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SM大戏^?

    粉尘伴同太史阑的声音飘洒而起。2

    一片银雾*。

    众人&,包括万微在内,都傻傻地看着那片淡银色的粉末,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什么。

    灰?刚才桌上没灰啊。

    “剑!快看!剑!”忽然有人惊叫^。

    众人这才看见桌上长剑*,都倒抽一口气*,万微霍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后退一步*。

    “怎么……怎么可能……”她指着那桌上长剑,连声音都变了。

    桌上剑,只剩下了大半截,还有半截^,不见了。

    众人此刻才知道,刚才那阵淡银色的粉尘^*,原来竟然是被摧毁成尘的剑尖*&!

    摧剑成尘&!这是何等可怕的内力*&!

    众人呆呆地望向太史阑——走眼了!咱们都走眼了^&!

    原来这位传奇女子^,竟然真有一身深藏不露的顶级内功&,难怪能够在那些危险境地中力挽狂澜,短短时日^^,创下偌大声名。

    太史阑一低头*,轻轻一吹,桌上剑屑飞起。站在她对面的万微,瞬间觉得自己也如尘埃,被太史阑吹飞*。

    她毫无血色的白脸上,现在已经变成了惨青色^。

    太史阑随手拿那红布揩揩脸,往地下一扔^,看也不看这些女人一眼,抬脚就走。

    她走得摇摇晃晃,腰背却还是笔直的,所经之处^,人人自动让开一条道*。

    万微还直挺挺立在那里^&,不是故意^,是完全僵掉不知反应*,太史阑就当她是空气*^,一边走一边顺手一挥^。

    万微看到她这赶苍蝇似的一挥&,才想起刚才的赌约,发青的脸瞬间又涨红*,咬咬牙^,僵硬地抬起腿^,让到一边。

    武林中人比官场上要重誓约得多,当众发下的誓言如果违背&,日后也就没有了立足之地。

    站得远远的慕丹佩瞧瞧尴尬的万微,想想刚才出了大洋相的阿都古丽,又快意*,又觉得有点毛毛的。

    她抄着袖子,又退后一步?&?醋叛锍ざネ芬膊换氐奶防?*,看看满面荣光赶紧跟上的二五营学生,再看看一脸笑意搀着景泰蓝也告辞的容楚,良久,发出了一声郁闷的叹息^。

    ==

    太史阑其实此时已经晕得快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她酒量确实很差&^,景泰蓝手指上沾的那滴酒母*,泡在大杯水里&,硬生生也把她搞醉了。

    能坚持到现在&,挣扎着爬上马车^,已经算她自控力牛逼。她爬上马车,腿一软^,扑向车内的软垫座位*。

    砰一声她撞在了另一个有弹性的东西之上。

    她也不惊讶,顺势往上一蹿&,压住了那东西,双臂一抱*,八爪鱼一样将那躯体狠狠缠住&^。

    底下发出一阵沉闷的笑声^,他的胸膛在她脸下震动*,“好热情……太史*,你是终于打算睡了我吗^?”

    太史阑嘿嘿一笑,一伸手从马车壁上扯下用来束车帘的布带子&,三下两下,把容楚嘴给缠上了。

    黑暗里容楚眼睛顿时亮亮的,充满了好奇和兴趣,以及……被狠狠采撷的渴望^*。

    “别想太多,我三观正常*?^!碧防慌呐乃牧场值?,别那么饥渴地看着我&,我不玩SM和车震^。

    她上下瞟瞟——容楚乌发散披,唇角带笑,一副身娇体柔好推倒的模样^,还有那满眼里“快来睡”的勾情呐喊&,着实勾得人好痒,好痒。

    酒是坏东西*!害她玩不动&!

    她一边干活一边叹息^,因为人间刺长期绑在手臂上,导致她最近手臂肌肤出现瘙痒*^,想必是长期受毒气影响,所以她今天没有带人间刺出来。不然多方便&,轻轻一戳&,容楚变呆*。

    她又找出一个帽子&,扯出里面的棉花^,把容楚耳朵给塞上了*。

    至于手脚就不必管了*,她压着呢^,容楚要想起身,必得先把她掀翻在地*,她相信他舍不得*&*。

    然后她狠狠拍一下车壁,问他,“听到不?”

