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捍夫大战*!壮哉太史!

    “噗?!碧蒙咸孟轮谌似肱?&。

    极东总督抹汗^,喃喃道:“丹佩,你这……你这话怎么也敢说……”

    “怎么?”慕丹佩茫然四顾*,对众人的反应也大惑不解*,“我说错了什么吗?”

    众人绝倒——正惊讶这大家千金怎么说出这么低俗的话,敢情人家太纯洁,根本不懂这词儿的意思&。

    原来是个天然呆&。

    旁边小间里偷听的那一群&,早已笑破了肚皮……

    阿都古丽没有笑^,她早已气疯了。

    密疆行省总督的女儿*,大密宗王的外孙女&&,在那块地方^^^,也相当于公主地位&^,尊贵不可侵犯^。

    “拿下她!”阿都古丽一指慕丹佩,镶了钻石的指甲还没她眼神亮光凛冽&,“你们都死了吗?侮辱我的人*,怎么能容下她&&!”

    “扎汗&&!”底下卫士和密疆分营学生以土语大声应答,快步上前。

    “荒唐!以为这是你密疆行???”丽京总营的学生立即拦住路,并纷纷呼唤自己留在外面的护卫。丽京总营的学生非富即贵^,哪个都有一大群护卫&。

    慕丹佩放下筷子^^^,冷笑。

    双方一触即发。

    “这是在干什么?”忽然门口有人笑吟吟地道,“摆开阵仗欢迎我吗^&?”

    已经准备下令军队进门的总督^,立即老泪纵横。

    国公你可来了&&!

    这都快上演全武行了^^!

    极东总督立马一屁股坐下去——不管了&&。

    反正是他容楚惹出来的事*,有什么屎屁股也该他自己擦。

    这一声果然比他喊一百声都有用^,所有人齐齐回头&,在上席刚刚还杀气腾腾的阿都古丽唰地收回手指,低头看看自己&*,急忙把袍子上溅到的花椒粒子拍去,又慌忙拿起桌上的布巾擦油渍&*。

    连慕丹佩,都赶紧放下筷子&&,就着杯中酒水^,照了照自己嘴唇*,看有没有染上肉屑。

    门口,容楚施施然走了进来。

    这时已经黄昏,天色幽黯,大厅里刚刚点上灯火,他进来的时候,人们依旧觉得^^^,眼前亮了亮&。

    是窗前偷换明月光&,是玉盆明珠微生香。

    瑰姿艳逸的男子&,到哪都是一段风流诗,或者一曲流芳曲*&^&,众人目光紧紧跟随,只觉得这般瞧了千万遍&*,下次再瞧依旧不厌倦^。

    何况他少年高位,名动天下&。

    再嫉妒他的人^,此刻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男子,确实是值得这些平日里无比高贵矜持的女子,放下一切来追逐的&。

    他一到,一天戾气都消除&,他就那般步子闲散地过来^,含笑对密疆行省和丽京总营的学生道:“劳驾,让让?*!?br />
    语气轻松*,好像没看见双方拔出的刀。

    两边学生都不由自主向后退^*,容楚笑吟吟指给他们看,“对*,你们的座位在那……嗯,去吧!?br />
    学生们对上他的眼神,都觉得心中凛然^。

    有种人似乎在笑**,可压力忽然便如山般压下来。

    没人敢再造次,都乖乖退了回去^,众人刚舒口气*&,头一抬,台上刚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人,都端端正正坐着&&,平心静气喝酒呢!

    众人头一低——咱也喝酒*,喝酒&!

    一边埋首酒杯,一边从酒杯缝里偷偷瞧^。

    容楚直入上座,也不和任何人逊谢&,别人也觉得这是自然的。他坐下时瞧了瞧身边空位,想了一想^&,眼神里忽然浮现惊异之色*。

    总督府其他属员都在下首^,这位次按说只该属于云合府尹,可云合府尹今天不会来,那么这位置是谁的&?

    容楚并不知道太史阑碰巧做了这座上客&,不过他脑子好用^,只一瞬便想到&,除了太史阑*,此地再无人可以坐这位置。

    “总督大人……”他微微斜身,用眼神询问。

    总督掩着嘴&,悄悄地道:“咳咳……是的是的,不过人不知为何现在还没出现*^,那个*,您要不要帮忙找找?”

