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温情与杀机

    看着她薄而微红的唇,他忽然害怕自己会突然低下头,然后……

    不*^。

    不能&**。

    太史阑再醉深,也会立即清醒,她永远是个有底线的人。

    他猛力地偏过头去*,像要逃开一个魔咒*。

    “我……那个……得他信任……”好一阵子他思绪混乱,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说了一会儿后才理清思路*,“这还是要拜姐姐你和国公所赐,我杀了那批护卫,让他很满意*,之后那次他出丑我给他及时遮住**,他这人好面子&,更加感激我^,当即把我调到了天魂营。我进天魂营后&*,几件事做得都不错,还阻止了一起大规模斗殴事件^,又带人侦测到了西番和五越的敌情&,得知西番今年元气大伤^,不会过界,五越却有可能叩边^*,纪连城因此做了安排&,打回了一次五越的试探攻击^,受到老帅的夸赞,他一高兴&,就升我做了队正,还说因为我刚进精兵营^,升太快会给我引来麻烦,等我资历再深些,不管有功没功&,最起码还要给我升一升?!?br />
    “那就好?!碧防挥醭鲆豢谄?&,“世涛&,你要好好的&^,建功立业都是小事,我只望你安稳到老^*?!?br />
    安稳到老么?他想**,这一辈子,只要在你身侧^,不会啦……

    然而他低头,微笑,轻声道,“是的,姐*,你别想那么多*^,我不是为你^^^,我是为我自己啊*?!?br />
    我是为我自己啊,为我自己这一生*&,饱满而幸福地活在你身边*^。

    “嗯?!碧防痪醯貌弊雍苤厝撕芾?,又把脑袋给耷拉在他肩上,嗅着少年清爽的男人气息&,她也觉得心中难得的安适。

    醉了也不错*,人容易放松些^,她晕晕地想。

    靠着世涛好啊,安逸&,亲人般的感觉,幸好身边不是容楚,要是他^^,此刻肯定被吃干抹净*&,那怎么行,她要在上面的……

    邰世涛有点僵硬地转了转头*&*,她这样靠着他,他连路都不会走了。

    然而就着月光*,看见她脸上神情&,松软的^,迷茫的&,喜悦的*,他心中一动*。

    印象中,似乎很少见她这样的神情&,太史阑永远冷峻、清醒&、自律……紧绷*。

    是的,紧绷&,虽然她强大淡定,可她给他的感觉^,是一张时刻绷紧的满弓,随时等待射出。

    如何不累?

    是不是借助酒精,她才能稍稍放松?

    他心里涌起淡淡怜惜,先前的不自在忽然散去,他伸手,将她搂了搂&,让她靠自己靠得舒服些。

    这一刻他亦觉得骄傲,为他拥有能撑起姐姐的肩膀。

    林荫道月光幽谧,风里传送来木芙蓉的香气*,静而远,衬得秋夜微凉。

    白石道路上影子长长&,渐成一体^,他痴痴望着那远远斜出去的影子,忽然希望这条路没尽头&。

    背上软软的孩子在打呼,身边软软的她在说话。

    “世涛……我想把我的官运换给你&,让你火箭升官,你就不要再在精兵营受苦啦……”

    “我不苦,精兵营可好呢,外三家军中待遇最好的……”

    “心里苦呢*,我晓得你不愿意在那里!?br />
    “我愿意做一个有用的人,人生在世^,怎么能总遇上自己喜欢的事*?没有磨折&,哪有成就^?*!?br />
    “嗯……等你功成名就……姐姐给你找个好媳妇……唉,什么样的女子,配得上世涛呢……”

    他忽然一僵&。

    低下头&,她还是那迷糊样儿&,可是话说得清晰。

    媳妇……

    他想着,心钝钝地痛起来——果然她如此坦然,对&**,应该如此坦然,心中有私的不是她^。

    是他揣一怀少年热热的想望,一遍又一遍勾勒着情感的梦。

    虽然从来不曾有奢望,也知道不应有奢望,但此刻心还是微痛,为这一句关心里的远离*。

    不过随即他就笑了*。

    不曾有愿望,何必做凄凉状*?

