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执行家法^?

    太史阑一怔,下意识要甩开&,但司空昱昏迷中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手指如铁钳*,扣死了她的手掌,她的手被握得发痛&^&。瞙苤璨晓

    他伤在肩背之间,太史阑不能用力甩掉他的手,苏亚上前要掰开她的手指**,太史阑摇了摇头。

    “我照顾他一夜吧&?!碧防煌拍侨私糁宓拿纪?&,忽然觉得他需要依靠,但不需要很多人依靠,也许,他潜意识里,希望她留下来。

    人们都退了出去*,苏亚留了一盏灯,淡黄的烛光幽幽,只照亮了半间屋子*。

    太史阑靠着床板,屈起一腿,手撑着膝盖,坐在司空昱身边*,听着他时而清浅时而粗重的呼吸,想着眼前的事&&,之后的事,想着要尽快让陈暮递交状纸,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开审龙莽岭案。

    终究一夜疲惫,她很快朦朦胧胧睡去,但很快又醒了。

    她是被掌心的温度给热醒的。

    司空昱还是开始发烧了,高烧灼热,脸额如火,抓紧她的手掌也松开了^^,指间无意识地在虚空中抓挠&。

    太史阑起身,在桌边倒了一杯温热的参茶&^,她并不会照顾人,拿着一杯茶比划半天,就是不知道怎么喂进他的嘴里去^。

    虽然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知道肥皂剧里都是男主或女主把对方扶起来,靠到自己肩上^,然后^,柔情蜜意地喂……她突然打了个寒噤。

    所以最后她是一手勒住司空昱脖子,一手捏住他下巴*,给他灌进去了……

    这么粗鲁的喂汤方式,自然要受到抗拒,一杯参茶泼泼洒洒倒了半杯*&,还将司空昱的领口和她的手指都打湿了。

    太史阑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真的不是宜家宜室的女子*,还是让侍女来吧。

    她抽出布巾擦了擦手&,准备帮司空昱擦干净领口先,手指刚刚触及他领口*,司空昱忽然又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别……别……”他声音呢喃,带着深深的苦痛,“别走……”

    太史阑低头看他,他没醒,被高热折磨得脸颊发红而唇色发白&,辗转反侧,在深渊般的昏眩中浮沉^,饶是如此,他依旧是美丽的&,甚至在这夜模糊的月色和氤氲的药气中,更加美而动人,那是一种添了三分脆弱和三分迷茫的美,是冰清的天际中一弯瘦瘦的上弦月,散着迷迷蒙蒙的光。

    病中的人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他抓着太史阑的手指不肯放^,却又觉得一波火焰烤了上来,一边喃喃道:“……别走……好热……”手指一拉,嗤啦一声,领口被他自己撕裂。

    他迫不及待地将掌心里太史阑那微凉的手指,靠上颈下的肌肤,她的指尖微凉,对此刻焦灼高热的他便如一块薄冰*,将他从烈火焚身的苦痛中救赎*。以至于他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

    太史阑没有动&。

    她垂眼。

    一抹玉色的肌肤亮在幽幽的黑暗里&,这个男子的身体^,果然如他的脸一般&,完美精细*^,是新琢出的玉*,或者是夏日碧水里新采出的茨实&,光润,洁白*,让人的目光触上去^^,心也如那碧水荡了荡。

    太史阑的目光&^,却从那一截洁白里延伸了进去&^,从那一线敞开的领口,越过一朵淡红的薄樱&,在衣服和月光以及肌肤的光影交界里^,她看见一条浅浅的白痕^。

    正是这条白色的痕迹,让她忘记抽回手指&。

    这似乎是……鞭痕。

    再仔细看,白痕之上*,似乎还有痕迹,一层层交叠,只是很薄很淡,想必经年日久*。

    交错的鞭痕?

    这骄傲艳丽的东堂世子&^,金尊玉贵的簪缨子弟^,身上怎么会有这样耻辱的伤痕?

    以他的身份^,又有谁能给他造成这样的伤痕?

    司空昱热度越来越高,下意识抓了太史阑的手&,靠在颊边磨蹭^^,一边低低喃喃道:“娘亲……娘亲……”

    正待抽手起身的太史阑,又停了停。

    她想了一想&^,又坐了回去^,拿手背拍了拍司空昱的颊*,低声道:“你很想你娘吗?”

