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霸气贤惠好男人

    百姓“哈”地一声欢呼起来,折威军和平凌山阳营学生面色死灰&&&。

    这群上府兵不是容楚派人去通知的那队&,他们是一早巡哨发现这情况&&,追来查证的&&,所以来得极快。

    “属实!”于定一字字答得清晰。

    那士兵掏出一个本子&,对照记录,道:“请问当时对方军队总人数多少&&?”

    “约有千人以上&?!?br />
    士兵点头,又问&,“请问对方首领死去几人?”

    “三人&&?&&!崩自笊?&,“那三人,是一照面就被我们大人杀掉的&,身上只有一处伤痕,都在头部,击穿头骨瞬间死亡&!其余两人&,以雾和毒物掩藏逃遁?!?br />
    百姓发出哗然之声&,折威军士兵面色震惊——五越的首领&,不管是哪一级&&,都很难缠&,因为各自有诡异保命手段&,这病歪歪的太史阑,能一照面便杀三首领?

    士兵又点头&&,问&,“请问在何处遭遇伏击?”

    “插天峰南麓&,半山&,一处豁嘴崖前方大约十丈处&,名称不知&&&?&!?br />
    “好?!蹦鞘勘咀右缓?,笑容更加敬佩&&&,在马上躬身,“上府第二营七队藏天南见过诸位英雄。二五营诸英雄力压五越联军,俘虏数百,伤首领三人,创极东多年来未有之最佳战绩,立功受赏指日可待&&&,兄弟在此先贺了!”

    他高兴地说完,才发现四周的气氛不对劲,二五营学生并无欢喜,反而人人脸上现出悲愤之色&,而对面&,折威军竟然也在,那脸色就更古怪了。

    地上有鲜血有尸体&,那士兵眼睛往下一瞟&,惊道:“俘虏死了?这怎么回事&?我们本来还想着,五越多年来第一次联军,怕是会有新动向&,这是大事&&,不可掉以轻心&,需得好好问问这些俘虏&。大帅特意命我等迅速赶来&&,想向诸位兄弟讨要,这……这……”

    雷元哈哈大笑&,笑声里尽是悲愤&&,回身伸手一指,“问他们&!”

    被指住的折威军&,和一直不敢说话的山阳和平凌光武营的学生&&&,脸色惨青&&&。

    一些学生开始悄悄向后退&,想趁人多&&&,趁机溜走&。

    他们退没几步&&&,就被硬硬的刀顶住了后背&。

    太史阑闭着眼睛,好像没看任何人,却忽然冷冷道:“一个都不能少&?&&!?br />
    二五营学生瞬间热泪盈眶&。

    二五营学生一个都不能少&。

    杀了二五营学生的仇人&,也要一个都不能少&&。

    云合城的府丁也已经在巡检率领下赶来&&,却不敢插入这些大佬之争&&&,远远站在一边。

    太史阑推开容楚&,慢慢坐直身子&,指着地上少女尸体道:“黄莺莺&&,十六岁&,西凌行省东昌光武第二十五营学生&。出身贫寒&&,父亲小贩出身,因酗酒将她卖入青楼&&,她灌醉嫖客逃出&&,流落至光武营&。因为自身资质不佳,学武并不出色&&,但很认真,并有医术天赋,她不爱打打杀杀&&,想做一个治病救人的大夫&。这次二五营全员奔赴云合城&&,一路上难免有人不服水土生病,多亏她精心照料&&&,包括我在内?!?br />
    二五营学生们开始哭泣&,百姓们唏嘘&。

    “我曾答应过他们&&,带他们见世面&&,带他们做强者&&,带他们到云合&&,一个都不能少&&??墒墙裉?&,我食言了?&!碧防槐樟吮昭劬?,“她死在我面前&&?!?br />
    “太史大人&,这不是你的错&&!”有人喊&&&。

    “是的&,确实不是我的错&&,那么&&&,是谁的&?”

    所有人的目光唰一下集中到那群人身上&,那群人只觉得如被万针所刺&&,难以躲藏&&。

    今日之后&&,别的不说,名声必毁。

    众人心中懊恼&,都对那个报信不清楚的家伙恨之入骨&。

    “云合城府的诸位兵爷&?!碧防荒抗庖RB湓谌巳汉笸?,“别躲在后头&。不管今日争执冲突的几方力量如何强大&,你云合府作为此地主官&,就该当起处理责任,强权和地位&&&,从来不该是官府退避不予声张的理由&&&?!?br />
    随着她目光所向&,百姓唰一下让开一条道&,那些也想消失的云合府兵丁,无可奈何地站到人前。