    邰世涛要一生快乐*,一生自如,一生做个让姐姐不担心的弟弟&。

    他已经让她担了太多心了&,不该再和她别扭*^^*。

    “好的*,姐姐*?!彼嵘?^&,“给我找个听话孝顺的媳妇^?^!?br />
    “漂亮的……”

    “孝顺的?&*!彼?&&。

    “嗯,孝顺你爹&?!?br />
    “不是^^?!彼?^,“对姐姐要好?!?br />
    她忍不住笑起来&*。

    “胡说八道……怎么可以这么要求……女孩子很精贵,你该疼她才是?!彼晾恋氐?,“果然是异时代,大男子主义,换我们那里……这种要求,一巴掌煽开你……”

    他不太听懂她的话,却执拗地道:“不是姐姐我早死了,这么要求不对吗?”

    “不是你,你姐姐也活不到这么滋润?!彼?,“恩情不要计算,尤其不要加到别人头上^,将来你媳妇会不高兴的?!?br />
    “那便算*?!彼吡艘簧?。

    太史阑又笑,觉得这一刻他才露出点孩子气^,更像当初初见的少年,唉&*,这才多久^*,就逼得他面对人生苦难^,变得老气横秋&。

    忍不住抬手,又想去摸他的旋儿*^,他配合地低下头*,她酒醉&,手劲不知收敛^,与其说是摸不如说是抓&,他觉得头皮微痛^,给她抓下一两根头发来。

    她还不知道,叹息着道:“高了,又够不着了?&*!?br />
    他低眼看那几根头发,黑亮的,缠绕在她雪白的手指上,他忽然又拔下几根头发&*&,和这几根编成一缕,缠在她手腕上。

    以我发,缠你腕,诉牵绊千层。

    乌黑的发缠在雪白的腕上&^,看起来像一只细细的黑丝镯子*&,有种简单的美感,他忽然感到满足^。

    也许马上这发丝镯子就会被风吹走,或者很快她就顺手给扔了,但这一刻,属于他的精血*^,曾紧紧相缠她的肌肤*,如此贴近,仿佛连心也热了*。

    这是隐秘的小心情^,正因为不为她所知,而放纵快乐。

    月影西斜*,歪歪扭扭的人影一路前行,她垂眼呢喃,孩子呼呼大睡^,他低头微笑&&,为这一刻温馨。

    路很快到了尽头*。

    他有点茫然地停脚,看看前方两三座楼,二五营他没来过*,自然不知道路怎么走,低头问太史阑,太史阑抬起眼皮^*,随意一指&。

    “容楚的……”她道*,“院子……”

    邰世涛哼一声*^&,道:“姐姐你没自己的院子么?”

    “有得享受不享受是傻瓜*?&!碧防徊恍嫉氐繼**&,“把容楚的床睡脏?*!?br />
    邰世涛叹口气^,心想她提到容楚就是不一样*??蠢聪氪脖凰?,也是一种难得的福分。

    邰世涛扶着她往那院子中走去,院子很精巧*^,陈设华丽,容楚住的地方*,永远都那么讲究*。

    院子门果然开着*,没人&,几间精舍错落有致*^*,他问她以前住在哪间&&&,她又随手一指&,赫然是主屋&*。

    邰世涛又觉得&,容楚能把主屋都让给太史阑,拥有能被太史阑睡脏床的福气也是可以原谅的^。

    他用肩膀撞开门^^,费力地把两只拖进去&,两只都掀开眼皮*^,看见床就直接扑了过去^,太史阑压在底下,景泰蓝趴在她背上。

    大概压到了肚子,太史阑翻个身&,把景泰蓝给掀了,难受地干呕几声&,邰世涛见了,立即道:“可是不舒服?我去给你煮醒酒汤来?*!?br />
    他出去找厨房&*,这种独立院子果然配有厨房,在正屋的后头&*,没有找到合适的材料,却看见几个萝卜&,邰世涛想起萝卜解酒,便准备给太史阑煮点萝卜汤。

    他在罪囚营的时候做惯粗活,有时也去伙房帮忙,现在什么事都会做,萝卜削得飞快,一边削一边想^,太史阑的护卫还是不太有用&^&,太史阑尿遁都这么久了,他们都没跟上来*,现在人都扶回来了,也不知道回来看看&&,就这样的护卫,哪里放得下心^?

