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女装之美

    司空昱听着这两人对话,觉得要疯了&。

    不是前后有敌吗?

    不是蝆;鼻奥?^&?

    不是挣扎求生吗&?

    为什么这两人却在这里悠哉悠哉^,讨论洗澡呢*?

    他和这两个是生活在同一个大陆吗^?

    那两人进行完无厘头的对话之后,也不理会他一脸发黑的表情^,容楚自顾自从草地上拖来一具女子尸首*,对照太史阑看看&,道:“差不多^*?*!?br />
    太史阑点点头^,容楚剥下女子外裳*&,这女人颈骨被折断,身上没什么鲜血,衣裳是浅浅的紫色*^,隐约有西番莲的暗纹*,还镶着银色的边,镶边上也有精致的刺绣&,十分华贵。

    太史阑也对司空昱道:“转过头去^*?*!?br />
    “做什么^?”

    “我要脱衣裳*?!?br />
    司空昱张了张嘴&,终究说不出那句“我是你夫君我们不需避嫌”的无耻话儿**,只得转过身去&。

    他一转身,就听见太史阑也对容楚道:“转身,我要脱衣*?!?br />
    “好极&*?&*!蹦歉黾一镂蕹艿氐?^,“我等下也要脱衣,我先看你的&,你再看我的?!?br />
    司空昱:“……”

    原来无耻是没有下限的^!

    太史阑对待容楚可不像司空世子这么无力抓狂,脱就脱^,反正就一件外衣*,现在浑身湿淋淋的裹着身体,反而更让某人看个饱。

    想到这里不禁感叹下还是世子纯洁啊&,从出来到现在,坚持只看她脖子以上^,不像某人*,坚持只看她脖子以下&。

    她脱了外衫*,换了那女人的衣服*&^,她换衣服的时候,忽然想起要送给容楚的“口香糖”^,最近她一直带在身上,还选了个铁盒装的,以免丢失*,但是现在一摸腰囊,还是没有了*。

    一路折腾*^&,被俘泡水又蹿来蹿去,也不知道掉在哪里了。

    没有了也便算了&,反正她那里还有&*,下次送好了^,不然司空昱那个眼皮子浅的看见又要要&,她还嫌烦^。

    她换上那女人的衣服*,也没好好穿^*,随便一裹*,还把裙子撩起来束在腰带上好方便走路^,司空昱看她那粗放样儿&,叹口气扭过头去,觉得自己眼光真有问题^,一定是被古怪的南齐人传染了^*。

    容楚倒没空看她&,忙着把她的衣服给那女人换上^,头发散开去掉簪环束成她的式样*,随即一把抽出司空昱的剑^,道:“借用^*?!辈淮究贞欧从碸,一剑劈裂了那女子的脸部和半边肩膀。

    他干这事时毫不犹豫,太史阑倒还闭了闭眼&,在心里默默祷告了一句。毕竟这些女子无辜^&,死后尸首还不得不遭受残害*^。

    她祷告的内容是“美女,容楚砍你尸体是为了解救我*,你真要记仇,找我&,别找他”。

    容楚看她闭眼^&,笑了笑&,拍拍那女子的脸&^,道:“死后有灵^*,记得看清楚我,就怕你怨气再大*,也近不了我身&?&!?br />
    太史阑心想这个人才是真凶恶&^,可惜了那一副好皮囊。

    容楚把这女子毁得看不出容貌&,顺着崩塌的石桥边缘一扔,尸首落了下去&,但落得很巧妙,在半山处被突出的山石挂住,从山顶能看见,但是却看不出是谁^。

    “让他们去猜*,有本事爬下山去验证吧^?*!?br />
    等在崖下的纪连城和乔雨润也许能听见先前石桥的轰然崩塌之声^,但不能判定容楚等人到底有没有中伏^,而康王的人赶到*,也会半信半疑,那一具挂在山崖上的女尸,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像太史阑^^,而这里崖壁都是直上直下,滑溜无比*,想要费事爬下去查证必然已经过了不少时辰*,足够容楚太史阑找到藏身之地或者想出离开的办法了&。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碧防槐墒拥氐?^&,“乔雨润就这德行*,不爱明刀明枪^,喜欢背后算计&**,大概喜欢那种隐身幕后运筹帷幄的感觉?此刻她如果率人来^,用人海战术包围这山头&,我们还真的玩不了什么招数?&*!?br />
    “她这不是被你打怕了么&,不想看见你这女疯子*?!比莩?*,“所谓机关算尽&,不抵绝对强横,她终有一日会知道?!?br />
    太史阑唇角微微一扯,司空昱坐在一边若有所思^,似乎被触动了什么。

