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至尊超薄杜蕾斯

    苏亚那句话,语气充满荒唐感。

    太史阑平平躺在床上&,险些笑了出来。

    人生真是充满戏剧感&?;瓜铀虑椴还欢??

    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七大姑八大姨,跑来她的府里要对她执行家法?

    她确实听说司空昱身份尊贵,而且很得东堂皇帝喜欢&,在家中十分娇惯,他也是历年来&,出使南齐参加大比的人中&,所带随从最多的&,据说入境时,南齐这边关卡特意请示朝廷&,不知道该不该放那么多人进来——他带了侍女、花匠&、厨子&、专用大夫&&、小厮、马夫……还有一堆老老少少的女人&,把负责登记的南齐官员,眼睛都写花了&。

    而且司空昱来了以后,到处窜,也不住驿馆,到哪里都寻当地最好的大宅&,一样样布置起来享受&,那模样,很打算长驻南齐一样。

    现在&,那群八大姑七大姨来了?

    院子外的吵闹声越发厉害,太史阑懒懒道:“把司空昱扔给她们,然后一起打出去?!?br />
    “大人&?!彼昭堑?,“她们说要回国,向天下说明&,南齐官员以阴毒手段使计&,目的是为了暗害她们世子&,好赢得此次天授大比的胜利,手段阴毒&,卑劣无耻&,要南齐皇帝向东堂割城致歉&&?&!?br />
    “割一块猪肉致歉他也许肯&,割城,他一定让她们去死?!碧防秽椭员?&。

    “她们说要将这事先散布于昭阳城……”

    “行了&。让她们进来吧?!碧防坏?,“自己找虐,我不拦?&!?br />
    苏亚走了,摩拳擦掌的,她很乐意放这些人进来——生而不识太史阑&,泼遍天下也枉然。

    太史阑舒舒服服躺在床上,双臂枕头&,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遥遥听得环佩叮当&,隔老远香风熏鼻&,想必来的是女人帮。太史阑想司空昱在女人堆里长大&?怎么还是养成对女人那么挑剔的性子呢?

    “好大架子&,怎么不出来迎接我们?”

    “也不过就是运气,开了世子的宝囊,拿到了世子的聘记,可是那又代表什么?司空家数代都没人打开过的东西,如今早已不按旧规矩啦?!?br />
    “旧规矩偶尔还是可以遵守的,只是要稍微变通一下&,比如,如果足够优秀,这么一个异国人&,顶多做妾吧?!?br />
    “优秀不优秀都只能做妾,咱们郡主娘娘可是和世子有口头婚约的!”

    “郡主娘娘,”有人在低笑,“幸亏您这次也跟来了&,当初我们还说您何必辛苦这一趟,如今看来,您可真有远见卓识?&!?br />
    “胡说什么&?&!币桓瞿昵崤⒌纳?,“我也是天机府的人,天授之比这样的大事&,我责无旁贷,和昱有什么关系&?”

    这声音年轻活泼,带着上位者的满不在乎和青春的畅朗,听起来就是个养尊处优的世家女。

    “我只是觉得这位女大人似乎太冷漠了些&?&!蹦歉稣衙骺ぶ饔锲宦?&,“昱为了救她受这么重的伤&,怎么她都没有彻夜在那里照顾?还不许我们接走昱?昱睡不惯别人的床的?!?br />
    太史阑抱着头眯着眼&,心想睡不惯最好,可问题是他好像睡得太惯了&。

    一群女人在外头站下&,随即忽然就没了声音,她们看看门前的苏亚,苏亚看看她们。

    她们再看看苏亚&&&,苏亚再看看她们&。

    大眼瞪小眼足足半刻钟,太史阑都快又睡着了&,这群女人才忍无可忍地对苏亚道:“这位姑娘,你家主人怎么不出来迎接我们&?”

    “她在睡觉&?!彼昭堑?&。

    女人们胸脯剧烈地起伏几下,似乎想到了“尊严、高贵、气质&、国体”等词儿,才勉强按捺下来&,当先那个昭明郡主道:“我等既然到来,等在门外,作为主人怎可不迎?”

    “她没请你们来?!彼昭谴?。

    “你……我等算是你家主人的恩人眷属和朋友&&,我等前来&,你家主人如果有一分良心,都应该倒履相迎,或者&,这就是南齐的礼数&?”