    容楚愕然看她。赶车的龙朝听见动静要探头进来^,被太史阑一把推了出去&。

    景泰蓝已经被容楚上车前交给苏亚她们*&,此刻车内就太史阑和他。

    黑暗的车厢里彼此呼吸浮浮沉沉。

    太史阑确定容楚听不见,终于放了心*^,重重倒在他身上*,手肘撑在他胸膛上,道:“我今晚有话想说&,又不想傻傻地对墙壁说^*^,又不想给你听见*,只好这样了&?!?br />
    她霍然一个翻身,狠狠一拍容楚胸膛,“擦^!你今晚是故意的吧!”

    她唰地忽然又坐起,跪在容楚大腿上指着他鼻子,“你故意给那三个女人机会是吧^?你真要狠心拒绝*,她们能搭这么久棚子?送这么久点心?”

    她咕咚一声倒在容楚身上&,手臂撑着他的胸,“你故意让她们见到我是吧!你想看我的反应不是吗&!你这混球!”

    她伸手去捏容楚的脸^,手指揉来揉去&,拉他眉毛*,按他鼻子&,扯他嘴角&,恶狠狠道:“丑一点!再丑一点*!这么花瓶儿似的,烦死了!不晓得我最怕烦这些事吗!”

    忙了半天容楚玩具,她忽然又泄气*,趴在他胸上,伸长手臂,大叹:“就是烦!从一开始就知道,遇上你就是烦!什么身份地位&、阶级鸿沟、世家大族^,豪门规矩*。甚至还有国政*^,朝争,家族内斗。哦&,还有个高贵的太后娘娘*,这还没完^,还有一堆找死的女人!OMG^!难道我这一生,就要和这些破事缠斗到死吗*?”

    她唰一下又爬起来,怒目,指着容楚鼻子&,“不要!”

    又虚空啪啪煽他&,“这么多破事也罢了,你自己还总放心不下*,总确定不了。2我不就是曾经喜欢过李扶舟吗?我现在还是喜欢,但,只是喜欢!如同我喜欢世涛,也不反感司空昱。就那么简单!我不就是不爱说话不爱表达吗&?哪,我现在说了!说了??!你听不见不关我事?!”

    骂了半天,她累了,也说痛快了,出生到现在,几乎还没这样充满情绪长篇大论地讲过话,她口干舌燥&,两眼发花,砰一声又栽下来**,两手软搭搭地垂在他耳边&,喃喃道:“想着你那些烦人事,我就恶向胆边生。你要一个热爱简单的人怎么接受?给我一点勇气……”

    她忽然下巴一歪^,眼睛一闭^。

    瞬间呼呼大睡。

    马车里又安静下来^*。

    里头又蹦又跳闹了这么一通&,没人进来看,外头也一点声音都没有——都屏住呼吸听呢^!

    完全安静之后,外头才恢复活气*,忍住笑&&,该干嘛干嘛。

    马车里头却还是安静的&。

    太史阑趴在容楚身上呼呼大睡,嘴角还咬着容楚的扣子*。

    容楚一直没说话&&,在被太史阑又骂又捶又闹的期间,他一直眼神亮亮的*,用一种茫然无辜的表情看着她,这种表情给了酒醉的太史阑充分的鼓励和暗示——这傻子此刻很傻,他听不见!尽管发泄!

