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你想不想娶我&?

    二五营学生发出一阵准备已久的欢呼。

    此时战局^,二五营一负一平两胜,丽京营两负一平一胜&。目前是二五营占优&。

    这种情况可以比下去也可以不比^,因为丽京总营就算胜了最后一场^&^,也顶多一个平局^&&。

    这结果令众人大出意料之外,哪怕是平局,二五营今日也是一匹忽然杀出来的黑马*。

    当然关键还在太史阑*,她这两场大胜定胜负。丽京总营的人难免不服气,咕哝:“两场都赢得莫名其妙&*!”

    “闭嘴*!”一直呆呆站在一边的慕丹佩忽然发怒*&,叱道,“什么莫名其妙!智慧也是能力的一种懂么^^^?赢就是赢,啰嗦什么!让人笑输不起么?”

    看来她很有威信^^,丽京总营的学生立即闭嘴。慕丹佩骂完*&,霍然换了一脸笑*,三两步冲到太史阑面前*,抓起她的手,殷切地道:“你刚才怎么修补的*?什么技艺?是传说中的‘乱披风’锤法吗?教教我好不好*?”

    太史阑:“……”

    不过她摸摸鼻子*,更加佩服这女人了^。这么一个好学的疯子,难怪她什么都做得出色。

    太史阑也不得不承认,慕丹佩才是她穿越至今碰见的最出色的女性&,乔雨润那种只会耍心机阴谋的小女人^,给她提鞋都不配。

    太史阑都快觉得***,慕丹佩似乎更配容楚一点……

    当然*^,觉得归觉得^,让是绝对不会的。

    “还有一场你要不要比&&^?”她赶紧岔开话题**。

    “要!”慕丹佩答得毫不犹豫,“我没有半途而废习惯!”她转身大步上场&,道,“刀法^,选个最好的来吧,或者还是你自己*?”

    太史阑唇角一扯。

    好吧*。就冲这女人的大气份上,给她个平局的机会&。

    “二五营没什么刀法特别好的学生&,要么,我上吧^?”火虎走到她身边悄悄问。

    太史阑本来是这个意思^,火虎是刀法大家*,他横行江湖的时候^,慕丹佩可能还没学艺呢^&^。

    但此刻她改了主意。

    人家磊落,她就不想卑鄙^。当然人家卑鄙,她必定要更卑鄙的。

    “你不是二五营学生^,此刻冒充,将来被人查出来&^,难免抹黑二五营。不必了^**?^!彼?&,“实事求是&,尽力而为^。找个最好的刀法学生去吧*?!?br />
    二五营一个叫单影的学生,被派了上去&。

    果然差距明显,慕丹佩人长得古典文秀^&,行事作风和武功却完全是另外一个路数&。她使双刀*,两把雪亮的刀抡起来如风车一般转,像一个巨大的杀气腾腾的母蟑螂。满场都是她雪亮的团团的刀光&,卷起一阵又一阵的旋风^*,众人眼花缭乱*,只看见她泼风般的影子,听见一阵叮叮当当密集的刀尖交击声,那样的交击声太快太急,以至于听起来汇聚成一声&,穿透人的耳膜,听得人浑身颤栗。

    这疯魔一般的刀法*,配上慕丹佩古典的脸^,充满了令人恐惧的违和&^。更要命的是&,慕丹佩很明显是个非常专注的人,即使敌手远远不如她,她也全力以赴,以至于单影在她充满压迫的刀法下连连后退,被她的刀风裹住,连认输都喊不出来。这倔强的学生也不肯认输*,一直在死死支撑,额头上的汗,泉水一样流下来*。

    太史阑瞧着不好,立即站起&,高声道:“认输!”