    “我,太史阑?!碧防恢缸耪弁?&&,和平凌光武营的学生&,对那巡检道:“西凌行省首府昭阳府尹&&,正四品领从三品衔,今向极东行省云合府控告:东南行省平凌光武营学生&&,以民杀官&,屠戮功臣&,致死一人伤三人&,控告极东行省折威军第一营,擅动兵戈&,围攻功臣,杀伤战俘&,破坏敌情搜集&。行径丑恶,罪无可恕&。请云合首府&,秉公处断,及时上报&,周全法治&&,明正典刑&&?&!?br />
    折威军和平凌营学生色变&&&。

    百姓哗然&&。

    太史阑这个控告&&&,杀气腾腾&&,一分余地都不留&!

    她根本不纠缠于那条人命&,而是扣紧了自己的身份&&,扣紧了二五营的功勋&,甚至扣紧了战争军情&,这些都是国家法典的敏感点&,是会从重处罚的重罪。每个都是必死之罪,连带亲属都会被流放&!

    云合城的巡检听见这样高等级的控告&,浑身也颤了颤,根本不敢接话。

    “如果贵府不敢接,我会向极东行省总督府控告?&!碧防淮浇潜砬榧ペ?&,“总督府不敢接&,我便求告于当朝三公,当朝三公不敢接&,我就带着二五营受冤学生告御状&。总之&,今天这笔帐&&,我算定了&!”

    “对&&&!算定了!”

    “不算没完!”

    “告他们&!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王子犯法与民同罪!这些话说了几十年&,有种今天做到一次给我们瞧瞧!”

    百姓们捋起袖子&&&,口沫四溅,“太史大人&&,告!告他&&!”

    “今日府衙不接,咱们就闹上府衙&,总督府不接&,咱们就闹上总督府&&&;真要去告御状&,咱们陪你上京!”

    “这事便闹到天边&,也没他们的理儿&!告!”

    步声杂沓&&&,更多的军事力量到达&,上府兵又来了一个营&,极东总督&&、云合府尹也亲自赶到&,带来了总督府的府兵。

    这也算是云合城近百年没有过的大事儿&,风云雷动&,势力碰撞&,都因为那一个小小的二五营&&,百姓如打了鸡血&&,拼命往人圈里挤&,表达了对太史阑的充分欢迎——平时谁见过这么多官儿?&?&&?顶多轿子远远瞧一眼,嘿&,太史阑一来&,就是有好戏看!

    云合当地的首脑们则眼前发黑——晋国公在和他们开会商量明天的大比&,然后忽然就窜出去了&,连个交代都没有&,等他们得到消息匆匆赶来&&,事情都已经这样了&。

    首脑们看太史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传言里说她是个杀神惹事精,走到哪里闹到哪里&,真真一点不假,惹了天纪军还没完&,连折威军都碰上了&&!

    还看容楚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您知道您的身份吗&&?本地官职最高&,地位最高&&。像这种身份&,不是该最后出场或者背后衡量处理吗&?你老人家这么快冲来&&,还毫不顾忌地蹲在太史阑旁边,这屁股歪的&,叫我们后面怎么处理?

    现在城内最高地方首脑是极东总督,天授大比期间的最高总指挥却是容楚&&&,太史阑告的折威军&&&,总督无权管辖&&&,告的光武营学生,却又是容楚治下&&,这一出状子&,乱得人人头痛。

    容楚不头痛&。

    “我以地方光武营总帅&,以及天授大比总指挥身份&&,承接太史阑状告平凌第七营部分控告&?!比莩羟逦?,毫不犹豫&&,“请云合府将一干人犯&,立即收监,稍后甄别案情&,上报朝廷处置&?!?br />
    “晋国公&&&&!”平凌营学生失惊大呼&,“你这是偏袒!你无权处置我们&!你这是光天化日之下&,护持你的女人!”

    “她是我女人我就不管这事了?”容楚看定他&&,轻蔑一笑&&,“你若是刑部尚书&&,你妻被杀就白杀了&?太史阑是我喜欢的女子&,但这和案情公义没有任何关系&。今日二五营所遭受的一切&,真相大白于众目睽睽之下,谁也抹杀不了&&&。天地为证,上万云合父老为证&!”

    “我等为证&&!”百姓立即齐呼,“我们一直瞧着呢!”

    “你应该回避&!”犹自有人垂死挣扎。

    “我回避&,这里还有谁配管,敢管&?一出冤情&&,是不是又要石沉大海&?”容楚一指人群,“云合父老们知道&,我履行的是公义,不是私情&!一个男人,在自己能力所及的时候,不能伸张自己女人所受的委屈&&,还配说什么喜欢&!”