    “哦?&!比莩?,若无其事端杯*,“不用,她想出来时自然会出来?!?br />
    “你们在说什么呢^?”慕丹佩忽然扬脸问。

    她耳力好^,听见两人对话似乎是围绕一个人*。

    容楚笑而不答,极东总督随意打个哈哈,慕丹佩碰了软钉子也不生气,呵呵一笑自己喝酒^*,阿都古丽快意地哼了一声。

    山阳营的皇甫清江一直含笑旁观&*,这少年看起来洵洵儒雅^,不像个武夫*&,素来人缘风评都很好^^,连容楚都对他另眼相看,不时询问他几句。

    因为太史阑久久未至*,席面也就没法开*^,去园子里找人的仆役也回说找不到,众人等得也渐渐焦躁起来&。

    阿都古丽第一个忍不住,盯着那座位,冷声道:“总督大人,这位贵客是谁*^&?怎么如此失礼&?让这么多贵客等他&*?是不是不要等*,先开席&&?”

    底下她的随从立即道:“是啊&。真是失礼。我们家小姐^&,这么多年还没等过谁^!”

    慕丹佩转着酒杯&^,嘴角噙一抹玩味的笑,也不管席面开没开^,自己夹菜吃得不亦乐乎*。却道:“虽说随意放纵是好的*,但是也不能毫无顾忌^。真的一点教养礼仪都不遵从,将来会给你带来麻烦的*?*!?br />
    谁也不知道她这话在说谁*,容楚却忽然微笑道:“嗯。我也很担心小姐未来的夫君,将来要费力气收拾你带来的麻烦?!?br />
    慕丹佩筷子一停*,有点不舍地放弃了面前的蹄髈^,放下筷子&,冷哼道:“那也要看他是不是有这个福气^?!?br />
    容楚立即接道:“想来我是没有的&*?^!?br />
    慕丹佩用筷子敲着酒杯,似笑非笑&,“这可不是你说了算?!?br />
    他两人一问一答^&,倒忽略了阿都古丽&*,总督大人无法回答阿都古丽的话*,也无法回应她的要求^,便只好装专心听容楚和慕丹佩对话,听得眼睛一眨不眨十分专注。

    阿都古丽又碰软钉子,自己觉得下不来台,想对身边的慕丹佩动手,又畏惧她的武功,阿都古丽自己武功是不怎么样的&,能进光武营只不过因为身份和钱***^,是最大的赞助商而已。

    她不敢动慕丹佩,因为痛恨她又不愿意坐在她隔壁,只好恨恨地坐在那里,指甲用力在桌下揪桌布的流苏^,一边眼睛直直地看着对面皇甫清江,恨他坐在自己上首,如果自己坐在那个位置&,那么不仅可以离慕丹佩那个女人远一点,还可以离容楚近一点。

    她眼神直勾勾的*,想着自己心事&^,对面皇甫清江低头看酒杯,忽然捂住肚子站起来,歉意地笑道:“早上吃了一客南方肉生煎,似乎闹了肚子^,一整天都不得安宁^&。大人,告个罪&,容我先离席*,也不用等我了。我方便了自会回来&*&!?br />
    总督点点头,皇甫清江又向众人告罪离去^^,阿都古丽扬起脸,看他匆匆离开^,再看那空掉的位置^,眼中闪出喜色&。

    慕丹佩也在瞧着那位置,慢慢浮出一个讥讽的笑^^。

    果然阿都古丽立即道:“空那么多位置占着地方^,何必呢?大家不妨挪一挪?&!币膊坏戎魅朔⒒?,便取了自己酒杯^&。每人桌上有一大一小两个酒杯&,阿都古丽自己知道密疆的蜜酒不如这北地的酒烈,怕自己不胜酒力*,便取了那个小杯,亭亭走到皇甫清江的位置坐下来&。

    总督大人只好再次当没看见^,这回专心听下面客人说话。

    小间里一群门缝里偷偷看热闹的家伙摩拳擦掌,都在等着太史阑的动静。

    太史阑那间“请勿打扰”的房间里*,太史阑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正问景泰蓝&,“什么时辰啦^&,开席了没有^?”

