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不清净的容楚

    “别踢翻了饭桌……”太史阑一句话还没说完**,容楚的吻已经落在她眼皮上^*,逼得她闭上眼睛*。

    他的声音带笑响在她额头上**,压着她的脸,听起来呜哩呜噜的**?^^!翱醋盼艺庋男闵痪透帽チ?*^?还记挂那些菜做什么*?”

    太史阑很想骂一声不要脸^^,可是她重病未愈^,正是身娇体软易推倒的时候^,这一推整个人都晕了,还怎么“攻击海绵体*,招呼下三路”*^?

    好在某人还算个有底线的人,最初的想法也就是陪她闹闹笑笑,倒下去后开始萌动——太史阑身娇体软的模样太引人犯罪了^!

    大罪不可犯*,小错不妨天天犯**,国公爷的南齐字典里没有“客气”这个词,当即压住她肩膀,从额头一直亲到嘴唇**。

    亲她额头^^,热^*,而光洁^,似一轮初升的日*。亲她鼻梁*,笔直^*,温润^,鼻头软软的*,玉做的葱管;亲她脸颊^,热度比额头稍轻*,温润细腻,像触及冬日里被炉火烤热的丝缎**;亲她嘴唇^,薄薄*,微凉,让人想起春日里新发的树的翠芽*,摘一片在唇中,可以吹出世上最清亮动听的曲^^*。

    而她脸上的酡红^,不知是热度还是羞涩,他宁可相信是后一种^,属于他的小女子的美丽*^。

    终究怕这姿势让她不舒服**,好容易吃下去的东西不要再翻出来,他恋恋不舍地要翻身*,她却忽然睁眼^,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脸,将嘴凑上去,胡乱在他脸上擦一气*^。

    容楚感觉到一股油乎乎的气息落在脸上*。

    这女人把他的脸当擦嘴巾^,嘴上的油全部抹他脸上了……

    报复得真快。

    “你们在干什么*!”忽然一声愤怒的呵斥,响在头顶*^*。

    两人身子都一僵——这寺庙守卫森严*^,谁混进来了!随即便辨认出那声音。

    老熟人^*。

    哗啦一响*,窗扇推开^*^,一人倒挂下来^,一张美妙的脸^,一双美妙深沉的大眼睛^,和一点也不深沉却依旧美妙的眼神。

    司空世子是也。

    看见是他,容楚倒无所谓了,这位世子武功非凡,窜进来是有可能的*,要说龙魂卫完全不知道也不可能^,八成后面缀着呢*。

    至于龙魂卫为什么没阻止……

    容楚瞟一眼屋顶^。

    八成这些家伙猜到自己会在房内和太史阑亲热亲热*,有心放这个家伙进来*,好让他亲眼见干柴烈火^*^,伤心而退吧*?

    容楚觉得护卫们行事深得我心。不过有一点还是错了,眼前这位*,骄傲却又古怪执拗*^,想他知难而退怕是不太容易。

    果然司空昱阴沉着脸^*,从窗户翻进来^*^,先是一把推开容楚*,嫌恶地道:“趁她病欺负她**,你有脸不**?”随即又抓过被子盖在太史阑身上,道:“大老远跑来看你,就看见你正事不干**!盖好^!小心着凉!”

    太史阑把被子从头上抓下来,第一次对世子爷有了一种哭笑不得的心态——骂他吧觉得太过**,不骂他吧,实在嘴痒*!

    司空昱却觉得自己好委屈的*,他住得远*,听说今天城内的事,赶紧跑来看太史阑^,谁知道一来^*^,就瞧见那女人和那混账容楚在床上厮混,还主动挨挨擦擦^*。

    这要换他以往的性子^^,必然要责她不守妇道^*,放浪无行^*,可是和太史阑相处过一阵子^,他已经摸清了这女霸王的脾性,这话一说出来^,他会立即被扫把大力扫走。

    世子现在也学聪明了^*,要想能在太史阑面前多呆一会儿,丈夫架子是不能摆的*^*^,只能关心她*^,再关心她^,太史阑对善意敏感*,她只有这时候会心软^。

    把这两人拉开,他气平了些*,一眼瞧见桌上还没怎么动的菜*,香气扑鼻,激得他肚子咕噜咕噜一响*,顿时觉得好饿^^。

    吃^!

    吃掉容楚精心为太史阑准备的东西^^!

    不让情敌愉快^,是每个情敌都应该具备的优良素质*^!

    司空昱毫不客气,坐下来就开吃*,除了那罐鸡汤,他知道是给病人补养外^^,其余左右开弓^,筷下如飞^,顷刻一扫而尽,连韭菜汤都被他蘸馒头吃光。

    太史阑和容楚目瞪口呆……

    直到桌上盘子扫尽,太史阑才直着眼睛问他*,“这个……吃饱了^?好吃不*?”