    司空昱此刻正在水深火热之中,意识的四面幽黑^^,伸手不见五指&,唯有一道深红的火线悬浮在半空,而对岸,似有极地冰原*,皑皑霜雪*&,他此刻最渴望的清凉。他不得不踏上火线&^,那般暴烈的热^,让他连心都似缩了起来。

    无边无垠的热烧烤着意识,将一些深藏的记忆翻起&^,他在恍惚中忽然想起,自己并不是没有见过娘亲*&,明明在幼时&^,曾经在她的怀抱里打滚^^^,还记得她是那般的香软&,记得从她膝上的角度看过去,她始终微笑又忧伤的唇角^,记得她的手指也总是微凉*,总爱在他打滚时轻轻握住他的手,怕他落下去。

    就像此刻……他所握住的手指。

    那手指的主人没有握住他的手*&,却也没有离开*^,他听见一个女声&,清冷而安静&,仿佛星光,无论相隔多远&,都能在瞬间抵达它想要抵达的终点。

    “你很想你娘吗^&?”

    “想……”他几乎立刻冲口而出地回答,随即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可是她……不要我了……”

    他唇边绽开一抹笑意*,模糊的、苦涩的、失望的&*、不解的……

    有些记忆已经在岁月中淡化&&,但当初那时绝望和寂寞的感觉,还深深刻在心版*,他已经忘记要为何绝望为何寂寞^,却依旧在多年后无法控制叹息。

    太史阑注视着他的笑容*&*,很难想象那么骄傲自我的人*^,会绽开这样虚弱而又自弃的笑容,这孔雀一般的男人背后^,到底藏了多少连他都不愿面对的旧事^?

    “没有娘会不要自己的孩子?&!卑肷嗡?*,“一定有难言之隐^!?br />
    “我忘了……”他低低喘息,“……我就记得她推开我……推开我……之后我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从此她便不见了……”

    “推开你或者是为了?;つ?&,或者是不得不推开你^?^!彼渚驳馗治?*,“你这么眷恋她&^,说明她平日对你很好&,那又怎会好端端地推开你^&?或许在你远走的时候&&,她也躲在一边哭*?!?br />
    “她……没有陪我一起……”

    “我知道南齐的女子^*,在这个社会没什么地位,我想从你平日的言谈来看,你们东堂女子的地位想必更低&?!碧防簧焓指昧肆炜?,“一个没有什么地位的女子,在家长的决定面前,是没有什么抗争余地的?!?br />
    他稍稍沉默&,似乎在半昏迷半清醒的混乱中,努力接纳并分析着她的话。

    那清清冷冷的声音^,那没什么感情的语调,飘入此刻他火海般的意识里,不知怎的,他忽然觉得清凉*&,那些灼热的温度锥心的痛,似乎也不那么难熬了。

    “……我想不起来她……我为什么忘记了她……”他困惑地喃喃问,“我是在恨她吗……”

    “人总是潜意识中,拒绝那些曾让自己痛心的事情&?!碧防还鹣ジ?**,摊开身体,出神地望着窗外渐渐澄净的月色,“我三岁时^,妈妈去世,我被人抱进研究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不说话&,也没有任何想法^,外面的人*,里面的人,曾经发生过的事&,包括我的母亲,我都忽然没了感觉*?&^!?br />
    “你……也在痛心吗……”

    “不知道?!彼锲?,“或许我只是在?;ぷ约?。我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后来大波来了*,她和我不对盘,一开始总打架*,打着打着,我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讲话了*;再后来蛋糕妹来了,她那么甜*,总在笑,我说的话又多了点&;再后来小珂抱了进来,她才一岁^*,整天哭^&,不哭的时候看人的时候也泪汪汪的……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正常说话了*?!?br />
    “……你有那么多朋友……而我,我只有我娘^,我还失去她了……”

    “我也和我的朋友失散,今生今世,不知是否还能再见^*?!碧防缓攘艘豢诓?,“你好歹还能知道你娘不在了*,而我,我甚至不知道她们在不在这个时空&?*&^!?br />
    “听不懂你的话……”

    “不需要懂^?!彼?,仰着薄薄的下巴&,“这世上永远有人比你不幸&,比你惨,比你更懂得痛苦&*&,但人生来不是为了懂得不幸和痛苦的,活着*&^,为你在乎的人好好活着^,才是生存和做人的最大意义?*&!?br />
    他不说话了*,轻轻喘息^。

    门外有人轻轻停住脚步,是端着药汤&^,准备来替换太史阑去休息的苏亚。

    隔着门缝&,看见一坐一卧的两个人,司空昱在谵妄中对答^,太史阑漠然望月,却在一声声回应,苏亚怔怔看着那女子月色下薄透的下颌,想不到坚冷如太史阑^,竟然也会整夜不睡,替人开解&。

    这是不是独属于她的温暖和温柔?