    那边阿都古丽向容楚敬酒&^,尖尖十指擎着银杯^,笑得腼腆,“国公。祝你福寿延年*。我汉话说得不好*,请别介意&。请——”

    容楚手掌将杯子一覆,淡淡道:“古丽姑娘,还没开席呢?*!?br />
    “我们密疆人^,没你们南人这么多规矩^。酒是助兴的好东西^,放在那里**&,什么时候想喝就喝*,何必拘泥于开席不开席呢&?”阿都古丽盯着容楚*^,脸颊泛红,说话却比先前流利许多^。

    “酒是好东西^。适合和知己好友,深情爱人^,在合适的时候喝*?!比莩终苹故歉窃诰票?^,似笑非笑*,“不过现在,时辰不对^,地点不对,人物不对^*&,所以*&&,对不住**?!?br />
    对面一直冷笑旁观的慕丹佩,忽然又放下了筷子&,脸色有点沉。

    阿都古丽却还没听懂^*,眨着她比寻常人更浓密的睫毛,不解地道*,“总督府的宴请,国公来赴宴,有什么不对吗^?啊^,国公想必是觉得我不敬,确实,你们南人有句话叫先干为敬**,那么*,我先喝了,国公再喝^?&&!?br />
    她一仰头,喝干了杯中酒,看那架势**,也是酒国女豪杰。

    总督大人此刻才转头,一眼看见她手中的酒爵^,脸色一变,道:“糟了^!”

    其下众人有的茫然,有的色变&*,倒是总督府的仆人,大多变了色。

    桌上两个杯子不是摆设,而是此地喝酒风俗*,此地盛产一种“酒母”,极烈^*,平常除了千杯酒量的人,谁也不敢喝,但是这种酒母掺入寻常清酒后,就会令酒变得极为醇和*,香气逼人。总督府请客^,便拿出了这个特产,想给宾客们一个惊喜^。只是至今太史阑未到^,酒未开席,因此也没有说明&&。

    结果古丽小姐太心急,自说自话^*,就把那一杯酒母给喝了。

    这东西一口就可以醉一个壮汉&*,何况阿都古丽^^?

    几乎立刻&,阿都古丽的脸就白了*,不过白只是一瞬*,随即由白转红*,整张淡金色的脸几乎成了猪肝色&,身子往下一倾^*,就要倒的模样。

    她站在容楚身侧敬酒*,这一倒必然要倒她身上,底下众人瞪大眼睛,密疆营的女子们已经在盘算,只要容楚伸手去扶,不管他碰到小姐哪个部位,就按照他们南人的规矩^,要他负责^&!

    容楚当然不会去扶她&^,也不会给她压住^,身子一侧就要避开,阿都古丽却是好酒量&,一晕之后还能勉强保持清醒,伸手一扶旁边的柱子,竟然把身形给稳住了***。

    底下瞪大眼的所有人^,这才吐出口长气*。有些人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庆幸&。

    阿都古丽扶住了身子,却不能止住酒意上冲身子发软^^,晕晕乎乎地嘻嘻一笑^,就势一屁股坐下来&^,正坐在为太史阑准备的位置上。

    众人又吸口气。

    总督正连声命令仆役去取醒酒药来,一回头看见阿都古丽居然又蹭到了太史阑的位置上^,顿时脸色难看&。

    这个时候*,他倒希望太史阑最好别出现了。

    “国……公……”阿都古丽醉了,自然不会再保持先前努力学习的矜持娇贵之态,趴在桌子边缘^^,瞧着容楚&,浓密的睫毛上翘着,眼底氤氲出盈盈的酒气和水汽*,“国公……你怎么不喝酒呢……国公……”

    慕丹佩本来有怒色,此刻倒扑哧一笑&,拈了只野鸡爪子&,开始有滋有味地啃^&,一边啃,一边瞧一眼阿都古丽*。

    “你醉了^?^!比莩嗌肀苋盟?,对总督大人道&,“还是请安排人来扶古丽小姐下去休息吧^?^!?br />
    “有,有&*,这里就可以休息*?^!弊芏搅⒓吹?^*,“哪位是古丽小姐的侍从?烦请上来扶一下&?^!?br />
    他不敢派自己的侍从来扶这位千金大小姐^*,怕惹出麻烦^。