    他不知道,此刻太史阑和景泰蓝的护卫^,正打着火把满二五营地找人呢……

    太史阑并没有立即睡着,她总觉得这床有点不对劲&,似乎不是当初自己睡的床的感觉,好像要软一些。

    而且四周的气味也有点不对,点的香不像是容楚常用的那种,气味更浓郁沉重*。

    她是个很敏感的人^&,觉得不对就睡不着^^&,伸手迷迷糊糊地摸着床垫。

    正在这时&^,门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进来^。

    太史阑靠在床头^*,没睁眼^*,大概是世涛进来了^*。

    进来的不是世涛。

    是总院*。

    二五营的总院^,正站在床前&。

    月光斜在他脸上,他脸上有种奇怪的神情,先是惊异,再是困惑,随即&,慢慢浮出一种了然^,了然背后,现出一点狰狞之色来。

    他惊异的是太史阑怎么会睡在他床上。

    第一眼差点以为哪个女学生投怀送抱,第二眼吓了一跳——谁都可能主动爬上他的床,但太史阑绝对不会。

    所以他困惑。

    刚才他怒而出门,先是回了自己院子,终究愤怒太过,干脆出门散步^,散步的时候还看见满营的火把,但也没在意^。

    他此刻心事重重^^,满心忧虑自己前程,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事*。

    他的院子就在容楚的“扶筑听雪”隔壁,回来时他还特意看了那院子一眼^^,院门紧闭&,太史阑还没回来^&。

    此刻看见太史阑在他床上,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酒气*,他才恍然大悟——太史阑喝醉了&^,走错了院子&。

    太史阑喝醉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心中忽然一动&。

    这个女人&,没有武功&,虽然传闻有神奇之处*,但是一个喝醉的人,是没什么反抗能力的……

    总院试探地向前走了两步^&,太史阑没动静,她靠在床头*,一手支着额头,脸上酡红深重,看起来酒浓。

    总院脸上杀气一闪而过^^&。

    一个绝大的好机会^!

    杀太史阑的好机会&!

    没人知道她到了这里,顺手杀了她&,再把这小子也宰了,他后院里有个酒窖*,往里一扔&,那酒窖除了他自己从来没人去,从此便封闭起来,这茫茫天下,谁还找得到她&!

    杀了太史阑&,二五营便失了最后支柱&,所谓延迟一个月解散,参加天授大比就成为泡影,到时候要解散还不由着他&?还有谁能和他抗衡&?

    这个女人,有威望&,有靠山,有官职&,本身也有手段^*,还是一个初入学的学生时*,就能带着寒门子弟抗争推翻二五营根深蒂固的制度,那时他便觉得她是个威胁,如今太史阑羽翼将成*&,更不能留^!

    她的存在,会毁掉他的一切!

    恶向胆边生。

    他脱掉鞋子,轻手轻脚向床边走去,顺手在一边的榻上拿了一床薄被。

    床上撑额闭目的太史阑忽然动了动^^。

    总院立即停住。

    太史阑却没有睁眼,懒懒地道:“世涛^,你在干嘛?”

    总院正处于紧张之中,听见这句心中一怔&,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此刻太紧张&,太史阑忽然开口说明她没睡沉,他再不敢犹豫*,猛地扑了上去*^^,手中被子对她兜头一蒙&!

    太史阑猝不及防,被他撞得向后一仰*&,倒在榻上。

    总院立即将自己全身力量都压了上去!

    他是个高壮的男人*,本身没有太高的武功,只学了些粗浅功夫,但壮大的身躯本身就是巨大的武器**,全身一压&,被子里的太史阑顿觉似乎被山撞上胸口。

    酒醉的人本就无力^^,十成武功不过能发挥三成&*,太史阑这没内力的,瞬间就要窒息^。她在一片黑暗和窒闷的疼痛中不肯放弃^,支臂狠狠向外推,却抵不过上头的沉重。

    “?*?*!”一声尖叫,睡在她身边的景泰蓝醒了。

    小子醉得迷迷糊糊,被太史阑撞醒,并没有看清楚这人是谁*,也没搞清楚这是在干什么&,隐约觉得这动作看起来眼熟*,一时来不及多想&*,摸摸身边*,只有瓷枕是个硬货,抱起来就对着总院脑袋敲&。

    总院一偏头让过,顺手一推^,景泰蓝咕咚一声仰天栽倒,手中瓷枕撞在鼻子上*,鼻血长流*^。小子还不知道痛&&,只觉得鼻子黏黏的&,顺手一摸,满手的红^&,顿时惊呆了^。

    总院这一让,身子略微抬起,手肘一松,太史阑得到喘息机会,奋力抬臂一撞&,唰地将被子掀开^,抬身要起^!

    总院大急^,眼角忽然瞥到床边桌上有寒光一闪,也不管是什么*,抓起来抬手向下一扎!

    此时太史阑正蹦起,这一扎就等于是她自己迎上去&!太史阑冲势又猛*,遇上就能扎个对穿&^!