    不过疯子般的慕丹佩没听到,她似乎心中终究还是有积郁,正好趁这疯狂的刀法发泄,而单影*,却不愿意二五营大胜的机会丧失在自己手里,想要拼命支持下去*。

    忽然一条人影*,柳叶般从上头掠了下来^,似乎风只是轻轻一荡,他就到了缠战的战团上方。那么刀影连绵的战团*,寻常人根本辨认不出双方人影,他却好像底下就是两个静止不动的人*,轻描淡写手指一划。

    风声立即止歇^。

    单影踉跄后退*^,支刀喘息,浑身大汗*,瞬间在地板上积了一摊&*。

    慕丹佩一个倒纵远远弹了出去,落地时似乎还有点茫然,垂头捧刀不动。

    她静止不动时*,衣裳缓垂*&*&,姿态端庄,充满大家闺秀的端雅,和刚才的疯魔状截然不同。除了脸上微微的晕红*,几乎看不出她刚才剧烈运动过。

    这也是很明显的高下之分*&。

    所以容楚毫不犹豫地道:“第五场,慕丹佩*,丽京总营胜?!?br />
    这也是毫不意外的结果,丽京总营的人没有欢呼*。

    双方都是两胜两负一平。平局&。

    即使是平局&,对他们也是意外而难堪的*。

    二五营有点悻悻&*,为失去的那个胜利而觉得遗憾^。随即便高兴起来——他们平局了丽京营!

    高兴之余也有点惭愧*^。没有太史阑,这个平局^,是不可能的^。

    慕丹佩,确实是强人。

    此刻战果全出,场上反而静了^,该欢呼的没欢呼,该泄气的还在茫然&&。都在看着慕丹佩&**,想看这个一直大放光彩*,即使是今天也毫不堕风采的女子,会怎样面对最后的结果^。

    慕丹佩却只像在休息,气息调匀后将刀一收?^^?纯刺焐?,道:“啊呀^^!时辰正好^,蹄花出锅了!”

    然后她把刀往背上一背^^*,撮唇打了个呼哨,一匹骏马飞快奔来,她轻轻巧巧朝上一跳,对台上台下拱拱手^&。

    “我吃蹄花去啦*!”

    马鞭一扬,骏马绝尘而去,剩下一大堆人^,傻傻张大嘴,吃灰*&*。

    见过潇洒的,没见过这么潇洒的。

    见过吃货*,没见过这样的吃货&。

    太史阑注目她背影*,良久^,难得地笑了笑^&。

    “有意思……”

    ==

    最艰难的对战丽京总营的比试,结束了&。

    无论结果有多么让人难以接受^^,最近街头巷尾有多少人议论^,反正二五营取到了最好的战果。

    和丽京总营战成平局&*,而密疆是最弱的一营,据说进入前三甲还有猫腻*,所以完全不足为虑。

    可以说现在*,最后能和东堂对战的队伍已经基本决定了*。

    这个结果有人欢喜有人愁,但不妨碍二五营要庆功。

    庆功就要喝酒,但今晚没在昌明寺喝*^。昨天太史阑给赢了的人庆功,一群人喝酒吃肉^,肉香酒香飘到隔邻的庙内&&,人家佛号宣得更响^。太史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好歹这里是庙产*,在庙内喝酒吃肉*^,确实说不过去*。

    所以她让花寻欢苏亚火虎带着学生们&,干脆出去吃了,到城内夜市,找一家店好好吃去。

    她自己没去^*,一方面是天生怕吵,另一方面她不能喝酒去了干嘛^*,扫兴吗*?

    她留在屋子里,命人按照上次在凌河城外的小店里那样,搞了个火锅来,热热地准备了,等容楚一起吃*。

    吃火锅当然要涮羊肉&,这里离盛产羊肉的口外只有三十里&^,她命人快马从口外运新杀的嫩羊过来^^。听说口外的羊肉吃野草&,解了膻味*^,最鲜嫩可口*,这次可要好好尝一尝*。

    吃羊肉难免有味儿,太史阑还准备了草莓口味“口香糖”^&,准备吃完送容楚一盒。

    火锅准备得差不多的时候^,容楚也回来了,还揣了个纸包。油腻腻的^。他打开纸包给太史阑瞧,笑道:“刚才路上遇见你的新相好,让我给你带这个来*,说这家的蹄花真是不错,要你一定尝一尝&?!?br />
    太史阑一瞧&^,纸包里蹄花晶莹剔透,一看就知道是吃货送的&。

    她也笑纳了,命人拿去装盘&。容楚探头一瞧,笑道:“你烟雾腾腾地搞什么?和着火了似的?**;鸸??挺香&?!庇挚纯醋辣吣且慌攀父鲂〉髁?^,还有用竹篓装的各种新鲜鱼虾和蔬菜,诧然道,“你也会这种吃法?”