    “往前走是不成的&,乔雨润纪连城等在山下*,不过她们围山也不能多久^,三公必然会想到办法拉走他们*,所以我们在康王别院里先享受享受^?!比莩鹛防幌蚝笞?,司空昱目光灼灼瞧着^&,试图用眼神的威慑力,阻止某人过于亲近他未来夫人的行为——他总觉得,当面喊出“这是我未来老婆不许你抱”很傻很没面子,如果某人能自觉感受到他的不快就好了。

    当然某人是不会感受到的,对世子爷一遍遍扫射在他手臂上的目光视若无睹——有种你来抢啊^,正愁没揍够你呢^!

    康王的别院很大&,分前后两院,前院格局松散*,亭台错落*,精舍散在草地之间*,都是独立成栋*,有点像现在楼盘的别墅群^**,每四五个精舍,会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屋舍圈^,有自己的花园和配套设施,并且样式不同。整体十分别致^。

    后院自然不会去,人都聚集在那里救康王**,正乱着呢*,石桥这里这么大动静都没人出来探看^,容楚抱着太史阑,走了好一阵子,也不随便进入哪间屋子^,司空昱在后面冷言冷语^,“你到底要做什么&?在外面乱晃等着被抓住吗&?”

    太史阑却觉得容楚的行走是有目的的,他的眼神一直在建筑物的风格上着重留意,终于在走过三个住宅圈后*,他脚步一停^。

    眼前是一座小院落&,外观别致,院墙上是一圈一圈的各色鹅卵石^,整齐地排成龙凤环绕图案**,这座院子稍微偏僻点&,掩在半边山体后&&^,而且和别的院子长久没人住锁上落灰不同*,这院子的黄铜锁还算干净,显见得经??臹^。

    容楚又取出他的小刀,太史阑怀疑他上辈子是个修脚匠,所以这辈子小刀不离身。

    小刀不过轻轻一挑^^,看起来复杂的黄铜锁就啪嗒打开,太史阑又开始怀疑他上辈子是个惯偷。

    容楚推开门^,几乎立刻,三人都闻到了淡淡的硫磺味儿*。

    “还真有温泉&?!彼究贞啪?*&。

    “康王喜欢泡温泉^,他的别院多半建在各处温泉活跃的地方*,而且他喜欢请人泡温泉^^?!比莩繼,“他嫌京中王府没温泉&&,在京外蔚山也造了别院*,和这里格局很像,很多客院,配一处温泉院*,这是供来住宿的贵客使用的^,后院想必还有他自己专用的^^!?br />
    “有皮肤病吧^?”太史阑道&,“这么喜欢泡温泉^!?br />
    容楚诧异地回头看她一眼^*,太史阑一挑眉&,“不会给我说中了吧*?”

    “虽不中**,亦不远矣&!”容楚一笑&,看了一眼司空昱**,随即道,“走,咱们也享受一下*?^!?br />
    太史阑唇角一勾^,“他就算发现崖下那女尸不是我,再回头在院子里找,这一间间精舍搜过来,也要费好久时间&?&!?br />
    “那时候你的毒应该大好了^!比莩鹚?,司空昱早已目不斜视先进了门——眼不见心不烦。

    容楚等他进去*,走远了&*,才放下太史阑&,返身越过围墙,将那锁又挂回门上锁好,锁好后还在锁眼里加了点东西^&,这下钥匙也打不开了。

    太史阑则在欣赏院子^^,一点也不操心——她一个人的时候&,打生打死^*,殚精竭虑^,多少人性命命运背负在她身上^,一刻也不敢懈怠*,虽说她是打不死的小强*,有时候也会觉得累^,所以容楚一来,她就抓紧时间休息^,脑袋放空,目光呆滞^,坚决做个混吃等死的蛀虫&^。

