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救你媳妇去

    面具撕下*^^,还是一张玉雪可爱^,粉嫩团团的脸^^,只是和先前那个又不一样^*。

    章凝看清楚那张脸时^^,大大晃了一晃^,脚跟一撤*^*^,后腰撞在了书桌上^。

    随即他抬起手^*,指着景泰蓝^,“你……你……”又转头**^,指着一边站着的太史阑^^^,“你……你……”

    可怜三榜进士出身^^,辩才无碍的章大司空****,一生里第一次结巴到说不出一句完整话^*。

    “你什么你*?”景泰蓝声音稚嫩却清晰^^,“章大司空^*,还不快来拜见朕^?”

    太史阑第一次听景泰蓝这样自称*,听着觉得有点想笑^^。

    章凝的眼珠子却险些又掉了出来^。

    “这……这……”他原本十分震惊^,此刻却更加惊讶^**,愕然道^*^,“你说话……”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张脸的主人^*,上次看见他的时候*,他口齿不清^^*,不会走路^,大眼迷离口水滴答,赖在宫女怀里不住蹭人家的胸*^*。

    此刻脸还是那张脸*,但精神^、气质、言辞^,都脱胎换骨*^,好似变成了另一个人^*。

    “你……”章凝终究老成持重,并不肯因为面貌的相似便贸然相认^*,毕竟在官方的说法里**,陛下“出天花”正在宫中休养,因为先天娇弱^,又染了风寒*^,太医说最好避见外人^,好好静养半年到一年才成**。

    怎么可能在这离丽京几百里的地方^,西凌首府昭阳城内^^,又见一个陛下^*?

    何况这个孩子,气质精神和原先陛下相差太大了^,个子似乎也高了不少^^,小脸虽然还是粉嫩团团*,但眉宇间有种寻常孩子不能有的坦然畅朗之气——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家陛下可连寻常孩子都不如**,那就是个小纨绔*^!

    “太史阑^?^^!彼料铝?*^*,盯着一边的太史阑**^,“你这是什么意思^?带这么个人来哄骗老夫^,你不知道这是杀头重罪吗^^?”

    太史阑撇撇嘴^,对景泰蓝一抬下巴^*^^。

    “章大司空*!本疤├杜郎吓员咭徽乓巫?*,站到与章凝平齐的地方*,垂头注视着他的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信她^^^,难道连朕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嘛^*?”

    章凝一惊,脸上变色*,景泰蓝扒着椅子*^^,瞅着他的眼睛*,“章卿家为国操劳**,夙夜匪懈^*,听说因为长期彻夜办公,得了寒腿之症***,哀家心里十分过意不去,这里有南羌属国进贡的血参,对风寒之症有奇效*,今日便赐予你吧^^**!?br />
    他翻着大眼睛*,捏着嗓子^*^*,拖着长而雍容*,微懒的声调^*,没学出太后娘娘的尊贵^*,倒像个装神弄鬼的老妖婆^。

    章凝却听得浑身一颤——这是半年多前**,在御书房,太后有次单独召见他的时候说的话*,当时只有太后和陛下在^*,陛下在一边榻上玩蛐蛐^*。

    他霍然退后一步*,随即砰一声跪倒尘埃^**。

    “司空章凝^^,参见陛下*!”

    一声参拜虔诚尊敬*^,太史阑眯起眼睛^,心中忽然一空^。

    景泰蓝也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爬下椅子^*,亲手将章凝扶起*,“章大司空请起*?^^!?br />
    章凝爬起来的那一刻***,老泪纵横*。

    “陛下……陛下……万万想不到^^^,真的是您……”他拉着景泰蓝的小爪子**,反反复复看不够地看他^^^,“您长高了*,也比原先看着精神了*,还有这话说的……真是流利*,天啊……别怪老臣失礼^*,几个月不见*,您变化真大^^,真喜人,老臣都不敢认了……”说完连连用袖子擦眼睛。