    “你也会这种吃法?”太史阑问得异口同声&。

    容楚坐下来,很熟练地将本地出产的一种青条鱼和肥虾放入锅内^*,道:“这是最近才在丽京流传起来的吃法**,我尝过一次,确实口感丰富而醇厚*?!?br />
    “谁想出来的?”太史阑立即问。

    “这个倒不知道*。不过据说是东堂火锅吃法&^?!比莩肓讼隵,“应该是东堂这批来参加天授大比的人,带来的方法吧?!?br />
    太史阑点点头,觉得这也正常**,看那司空昱讲究享受*,就知道东堂人会吃。

    景泰蓝早已经等不及*^,操筷直奔入锅就熟的虾子,三人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边吃边谈,也没有说今日的比试和明日的最后一场,密疆行省不是二五营对手,没什么好担忧的。

    太史阑命人将火锅做成鸳鸯锅&^,也是一边辣一边不辣,她吃辣^*,辣得满头大汗,一抬头看见容楚,眉梢额角也起了晶亮的汗^,顺手从怀中掏出个帕子递过去&。

    正好容楚也取了汗巾递过来,两人手指一碰^*,都笑了。

    这一笑盈盈生光&,满是温馨欢喜。

    太史阑取了他的汗巾^&,容楚拿了她的帕子*,各自擦汗^。容楚笑道:“倒像交换信物^?!?br />
    太史阑听见这个^&,忽然想起自己打算送给他的礼物*,道:“对了,我有样东西给你&?!?br />
    容楚立即停手,目光亮亮地望过来。

    太史阑伸手入怀摸索,正要将“口香糖”掏出来,忽然前头砰一声巨响&,似乎门被撞开,随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直奔这个方向。

    外头不断响起护卫喝问阻拦之声^,但那脚步声还在接近*,显然是自己人&。

    太史阑顿时忘了礼物之事^*&,抬眼看向门帘&^^,哗一声门帘一卷&,火虎出现在门口。

    这种天气,他大汗淋漓^,头发散乱^,脸上还有青紫的印子*,竟然像是遭到了殴打^。

    太史阑目光一跳,手已经按住了桌边&,容楚伸手过来,轻轻覆住她手背^,太史阑对他看了一眼*&,示意他自己无事。

    “大人……国公……”火虎气喘吁吁,“出事……出事了!”

    “我知道出事了&&^?!碧防皇忠惶?*,“莫急^,坐下来喝杯水,慢慢说*?!?br />
    火虎胸脯起伏,深呼吸了好一阵子*,才大步坐过来*&&^,抄起太史阑递过的杯子*,咕咚咕咚喝水。

    太史阑和容楚都不说话。

    两人都是心思清明的人^,知道乍逢大变,沉住气为第一要务^。领导者沉住气,底下人才有静气*,才能清楚地思考和说明^^。以避免关键时刻过于心慌急躁,出现疏漏和错误*^。

    他两人平静,连景泰蓝都正襟危坐*,一声不吭**^,专心等火虎说话*。

    火虎稍稍平静了些*,立即道:“二五营的学生们,都被抓了!”

    太史阑眉毛一挑&^^。

    这时候,谁敢全抓了二五营的人?

    “理由^?”

    “闹事,杀人*?!被鸹⒋浇且荒ǚ吲奈坡?*。

    “说清楚始末?!?br />
    “今晚我们去德府大街碧玉楼庆功&,包了酒楼二层,喝酒的时候一直没什么事&,中间有人曾经要上楼**,说自己惯常在二楼包厢喝酒,我们也没闹事,给对方加了钱*,好言好语,请人家楼下坐了&!被鸹⒌?&&,“我们也不想在外头多停留*,一个时辰前结账要走。店家忽然说,碧玉楼今天正好开业一周年,有个酬谢宾客的活动&*,就在碧玉楼后面独院里*,给客人们安排了异域歌舞,也有独门独院的澡堂^^,客人们可以看看戏&,洗洗澡,舒乏舒乏身子再走*?&!?br />
    太史阑嗯了一声^,心想连锁娱乐场所。