    满手鲜血惊在那里的景泰蓝一抬头看见^&,“哇”一声叫,什么也顾不得,跳起来对着太史阑腰部一撞^^。

    砰一声,他的脑袋撞上太史阑的腰&,刚刚受伤的鼻子再次鼻血狂喷,小子向前一趴^,咕咚栽倒在被子上。

    他把自己生生撞晕了……

    也幸亏他这一撞,虽然人小力微^,但多少改变了太史阑的运动轨迹,太史阑身子一斜,“嚓”一声^,那东西扎入她左胸三分。

    鲜血飞溅,母子俩的血流在一起^。

    太史阑顾不得疼痛&&,眼角一瞟^,看见景泰蓝脸朝下趴在床上&,身下被褥斑斑鲜血^,她什么时候见过他流血,顿时急痛攻心,一抬头*,盯住了总院*。

    总院此时正在庆幸得手,忽觉心中一冷^,一抬头看见太史阑眼神*,狞狠摄人,惊得下意识一退。

    “怎么回事&!”门口人影一闪,邰世涛听见动静急急赶来,他在门槛处看不见太史阑**,视线都被总院的背影挡住,但此刻看见一个男人背影在房中,他立刻知道不好,怒喝^,“谁!”上前一步^,一个膝顶*,狠狠顶在了总院的背心*。

    “咔嚓”一声微响^&,总院踉跄向前一步。

    正在此时太史阑到了。

    她从床边弹跳起来*^,半空中鲜血犹自飞洒,一边扑向总院一边顺手拔出胸前的剪刀*,对总院咽喉,一插^^!

    比刚才多十倍的鲜血漫天狂喷!

    总院连声音都没能来得及发出,身子诡异地一折,折倒在邰世涛膝上,邰世涛哪里管他^,身子一让直奔太史阑,“姐姐!”

    太史阑抬起脚,一脚踢在总院胸口,把他要倒的身子踹得向后重重撞在门板上&^,四面鲜血星状溅射,门板上画下人形轮廓*。

    总院的身子&,软软地滑了下去&^^,这回真的是死透了。

    太史阑一下杀手*&,根本就没给他再说一句话的机会&。

    她已经想起来&,先前自己喊过世涛的名字,如果留下总院的命*,将来他想起来,对世涛不利。

    她不会给世涛留下一丝隐患&*。

    鲜血溅了邰世涛一头一脸&,他睁大眼,愣住了&。

    屋子里一片凌乱^,血迹殷然,像刚刚经过世界大战^。

    邰世涛悔恨莫及——不该把她们单独留在房内*!他就在她身边*,竟然令她受伤!

    “姐!”他奔前一步想要看她的伤,她却霍然转身**^&,扑向床边&^。

    小心地把景泰蓝翻过来^,她先试了试景泰蓝呼吸,随后舒一口气。邰世涛把了把景泰蓝的脉&,道:“没事,受了点震荡,流了点鼻血,不要惊醒他,给他多睡睡养一养&&?&!?br />
    太史阑抿唇不语,扯了一块布,给景泰蓝细心擦去脸上血迹,爱怜地摸了摸他的脸^*。

    今天如果不是景泰蓝急中生智&,也许那把锋利的剪刀已经穿过了她的心脏^^&。

    这小小孩子,已经开始履行诺言^&,?*;に?。

    “姐……”邰世涛忽然跳了起来,“你受伤了&!”

    他先前视线被阻挡&^,没看见太史阑拔剪刀一幕,以为太史阑身上血迹是景泰蓝的,此刻才发现,她胸前在汩汩流血&*。

    邰世涛一看那血还在流顿时头晕了,想也不想伸手就去捂伤口*。

    这一捂&,忽然感觉到掌下隆起^*,柔软跳跃如鸽!

    似有什么悠悠一弹^,刹那间弹到他心底!

    邰世涛如被惊雷劈中*,瞬间缩手!

    太史阑一怔。

    ……这叫什么事^?被袭胸了?

    她虽然大多时候穿男装,但那是为了方便&,她才不会像很多女扮男装的人^&,故意把胸裹紧^,她嫌费事,再说女性体征,父母所赐,有什么好掩藏的?

    所以她不束胸,最近穿的也是自己皮箱里的胸罩,当然不是大波那种累赘很多的蕾丝胸罩^&,而是普通舒适的棉布款,贴身,所以摸起来&,必然的真材实料*&。

    太史阑有点愠怒,然而一抬头看见对面邰世涛的神情*,顿时心中一软。

    那少年脸上神情复杂^&,尴尬^、羞愧、惊恐……还有很多她看不明白的情绪,脸上红红白白*&,转个不休&。

    这孩子,受的惊吓也不小吧?