    “南齐的礼数&&,只对南齐懂礼节的人?!碧防坏纳?,忽然从屋子里飘出来,“不请自来、反客为主的异国人&,给了也是浪费?!?br />
    “太史阑?!闭衙骺ぶ魇鹈济?,“外间传你跋扈张狂&,果然如此&?&!?br />
    “原来是来看我跋扈的?!碧防簧魅绯?,“那就进来看吧&?!?br />
    苏亚顺手推开门,自顾自坐到一边&。

    “不通礼教的粗人&!”一群女人低声咕哝&&,争先恐后涌进屋内。

    太史阑的屋子一向轩敞&&,不设屏风和隔断,一张床就靠墙放着,一群款款进来的女人&,第一眼看见还躺在床上,屁股都没挪一下的太史阑&&,不禁勃然变色。

    “粗俗——”一个高髻女子指着太史阑&,面色发青,高髻上翠钗金环都在颤抖,“竟然还酣睡不起!”

    太史阑理都不理——皇帝来了&,她想躺也躺着&。

    “你……”那群自矜自贵的娘们上下牙齿乱碰,想骂人觉得无从骂起&,想动手把太史阑从床上揪起来又不敢——苏亚抱剑冷冷站在门外,表情比?;估?。

    “太史姑娘?!焙靡徽笞幽歉喵倥硬呕汗?,冷冷道&,“你疏于礼数,我们也不和你计较&,我们是司空世子的府里人,前来接他回府&,你……”

    “不可以?&!?br />
    “你得……嗄&&?你说什么?”高髻女子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

    “司空昱今天不能移动?!?br />
    “他怎么能呆在你这脏乱的府邸,那对他的伤势不利&,瞧你这院子&&,啊……一股怪味儿!”一个女子尖声叫。

    “嗯&&?!碧防环錾?,“刚杀了一百多盗匪,是有点味道&?!?br />
    “杀了一百多……”女人们脸色白了白&,随即不信地嗤笑,“胡吹吧&?”

    太史阑手搭在额头,懒得理她。

    “司空世子的去留,你没资格决定&?!蹦歉喵倥右换邮?,“等下我们带他走&,只是我们找你还有第二件事&?!?br />
    她像是怕太史阑再冒出什么气死人的话&,手一挥&,一个女子快速走上来,在地上垫了一个蒲团&,还有两个女子过去,拉开了房内的桌子,将一本很厚的线装书&,恭恭敬敬地放在桌上&&。

    她们在太史阑房中走来走去,主人一样把东西排来放去,苏亚在门口冷冷看着,几次要进来阻止&&,却因为太史阑没有反应而停下。

    太史阑昏昏欲睡听着她们拉动桌椅的声音,心想风水上说&,要经常调换屋里的家具位置&&,有利于招财,她忙&,未必想得起来&,正好这些人来帮忙&。

    女人们忙着这些事,倒也没什么愉悦之色&,反而都沉着脸&,那个昭明郡主是唯一没有加入行动的人,袖手站在一边&,脸上神色也不好看&&,旁边一个女子絮絮地在劝她:“郡主&,您可千万别放在心上,说到底这也是司空家门第高规矩大,一切得依照老法来,司空世子遵从古法,光风霁月&,哪怕不喜欢这女人,也必须得承认事实,但他绝不是对您不敬,您放宽心,承认了这女人又怎样?真要提及婚事&,还得太宰大人他们点头,还得陛下点头&,总之越不过您去&,成不成还在两难呢……您可千万别现在就失了风范……”

    屋子里很快布置好&,一个桌子上面供一本厚厚旧书&,四张椅子各自放在桌子下面两排,一个蒲团放在屋子正中,正对着桌子&。

    苏亚看着这布置,拳头都已经攥了起来——看起来还真像执行家法或者参拜神位之类的礼仪布置&,那座位肯定不是给太史阑坐的&,倒是那蒲团&,十有八九是给太史阑准备的吧?

    护卫们已经听说了消息,三三两两赶来&,太史阑性格坦然,没什么内外院之分&,护卫们却恪守礼法,不敢靠近她的卧房&,只是远远打听,此时听苏亚转述,也怒上眉梢。

    “跑到我们府里来执行她们家法&?当咱们府里没人么?”