    可是他说了两遍^^,底下密疆行省的人面面相觑^*,却也没有人出来伺候阿都古丽——不是不肯伺候^,也是怕得罪小姐。此刻她正春心荡漾,硬拖走她会产生什么后果谁也担当不起*&^。阿都古丽现在斯文优雅,是因为她身在内陆&,代表密疆形象,不得不稳重些^。在密疆^,大家都知道喝醉了的古丽小姐十分暴戾*,曾经活活抽死过奴隶。

    屋内冷场,阿都古丽像没听见容楚和总督的话&&,懒洋洋趴在那里&,伸手拽住容楚袖子&,道:“……你不喝酒,不能喝酒是吗……嘻嘻……南人汉子就是不行……呃……可是我不介意……我允许你不喝酒……不过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听说那个女人……那个出身很贱的女人……她……她和你住在一起……是真的吗……呃……就那个……就那个太……太……太……太……”

    “太史阑?&^^!?br />
    蓦然一个声音&&,平平静静地接口,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得像钉子钉在人耳朵里&&。

    声音一到&,人也到了&,啪啪啪啪连响&,四面隐蔽的小间隔门全部打开,每间里面都走出一两个人*,最后一个隔间,一个女子,手里牵着一个孩子^,直奔厅上而来^。

    她走路极快*,步伐极坚定,众人都只感觉这人姿态笔直&,冷峻如青树高崖*,还没揣摩出她的面貌&,她已经一阵风般从人群中过^,到了上首^。

    其余从小门出来的人,也或者哈哈大笑,或者冷冷一笑&*,或者斜眼鄙视&,或者一脸看好戏神情&^,一阵风般跟随着她*,走到厅中^^,在下首那些空位,随随便便坐了^。

    大家都张嘴看着&*,有点跟不上这变化,直到那些人坐下来,有人见过他们*,才反应过来,惊呼:“二五营*?”

    然后太史阑这个名字才闪电一样反射进脑海,众人都傻了*。

    太史阑直奔上首,迎着总督惊怔的目光**,慕丹佩有点不爽又有点惊讶的目光,和容楚似笑非笑的目光,三两步走到占据了她位置的阿都古丽身前&*。

    阿都古丽还没察觉到她的到来,还在昏昏乎乎抓着容楚袖子&,口水滴答地道:“……那些出身微贱&,不知羞耻的贱人,玩玩也就罢了,千万不可当真……”

    太史阑瞧她一眼,再瞧一眼容楚被她压住的袖子*&^,忽然掏出一把刀&。

    小刀*。

    刀光一亮,底下便是一片惊呼^,总督惊呼欲起&,“别!”

    “嚓^?!?br />
    刀光一闪,一截淡青云纹锦袍袖口被割了下来。

    太史阑抓着那截袖子,一把塞到阿都古丽手里,道:“喜欢这袖子*&?那送你^?^!彼呈职阉煌芧,“至于人,不好意思&^,不给*^?!?br />
    满厅被她彪悍而凶蛮的短句风格惊倒*。

    容楚打量自己少了一截的袖子&,忽然笑了。

    忽想起前一阵子^,在自己府里*,和宗政惠的一场交锋,宗政惠也曾抓住他的袖子,而他的选择,也是立即割断了那袖子&。

    一模一样的动作^,一模一样的选择^,来自心有灵犀的两个人&。

    千万里遇见你*,想必总有那么一些命定的因缘&。

    他因此心情很愉快,也和上次一样*,慢慢卷起了袖子*,露一双瘦不露骨的精致手腕。

    他噙一抹笑意,轻轻挽袖的美妙姿态,令对面慕丹佩停杯???^&,看呆了眼。

    那边阿都古丽被太史阑推得向后一仰^&,砰一声坐回位置上,她抓着桌边&*,傻傻地看了太史阑半天。

    太史阑瞄她一眼&,阿都古丽淡金色的小脸&,尖尖的下巴&。一双微带褐色和蓝色的大眼睛^,微厚的嘴唇,是标准异域风情长相,看惯汉女脸的人乍一瞧&,应该会惊艳^,觉得新鲜*&。

    太史阑对这样的脸感觉不出美不美,就觉得她额头和头上贴的黄金太多了,也不知道累不累*。

    阿都古丽揉搓着手中的断袖,看了半天才认出这是什么^&,撇撇嘴,手指一松&,袖子落地&,她指着太史阑鼻子*,歪歪斜斜地道:“你……你什么……意思?”