    苏亚缓缓退了下去——有时候**,正确的言语和那个对的人^,才是伤病的最佳良药^&^。

    屋内两人安静了一刻,太史阑也觉得有些疲倦*,她俯身摸了摸司空昱的额头,感觉热度好像退了一些,转身下床去取剩余的参汤^^,准备给他再灌一点,便换人来伺候,她好去睡觉&^。

    她刚刚端来参汤,俯下身,司空昱忽然张开眼睛。

    这一霎他的光艳潋滟的眸子*,无尽的黑**。

    随即他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太史阑,没受伤的那只手,一把挥开参汤,一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凑上自己的脸^!

    太史阑身子一僵,迅速转头。

    司空昱的唇擦她的脸颊而过,落在了她的颈侧,司空昱也不坚持**,顺势将头搁在她的肩窝,一只手紧紧环住她的腰^,迷迷糊糊地道:“……让我抱一会儿……再一会儿……我想你……好久了……”

    太史阑正要推开他的手一顿*。

    这个骄傲男子,内心深处,对他那出身南齐的母亲,到底有多渴望^?

    那个走在岁月深处的美丽女子,到底给他留下了怎样的创伤,又带走了他生命里怎样重要的想望,以至于在多年以后&,他忘记了她^,却死死记得“南齐女子”,无论如何也要来南齐一趟*,见一见南齐的女子,好去追寻昔日母亲的影子^。

    以至于他遇见她太史阑,如此失望^&,恨不得一脚将她踹出南齐&*。

    以至于他重伤此刻,终于吐露心声*,并下意识要抱紧那个冷漠却打动他内心的人^^。

    太史阑眼前忽然掠过三岁那年呼啸的小车。

    那寒冷的夜&^。

    那永远的离别。

    她推开他的手&^,悬在半空,最终落下时&,落在了他背上,轻轻拍了拍。

    司空昱身子软了软*,发出一声漫长而满意的叹息**,太史阑感觉到^&^^,他的热度^,终于退了。

    她正要移开他,忽觉身后有异响。

    她回首&。

    人影一闪。

    蓝衣飘飘^,和风煦日&。

    李扶舟立在门前*^。

    ==

    他拎着一只精致的壶^&^,壶内药香气味浓郁,看样子是带给太史阑调养身体的,此刻却忘记放下来。

    他只是在看着太史阑,她正半跪在榻前,搂着那个虚弱而美丽的男子,手还停留在他背上。

    认识她至今^,未曾见她如此亲近他人。

    或者^,是未曾见她如此待他&^。

    太史阑维持着那个姿势,转头,两人目光相碰,太史阑一瞬间以为他会给她一个照例的微笑。

    然而没有^。

    他似乎真的习惯性地想笑,嘴角已经机械地掠起一个熟悉的弧度&^,然而那弧度掠到一半便僵硬凝固^&*,最终平平地放了下来,化为深深的一抿唇*。

    相识至今*,太史阑未曾见他笑不出过&,一时竟觉震撼&。

    他那淡淡一抿唇&,唇角刻一抹深深纹路,竟让人忽然感觉沧桑^。

    太史阑却在走神&,想着此刻若是容楚碰见*,必不是这般隐忍深刻,让人内心如被指尖捺住的表情&**,他大抵还是会笑的,笑完了就有人要倒霉了*。

    这么想的时候*&,她忍不住一笑*&,随即敛了笑容,觉得此刻此景,自己这么一笑&^*,实在很傻逼很无厘头。

    她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弯唇,李扶舟已经看在眼里*&*,他有轻微的不解,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一暗^。

    一暗之后他恢复如常,把药壶放在桌上,走到榻前,先将司空昱放平榻上*,随即扶起太史阑^。

    太史阑起身的时候身子一歪——她腿麻了^。

    她以为李扶舟必然要君子地紧紧扶住她的手臂&,或者干脆推开她&*。

    然而她再次估计错误^。

    李扶舟忽然手臂一展&^,将她往怀里一揽。

    然而他也没能将她揽在怀中——太史阑身子一歪那一刻^,立即反肘后撑,肘尖顶在了他的胸膛。

    两人维持着这样古怪的姿势,停顿一秒&,随即李扶舟垂眼,收手^。太史阑收肘&,站直。

    两人站在榻前,太史阑背对着李扶舟,李扶舟背对门&,两人一时都没说话*。

    好半晌,李扶舟才轻轻道:“我听说这边出事,赶来看看,你……没事就好*&?!?br />
    太史阑下巴对司空昱抬了抬,“司空世子救了我&&?!?br />
    李扶舟看了一眼司空昱^,忽然道:“你把我给你的凝元丹给他用了^?”

