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联手斗王

    “咳咳……咳咳……”容楚袖子捂着嘴,咳得撕心裂肺^,皱眉道&^,“怎么回事……我怎么也咳了?啊&,尚书大人*,你不会有肺痨&&,传染了我吧&!”

    刑部尚书猛地一咳&,险些呛到他自己——这回是真的。

    容楚一边咳一边摇摇晃晃站起来向上走,东一摇西一晃^,眼看就要撞到太史阑*,太史阑唰一下跳开&,大声道&,“国公,注意脚下*!”

    容楚瞟一眼她一脸嫌弃顾忌的表情&,暗骂一声臭女人^^。

    容“痨病鬼”咳嗽着上前&&^,晃着晃着就到了监察御史身侧,他喘息着^,似乎想要找水喝^,手指在案上乱摸^,哗啦一下碰翻了桌上的签筒^。

    太史阑急忙道:“速速捡起^!”和衙役们一起蹲下身捡签筒。

    容楚咳得眼泪哗哗*,手在半空意识乱挥^,监察御史怕他扯坏手中的案卷**,连忙站起向旁边一让^。

    此时太史阑还在蹲着捡签条&,随即签条收回筒里放归原位^。

    没人注意到&,一根签条*,无声无息穿过椅面&,微微露出一点尖角^。

    容楚瞟一眼太史阑,手缩回去,扶着案咳了一下^,又走了,监察御史放下心,拿着案卷又坐回去&*。

    “啊——”

    一声尖叫,监察御史的脸瞬间扭成麻花状^*,唰一下站起来。

    “签条!签条*!”他嘶声道^,“怎么会……怎么会……”

    “什么&^?签条?”太史阑一怔&,她本来就坐在主审台下,离两位主审最近&&^,此刻第一个冲上来*,一边扶住监察御史把他往旁边一推***,一边手指在椅面上一摸,随即她诧然道:“哪来的签条*&?”

    “椅子上有签条^!戳了我^!太史阑,刚才是你捡签条的^,一定是你干的!”监察御史怒极大叫^。

    “大人*?!碧防宦局?*^,神情冷漠&,“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虽然您官职比我高*,可是随意污蔑朝廷官员,依旧是有罪的!”

    “我的伤口在这里!”监察御史愤怒地摊开手^*,“我刚才摸到了签条&!”

    他手上鲜血淋漓,众人都一惊*。

    三公不太赞同地看着太史阑——他们也对刑部尚书和监察御史的立场感到愤怒^,可官场就是这么回事,哪怕背后争得你死我活,都不能当面干傻事,太史阑如今想要逼走监察御史,干的这事就有点傻了^,毕竟刚才签条是她捡的,签筒是她收的,就算她推到衙役身上^&^,也有个监管不力伤害上官的罪名*。

    这时候她落到一点罪名&,都可能对以后仕途发生影响**,非常不智&。

    席哲有些失望的叹口气*,觉得自己的看法还是没有错&,太史阑虽强^,但也失在太强&^,不知过刚易折*,迟早要碰出问题来的。

    太史阑还是那八风不动的样儿,眉毛都没挑起^。

    “证据?&!彼?^^。

    “我的血^!”

    “也许是你痔疮发作^?”

    “你……”监察御史紫胀着一张老脸,忍着疼痛抓住椅子一把拖出来^,“看这签条……条……条……”

    他舌头开始打结了*&。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椅子上——平平整整,除了一点血迹*&,什么都没有。

    “签条呢?”太史阑问*。

    监察御史的脸几乎快贴到椅面上——他刚才跳起来的时候*,明明眼角余光看见一根签条,穿过椅面,上面还沾着血迹^&!

    他很确定那不是平放着*,而是从底下穿上来,所以他才积极展示证据——椅子穿过签条,定有裂缝***!

    这是怎么回事*?

    见鬼!