    太史阑哪里肯理一个酒鬼&^&^,挥苍蝇般挥挥手*^,“劳驾&,让让,这是我的位置*?!?br />
    阿都古丽睁大眼^,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总督急忙站起身*,高声道:“原来太史大人在隔间休息?*!绷匙蛳路?&&,笑道,“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西凌昭阳府尹太史阑太史大人,她带领西凌东昌二十五分营过来抽签,本督有幸*,邀请她及诸位二五营精英一同赴宴^。呵呵*,二五营一路北上*^,横扫五越,名动极东,诸位想必早有耳闻&,今日正好亲近亲近&^?!?br />
    底下响起了一阵嗡嗡议论声^,想必对太史阑都有耳闻**,阿都古丽隐隐约约听了个大概,睁大眼看着太史阑*,忽然拍着桌子,格格笑道:“这位置是……是你的^?呵呵呵……我……坐了你的……位置哟……你……你哪里配坐这里呢……”

    “嗯^^?!碧防坏愕阃?^,往容楚身边一坐,“我配坐在这里?!?br />
    对面慕丹佩张开嘴*&,看看一屁股挤着容楚坐下的太史阑,看看被瞬间挤到一边还在微笑的容楚^&,顿时觉得自己以往被称为潇洒大胆简直是胡扯^,眼前这个才是真凶猛。

    阿都古丽眼睛发直**,指指太史阑&&,又指指容楚^,死死盯着两人紧紧挨着的身子,似乎想用目光将两人撕开来^,又似乎想用眼神逼太史阑知道点羞耻*&,赶紧让开。

    太史阑当然不让开。

    她坐下了,除了她自己愿意^,谁也不能令她让开。

    容楚心情很好的样子&^,立即取过酒壶给太史阑斟酒*,“太史大人光降&^,我真是三生有幸&?!?br />
    太史阑才不肯喝**,上次喝醉了教训还不够吗*?

    容楚却不肯松^,借着酒壶掩护,抓紧了她袖子,柔声低低道:“哎,好太史,好阑阑&,配合点&。你不给我面子*,她们瞧着又要贼心不死&^^,烦我也罢了,将来还难免烦你,你说是不是&?”

    太史阑侧头,趁人不注意瞪他一眼——自己招蜂引蝶,还想祸水东引&!

    有笔账回去跟他算!

    不过想想这话也有道理,女人是最容易自欺欺人并心存幻想的动物*^,她太史阑态度不明*^&,这些女人必然对容楚死缠烂打^*,总以为会有机会。那得多多少麻烦事?

    “不能喝酒*?&!彼闷舻?**,“换杯白水来?!?br />
    “这就是白水啊?^^&!蹦橙撕裱瘴蕹艿氐?**。

    太史阑眼刀子狠狠地杀过去——当她傻帽吗?这么浓烈的酒味*!想灌醉她做什么?

    容楚又笑&,觉得看上一个太精明的女子真不是一件太舒服的事,一边指示护卫去找白开水来。

    后头仆役随时备着清水,酒杯不动声色传上来,先递到了在容楚另一边玩着那两个酒杯的景泰蓝那里^。

    景泰蓝正好奇地看着那个小杯的酒母,贪馋地用小指头蘸了一点在鼻子边闻&,酒母本身是没有味道的**,景泰蓝失望地放下手指?;怀砂姿木票玫莨?^&&,景泰蓝逞能^,抢先端过来&*,肥短的小手指,泡在了酒杯边缘&。