    太史阑瞧他真情流露^,唇角微微翘起^*,只觉心下略有安慰^^^。

    “我还会很多呢^^!本疤├侗凰豢?**,顿时沾沾自喜^^*,原形毕露*^,拉着他的手*,绕过他书桌^^*,道:“这个是《山河志》^^^,一共说了南齐十三行省七百府县六百大山五条主要河流***,这是《大学》**,我已经全部背完了哟^,这是《南齐史略》^,我念到第十三章*,高祖皇帝封禅^,八方来朝……”

    他滔滔不绝,太史阑频频摇头——轻狂!轻狂^!

    章凝却喜得张大了嘴^^,不住问“是真的^^*?”“《史略》您也开始看了*^*?”“《大学》您不是一直一背就要睡觉来着*^*^?”

    “麻麻……啊不太史大人教的哟*?*^*!本疤├恫煌翘嫣防槐砉?*^,“我会了很多哦***,我认得南齐所有的山川大河哦,我还记得咱们的龙兴史哦^,哦对了我的字也写好啦^,大司空大司空我写字给你看……”

    章凝向太史阑投过感激又惊奇的一眼*,忙着看景泰蓝的鬼画符*。

    “……?^?^?您写的这是什么字^?弯弯曲曲的^^*,是南洋文吗^^?南洋文您也学会了*^^*?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啊^,呵呵你不会吧?来我教你^,bitchisbitch^^^,贱人就是……”

    “咳咳*^?!碧防豢人?^^。

    再吹下去要露馅了*,保不准老章的感激就要变成对她的追杀*。

    景泰蓝瞬间醒神——牛皮吹狠了^!急忙四十五度天使角甜蜜微笑^*,从站着的椅子上爬到了老章的身上^*^。

    老章惊得两眼发直,向后一蹦^*,险些没把景泰蓝给蹦下来**。

    “陛下……这……这……这使不得……”章凝手足无措^,慌乱地要把景泰蓝捋下去*。

    “大司空^***!本疤├侗ё潘牟弊?*^,甜蜜蜜地道,“听说小时候你也抱过我的啊,父皇还说^^,你会永远对我好^,现在你不喜欢我了吗^?”

    章凝手一停^,想起自己确实抱过这孩子*,那时他还还在襁褓中,先帝子嗣不旺^^,先后生了七个儿子*,大儿痴二儿傻^,三儿有残疾*^,四儿蠢*,五儿六儿虽没什么残缺^^,却资质平常**,先帝无数次对他们这些老臣叹息,说蓝家是遭了什么诅咒,还是他为政无德^^,为何子嗣上如此不利*,所以这个最小的儿子健健康康生下来时,先帝十分欢喜^*,欢喜得过了头^*,满月酒都喝醉了**,拉着一帮亲信老臣^*,要他们都抱一抱新生儿^^,说是沾沾这些名臣文成武德的喜气^。大家也便都抱了抱,还记得那孩子眼神明亮^,看起来一股机灵劲儿*,当时都为先帝欢喜^*。

    没多久这孩子立为太子^^*,他们见得就少了^*,再没多久**^,先帝忽然驾崩^,这孩子做了皇帝**^,太后垂帘^,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帘子后那厉害的女人身上**^,前头那个打瞌睡的小孩子*^*,自然而然便忽略了***^^,再之后忽然发现这孩子^*,一样的不成器^,不爱读书^^*^,不会讲话^,不能走路^*^,时常困倦**,除了摸宫女的大胸脯之外别无爱好***,老臣们聚在一起**,时常忧心忡忡***,都觉得是不是上天不佑南齐^,为何偌大一个国家^,连个像样的继承人都找不出来*,难道真的要女主当国^*,改朝换代吗^^*^?