    司空昱摸摸肚子^,答:“刚才都什么菜?”打了个饱嗝*,道^,“怎么韭菜味道好浓!啊,我最讨厌韭菜^!”

    国公爷的脸黑了。

    太史阑忽然想以头抢被……

    司空昱满脸不快地站起来*,想必对误吃韭菜很不满^,顺手往鸡汤里空投了一样东西^,他动作很快,容楚都没能来得及阻止^。

    随即他把鸡汤往太史阑面前一推,道:“放了毒药*^^,你爱喝不喝^?*!?br />
    太史阑忍不住一笑,司空昱嫌弃地看着她^,道:“你知道你最近丑成什么样了*^?一笑都有皱纹了^^*!”

    太史阑笑容展开一半,眼珠子瞪起来,思考要不要招呼人把这个更年期提前的家伙叉出去^*?

    容楚这时候倒不急了*,施施然抱臂瞧着——自作孽不可活^,世子*,等叉吧*。

    然而太史阑随即还是把那个笑容笑完,把碗推了推**,道:“来碗汤喝?!?br />
    司空昱立即不横眉了^,不竖眼了,更年期也缩回去了^,立即拿了只碗*,还晓得取些热水洗了洗^*,亲自给太史阑舀了一碗鸡汤。

    容楚瞧着^,觉得把这家伙拔毛做成一盅汤似乎也是个好主意?

    太史阑才不会给这俩大打出手的机会,就好像没看见司空昱满脸“我喂你喝”的暗示*,接过碗自己喝了个干净*^。司空昱有点失望也有点庆幸地叹口气——太史阑还是不给亲近*,但好歹给了信任*,这也算个进步吧^^?

    吃喝完了收拾桌子,容楚笑吟吟和司空昱商量,“麻烦世子叫人来把这些收拾了*?^!?br />
    “为什么我去^?”司空昱下巴一抬*,“我是客**!?br />
    “我要给太史阑洗手擦身?*!比莩Φ萌岷?^。

    司空昱大眼睛一瞪,骇然望着太史阑*^,一句“不守妇道”险些又要出口*,深呼吸三次,才咬牙道:“不行!”

    “可以*!比莩舾岷?,“不过女学生们都去吃饭了*^*,这寺庙里也没女仆,那么我收拾桌子*,你来帮她擦身^?”

    “不行!男未婚女未嫁^,怎么可以!”司空昱的脸**,唰地红了*。

    太史阑瞧着他的大红脸^*^,心里大骂——尼玛你红啥^!说*!脑子里现在想的是啥^*!

    “那怎么办呢*^*?”容楚神情为难^,“太史洗洗也该早点吃药睡下了^,她病得不轻^?*!?br />
    “你和我一起去收拾^,再叫人来帮忙她……擦……身**?^!贝壳槌醺缢嫡饬礁鲎侄剂澈靆*,红通通地拉着容楚收拾桌子,再红通通地出去了^*^,出去之前看太史阑一眼*,望了望她脖子以下,红通通地关门了^*^。

    太史阑把被子往上拉了又拉*^,觉得红通通的世子比永远流氓状的国公杀伤力大多了……

    门关上了^,她吁一口气躺下来^*,觉得果然男人就是麻烦^*,比一千只鸭子还吵*^,还好^,世界终于清静了^。

    还没躺好,窗户一响*,容楚又掠了进来^,还端了一盆水*。

    “你怎么又回来了?司空昱呢^?”太史阑很诧异容楚居然能这么快甩掉世子^。

    “哦^,我跟他说^,你打算去给黄莺莺守灵上香,他立即说他也应该去祭拜下死者*,他可以代你守灵^,让你千万注意身体,我说我准备代你去不劳他费心,然后他甩掉我*^,急急地去灵堂了*!?br />
    太史阑,“……”

    可怜的世子*。

    不过容楚提到黄莺莺^*,太史阑的脸色还是微微沉了下来,她想到了折威军。

    “还有一笔帐没算呢……”她冷冷道。

    “别操心*?!比莩词?,捏了捏她的手指。

    太史阑有点困倦^*,刚想把容楚赶出去,自己洗洗再睡,此时更鼓响起*,一更了*。

    “景泰蓝怎么还没回来?”她忽然喃喃道^。

    正这么说着^,她便听见杂沓的脚步声*^*,那种小脚丫子踩得地面咚咚响的走路方式**,一听就是景泰蓝。

    她放下了心^,又觉得奇怪,景泰蓝其实不算很活泼,这是自幼养成教育形成的习惯*^^,在她身边之后渐渐恢复了孩童天性,不过也很少这样奔跑^*。

    砰一声门被撞开**,景泰蓝一头撞了进来*,嘴角瘪着^,要哭不哭地撞向她怀里。

    不过他没能顺利抵达目的地*,容楚很大不敬地一手拎住了他的衣领^。

    “现在你娘能被撞么**?”容楚阴恻恻地问他^^。

    景泰蓝晃荡在他手中,瘪着嘴,对太史阑张开双臂*^*,“麻麻,怕!怕!”