    “抱歉^&?*!碧防淮鸬眉虻?&*,心中却也有些愧意,以李扶舟的身份*,拿出的这东西应该极其宝贵*,他又难免江湖倾轧*,她该给他留着备用的。

    “这是我想等将来你能练高深武功时,给你增加内力用的,”李扶舟微微苦笑*,“……倒忘记了你是个一向不看重外物的人^,便宜了这小子?&!?br />
    太史阑不语,两人的呼吸都似乎被约束住了*,压在司空昱沉沉的呼吸中。

    良久李扶舟才轻轻道:“太史……我是不是……彻底错了……”

    太史阑侧头看他^,“不,只要忠于自己的心^^,怎么都不算错^&^?^!?br />
    “心……”李扶舟苦笑了一下^。

    他忽然上前一步,似乎要拉太史阑的手^,太史阑立即后退一步,腿撞着床边*,微微一响^^&&。

    随即有人声音嘶哑地道:“你要……干什么……”

    两人立即回头&,发现司空昱醒了*&。

    他幽沉又绮丽的眸子还带着昏迷初醒的迷茫&,却一把抓住了太史阑垂到榻边的衣袖*,怒道:“……深更半夜……闯进门来欺凌女子……来……人……呀……”一边软绵绵地把太史阑往他身边拉。

    太史阑哭笑不得——这个一本正经的***,我还深更半夜呆你房里里&,你咋不觉得不对?扯住自己袖子道:“你操什么心*&?没事,睡你的^^?!?br />
    司空昱却不肯放,问她,“刚才……刚才是你?”

    太史阑想着他是问刚才和他对答的人吧,“嗯^^^?!绷艘簧?&。

    司空昱似乎一愣&,又似乎在沉思,半晌叹息一声^,道:“命……”

    太史阑心想好好地他又感叹命运做什么&?却听见他对李扶舟道:“这不是你来的地方……你出去?^!?br />
    李扶舟好脾气地笑了笑*,道:“这是她的府邸&*&,我来看她*&?!?br />
    太史阑唇角一扯&&^,心想温和李扶舟^^,原先一定不是温和的^,瞧这说话多犀利*&^。

    “她的府邸……”司空昱气喘吁吁地道,“……以后就是我的……”

    嗄&&?太史阑脑袋一转,难得地呆住了^。

    这叫个什么事儿?

    舍身相救的狗血戏码,不是该女人以身相许吗&?她半分都没打算以身相许&,还在考虑他养好伤之后赶走他^^^,怎么他倒许上了?

    这片大陆真玄幻……

    李扶舟也怔了怔,随即失笑^,“司空世子是吧&&?多谢你舍身相救太史阑&&,我想如果你需要这座宅子作为酬谢&,太史阑一定也是愿意的?!?br />
    司空昱艰难地撑着身子坐起来,太史阑想扶一把,想想还是没扶,她怕这一扶她就给赖上了。

    “我不知道你是谁……”司空昱倚着床头,面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语气却清晰了不少,显见得很是认真,“……但你的眼神……我看得出^,你别想替太史阑做主,这个……我不允许?!?br />
    太史阑忽然快步走了开去^。

    她怕她站在面前,会忍不住把桌上的汤壶给砸到司空昱脑袋上去。

    那样不好,好歹他还是她的恩人^。

    “司空世子?!崩罘鲋勖娑运究贞攀盺,又恢复了他春风般的温和微笑&,好脾气地道&,“司空世子,我想,当你对我说出不允许三个字的时候^,你已经不被允许了?^!?br />
    司空昱第一时间显然没有听懂,不过当他转头找到太史阑,看见窗前背对这边负手而立的太史阑,沉默抿唇的表情时,便明白了李扶舟的意思&。

    他忽然笑起来,一边咳一边笑。

    “怕她不接受……怕她不喜欢,所以不敢……这也不敢……那也不敢……她要如何看见你?”他不屑地道^,“我不管……我做我想做的,不需要谁允许?!?br />
    李扶舟似有震动*^。

    “你现在唯一应该做的就是好好养伤&&*?!碧防蛔返?。

    “你像今晚这样……照顾我&&?!?br />
    “没可能?!碧防灰豢诰芫?。

    “咳……”司空昱又在咳嗽,语气无奈,“……为什么会是你……唉……”

    这句话触动了太史阑心中的疑问——确实,为什么会是她?司空昱明明很讨厌她这样的南齐女子^^,为什么要跟着她,观察她,在要紧关头救她**,现在还在李扶舟面前如此警惕&,摆出一副?*;に形锏纳袂?*?但他做这一切^^,又不像是出于怎样深切的爱,还带着几分不甘几分无奈**,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