    此刻那小小软软的身体抱在怀中**,嗅着那一股清新香气^^,想着当年他散发浓浓乳香的小身体,也曾抱在自己怀中*,老章的心里^,忽然便迸发出一股久违的柔软来^。

    他已逾知命之年*^,家中也有一两个绕膝承欢的孙儿^^,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本就天生有一份疼爱之心^*,此刻抱着景泰蓝,一时忘记他那万乘之尊的身份*^*,也忘记自己素来恪守的礼教规矩,忍不住便心情激荡^^,将景泰蓝抱得更紧了些***。

    景泰蓝趴在他肩头,揪了揪他的翘胡子*,对太史阑眨眨眼睛。

    太史阑唇角一勾***^,想着这混小子,真是每一瞬间都在迅速长大**,先提起往事让老章动情,再以孩童身份让老章心疼^,卖萌卖得把老章都瞬间拿下*。

    “好啦^*,我的主子?^**!闭履Я艘换醊,终究不习惯*^*,将景泰蓝抱下来*,放在椅子上端端正正坐好*,满意地端详了一会儿^*^,才问太史阑*^^,“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和陛下相遇的**?^!?br />
    他一旦面对太史阑^,又恢复了严肃神态^*^,甚至带着一分警惕和防备。

    太史阑明白他的心思^^,是怕她心术不正*,也不解释^^,只将遇见景泰蓝的经过^^,简单扼要说了一遍^。

    老章听得脸色变幻*,震惊之色现于言表,末了才喃喃道:“……原来如此^^,我们也觉得^^,陛下实在没道理这么久一面也不露,那奶娘的事儿我也知道^*,只是再回头查的时候^*^,那奶娘家都烧成白地*,一个人也找不着……这女人*^,真是大胆!”

    “只是^?^!彼鋈簧裆鱚^,“你和陛下相处^,发现他的身份^,为何不送他回宫*?任他流落在外?他若有个闪失^^^,你要如何承担*^**?”

    景泰蓝一见他对太史阑疾言厉色^,立即撅起嘴^,抬起靴子踢他的小腿*,老章不理他^^*,目光灼灼盯着太史阑**。

    “你或者可以问问他自己?^*!碧防坏?*^,“我不想把一个中了毒^**^,没有母爱**^*,没有人关怀^,时刻处于?^;?*,好容易才找到机会逃出来的孩子^^*,再送回虎穴里去^!?br />
    “你这叫什么话^^!”章凝眉毛耸动^,“皇宫怎么叫虎穴……等等*^^,你说*,中毒?”

    他霍然转头^,注视景泰蓝^**,景泰蓝四十五度天使角*,眼泪汪汪地道:“中毒好久啦^^,总是好困*^*,好想睡觉^,太史大人说*,这是慢性毒^,再吃下去,我和哥哥们一样变成傻子……大司空,我好怕……”说完含泪咬手指^*,四十五度楚楚可怜角看着他^^。

    太史阑之前已经和景泰蓝商量过*,一句都不提容楚在此事中的作用^,以免给他带来麻烦^。

    章凝此刻的震惊终于写在脸上,嘴张了半天没说出话啦^^^,半晌抢上一步^^,半跪在景泰蓝脚下,磕头*,“老臣等?^*;げ涣?*^,让陛下身受危难^*,罪该万死^^!”

    “大司空,这不怪你们^?!本疤├痘乱巫觀*^,抱着他花白的脑袋^**^,假哭^,“呜呜*^,你知道就好了*^,以后你们?*^*;ず梦揖托欣瞊***,我终于有救了……”

    太史阑默默转身^*,抚胸——恶心感又一次沸腾了……

    一老一小抱头痛哭了一阵^*,当然一个哭得真心实意**^,一个陪着干嚎^^,嚎完了章凝替景泰蓝擦擦那几颗好不容易憋出来的鳄鱼眼泪^,抱着他情真意切地道**,“老臣既然找到了您^**,可不能任您再流落在外^^,老臣拼着粉身碎骨**,也要盺;ず媚陌踩?,老臣这就写信给大司马大司徒……”

    “大司空且慢^*!?br />
    章凝回头看太史阑。

    “大司空是要送陛下回宫么^^?”太史阑道^,“仓促之间^?毫无准备*?”