    他睁得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太史阑怔了怔——景泰蓝在她身边几个月**,哭过笑过闹过**^,但从没说怕过。

    门吱呀一响^*,帘子一掀^,一条人影悄无声息地进来,默默合十站在一边*。正是那个光头圆溜溜,眼睛也圆溜溜的小萌和尚。

    他脸上却已经没有了先前那种拙拙的天真可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成人状的端肃^,虽然还是那张萌脸^,但气质神情^,和刚才天壤之别。

    太史阑瞧瞧窗外,月亮上来了*,难道这小和尚也是个月夜狼人,吓着景泰蓝了^*?

    “怎么了?”她靠着床沿,示意景泰蓝坐到她身边^。

    “他……他……”景泰蓝回头指那小和尚,“他说我……身后好多血……还有一个男人……”

    景泰蓝嘴唇哆嗦*^,唇色都已经发白*,太史阑难得见他吓成这样,好笑又有点心疼,拍拍他道:“慢慢说?!?br />
    她平时对景泰蓝要求严格*,但在他真正受惊受伤时刻^*,从来都给予耐心温柔^。

    容楚坐在一旁,眼神里有很温软的东西,觉得孩子们将来有福*。

    景泰蓝扑到太史阑怀里**,抽抽噎噎半天*,终于把事情说清楚了^。

    原来他刚才和这个叫戒明的小和尚出去玩*,一开始还好好的*,两人在园子里挖冬笋^*,挖着挖着^^*,天黑了,月亮上来了^,戒明蹭一下站起来**,道:“阿弥陀佛*,小僧要走了?^*!?br />
    景泰蓝正玩得起劲,哪里肯放他^*,拽住不让走**。戒明一脸为难,道:“师傅不许我夜间在外面行走^,更不能夜间和别人在一起?!?br />
    景泰蓝不懂他这话**,以为是借口*,缠着他不放,戒明却不肯^*,转身就走*,景泰蓝追过去,两人走到园子井旁,月色正亮亮地射过来。

    戒明忽然站住,回头^*,景泰蓝正撞在他背上^*,随即听见戒明道:“小施主,你好大好深的将来^**!?br />
    景泰蓝一脸糊涂抬起头^,两人目光相触,戒明又一脸惊叹退后一步*,道:“江山万里,血如红莲^*!”

    景泰蓝张着嘴**,不明白他在玩什么把戏^*^,月色幽幽,井里的水似有波动*,景泰蓝脸慢慢白了,忽然觉得害怕。

    戒明还是一脸正经的样子^^,目光望向景泰蓝身后*,幽幽道:“施主^,你跟着他^,可是有心事未了?”

    景泰蓝诧然向后看*,只看到月影下瑟瑟摇晃的竹林^^。

    ……

    然后就是一声尖叫^。

    然后景泰蓝就狂奔回来了。

    此刻听他转述,连太史阑都打了个寒战。

    那样的情境下^,听见这样鬼气森森的话**,难怪景泰蓝受惊。

    她打量那个小和尚^,晚上的戒明和傍晚时看见的模样确有不同^^,难道这孩子有什么奇异之处^?

    天眼通^?预言帝?

    容楚眼神里也有思索之色*,问一直低头不语的戒明^,“小师傅^,你刚才到底在景泰蓝身后,看见了什么^?”

    戒明摇头不语*,嘴巴像蚌壳似的闭着^,容楚问了几次,他只道:“我已经犯戒了,师傅不许我说的,师傅说我说一次^*,他会减寿一次,如果我想他早死,尽管说*^。所以我不说^*?!?br />
    “那你刚才为什么会说^^?”

    “晚上有月光……”戒明烦躁而悔恨地抱住了脑袋*。

    这孩子似乎只有在一定情境下才能看到东西。

    “可是你不说^,也是造了恶业*?^!比莩?*。

    小和尚茫然抬起头*^,不明白怎么又造恶业了**。

    “他不该听的^,你说给他听了*,你说了又不替他开解,他注定将永远受着惊吓*,被解不开的谜团所侵扰,或许会因此夜思多梦**,或许会因此忧思成疾,或许会因此缠绵病榻……”

    可怜的小和尚,越听脸越白*。

    太史阑心想无耻*,真是无耻^,小孩子也吓^,容楚你有下限么^?