    一点酒母渗入到清水里^&。

    盛了清水的酒杯在容楚的大袖掩盖下*,顺利的移形换影,递到了太史阑手中&,太史阑低头嗅了嗅毫无酒味&,满意地点点头*。

    “来*,太史*^&,你我先喝上一杯**,谢过总督大人宴请美意?!比莩俦?,酒杯里酒液荡漾,却不抵他眼波醉人。

    太史阑一看那家伙风骚的眼神&&&&,就知道他又故意放电了——听这堂上堂下,惊艳又嫉妒的抽气声^。

    她扯扯嘴角,很不喜欢这样的当中作秀^**,可是来都来了,坐也坐下了,半途退缩却也不是她的风格&。

    举杯,一碰^,瓷杯交击声音清脆,干脆利落的风格,众人的眼珠子随着那杯子一合乍分^,也似悠悠荡了一下**。

    这酒&&,喝得既简单又不简单。谁不知道晋国公虽然长一张笑吟吟风流脸,其实待人淡淡的,属于那种天生高贵所以距离感很重的人物&^,他可以对所有人都还算客气,但所有人都会清楚地知道,他其实没把自己看在眼里&。

    男人如此*,女人也如此*&,晋国公出入任何有女子的场合,那种分寸和淡漠,是有名的^。他唯一和女人有关的不太好听的传言就是不停死未婚妻,但风流之名却真的没有。

    然而此刻众人瞧着他,那小眼神荡漾得,风流得不能再风流,每根眉毛都写满春情。

    再看那太史阑,传言里也是个少见的冷峻人物*^,女中侠客^^,红粉将军^**,伴金戈铁马^,谢人间浮华?^?此救艘彩敲佳矍謇?,看人如刀,很难想象她柔情似水模样&&。

    然而这一刻她举杯浅饮*,眉梢眼角一分怒气一分无奈*,倒还有八分似是浅浅喜悦,瞧着,忽然也觉得很自然。

    这样的男女*^*,这样的神态^*,过来人都觉得,这是一对有情人吧*?

    两人对望,都在各自眼神里看见对方的倒影*。

    容楚一笑*&&,忽然憧憬某种特殊时刻才能以特殊方式喝的酒&。

    太史阑一看他那微笑模样,就知道他的思维八成飘到什么“交杯酒”之类的玩意上去了,不以为然撇撇嘴。

    等着吧您哪^。

    她收回酒杯^,一仰头,一干而尽。喝得痛快潇洒^*^,因为知道这不是酒。

    底下有喝彩声,二五营学生们喝彩得尤其大声。

    容楚也笑*,道:“太史好酒量!”

    太史阑酒杯一放^,人晃了晃^。

    没觉得有什么酒味,就忽然觉得有点晕&。

    她很惊讶*,喝清水也能喝晕^?自己的酒量真这么差^?还是刚才睡多了?

    她这一晃很轻微&,大家都没注意,容楚发觉了*,但他确定刚才是清水^,不会喝醉^,只是有点担心她身体,从桌子下伸手过去握住她手掌*&,低声问:“怎么?不舒服?要不要早些回去休息?”

    手掌这一握^,他忽然发现太史阑掌心在渗着冷汗^,心中一惊^,想着她身体还没大好&,可不要加重了^。

    “我们回去?!彼焓址鏊?&。

    太史阑此刻晕眩感一波波冲上来,正翻天覆地难受^&^,他轻轻一碰她都觉得整个人要飞起来,连忙一翻手*,压住他的手背*&*,示意他别动她&。

    她这个动作一做^,堂上堂下又忘记吃饭了。都盯着她压住容楚的手,张大的嘴里满口的卤肉*。

    慕丹佩满眼艳羡之色,大恨自己不够凶猛,原来晋国公喜欢的果然是大胆恣意*,可以随时对他揩油的女子^!

    看来以前还是太矜持了,下次不妨再大胆一些!

    阿都古丽却愤怒了&&。

    她以前觉得*,密疆的男儿是好的,英风雄伟^,个个男人气魄&,但总觉得欠缺了些什么^。以前在大帐里^,她爱听战争故事,前朝的今朝的*,也听过不少南齐第一青年名将容楚的轶事*,印象里这是个极其聪明的男子&,不过好像有点脂粉气,比如那个五越冲帐大帅梳头——密疆的男儿*,从来不梳头的。

    因了这脂粉气^,她不喜欢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然而云合城一见,才知自己大错特错。精致不等于脂粉&,美貌不等于女气。有种人的风华难以用言语描述*,站在那里*&,就是世人中心*,你觉得满目变幻各种美,但怎样的美都是标准的&,都是属于男人风采的,再也不敢用“脂粉”“女气”来亵渎*&。

    这一刻再回想那些智慧超群的战争传说*^,顿觉眼前男子为传奇所加冕,光彩熠熠*,无与伦比*。

    这才是她要的男人^*!