    “大人看来眼神不怎么好^?&!碧防挥锲シ?^,“刚才案卷干干净净你非说脏,现在椅子什么都没有你非说有签条^*?!?br />
    监察御史茫然地抬起头来&&,脸上还沾着屁股上的血。

    “御史大人受伤了,扶下去治疗*?!贝笏韭聿挥煞炙狄换邮?。

    还处于迷茫惊悚状态的御史大人来不及反对,就被匆匆扶了下去,经过太史阑身侧时,他听见太史阑轻描淡写地道^&,“对了,大人伤好了*,别忘记自我弹劾一下你污蔑朝廷官员的罪责?!?br />
    ……

    副审被迅速赶走**,外头司空昱还在和康王纠缠^,远远地康王眉毛倒竖&&,已经快到极限^。

    太史阑无辜地站在主审台下*^。

    咳嗽声又响起*,这回不是刑部尚书的,是容楚的*&。

    “我怎么还在咳呢^?我怎么觉得这里气息不对呢?这不是小事儿……咳咳^?*!比莩孀抛?,靠向有点发呆的刑部尚书^,“尚书大人^&,咳咳,我觉得吧,不能讳疾忌医*,如果你真有个不好的痨病根儿^,咳咳&,这堂上的所有人都会倒霉*&,要么你今日交卸审案之职,改由三公或者太史大人主审吧?身体要紧&,不可勉强^^!?br />
    “我……”刑部尚书立即不咳了^*&,坐直身体*,端正脸色,道*,“其实我……”

    “哎呀这可不是小事?^!闭履桓黾酱芄?*,正色道,“虽然公堂严肃&,除审案外大小事都该推后,但此事事关所有人性命^,在场要员太多,万万不可掉以轻心,老夫也算医术世家出身,不妨先给尚书大人诊一诊?!?br />
    他不由分说,搭上了刑部尚书的脉^,刑部尚书想要挣脱&,容楚咳嗽着晃过来&^,把手腕往桌上一架^,道&,“章司空也给我诊诊^^?*!?br />
    一边说话一边笑吟吟对刑部尚书瞟了瞟。

    刑部尚书立即不敢动了^^。

    章凝装模作样手指搭脉*,却不肯浪费时辰^&,手指一搭,骇然道^,“不妙^!不妙!大大地不妙!”

    刑部尚书身子一晃^,一口老血险些喷在章凝脸上——不妙你个屁^!老混账!

    “如此不妙&,赶紧换人^?&!比莩忠淮?,已经一把抓住刑部尚书的肩膀^,不由分说将他拎起^,抓在手里就往后堂送&&^,“快,快&&,快去宣最好的大夫!对,还要记住隔离^,没有特许^,任何人不许接近尚书大人&!”

    他一边咳嗽^,一边强盗一般把“疑似痨病重症患者”给抓走&,尚书大人倒是想呼救&,但是他的嘴给容楚捂住&,天纪军又给纪连城带走^,几个护卫根本不敢上来拦容楚*,眼看着两人脚不点地*,就出了公堂&*。

    容楚经过太史阑身边时^,太史阑对他点点头&。

    国公爷一偏头,好像没看见。

    太史阑眼光立即唰地一溜,落在他脖子那个美妙的一半啃痕上**。

    容楚脸一低,危险地瞧了她一眼*^。

    两人目光交汇*,各自转头^。

    各自骂一句:别扭^!

    ……

    容楚把刑部尚书也推走了&*,两位主审瞬间消失。

    本来这二审还是应该三公参与,但是京中有令,刑部尚书主审,三公便做了陪审&,至于太史阑*,作为首告所在地主官,无论哪条律令也无法把她绕开。

    “按照我南齐律法?*!闭履凶叛劬τ朴频?,“主审不便&*^,副审升为主审,副审不便*,陪审升为主审&,太史大人是此地主官*^,便由你来提取证人证词吧^^?*!?br />
    此时自然不会有人异议&,连乔雨润都一言不发&,这女人一向知道审时度势,此刻居于劣势^,完全便当自己不存在*。

    太史阑自然也不会推辞^,迅速坐上主审位*,惊堂木一拍&,“马三,把你知道的一切^,从实招来&&!”

    她连例行的问名都免了&,趁康王还没过来&*&,速战速决。

    马管家也机灵,反正该说的&,之前都已经说过。

    “草民马三,京中人氏^,在丽京康王府任二等管家,专门负责收取及保管一切下属供奉……”

    蓦然一声大响*,车马奔腾声传来*,众人头一抬^,便透过大开的府门&,看见康王的车马忽然冲过人群*,以一种狂飙突进之态逼向昭阳府。

    司空昱已经纵身跃到了一边^,半空中衣袂飞卷*^,回首的神态有惊怒之色*^,显然他也很意外^^,没想到康王忍无可忍&,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闯过去了*&。

    车马轰隆隆直奔而来&,眼看离昭阳府门还有几丈远*,也没有停下的趋势*&,众人都露出怒色&&,章凝大骂&,“什么意思!要将昭阳府门撞毁吗&!”