    此刻太史阑发泄完了,某人无辜茫然的表情也立刻收了^&。

    容楚抬起手*,先取了塞耳的棉球^&,看看那塞得稀松的棉花*&*^,撇撇嘴,手指一弹*。

    又取下那布带——都不需要他费力气,手指一拉就掉了*。

    这种捆绑法……没劲。

    他躺着没动&,只略微调整了姿势^^,好让太史阑睡得更舒服一点^^。

    马车辘辘摇晃着,月色淡黄&,射到车内却成了一片浅蓝色^,瞧着很干净很清凉*&^,外头偶尔溜进来的风*,也凉凉的带着雪意,让人从眼睛到心*,都似乎瞬间空旷起来&。

    可他的心情,此刻却是满满的。

    终于……听见了^。

    这个惜字如金&、任何事都直来直去却不肯表达感情^,让他辗转劳烦的臭女人*!

    没想到她不说则已^,一说则如长河之水滔滔不绝,感情激越激愤,令他刚才差点没能控制住表情*。

    是不是外表冰封坚执的人&,内心里情感压抑过久,爆发出来更为激烈鲜明*?

    这也真是他对太史阑难得之体验——完完全全另一面的她^。

    他轻笑一声。

    酒啊,真是个好东西。

    “你呢……”他抬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有些话说的是对的。你说那三个女人是我故意放纵的,嗯,我是故意的。真要打发她们&,她们哪有机会在比试场门口给我天天送早点果子?其实那天我就已经打算让她们知难而退,然后我看见一辆马车跟着我*!?br />
    他短促地笑了一声,很满意的样子。

    “既然你都来了,怎么好让你空跑一趟呢?*!彼疽豢谄?,“但我不是故意刺激你。太史*,我想过这个问题^。如你所说,我长了招蜂引蝶的臭皮囊,这些事儿免不了。我可以一一解决^,不让这些事有机会到你面前?*?墒侨绻虑槿晃业擦?*,你对这种情况一无所知&,那将来如果有些人心机特别深沉,手段特别狡猾,你会不会因为没有准备而上当*?你很聪明^&,也善计谋,但太喜欢简单直接**,你可以战胜很多事很多人&,但我怕你对阴柔奸狡之辈估计不足?!?br />
    他轻轻给她按摩头顶穴位,以免她早晨醒来宿醉头痛*^。

    “所以我觉得^,偶尔让你见识下这些女人也好^。了解一下她们的野心&^,她们的贪欲,和她们行事的风格&。南齐的男人瞧不起女子,觉得她们是附庸,我却觉得*,女人是天生的阴谋家,她们心思细腻而心机深沉^,如今只是给她们的机会太少,只要她们拥有权力&,善用她们的天赋和身体*^,男人往往落于下风*?!?br />
    他语气感叹^,似乎想到了其中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女人*。

    “今晚是个意外。我没有想到你会参加这个宴会*,如果你不来&,我也会在今晚令她们三人死心,你来了&^,当然是意外之喜^?!彼浇俏⑽⒀锲?,觉得今晚的太史真是威风极了。

    “我容楚从来不是一个懦弱自卑的人。你太史阑对我心意如何*,我知。扶舟世涛,于你更像知己,容楚除非是阴私苟狗之辈,才会嫉妒阻扰你对他们用心*?!彼擦似沧?,“不过还是要注意分寸的啊,我只是说得好听而已^?!?br />
    “至于国政朝争,有没有我你都会卷入,这个就不要推我身上了&。身份地位^,阶层鸿沟——你太史阑真的在意过*?鸿沟再深^&,你也能搬山来填。地位再高^,你也能踏云而上。我都不在乎,你真的在乎?”

    “还有那家族纷争,世家媳妇……”他笑了笑,满是不屑的。

    “我是晋国公^,国公府是我的&,你若是我夫人^,国公府自然也是你的,你我的地方,什么时候轮到别人说话^?”

    他微微一笑*,拍了拍太史阑的脸&,冷哼一声*,“瞧那张牙舞爪样儿,很想揍我是吧*?怎么不揍?&??揍啊,我就躺这等你来揍?^!舍不得是吧?”