    人群静了静&,随即又爆发出一阵更猛烈的叫喊&,“好!”

    “真男儿也&!”

    远远观望的女人们叫得尤其大声&&。

    一些官员豪绅们摇头——妻子如衣服&,晋国公这么宠女人,对他可不是好事&&?;拐饷创笸ス阒谛?,也不怕折了男子的尊严&。宠女人嘛&&&,偷偷摸摸背后宠咯&,外头还是要端出大家之主架子的,也免得女人不知天高地厚&,擅自爬上头&&&。

    大部分人倒也赞成——这也关系到男人的面子嘛&。

    容楚不为所动,他可不是一个喜欢人前表现的人&,这些事在他看来和面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就他对太史阑的了解&&,这女人视众生平等,讨厌男尊女卑等级之分,这么说接受度必然高。

    其实他真的要强调的&,不过是“自己女人”而已……

    果然太史阑靠着车板坐着&,眯着眼睛&,一副“思想有进步&,姑娘很欢喜”的模样&,她的思考着重点,果然落在了这句话里平等意识的进步,而忽略了“他的女人”这个昭告……

    平凌第七营学生哑了口,当对方堂堂正正表示就要管的时候,几句攻击显得苍白无力&&。

    “我们是要参加大比的&!你羁押我们&,耽误了大比进程,影响大比结果&&,你亦有罪!”

    平凌第七营也是一个优秀的地方光武营,众人听着&,想起今年太后下的死命令&,都心中咯噔一下&,拿眼看着容楚。极东行省总督走到容楚身边&,悄悄拉着他衣袖&,道:“国公&&,大比重要&,这队伍里很有几个出众学生&,这么拿下入狱,可能影响大比结果……”

    太史阑忽然冷冷道:“没看见二五营到了吗?”

    总督一怔,太史阑眼角都不瞥他一下,“有二五营&,还需要这些废物?”

    总督被呛得咳嗽——久闻太史阑狂妄&,今儿总算见识到!

    “光武营人才济济&,总督不会认为就靠一个平凌第七营才有希望夺冠吧&&&?这将其余光武营学生置于何地&&?”容楚笑得亲切,轻轻抽开自己的衣袖&&,拍拍总督的肩膀&,“王子犯法与民同罪,这话不该是朝廷空口白话说着玩的。一直以来百姓对官官护佑颇有微辞。如今正好&&,借着这事的公正处理&&,给总督大人一个重建民心&,重振官声&&,展现朝廷公正法度的机会。总督大人不必谢我&?&!?br />
    谢你个大头鬼&!

    极东总督在心里大骂容楚三遍之后&&,才勉强扯着笑容&&&,道:“多谢国公苦心&&?!?br />
    说完之后他匆匆走开——他怕自己再呆一刻,会忍不住把这对男无耻&,女狂妄的搭档给每人狠踢一脚&。

    他往回走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百姓越来越多,人已经堵塞了通道&,看样子全城百姓都已经风闻这事&,极东寒冷&,百姓擅猎&&,民风彪悍&,今日这事如果处理不好&,他老人家只怕都很难安生回府。

    总督不想处置的原因是能参加大比的光武营学生&,多半都有后台&,今日全部下狱&,那得罪的可能就是一大批官儿&,会引来一大堆麻烦&,这在官场上是大忌&。

    但今日骑虎难下,也罢,反正上头还有个容楚顶住&&,不敢动容楚的人,还可以去找那个坚持追究的太史阑&!

    “来人&!”总督终于下定决心,手一挥&&,“平凌第七营学生&&,涉嫌杀伤人命,就地逮捕&,入狱待查&&!”

    他嘴皮子一转&&&,不动声色地将太史阑控告的重罪又给转成“疑似杀人”&,之后只要案犯反应得当&&,把性质转化为“误杀”&,这事还是可以轻轻了结&。

    容楚熟知官场,怎么不清楚其中猫腻,却也没说什么,只紧跟着道:“我以地方光武营总帅的身份&,暂时剥夺平凌第七营全员参加天授大比的资格&&。并记过在档&?!彼劬σ蛔?,又道&,“待查清平凌第七营在此事中是否存在被蒙蔽被唆使情形后&,再行斟酌是否清退出光武营&&?&&!?br />
    太史阑听着&,心中忽然一惊,听容楚的意思&&&,平凌第七营的出手&,未必是有意行为&&,如果此事有他人挑唆,那她只盯着平凌第七营和折威军&&&,岂不是让那人暗中得意&?