    太史阑脸色也不好看&,因为她觉得*^,康王似乎已经怒火上头**,不仅要将昭阳府门撞毁,还要将这里的人撞死一两个才痛快*^。

    堂上的人已经基本都是他的对头,连乔雨润都算他政敌*,这么冲进来真撞死一两个,他也会觉得上算^^。

    何况他是被司空昱拦住车驾的*&&,到时候扯个理由,说司空昱出手惊了他的马&,他无法控制,这是意外事故,那么死的人也是白死^^!

    心念电闪&*,她霍然站起,大叫*,“把人都给搬出去&?^^!?br />
    人影连闪^,本来要去拦住马的两边护卫*,听令而来,于定雷元等人^^,一手夹一个老头子,向外便跑^。

    “哎哎你们干什么!”章凝大叫^,“去拦车啊,拖我们走做什么&!不会有事的*!”

    “让我自己走!”宋山昊挣扎。

    “放开&!有辱斯文!”席哲两脚乱蹬*&。

    不管三公怎么抗拒^,太史阑的护卫一向只执行她的命令^,早夹着三公一溜烟跑出大堂&*。

    太史阑没走。

    她一抬头看见马车已经到了昭阳府门口^,南齐这边审案^,为了表示堂皇光明*,都是大门四开,那宽度足够马车冲进来&,此时关门也来不及&。

    她也不会关门,有人要冲毁今日公堂*,那也得看她同意不同意。

    太史阑跳下主审台,一把拎起马管家^,“看见没*&,有人要撞死你^&^!”

    “啊啊……”马管家一回头,正看见马车奔来**,剧烈的颤动掀开车帘,露出康王横眉竖目的脸&。

    “马三,你敢乱说一个字!”远远地有人大喊。

    马三一个寒战,几乎要立即瘫下去*^。

    太史阑一把拎起他,将一张纸拍在他脸上。

    “不许听他说&,我也不听你说^!”她道*,“给我写下你知道的所有事情!快*!”

    “他会撞死我……会撞死我……”

    一把匕首冷冷地对着他眉心^。

    “你不写我现在就戳死你^^?*!彼繼*,“记住我们对你说过的话*,生死一线&,自己选择*&!”

    马管家咬咬牙,蓦然直起腰^,“我写!”

    太史阑一把将他拎到一边书案桌上,那里纸墨齐备*,“写^!”

    马管家立刻开写*,虽然笔迹抖抖索索*,开初几个字几乎不可辨认^,但下笔如飞,速度竟然不慢&。

    在京都那种地方混久的人&,都最会审时度势&^,此时他知道时间就是性命&^,写越快存活机会越大,顿时将生平写字速度提高三倍。

    太史阑按着纸,一边转头看外面狂奔而来的马车^,一边低头不住提示他。

    “什么时候在哪里交割的那两百万两?是银票还是银两*?”

    “当时是谁交割给你的?特征?都说了什么话^?”

    “你事后怎么向康王禀报的^*?他说了什么^?”

    外头惊叫声喧嚣声一片,百姓们在马车过时纷纷狂呼走避&**,此刻又跟在马车后狂奔。

    马车越来越近,已经到了昭阳府门前,前头的马一个纵跃,已经越过三级矮矮的台阶^,直入府门*!

    啪一声车门被震开^&,现出康王的脸*,他正惊惶大叫,“救命!救命^!”

    语气惶恐,眼神却微微弯起^&^,眼神冰冷^&。

    马车一路狂奔&,车内物品早应该七零八落砸满他头,康王也应该坐不稳&,然而此刻,他稳稳端坐在车内,车内的桌子架子乃至茶杯虽然歪斜,但无一倾倒^。

    很明显固定过了。

    而车顶上*,不知何时已经死死伏了一个黑衣人&,壁虎一般紧紧贴着板壁*,看样子是打算在最后一刻,救康王到安全之地的。

    这马车十分结实**,连马身上锦褥之下都披了铁甲!