    太史阑咕哝一声&,在他身上舒服地翻了个身^。

    容楚吁出一口长气,他也很少一次说这么多话,然后也发觉&*,说出来很痛快*&。

    身居高位者谨言慎行*&。万言万当不如一默&。偶尔倾泻一下*,快意自生^。

    说完了^,不想再说了*,他只想静静体味她此刻的体香*,带着淡淡酒气的甜蜜呼吸就在他胸前,拂面而过*,属于她的杨柳春风&。

    而她的弹性如此分明&^,起伏转折*^,都契合他身体的弧度&,他感觉到胸前微微的颤动和温热,两团小小的火。

    不过他此刻并无绮念,只想体验她甜美的压迫,醉酒的太史阑如此可爱*,他想将这感觉留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他伸开双臂^,抱紧了她,舒舒服服闭上眼睛。

    太史阑趴在他胸膛^,侧着头*,不长的黑发流水般披下来^,被他的手指温柔地挽住&。

    她在睡梦中,和他同时发出一声愉悦的叹息*。

    ==

    第二天太史阑酒醒了。

    然后她好像什么都忘记了^。

    “??*?昨晚我喝醉了?昨晚我喝酒了吗?我明明喝的是白水&*?*!彼俗菽?,眼神清晰*。

    据赵十三龙朝以及终于赶回来的火虎等人仔细观察*,一致认定,太史大人言语清楚*,目光坚定*,果然今天清醒了,果然昨天是醉了*。

    可怜那些倒霉蛋*,硬生生给一个醉鬼折腾惨了。

    这个论调^&,容楚也听见了&^,不过换他嘴角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装吧。

    你们相信是因为你们不了解太史阑。

    她但凡做了心虚的事情后,都特别理直气壮。

    比如她今早明明醒在他屋里^^,愣是装没看见,抬腿从他身上跨过去*,淡定地回自己屋了。

    就凭这点,要说她昨晚的事一点都不记得,鬼才信^。

    容楚等太史阑酒醒就出门了,今天是二五营开始挑战的日子*。

    第一场战极东山阳分营。

    容楚没让太史阑去*,说她还没痊愈&,昨晚又酒醉*,最好抓紧时间休养*,以备后头最重要的天授大比*。

    太史阑也觉得*,自己去固然能鼓舞士气,但也会给二五营学生带来压力,不如放手让他们自己试试,反正前头比的是武艺^,她也没什么建议好给。

    二五营学生临行前&&,一个个端着粥碗过来和她道早,嬉笑自若,胃口极好^*,她相信,经过锤炼的二五营学生,胸有成竹&,不会再畏惧任何挑战^。

    果然,半下午的时候&,外头一阵嬉笑之声,队伍回来了,一路走一路在兴奋地说&*。

    “好家伙,那个山阳营的汉子^,站起来快有两扇门板高!”

    “他们那居然还有硬功高手*&!”

    “咱们也有熊小佳呀&?!?br />
    “箭术不错&!?br />
    “比起苏亚姐还不是差了一筹&!”

    “就是&,山阳营算什么东西^,遇上咱们,还不是一败涂地?”

    “何止山阳营,现在整个光武营,有咱们对手吗&?”

    “不过最后那个皇甫清江指挥不错啊,很狡猾&,我都没想到他们那个队伍能从山缝里出来?!?br />
    “幸亏沈梅花机灵,熏烟&,好计,哈哈!”

    “嘎嘎&^,我的计策还有错的?”沈梅花的大嗓门,近在咫尺。

    太史阑眉毛一挑&,慢慢绽开一个笑容。

    果然赢了&^!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狠狠击了一下掌心,又转了一圈*^,景泰蓝也听懂了外头的意思,丢掉玩具就要爬起来欢呼^,被太史阑赶紧捂住了嘴。

    母子俩在椅子上又一本正经地坐下去&,把满脸的兴奋都收了起来。

    不一会儿学生们果然欢呼着涌进来&,七嘴八舌和太史阑谈今日的战绩^,四次比试,如何两胜一平一负*。说得拍膝打腿^,口沫横飞^。

    太史阑一直端坐,静静听着^,没笑意,也没皱眉。她的冷静渐渐感染了学生们,他们也开始慢慢压下兴奋*,越说越平静^*,越说越紧张,越说越……不安。

    一开始的兴奋渐渐淡去*,他们揣摩着太史阑的表情,开始觉得……是不是也有很多没做好*?