    “东堂人来执行南齐人的家法?笑话!”

    “大人真是好性子&,由得她们张狂&,要我说,直接撵出去!”

    几个妇人听见外头议论,眉毛也竖了起来,探头出来尖声道:“南齐粗人,懂什么!这样的好事,依着咱们,才不要便宜你主子,看着吧&,马上你主子要乐得给你们打赏!”

    “呸&,青天白日的&,大梦就做起来了!”护卫们哈哈大笑。

    “野蛮人带出的野蛮护卫&&,不知道世子怎么想的……”妇人们咕哝着缩回头&,恨恨地对视一眼。

    喧嚣声传到隔壁院子,不多久&,景泰蓝摇摇摆摆地来了。小子挤在护卫堆里,先打听了大概,随即便往雷元身上爬&,“咱去瞧瞧,瞧瞧?&!?br />
    雷元得了圣旨&,兴高采烈地往前凑&。

    屋子里妇人们布置完毕&,四个年老妇人脸色都庄严起来,互相望望,这位道:“李嬷嬷&,你资历最久&,你请&?!蹦歉鏊担骸巴蹑宙?&,你是老夫人身边得意人,你上座?!被ハ嗳先险嬲嫱迫靡换?,才各自在四张椅子上坐了,其余中年青年女子&,立到四个宝相庄严的嬷嬷身后&,昭明郡主立在一边,有意无意靠着桌子。

    太史阑趁此机会又眯了一觉&&,翻个身正瞧见嬷嬷们宝相庄严泥塑木雕一般的造型&,顿觉十分振聋发聩。

    那个首领一般的高髻女子站在桌子的另一边&&,肃然道:“太史阑,你起来&?!?br />
    太史阑伸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撑起膝盖,难得有点好奇地瞧着她&。

    “这不是你摆架子的时候&?!蹦歉喵倥由裆谎谘岫?,“我等来此&,特此通告,你是我司空家族传世以来,第三位解开司空家继承人宝囊的女子&,按旧例&,从此便为司空家承认的家族成员&,若无意外&&,可为继承人配偶,前提是经司空家族当代家主及所有主事人同意&,并且你本人例行参拜司空家族祖训&?!彼?&,“祖训已经供上,你过来参拜吧。参拜完,你就有机会进入我司空家族&,成为我东堂六大世家中司空家族尊贵的一员&,无需再在南齐,当这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这是你的福气&,今日之后&,南齐东堂,真不知会有多少女子羡慕你?!彼寥灰恢傅厣掀淹?,“请过来参拜&!”

    “哦?”太史阑撑着腮&&,终于明白了司空昱那个吞吞吐吐的“为什么是你”所为何来,原来还了他的鸟还不行&,解开那个腰带&,本身就是错误的&。

    那个腰带常人根本打不开,难怪几百年世家,倒霉的撞上去的只有三个人&。

    她耐着性子&,让这些人给她搬家具,折腾了半天,就是为了听见这句话,现在她听见了,她们也可以滚了。

    “苏……”她正准备呼唤苏亚&,把这些聒噪的女人给丢出去,忽然甜蜜蜜的童音响起&,“麻麻&!”

    声到人到,景泰蓝肥圆的小身子已经出现在门口&,笑得小脸跟花似地&&,对着她张开双手。

    太史阑一瞧那小子的笑就知道他要不干好事儿了,他不知道是跟谁学的笑面虎的本事&,上次他这么笑的时候,就害得一个护卫误信他赌输了钱&。

    或者是和容公公学的?

    景泰蓝笑颜如花&,挪动小短腿&,跌跌撞撞奔了进来,小脚丫子貌似无意地踩到蒲团,顺脚踢开。

    “喂你这小子——”有个女人正想骂&&,景泰蓝理也不理她,张开双臂扑向床边,一声喊石破天惊,“娘!”

    好字正腔圆,太史阑想。

    一堆老女人脸色瞬间煞白了&。

    “娘亲!”景泰蓝还嫌不够,笑得更甜蜜,声音更清晰,再来一声。

    太史阑俯身将他抱住&,顺手在别人没看见的角度&,掐了一把他的小屁股。

    小东西越来越坏了,得治!