    太史阑严谨又随意,严谨是行事作风*,随意的人际相处&^,她没觉得这是多大事^*,又不是故意的,再说这是弟弟&。

    “这伤口是该处理下^?!彼茏匀坏鼗涣嘶疤?,道^,“世涛&^,去找些布和药来&&?!?br />
    邰世涛此刻恨不得缩进角落里&&,听见这句赶紧低头答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明明这里才是主卧^,更有可能有布和药**,他却急忙跑了出去。

    他一出门,转到太史阑看不到的地方&&,立即往墙上一靠*,仰头向天,长长吐了口气&。

    刚才……

    刚才真是此生以来首次最大惊吓。

    也是此生以来首次……最大幸福^*&。

    这个想法只沉淀在他心里*^,偶尔浮光掠影而过&,连自己都不敢深触,觉得往深里想了是对她的亵渎。

    然而那一刻又如此欢喜&&,那一霎的跳跃,他连心都似要跳出来,一瞬间脑海里掠过“销魂”一词&,却又迅速摇头想要甩脱这大不敬。

    那一刻的柔软&,那一刻的起伏,那一刻的浮于表面而又深及心底^*。

    一触,抵达灵魂^。

    他背靠着墙壁&,夜里的墙壁深凉深凉,砖头缝里的寒气入骨,激得他浑身一阵阵哆嗦^。

    以他的体质,自然不会被这点寒气冻到发抖,然而他就在发抖,将背往墙上贴了又贴,借那入骨的寒气^&^,将内心的沸腾压了又压^。

    良久他才平静下来,慢慢用双手压住了脸。

    手上还有血迹&^,他也不管^**,抹得满脸红印子^&,他怔怔地瞧着*,又觉得心疼。

    随即他去井边打水洗脸,才大步去找布和药,药他身上就有*,布在厢房里寻了^,拿了到正屋来。

    正屋点起了蜡烛,他正要跨进去,忽然又在门槛上停住&。

    太史阑等不到他,正在自己上药*。

    她侧身背对他,衣裳卸了半边,烛火均匀地打在她的背上*,淡蜜色的健康光润的肌肤,在灯下微微闪光。

    侧身的弧度很美好,从她的下颌到肩背,线条更加美好,他说不清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只觉得一瞬间,像看见一条玉石的河流^,流在黑暗的光影里,所经之处,遍地光彩*。

    其实太史阑很小心,知道他随时会来,只脱了一只袖子,衣裳并没有解^,露出的一边肩膀^,比现代那世吊带衫小可爱保守得多&*。

    但她忽略了一件事。

    她忽略了这种四方柱床是镶有镜子的。

    那一方铜镜斜对着她,正照见她的颈下,虽然没能照见胸前^,却也是一片晶莹肌肤^,边缘可见微微隆起,而她正在敷药,手指修长*,似一朵花绽放在欺起伏的平原上。

    邰世涛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他低头,地下却斜斜映出太史阑的影子&,修长的^,肩头衣裳浅浅半褪……

    邰世涛呼吸急促*,开始觉得自己无处可逃。

    太史阑却遇到麻烦&。她的伤口靠近胸部&,要想包扎好必须绕过胁下^&*,这活计一个人做不来**。

    邰世涛眼角斜瞟着她,看她几次失败&,再试验下去难免扯动伤口^,只得咳嗽一声,装作刚刚到门口一般&,道:“姐姐我来帮你^?!?br />
    他把“姐姐”二字喊得很重,好像不如此不足以提醒自己,他努力自然地走近^,伸手去接太史阑手上的布带。

    太史阑到此时也不会故意避开,那样会显得更尴尬&。听着他声音平静,太史阑还暗笑自己多心^,刚才觉得他语气不对,特意打发他回避*,如今看他坦然态度&,倒是自己落了小家子气&&。

    “嗯?!彼蟠蠓椒讲嗌?,道&&*,“给我扎紧些*?!?br />
    邰世涛接过布带,太史阑抬起手臂,他微微弯身,布带穿过她胁下,在后背扎紧&**。

    他一直低着头,不让自己眼光乱瞄*,只盯着布带,但还是不可避免瞄见她的腰线^&,紧致&,优美&**,充满力度^。

    他看她什么都是美的*,人间里不能再有第二个好&。也因此永远都是紧张的&^,怕自己忍不住要靠近那般的好*,然而再永远失去那个好*。

    他的手指微微有些颤抖,第一个结险些没打成,她耐心地等着&,灯光下侧面柔和,鼻尖有点汗,闪着钻石般的光。

    她对他从来都有耐性,像长姐对着慢慢成长的弟弟,虽然她其实大不了他多少。

    他有点笨拙地帮她包扎好,像完成一个艰巨的任务&,长吁了一口气*。

    她披上衣服,一转头看见他额头竟然有了汗^&,忍不住失笑,“吓的?”