    蛀虫此刻很有心情地四处打量,这院子格局很奇特**,几乎没什么封闭的房屋*,进门就是鹅卵石小路*,铺成八卦图案*,中心汇聚在一个巨大的圆形建筑*&,那建筑四周都是房屋^,一间间都是竹木结构,没有墙壁,四面开放&,全部是竹木地板,地板上放着小几^,矮凳,长长的竹木美人榻。

    这季节已经有点凉了^,所以美人榻上都铺了锦褥。

    太史阑觉得这里倒有几分度假村的味道,就查海岸&、沙滩^、椰子树&,和比基尼美女了。

    想到比基尼美女的时候*,她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身侧容楚和司空昱*,也都突然侧头看向一个方向,随即容楚笑道:“麻烦司空兄去看看*?”

    司空昱瞪他一眼^,飞身掠了出去*,没一会儿回来^,手里拎了个……美女。

    太史阑一挑眉头——还真有女人藏在这里!

    女子并没有露出怯弱可怜相,在司空昱手中不断挣扎&^,拼命嚷:“放开我!放开我&&!”看样子还是个小野猫^。

    这只野猫穿得也比较暴露,和前头那些死去女子的着装风格很像*??囱酉惹坝腥硕郧巴放酉率质?*,这位偷偷藏了起来,能跑到这里^,藏在这温泉院子里,还算有点本事*。

    “杀了^&?!彼究贞挪荒头车亟送叵乱蝗觀*,“南齐女人,好烦!”

    那女子重重落地,也不哭泣&,手指贴上大腿^^,她衣服暴露^,上衣大开领下裙大开衩*,这一落地裙子翻了起来,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

    就在她手指贴上大腿又要再扬起的时候,看似一直漫不经心的容楚忽然上前一步*^,脚尖轻轻一点,点在那女子手腕上&,女子手腕一颤^^,叮当一声,一柄透明的小刀落地。

    她的大腿上,竟然贴肉藏着薄刀^,只要手伸进裙子开衩摸出来&,立即便可伤人*。

    真看不出这么个卖笑承欢的女子&,竟然还有这一手阴毒的准备^。

    司空昱半边眉毛挑得高高的,怒道:“南齐的女人就是阴毒&!”

    太史阑托下巴不语——南齐女人一无是处*&,可你死赖着不滚。

    女子武器被夺^,这才露出点怯色^,咬唇仰头看向容楚**,眼神楚楚可怜*。

    容楚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只反反复复端详那透明匕首^,忽然笑道:“真是难为姑娘了^,早早知道有人会在这里把你找出来^,把刀先藏在这里^?!?br />
    那女子身子一颤,低头不语^,半晌恨声道:“既然给你们抓住^,要杀要剐*^,随便!”

    太史阑明白容楚的意思*,这女子不可能预知躲到温泉院还会被他们找出来,这刀自然原本不是为了对付他们的&,她也不可能预知到今日飞来横祸*^&,姐妹们一起被杀&,这刀应该是早早备在身上的,一个以色娱人的女子,没事身上藏一把这么阴毒的刀做什么^?

    再想想她伺候的是谁*,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我不杀你?^!比莩Φ猛嫖?,将刀在手里抛了抛,又扔还给她,“姑娘出身武林名门,居然还能不惜折节&**,混入敌人阵营,以身伺敌,在下还是很佩服的^^?!?br />
    那女子霍然一震*^,睁大眼睛看他&&*,眼神里充满警惕和不安——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出身竟会被对方一口叫破^,也不能确定*,对方到底了解她多少^^。

    “别想套我话!”半晌她咬牙恨声道^^,“要么放我走&,要么杀了我&,其余我一个字也不会对你说!”