    李扶舟似乎也有同样疑问*&,“我不明白司空世子,似乎刚刚认识太史没多久吧?真没想到,东堂的世子,会如此义薄云天相救我南齐人^^^?!?br />
    司空昱沉默了一下,冷笑一声,“你南齐人生死……关我何事……”他似乎支撑不住&&,身子慢慢往下溜,“但她打开了我的藤囊*,拿了我的……私记……按照我家族的规矩……从此她就是……”他倦极,缓缓合上眼睛,“就是……我的……”

    两个人都在凝神听他继续,结果他老人家闭上眼睛,又睡过去了。

    太史阑皱起眉——话说一半最讨厌**!

    还有^,私记&&?家族规矩?听起来不太妙*&,私记是那只鸟吗?他的鸟不是还给他了吗&?

    李扶舟若有所思,忽然道:“看来你又招惹上了一些麻烦&^^^!?br />
    太史阑对那个“又”字很有点意见^。

    “我就是来看看你?!崩罘鲋矍崆岬?&*,“十三命人给我传话,说了今晚的事情&,我不放心?*!?br />
    “我这边没事,十三受伤了^?!碧防坏?,“你去看看他吧^?^!?br />
    “他受伤了&?”李扶舟一惊,道*^,“他怎么没和我说^?!?br />
    “也许是怕你担心?!碧防谎劬σ蛔醇且┖?&^,“我还以为你这是带给他的,气味好重^?*&!?br />
    “我不知道他受伤,当然不会带给他,这是给你的!崩罘鲋鄣?,“你伤势虽然好得差不多了^,但后期补养还是要注意*,这壶药里有百年丁藤&,对女子很有好处,也可以修补你的经脉*&^,趁热喝了吧?!?br />
    “好^?&!碧防蛔吖?,倒了一碗药汁,仰头一气喝了^,药味极苦极涩&,难喝得出乎她意料之外,好容易一鼓作气喝完&,随即便觉得要呕吐,忍不住扶住桌子垂头强忍。

    “你怎么了……”李扶舟快步过来^,看她脸色煞白,忽然张臂抱住了她,手掌轻轻按在她的背上。

    太史阑立即向后一让,她本身就靠着桌子,这一让不过是将桌子撞得一阵震动^,砰一声放在桌边的药壶倒下&&,李扶舟抽手去扶*&,壶虽然扶住了,药汁却溅了他一身。

    太史阑身子一侧,此刻才感觉到一股热流自背心透入,那股翻江倒海的感觉顿时减轻很多,心知刚才李扶舟是替她疏气平胃&,不禁有点尴尬,觉得自己是不是反应过度^。

    然而李扶舟向来谦谦君子,之前她隐晦向他表示好感时,他都不曾有过这样的举动,此刻她已经明白表露拒绝^,他反而稍稍改了风格&*。

    “对不住?!彼?&。

    “无妨?^&!崩罘鲋凵裉绯?,将袖子稍稍打理了一下,只是那浓重独特的药味&^,一时半刻是去不掉了。

    “我去看看十三?*&!?br />
    “我陪你*?!碧防灰膊幌朐俅粼谒究贞诺姆坷颺^^&,这人各种诡异。

    两人到了赵十三的屋里,赵十三还没睡,景泰蓝在他身边睡着了*,脚丫子蹬在他肚皮上,赵十三的表情,似乎被蹬得很荣幸&。

    看见李扶舟&*,他还笑了笑,道:“麻烦先生了?!?br />
    “十三你受伤怎么不告诉我?!崩罘鲋圩曰持腥〕鲆黄拷鸫匆?,递了过去,“外敷内服都可以*&,每日三次?!?br />
    “谢了**?!闭允鋈恍嵝岜亲?,“好浓好古怪的味道^?*!?br />
    “我刚才不小心把药汤溅到了李先生身上^?!碧防唤馐?*。

    赵十三瞟她一眼**,懒洋洋躺了下去&,和李扶舟说了阵子话,两人便催她抓紧时间去休息,太史阑也不客气&^,出了门,却没有回房&,看看天色^,已经要亮了*。

    “苏亚?^&!彼缘群蛟诿磐獾乃昭堑?,“陈暮的情绪安抚好了吗*?”

    “他一直很犹豫^^?*&!彼昭堑?,“又想报仇*,又怕报复。我跟他说^,你不告&,那些人一样不放过你,通城、北严、乃至今天的西局,哪个不想杀你灭口*?天下之大^,没有你容身之地&,倒不如鱼死网破**&,把事情轰轰烈烈捅出来^^,那些人想要下手^^,还要考虑考虑后果?&!?br />
    “他怎么想*?”