    等学生们轻狂的表情都收了,开始审慎思考对错了*,太史阑才淡淡道:“远远听你们高兴成那样&,我以为你们会全胜的*&?!?br />
    学生们愕然&,面面相觑*,随即脸色发红地低下头。

    “为什么会败那一场枪术^?”太史阑不客气地道,“杨成,枪术教官说你是此中高手,你别告诉我你没失手*?!?br />
    杨成勾下脑袋,讪讪道:“对方钩镰枪厉害……”

    “你和史小翠的莲花枪也不是吃素的?!碧防坏?^,“联枪讲究心意相通,你和史小翠合作是好的*,但是如果你不能控制自己^,分神他顾&,怎么能胜?”

    杨成涨红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今日一场枪术之比*,两边都是双枪^,本来他是能胜的,结果史小翠被对方一人缠住&,他一时分神,输了半招。

    真不知道太史阑没有去*,怎么就和亲眼看见一样。

    整支队伍的能力^、利弊&,早已在她心中^&。

    “您说的是*?!卑肷窝畛傻屯?^*,心悦诚服地道&,“我知道了,以后再不犯?!?br />
    太史阑又转向沈梅花,沈梅花接到她目光,吓得往后一窜&^,摆手&^,“看我做什么&?我没输*!”

    “可你也没赢&!”

    “呃……”沈梅花不服气,“平局也不错啦,你不知道山头对战*,他们忽然从山缝里钻出来……”

    “你为什么不知道?”

    沈梅花一下哑了口。

    “天时地利人和*,作战三要素?*&!碧防荒抗饬炼?,一个个在学生们脸上扫过,“我知道在山头对战之比前,会有半个时辰给你们准备*。这半个时辰,不该仅仅是准备武器和讨论作战方案,应该还有斥候的实地探查?!?br />
    “可是怎么来得及……”沈梅花咕哝*。

    “谁要你们那时候跑山头?”太史阑一眼看过去沈梅花立即缩头^,“山下没猎户么?不可以去探听么^?除了大路还有什么小路?有什么可供通行或藏人的地方^?哪里有水*,哪里有崖*,哪里兽多&,哪里出山*&*,别人不知道猎户不知道吗?这些战前情报搜集*,别人不知道*,你沈梅花也没学过吗*?”

    她说一句,沈梅花就退一步,退到墙角再无退路,双手抱头^^,“我错了!我对不起二五营对不起你*,你杀了我吧!”

    外头忽然有人大步进来&,一把将她扯出来*,冷冷道:“大呼小叫干什么^,是杀头的罪么?别这副样子,出来,天塌下来我给你撑着&?!?br />
    太史阑一瞧,靠,周七大神来了*。

    “要做女元帅么*?”周七咕哝,“比咱主子还严格*!”

    周七就那么一边吐槽,一边旁若无人拎着难得那么乖的沈梅花出去了*,不晓得是去抚慰她受伤的弱小心灵呢^,还是去顺便干些不太适宜围观的事儿。

    太史阑只好当没看见,并且发愁有这么个碍事货,以后还怎么教育最刺头的沈梅花呢?

    学生们静默在原地,都低着头&,沉痛思考,觉得罪无可恕*。先前的欢快轻狂&,早跑到九霄云外&。

    忽然听见太史阑拍拍手&,语气轻快地道:“批评说完^,下面是表扬时间&。你们做得很不错^!山阳营是去年仅次于丽京总营的地方第一,真正的实力战将&。我原以为你们要把五场比完,要么险胜,要么平局*,没想到四场就定了胜负。很好!祝贺&^!今晚加餐!明天不出战的*,不醉不归&!”

    学生们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爆发出一阵欢呼,随即异口同声反对,“哎&*,你可别喝^^!”