    “我也不想听&?&!比莩σ饕鞯氐?,“康王前几年想收拢武林势力^,遭到抵抗^,为了形成震慑^,警告江湖&,康王对几家江湖门派下了手,姑娘左不过是其中之一?*?商?,可惜*,堂堂武林大派*,强者如云,没有一人敢仗剑南来,剑挑王侯**,却要你一个女子牺牲一生&,孤身刺敌?!?br />
    “你懂什么!”女子怒声道,“师伯师兄他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似是忽然发觉说漏嘴,赶紧低下头*&,紧紧闭嘴*。

    “我无意牵扯你们武林和康王的恩怨,不过有句话你应该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br />
    “敌人的敌人*?”女子抬头^*,诧然环视他们,“你们不是康王的人&?”

    “康王的人会在这时候躲入温泉院么?”

    “你们是……啊,我见过你*^?!蹦桥诱獠趴辞寤涣艘路奶防?,“康王捉来的那个女人?!?br />
    “都不必对对方寻根究底了*?^!比莩Φ?,“这位姑娘&,我也不问你名姓^,也不问你想做什么*,也不会为难你&,只要你承诺对我们的去向守口如瓶*,并帮我做件事,我马上便放了你,如何*&?”

    “什么事?”女子警惕地盯着他。

    “这事儿说起来对你是好事&,能帮你报仇^*^。只不过要看机缘**^?!比莩?^,“你稍等&?^!弊酚值?,“请司空兄注意四周?&;ぬ?&,我去去就来*&?^!?br />
    司空昱冷哼一声,“这需要你关照吗?”

    容楚也不以为杵*,又对太史阑笑笑示意她放心,一闪身进入了温泉小院。

    太史阑看着他背影,唇角一扯^,心想这家伙又要使坏了^。

    也是,他来一趟康王别院,不给人家下点绊留点纪念怎么舍得走*?

    容楚很快就出来了^,手里拿着个东西*,用锦缎包着&&,透出点隐隐光华^^,他将那东西递给那女子*,道:“今夜过后^,康王必定不会再使用这个别院,你有什么安排尽早准备&&,我建议你继续隐藏身份跟随在他身边^&,机会终究会有的^&?!?br />
    女子接过那东西,并没有立即打开来看,有点疑惑地看着容楚*,“我怎么知道你安没安好心^?”

    “你为杀他,早已不惜生死&,连死都不怕,你还怕什么欺骗*?除生死无大事,姑娘这么畏怯多疑&,何时能手刃仇人*?”

    “你说得对&!蹦桥幽话肷?,将东西收好^,“我是必死的人了**,真不必在乎什么,但多一分机会*,都应该好好争取^?!?br />
    “那么&,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比莩浇切σ庥殖峡矣纸器?,“康王爱枫叶&&,每年枫红&,都会寻求天下枫林最美的地方去看枫叶,他看枫叶,还有个习惯,只邀一两个要紧的人*,轻车简从^^,秘密前往^^,你如果能成为他信任的身边人*,知道哪一年他在哪里看枫叶,你就会有最起码七成的机会?!?br />
    女子眼睛亮了,重重点了点头*。

    “记住^*,在枫林刺杀他的时候^*,带着我刚才给你的那个东西?&!比莩噶酥杆持?&,“千万不要忘记,否则七成把握就变成三成?!?br />
    太史阑眼神一闪——刚才那东西明显是饰物不是武器&,这女子带着对行刺可不会有一分帮助*,容楚一定要她带着干嘛*?难道上面有毒*?或者巫蛊咒术^&?

    女子似乎也有同样疑惑,然而看看容楚眼神,终究没问,只是点点头^*。

    “好,我信你^&?!?br />
    容楚微笑^&,退后一步,做出让路的姿态^*,“姑娘请^?*!?br />
    那女子爬起*,深深看了容楚一眼&,忽然道:“我觉得你很强**,我想你如此了解康王&,必然是朝中要人,将来如果我成功了,能否去找你^^?或者能否请你帮帮我?”