    但回头一想,最起码平凌第七营并非完全无辜&,他们下手狠辣&,没搞清情况就重箭杀人&,第一轮箭过后看见俘虏大批死亡&&,应该就知道此事可能有误会&&,却还策马上前羞辱二五营&,明知二五营学生不是五越人&&,还对苏亚下毒,还想毁掉自己的脸,人品卑劣&&,受惩罚也是活该。

    在和东堂大比之前&,地方光武营也会先有排名比赛,这样鞭子都下毒的对手,还是早点清除了好&&&。

    只是如果真的有人挑唆……

    太史阑眼神森冷。

    人群里&,皇甫清江又往后退了退。

    容楚的眼神在他身上掠过&,皱了皱眉,今天山阳第三营没有出手&&&&,他们作为今日城中负责协守治安的学生队伍,出现在这里也无可厚非,根本不应该追究他们的罪责&,不过此刻看着皇甫清江一直左顾右盼事不关己的神情&&,他总觉得哪里不舒服。

    不过再怀疑,没证据都不行&&&。

    平凌第七营的学生大呼小叫着被押了下去,连那个被太史阑废了手脚的队长&&&,都被抬下去入狱治伤&,那些学生先是大骂容楚包庇&,发现不对又嚷叫自己不知情&,这是个误会&,太史阑听着&&,没有表情&&。

    二五营必须要得到交代!

    “折威军的事情&,稍后处理吧&?!比莩谒叩蜕?&,“你需要休息,再说行事也不能一味刚猛,要区别对待&&?!?br />
    太史阑拍拍他手背,示意自己明白——容楚一力坚持&,当众将出手杀人的平凌第七营学生全部下狱查办&,已经帮她给了二五营学生一个足够的交代&&。再在此刻坚持对上折威军&&,反而会给二五营带来不良后果。总不能人刚刚进城,就树敌无数&,连地头蛇都得罪完&。

    她也不是一味强横不顾后果的莽夫&,如何不懂?

    懂&&,更明白他体贴的心意&&,事事处处&,都为她考虑周全&,既平了他们的怒气&,洗了他们的冤情&&,又顾虑了之后的收场&&。

    此事必然对他会有影响&&,天知道之后他要费多大心力,默默给她处理好各种官场压力和复杂关系。

    遇上容楚,真真是她的幸运&。

    她唇角那抹有点虚弱又感叹的笑容,似一朵单薄却清丽的花开在寒风里&,着实动人&&&,他忍不住盯了好久&,也觉得心情愉悦——做艰难的事不可怕,可怕的是做了还不被人理解&。也因此&,付出了心意&,承担了艰苦&,然后能得到受惠者的真心理解和喜欢&&&,他顿时觉得,为她倾尽天下也值得&&。

    只是他又微微有些心疼——手背上留下的温度&,太高了&,她还在发热&。

    “去找一个冰棺,把黄莺莺的尸体好好收殓&&?!碧防环愿烙诙?,随即懒洋洋对容楚手一伸&,“找个地方给我住吧,要干净&&?!?br />
    此时依旧众目睽睽&&,她却一点羞涩都没有——容楚都无所谓了,她还在乎什么&&&&?好歹她也是经过十八禁熏陶的现代人,脸皮比古人薄她觉得丢脸。

    容楚立即心情很好地抱起她上马&&,让远远围观的大姑娘小媳妇发出一阵欢喜又遗憾的长叹&&。

    景泰蓝沉着脸瞧着,小眼神阴阴的——他还是喜欢看公公吃瘪,麻麻对他太好了&!

    二五营学生开始和云合城官府清点死亡以及幸存的俘虏数&&&,又和极东上府兵移交幸存的俘虏&,他们所经之地,百姓都让开一条道&&&,不住欢呼&,“英雄!”一些上了年纪的大妈,还拽着孙子的手,让他们摸摸二五营学生的衣角&&&,好“沾沾英雄们的灵气”。

    二五营学生&&,受惯冷眼&&&,什么时候得过这许多赞美和笑脸&&?每个人都红了脸&,手足无措&。

    羞涩的同时&&&,悲愤的情绪慢慢纾解,感激油然而生——若非太史阑,他们不会知道得人尊敬的滋味&&,甚至今日遭受的不公&,都不会这么快讨还。

    学生们不少也出身富户官家&,知道这种情形讨要公道有多难,一般都是遭遇推诿拖延&,拖到不了了之&&。

    他们感激,随即心生豪情万丈——是的,要强&&!只有强大,声音才能被听见!