    “我看他是想通了,我们已经秘密找来最好的讼师,替他写这份状纸!?br />
    “多带点人^^^&,先把他送出我的宅子秘密安置,陈暮要告状,不能从我这里出去告&&?!?br />
    “是?!?br />
    “之前我就让你们去找逃逸的龙莽岭盗匪,找到没?”

    “找到一个^^,按照您的关照^*,直接藏在了那里?!彼昭巧袂槔渌?,“如果不是找到龙莽岭的盗匪^,咱们还真的想不到,此事居然牵连这么广,背景这么深^,居然最后顺藤摸瓜,一直引到了康王身上?!?br />
    太史阑点点头,神情冷静。

    想要掀开龙莽岭的案子&,光是?*;ぶと撕桶阜妇褪且患吠词露?*,龙莽岭的盗匪早已被西局逼得四散,她当初抓获的那一批盗匪俘虏^,在她被水卷走后,自然“全部失踪”&^,她从北严脱险之后就开始命人找*,好容易找到一个,还是个知道内情的关键人物,但这个人怎么藏也是问题^,藏哪里都可能被西局挖出来。

    “大人……”

    “嗯*?”

    “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一定要掀开龙莽岭的案子*^,您明明知道背后水深,您很可能折腾掉乌纱帽&,甚至……”苏亚没敢把“丢命”两个字说出来&&。

    “折腾掉乌纱帽我就回二五营继续做学生^?&!碧防坏?^&&,“掀这案子,四个理由?^!?br />
    “第一^,龙莽岭案子看似只是一个盐商灭门案,但其实内幕深重,牵连极远*,我怀疑之后的沂河坝水溃^,乃至北严城破都与此有关*,沂河坝溃坝,虽然只死了几个人&*,但毁去良田千顷^*,今冬必将粮荒,到时候要死多少人?至于之后北严城破,更是大祸^,虽然我带进内城一部分百姓,但外城还有很多人没能来得及进城,七天围城,他们的存活率只有一半^^?!碧防谎鐾房刺?,吁出一口长气^,声音沉沉*,“当初内城是我开&^&^,但也是我下令关闭,是我拒外城百姓于门外,我当时算着三天有援军,谁知道七天才救城*,百姓们没有怪我^,是因为活下来的都是我救入内城的^,外城的……很多死了——这些上万数万的人命*,没有人替他们讨公道&,而我,我必须要讨&^?!?br />
    “否则我何以安睡?”她垂下眼眸*,字字清晰*。

    苏亚默然*,她原以为此事已经过去&*,太史阑迫不得已闭城^^,是为了救更多人,事后也没人怪她&,未曾想*,她自己始终没有迈过这道坎。

    也是,那日城下百姓拍门泣血,只有太史阑听得最清楚,她下那个命令何等艰难,那样的呼告&,她要如何忘怀?

    “第二个理由*,是整个事件都显得太大^,无论沂河坝溃坝^,还是北严莫名其妙城破,都不是我现在的身份能管^,我唯一能管的,就是这看似单纯的刑事案件,这将是唯一突破口*?!?br />
    “第三个理由&,为我自己^。通城虽然属于北严,但年终官员考绩,这样的灭门惨案,还是会影响首府的政绩评定,偏偏发生这起案件时,昭阳府尹丁优&,新府尹未定^,我相信短期之内,新府尹还是不会定^,那么这起案件未破的责任,最后就会算在我头上,我看过规定*,死亡十人以上的重大刑案*,年终主官考绩直接评定为下等^,而新官第一年就是下等,之后再无仕途可言?!?br />
    “好狠的打算……”

    “第四个理由……”太史阑忽然顿了顿*,良久之后才道,“我为了容楚!?br />
    苏亚惊讶得张大眼睛——这和容楚有什么关系?

    “容楚从来没和我说过朝政的事&^,我却知道他很不容易^?!碧防坏?,“他是康王的政敌&*,一山不容二虎,康王一定很想干掉他,只是容楚不会给他机会&。当然容楚也一定很想干掉他&&^,只是不方便下手^。而且目前表面来看,容楚居于劣势,太后猜忌他*,信重康王**。太后一日掌握朝政,容楚一日被动*^!?br />
    “这和龙莽岭灭门案有什么关系^^?”