    “没有足够实力&,不要和我谈条件*?&!比莩餍?,“等你足够成功再说吧^!?br />
    “我会来找你的?!迸硬⒉黄?,又深深看他一眼,揣了东西出去了&^。

    “真是不怜香惜玉&?!碧防豢醋潘秤?^,托着下巴^。

    “香玉在此,无须他顾&?*!比莩θ菘赊鋇^。

    太史阑抱臂打个寒噤,摸了摸一身的鸡皮疙瘩——她瞬间想到红楼梦里的香玉了&。好酸*,好酸*&。

    这个满嘴说酸话的家伙,刚才又干了什么坏事?看他心情不错的样子^,想必阴康王阴得不轻*。

    瞧着吧咧&。

    “泡单汤还是双汤*?”容楚又绕回老问题问她了。

    太史阑瞟他一眼&*,“双汤可以&,我请司空昱和我一起泡?!?br />
    “就怕他有命泡没命出?!比莩σ饕鞯厮低晟逼谔诘幕?,眨眨眼睛*,又问,“确定单汤&&?”

    太史阑一看这人笑得狐狸样&,就觉得有猫腻,可是无论怎么想^,双汤必然是双人的^,她现在还不想和容楚玩野战。

    “单&!”

    “好?&!比莩ё潘冉四歉龃笤参?*,那里硫磺气味浓重*^,白雾翻滚*,是个大池子*,司空昱正坐在池子边发呆&。

    容楚带太史阑从旁边推开一扇小门^*,司空昱忽然跳起&,一步就奔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去&?”

    “如你所见^,带她洗澡&&!?br />
    “不许!”司空昱似乎终于觉得忍无可忍*,拦在两人身前,“我想过了*!祖宗规矩不可违背^!无论怎样她都该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怎可一再让于你&&!”

    太史阑忽然伸出手,一推*。

    “啪……”

    世子爷四脚朝天栽到了池子里&。

    “啰嗦^?^!碧防凰?&。

    容楚微笑——不了解太史阑的人&,追她就是在找死*,都不用他动手*。

    太史姑娘直奔主题,完全遵从她自己的感受*&,绝不扭捏犹豫。他相信只要他足够好,只要太史姑娘确实觉得他好&,那么什么表白什么争取都不必**,太史姑娘会直接扑上来撕掉他衣服的^。

    他无比渴望地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容楚心情很好地踢开小门*,里面果然是一个单池*,只能供一个人使用*,门楣上还写着“女池”*。太史阑觉得很满意&。

    温泉水咕嘟咕嘟冒着泡儿^,这种水一般都不会很清澈,雾气氤氲,看不清水池的形状*,隐约觉得也是很别致的。

    “你也去找个男澡堂去泡泡**,小心你的腰?!碧防灰患馑鼐途醯没肷淼暮济傲顺隼碸^,忍不住催容楚。

    “单池*?我算了&*,我是个正常人*?!比莩盗司浜芄殴值幕?,微微一笑,退了出去^。

    他并没有走远&,抱着双臂靠在门边&,似乎在等待什么^&。

    太史阑没听清他说什么,她此刻注意力都被那冒着热气的池子吸引^,泡了半天寒池&,此刻热水就是最大的救赎*。

    她三两下甩掉衣服鞋子,张开双臂&,往那池里一扑&。

    “哗啦——”

    随即她发出一声低喝^。

    ……从不大叫的太史阑发出叫声……

    随即她唰一下跳出来^,抓起衣服一阵挥舞^^,将雾气驱散^,池子的形状露了出来。

    ……好个单汤女池^!

    此时才看清*,整个池子竟然是人形^,还是个男人的形状^,池底是整片的白色软玉^,也雕刻了一个男子*,长发披散&,眉眼含春,栩栩如生*,最关键的是……还不着寸缕&,更关键的是……整个雕刻是立体浮雕^!