    邰世涛咧咧嘴,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胡乱点头。

    “今天是个意外,别自责^?!彼瓶吹剿谛纳畲?^,淡淡地安慰他&,“是我酒醉^,认错地方?*!彼饭艘恢?,有点自嘲地撇撇嘴角,“真是糊涂了,这明明不是容楚的屋子^,他不会用这么浓郁难闻的熏香?^!?br />
    邰世涛听着她语气里不自觉流露的对容楚的了解和亲昵,微微扯了扯嘴角,一瞬间笑容弧度*,几分欣慰,又几分哀凉。

    随即他道:“酒还没完全醒吧?我看你出了一身汗*,后厨里我刚熬了一锅萝卜汤&,喝了解解酒?”

    “算了吧?!碧防恢钢傅厣鲜錨,“这样子谁喝得下&?你真当我是屠夫??*^?”

    邰世涛有点遗憾地笑笑,正要问她尸体打算怎么处理*,忽听院子外人声杂沓,火把的光亮靠近^,有人在门外大声叫:“总院大人在吗?”但也只叫了这一声,随即一大堆人涌进来&&。

    这些人冲进院子*,一眼看见房中,也愣住了^&。

    人间地狱^。

    满屋子都是血*,墙上、门板上*^、地面上&、床上*、地下的被子上,到处都是鲜红的新鲜血迹。床上趴着生死不知的景泰蓝,太史阑胸前衣衫染血^,地上还有一具尸首^。

    这屋子此刻看起来不像死了一个人,倒像瞬间杀了十个人*。

    人们万万想不到,不过撒几泡尿的功夫*,这安静的二五营内,忽然就变了天了&。

    太史阑在人进来时,就挥手示意邰世涛避到暗影里^&&&,这里人多眼杂*,她不希望两人关系被太多外人发现。

    苏亚于定雷元当先冲了进来*,训练有素地把守了门户,太史阑看见都是自己的护卫&,稍稍放心。

    他们看清楚地上尸首竟然是总院时&,眼珠子也险些掉下来^。

    不过当他们听太史阑说了事情始末*,再看见连景泰蓝都受伤之后,顿时觉得这位死得实在太简单&。

    苏亚当即带着于定雷元请罪^*,表示?&*;げ涣?,太史阑淡淡道:“今天是意外,是我自己没要你们跟随。不过之后要加强对景泰蓝的盺;?&^&?!?br />
    “是*&?&*!?br />
    太史阑坐在床边,看看总院的尸首,道:“处理掉&*?!?br />
    “不对外公开**?一个大活人失踪,总会有人疑问?!?br />
    “他刚才既然敢杀我&,必然也有处理尸体的办法,你们就在这院子里找找,看有什么隐蔽的地方?!?br />
    “是*?!?br />
    过了一会雷元来回报^,说在屋子后找到一个酒窖,里头有埋在地下很隐秘的巨大的酒瓮,酒窖本身也很隐秘^。

    “那就泡酒吧?!?br />
    总院的尸首被拖了出去,他原本准备拿来葬太史阑的酒瓮&,成为他自己的埋骨之地**。

    太史阑并不担心迟早有一日尸首被发现^,发现又怎样?古代又没有DNA验证&,这尸骨谁知道是谁的^?也许是总院自己杀了泡酒壮阳的^?

    她命人将屋子收拾干净,地上墙上门板上都擦掉血迹,所有带血的东西都扔到酒窖里烧掉*&,直到没留下一丝痕迹&^,才悄悄从后门回到容楚的屋子。

    邰世涛没有再跟着她走^*&,他无声地退到人群外^^,回到自己那一群士兵中间。

    今晚迷离而又惊险^,销魂而又跌宕。今晚的一切*,将会成为他的永久梦境,梦里有黑暗的茅厕*,有长长的月色朦胧的林荫道,有灯下那一抹剪影&^,肌肤的微光,照亮一生未知的前路。

    ==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太史阑头痛欲裂&^。

    宿醉加上没休息好,她的脸色看起来很可怕&^。好在景泰蓝醒了,也没狗血地发生啥失忆^,就是一醒来就睁大眼睛,双手四处乱舞乱抓&,“麻麻!麻麻&!”