    果然早有预谋*&^!

    太史阑眼神一瞥即过,嘴里依旧在问马管家&^,“后来这两百万两怎么处理的&&?”

    “太史阑,你想死吗&?”康王的车驾一旦闯入昭阳府,后面没有百姓^,他也不假装惊慌狂喊了**,此刻头一抬^,阴冷的声音传来。

    太史阑理都不理,拖着马管家,又换了一个死角*。

    “银票当时保存在哪里?哪家的银票&?”

    马管家满头大汗,唰唰地写,他也想丢笔,也想逃生*,他没有抬头,也感觉到铁马车森冷的腥气快要逼入鼻端*,听那轰隆轰隆的声音,就知道如果给撞个正着&,那必然血肉成泥^,而主子的冷笑声就在耳边——他已经到了^!

    但他哪怕已经吓尿了裤子*&,已经手软,汗水已经迷了眼睛^,也还是不敢停笔——太史阑就在他面前^*&!

    这个女人在他面前&,就像山压了过来,一把薄薄的匕首和她本人带来的震慑力*&,甚至超过了铁马车和旧主的压迫感*。

    “轰”地又是一声,马车已经驶过短短的青石道,直接逼入正对着府门的大堂,骏马扬蹄一跃^^,已经蹿上台阶。

    咻咻的鼻息和深浓的铁腥气息^,还有马车快速行进带来的风,已经逼到太史阑耳后*。

    马车冲来的方向*&,正对着太史阑的背影^。

    “在两百万两之前,你还在北严来人手中收过什么给康王的礼物^*?”

    马车轰响*^,阴影覆盖太史阑&&,太史阑声音依旧稳定清晰&。

    忽然人影一闪^*,一人扑过来,手中寒光一闪^,直劈太史阑后脑。

    乔雨润终于出手^^。

    “一共有几次……”太史阑低头看马管家写字,头也不回*,蓦然抬腿向后狠狠一踢!

    “砰*?&*!?br />
    像是铁棍撞上肉体^,发出一声清脆的碎裂之声&^^*,乔雨润一仰头&,惨呼尖利冲口而出&,身子却已经不可控制地向后直撞而去^*,一直撞出正堂,后仰着撞向驰来的马车。

    眼看她就要撞上马车^,然后滚倒在马车之下^,血肉成泥&。

    “救我*!”乔雨润心志坚毅,此刻依旧不昏,竟然还知道对康王马车上的黑衣人伸出双手呼救**。

    她知道此刻只有这人可以救她&!

    黑衣人只看向康王,康王微一犹豫*。

    这高手是他留着马上要救自己的*,一旦救了乔雨润,很可能下一瞬就来不及救他*,马车撞上墙壁他逃不出也会被撞伤*!

    想到这他立即决然摇头^。

    黑衣人没有动。

    乔雨润一眼瞥过已知没有希望&,这女人素来心狠,半空中霍然团身*。

    她腿骨已经被太史阑的铁腿踹裂,身子这一团&,顿时痛得她几乎晕过去,乔雨润狠狠一咬下唇*^,死命忍住&。

    砰一声她后背撞上马车*^,随即被马车冲力一弹,滚到马车车轮下,刹那间乔雨润团身一滚&,挤入两道车轮之间的缝隙。

    她没有学高深内力**,却也学了一手的逃生之术**^,身形灵便小巧,这么不顾疼痛死命一挤^,居然真的挤到马车底下空隙处&,随即骨碌碌滚到院子里^。

    马车还在向前冲,已经到了正堂门口^^&,正堂正门是一排隔扇木门*,都打开着^,如果不硬生生撞碎&,马车是很难冲进来的^^,此时已经是最后一段距离,马的冲力已经快要泄尽^,速度慢了下来&,那车顶的黑衣人忽然蛇一样游下来&,手中寒光一闪*,一把匕首扎入马臀&。

    马儿吃痛&^,一声长嘶,冲出了最后一步。

    “哗啦啦”一片乱响^*,大块木头被撞得四散迸射&,吱吱嘎嘎的碎裂声里&*&,马车悍然冲进正堂!

    正堂就那么大的地方,马车冲进去,随便一两个来回^,想挤死谁就挤死谁!