    折威军的周营副,远远看着二五营学生办完交接事务,用冰棺收殓了黄莺莺尸体,随即在容楚的安排下离开,怔了半晌&,悄悄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他原以为按照太史阑遇山撞山&,绝不退缩的行事风格&&&&,今天一定会纠缠到他生不如死,没想到太史阑居然就这么轻轻放过了&。

    周营副心中庆幸,也不敢再说什么&&,急忙下令士兵回营&,至于山阳第三营&,早就已经溜走了&&。

    不过&,周营副还是高兴得太早了……

    ==

    容楚并没有带太史阑到客栈&,他早已给二五营安排好了屋子&,是在城中第一大寺昌明寺借宿&,昌明寺香火鼎盛&,庙产丰厚&,仅寺庙后的院子就有三个大院&&&,足可供数百人借宿。

    太史阑对此表示满意&&,首先黄莺莺的尸首借放在庙内最合适不过&,其次免了客栈的吵杂和人流复杂,再次昌明寺环境清幽,晨钟暮鼓陶冶心性;再再次昌明寺的素斋素面真是一流水准,想吃肉还可以从后门出去,不远处就是云合城夜市&,除了人肉什么肉都有&&。

    太史阑的屋子在院子最里面&&&,相对独立,是个套间。屋内陈设干净朴实&,居然还有一个妆台&&,原木打造&&,黄铜镜子擦得铮亮。

    太史阑想着这大概是容楚安排&,这人的心思很有意思,他尊重她的爱好和习惯,但也会适度加一些个人意见&&,小小唤醒她的女性意识&&&。

    容楚一路抱着她进门&,太史阑将脸懒懒地靠在他臂膀&&,嗅着他熟悉的香气,觉得浑身的疼痛都似轻了许多&&。

    如果在平时她自然不会喜欢这么粘缠&,不过此时也懒得动,这世上目前可以让她安心依靠的怀抱&&&&,似乎也就他这一个&。

    容楚步子很快&,平时他自然也不会跑这么快&,难得太史阑小鸟依人&&,必须得多磨蹭磨蹭&&,多抱一刻也是好的&,可是怀里的人热度惊人,小鸟变成了烤鸟&,他实在不舍得抱在怀里慢慢晃&。

    唉,健康的时候不肯给他这么抱&,不健康的时候他又不舍得慢慢抱&,真是个让人痛苦的矛盾&。

    容楚已经给太史阑把过脉&,把脉的结果就是他很想骂一顿这女人——这明明是长期绷紧&&,积劳成疾&,偏偏病的初期又不好好调养休息&,还在一路折腾&&,以至于风寒入骨,越来越重&&。

    这身体根本就是该静养几个月的&,她还要带着二五营一路披风雪走边境,创就盛名&,这女人是想把自己折腾至死&?

    容楚把太史阑放在床上,太史阑立即滚到床里,疲惫不堪地睡去&&&,身体衰弱放松到了极致,什么戒备都顾不得。

    容楚只好给她去外衣&&,脱鞋子&&&,盖被子,脚头的被窝怕漏风&,他给她把被窝卷成筒状折起来&,又怕折不平整她睡得不舒服,给她拉了又拉&。

    其实这些事平常是苏亚做,苏亚不在也有很多二五营的女生,但此刻众人都很自觉&&&,把这宝贵的机会让给晋国公亲自伺候。

    零零碎碎忙完这一切&,容楚又命人去打热水&,又催大夫,才在太史阑床边坐了下来。

    其实总督府还有一堆人等着他继续先前的会议&,不过他让文四去说&&,忽然泻肚子&&,让他们等着。

    一堆人满脸不信地在等国公爷“泻完肚子”,国公爷舒舒服服靠床头看太史阑&。

    她睡得不太安稳&,眉头皱着,容楚有点不高兴地想&,每次隔了一段日子见她&&,多半都是皱着眉的,她就不能见他欢喜一次&?

    回头再想想&,这也不能怪她,每次见她,她都在苦大仇深状态&&,不是忙着杀人就是忙着被杀。

    真是天煞星下凡。

    容楚微微叹息&,第七次把她嫌热伸出来的胳膊给塞回去。

    有时候真的恨不得打个笼子,把她给关住&,那样她就不能再折腾&,她那性子&&,只要放飞在外面,必然波澜迭起&,磨折重重&&&,绝无一刻安宁&&,过个城门还能过出一场生死围攻,这样的日子,时间久了谁吃得消&&?