    “这个……”戒明呐呐^,觉得这位施主说得也有道理,已经造下的业^,该由他来开解**。

    “我……我刚才看见江山万里,宫阙千层……”他喃喃道,“好多血^,好多血,好多金甲执剑的将军……我看见她的脸……啊……”他目光一转,忽然落在太史阑脸上,眼珠一定*,一声惊呼险些出口^,赶紧用手掩住。

    这回他吸取教训*,已经说出来的只好解释,但是没说出来的可不能说^*。

    他落在太史阑脸上的眼神太惊悚^,太史阑都觉得浑身一冷^,抱住景泰蓝的手臂一僵。

    容楚看了她一眼,拍拍她手背**,柔声道:“命这东西,不信*,会输,太信*^,一样会输^。你还是先信你自己的好*?!?br />
    太史阑闭上眼*,已经恢复了平静^,道:“当然?!?br />
    语气坚决。

    容楚笑笑*^*,知道她心志坚毅*,没什么可担心的^*。

    他忽然也不想知道太多^*^,只问:“那个男人*,什么长相?”

    戒明想了一阵*,道:“四十余岁年纪*,方脸,宽额^,眉毛很浓^,脸色有点发青^*,哦……右额上有道像疤的印记……”

    他说一句^,容楚脸色就难看一分,末了喃喃道:“您这是在做什么*?不放心他么?还是有什么心事未了^?”

    “对了,小僧问他有什么心事未了?!苯涿鞯?,“他有回答?*!?br />
    “说什么?”容楚立即问^^^。

    “景阳……塔?”戒明神色有点迷惑*,不确定自己听见的是不是这三个字^*,那时景泰蓝已经转身狂奔,他的意识交流被打断。

    “景阳塔*^?”容楚怔了怔^,他知道景阳殿,那是皇宫正殿,历代最高统治者起居之所,但是那里没有塔啊**。

    再问戒明*,小和尚便不肯说了*^,他的底线就是说清楚自己不小心说漏口的那些^*,别的坚决不肯再讲。

    看他脸上神情^^,似乎也很不安,随即便要告辞,容楚亲自送他出去。

    太史阑看着容楚背影——他可不是一个会亲自送人的主儿。

    再看看外头*,月色正好^。

    戒明和容楚一前一后出去^,一到门口戒明就站住*,道:“多谢施主远送,施主请留步*?^!?br />
    “这算什么远送?*!比莩?,忽然道**,“你看^,今晚月色真好^!?br />
    戒明死死勾住头^,不看月亮*^,低低道:“施主请留步!?br />
    小和尚忽然精明,不上当,容楚也无可奈何^*,想想这孩子一定很敬爱他师傅*,今晚的事已经让他很内疚不安,何必再雪上加霜^。

    里屋太史阑的声音也传了出来,道:“容楚^,帮我洗脸!”

    容楚无奈地一笑,心想她永远对孩子比对他温柔*^!

    “那么*,我就不远送了?*!彼π?^,退后一步*^。

    戒明如释重负*,险些当他面吁出一口长气*,匆匆一礼转身便走*,步子过快险些跌跤。

    也正因为他不敢看月亮低头走路*,步子过快^,没看见对面有人^,一头撞到了一人怀里*。

    那人“哎”地一声,道:“小和尚走路怎么不看路?”

    戒明一抬头*,对面月色正好*,照得面前人眼睛发亮*^*。

    戒明的眼睛也在发亮^^*,忽然道:“施主日思夜想的人的消息*,很快就要到了**^?!?br />
    “?^?”司空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说什么?”

    “你以为她死了*,其实她一直在。冥冥中自有掌控*,操纵人如提线木偶?^!苯涿饔锲桨?^,表情也很麻木,“你将得到你未曾想得到的*,你将去做你从来不愿做的,你将失去你不愿失去的,你将离开你命定离开的^?^^!?br />
    “你在说什么*?”司空昱凑近他的眼,“小和尚你梦游了*^?”

    他一凑近*,就挡住了戒明面前的光,戒明眼神一醒*,骇然张大了嘴*。

    “糟了*!”他道^。这回懊恼得连礼都忘记施^,匆匆绕过司空昱,狂奔而去。

    月下只有茫然的司空昱*。

    还有在门前还没走开*,听见这两句话的容楚。

    两人隔着月光对视一眼,一个惊愕**,一个深思。

    ==

    这一夜几个人都没睡好^*。

    司空昱当夜就赶回去了,他总掌东堂天机府诸人的安全^,不敢懈怠**,回去的路上想着小和尚莫名其妙的话*,心里也是一阵阵忐忑不安^。

    这一夜的月色确实是好^,月光汤汤如河流**,自脚底无边无垠的铺展开去,他本来坐马车^*,忽然来了兴致,跳下马车一路在空旷的大街上奔行*,只觉得似要驾月飞去^*。

    在那样极致的徜徉里^,他忽然想起自己那些少时模糊的记忆^*,想起虚拟中无比美丽的南齐母亲,想起隐约那一幕她哭泣的离别^**^,这一刻的月光忽然如此空洞而坚硬^^,是一束光剑**,捣穿他的胸膛。