    “我和苏亚她们都不赞成,说店家底细不明^,不要在外头流连*。不过大部分学生都很心动^,说昌明寺洗澡不太方便^,这冷天,如果有个地方好好泡个澡那是真舒服。店家也好生会说话&,一力吹捧我们^^,说今日见过各位二五营好汉的风采^,小店蓬荜生辉*&,务请给面子光临云云&。却不过店家的殷勤^,我们也便去了&^^?!?br />
    火虎愤愤地一擂桌子,“他们去洗澡了&,那家安排得好生妥当,说有男浴也有女浴。女浴单人独个,绝对安全。这么一说苏亚也心动了,女人爱干净*^,昌明寺洗澡确实不方便?^!?br />
    “嗯?&!碧防幌胱耪舛?,热水大池泡澡确实是个不小的诱惑^^。

    “那店外头很堂皇,后院却有些黑*,歌舞是有的^,也有不少人看,却显得杂乱&,我们也便没了兴趣^,都说要洗澡^,洗澡的地方却很周折,转过那个小院又进一个小门&,大家当时都有了点酒意,也没在意*,觉得洗澡的地方就是该隐蔽些*,我却觉得不对,正好我也没喝酒^*,所以就表示不喝酒,就在院子里看歌舞等他们出来&&^,店家再三劝说我也不理会&,他们也只好算了^?^*!?br />
    太史阑点点头?&;鸹⒁恢笔歉龊芡椎钡娜?^&,他自认为跟随太史阑算早,主动承担起了?^^;ず痛齑蠹业脑鹑?,他又江湖经验丰富,今天要不是他^,恐怕二五营给一锅端了她还不知道。

    今天因为她和容楚和景泰蓝都留在昌明寺&*,所以护卫们也全部留在这里*,二五营又是全员出去,火虎苏亚花寻欢都在,安全应该绝无问题。谁知道竟然架不住人有心算计。

    “我在外头等了一阵子*^,歌舞都快散了,他们还没出来&&&。虽说泡澡需要时辰&,但我总觉得不对劲^?晌铱锤栉枋?,发现身边始终有几个人*,来来去去^^*,坐在我周围,每次我要起身或者动作,这些人就试图和我攀谈,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因为更加觉得不对^,推开他们便向后头闯*&?!?br />
    “后头我记得店家带他们进去是先推开一个小门*,我推那门,反锁了,我便越墙而过**&,一看,门后面屋子一片黑暗,没灯光没热气,哪里像澡堂&*?正疑惑着*,忽然听见一声嚷&,”杀人啦^&!“声音尖利^,是个女子声音*。随即一大批人涌了出来,一部分是店家的人,一部分却是咱们二五营的学生,个个衣衫不整&,表情迷糊,眼神却亮亮的^,从屋子里冲出来*,也不说什么*,逢人就打^*,下手极重^,我瞧着不好&,便要上前阻止。正在这时,一队云合府的衙役,还有一队折威军的守城军正好经过,也冲了进来^^,四面都有人嚷嚷着二五营的人醉后强逼奸杀民女,还殴打无辜百姓&。我一看&&,这事儿不对^*,可不要把我也折进去,那连个报信的人都没有,只好立即先回来了?!?br />
    他说完&,喘一口气**,愤然又灌一杯水,将杯子重重往桌上一墩,“阴谋!绝对是阴谋!”

    这当然是阴谋,太史阑对二五营学生还是了解的^,最起码现在的他们^,绝不会干下这样的事情&。

    “你翻过那边后墙,看见的是什么?院子&?还是街*?”容楚忽然问^*。

    火虎回忆了一下,道:“当时黑沉沉的,而且立即就爆出那事情^*&,冒出好多人&&,还真没来得及仔细看。不过当时感觉^&,那门开之后&,其实不是院子&,像一条窄街&,那街巷四通八达*,后面还有建筑&^!?br />
    “那碧玉楼是不是德府大街西侧最顶头*?”

    “是啊^。我们原先不知道该在哪家吃^&,忽然有人从我们身边过,嚷嚷说碧玉楼的酒好菜好,要去尝鲜&。我们也就跟着去了。不过进了碧玉楼我们还有些诧异*,觉得这么一家名酒楼,客人竟然不算多^。整座二楼都是空的*?!?br />
    “是了^?!比莩缓险?,对太史阑道,“就是那家?!?br />
    “怎么?”