    “你什么意思^?”章凝眯起眼睛,“难道任陛下流落在外*^^^?这非人臣应为^^^!”

    “擅自让陛下蹈险,才非人臣所为^*!”太史阑一步不让^,“大司空为什么不想想***,陛下是怎么中毒的*^?”

    章凝一震^*,默默无语*。

    “不查清真相,不去除隐忧^*,不解决问题^*,就把陛下送回去^**^!碧防坏?^^,“陛下不肯^^*,我也不肯***!”

    章凝眉毛一挑*,似要反驳她的大逆不道*,然而一看她的神情*,再看景泰蓝大头狂点的模样*^*^,不禁叹了口气**^。

    他老眼没瞎**,看得出来这两人的猫腻**,陛下每次说“太史大人”的时候^**,都显得别扭^*,很明显平日两人极其亲近^^,陛下该不会连“娘”都喊上了吧^^?

    章凝相信^^,太史阑那个狂徒**,绝对不知道什么上下尊卑*,一定会坦然接受这个要命的称呼的^^**。

    老章凝默默捂住了胸***,决定之后要好好教育一下陛下^^,将来可不能在正牌娘面前喊漏了口^。

    “你到底要怎样*?”他看看两人**,叹息一声^*^^,“无论如何^*,陛下长期在外^^,我也绝不能答应你^**,国不可一日无主^!?br />
    “国不是有女主么^^*?”太史阑唇角弧度讥诮^,“少了陛下这么久^*,妨碍什么了么*^?”

    “牝鸡司晨,非国家之福!”章凝烦躁地道**,忽然眼睛一睁*^^,“太史阑^**,你在这个时候让我见陛下*^,莫非你另有用意^**,你是为……你是为龙莽岭案件*^?”

    “大司空智慧超绝^**?^!碧防幻簧冻弦獾嘏跛慌?,“我希望陛下回宫之前^,朝中三公能先为陛下争取一定的权柄和自由^^^^,以及能够确定盺^*;に鸮^*。否则陛下回去*^,也是羊入虎口^,他那么小一个孩子*,要被宫廷吞噬**^,实在是太容易的事^,您要是做不到^,我宁可今晚就拐着陛下消失*,从此天涯海角^^^,做我们的普通百姓去*^*?*^!?br />
    “胡说!”章凝胡子一翘^**,随即又重重叹了口气**,“老夫如何不懂你的意思^^*,只是……”

    “这就要说到龙莽岭案件*^?^!碧防蛔讼吕碸*,景泰蓝自动爬到她腿上*^*,太史阑揪着他脖子让他坐好*^^,老章瞅着*^,只有装看不见^。

    “大司空也知道,龙莽岭案子虽然接了下来^,但是康王一封密信到太后那里*,这案子能不能开审还很难说^,那么*^,如何能让太后不予阻扰^**?这就是我今天带陛下出现在大司空面前的原因^?^!?br />
    “你是说……”章凝眼睛一亮^**,“转移太后注意力*^^^^?”

    太史阑不语^,心想怎么做你还要我教*^?宗政惠对外宣布陛下休养*,心中定然发虚*,也定然令康王属下的西局好好寻找*。此刻如果章凝等老臣^,露出明显的怀疑^^*,言语透风威胁她*^^,她难免慌乱*^*,也难免因此迁怒西局乃至康王*^,如果章凝等人做得好^^^,令她对康王产生怀疑**,那么她想要惩戒一下康王*,平衡一下势力***,收敛他的气焰,就此放手龙莽岭案也是有可能的。

    身居高位者性多疑^,没有永远的朋友或亲人^^*^*,太史阑没见过宗政惠*^,但依旧觉得^^,这女人既然能走到今天,必然也是这样的。

    宦海老手一点就透,章凝果然迅速进入状态*,开始思索着如何措辞上书,如何串联同僚***^,如何给太后隐晦地施加压力,以实现龙莽岭案件顺利开审^**。

    他一边思索^^*,一边时不时看一眼景泰蓝*^,越瞧越惊奇***,越瞧越满意*,想着几个月前小纨绔^^*,对比现在端正流利的娃娃,真是恍若梦中^*。

    是太史阑改变了他吗^^^^?