    他抬起头^*,看天际月亮边*,有一抹模糊的暗影,无声无息飞过。

    他忽然有些浑身发冷^。

    在东堂的传说里^,这样的月夜*,叫魅月**,在这样的月夜里知道的事,会成真^。

    可是他觉得他什么都不知道。

    那小和尚说的到底是什么?

    他也不知道*,就在这一夜**,在大陆的某个地方**,有人放飞了一只信鸽*^。

    ……

    这夜容楚也没睡好*,他睡在太史阑隔壁*^,方便听她的响动,至于什么礼教之防**,他和太史阑都不在意*,寺庙也当不知道,不管。

    他平时很少做梦,这一夜却很快入梦^,梦中他身处景阳殿*^,坐在自己惯常坐的老位置上*,陛下……哦不先帝,也坐在他榻上靠左的老位置上*,倚着软枕^,在闲闲和他说话*。

    这样的场景以前很常见,所以印象很深^,不过谈论的话题却似乎不是军国大事^,他在梦中问先帝*,“我记得您皮肤微白^^*,为何现在却青了?”

    先帝不答,端过面前一杯茶,瓷盖子敲在杯沿^*,清脆一声。

    然后他便醒了*。

    醒来的容楚^*,静静睡着,没动,没说话,很久很久之后^*,他伸手^,取过桌边凉茶^,喝了一口。

    他喝得很慢很慢,眼神里思索的神情更浓*。

    ……

    太史阑则和景泰蓝睡*,今晚景泰蓝受惊,必须要给他安抚。

    太史阑也在做梦,梦里却是江山万里^*,宫阙千层*^,她仗剑而上*^*,在汉白玉丹陛的顶端,将剑刺入……

    忽然下雨了^,心窝一片潮湿**,她霍然睁眼^,才发觉是自己胸口的衣服湿了^。

    低头一看,景泰蓝闭着眼睛在哗啦啦地哭呢。

    她原以为他没睡着在偷偷哭,正想安慰,忽然景泰蓝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呢喃道:“父皇……不痛了……睡着就不痛了……”

    孩子的声音并无安慰^^,充满惨痛。

    太史阑如被巨斧劈中*!

    景泰蓝……

    她可怜的孩子*。

    在那黑暗宫廷里,他到底曾经看见什么,遭遇什么*,而又深埋了什么^?

    这夜半的哭泣,这无力的安慰^*,满含告别和无奈的意味。

    他知道什么*^*?

    晚上戒明说的那个中年男子,难道是……

    太史阑没有试图叫醒景泰蓝^*,也不想就这事询问他一句^^。有些惨痛的深埋的经历*,不该让孩子残忍地再次掀起^。

    真相^*,总会大白的*。

    她只是慢慢地^*,搂紧了他^。

    ==

    第二天起来时*^,几个人都挂着黑眼圈**,但没人对昨晚的事提及一个字**。

    戒明小和尚也恢复了正常,早上的早饭还是他送的^,给太史阑这边送来特制的豆腐皮包子*,苏亚沈梅花她们也在*,高高兴兴地逗他,小和尚还是那副腼腆天然萌样子^^*,逗得屋子里嘻嘻哈哈的^*,谁也无法把他和昨晚那个严肃得近乎诡异的小和尚联系起来。

    太史阑慢慢喝粥,心想这样日夜做不同的人*,也未必是件幸福的事,昌明寺主持所谓泄密减寿也许不过是出于?;さ哪康?^,吓吓小和尚^^。确实**,这样的能力,很多时候会带来麻烦*^。

    她当然不会说^^,容楚景泰蓝也不会*,景泰蓝一夜过来还是那个没心没肺样子^,昨夜的哭泣好像没发生过*。

    太史阑有时候觉得*,她半路捡到的这个儿子,才是真正的坚强。

    吃完饭^,她坚持起来^,去黄莺莺灵堂上了香,然后问了问大比的安排*,各处队伍先休息两天,第三天开始抽签排位^。

    她看了看棺材里平静的女子,道:“抱歉^,还得让你不安静几天,等公道讨回^,咱给你风光下葬^?^^!?br />
    随即她道:“你们把棺材抬着,去城内折威军大营门口转转*^?!?br />
    学生们二话不说^*,选了几个身材强壮的,抬起黄莺莺棺木,直奔城东折威军驻地。