    换句话说*,这个玉做的男人^,也有“坚实的臂膀,分明的腹肌^,伟岸的男人标志”……

    于是猛扑入池中的太史阑&,差点把小肚子给戳出一个洞来……

    “次奥&^!”基本不爱骂人的太史阑也忍不住飙了句脏话,抓起衣服胡乱套套*,套上旁边的木屐就奔出去准备找容楚算账**。

    门一开&,容楚抬起头来,唇角刚刚泛起一抹笑意*,打算应对太史阑的吐槽,忽然眼神一凝*。

    旁边坐着郁闷的司空昱此时也回头,瞬间一呆^。

    门开了,大团大团的热气先冲了出来^,如云似雾**,雾气里忽然冲出黑发的女子,因为裙子嫌长,她微微弯着身^,提着有点宽大的裙角^^,裙子是浅紫色,盘绕着银边&,质料高贵&,式样特别,上身紧而下身散开&,在朦胧的水汽里似一朵紫罗兰般绽放着,上衣穿得匆忙,有点歪斜^,领口款款地敞着,露一抹肌肤莹润的肩&,锁骨凸起的弧度恰到好处,让人想到精美精致等一切美好的词儿,一缕被沾湿的黑发垂下来*^,正落在锁骨的窝里*,让人瞧着心痒痒的^,不知道贴靠上去会是什么样的销魂滋味*,而锁骨之下*,一线胸口肌肤*,半隐半露&,竟有一颗小小红痣&,在浅紫绸缎的包裹中盈盈地亮着,浑圆可爱如相思豆*。

    因为腰带没有束拢*,下身的裙子微微蓬着,散着银边的拖尾^,露着太史阑同样精致浑圆的脚踝&^,木屐在裙子下若隐若现&,行步时啪嗒啪嗒响动^&,却因此更增风情&,让人想起木板回廊*&*,萧萧秋雨,佳人提灯而来&,一步如一曲*。

    而她微微弯身收拾湿润裙角的姿态,是完全女性的&&,婉转的,优美的*,总是束起的黑发湿湿地垂在颊侧,也中和了平日的凌厉和冷峻*,她亭亭俏俏*,弯身拾裙&,春光陌上^,小儿女访花风情*。

    四面忽然就没了声音,连呼吸都没了&*。

    两个身份尊贵*^,阅遍花丛,眼高于顶的男子,在这一刻&,忽然找不到自己的呼吸。

    这一生至今也算识遍人间之美,然而到此刻才知惊艳。

    这样的惊艳,来自于对平日印象的完全推翻,假如原本就有一个楚楚纤秀的美人,湿身冲出^,做这般的姿态,那固然美&,却万万没有此刻的冲击^,然而此刻,他们只觉得眼前变化翻覆,颠倒印象*,万万想不到女装的太史阑&,如此清丽娇艳,属于女性的柔美特质竟然并不缺一分^,还多几分明快潇洒气质&,将那美更提亮几分*。

    水汽氤氲里裙摆散开有点仓皇的她,和先前把裙子束起大步快走的太史阑&&^,简直判若两人*,明明刚才还是这件衣服,可是换了情境和神情,女汉子就成了仙女*。

    司空昱深沉美丽的大眼睛里,现在完全倒映着太史阑的影子&&,眼神里充满深深的遗憾和懊悔——怎么没让嬷嬷们瞧见此刻的太史阑,那什么反对都没了&,走遍东堂*^,美人无数^,可哪里去找这么特别的美人&?

    他有信心,太史阑不需要天天这么美^,只要偶然这么美一次**,就足够给人留下永久印象*,足够配得上他了&。

    就因为太少见,所以才霹雳一般击中人心。

    容楚原本靠墙站住^*,此刻挺直身体,瞟一眼司空昱*,不动声色移了移,挡住了他的视线,司空昱犹自痴痴不觉,下意识又挪了挪步子,探头去看&&,容楚又挪了挪步子,将他挡住。

    太史阑可不知道两人这眼神官司^,她甚至没觉得这两个男人的眼光灼热&&,她一手扶着墙,一手拉扯着裙子^*,没好气地就要开口责问容楚*,容楚忽然上前一步&,抬手,轻轻挡在她的唇上&。

    “别……先别说话&*?&!彼氯岬氐?,“将这一刻的你^,给我多留一会儿?*&!?br />
    太史阑一怔,抬起眼睛看他^,她湿漉漉沾了水汽的眼神,越过他手掌上方^,一瞬间神情温软^^。