    然而他知道不能&。

    命定展翅翱翔的鹰,收束它的翅膀,只会令它怏怏而亡&。

    有一种灵魂,只遵从大地和命运的召唤&&。

    好在总算到了云合城&,而且和东堂的天授者进行的天授大比&&,是最秘密也排在最后的,其间先是排位赛&&,再是和东堂的普通赛事&&&&,太史阑可以不必出战&,还有十来天的时间可以休养&,容楚甚至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滥用职权修改比赛章程&,把过程拖得更久一点。

    门外有人敲门,却没有进来&&&,容楚开门&&&,就看见一盆热水放在阶下&&,却没有人影&&。

    容楚摸摸鼻子,心想本国公看起来这么急色&?以至于苏亚都想要成全我&?

    他叫人打热水&,可没打算自己给太史阑擦身&,已经做好了避出去的准备&,可是现在四面瞧瞧,周围没有任何可以使唤的女性生物。

    这也是二五营学生表达对国公感激的方式——哪,我们把老大卖给你啦。

    太史阑若是清醒&,估计得跳起来一人一脚……

    容楚心情却不错&,觉得帮帮二五营&&,值!

    多知情识趣的一群人呀&。

    他亲自把水搬了进去,干净的布巾就搁在盆侧,水滚烫&,应该稍稍凉一下才能下手&,但容楚不想等&&,因为这样的天气&,一旦手可以进水&,打出来的手巾把子就凉了&&&&,不能起到发汗的效果&。

    他伸手进盆里,瞬间感受到烫鸡爪的滋味,掌心红了一大片&,急急忙忙将手巾把子捞出来&&,挤干&,抖开布巾,捂在她脸上&。

    热气蒸腾起来&,她脸上被熏得微红&,额头浸出了一点汗&&。当他把不那么烫的毛巾拿开时&,她呼吸都畅顺了些&。

    “容楚……”她睁开眼&&,隔着一点热气,迷迷蒙蒙地问他&,“你在干嘛……”

    “我在吻你?&&!彼?&&&&。

    “哦……”她又闭上眼&&,“那你嘴好大……”说完又睡去。

    容楚失笑出声&&。忍不住低头,当真尝了尝她的唇&,滋味还是那么馥郁&,因为高热&,微微起了皮,他轻轻摩挲着&,心底怜惜。

    她却微微偏头&,让开&&,咕哝道:“不要传染你……”

    容楚停了停,笑笑&,又凑过去&&&,唇在她唇上狠狠压了一阵才离开&&,笑道:“传吧&&&&,咱们本就该同甘共苦?!?br />
    他眼神晶亮&,她唇角扯了扯,一个不知道是安慰还是鄙视的笑容&。

    容楚试试水温,此刻正好&,用布巾给她细细揩了脸&&,又解开她的衣领,给她擦拭脖子和胸口。

    苏亚将她照顾得很好&&&,并没有一点脏,他手指轻轻用力&&,用温热的布巾按摩她耳边的穴位&&,手指触及圣甲虫的那点晶红&,心想或许另一枚也可以戴上了。

    她的颈项细腻,也是晶莹极淡的蜜色&&,没有一点颈纹&&&,那是年轻和饱满的标志,最近瘦得厉害,以至于锁骨比前阵子突出&&,却也是精美的&,让人因那明显的轮廓而心生怜惜,他的手指微微在锁骨上停留&&,锁骨和肩骨之间陷下去一个小小的涡&,弧度优美&,让人想沉睡其中。

    衣领翻开一线,微微可见边侧起伏&&,藏在衣边还有一点鲜红,那是她胸前的一颗朱砂痣&,上次泡温泉他就瞧见,瞧见便在也不忘&,那颗痣的颜色、形状、位置&&&,如此深切地印在脑海里,以至于他在解她衣领时&,手指一翻&,正好到那痣的边缘,恰到好处地避免她春光大泄。

    关于她的一切&&,他都记忆清晰&。

    温热的布巾慢慢拭下去&&,她忽然抬起手&&&,抓住了他的手指&,咕哝:“流氓&&?&!?br />
    容楚又笑&,拍她的脸,“对,马上你就是我的人了&,欢喜不&&?”

    “滚粗……”

    容楚捏了捏她的嘴角,把那两个粗鲁的字给捏飞了&&。

    然后他给她拉拢衣襟&,系好扣子,自己洗了洗手,端盆出去了。

    什么也没干&&&&。

    他一转身&&,太史阑就睁开眼&&,眼神虽然弱&,却是清醒的&&。

    有一分清醒的满意。

    嗯&,这家伙虽然急色,但还是个真男人&。

    如果他趁此刻当真吃了她,这辈子也就别想做她媳妇了&。

    容楚一转身&,唇角笑意也微微泛起&&。

    装迷糊&?

    清醒着呢吧&?

    小心思鬼深鬼深的,考验我呢吧&?