    太史阑,“……”

    ==

    当晚热闹一场*,学生们给太史阑先抑后扬一处理,顿时收了初胜的骄狂**,开始学会先寻找自身的不足之处,席上端着杯讨论得热烈^^,都表示下次如果再遇上山阳营,绝对不会再输任何一场*。

    太史阑虽然一滴酒也没喝着,但对此效果表示满意*。

    第二天出战丽京总营&,太史阑准备去观战掠阵&,正好丽京总营的慕丹佩也托人带来邀请,邀请太史阑明日观战,看她怎么带领丽京营,让二五营知道什么叫厉害。

    太史阑表示*,二五营和她&,经常很希望能知道什么叫厉害,但最后知道的往往都是什么叫傻叉。

    昨日二五营那场胜利算是爆冷**,原本各家队伍都觉得,二五营最后风头虽劲*,但毕竟底蕴差,哪有一步登天的道理,胜密疆队伍还有可能&,胜山阳不太合理。谁知道四场定胜负*,众人这才发现,二五营的尖端实力和爆发力相当了得*,今日想必一场龙争虎斗*,都早早地占了位置观看*。

    不过众人还是不看好二五营今日的战况,毕竟丽京总营实力雄厚,非地方光武营可比*。

    二五营的学生看似信心十足,其实一个个也难免忐忑。丽京总营的学生素质、师资&、拥有的各项条件,都不是二五营能想象的*。别的不说,仅仅就学生的身体条件来说就没法比。丽京总营的学生非富即贵,从小参汤补品不绝,他们的身体底子^,不是从小饭都吃不饱的二五营学生能比的。

    更何况他们还有一个了不得的外援*,那个队长慕丹佩,据说是个全才&,但凡文武之道&,无一不精,前面的大比她只出手两次,两次都决定输赢,还将对方打了个落花流水&^,完全没有可比性&。

    但二五营学生在太史阑的熏陶之下,也养成悍厉的性子。未战先言败*,不是他们的风格。

    按照惯例。比试就是抽考光武营的课目*,光武营科目全天下都一样。所有科目,按照武功类八成,文治及其他学科两成的比例,做成签条。由前三甲抽取&。挑战方是没有抽签权的&^。

    昨天山阳营就是抽了枪术*、箭术&、搏击、指挥、剑术五科&^。

    太史阑到的时候,丽京总营已经抽好签*^*。军阵、暗器、文赋*、锻造、刀法。

    这个抽签结果令众人惊讶也好笑&,因为器和文类的科目只占两成&,被抽到的可能性很小,如今却在五阵中占两位^*,并且那个锻造真是冷门得不能再冷门*。

    抽到锻造,众人也不知道对二五营是祸是福^,因为锻造向来虽然是光武营寒门子弟的学科&^,丽京总营这门科形同虚设。但众人都知道&,丽京总营却是有专门的顶级锻造大师的^&,这些人长驻丽京总营,专门给总营学生量身锻造武器&*。所以丽京总营的学生&,有很多机会接触最高深的锻造知识和最高级的锻造原料,但他们当中到底有没人有兴趣学过,就要看运气了*&。

    而地方光武营虽然必有这门科&,却没有一流的锻造人才。普通铁匠^&,教着打造一些普通武器,又不是前途广大的重要科目,实在很难出人才。

    众人都兴奋起来——这样没有定数,比试才有意思嘛。

    主裁判是极东总督,规矩是昨日就说过了&&,也没那么多废话&,简单两句就开始^*,双方参加对战的学生,都先离开自己的棚子,到比武台下方的两边棚子就坐。

    然后场中就哗然了*。

    二五营这边按照惯例出来五个,还有一个总队长太史阑,她是队长^*^,是可以随时换人并参战的^。

    丽京总营*,却只出来了一个慕丹佩!

    所有人瞪着空荡荡的丽京总营棚子,都十分愕然。

    她是要以一人之力,战二五营全员^&?

    慕丹佩站在二五营对面^,抬起下巴,傲然向太史阑勾了勾手指&。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1》,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一章 SM大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1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一章 SM大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