    几乎是瞬间,正堂里凳子翻倒桌子倾斜匾额落地柱子损毁&^*,被晃动的沉重的马车厢给撞得不成模样。

    马车直奔太史阑后心去&,马鼻子的热气已经已经喷到太史阑的后心!

    “容楚^!”太史阑仰头大叫&。

    人影连闪**,一条黑影踩着马管家脑袋过去,跳上了马头。

    一条人影扑向那个黑衣人。

    还有一条人影*,燕子一般掠过来^,珍珠色衣袍一闪*,人已经到了太史阑上方&,一手抓住太史阑&,一手抓住马管家^,顺手还抓了一盒印泥。

    “咴——”马一声长嘶&&,脖子仰起^,脖子上肌肉块块跳动*^,却再也不能前进一步——周七骑在了它身上&。

    “下去!”赵十三立在车顶上&,一脚把那黑衣人踹开&^。

    容楚从梁上倒挂下来,一手搂着太史阑,顺手把右手提着的马管家往车顶上一放&,太史阑一直紧紧抓着供词&,顺势往车顶上一铺,啪一声把印泥掷了下来^,喝道:“画押!”

    马管家瞬间逃生^,天上地下&&,云里雾里^,眼睛还在画圈圈*,蓦然听见这一声*,下意识手指在印泥里一蘸&^,按在了供词上&。

    “很好&?!比莩恍?^,一把抓起他,往后堂一扔*&,自有人接住**。

    这主仆三人几个动作行云流水*,配合无间,也就是一霎功夫的事,底下康王还没反应过来,刚扒着马车车窗站起身想要看个究竟,又连声呼喝^,“来人*!来人&!”

    太史阑抓起供词^*,容楚手一垂,将她往下放了放,随即抱着她,从康王马车车窗前一荡而过,荡过车窗时,太史阑唰地把供词一展&。

    鲜红的画押,在康王眼前嚣张地掠过……

    康王的眼睛瞬间都觉得要被刺瞎……

    “狂徒——”他一声大叫^,却不敢追出车窗^&,反而头一缩缩了回去,随即砰砰几声&,他把窗子给关上了。

    他这马车是特制的,门窗都可以从里面密封&,他正是因为等这马车完工才来迟了一点。

    门窗一关&*,好歹太史阑那个女疯子再杀不了他&!

    果然,下一瞬,太史阑由容楚抱着*,唰一下又荡了回来,这回手中已经多了一枚匕首^,刚才她要拿起供词^,没空去拿匕首^,等她拿出了匕首*,康王已经聪明地做了缩头乌龟**。

    太史阑有点扼腕,却也不太扼腕——杀康王*,她很想,但前提是*,不能给任何人带来麻烦^。

    现在&,确实不是好时机。

    一大队康王护卫此时才冲进来,纷纷合力将马车拉了出去,康王在马车里一声不吭*,护卫们也一声不吭^,就好像刚才那般狂猛的冲势根本不存在,也好像也没看见此刻被撞得支离破碎的正堂*&。

    太史阑也不阻拦&,拿到供词就是她赢了*,之后她昭阳府的修缮银子*,少不得要康王出^。

    当然要狠狠地宰&。

    她是被容楚抱着倒挂的*,此时脚尖蹬蹬他,示意可以放下她了。

    容楚就好像没感觉,直到她蹬出第二遍&,容楚双臂一张&*,她大头朝下坠落。

    太史阑也没尖叫&&,闭起眼睛&^。

    下一瞬她还是落入那个熟悉的怀抱。

    她鄙视地撇撇嘴角——这家伙气还没消呢&?还在怪她为邰世涛误会他呢^?有种把她扔下来不接呀^。

    此时外头一片喧闹,三公提着袍子^,怒火冲天地奔了出来,外头司空昱也冲了进来,西局的探子扶起了乔雨润,乔雨润狰狞着脸死死盯着康王的马车,纪连城刚从后院出来&,愕然瞧着前头,不明白昭阳府正堂怎么忽然就满目疮痍。

    乱,一片的乱^。

    然而有样定心的东西在她怀里&。

    太史阑站在一地废墟上*,慢慢伸手入怀,摸了摸那张冒生死之险得来的供词^。

    满目皆敌又如何&?敌人势大又如何&?主审都是康王的人又如何^?康王亲临阻扰又如何^*?