    景泰蓝龇牙咧嘴&,哀怨地白她一眼,挣脱出她的怀抱&&,靠着她欢天喜地地问:“娘&,听护卫叔叔说,你终于能嫁出去啦。太好啦&!”

    ……

    这叫什么话。

    你麻麻嫁不出去&?

    你麻麻登高一呼,会有很多……好吧&,最起码还是有两只要娶的&。

    太史阑的手又痒了,忍不住把小子一推——你去演吧,我不陪!

    景泰蓝的大眼珠子又幽幽翻了过来——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这样&!不是让公公演就是让我演!还不配戏!

    翻完了还得干正事,小子手指头傻兮兮伸进嘴里,猪哥状口水滴答地道:“娘&,你要嫁到东堂去吗&?太好了,听说东堂很有钱,听说娶你的这家人也好有钱,我去了就是大少爷吗?大少爷每天都有很多银子花的吧?有一千两吗?我上次看见的那件黄金丝织的袍子,这下可以让新爹爹给我买啦,我要买四件,一件早上穿&,一件中午穿,一件晚上穿,还有一件用来垫屁股……”

    小流氓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太史阑万分诧异这小子啥时练得这么好口才?

    嬷嬷们越听越呆脸色发白——这小流氓从哪窜出来的?好大的口气&!当司空家是冤大头吗?啊啊啊这女人竟然嫁过?还有一个儿子?天哪&!

    “……我会有很多个丫鬟姐姐们是吗&?”小子还在口沫横飞&,“丫环姐姐们要漂亮哦,听说以后可以做老婆哦,最好有二十个哦,胖的瘦的都要哦&,最好……”

    “最好胸大哦?!碧防灰踱氐?&&。

    “是哦是哦最好胸大……”小流氓两眼放光接得飞快,随即接触到他麻麻可怕的眼神,舌头一卷,“呃……不是不是&!最好贤良,天天给娘洗马桶&!”

    “金口玉言&?!碧防磺扑谎?,“以后你的妃子们记得天天给我洗马桶?!?br />
    小子脖子一缩,心想没妃子,让公公去倒。

    “太史阑——”司空家的女人们遭遇一个又一个霹雳,再也忍受不住&,那高髻女子怒声道,“你竟然还有个儿子,你竟然欺骗我家世子——”

    “?&?!这位是大夫人吗!”景泰蓝眼珠一转,忽然腾身而起,扑到了一边神情明显活泼起来的昭明郡主身上。

    昭明郡主不防这小子忽然把目标转移到了她身上&,愣了一愣,听见那句“大夫人”,心中又觉得欢喜——难道这小子如此精怪&,也知道他娘做不了正室&?

    一低头看见景泰蓝玉雪可爱&,满面讨好&,也觉得喜欢,不顾侍女劝阻&,一把将他抱起&&,笑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后跟了我好不好&?”

    “好……”景泰蓝腻在她身上&,笑呵呵把大头凑了过来,脸贴在她胸上&,呢喃地道,“大娘&,我饿了……”

    “想吃什么,我叫人给你买&?”昭明郡主笑眯眯地抱住他&。

    太史阑一瞧不好——小子要使坏&,从床上腾一下跳下来。

    昭明郡主还以为她要发怒,警惕地抱着景泰蓝退后一步,景泰蓝顺势把大脑袋往她胸前一凑,张嘴一叼&。

    “吃奶!”

    ……

    片刻后一声尖叫&。

    昭明郡主一松手&,景泰蓝落地&,嗤啦一声,他叼住的昭明郡主胸前衣服被撕成两半&。

    小子落地&,笑嘻嘻打个滚,叼着那半截胸前衣服&,飞快地溜了出去,和一只抢到食物的仓鼠似的。

    昭明郡主又发出一声尖叫&&。

    她捂着胸,满脸通红,惊慌失措,满脑子混乱,只想找个东西赶紧遮掩住自己&,一急之下看见太史阑床上的被子,唰一下跳上去&,被子掀起蒙头一盖,不动了。

    太史阑险些噗一声笑出来。

    这姑娘蒙着被子趴着的造型,真的和某种动物十分相似。

    不过看那被子微颤的模样&,想必躲被子里哭吧。

    太史阑倒觉得景泰蓝有点过分了,这姑娘虽然不免世家的骄矜之气,但喜怒形于色&,对景泰蓝也毫不设防&,其实看起来是个单纯的人&,要说真正讨厌&,是这群自以为是的老太婆,说起来也奇怪,向来最面目可憎的人群,多半都是这种大户人家里半主半仆的人物,真正钟鸣鼎食之家,经过严格家教教养出的少爷小姐,其实倒还更懂一点规矩。

