又不说话了。

    太史阑双臂抱胸坐着,似乎在思索。慕丹佩半晌冷哼了一声,道:“得意什么&?鹿死谁手***,还难说呢?!?br />
    “那是&!碧防豢纯刺焐?^,忽然道^,“第一场结束得太早了!?br />
    此时刚刚正午,按照规矩,接下来就是第二场*,力争要在一天之内结束^。

    慕丹佩莫名其妙地也看看太阳*,随口附和道:“是早,这五场抽得巧,不耗什么时辰^?!?br />
    太史阑眯着眼睛“嗯”了一声,问她*,“以往天授大比,一般要多长时辰&?”

    “难说&^,短的一两个时辰&,长的半天甚至拖到晚上!蹦降づ逯钢缸约耗源?,“有的天授之能*&,是需要精力恢复的。天授大比也允许一人参加多场,所以可以有休息的时间&,不过一般不能超过两刻钟?!?br />
    太史阑算算时间^&,摇摇头^,皱眉道:“还是拖不到晚上^!?br />
    “你一定要拖到晚上干什么&?”慕丹佩诧异地问。

    太史阑不答*,一边召过苏亚*,低声对她说了几句话^,苏亚领命匆匆而去&*。

    “我有需要拖到晚上的理由*^?!彼獠盼誓降づ?,“你觉得有什么办法可以拖^&?”

    “难?*!蹦降づ宓?,“谁都知道夜长梦多,尤其快要胜利的人,更不愿意发生任何插曲,导致战果发生任何改变^^。东堂那边不会出现任何事来拖延时辰,而我们这边出的任何事,东堂也不会理会&,也不会允许我们拖延时辰*。你没见他们已经在催促进殿开始比试第二场了吗&?连午饭似乎都打算不吃了?!?br />
    太史阑皱皱眉,目光在人群中扫过,忽然看见一个瘦瘦的黑衣人影&^。

    那人孤高冷漠地坐在一边^,用一种萧瑟仇恨的目光盯着场内。苍白的脸上,时不时掠过讥诮的表情。

    万微。

    按照要求,今天所有参加过比试的人都应到场,为本国掠阵&。太史阑原以为万微不会来,不想她还是来了,只是那么冷那么远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来掠阵还是来看笑话的。

    看她现在表情,倒像是看南齐笑话的**。

    她也注意到太史阑的目光,眼神毫不退让地冷冷射过来,随即转开^,肆无忌惮地去瞧台上容楚*&。

    她当着太史阑的面瞧容楚&,明显挑衅,太史阑看她那模样,眼睛一亮*。

    慕丹佩在一边将这些眉眼官司瞧得清楚&,愕然道:“这女人真是……啊太史阑你高兴什么*?不上去揍她吗……”

    “是要揍,还要狠狠的揍,大大地揍,揍她个一两个时辰才好^?&!碧防坏?,“东堂也许不愿意拖延时辰,但一定会很乐意看南齐的笑话*。有八卦和笑话可看&,他们不会阻止的,因为这也是一个打击南齐的机会?*!?br />
    “八卦……笑话?”慕丹佩迟迟疑疑&^,她已经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太史阑的眼神在她身上扫啊扫*&,又对万微扫啊扫^,虽然看不出她想干什么*,但慕丹佩莫名地就是觉得浑身凉飕飕的*。

    上头容楚的目光正好也在这时候扫过来,一眼看见太史阑奇异的表情&&,他眉头一皱。

    好危险&^。

    有种即将被出卖的感觉……

    “晋国公^!晋国公!”东堂的亲王在努力唤回白日游神容楚*,“你看*^,是不是立即开始第二场……”

    “不吃饭么?”忽然有人插话*。

    东堂亲王一看,面前赫然是太史阑,不仅她来了,还带了个肥白的娃娃&,身边还跟着一脸古怪的慕丹佩^^。

    太史阑把怀里的景泰蓝,毫不客气地往台面上一墩,道:“越来越重了^,累死了^*?!?br />
    景泰蓝呵呵笑着^,撅起屁股顺着台面就爬向容楚,伸手要他抱,“抱抱&!抱抱!”

    东堂亲王目光呆滞地看着穿着开裆裤的景泰蓝从他面前爬过……

    容楚也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即便知道太史阑又要使坏了*。

    太史阑使坏——配合就好。

    他立即伸手抱住景泰蓝^&,也不把他从桌子上抱下来*,笑眯眯地道:“你们上来干什么^^,没见我和亲王殿下在谈要事吗?”

    “是啊是啊!倍们淄趸毓窭?&,连忙接话,“这时辰还不是饭点^,太早了些&?;故堑缺韧暝俪苑埂?br />
    “没看见我儿子饿了吗&?”太史阑再次毫不客气打断他的话*,“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太史阑?!鼻淄趵淅涞?&,“令郎可不是参加比试的人员,他饿了*,命人带出去吃饭就是,何必在这里捣乱&^?”

    “我们一家从来不分开吃饭?&!碧防焕硪膊焕硭?,手一挥,几个护卫捧着食盒上来&。

    “我自己带的便当*^*,吃完不过一刻钟。这点时辰亲王殿下等不得?怎么?这么急着去输^?”

    亲王怒极反笑^,冷哼一声,拂袖而起,“你想做饱死鬼,本王自然成全!一刻钟!等你们*!”

    他带着属下离席而去,当真也去安排东堂众人先吃顿便饭了。

    慕丹佩一直浑身不自在地跟在她身后,她不明白太史阑一定要争取这一刻钟做什么,一刻钟能起什么作用?她更不明白太史阑为什么一定要拉她一起过来*,此刻听着太史阑满嘴“我们一家”,只觉得满心都是古怪^&。

    太史阑不会有心想两女共事一夫吧……

    这个念头冒出来^,她自己都吓了一跳,瞬间红了脸。

    回头再一想&,却又觉得不对*,这天下女人谁都可以接受男人三妻四妾^,但肯定不包括太史阑,瞧她那老娘天下第一的德行,别说男人不会分给别的女人*,就是儿子也不会借别人摸一摸*^。

    太史阑却不管她怎么想&,当真命护卫将供贵人们使用的桌子拉开,拼起,把带来的简易食品放好*,又拿了四个碗,旁若无人准备吃饭。

    底下人们目瞪口呆瞧着——容楚太史阑慕丹佩带个孩子一起吃饭……这一幕瞧着好生古怪^^^。

    太史阑上头一做这样子*,众人也觉得饿了*,各自去找吃的,这附近有些小贩就进来兜售食物&,一时气氛轻松热闹起来^,只是大家吃着&,一边眼睛朝上溜,总觉得这四人搭配怎么看怎么怪——别是要出什么事儿吧?&!

    ------题外话------

    出啥事儿^?

    出大事儿了&!

    我刚发现我竟然已经百万字了&!

    百万字?*?&!

    v后两个多月我就百万字?^!

    我被我自己的勤奋感动得不行啊啊癪?*!

    握拳^,泪奔。

    你们感动吗?

    有没有泪汪汪地把手伸到兜里去摸……?嗯……对^,掏吧掏吧^,这么勤奋乖巧努力上进人品爆好的土肥圆^!这么值得纪念的伟大日子^!快点发行新鲜出炉绝版小型张百万字纪念版珍稀月票吧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6》,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六章 两女共事一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6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六章 两女共事一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