    她终究是办到了^。

    身后有熟悉的气息,芝兰青桂,馥郁又清越*,这个别扭的家伙^^*,从云台山回来一直怪怪的,似乎在生她的气&&,但无论怎么生气,在她需要的时候^,他总在他身后。

    所以她敢停留于危险之中*,是因为知道他就在不远处,只要她一声呼喊*,他会来。

    她忽觉温暖&*,反手捏了捏他的手掌。

    他似乎要躲*,但没有躲,顿了一顿之后,也捏了捏她的手指^。

    指尖对上指尖,心和心最近的距离*。

    她翘起唇角&,亮起一抹比日光还惊艳的笑容。

    ==

    看似闹剧^,实则风波跌宕的一场审案,属于昭阳城权限范围的最后一场过堂,终于结束*。

    案件的性质之后已经有所改变,公审变成密审^,马管家的供词,使康王受到的指控进一步敲实,这位康王府的二等管家,平日还负责对下联络,司库管理,掌握着康王府不少机密*。

    马管家将北严张秋等人受康王指使^,和龙莽岭盗匪勾结&,专门盘剥西凌等地的行商,以及在事情泄密后杀通城盐商全家灭口的事情说了个清楚*。

    这位马管家也证明了,那两百万两银票确实存在,是北严张秋给康王进上的寿礼,顺带还揭出了康王其他一些贪贿事宜。

    太史阑也找齐了原北严河泊所的僚属^&,以及当初负责沂河坝整修攻城的北严工造局人员,河泊所当初关于沂河坝的实地侦测数据已经都被烧毁,但当初负责侦测的人还在^&,他所侦测出的数据,和历年来沂河水位一对比,已经很明显地能看出沂河水位早已达到历史最高点&。在这种情况下^,当初的河泊所大使金正还当作不知道^*,实在罪恶深重&&。

    也是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工造局人员表示&,当初上头有命令,沂河坝不需要大肆整修,根本几乎没动用朝廷拨付的银子*,而是随意寻了几个大户的晦气,将人家打入大狱,没收人家家产充公,拆了人家园子*,得了的钱和木料&^,砖头*,拿去象征性修了修沂河坝,那一千万两朝廷拨付的银子&*,除了五分之一上贡给康王之外,其余去向不明*。

    所谓不明,太史阑知道,想必填补了某些人的空缺*,或者充实了某些人的小金库,听说张秋本人就有庄园五处^,占地连绵美轮美奂^,他这个一年一百四十两俸禄的四品官^,哪来的钱?

    当然这就不用她操心了,这起盐商灭门案里拖出来的各种隐案秘案&,哪些需要大办,哪些需要小办,哪些需要封存*,哪些根本不必办*,三公想必比她还清楚*。

    她能做的&,是掀开那一层谁也不肯掀的面纱^,把康王的嘴脸,给某些人瞧一瞧&。

    听说宗政太后生性多疑,最恨人隐瞒背叛*,康王干这些事儿,总不会告诉她吧^?她如果知道信重的人干出了这么些事情,就算不愿意成全她太史阑,也要狠狠教训一下康王吧?

    康王一旦被处罚*,短期内不能再插手朝局,朝中清流便有喘息的机会**,而西局乔雨润野心勃勃,也会趁机扩张势力站稳脚跟*,打压康王势力^,康王必然不肯&,西局两位大佬肯定会引起纷争&,内部动荡是毁灭一个机构的第一步,太史阑等的&,就是这一步。

    同样*,康王气焰稍敛^,朝局也会因此变动&,这是三公乐见其成的事,这个局面他们想了很久,却苦于没有好的契机,未曾想最后,竟然是一个女子,一个官场新丁^,天不怕地不怕^,执剑而来^,一把挑开了王者的面具*。