    当国公爷什么人了?再想登堂入室&&,也不会趁你虚弱时吃干抹净&,那多没意思&。

    不过他心情依旧不错&&&,虽然她装昏在考验&&,但内心深处&,她是希望他通过的&,所以在他擦到她胸口时&,她还是忍不住抓住他的手阻止提醒。

    她是不是也怕他真的控制不住&,干些她无法接受的事&&,让她在原则和感情之间为难&,最后不得不痛下决心决裂&&&?

    这说明&,她不想离开他&&,不是吗?

    容楚心情很轻快地随手把水往外一倒&,浇了一个过路的仆役一头……

    ==

    稍后大夫过来看过&,也说外感内邪,风寒入体&&&&,静养为上&,否则转为重症就麻烦了&&,开了一大堆补药&&,容楚还嫌云合城能买到的补药不够档次&,命人飞鸽传书回国公府拿最上品的药来。

    晚上寺庙送来素斋&&&,居然还有一罐鸡汤&,太史阑已经醒了,坐在床上&&&,就闻见一股馥郁清香的气味,闻着像鸡汤&,但似乎还加了别的东西&,香味十分特殊&,不禁惊讶。

    送鸡汤来的是一个很萌的小和尚,圆脸大眼睛,嘴唇嘟嘟着&,一边抚摸着光头&,一边红着脸结结巴巴地道:“师傅说,病人需要营养&,这汤是请了外头师傅在外面烹煮的&&,很干净&&;师傅说,太史大人一路剿除五越蛮人,沿途村民受惠良多&,今冬可免受越人侵扰&,功德无量,所以本寺破例敬奉荤食&&;师傅说,汤里加了本寺独产的丝笋和回生草,最是养气补元,希望能对女施主病体有所补益&&?!?br />
    太史阑听他一口一个师傅说师傅说&,忍不住想笑,旁边苏亚沈梅花以及一些女学生早就唧唧格格笑弯了腰&&,都道:“哎哟好玩?&!?br />
    小和尚这下更吃不消&,脸成了大红布,赶紧转身就逃&,都快逃出房门了&,忽然脚步一顿,又跑回来,躬身合十&,道:“阿弥陀佛?&&&!比缓笤僮?&,踏踏踏奔出去了。

    这下连太史阑都噗一下喷出来——萌物无敌!

    景泰蓝在一边瞧得两眼发光&,转眼就偷偷溜出去找人家玩去了&,太史阑也不管他&,此刻这寺庙安全得很。

    正笑得热闹&,忽然听见容楚声音&,笑道:“好香,偷什么嘴儿&&?”

    沈梅花哈地一笑,道:“还想跟着沾光尝只鸡腿儿&&&,这下没戏了,清场,清场?&!?br />
    太史阑不重口腹之欲&,便叫人取筷子撕鸡腿&,没人理她&&,都一边笑着一边向外走&,道:“一只鸡腿景泰蓝&,一只是你的&,我们清楚得很&?!鄙蛎坊ㄋ跬匪跄源尤莩肀吖?&,道:“国公&,我等很识时务&&&,一根鸡毛都没尝!”

    “很好,等你授官给你加一级&&?!比莩θ菘赊?&&。

    姑娘们微笑着出去,太史阑唇角也微微一勾&&&&,她很乐意看见一切人间温暖&,人和人相处时的体贴&&、自如和温馨&。

    她觉得现今的容楚也比一开始随和多了&,一开始国公爷倒不算冷傲&&&,就是总在似笑非笑,也不怎么和底下人说话——装深沉!

    “我一开始就打算给你住在庙里,极东这里佛教盛行&,大庙不少,不过想着你未必吃惯素菜&&,命周七跑遍了云合城的庙宇&&,才选定了这一家&,害周七骂我&,害他整整吃了七天素斋&&,嘴里淡得出鸟&?!?br />
    容楚一边随意闲话&,一边将桌子挪到太史阑榻前,自己拖了个小凳子&&&,抽出一块香气清雅的绸巾&&,给太史阑围在胸前&,又在她背后放了个软软的枕靠&,在她膝上铺一块方巾。

    太史阑托腮任他忙碌&,觉得贤惠的男人最可爱&&。

    完了容楚才在小凳子上坐下&,太史阑问他:“为什么一定想给我在庙里?&&&??”

    容楚用筷子点了点她&&,“你杀孽重&,难免有戾气缠绕&&&&,这一病病这么久也有这原因,在庙里住住&,让大师傅们给你诵诵经&,帮你超度超度那些亡灵&,对日后有好处&?&!?br />
    “想不到你也信这个&?&&!碧防蝗滩蛔∫恍?&&。

    “不是信?!比莩恍?,“但凡对你有一丝好处,哪怕虚无缥缈&&&,我总愿意去试一试的&?!?br />
    太史阑不说话&,半晌淡淡道:“我们为将者&&,是不该信鬼神的&。信了&,就有心障&,以后还怎么挥刀作战&&?”