    迎上容楚微深的眸子^,她便明白了什么^,唇角微微一扯,倒也没有煞风景地继续骂下去&。

    她唇角一扯*,他的掌心感受到那一抹笑的弧度,如此近如此真切地感受到她的笑容^,他也忍不住心情震动,忽然想要做些什么^,留这一刻的她久一点再久一点&^。

    他弯下身去,一吻,轻轻落在她眼睫上。

    那不过是轻轻一触,触及她湿润的睫毛&,细密而柔软,像她内心深处隐藏起来的另一个太史阑&,那种茸茸的感觉&,又让他想起芳草,开在心的天涯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便绿了两岸山水。

    她的眼睛在微微颤动着,这让他起了一种怜惜的心情,他从来都是怜惜她的,哪怕她强大^*,独立*,决断甚至霸道^,所有人都认为她强到一个人就能撑起一片天,男人不过是她的附属,可唯有他不这么认为,他只认为*,再强的女子*,也不过为形势所迫不得不强^*,她们内心深处必然有其空缺和遗憾^^,有其想望和渴求,而一场爱情*,没有怜惜的心情打底,那不能称为完满**。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总是从最初的怜惜开始的&&。

    他的唇在她眼睫上停留*,芝兰青桂香气在此刻忽远忽近*,她有点不习惯那种湿重的感受^,想要让*&,忽然感觉到那般怜惜的心情,她亦有微微触动*,像在荒漠里竟然听见叶笛的声音*^,忽然觉得心中某处也似微湿。

    他似乎发出一声含糊的笑意,随即离开&&,香气一近又远*,她垂头不动&*,先前要骂的话已经忘了*。

    这一垂头看见自己的脚^,赤足穿着木屐&,紧紧靠着他的织金丝靴,望了一会儿才想起&,这个人还是很可恶的,不能不仅不惩?;垢剂吮阋巳?,这不符合她的公平准则,抬起脚就踩了他一下&&。

    容楚倒没想到这女人在难得小女儿娇态的时刻*,居然还能想到发飙&&,“哎哟”一声*,只是声音里调笑多于疼痛*。赶紧退后一步^,伸手一抄抄住了她脚腕,笑道:“你凶起来我倒也觉得挺亲切的&?!?br />
    他抓着太史阑的脚踝&,心忽然又微微一动&,手心里的触感丝缎般光滑&,踝骨小巧精致,正可一握,她不是幼年练武的女子^,因此没有骨节粗大的毛病&,这给她留下了精美的轮廓,只是平常掩在男装里浪费了*&,此刻他握着,掌下肌肤柔润得似乎流水,触着了又觉虚幻,忍不住指尖弹动&,想要多摩挲几下*。

    可惜有人不许他摸***。

    司空昱已经从惊艳的呆滞中苏醒过来&^,一眼看见两人这暧昧的姿势*,先是一怔,随即勃然大怒^,大步上前&,先一把拂开容楚的手,容楚正在发怔*,给他轻易就拂开了。

    随即司空昱蹲下身,给太史阑掩好裙角,一边忙忙碌碌一边教训道:“女子之足何等矜贵*,怎么能露于人前还被男子把玩*^?你什么都好&,就是这礼教规矩完全不通*^^,改日得让嬷嬷们好好教你……”

    他絮絮叨叨蹲在地下给太史阑理裙子*,太史阑起初有点好笑,低头看骄傲的世子蹲在那做这女人做的事*,有点诧异他居然肯为她做到这样,这个骄傲的少年^&,对他来说*,为女子执裙可能比让他裸奔还难一点吧&?