    案子其实并不复杂,人证物证案情推断都非常简单,难就难在有人告&,以及如何告那两步,之后的事情,不过是将证据尽量搜集,等待最高掌权者的裁决罢了。

    本来应该还有个人证&,那个西局的太监,太史阑一心想把西局也扯进来,可是乔雨润就是比康王滑溜,那个特征很明显的西局探子^,已经找不到了。

    这次审完后,三公也不通知刑部尚书和监察御史,立即将案卷封存,连同他们的处理意见和密奏*,专人快马密线直送京城。

    同时三公??卦诰┧星辶?*,以及御史台的大部分御史,对康王展开了高密度大面积全方位的弹劾,弹劾奏章如雪片一般飞上凤案&*,天天堆在宗政惠的床头^。

    三公和太史阑商量^*,弹劾和密奏都绕开了西局^&,一方面证据不足*,擅自提起只会引起对方反咬,另一方面西局和康王不同^*,太后信重康王&,但毕竟康王是当朝亲王,太后对他有顾忌存在,内心深处,未尝没有想适当钳制他的意思*,但西局却是太后一手创办*,是她为了巩固权力而设置的机构,真正自己养出来的孩子*,动康王她也许还觉得有必要^&,属于朝争。动西局,那就是公然和她做对了&。

    太史阑也无所谓——不就一个南齐东厂么*?谁见过这种神憎鬼厌的秘密机构能长久的*?

    她是那种干了事儿就不后悔^,只需要努力做好一切*,最后没达到预期效果也无所谓,大不了下次继续接着干的人^,所以案子已经捅了出来,她也就不再挂心,倒是开始有点挂心某个傲娇的人。

    某个傲娇的人,从云台山回来后^,就一改常态,不黏她也不找她,在自己院子里种花养花,清心寡欲得好像个和尚。太史阑最初觉得很好^,清静^;随即觉得那啥,有点不习惯,再然后觉得哼*,傲娇;再然后&,她某天早上起来^,摸摸脸&^,下意识又对窗外瞧了瞧&,外头回廊空荡荡地没人^&,一个风铃有点寂寞地响着,这风铃她瞧了半晌*,才想起似乎也是他前阵子飞鸽传书让人送的。

    大老远送风铃,如今人就在面前,却让风铃在那空响,这是要闹哪样&?

    太史阑坐在那里,面对那风铃^,小眼神阴阴沉沉的,有杀气&。

    这杀气渐渐弥漫开来^,导致侍女不敢上前伺候*,导致司空昱再次被拒之门外,导致景泰蓝被赵十三抱着来撒娇卖乖,景泰蓝被她留下来了,赵十三她却瞧着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一脚踢出门外。

    赵十三哭天喊地找正牌主子哭诉,正牌主子正在浇花,听完赵十三苦大仇深的控诉,点点头**,拍拍他*,把水壶递给他,赵十三心花怒放——主子终于不傲娇了,要去找太史阑卖萌了*&!主子真是的,帮太史阑拿到了证词,多大功劳啊,也不趁机表表功促进促进感情,还在这别扭^,这下好了^,终于转性了……他想着高高兴兴,一转头^,才看见他家傲娇主子淡定地睡觉去了^。

    赵十三哭了……

    这种诡异低迷气氛在让众人苦熬到第五日时^,才似乎有了转机&。

    第五日&,宫中回复来了。

    旨意直接发到昭阳府*^,三公带着西凌所有官员接旨,住在西凌总督府的三公急急赶来,心中纳闷为什么旨意会发到昭阳府?

    待见到传旨人,众人又是一惊&,来的竟然是李秋容李公公。

    南齐朝廷上下都知道,太后最宠爱康王,但是最信任的人却是这位李公公,这位公公原本就是宗政家的人,为了?^;ぬ?,净身入宫*^,几番周折,在进宫的初期,宗政太后那时还只是个小才人^,无法将这位自家人调到身边,这位李公公在性子最暴戾难缠的孙贵妃宫中呆了两年*,很吃了些苦头&,第二年孙贵妃暴毙&,宗政惠受了些牵连,被发到冷宫一段时间^,这李公公当时也作为贵妃宫中?;げ涣Φ挠凶锕?,发往冷宫,这两人才得以聚首,之后李公公在冷宫里护着他的小主子,一步步走出冷宫,走向景阳殿,直至最后,走到龙帐凤帷的权力最高点^^。

    之后宗政太后纵横后宫&,掌握凤印,其后一直有着景泰朝这位大太监的影子,传言里他武功也深不可测,这样一个人,连三公平日见了,都客客气气。

    所以今日竟然见到李秋容亲自出京来传旨*,众人都吃了一惊&&。

    橘皮老脸的李秋容&,眼睛虚虚地从室内掠过,在太史阑身上落了落,才神色不动地打开旨意&,一一宣读,第一份是对这件案子的批复&,盖了玉玺凤印的旨意上**,对三公乃至太史阑都做了口头嘉奖,却表示此等大案*,牵扯太多^,不可偏信一家之言^,着令将所有人证物证押解上京,太后要亲审此案^。