    她走到柜子旁,抽出自己一件还没穿过的外衫,塞到被子底下,道:“换上!”顺手对苏亚挥挥手,道:“院子里的男护卫,统统退出去,今天的事,不许对任何人说?!?br />
    护卫们迅速退走&,司空家的嬷嬷们脸色才恢复了点,被子里一阵拱动,半晌,昭明郡主怯生生探出头来&&,脸上泪痕未干,头发乱蓬蓬的。

    她裹着被子发呆,看样子似乎还不想下床,太史阑瞬间觉得头痛了。

    嬷嬷们看着昭明郡主的样子,铁青着脸,浑身微颤&,那高髻女子忽然上前一步&,先对桌子一躬,将那厚厚线装书收起&&,珍重地放在怀中,随即才狠狠将椅子一推,哐当一声大响里,她怒声道:“太史阑,你这贱人,你真是太过分了!”

    “唰?!?br />
    话音刚落&,苏亚已经闪了进来&,一把拎住她后领&,将她扔了出去&。

    “在我家大人的府邸要她跪拜砸她家具&,你懂什么叫过分&?”

    高髻女子的身影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砰一声落到地上。

    她尖叫着,挣扎着爬起,面目狰狞地回头,正要叫其余嬷嬷们一起上抓挠苏亚&,忽然听见身后吱嘎微响,似乎是木轮的滚动声,然后她听见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道:“麻烦这位兄弟,给我抓起她来?!?br />
    高髻女子听出是司空昱的声音,狂喜之下正要求救,蓦然被一双手拎起&,她一抬头,正遇上司空昱的眸子。

    少年的眸子大而美丽&,像吸纳了整个星空,深沉浩瀚,光芒四射&。

    此刻这眸子里却充满憎厌和愤怒&。

    司空昱虚弱地倚在轮椅里&,满头大汗,却坚持坐着,坚持慢慢举起了手&。

    高髻女子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眼眸里倒映他慢慢举起的手掌,她似乎预料到他要做什么,却因为不可置信,而忘记闪躲。

    那只手落了下来&,虽虚弱无力&,却毫不犹疑。

    “啪&?!?br />
    重伤的人煽出的耳光并不重&,但那高髻女子竟然被打得头一偏&,身子向后一倾&,仰望着司空昱&,定住了&。

    “少爷……你……你……”这口齿流利的女子,此刻竟然开始结巴&。

    司空昱不看她,眼神冷冷掠过那些开始惶惑的女子,咬牙道:“我刚才和你们说什么来着……谁允许你们多管我的事……滚……都滚……”

    “少爷!”高髻女子愤声道,“我们也是按家规办事&!您在外头收的女人,不能不经过我们考验!”

    太史阑想东堂世家居然还有这样的规矩&&,嬷嬷们居然能管到少爷的房内人,怕是司空昱有个超级厉害的娘吧?

    “滚&!”司空昱胸口起伏,只剩下这个字。

    那群女人还不肯走,扑倒在他脚下大哭委屈,太史阑一瞧司空昱胸前包扎的白布&,似乎已经透出殷殷血迹,立即对苏亚使了个眼色。

    苏亚上前,拎起那些哭闹的女子,一手一个扔了出去。

    来回不过三四趟&,就完了。

    末了她站在司空昱轮椅边&,看那表情是询问太史阑,要不要把这个也顺便赶回去。

    有他在,只怕这些老婆子们还要来生事&。

    太史阑瞧瞧司空昱惨白的脸色&,这人现在哪里能起床,要不是靠着她把容楚和李扶舟都留给她的药都拿了出来&,他现在还该在鬼门关敲门呢&,现在支撑着来这么一闹,用了力又动了气,回头回他自己那里被那群婆子再烦一烦,一命呜呼怎么办&?