    阿都古丽从小想什么便有什么,没被违拗过心愿&。但她也知道,密疆是密疆*,内陆是内陆&,内陆女子是要以男人为天的^**^,如果真的看中了内陆的男人&,想要嫁给他,就该遵从内陆的规矩,否则还是回自己的密疆做公主^*,招多少驸马都由自己高兴&。

    所以她丢下皮鞭,放弃骏马*^,学着南人女子规矩矜持的做派&,笑不露齿,谨言慎行&,从来不敢越过一分雷池,一心要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

    然而今天*,她忽然发觉^&,她全部搞错了^!

    那个太史阑,哪里规矩&*?哪里矜持*?哪里以男人为天*&?她出来得睥睨万状*,坐下得目中无人,容楚还亲自给她斟酒,她还爱喝不喝!

    太&!贱&!了^!

    这一声太贱,不知道骂的是太史阑^,还是她自己。

    阿都古丽“呃”地一声&^,酒气冲头*^,脑子一晕,心中的委屈*、不甘、愤恨和不满顿时如开闸的洪水,哗啦一下要泄出来&*^。

    早知道他喜欢这种,做自己就好,何必苦心去学南女的做派**!

    你太史阑嚣张&,我阿都古丽自小就不知道什么叫谦虚!

    她忽然摇摇晃晃站起来,指着自己鼻子,逼近太史阑^&,“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太史阑立即答:“我知道说这话的都是贱人^!”

    底下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哗!听说太史阑少言冷峻,现在的这个,不像?&?&!

    瞧这回嘴毒辣得&,河东母狮!

    “贱人!你才……是贱人^!我是密疆行省的总督……”阿都古丽打个长长的呃*^^,打得众人的心都吊起来^,才听到她接完下半句^,“……的女儿&!”

    太史阑站起来,有点晃,但还算稳*&,笔直地站在阿都古丽对面^,看起来不比阿都古丽高^,气势却完全像在俯视她。

    她也指着自己鼻子,笔直地问她,“你知道我是谁?”

    “贱民……出身微贱的贱民&*!”

    “对*,我出身微贱&^*?!碧防簧袈遣恍?,“可是我这么一个出身微贱的贱民,现在是朝廷从三品官员,男爵爵位^,副将军衔,行省首府府尹&。我这么个贱民能到今天^^&,请问下高贵的总督……的女儿,如果没了你那个爹&,你拿什么来装逼*?”

    “比……比你血统高贵……”阿都古丽涨红脸,“……我……我还是大密宗王的……外孙女……”

    “除了比爹比爷你还能比什么&?干爹*&?血统,血统是什么?谁流出的血不是红的*&&?脱了这身黄金袍你还能做什么?傻笑^?追男^^?撒酒疯?”

    “你才撒酒疯&^!”

    “我就是在撒酒疯!”太史阑一拍桌子,“老子撒酒疯都比你帅!”她一甩头,冲着台下^,“二五营*!”

    “到^^!”二五营学生立即齐喊,声音或尖利或雄壮^,已经被太史阑那句“老子”吓得一惊的众人*,险些惊跳起来。

    “撒个酒疯给他们瞧瞧!”

    “好*^!”

    二五营学生们一转身,抄起桌上大杯,咕嘟嘟一灌*,随其齐齐将酒杯往地上狠狠一扔^。

    啪地数声碎裂如一声*&,青石地上酒液碎瓷横飞。

    “你家小姐敢侮辱我家大人&?!倍逵蝗苏疑弦桓雒芙惺〉娜?^,拔刀,挺胸撞上对方胸膛,“这也是对我们的侮辱!来*!战^!”