    这种抬棺材闹事如今常见^^*,古代可是稀罕,更何况是抬到折威军那里,二五营学生还不用马车悄悄拉去^,就抬棺步行^,旁边几个着素的女学生*,一路抛洒纸花^。一路行一路惊动*,百姓听说有热闹可看^*,在后面追了长长的一路^。

    折威军城内分营早早得了消息^^,派出士兵严守营门,刀枪齐备弓箭上弦*,摆出一副你敢闹事我就敢杀人的架势*。

    但二五营的学生^,在折威军分营门口十丈之外停住^*,那里正好是管辖的临界点,虽然是到达分营的必经之道,但分营却管不着。学生们在那里搭建临时灵堂*^,又雇了几个妇人^,来哭唱黄莺莺生平。

    这些妇人是专职哭唱手^*,抑扬顿挫一唱三叹^,满肚子词儿翻来覆去唱三天也不带重样儿*,把黄莺莺的生平和死因*,哭了个淋漓尽致*,唱了个肝肠寸断**,围观百姓抵受不住都在默默抹眼泪^*,顺带痛骂折威军*。

    折威军城内分营^^,也是顺带管云合城及其周围市县的军事防务事务的,日常车水马龙,不断有各处官员前来办事拜会*,也时?;嵊芯图嗖齑笤蔽⒎椒?^*,这样灵堂一摆,当街哭唱**,满城百姓唏嘘骂人*,折威营顿时脸面无光^。

    一开始他们派人出来驱赶,学生们表示^,绝不敢为难折威军*,也不是要向折威军索取赔偿^,只是昨夜梦见黄莺莺托梦**^,表示这城中有一处风水宝地*^,希望能葬在那里*。死者为大,死者的心愿可不能不管^,遂按照她托梦的方向抬棺寻找*,到了这里棺材忽然沉重,引棺的人说应该就是这附近*,所以只能停下*,再请风水先生详细寻找*,请军爷见谅,找到就走开云云^*。

    折威军负责交涉的人气歪了鼻子——这叫什么话?先别说抬棺绕着折威军军营找风水宝地*,是让折威军在全城和来往官员面前被围观^,就算找到了那所谓“风水宝地”^,那必然是在军营附近吧?那岂不是一个巴掌永远煽在折威军脸上?

    可是要说不给^,第一人家没在你门口*,第二人家没闹事,第三人家也没说一定要葬在你军营附近^,只说在找。处处扣紧了“死者意愿”^*,声声在说“不劳烦军爷关心,我们找到就走”*,还要怎么发作?

    可是什么时候能找到*?唢呐声吹得,议事厅里谈军务的大人们个个探头探脑^。

    折威军上下^,都觉得被恶心着了^!

    被恶心着的折威军很愤怒^^,觉得他们昨天临街丢脸*^,没去找二五营麻烦已经是他们大度^^,二五营居然敢爬头上脸*,闹到门口了^^!

    折威军的士兵们万分希望二五营能够傻一点*,比如说话过了界啊^,比如跨过那条街到军营门口啊,比如煽动百姓闹事啊,可是眼睛都望黑了*,也没能等到这样的机会*。

    好容易挨到天黑,百姓们回家做晚饭睡觉去了^*,人渐渐少了,折威军上下暗暗窃喜——看你煽动人群*?没人了就得任我宰割^!

    天黑透了^*,没人了^*^*,唱词的妇人也回家了,学生们坐在棚子里打瞌睡^,火盆里阴阴地燃着纸钱,风吹过一掀一掀,像鬼眼*。

    折威军的士兵准备出动^,任务都分派好了*^*。一部分赶人^*^,一部分封锁道路不许路人靠近^*^,一部分把女人打晕^*^,把男人捆了,送上早已准备好的车^,赶车人选军中最好的能手*^,选最好的马,一夜狂奔千里,把这群混账送到极东之北绵延数千里的密林里去^,叫他们一辈子出不来!

    送走男人留下女人^^,是为了留下借口,人全部失踪,折威军必然会被怀疑,但部分失踪——谁知道怎么回事*^?也许你们分赃内讧?