    他死了她会有很大麻烦的,而且也浪费了容楚李扶舟的药不是&?

    她挥挥手,苏亚无奈地放下手,司空昱眼神却一喜。

    “昱!”昭明郡主忽然冲了出来,“你怎么过来了?你现在不能起身啊,快躺回去!”说着便要动手推他的轮椅。

    这姑娘刚才还羞得发呆,裹着被子不肯下床,此刻看见司空昱,顿时忘记羞涩,一路踩着被子就奔出来了&。

    太史阑默默捡起被子,扔到一边的洗衣篮里&,心想这绝壁是真爱——

    司空昱却对她很冷淡。

    “你回去?!彼?。

    “你不回去吗?”昭明郡主眼神满是失望,咬了咬嘴唇&,忽然回头看着太史阑,道,“如果他不能回去,那我能不能留下来照顾他?”

    太史阑倒有点佩服这小姑娘了,对司空昱情根深种到已经可以忘记嫉妒的地步,这可不容易。

    何况她还刚在这里遭受了一场羞辱。

    司空昱也在望着她,似乎想看她怎么回答。

    “你愿意留就留,只是别来吵我&?&!?br />
    昭明郡主露出喜色&,司空昱脸色却沉了下来。

    “太史阑,”他忍耐且失望地道&,“你就这么……不在乎?”

    太史阑莫名其妙瞟他一眼,觉得这家伙是不是真正的伤在脑子?

    她该在乎啥?

    难道这个家伙真的是个迂夫子&,和那群婆娘一样,也认为祖宗家规不可违背,她开了他那啥腰带,他再不喜欢&,也得接她过门?

    她摆摆手&,懒得多解释一个字&,转身要走。

    “太史……阑……”身后&,司空昱虚弱而又带点少见的哀伤,道&,“你有没有心?你怎么就不给我机会……去喜欢你……”

    “我要你喜欢我干嘛?”太史阑答得顺嘴而流畅。

    “……祖训不可违,你我注定厮守……”司空昱眼神有点迷茫,“如果……如果不想办法喜欢上彼此……你我岂不会是一对怨偶……那是一生的事……”

    太史阑转身&。

    迎上昭明郡主含泪忧伤的眸子&,和司空昱迷茫失落的眸子,她竖起手指。

    “第一,你家的祖训,不是我家的祖训,谁要遵守,不关我事?!?br />
    “第二,喜欢不需要去想办法&,想办法营造出的喜欢不叫喜欢,叫习惯?!?br />
    “第三,与其为了不成为一对怨偶而努力,不如早点放弃&,去爱身边真正爱你的人?!?br />
    女子话语清晰,掷地有声。

    直到她决然离开&,那一坐一站两人&,依旧沉沉思索,默默无声。

    ==

    太史阑才懒得管这些有的没的,只有吃饱了闲得没事干的大家公子小姐,才会整天祖训啊喜欢啊培养感情啊,如她这等时刻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女屌丝,要想这么风花雪月只怕得下辈子&。

    倒是赵十三听说这件事后,立即自作主张命人给昭明郡主安排屋子,他明明知道人家是女客而司空昱是男客&,偏偏不把他们隔开住&,而让昭明郡主住进了司空昱的客院,昭明郡主觉得于礼不合,在象征性地微弱地反对之后&,羞答答地欢天喜地地住进了司空昱隔壁。

    至于司空昱,他倒是想反对,可惜当时他在昏迷&,等他醒过来&,昭明郡主已经在衣不解带地服侍他&,他的院子也被赵十三命人“好好保卫&,务必保证东堂贵客们的安全”&,封锁得老鼠都进不去,蚂蚁都爬不出&,他也只能每天接受着昭明郡主的照顾&,再瞪着太史阑院子的方向皱眉&。

    太史阑把司空昱扔到一边,恢复了办公,第二天的第一件事,是找来自己的书案,问他,“昭阳城是不是有给天纪军送粮的任务?”

    “是?&!笔榘傅?,“原本没有,今年北严先遭灾再破城&,已经无力承担天纪军的粮食&,便由昭阳城负责?!?br />
    “最近有人送粮吗?怎么去?”