    “德府大街西侧连接着云合城的秘密花街,又称阴阳合欢街&^。街左侧是妓院*&,右侧是象姑馆,算是云合城一大特色。不过云合城地少人多*,所以那个合欢街上一样有普通民居,混住在一起,第一次去的外地人*^&,是很难辨别的&?!?br />
    太史阑瞟他一眼,心想你也第一次来^&,却什么都知道。

    容楚瞟她一眼,如果此刻实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他早又有话挑逗她了^,此刻也只好忍了。

    “我们来理一下整个事件**?!碧防谎劬ξ⒑?,道,“很明显,这是早有准备**^,针对咱们整个二五营设的陷阱*?此婆既皇翟虮厝?,因为从一开始你们商量去哪里吃的时候**&,就被人盯上了&,之后你们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从去吃饭,到看戏*,到洗澡&,到杀人^,到云合城衙役和折威军及时赶到捉拿**,一环扣一环^,环环都套着二五营?^!?br />
    “而且对方实力不小^*?&*!比莩幼诺繼,“这一系列的事看似简单**,但需要人手不少**^。一开始提醒你们去碧玉楼的路人一批,中途上二楼的酒客一批&,店内扮成小二的一批、后院陪你看戏的看客一批,再加上事发时突然冒出来将二五营的学生全部包围的店内人,前后加起来,没有数百人是不行的?!?br />
    “此时能有这个力量*,还和二五营有利害关系&&。二五营倒霉它最得益的势力,城内只有一个^?!?br />
    容楚和太史阑几乎同声&,“密疆行省分营!”

    火虎点头^,深以为然。

    “不过仅仅一个密疆&&,还是不够?!碧防坏?^&,“这事件里透露出对方不仅实力雄厚^,金钱充足^^,还很熟悉地形和当地风俗&,以及和官府军队交情不凡^。拥有很大的地头蛇力量*。这个^,就不是密疆行省一个外来户能做到的了*?!?br />
    她随即沉默,和容楚对视一眼&。

    明显不是一个势力在做*,是两个势力勾结*^,至于那势力是谁*,此刻也呼之欲出。

    今日平局丽京分营&,极东山阳营便等于失去了进入最后大比的机会*。

    太史阑有点后悔&,自己还是疏忽了,原以为云合城内容楚最大,自己拥有的实力也算雄厚&&^,这些人不会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搞鬼&。最初二五营对战极东山阳营的前一天,她防着&,和丽京总营对战前一天^,她也防着,到了今天&,可以说是基本尘埃落定&^^,她一心防着的是明日比试,密疆行省会不会拿出什么诡异手段暗害二五营学生*,没想到密疆行省的人忽然开窍*,竟然使出了这么阴毒的一招&*。

    她也有些奇怪,极东山阳营为什么这么躁动^?这事很明显&,密疆行省的人不会有这个智慧来主动安排整盘计划,必然是极东山阳营主导*&,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干?

    她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重要信息*。

    不过这不是慢慢思考的时候**,今天晚上这事情不解决^,明天二五营就无法出战密疆行省的人*。不仅无法出战*,还会瞬间名誉大跌,刚刚振作起来的二五营&,就可能被一击打回原形^。

    而这些人,只怕也没打算能置二五营于死地*&,只是要拖住这一晚*&&,并且让二五营从此抬不起头来而已。

    算准她一晚上不能解决么?

    算准这事儿属于云合城内部管辖,容楚不能插手*&,府衙半夜不办公*,就算容楚要插手过问也只能等明天^^,他们就赢定了么?

    “我去吧^?!比莩酒鹕砝碸^。

    “别*!碧防凰嬷酒?,“你不能出面^,你一出面二五营更被动,就算捞出来,从此也臭了&?!?br />
    容楚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一笑&,道:“你信我^*,能处理好*^^?&!?br />
    “我信你?^!碧防痪鋈唤豝&,“可我再不要你因为我任何事被弹劾*,被人钻空子*。之前北严的事情,还有逃旨的事情^,你已经很被动,虽然你有办法让宗政惠无法追究*,但是人的耐性是有限的,女人的疯狂却是难以估算的,我不能再让你冒险^?!?br />
    “太史……”

    “别!”太史阑手指压在他唇上,“容楚,你想不想娶我?”