    那么多师傅两岁给陛下启蒙*^,毫无长进*^,怎么一个太史阑*,看起来作风强硬不温柔^*^,偏偏就打磨了南齐最要紧的那个孩子*?

    章凝叹息*^*,觉得人生真是充满异数***,或许**,?^;械哪掀朊桓镁?^,等来了一个契机^*。

    太史阑抱着景泰蓝**,下巴搁在他柔软的头发上^*,却在想着这风云深深^^,前路未已*,怀中的孩子看似拥有天下之大^,但还没能走进一个丽京^*。

    ==

    太史阑把章凝拉入自己阵营*,准备开审龙莽岭案的时候*^,皇宫内宗政太后也在打着自己的主意**。

    “太史阑胆子越来越大*^*?!彼疽簧环饷鼙ê掀館*,冷声道*^*,“杀我西局一百一十八密探^**,居然还敢砍烂他们尸体^***^,伪装成盗匪**,扔去了乱葬岗!”

    李秋容偷偷瞄宗政惠一眼^,他以为太后要勃然大怒的^,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冷静^*。

    “我生气做什么*?”宗政惠猜到他心思^,冷笑道^*,“她要自己找死*,哀家何必拦着^*^?一百一十八西局人命*,她如何能不还?康王已经上书^*^,要在昭阳城另设西局西凌总局*,辖制西凌整个行省^*,哀家已经准了^^*^。哀家倒要看看*,杀了西局一百多人*^,仇深似海的太史阑*,如何在昭阳城两家西局夹缝之间^^,活得更久一些*^!”

    “奴才以为*,”李秋容慢吞吞道*^,“夜长梦多^^,何必和这蝼蚁斗^,看久了也怪腻的^*,不如早些解决了^^,如果太后允许**^,老奴愿意亲自出手?^!?br />
    宗政惠长而尖的护甲*^,慢慢蹭着自己光洁的下巴^^*,眼中有思索的神情*^*,“我这里还离不开你*^,再说杀鸡焉用牛刀^,太史阑的敌人可不仅仅一个西局**,还有纪连城^**,我已经下文给天纪军^*^,从现在开始***,天纪军每年拨一个营的人马**,入驻昭阳城^^,纪连城会知道应该怎么做的^^?*^!?br />
    “太后圣明*?^!?br />
    “你说的对*,”宗政惠丢开文书^,“我不该为这些蝼蚁费太多心思**,但你也不必太高看她^^*,她有本事真的躲过那些敌人^*,走到我面前**,只会让我更快更方便地将她捺死^?^!?br />
    “太后再没有错的^^?*!崩钋锶荽棺叛燮?,“不过也许晋国公不乐意^?^!?br />
    宗政惠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

    “那贱人能走到今天^^,不就是靠着容楚?”她尖声道^^,“如此情意深浓^*,割舍不得**,真让哀家感动*^,就是不知道离开容楚^,她还能这么活蹦乱跳否*?”

    李秋容唇角一扯^,算是笑了^^,“自然不能^*^*?*!?br />
    “来人^,传旨^?^^!弊谡菟纸坏?*^*,撑着下巴*^,眼神冷冷俯视^,寒气四射地道^,“今夏南方大旱**,未知储粮情形如何*,现封晋国公容楚为南路巡察使,巡查南方七行省的粮食储备情况和当地官员政绩*,即日内速速动身前往南尧行省^^*,不得延误^?^!?br />
    “是?*^!?br />
    ==

    圣旨以极快速度下来*,传旨的太监^*,被催促着骑快马^*^,立即往晋国公府传旨^*。

    传旨太监到的时候*,容楚正在和他娘扯皮*^^^。

    “你又要到哪里去^^?”国公夫人拉着儿子袖子^^^,不依不饶*^*,“今年来你回家过几次^*?每次住过几天*?这才回来两天又要走^*^,不是我叫玉桃盯着^^,你是不是又要不告而别^*?”