    “明天就有一批粮要送过去,由本地粮库大使带领库丁送过去,交给天纪司库清点入库便成,路上大约要两天?!?br />
    太史阑算了下时间,点点头道:“你去吧?!?br />
    随即她对苏亚道:“快马去接龙朝&,我找他有事?!?br />
    苏亚领命而去,太史阑站起,隔窗看了看,花园里花匠正在用喷壶浇花&,喷壶的水均匀地喷在花朵上&。

    半下午的时候苏亚从北严带回了风尘仆仆的龙朝,那家伙大概是从床上被揪起来的&,眼屎还没来得及擦干净&。

    太史阑每次看见他那脸就觉得心头烦躁,这也是她没有坚持要收他为门下的原因,那张和李扶舟相似的脸,实在太让人不安了&。

    但是此刻,她需要他&。

    “看见花匠喷壶没?”她指那喷壶给龙朝看,“给我做个极小的,可以放在袖子里的&,水喷出来更细密几乎没法发现,只是一层淡淡水汽?!彼婕从职岩谎魅?&,“你去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如果可能的话&,用这东西给做件武器&,要求:轻便&、好带&,贴身&,杀伤力极强。好,就这样,今天完成?!?br />
    龙朝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给她一脚踢进了一间黑屋子&,表示他不做好不许出来。

    “这怎么可能??&!这是虐待??!我还没吃早饭??!还有这是个什么古怪东西&!”龙朝吱哇大叫着被踢进去,一会又开始鬼喊鬼叫&,“啊……这个东西……好奇怪……哎呀……神奇&!神奇!这是什么铁,哪里来的!??!太神奇了&!这东西好像可以……”

    太史阑听着&,心想龙朝在制造能力上果真是大家,居然能看出这块铁的不同寻常。

    她给出的是当初她穿越时,顺手从时空裂缝里抓出的那块天际漂浮物,当时滚烫得差点烫破她一层皮&,冷却后再看&,那东西黑黑的,像是一块陨铁,却又没有陨铁那么重&,但凡宇宙中的东西多有神奇,她觉得奇货可居&&,这次在昭阳城安定下来后,便命护卫回安州取回当初她藏在土地庙的小皮箱&,把这东西找了出来。

    这东西不过男子巴掌大,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她想让龙朝试试。

    护卫去安州时&,她顺便也让护卫打听了一下邰家的近况,邰家最近却不如何顺利,他们把她硬指做邰世兰,交由常公公押送进京,之后太史阑失踪&,常公公看守不力受了惩罚&,自然也要寻邰家的晦气,西局的人整人向来花样多,现在据说邰家卷入了一起贪污受贿案,牵连上了一位最近落马的大员,邰柏受到弹劾&,在朝中做小官的邰似竹的夫君也受了连累被免职,整个家族焦头烂额,人心惶惶。

    太史阑听了不过淡淡一哂而已,邰家&,给过她苦难,也给过她机会,她从来不屑于穷追猛打的报复,再说看在邰世涛面上&,她也不必这么做&,一个最优秀的子弟为她反出邰家,本身就是邰家的最大损失。

    邰家这样的家风和行事,出问题是迟早的事。

    太史阑取出小箱子,她向来是个不经意的,当初研究所准备出走时,大家都在收拾行李,她不过把几件衣服和桌上一些东西往里面胡乱一塞,现在都不记得里面有些什么。

    打开箱子&,还没来得及看&,就看见上头一个华丽得刺眼的胸罩,红色,镶嵌金色蕾丝,胸罩旁还有几个散落的盒子,这才想起当初景横波箱子塞不下,景横波箱子不够塞&,最后大波偷偷把自己的一堆东西塞她箱子里&,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其中有胸罩她知道,不过这盒子……

    她拿起来瞧瞧,各种颜色的盒子,上面有“DULEX”的英文,她拼了拼,没拼出来啥意思。下面还有中文注释&,“至尊超薄倍滑装”、“至尊超薄酷爽装”、“魔法装”、“草莓果味装”“苹果果味装”……

    口香糖?