    太史阑昨晚破例睡在他身边&,早有准备,一翻身抱住他,“麻麻在这里^&&!”

    小子的惊恐这才平复,昨晚他拼命大头一撞&&,把自己撞晕了,也不知道麻麻救下来没有,一夜噩梦*,梦里都是飞舞的雪亮的光影,而麻麻正冲上去,迎着刀&&。

    此刻抱着熟悉的身体*,嗅着熟悉的味道&&,他砰砰乱跳的小小的心才安定下来,将大脑袋在太史阑怀里蹭啊蹭,呜呜地哭&,“麻麻^,吓死蓝蓝了,吓死蓝蓝了&!”

    “我倒觉得你很勇敢,做得很好?^!碧防慌淖潘?,“景泰蓝,你救了麻麻^^?!?br />
    景泰蓝抬起泪水洗花了的猫脸^,长睫毛一扇一扇^&^,“真的吗^?”

    太史阑拍拍他^^,昨夜的一切太恐怖,她不能给景泰蓝留下一丝阴影,想要拔除这不良影响^,只有激起他的无畏。

    “当然*^,没你那一撞&&,麻麻就被刺到心脏了*^?!碧防怀峡业叵蛩蠼?*&,“采访一下,你当时是怎么想到的?”

    景泰蓝当即笑得见牙不见眼*。

    “麻麻教过的啊&,没有武器,脑袋^&,牙齿^,自身的力量,都可以伤人?&?梢陨巳俗匀豢梢跃热?!”

    “对?!碧防槐ё∷?^,碰了碰他额头*,“你看,你做得很好^*,这样的情况下你还能救麻麻&,还有什么你做不到的?景泰蓝,你才三岁,已经做到了?;の业某信?,我很骄傲,真的*?!?br />
    景泰蓝仰望着她,嘴角咧开^,扑在她怀里*。

    “我能一辈子?;ぢ槁?&*?^!彼腋5氐?*。

    “对,你能&!碧防桓潘男”亲?,手指轻轻,有点心疼,“不过你以后更要记得^,先?*;ず米约?,脑袋太重要,不要拿脑袋当武器*,撞傻了怎么办&?”

    “撞傻了就可以一辈子呆在麻麻身边了^?*!本疤├度锤静辉诤鮚,得意洋洋地笑*,“不用回去了^?!?br />
    太史阑听得心中一酸——他答应过回去&,做好准备回去,但心中终究是不愿的&,此刻真情流露,宁可做个傻子&*,也不想回到那冰冷的宫里。

    她搂紧了孩子。

    没关系。

    你回去。

    我会努力让所有想害你的人,都变成傻子。

    ==

    母子两人说了一会话,随即太史阑让景泰蓝再养养&,孩子脑袋不坚实,可不要留下后遗症*。

    她自己撑着头出去&,院正等人已经等在门口,二五营所有的学生几乎都在,果然院正一开口就问她是否看见总院大人。

    “不知道?!碧防荒坏?,“许是出门散心了?”

    二五营高层面面相觑,他们知道太史阑绝对有嫌疑,昨晚她先回去,当时二五营所有人都在饭堂*,只有她和总院不在,之后总院就失踪了&,两人先前又有纷争^,要说人失踪和她没关系,鬼才信。

    可是怀疑也没用**,太史阑现在威望惊人^&,这二五营内都是她的人&,谁多说一句^,等着的下场也不会比总院好多少*。

    再说众人对总院也没什么好感*,这位二五营领导人*,自私怯弱,依附郑家,如果不是他无能,二五营何至于到今天。

    “有件事请总院大人批准?!碧防坏?,“明日我要启程去云合城^,我要挑选一部分二五营学生带走^?!?br />
    很多学生挤在她门外听她和高层对话**,听见这一句大家都高喊起来,“带我!带我!”

    太史阑目光扫及&,所有人都举手跳跃,生怕自己给选漏了^&。

    留在这里也是被欺负,还不如去云合城拼一拼,哪怕不能上场,见见世面也好。

    太史阑特意选在这时机说这个,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院正四面扫射一圈&,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现在对外来说^&,二五营已经解散&,我等已无权对二五营事务做处分^,太史大人如果愿意,都带走我们也不能说什么&&?*!?br />
    学生们欢呼*,太史阑还是很冷静^^,道:“学院配发的各种武器,可以借用否?”