    “我的直觉?*&*!碧防坏?*&,“这案子和康王必定有关系,我掀起来固然冒险,可也是个绝好机会^^??低跸衷谙侣砉倜馸,上马管军,权势滔天^,正因为他处处都有权插手*,所以一些想做事的人&,什么都做不了*,除非有个机会*,先砍掉他的一些触手,别人才有机会?!彼α艘幌?,“我相信朝中必然有希望看见康王倒台的人^^,我听说这次康王巡视西凌&&^,大司空章凝就自告奋勇作为副使陪同,他是三朝老臣,性情暴烈耿介,有他在,我会多三成把握&?!?br />
    “可是国公一定不愿意你刚刚上任立足未稳*,就掀起这样的大案,对上康王……”

    “胜*,则从此少了很多阻碍,路会越走越顺,远胜于在他人的阴影下战战兢兢地活,一步步艰难挣扎;败,或者回二五营做个学生,或者……死*^?!碧防幻嫔降?,“我自从来到这里,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就死,所以我明白了——只有不怕死,才不会死!?br />
    “只有不怕死,才不会死……”苏亚重复了一遍*,依旧担忧地道,“国公会生气的……”

    “那就让他生气!”太史阑大步走开*,“他既然瞒着我安排世涛去牺牲,我就瞒着他安排我自己去踩雷,彼此!彼此!”

    苏亚张大眼睛,看着太史阑绝然而去的背影。

    还以为这位清醒睿智,大度包容,一眼看穿容楚苦心,不曾生气只会自责来着&*&。

    原来还是会生气**!

    原来生起气来,这么可怕&&!

    ??!

    国公^*!

    您自求多福吧!

    ==

    “砰?!蔽菝疟恢刂刈部?。

    乔雨润扑进室内,一步扑到床边,趴在床上死命喘息*。

    她的两个亲信侍女竹情梨魄&^&,担忧地跟进来,却不敢说话,只看着主子趴跪在床前,浑身颤抖^,手指狠狠抓住床褥&&,渐渐蹂躏着无数狰狞的印痕*。

    室内无声,有一种沉重叫压抑*。

    很久之后*,乔雨润才爬起身,她的眼圈微红&,脸色青白,却没有什么表情,对竹情道:“准备笔墨*,我要写信^?!?br />
    只有递交太后或康王的信件^,才会由亲信丫鬟磨墨^,竹情立即答应了^,去准备。

    乔雨润的书案^,和别人的整洁不同,一直都很乱^,这是她的习惯&&,并且不允许任何改变*&^,她走到书桌前时,看见那一堆乱纸,忽然想起了什么,问竹情^,“我们从总督府搬到这里来的时候^*&,我让你收拾桌子&^,其中有一张药方,我关照你烧毁,你销毁没?”

    竹情犹豫了一下^^,梨魄立即道:“回主子,烧毁了&,奴婢看着她烧的^*?!彼低旰莺菘粗袂橐谎?。

    乔雨润有点心神不属&&,道:“那就好*?**!彼婕刺岜市葱?,两个丫鬟对屋外张望一下,疑惑地道:“主子。今晚跟您去的人呢^?要不要奴婢下去安排……”

    乔雨润的笔停顿了一下&&^^,淡淡道:“都死了*?!?br />
    “都……都死了……”竹情险些喊出来&,急忙捂住了嘴。

    两个亲信丫鬟脸色瞬间雪白,她们当然知道今晚是什么行动,也知道去了多少人^*,可是……刚才主子在说什么*?都死了*?

    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都死了^?

    谁那么大胆子^^?

    一百多人啊,这是西局建成以来,最大的伤损了吧?

    两个丫鬟立即想到主子现在的处境,明白她为何险些崩?!飧鱿⒙鞑蛔?,必然要报康王*&,康王正因为前阵子的蓝田第三司伏杀容楚未成的事情,对主子不满*,这下可抓着把柄了……

    两个丫鬟忧心忡忡对视一眼,不敢再说话,都退了出去,出了屋子,竹情才道:“姐姐&,你刚才怎么不许我说实话?”

    “能说吗?这个时候^?”梨魄瞪她一眼*,“你看不出主子心情很坏吗?这个时候你告诉她,那张药方不见了^,你我会是什么下??*?”

    竹情无声打了个寒噤^,呐呐道:“……也是奇怪,书桌我日日都看着,那药方,怎么就不见了呢……”

    “不管怎样不见的,总之你我绝对要一口咬定^&,东西烧毁了?!崩嫫前鬃帕?&,咬牙,“竹情*,我心里有些不太好的感觉&,也许你我,以后跟在主子身边,要更小心些了……”

    竹情又打了个寒战,看定她,脸上慢慢涌出恐惧的神情&。

    ……

    乔雨润已经将药方的事情丢下&^^,专心写信,半个时辰后信成*,秘密飞鸽传书,三个时辰后,信件到了身在南尧行省^^,正往西凌行省方向来的康王手中。

    几乎在展信的那一霎那,康王脸色就变了^。

    “一百一十八西局精英^,尽丧!”他霍然咆哮而起&,拍案,“怎么可能!”