    草原男女们瞪着眼,他们也是不惧战斗的种族^,可是此刻看这群杀气腾腾的人^,忽然觉得自己气势瞬间输三分。

    他们手按在刀上,却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阿都古丽霍然转头^&,眼里喷火&,随即她听见太史阑高声问容楚&,“容楚,我帅不帅!”

    “帅哉!太史*&^!”容楚高声应答。

    他眼神晶亮^,笑意满满。

    这样的太史阑&&,平时可见不着,帅^^!果真帅&*!

    阿都古丽的脖子再次大力扭转回来&*,这回的火已经燎原了^。

    “啪!”她忽然一掌推下了桌上的酒壶。

    酒壶翻倒^,酒液哗啦啦浸湿了太史阑的袍角^**。

    太史阑慢慢转向她*&,眼神平静,众人却忽然打个寒噤^^。

    “不男不女……的……贱女人……”阿都古丽摇摇晃晃指着太史阑,口齿不清地大骂^*,“给我滚……滚出去!滚^!”

    二五营的学生哗啦一下拔刀,密疆行省的人随即拔刀&,两边胸膛抵着胸膛^,刀架着刀,怒目而视&。

    总督已经要哭了——听说太史阑但凡出席宴会必有纷争,如今看来何止&?这明明就是宴会杀手!

    “啪*?^!碧防缓鋈荒闷鹑莩郎暇坪鴁*,一把砸了出去&!

    “砰**?!本坪以诎⒍脊爬鲂厣?*,哗啦啦酒液这下湿了她的胸&,幸亏酒壶是薄银打造,仿造南方风格&,精致小巧*,不算太重**,不然这一下,直接就能把阿都古丽的胸给扁了。

    就算这样,阿都古丽也发出一声痛且惊的尖叫&*^,慌忙要后退,裙子却磕磕绊绊被桌腿缠住&,扯也没扯动^,她捂住胸弯下腰^*,脸一瞬间扭曲成麻花。

    二五营学生傻了*。

    总督傻了*。

    连脸色沉下来准备发作并?;ぬ防坏娜莩忌盗?。

    这……这好像不是太史阑的风格??^!

    越来越不是她的风格??!

    可是……真真无与伦比的爽?*&!

    “啊呸**?!碧防灰∫』位握酒鹄?,掸掸自己的袍子^,大马金刀地站着&,不屑地瞧一眼阿都古丽的胸*,“我说怎么一点弹性都没有&,原来就是个A罩杯,可能还是个A减。就这点本钱,我都怀疑我到底砸到东西没有&&^,你还好意思叫&?你以为你大??^&?你以为你是景横波*^,三十四D啊我呸&!”

    ……

    史小翠一个没控制住,噗地一笑*^,口水喷了对面挡住她的密疆学生一脸。

    容楚本来要站起来*&,忽然坐了下去&,用手肘挡住了脸**&,肩膀微微耸动^^。

    一直专心吃东西的景泰蓝仰起头,眼神里哗然惊叹。

    哗!给力*^!不过麻麻,他们听得懂吗*?

    他们确实没懂。

    可是有眼神会看?*?!

    谁都看见太史阑不屑的眼神,落在阿都古丽的胸上^。嗯^*,她骂的如果不是胸小&,咱愿意赔十两银子!

    “你……你在说什么……”酒醉的人最迟钝,眼神也不好使^,阿都古丽疼痛稍减,护住胸抬起头来,只看清了太史阑不屑的眼神,随即听见她在说什么大啊小&,以为她在说身份大小,顿时勃然大怒,“我当然大^!我不大谁大&*!……我&^!我是密疆行省……最大!”说完还伸出双臂^,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圈^。

    “好大!”太史阑睁大眼睛&,摇摇晃晃对着她胸口,两手一张*,比划了一个一样大的圈,“好大&!”

    “大!当然大^!”

    ……

    ------题外话------

    哈哈哈挥舞内裤欢呼:女霸王帅不帅?痛快不痛快?壮哉大太史^^^,猥琐哉大桂圆*!

    哈哈哈挥舞月票得瑟——交了吧都交了吧*&^?果然抗不住我裤裤销魂魔音穿脑吧?交了的都大^,好大&*,好好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9》,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九章 捍夫大战!壮哉太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9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九章 捍夫大战!壮哉太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