    容楚的眼睛瞬间睁大——这话问得,太让人骚动了*&!必须要立即答&!

    可这么让人骚动的问话*,这死女人竟然按住他的嘴*,这是让他回答呢还是不回答呢还是回答呢?

    太史阑就没打算听他回答^*。

    “想娶我&&,就放手?!彼?,“我太史阑如果一次次给你带来麻烦^,给你家族带来麻烦*,以后怎么进你家门&?谁同意*?你家同意我自己都没脸!”

    容楚眼神一眯^^,有点危险^,大有“谁敢有意见逐出家门”的意思**,不过听到最后一句^,却慢慢叹了口气&。

    骄傲如太史阑^,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无奈。

    太史阑放开手*,他也没说什么&,只道:“我担心你的身体^?!?br />
    “没事^,休养了好几天*,可以松松筋骨了&?&!碧防欢运恍?^,“容楚,我要向上走&,麻烦永远不断^,不可能次次指着你帮我解决^*&。你要学会信我&?^!?br />
    容楚笑了笑*,慢慢坐下去&^^,命人把刨成薄片的羊肉再去冰起来,又慢慢热了一壶酒。

    “那好*&?!彼?,“我等你回来*&^,继续吃火锅庆功?!?br />
    “不许先偷吃?!碧防淮浇且怀?,向外便走*^;鸹⑷∠乱槐叩拇箅?,给她披上。

    太史阑之前一直没出门**,白天出门也用不着大氅,这衣服是今晚第一次取出来穿&,容楚此刻才瞧见。

    他一瞧见,眼神便一闪,却没有说什么&*,注目太史阑快步离开^,一大堆护卫跟随匆匆离去。

    屋子里空寂下来^,容楚慢慢喝杯酒,忽然道:“来人?!?br />
    周七鬼魅般地闪出来*^,容楚没头没脑地道:“那衣服不错,李家的^**?^*!?br />
    “是。是不错^?!敝芷叩?&,“咱府里有和这差不多的^,却很难找到比这更好的*&?!?br />
    容楚对护卫大头领的心有灵犀表示满意*,却道:“老夫人不是珍藏一件么,比这颜色好*,比这轻,可以贴身穿的那件宝貂^*!?br />
    “那是老国公当年打西番,抢了人家国库才找出来的唯一一件?&!敝芷咛嵝阉?,“老夫人最爱的宝贝*,这些年藏在密室里,一次也没穿过**?*!?br />
    “正好?*&!比莩慌恼?,“穿过了太史阑也不会肯穿,新的才好?!?br />
    周七白眼向天——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老夫人绝对舍不得,你确定要这么不孝吗?

    “把这次在云合城收到的那批上好鹿茸给老夫人送去?&!比莩?*,“顺便把那貂裘给偷出来&!?br />
    “老夫人每天查看三遍*?^!敝芷咭踱靥嵝?。

    “那就直接和她要吧?!?br />
    “要不到的。这是她的爱物**?!敝芷咴俅我踱嵝?&。

    “你说这是给她未来媳妇的&?!?br />
    “她会要求看媳妇?!敝芷咝θ萑虐籽?&,幸灾乐祸的标志。

    “告诉她媳妇怀孕了身体不好需要这个?!比莩染仆范疾惶?&。

    周七**,“……”

    被无耻主子打败了的周七&,半晌挣扎着问:“那个……将来太史大人终究要和老夫人会面的,到时候老夫人问她要孩子怎么办**?难道拿这个凑数?”他指指景泰蓝,“年龄不对&,太大了^?!?br />
    景泰蓝翻起大白眼珠子瞪他——你才年龄大^!你全家都年龄大!

    “哦,说小产了就是?*!比莩崦璧?^&。

    周七*,“……”

    周大护卫一边为将来“婆媳会面”提前哀悼一刻钟&,一边想着沈梅花也去洗澡了*&?还是去象姑馆了?嗯*,太史阑一定可以解决这事^,等沈梅花回来*,有她好看^!

    ……

    太史阑步伐匆匆,行走在夜间昌明寺空寂的青砖道上,大氅在黑暗中闪着紫色毫光*^。

    身后的护卫们,沉默&&,冷静*,步伐声都渐渐一致*。

    “我们先去哪里^?^!被鸹⒃谒砗笪?^*,一边命人赶来马车,“大牢吗^?还是云合城府衙*?”