    “哟^,王爷^,这大中午的,您在干什么呢?怎么这么大火气^&?”隔邻忽然探出个脑袋^,一脸方正严肃地瞅着他^,“可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要不要老章替你解决下*?”

    康王眨眨眼睛^,看清那每次都迅速闻风而来的老家伙*,一口气堵在了咽喉口&。

    章凝&!

    这老混账!

    他到西凌行省,他硬要跟着。

    他走到哪里,他都跟屁虫似地陪着&。

    他住在哪里&^,他坚决要住在隔壁。

    表面上口口声声“?;ね跻?,责无旁贷”^,实际上就是在监视他,把他见了哪些人*,做了哪些事,都偷偷记在心里,甚至还在街上收了拦轿告他的状纸,还当他不知道!

    可恨这阴魂不散的老混账&,等于完全限制了他的自由&,搞得他连放个屁,都得揣在那里慢慢来。

    心火勃然,他却只能堆出一脸笑*,挥挥手^,道:“大司空何必如此紧张&^,不过几个下人不听话罢了^,不敢劳动大司空?*!?br />
    章凝摸摸胡子&,瞟他一眼,脑袋缩了回去*??低醴呷蛔?*,这回再不敢发作,紫胀着脸皮,将信勉强匆匆看完,恶狠狠往桌上一掷^*,压着嗓子开始骂:

    “这贱人!满嘴胡说!自己办砸了事情^,还敢来警告本王^*!”

    “王爷……”他的幕僚小心翼翼询问。

    康王再次展开信笺&^,乔雨润最后一排字赫然在目。

    “卑职猜测,太史阑必将在近期掀开龙莽岭一案,以此进逼于殿下&&,请殿下务必防范&。另请殿下着人好生查访龙莽岭余孽&,不能有一人遗漏*,否则必酿大祸……”

    “乔雨润蠢疯了!”康王怒气勃发^^,“太史阑算什么东西**?她敢办龙莽岭的案子*?她敢和本王对上?她不要命了?胡——扯——”

    ……

    康王大骂乔雨润胡扯的那一刻&,乔雨润正疲惫地下令,所有西局探子暂停一切其他事务,务必再次清剿龙莽岭余孽,一个不留。并且加强对昭阳城内一切客栈^&、店铺、散户*、花楼等所有可以收留外来客的住所的盘查,发现可疑人等一律逮捕。甚至连各级官吏府邸^,包括太史阑的府邸,都一概以“追索逃狱重犯”为名,予以查看。

    怨气冲天的西局探子们马不停蹄地干活去了,乔雨润犹自未睡,灯下苦苦思考——如果我是太史阑&,如果我已经找到了龙莽岭的余孽&&,我会把他藏在哪里*^?

    ……

    “我将他藏在哪里^?”此时太史阑立于日光下,淡淡注视着西局探子们出入忙碌不休^,唇角纹路写满讥诮^,“沙子,只能藏于沙滩&。当然,你们永远不会懂&&^?!?br />
    随即她进屋*,酣然高卧补眠,养精蓄锐*,等待一场无声战争的到来。

    但是她很快就被吵醒了&。

    喧嚣来自于院子外*,听起来似乎是在吵架&,有男声有女声&^,一时听不清是什么^*,随即她听见熟悉的脚步声*,是苏亚*^*,她敲了敲门*,隔门道:“大人*,您醒了吗?”

    “什么事?”

    “先前司空世子府中的人来了^,说听闻世子受伤*,前来探看并接他回去养伤,我等想着虽然现在世子不宜挪动,但是探看还是应当的,查明身份后便让她们进来了,谁知道……”

    “嗯&?”

    “谁知道她们探望过世子后*,不知怎的便改了口气**,说还要见您,我们拒绝了,说您在休息,她们便要硬闯^,还口口声声说……”

    “说什么?”

    “……说您既然已经是世子的人&*,怎可世子重伤你还酣然高卧?怎可如此没有礼数&?怎可不来参拜世子家族的女性尊长^&?如此不懂规矩,无视礼教,不敬夫君,要来对您……”

    “嗯&?”

    “……执行家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15》,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十五章 执行家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15并对凤倾天阑第十五章 执行家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1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