    容楚眼神阴恻恻的*,盘算着玉桃那姑娘年纪不小了,是不是该打发了嫁了?

    “儿子只是出门逛逛***。中瑞那边有行商过来*,听说带来一批奇异的玩意^^,儿子想淘了来孝敬娘亲**^?^!比莩⑿?*,哄他家老夫人。

    “那我们一起去**^!”国公夫人眉开眼笑来搀他*,“你好久没有陪我一起逛街了^!”

    “行啊^*?^!比莩⑿^,一边给管家来钱使眼色**,示意他慢吞吞套车**,“儿子先去牵马**,娘您坐车跟来*^^?^^!?br />
    “不行^^,你骑马先跑掉以为我不知道^**^?”国公夫人今儿卯上了^。

    两人正撕扯**,一个丫鬟忽然急喘喘跑来^^,道:“老夫人^**,公爷^**,周护卫让人传话*^,说在一条街外看见有传旨太监来了^?^^*!?br />
    “这个时候有什么旨意**?”容家老夫人还在诧异,容楚已经眉毛一挑*,“周七可认得那太监***?”

    “是景阳殿的黄公公*^?^!?br />
    容楚眼神一冷^,拔脚便走*,“速速备马^^,立即出府*^^!”

    “容楚*^*!”老国公夫人瞪大眼睛*,“圣旨要来了^^,你竟然要走*?”

    “不走就走不掉了^*^!比莩呐氖?,对空中道**^,“不管用什么办法*,给我拖住黄公公^*,延迟他到府中传旨的时辰*^!?br />
    “你疯了^^!这要被查出来是大罪^*!旨意岂是可以怠慢的*?”

    容楚衣袖一挥*^,他娘就落到了三步开外^,容楚脚不沾地地向外走,一边道*^^,“那便怠慢吧*?^^!?br />
    “来人^,拦住你家公爷**!”老国公夫人急了*。

    “拦吧*?^^!比莩R膊煌?^*,“那您这辈子也没媳妇了*?^!?br />
    “嗯*?”正要指挥护卫拦下容楚的老国公夫人**,手一停^^^,快步便奔了过来*,“等等^***,你说清楚,什么媳妇^?哎^^,阿楚^,阿楚——你到底要干什么去——”

    “救你媳妇去——”容楚的声音已经远远地隔了一个院子^**,随即有快马奔驰的声音传来*,一阵风地远去了^**^。

    厅堂里有种诡异的气氛^*,老国公夫人呆了半天^,问身边的丫鬟,“我刚才没听错吧**?你家公爷说的是媳妇两字**?”

    “再没错的^*****!毖诀呙虼叫?^^,“公爷还说要去救未来小国公夫人呢*^,难怪这么心急***!?br />
    “难怪这么心急,心急得好^,心急得对^?^!崩瞎蛉怂布湫Φ么认榭汕?**,拍拍手^^,道^*^,“都听见了*?你家国公有要事要办^,来人*^^,块给我去一条街外,想办法拦黄公公^,嗯*,不行就把圣旨给偷了^,半个时辰之后再塞还给他……”

    刚还捋着袖子准备帮容楚拦住老夫人的管家来钱*,砰地栽了个踉跄……

    ------题外话------

    二更送上**^,累屎俺了。我好勤奋^^,勤奋得我自己都无比感动*,呜呜呜*^。

    谢谢大家的月票和年会票^***,既欢喜又心疼^。万更啊万更^^,尽量坚持得再久一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20》,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二十章 救你媳妇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20并对凤倾天阑第二十章 救你媳妇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2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