    太史阑站定脚步^*,看看天色^&,现在三更还未至,离天亮还有三四个时辰。这个时候去云合府,一定吃闭门羹&^。

    而不经过云合府,也不可能进入大牢。

    身后脚步声响*,周七带人匆匆赶上来,道:“国公命我等听从大人驱策,有什么安排尽管说*?!?br />
    “我现在不去大牢^,那里一定有人等着我^*?!碧防坏?,“只能拜托你带人过去*,无论如何,?;に前踩?&?!?br />
    “好?!?br />
    “把花寻欢上次押送的最后那辆大车赶来&,我们用那辆车?!碧防坏?。

    “是*!?br />
    那辆马车一直停在寺庙后院最里面*,马车封得死死的*,当初火虎看见就很奇怪&,不知道里面存放了什么东西^^。

    当初太史阑派花寻欢杨成史小翠三人押送二五营的装备队伍^,杨成甚至还动用了他家族的手下,看似毫无必要***,不过是送一些旗帜衣服*,其实最关键的,还是这马车。

    这马车火虎知道,最近太史阑把这车拨给了龙朝使用^**,龙朝就住在这马车旁边的一间屋子里,每天都在里面捣鼓*,也不知道他捣鼓些什么*&。

    马车赶了出来&,不大的马车^,足足用了六匹马,马还有些吃力,太史阑上车^*^,亲自赶车,道:“这车上已经不能再坐人,你们骑马在我身边护卫吧^&?!?br />
    火虎等人只得骑马跟在她身边,太史阑缰绳一抖**,马车辘辘前行^,车轮压着青石地面似有火花微闪,显见得马车十分沉重*。

    火虎忽然想起一样东西*,顿觉心中凛然。

    他抬头看看黑沉沉的天色。层层霾云之间穿梭一轮淡色的月亮,寒光四射,似有杀气&^。

    “我们先去哪里*?^!?br />
    “密疆行省分营驻地?!?br />
    火虎闭紧了嘴巴——这真是太史阑的风格&。不询问&,不犹豫,甚至不去救二五营*^,直接撞上敌人家门^^*,擒贼先擒王!

    寻常人没有证据哪敢打上门去*?她敢——老娘认为是你干的*,就是你干的&*!

    密疆行省的人,必将猝不及防^&*!

    ==

    密疆行省的人果然猝不及防。

    他们住在城西一座临时赁下的巨大庄园内**,密疆人有钱,又雇了许多临时护卫,重新对庄园做了装饰&^,平时丝竹悠扬,时刻灯火辉煌*^*,不过今晚有点特别&&,庄园里黑沉沉的。

    附近的人也觉得&,庄园的守卫好像比前几天少些&,昨天还人影穿梭,今天门口只有两个站岗的*。

    也不奇怪*,有一半人出去干坏事了&,还等在现场*,想等太史阑前去救人^,然后把事情闹大,让二五营臭遍全城呢。

    庄园的最里面**,灯光暗暗的*,阿都古丽小姐的独院*,还在招待外客。

    密疆行省作风开明,没内陆规矩大,女子可以单独宴客,此刻和阿都古丽对面喝酒的,就是一个年轻男子&。

    “刚才消息传来*^!卑⒍脊爬錾袂槁?^,亲自给对方斟酒*,“事情大功告成^,人已经进了大牢。一个不漏^?!?br />
    “那是自然?&!蹦凶游⑿?&&,“我已经亲自关照过云合府和折威军,他们自然会好好办事*?&!?br />
    “太史阑不会今晚就能把人给救出来吧?”阿都古丽忽然有点不安地问^*,“这要把人救出来^,我们就白费功夫了……”

    “她救不出来的^?!被矢η褰赜谐芍竦匦Φ?&,“云合府半夜不办事,除了圣旨,天大的事也要等到天亮,天一亮,比试场就开场,你们就进场^&*。那时候就算太史阑本事通天,立即把人给救出来,也来不及了?!?br />
    “何况?!彼纫豢诰菩Φ?,“她住的那个位置^,离云合府,离比试场,离我们这里都不近,无论怎样抄近路,想在今晚赶到其中任何一个地方处理好这事情&,再赶到比试场都是绝无可能的事,”他掰起手指算了算,“如果她救不出人&^&,竟然敢来我们这里,我可以通知附近的折威军营&,他们过来会很快^,一刻钟必到。那么,最多只能留给她一刻钟的处理时间。一刻钟,你算算,一刻钟是能说服云合府救出那么多人呢,还是能将你我擒拿??”说完哈哈大笑^&^。