    折威军之前也不是没碰见过难缠的刺头,都是这样处理*^*,效果很好,一些送走的人,从此再也没出现过。

    计划是妥妥的*,人手是足足的*,耐心是够够的——二五营是不配合的*。

    就在天黑透折威军准备动手的时候^,呼啦啦来了一大批人*,一部分是二五营学生^,来“换人守夜”^,这回全是男子^,都是最强壮的那一批;还有一部分则是江湖艺人*,唱戏的杂耍的做小吃的都有*。做小吃的掌炉开伙下馄饨做宵夜,杂耍的清空场地玩空竹,唱戏的摆开台子^,一个小花旦上前幽幽咽咽唱《恨平生》《小寡妇上坟》^。

    一时热闹得不堪*。

    云合城此地平常没有夜市,逢年过节才有^。唱戏之类除了大户人家庆寿**,在府里邀请班子开唱之外*^*,一般只有戏园子里能看,但花费不低,不是寻常百姓可以消费得起**,而南齐丧葬之事*,是没有这些唱戏哭丧之类的活动的*。

    此地百姓长夜枯寂**,正愁没个打发*^,附近的居民听说有免费戏看*,都扶老携幼带了凳子浩浩荡荡奔来抢前排座位,二五营学生有钱,请的是城中一流戏班子*^,存心要给一辈子苦命的黄莺莺办个热闹*,这下整个城东的百姓都几乎被惊动^,整条街人塞得满满。

    也就是从这一夜开始^*^,南齐的丧葬出现了“夜戏”这一悼念方式,范围渐渐从北方蔓延到南方,最后全国风行*。当然这是后话了*。

    一个风俗的形成^^,最初的起源,只是太史阑想要戏耍地头蛇……

    这一唱便是一夜*^*,人多如集市*,吵闹声喧嚣声欢呼声唱戏声远远传到军营^*,将那群等着干坏事的家伙憋得眼冒蓝光^。

    这一夜最终白等^,等二五营结束唱戏*^*,天也亮了,士兵们疲惫不堪^,还得出操*。

    这一闹一天一夜^,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全城人人知道也罢了*,还远远传出周围市县^,无数人赶来看热闹,第二天半下午的时候^,在城外驻扎的主营就来人了^*。

    那位参将阴沉着脸^**,隔街看了半天灵堂*,听了半天唱词*^,一拂袖进了军营,当即宣布了大帅的命令*,着令周营副撤去军职^*,交由军务都督府查办^,该营营正降为营副^**,另调主营将领前来担任营正。并在当天傍晚约见二五营主事学生*^,表示愿意承?;戚狠荷砗笫乱约案枰欢ㄅ獬?。条件是黄莺莺必须迅速入葬*。

    学生请示太史阑^,太史阑态度很干脆*^,“行。撤^!”

    太史阑不让学生闹^,却又让事态极度扩大^,要的就是占足理之后*,再把整个情况亮在光天化日下***。

    二五营昨日已经得罪了折威军,之后在城中还有半个月的停留^*,这半个月内*,折威军这地头蛇如果背后搞什么暗手*^*,二五营难免吃亏。如今将矛盾和内情都晒出来,等于告诉所有人,如果二五营出事*^,就是折威军下手。

    太史阑打听过^*,折威军在云合城内守卫的这个营^*,也是三年一换,如今正到军队内部轮换的关头。以黄莺莺事件^^*,促使折威军换掉和二五营结仇的军官*,多少日后也会安稳些*。

    受处罚调离的军官^,是不能再回到云合城的*。

    当日将黄莺莺火化^,由昌明寺为她做三天法事*,等二五营学生回去后归葬^。折威军赔偿的银子^*,太史阑听说黄莺莺还有幼弟跟随她那酗酒的父亲过活,便命等回去将那孩子接出来,这银子用来培养他,至于那个喝酒卖女的老爹,让他去喝死吧^。

    葬礼时,容楚亲临,连带云合城所有官员显贵都上门吊唁,丧事办得极其风光^,以至于当场有官员表示,像黄莺莺这样出身低贱的女子^*,能有这样的死后哀荣^*,死也值了。说这话的官员当即被太史阑命人请了出去。

    当时^,勉强支持着参加丧礼的太史阑*,一身素衣*,眉目也清朗清素^*^,她一句话掷地有声*,令在场所有显贵动容*。

    “无论怎样风光的丧礼,无论吊客如何煊赫^,都不会让死亡变得值得*^*?!彼繼^,“人命不分贵贱,死亡天下同重?!?br />
    她问那位官员,“我请皇帝在你死后吊唁^*,给你极尽哀荣^,你愿不愿意现在去死一死**?”