    “人命手中过&,佛祖心头坐&?&!比莩灰晕坏卮?&&。

    太史阑一笑,觉得容楚这才是杀神真境界??蠢锤枰鹊氖撬?。

    “别说这些了。太史,你该知道我们的命运就是操纵人间杀戮&&,看惯就好&&&&?&&!比莩瓶切└窃诓松系拇筛亲?,“还是先酒肉穿肠过吧?!?br />
    盖子一掀,一股浓郁的香味冲鼻&,和鸡汤馥郁清甜的香气比起来&&&,这些蔬菜的香气反而更加浓烈张扬,真让人难以相信,清淡的蔬菜&,也能生出这样狂放的香&。

    菜其实也简单。炒韭菜&,三丝豆腐羹&&,一碟看上去像是蘑菇的东西,一碟青豆嫩笋。主食是珍珠米粥和三色小馒头。

    但那韭菜&&,比寻常韭菜短&,根是紫色的&&,香油炒得根根青翠滋润&,太史阑原先不喜欢吃韭菜蒜苔这些东西&,嫌味儿冲&&,佛教里这也属于荤,不过此刻这一盘特别的韭菜,特别引人食欲&&,忍不住夹一筷&&,顿时眼睛一亮。

    “滋味鲜浓&!”她这不好口腹之欲的人都忍不住赞&&。

    “这是野鸡脖韭菜&&,此地特产&,市面难见&,比寻常韭菜鲜上数倍?&!比莩Φ?&,“下次让他们挤成汁拌肉馅包馄饨&,也是妙品?!?br />
    太史阑又尝尝那蘑菇&,入口不同寻常蘑菇滑嫩,很有咬劲&&,有野味肉香&&,十分奇特&,容楚道:“这是松油覃,风味独特?&!?br />
    三丝豆腐羹黄白绿三色分明&&,清香沁人&,青豆嫩笋嫩得入口即化&&,口感回甘&&,昌明寺的素斋&&,果然不凡&。

    太史阑赶路,虽然不会饿着&,但也很少精致地吃,此刻终于有了点胃口&,每样菜都尝了尝&,反正景泰蓝不爱蔬菜&,留只鸡腿给他就够了&。

    容楚一直给她布菜&,太史阑吃着&,忽然一停,给他舀过一勺青豆&&&,“这豆子不错&&&,香?&!?br />
    容楚不接,张开口,笑吟吟瞧着她。

    太史阑瞟他一眼&,很想把豆子一股脑倒进他嘴里&,这豆子外温内热,烫死他算了&!

    然而她最终把勺子回到自己嘴边,吹了吹&&。

    容楚眼光大亮,探头来迎。

    太史阑吹冷了豆子,举勺凑向他嘴边。

    容楚微笑。

    勺子在离他嘴唇零点零一公分时忽然一拐,收回,落到了太史阑的嘴里&。

    太史阑大嚼特嚼,斜眼瞟容楚&。

    容楚“噗”地一笑&,站起身,怒道:“这不行,这明明是给我的?&&!逼松侠匆?&。

    这哪里是抢食,分明是夺吻,太史阑一巴掌就推在他脸上&,容楚偏头一让&,她身子一仰&,两人滚倒在床上&&。

    ------题外话------

    滚倒在床上做毛呢……

    弹弹手指&,来&,亲们&&,我们来谈谈月票的事情。

    上次有朋友电话我&,说起这个要票。我说我最怕读者误会&,以为我为票丧心病狂&,其实我都不怎么看榜。她说她明白&,提票是因为很多读者没这个投票习惯&,经常浪费票&,不提醒不行。更何况我忙&,很少有空回留言&,题外话唠嗑唠嗑&,撒欢要票,实际上是和读者的互动&&,想要读者瞧着一乐&。有就掏&,没就不掏,大家都知道。

    我合掌说&&&,然也&,明白就好。

    我身边的读者都知道&&,我绝不鼓励花钱&&&&&。但也不鼓励浪费&,更不鼓励不懂争取。这是我的人生态度,为此不接受任何质疑和非议。

    还是那句话&,写书是很纯粹的事&。不纯粹的人才会不纯粹地看待他人的出发点。

    所以继续问:有攒到票的亲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5》,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五章 霸气贤惠好男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5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五章 霸气贤惠好男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