    太史阑和三个死党一人一台电脑,除了老好人君珂外,其余三个电脑都自己设了密码&,平时喜好互不干涉&。太史阑看军事论坛,读史,看恐怖片和欧美末世片,偶尔读起点有点深度的权谋文;景横波逛淘宝&、唯品会&、女人街&&、上同志论坛&,天涯&、微博、qq群夜深男女寂寞群&&、高H猛片电驴共享;文臻逛美食论坛,某论坛饮食男女版块版猪&,玩PS和美图秀秀&,偶尔灌水贴吧;君珂……君珂以上诸论坛除了高H猛片和同志论坛敬谢不敏之外&,其余都玩,偶尔还逛其余三人都很少去的贴吧&,经常眼睛发直问文臻为什么贴吧有些萝莉们的逻辑那么神奇……

    四个人各自占据一个方向玩电脑&,其中太史阑和景横波背对背&,太史阑从来没朝她电脑多瞟一眼,不是怕看那些猛男和肌肉,而是被满脸狰狞不住擦鼻血的景横波给恶心着&。

    所以此刻她不明白,这是个什么玩意,从包装和香味来看&,似乎是口香糖&。

    研究所因为防卫系统出了问题,多年深锁,围墙带电无法解除,也无法爬出去,但淘宝买的东西还是可以隔墙扔过来的,基本上大波光顾淘宝最多,她的包裹最多的时候每天十个,包装的纸盒子专门供应食堂烧火,她屋子里半个屋子都堆满了各种网购的东西&,最神奇的是据说丰胸器她就买了十个,胸罩更是三天两天的买,太史阑每次路过她的屋子,都会看见她坐在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中间,又哭又笑地道:“尼玛&&,这丰胸器又没用!”“我擦!这个胸罩怎么还不嫌??&?我最近不是大了点吗&?”“啊啊啊新出的至尊系列好性感&!凸点螺旋我靠我不行了&!买&!必须买&!我就不信没有用得着的一天&!”

    太史阑也从来不进景横波屋子,她宁可去文臻屋子里找吃的,基本上文臻的实验失败品都比食堂好吃一百倍,可惜她太懒,很少自己做吃的,景横波经常发狠说,估计要等文臻肯洗手作羹汤,非得等她嫁人,蛋糕妹一看就是重色轻友,绝壁不是好鸟&。蛋糕妹笑眯眯地表示,波波绝壁不是一个重色轻友的人,她重色无友,美男和死党落水,她保证踩着死党的背去救美男。

    其他两只深以为然……

    太史阑唇角微微翘起,想起死党,总觉得心底微暖。

    穿越后她看似不想念&,不提起,似乎从没动念去寻找,还是那个冷漠薄凉太史阑&,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在那些孤寂的夜里,她总在等待,希望一睁开眼睛,看见幺鸡的大脸,和三个死党的笑脸&。醒来后总要静静多呆一会儿&,将往事想一遍,再想一遍。

    她怕时间久了,真的会将那三人忘记,多年后再相见,会认不出彼此的脸。

    但这样的日日想起,想要忘记&,似乎也不是容易的事。

    一开始穿越,这种孤寂中的回忆很多&,不过最近&,频率渐渐少了&,一方面她充实而忙碌&,另一方面&,似乎还有一个人,占据了她的一些想念。

    她曾以为自己这一生定然不会再如牵挂那三人一般牵挂谁&,连三个死党都一致承认,要说重色轻友&,太史阑绝壁不会。她顶多重狗轻友,如果美男和她们同时落水,太史阑一定会先救幺鸡,然后救她们三个,至于美男&,鸟都不鸟。

    现在……

    估计她们知道她现在的某些想法&,得惊掉下巴。

    太史阑又在走神。

    喂&,假如容楚和死党们一起掉下去,该救谁&?

    随即她把桌子一拍&。

    想毛!

    他明明会水!

    太史阑,你没救了!

    ……

    忽然对自己有点牙痒痒的太史阑&,无心再查看箱子,顺手拿出一个华丽的新胸罩——她曾答应送给容楚的……嗯,送他妈妈好了。

    还拿了一个苹果味的小盒子,嗯&,等容楚回来送给他尝尝。

    ------题外话------

    抓着杜蕾斯盒子狞笑:给票,给票,给票就送至尊超薄凸点螺旋苹果口味口香糖哦。超级好用!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16》,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十六章 至尊超薄杜蕾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16并对凤倾天阑第十六章 至尊超薄杜蕾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1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