    满堂震惊,瞠目结舌*,不敢相信她连这样的话都讲了出来。

    皇帝大人坐在一边点着大脑袋^^,表示很愿意配合^**。

    “人命不分贵贱,死亡天下同重**!闭饩浠暗比毡惴缑以坪铣?,百姓们很多人找借口去昌明寺上香,希望能邂逅一下这位为下属铁骨铮铮斗折威的女大人,导致昌明寺香火瞬间鼎盛三倍,险些累坏方丈。

    这事件也算告一段落^,太史阑的处理方式*,令二五营学生痛快又敬佩*。既出了气^,也免了结仇太多招致太多祸患^。虽然太史阑对丧礼上那位官员的话不以为然*,但二五营很多学生确也是这么想的——一个领导者心地为人如何,只要看她待人如何^,为一个都不算熟悉的黄莺莺^*,太史阑都能做到如此*,又怎么会薄待他人**?为这样的主子便死又何妨*?她不会让你身后凄凉^*^,亲人彷徨,鲜血白流。

    太史阑并没有多想,她只是天生不喜欢强权和等级*,不喜欢底层人的鲜血孤独地流在长街,那会让她想起很多年前,那座冰冷城市天桥下,寂寞躺着的她的母亲。

    正因为不想那么多,所以更加真诚纯粹,人其实是很敏感的动物,真心还是做戏,感觉得出*。

    所以太史阑发觉这几天学生们对她更亲热也更恭敬,透着股难言的贴心感,二五营^,在她身边*,越来越像她的人*。

    两天过后*,排位赛终于开始!

    来自各行省选拔出的优秀队伍十三支,将举行十天的比试,选出两支队伍*,和东堂的两支队伍比试*。

    最后一天会是真正的天授大比,这个双方参加比试的人员不是从排位赛和对抗赛中选出来的*,名单内定^*,不到比试,谁也不知道出战的是谁*。

    排位之比是抽签定*,十三支队伍来自十三行省^*,但今年多了个二五营。按照规矩,二五营自动退出前期的选拔赛^,此刻要求再次加入,就必须轮番挑战排位赛前三^,并夺得前三才行^^。

    这时候太史阑倒感激二五营总院没有参加行省大比**,自动退赛的决定了。因为如果参加大比,当时的二五营必定要输^*,那就真没有资格来云合城了^。

    第一天全部参加大比的队伍齐齐亮相*,二五营获得了一个惊喜——他们原本老老实实排在最后做候补^,结果极东行省主持大比的官员将他们请到了最前方*,公布了他们最近的战绩*,并表示作为嘉赏,二五营可以最先进入比试场^^,获得最好的观看席位。让受惯歧视的二五营*,着着实实风光了一把^^。每个人都因此兴奋了两三天,出来进去走路都带风。

    太史阑听说了,不过笑笑而已*,她觉得,这不过是个开始^。

    因为前期不需要参加比试^*,学生们每天都一场不落地去看比试,学习别人的经验,很多时候兴奋地出去*^,回来时满面严肃^,晚上庙内僧人的练武场挤满了人,都是加班苦练的学生*。苏亚和太史阑说起这事*,太史阑不以为意,道:“有压力才有动力,注意给他们补养就行^*?!?br />
    她自己也在抓紧时间休养^,容楚很忙^,但每天都会抽空来监督她,晚上也住在昌明寺^,哪怕昌明寺离比试场地有点远,他宁可起早赶路*^。

    一开始太史阑觉得他这样太辛苦,劝他还是住在总督府里方便,容楚一开始甜言蜜语^,表示呆在她身边才是最好的,有一天她又提起让他住到总督府里去,容楚正在看文书**,心不在焉答了一句,“这里清静*^*?!?br />
    答完他似乎顿了顿^*^*,抬头笑了笑^,丢下文书道:“我还有个会议,去去就来*?^!?br />
    太史阑瞧着他出门的背影,眉头扬了扬。

    嗯^,有点不对劲。

    这家伙似乎像说漏嘴*,说漏嘴后又立即离开^,好像怕她盘问。

    怕她问什么呢^?

    太史阑手端下巴*^,想着那“清静”二字,在她身边清静,否则就不清静***?奇了怪了^,总督府那地方^,也是闲人莫入^,比试场更是打得热火朝天^,这些地方^*,有谁能让他不清静*?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呵呵*^,票是小事*^,关键是理解^,理解万岁。

    今天是我正式进入网文圈五周年的日子,五年前的今天*,我上传了《燕倾天下》***,那时的心情现在还记得*,超激动超自恋^,觉得未来的大神马上就要诞生。

    后来…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坑货扑了,一本公众文写了一年^^?踊跻豢季捅甲懦霭嫒サ?*,当时所有人都说燕倾适合出版**,但所有出版社都拒绝。

    拒绝到最后*,也就算了^,不是所有菜鸟都能成功^*,开心就好。

    再后来……再后来大家也知道了。

    公众文可以重新加V*,不能出版的文最终出版^^,曾经遥远的梦^^*,曾经发过的誓,在经过时光沉淀之后^^,还是会走到面前*。

    五周年燕倾出版,我用三千字后记怀念那个时代*。

    如今只想再说一句:

    没什么不可能,只要你一直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6》,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六章 不清净的容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6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六章 不清净的容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