    二五营有地方豪绅支持,条件一直不错,学院里用来教学的武器,都很精良。

    院正犹豫了一下&,道:“可以&,算是借。如果天授大比二五营能有好成绩,这武器还不还也无妨^,本来就该给学生配发的&?!?br />
    太史阑满意地点点头*,心想杀掉总院就是好&,院正为人虽然中庸些^,但本质不坏,内心里也是不希望解散的。

    她转向学生们,学生们瞬间安静*,仰头看着她^。

    “这世上没有天生无用的战士&,只有懒惰不自强的废物^?!碧防惶子昧讼执痪涿?&,淡淡道,“既然要跟随我&,就要完全服从我的规则,我将以军队形式进行管理*。带你们一起走&^,不仅走*,还要走得高调&。这一路我会给你们任务,做得好的,可以跟我一直到云合城,做不好的*,自己半路回家——同意就留下*&,不同意现在离开?&**!?br />
    四面静悄悄的^*,学生们的腿钉子般钉在地上&,有人在问当初和太史阑一起去北严历练的那批学生,知道了大概的历练^&,都眼睛放光。

    太史阑看着这些年轻人眼底的兴奋神情&^,点了点头,几年倒数,并没将这些少年男女的血性抹杀,他们还是渴望成功的&&。

    有血性*,有勇气,有毅力&,有耐心,离成功就不会太远。

    “今天有一天时间^,给你们自己分组结队^?^!碧防坏?&,“按照营内课程分配,”器、技、艺^、文“四主科以及其下副科^^,一个指挥*&,一个军阵^,一个搏击,一个箭手^&,一个文治,一个枪手……每科出一人,组成一个小组*,自由搭配&,但必须在今天之内组成^,并推选出组长&,组长去领武器和干粮,负责前往云合城一路上以及到达云合城之后*,所有的事务调度安排以及秩序管理?!?br />
    众人都开始紧张起来*,开始在人群中四处张望,寻找可能的搭档*&。

    太史阑这一招,三大用意:组成小组设立组长权力下放*,是为了便于管理*&,她可没精力照管那么多人;小组多*,一路上自然会形成竞争*,有利于学生素质的提高*,二五营学生确实不如人*,她必须在路上先锤炼锤炼^,最起码练出气势和纪律^;最后,打乱现有分科,在每科里都选一人自由组合,有利于学生们交流沟通^,加深感情&&,毕竟以往&,学生们只熟悉自己那一科的同学。

    她这个要求一出来^,旁观的院正等人都点头——太史阑不仅本身勇武,居然还擅长管理^&。

    “组长不是铁饭碗**,”太史阑道^,“谁做得不好^,全组人有三分之二的人表决反对,就可以换人&?!?br />
    这样^*,一些只有武力,组织管理能力不足的人&,也就不能成为组长&,这一点,是为了培养能力全面的基层管理者。

    太史阑还有一些别的想法,但不打算现在说&,新的管理方式需要慢慢来^,她有信心,只要领导者威望足够^*,没有推行不下去的事。

    “一天&?^!彼繼,“做不好就自动留下&?&!彼低曜斫菟?&&*,倒让恨不得掏个小本子出来记^,跟她学学管理手下的方式的院正等人*,十分扼腕。

    学生们散去**,各自忙碌*&,邰世涛也没有留下的理由,和院正告别^。

    他走的时候,太史阑“散步”经过了营门口&。

    少年在马下和二五营高层寒暄,眼神越过院正的肩,看着远远“看风景”的太史阑。

    他心中并无太多离别的伤感,虽然这一别*,下次再见还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不同立场的人^,相遇了也只能故作不熟&,这原是他的遗憾,然而经过昨夜&,经过那烛影摇红^,惊心而又含蓄的一夜,他忽然觉得心情愉悦^,因为之后漫长的日子里^^,这一夜有太多的东西可以让他慢慢咀嚼回想,再不愁空旷寂寞,那是只属于他的回忆^&,像珍藏的糖,裹在银红的包袱里,冬日里就着暖炉烤一烤*,抿一抿那滋味&*&^,甜到心底。

    少年的背影在马上远去*,笔直&,头上的发带在深秋的斑斓里跳跃^,他现在的背影,已经脱去初见时的微微佝偻,满身风华,竟然真有几分相似太史阑^。

    太史阑注目他的背影,一直到他转过山道再看不见&,才慢慢转身。

    世涛。

    我们都有彼此的路要走。

    下一个路口再见,愿你我已能笑傲王侯^。

    ------题外话------

    搓手,世涛是个好孩子,我好喜欢,想把他卖了换月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0》,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章 温情与杀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0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章 温情与杀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