    “皇甫公子智谋出众*,小女子佩服?&!卑⒍脊爬鲚付?,酒涡深深,“还没谢过那日总督府,公子让位于我的情分。只是可惜遇上那疯女人*^,害我丢好大丑!”说到后来^*^,咬牙切齿^。

    皇甫清江柔声道:“小姐也莫太伤心,大家都知道,是那贱人无礼。其实怪不得小姐?!彼崆崽究谄?&,用眼角扫着阿都古丽,低低道^,“小姐也不必谢我让位的情分,我……我知小姐心意*,自然是要成全的。只是小姐……小姐未必知我心中……辗转了……”

    阿都古丽一呆,想了好一会,道:“你什么意思&?”

    她是密疆人^,汉话不精通,对汉人七拐八弯的表达情意方式也有点理解不能&,此刻傻兮兮地问出来,着实煞风景。

    皇甫清江呆了呆*,心中暗骂这女子呆蠢,但此刻骑虎难下,只得正正脸色^,做出深情模样^*,道:“我是说,我对小姐其实……一见倾心,自然愿意成全小姐&。只是恨老天无情,不能成全我罢了?&!彼低赀裥?^&*,手指悄悄伸出去&&,握住了阿都古丽放在桌上的手。

    阿都古丽一怔,终于反应过来,脸上红晕一涌,仔仔细细瞄皇甫清江一眼,忽然羞答答低下头去*^,手却没有抽回来^。

    皇甫清江大喜,他猜到这僻处边疆的女子,虽然尊贵,但一定没什么机会和男子过多接触&,到了南朝,很容易被内陆男子吸引&,容楚是此地乃至整个南齐最出色的男子之一,阿都古丽看中他实在很正常,但经过总督府宴席那一夜,想必她受伤不轻&,终至死心。如今自己稍稍出言挑逗,她却没表现出反感&,岂不是春心动了?

    皇甫清江瞬间便开始憧憬日后的黄金满屋*,密疆驸马……

    好在他还算有定力,知道初次试探过犹不及&,及时收回了手,含笑举杯,“古丽小姐^,今日之事,太史阑必然前去云合府交涉*,云合府夜间不处理公务*,只要拖过今夜**,二五营明日不能出战,挑战资格取消。密疆还是前三甲&,我极东分营还是有资格进入天授大比。这是莫大胜利*。来&,为你我的胜利&&,干杯&!”

    阿都古丽笑盈盈举起酒杯*&^。

    “为你我胜利,干杯!”

    酒杯举在空中,正要清脆相击,皇甫清江忽然手一颤&。

    随即他愕然注目酒杯^,“咦”了一声。

    酒杯里酒液*&&,似被什么在震动,不断颤抖,抖出一圈圈的涟漪,越来越急&。

    “地震了?”阿都古丽愕然问&*。

    随即他们便听见震耳欲聋的踏地声!

    声音远远而来*,转瞬近前&,从方向判断*,正冲着阿都古丽的庄园*!

    ------题外话------

    忽然想起年会投票结束了^,不过我已经找不到首页链接^,也没看到票数*,听说是两万多票,超出去年一倍有多*,为这个数目唏嘘一把**,别的话不说了*,唯有感谢而已。单单感谢两个字太薄弱^*,可是又不知道还有什么更有力的字眼能表达我想要表达的情绪,不过我想,你们终究是懂的^^&,不懂也没有如今的我。

    谈钱是件很俗的事,但很多时候钱是真功夫,因为爱所以舍得&^。

    写书是很苦的事&,很多时候也觉得没了乐趣^*,但在这样的时刻*,会觉得值得&。

    两个月&^,两轮投票,我的成就,你们给予。

    如今心愿,唯彼此不负而已。

    鞠躬&,谢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3》,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三章 你想不想娶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3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三章 你想不想娶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