    旨意中同时命令康王也回京待审,并派了一队御林军来“护送”康王回京。

    两份旨意读完^,众人都领旨&,这样的结果预料之中*^,宗政太后是不会仅仅因为这些控告和弹劾就立即给康王处罚的,但她取消了康王代天巡守的旨意,又不用西局,而是让御林军“护送”康王立即回京,说明这位皇朝女当家人^*,已经真的生气了。

    李秋容毫无表情读完前两份旨意^,拿起了第三份旨意&,眼光在室内一转&,神情似笑非笑^。

    他那表情落在所有人眼底,大家都觉得心中一紧&。

    随即李秋容将第三封旨意在手中抖了抖^,淡淡笑道:“晋国公何在,如何不出来接旨?”

    众人都一惊&&,没想到这第三封旨意是给容楚的,李秋容既然这么开门见山地问,那自然是已经确定了容楚在这里,难怪宣旨不去西凌总督府,而是奔往昭阳府&*,原来是要将容楚堵在这里。

    一阵沉默里,在角落的太史阑召过赵十三^,低声问^,“好端端地怎么找容楚&?她要搞什么?”

    “你还不知道哇&?!闭允刮氐?^,“主子是甩掉太后旨意出京的。太后要他到南方巡察,他没理,抛下传旨的太监就跑来了^,这下好了,太后竟然派李公公来了,看样子是要追究主子的逃旨之罪^。本来呢^,哪怕人人都说他在昭阳,但李秋容见不到他人*,都不会有事儿&^。但如果他今天被李公公堵在这里,只怕立刻便要领个抗旨不遵的罪名,和康王殿下一起押解回京了^!?br />
    太史阑默然。赵十三斜瞄着她脸色,扁扁嘴继续道:“一起押解回去也好*,省得在这里被某人误会*,看某人脸色&。嗯^,两辆囚车,面对面坐着两个生死仇敌,不知道是主子半路上能解决康王呢,还是康王半路上能宰了主子?”

    太史阑瞟他一眼^^,不说话,眼神沉沉的&。

    ……

    后院里&*,容楚的那间屋子*,行李已经打好^,容楚一身装扮正式,坐在椅子上喝茶。

    他对面还有一个人,背对着门口也在喝茶&,穿着^,发型*,背影&,看起来和他一模一样。

    周七守在门口,一脸的不耐烦,道:“主子^&,走咧&?!?br />
    容楚不答&,悠悠喝茶^。

    “再不走&,给李秋容堵住了麻烦*!敝芷叩?&,“宗政太后正生气呢&&,这是要拿你的错处,少说也给逮回丽京禁你足&,你乐意*?”

    “我当然不乐意**?!比莩济惶?,斜着那行李^,“我这不是包袱都打好了吗?人也安排好了吗?”

    周七斜眼瞟了一眼那人,心想主子真是奇怪&,明明知道被李秋容堵在昭阳府绝对会有麻烦,还在那不动如山&,安排一个像自己的人做借口又怎样&?真正面对一眼就看穿了&。

    “主子,”他皱眉道:“那快走啊,李秋容步子快,说进来就进来&,到时候我拦不住,你们打了照面可别怪我&?&!?br />
    “谁要你拦?”容楚忽然笑了。

    “??*?”周七愕然看着容楚。

    “我还坐在这里*&,不是要等着你去拦李秋容^&?*!比莩拖卵?,碧清的茶水倒映他眼神深深,含着淡淡希冀,“我只是想知道*,太史阑&,她会不会,敢不敢,为我拦一拦李秋容&?”

    ------题外话------

    晚上设定章节^,看看菊花紧&,还准备例行撒欢要月票的&,回头一看留言区^,深深地默了……

    卖萌的、卖身的^、卖肾的&、卖艺的*、撒欢的、写梨花体的*、赋诗的、插草标吆喝的……

    我瞬间感觉自己智商不必用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34》,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三十四章 联手斗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34并对凤倾天阑第三十四章 联手斗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3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