    诧异之余又有些温暖——肯为女子做这些事的男子,终究有一份爱护和体贴的心情在。

    司空昱做这动作完全是发乎自然,什么也没多想,裙子其实还提在太史阑手里,他拉了又拉,发觉怎么也没能完全遮住她的脚^,顿时脾气发作**,狠狠向下一拽^。

    太史阑手指本就无力,一拽*,一松^。

    这裙子是两截的……

    于是……

    裙子唰一下被拽到腰下^,还有继续下滑的趋势*,而太史阑里头没穿衣服……

    容楚眼疾手快^,伸手一扯,将裙子挽救在她腰下一寸&^,最最关键地方之前。

    司空昱此刻才发觉不对,一低头,忽然注意到太史阑圆润精致的脚踝*,再一抬头,忽然看见太史阑没来得及掩上的浑圆纤细的腰,淡淡蜜色的肌肤^*,在氤氲的水气里诱惑生香,他“啊”地一声向后急退&,急急捂住了鼻子^&,太史阑看见他的指缝间,忽然滴出血来^。

    太史阑:“……”

    这辈子自个还能有让男人惊艳到流鼻血的时候!太尼玛毁三观!

    容楚:“……”

    这小子是不是故意的&?童子鸡也不能嫩成这样!

    司空昱:“……”

    多年的砂鼻毛病*,怎么这么巧在这时候要命地发作&*!

    ……

    给这几滴惊悚的鼻血一搅&*,连什么都不在乎的太史阑都有点尴尬了,再这么随意下去**,就变成她有心勾引了。

    她只好一转身,回头&,穿起自己的内衣^,再穿好那裙子出来,她出来的时候,两个男人背对背,各自负手*,都正人君子状。

    可惜地下几滴鲜血颇刺眼*。

    太史阑也不理那两个^*,扶墙走了几步,看见“男池”两个字*&,推开门进去&*,果然**,软白玉雕成女体,一样的张臂拥抱姿势*,某些关键处的设计^,连她看了都脸红&。

    不过她还是表示了满意——好歹容楚没去洗。

    容楚也表示满意——识时务者为俊杰。

    单汤不能泡了^,只能去双汤,太史阑有意在正中间那个大池子泡,容楚淡淡地告诉她^&,“这池子是共浴池&,一般是一男多女搭配,泡水假&,嬉戏真*,所以时常溢满脂粉&,你确定你要用?”

    太史阑立刻转身换个方向。

    双汤池走过一条走廊就到,推开门^,却不是单汤那样的屋子&,而是直接面对山崖^。

    这里单独辟出了一块地方,三面崖**,一面面对来路&^,地面铺了完整的鹅卵石,拼出龙凤呈祥图案,山崖青青,野花点缀^*,既有野趣,也有皇家富贵^,池子在正中&^,用原始的山石砌成,不加雕饰,山石缝里生着野花^,伸手便可以摘到^。

    双汤池也并不大,顶多双人躺卧^,倒也看不出什么双人设计&,只在池水正中,粗粗地拦了一道野藤&,藤上开着繁密的花以做遮掩^,太史阑正诧异什么样的藤可以在温泉水中生存,仔细一看也知道不过是栩栩如生的雕刻。

    太史阑倒是很喜欢这里的设计,野性和精致并存,在不协调中生出一种奇异的美感来*,只是这样的设计似乎并不符合康王的爱好^。

    她也不想脱衣服了^,看了看池底没问题,直接和衣跳下&,进去便发出一声舒服的长叹&。

    身边水声一响,藤隔栏隔壁似乎有人进入,随即司空昱愤怒的声音响起^*,“容楚!你要不要脸&^?这池汤是你泡的?”

    “不是我难道是你*?”容楚在隔壁微笑,舒服地伸展身子*^。

    “你起来^!别逼我动手!”司空昱拔剑&,“你这是在侮辱太史阑的清白!”

    “你说对了*!比莩邢械?&,“我一心希望生米煮成熟饭*,希望世人都认为她非我不嫁,洗个澡算什么*,我的目标是她的床?!?br />
    “你——”司空昱的剑硬硬地指在空处,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我泡什么汤池^,不需要你同意,倒是应该问问太史阑的意见^?&!比莩们锰俦?^,笑吟吟地问她^*,“太史姑娘,请问我可以在隔壁驱除寒气吗?”

    ------题外话------

    流鼻血了&!流鼻血了!

    有票的快砸票票,砸到我流鼻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27》,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二十七章 女装之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27并对凤倾天阑第二十七章 女装之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2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